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437章 母女一起来

第437章 母女一起来

    “秦蓝、尽欢……你们……你们怎么这样?若是……若是传了出去……教妈还活不活了?”

    当看到盘坐床上的李尽欢一样地一丝不挂,巨蟒早已硬挺高昂,摆明要择人而噬,看穿两人图谋的秦可茹哪能不羞?尤其她和李尽欢不是单纯的丈母娘和女婿,李尽欢那日在浴池内外,就是用自己的身体带领她红杏出墙步人欲深渊,此刻又是赤裸相见,当日的种种兜上心来,秦可茹又羞又怒之中,体内却不由有种想要投怀送抱的冲动,“别……把妈放开……快……快出去……不可以一错再错啊……”

    “那不好的,妈……我和尽欢讨论过,只有这样……才能好好孝敬妈的……”

    见妈妈秦可茹如此,秦蓝芳心既疼又酸。要这样“大义捐夫”对她面言心中难过难免,尤其妈妈秦可茹身子之美,肤若凝脂、娇软柔滑的成熟处,就连自己也比不上,芳心真不由有些妒意;可这办法也是自己不得不为,前些日子妈妈秦可茹渐渐难耐体内春心煎熬,她虽是尽力掩饰,可种种异象却落在自己眼里,秦蓝好生心疼,可这般羞人之事,又最是难以求助,思前想后,和李尽欢好生合计,也只剩这个办法。

    若非李尽欢和秦可茹早有前缘,怕她还不敢断然行动,“妈身上心里舒服……我心里才会舒服……前几日妈很难过,还得强装若无其事,秦蓝都看在眼里……连尽欢都知道……”

    “是……是吗?”

    听秦蓝这么说,秦可茹挣扎的身子一软,她倒是没有想到,自以为还能掩饰住的种种,对女儿而言竟似毫无隐瞒一般,甚至连李尽欢都看出来了!

    美目偷偷地向李尽欢扫了一眼,那巨蟒似乎比当日在自己的努力下三回之时还要大上些许。秦可茹含羞收回目光,芳心却不由扑扑乱跳,“可是……可是这样不好……很不好的……妈可以……可以再忍忍……最多是……最多是尽量不见外人……可如果这么做……岂不是……岂不是抢你的丈夫……这怎么成?”

    “妈放心……若妈想抢,秦蓝也只能……乖乖与妈在床上共事一夫……”

    听秦可茹声音中透着心慌意乱,连反驳的话语都说得乱了,她那偷瞄的动作,虽是瞬间来去,却没能瞒过两人的眼光。

    见床上的李尽欢吓了一跳,望向自己双肩一耸,面色颇带无辜,巨蟒却被这羞人言语激得愈发挺拔,轻抖间的模样,只要是女人就不能不为之心痒难搔,秦蓝不由连声音都柔软了。

    她搂紧秦可茹娇颤火热的胴体,纤手轻牵李尽欢的手勾上了秦可茹的腰,“秦蓝……只想让妈好生快活……只要妈快活秦蓝就快活……至于会怎么样……秦蓝可不管…尽欢,你可得让妈快活才行啊!”

    “不……不可以……乖秦蓝……好尽欢……妈……哎……不能这样……”

    听秦蓝愈说愈露骨,见李尽欢巨蟒愈撑愈强硬,体内的需要早已高昂的秦可茹连声音都颤了,抗拒的意志显得那般脆弱,甚至当李尽欢的手扶上纤腰,也没有努力摆脱,反而在李尽欢的轻揽和秦蓝的推动下,逐渐向李尽欢的怀抱中送上娇躯,嘴里却还在做着最后一丝无力的挣扎,“秦蓝、尽欢……求求你们……妈……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子的……妈要……要再忍着……不可以这样子……唔……哎……饶了妈吧……啊……不要……”

    见秦可茹嘴上仍是抗拒,娇躯在接触到李尽欢充满男性热力的肌肉后,却是娇颤连连,身不由己地向他靠拢,秦蓝心中不由百味杂陈。她虽下了决心要“大义捐夫”可没想到当亲眼见到李尽欢在见到妈妈秦可茹赤裸的美胴,表现出如此炽烈的欲时,芳心会如此难受;可秦可茹嘴上虽是不愿,的反应却已背叛了她,表明了再无法抗拒欲的诱惑,那模样看的秦蓝不由心惊:这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果然不是虚言,竟能让平素里端庄娴雅的妈妈秦可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若是不让李尽欢满足她的需求,再让她体内压抑下去,待得洪流决堤,可真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李尽欢伸出双手滑落到岳母秦可茹因为倒吊而显得更加硕大的,在晶莹如玉的美妇身旁拍打一下,让她挺硕的荡漾起层层淡红色的,看得李尽欢双眼发直。

    托着岳母秦可茹的双乳在掌间一沉一浮的,掌心细细体会那沉甸甸的感觉,拇指则轻刷着宽圆的,那里本来应是暗红色的,因温升周围也有了一丝嫩嫩的轻胭。

    “妈妈,它真的很美很好摸…”

    李尽欢由衷的赞美让岳母秦可茹内心一阵欢喜。

    嘴里却娇喘吁吁呢喃道:“尽欢,不要啊!不可以这样啊!”

    岳母秦可茹一对经过哺乳的硕大,在李尽欢小手的一阵抚摸下,如鼓起的,瞬间变得更加浑圆,而从指缝中挤出的一段段白玉般的馨美,翻浮着一丝丝嫣红的,好看极了;最诱惑李尽欢的美好事物,是那两颗娇艳欲滴的饱满葡萄,散发着丝丝诱人的乳香,每次都令李尽欢有种再一次如孩提时代一样品尝君如妈妈的冲动。

    看到此般的诱人景象,李尽欢脸上不禁露出笑容,低下螓首,张嘴咬住了岳母秦可茹几乎被双手并拢的一对葡萄。

    “唔……”

    曾经被李尽欢吮吸过的敏感两点,此时在女儿的鼓弄下,给一起被陷落到了李尽欢的小嘴之中,岳母秦可茹既涌动着当年那种母爱浓郁的温馨和,还有的仅是无边刺激和敏感,烈焰红唇也忍不住微微翕合,发出如泣似诉地的颤音:“尽欢…你太…坏了…嗯…不要…使劲……”

    “吧唧…吧唧…”

    李尽欢如唤醒了儿时的记忆一样,汲取的动作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熟练,而岳母秦可茹一具酥躯如浮沉在漾漾的水中,也跟着激昂的动作一起一伏,充满了一种节奏感。

    成熟丰美的岳母秦可茹,给李尽欢吸得丰腴鼓鼓,有种的美妙感觉;而微微弯曲的曼妙身子,也趴伏在了李尽欢肩上,一张国色天香的脸庞上,再次泛起滚滚红潮,一双媚眼中浮现着层层涟漪。

    待到李尽欢的嘴恋恋不舍的移开时,岳母秦可茹总算松了一口气,直起了腰,才发现刚才微微弯曲的姿势还真的有点累。

    更辛苦的是那两颗娇艳欲滴的饱满葡萄已经是高高挺起,就像一对骄傲的公主,红润得能滴出水来。

    李尽欢的眼睛又移到了站立在眼前岳母秦可茹白花花的腰腹部。一身赛雪欺霜的白皙,身子丰腴,胸前一对雪乳浑圆饱满,腰后两瓣圆臀光洁硕大,两点桃红立于顶端,随着抖动,颤巍巍跳跃不休。一团芳草长在之下,被那微风吹拂,柔顺顺起伏不定。当真是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完美无瑕,充满了成人的致命魅力。

    李尽欢感到一阵眩晕。

    面前两瓣雪白、浑厚的夸张的突兀着,岳母秦可茹的髋骨本来就很宽,此种探身吸附的姿势使雪白、丰润的背部和腰部曲线与肥大的臀部形成鲜明的对比,形成视觉的巨大冲击。

    虽然是卧附在李尽欢身上,但那美臀还是又高又挺,颤颤巍巍。如此肥美丰腴,如此如脂似膏,在两侧,形成了迷死人的美臀漩涡。肉——美肉——颤巍巍的丰腴美肉;美臀高耸浑圆,有如云堆一般;按理来说,绝对过于肥大,但长在岳母秦可茹身上,却是那么的完美合一。

    李尽欢手指压在滑如凝脂的香腴之上,用力一压,“噌”手指一松,香腴美肉一弹而起,漩涡虽然消失,但是醉人的臀浪却是连绵起伏,层层迭迭……煞是销魂!

    一沉一弹间,岳母秦可茹丰腴圆润的胴体悄然一颤。

    一床的呻吟在端庄的岳母秦可茹身上更加靡霏霏。殷红的口因为双腿的伸曲微微开合,好似细细喘息的小嘴,李尽欢来者不拒,伸出舌头,对准靠在自己嘴边的糜糜扉门,搅拌、吸添、啧弄……

    沐浴过的岳母秦可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香精女体混合的清香,加之桃源玉门女性特有的香味,李尽欢神形皆醉,魂销魄散。

    李尽欢的双手自岳母秦可茹晃颤的双乳上移到她丰硕的俏臀,微微用力扮开玉沟深股,不仅两片翕了开来,连粉红的菊蕾也被微微拉开。

    岳母秦可茹娇躯一颤,檀口香唇溢出一声销魂之极的呻吟,溪口涌出股股甜美的花汁蜜液,空气中散发着浓郁糜的芬芳。

    李尽欢的舌头犹如出闸毒龙,在岳母秦可茹分的嫩唇花径中左右翻转,杀进杀出,激得她浑身颤栗不休,瑶鼻中若有似无的娇哼软吟听得他心神荡漾,欲火更炽,火热变得更加巨大。

    李尽欢缩回舌头,微微轻移上抬,扫过两瓣肌凝若水的蜜桃,舌尖一下顶入岳母秦可茹没有防备的。

    岳母秦可茹骤然夹紧了玉臀,紧紧按住她扭动的腰肢,李尽欢在菊蕾边缘温柔地轻轻,感受到李尽欢的坚决,岳母秦可茹不再说话,缓缓放松的抵抗。

    李尽欢轻轻将肥美腻滑的臀瓣分开,舌尖慢慢挤入她的,吸得她一阵阵的浑身发软。

    “……”

    岳母秦可茹螓首后仰,肌肤隐现出诱人的玫瑰红,喉间呜咽不绝。

    而此时此刻,秦蓝解开了自己的发结,让头发散开,瞬间的便像一朵艳丽的玫瑰展现出迷人的娇媚。秦蓝俯子将满头秀发散落到旁边,让飘零的几缕梢端轻抚着自己宝贝的面部。

    脸上一波波痒痒的感觉,李尽欢眼睛望向充满风情韵味的脸、秀挺琼鼻均匀呼吸的秦蓝,右手手指在她露出满足的动人微笑嘴角划动着,左手掌心轻压秦蓝胸前那对丰满圆润的高高挺起、仿佛在向自己示威的,欣赏着那越变越深的荡漾着无限的春意的,眼角余光微微觑见下腹下端那片芳草上还残留着颗颗晶莹透亮的露珠,秦蓝的身子滑下来,一双手掌握在了巨龙上面,缓缓地抚弄起来,玉手感受着那坚硬得如一根烧得通红的铁棍般。

    她爱怜地握住,上上下下抚摸了起来,感受到那上面如同温润水波一般荡漾的色泽,充满风情的脸上露出了无限的迷醉,眼神嗔怪向上瞟了瞟,撒娇般地说道:“啊…真是一个坏家伙!”

    趴在李尽欢的,慢慢地扭动丰腴身躯,双手捧着珍品的宝贝,缓慢地吸吮了起来。伴随着身上秦蓝的动作,李尽欢感受到股股气息向着自己身体内蔓延着,口中不禁称赞地说道:“啊…秦蓝…你的小嘴…真好…快忍不住了…”

    用一支手轻轻地握住那巨大狰狞,张开浸满丝线般香津的嘴,慢慢地把那红彤彤的粗壮含了进去,轻轻地吸吮着,而被涨得满满的嘴儿再次地感受着这种难得的充实,秦蓝不禁用妙舌不断地抵触着那柱顶、樱唇吸吮着枪身、贝齿轻咬着厚实棱角,眼神抚媚动人向上望着李尽欢,芳心完全地被所充塞,脑海中唯一的意识就是一定要让自己的爱郎感到快乐。

    经过一番口舌服务,李尽欢的巨蟒已经血脉喷张面目狰狞膨胀到了极致,秦蓝咬紧牙关将心一横,双手一送,将妈妈秦可茹轻盈又丰腴的娇躯送上去,秦可茹哎呀一声,双膝已不由跪在李尽欢双腿外侧,她虽是及时醒过神来,猛力跪起双膝,拼命抬起身子,可李尽欢的巨蟒已挺得极高,便是秦可茹如此努力,饱满饥渴的幽谷口仍是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他的火热,尤其这样的姿势,幽谷里泉水外溢难止,淋在那巨蟒上头,欲难掩不说,那露水瞬间便化成了轻烟,带着男人的火热荡地熏陶她的幽谷蜜处,舒服得让她真想不顾一切坐下去!

    即便靠着意志强行撑持,但就算不说秦可茹的意志早被女儿的挑逗撩拨和李尽欢火热的刺激和百变千幻的手段所击溃,光只方才被秦蓝逗得如焚,此刻娇躯犹自酥软,光只高跪着便令她身子摇摇晃晃,不得不伸手按住李尽欢的肩膀,那充满异性火热的肌肤触感自掌中涌来,秦可茹心中的闸门登时开了一半,咬着牙才能保着不主动坐下去,让幽谷把巨蟒尽情吞噬,“别……别这样……尽欢……妈……把你当半个儿子……当女婿……你……不能对不起秦蓝……妈更不能……对不住她……”

    虽说秦可茹还能保着最后一丝清明,勉力劝李尽欢保持理智,但那差丽成熟的胴体己在怀中,比之秦蓝还高耸几分的美峰就在眼前,贲挺的两颗红蕾更是差一点就要碰到自己,摇晃之间仿佛呼吸重一点都能将其吹开,李尽欢困难地栘开目光,往下却见秦可茹股间仍是剃得一干二净,隐隐可见泉水流淌,溢出的泉水甚至都淋到了巨蟒上头,润得他真想一拱腰,就把巨蟒送进秦可茹的销魂谷道之中!

    他困难地再次转移了双眼,往上一抬却见秦可茹嫩颊绋红,似醉欲醒的眸光里彩光流连,透着艳媚无伦,精致娇美的五官美的犹若梦幻,教他如何能忍耐得住?

    “岳母大人在浴池里一口一个人家,可是勾人魂魄哦!”

    知道自己不能太过贪花,若是猴急出手,便不说事后秦可茹会怎么羞愤,恐怕连秦蓝都不免妒意,女人心海底针,这等事不小心可不行;但巨蟒被她淋得肿烫欲射,口鼻之间更盈满了成熟的女体香气,李尽欢也忍耐得颇为辛苦。

    “好岳母,好妈妈,既然爱过又何必再多爱一回呢?岳母大人可不要辜负了秦蓝和我的一片孝心啊!”

    一边双手轻扶秦可茹纤腰,一边不由口中轻薄。一旁的秦蓝不由柳眉微皱,但见秦可茹即便已被自己送了个箭在弦上,犹自苦苦撑持,心知若不加一重击,只怕秦可茹还不愿放掉心中那一丝顾忌,她不由从后搂紧了秦可茹,探出头来好奇地问着:“嗯……尽欢……当时妈在浴池内外……一边自称人家……一边是怎么……是怎么服侍你的?告诉秦蓝……”

    “别……别说……”

    这般香艳旖旎的气氛,体内欲似火的灼烧,本就不是已至狼虎之年的秦可茹能够忍耐得住,加上李尽欢这句话出口,让秦可茹努力想掩埋的记忆又跳了出来,想到那时就是自己百般妖娆引诱,让李尽欢在自己身上尝到男女之事的美味,连战三回弄得自己骨软筋酥,爽到下不了床,娇躯不由一软,一颤,那巨蟒已触及了幽谷口,火烫的刺激令秦可茹一声娇吟,泪水已盈满了眶中,与巨蟒的亲密接触,让她再也无法忍耐,火热裸胴再也抬不起来了。

    感觉身下的巨蟒随着娇躯软弱无力地缓缓沉坐,一点一点地将幽谷口分开,一步一步地顶了进来,火烫美妙的刺激,让秦可茹魂飞天外,自己终于还是和这半个儿子好上了,而且还是在女儿秦蓝的眼前!

    虽说秦蓝不知何时已离开了她,转到李尽欢身后,探出头来用额头顶着她的眉心,满脸坏笑着似在期盼接下来的美景,但此刻的秦可茹已无法抗拒,身体的动作似已变成了本能,一双纤手按在女婿李尽欢肩上,娇躯缓缓沉坐,间中还下忘了扭腰摆臀,好让巨蟒的刺激更周延强烈地触及幽谷的每寸,每下接触,那火热的刺激都似刺进了饥渴已极的深处,令她更无法自拔地款款下坐,一边泪水流溢,一边娇语呻吟,“对不起……妈……终究……还是对不起秦蓝……”

    “没关系的……”

    见秦可茹虽是泪水流淌,面上却是不由自主地眉开眼笑,若非心中的压力着实强烈,只怕被满足的滋味不只留在幽谷里,还会暖到脸蛋上来哩!秦蓝香舌轻吐,温柔地舐去了妈妈颊上的泪光,只觉入口虽带些咸,更多的却是妈妈身上温暖的甜味。

    “是秦蓝想这么做……要让妈身上舒服,秦蓝自要努力,只是……只是秦蓝下面没长出那坏坏的大宝贝,满足不了妈……今儿就让尽欢好好服侍妈妈吧……”

    本来已被那渐渐深入体内的巨蟒烫得手足无措,既喜且忧,又被秦蓝这娇甜的呻吟声逗得心神荡漾,秦可茹不只身子火热难耐,美目更是茫茫然,眼见女儿秦蓝与女婿李尽欢的脸似合到了一块,又似分得开开的,羞得她芳心愈跳愈快,身体的本能却渴望地将那巨蟒款款吞没,再也不肯放松。

    见秦可茹本能的已被勾了起来,李尽欢大着胆子,吐舌在秦可茹胸前舐了几下,逗得秦可茹娇躯剧震,震颤之间体内巨蟒的刺激更是强烈,不由自主地身子一软,那巨蟒已全盘没入,许久未有的饱胀与充实,令秦可茹张口欲吟,却是一开口便被秦蓝吻住,咿咿唔唔地再难放声,尤其此刻李尽欢的手又环到了她背后,压得那美峰直往口里凑,让这欲火焚身的美妇再也无法抗拒。她伸手搂住了女儿和女婿,虽是泪珠不断,身子却是愈来愈舒服、愈来愈快活了。

    不过她这么一搂,可真爽死了李尽欢!本来身前有如此熟美妇,紧窄甜蜜的幽谷把巨蟒箍得紧紧实实,饥渴得再也不肯放松,啜得好像只想着将他的吸得一滴不剩,秦蓝又贴紧自己背心,两女夹击之下他已是神魂颠倒,现在前后两女又搂得这般紧,前胸后背被四团高挺柔润的美峰紧贴厮磨,想开口呼吸,吸入的却都是女体的芬芳,耳边又充满了这对母女亲吻间口舌交缠的甜美声音,气氛当真旖旎甜美得无以复加!

    虽说被这样紧夹,让李尽欢颇不好动作,但秦可茹的饥渴,却将这缺点弥补的毫无缺漏。虽说他的手只能在她的粉背上爱抚揉压,但许久未尝到如此美味,女儿的香舌吻吮令她又羞又爱,李尽欢难耐的喘息声,又在令她想起那天在浴池内外在李尽欢饱受蹂躏的那段时光,虽是羞不可言,但秦可茹的体内,却渐渐盈满一股火热渴望的冲动,令她只想不顾一切,让两人探索自己每寸香肌美肤,彻彻底底地拜服在两人的手段之下,让在中尽情喷发奔放,一点没有保留。

    原本在虎狼年龄的影响下,秦可茹的已是敏感无比,一点不输秦蓝,幽谷深处的更是不堪寂寞地绽放吐蕊,只待郎君采撷;再加旷了这么久,虽说她努力压抑,但未曾抒发的情怀,爆发起来却是愈加强悍,才一坐下去,便觉已陷入李尽欢的刺激之中;可舒服已极的快乐,却让秦可茹无法忍耐。

    骑坐到了男人身上快活地起伏,这个生疏新颖的姿势使她觉得惊奇而充满刺激,她几乎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如燕的飘飞起来,一连可以做成百上千个起落而不停歇,她在一种狂野的燥动中,摇摆着起伏柔软的纤腰继续下去,而李尽欢咬住了牙关挺起巨蟒,英武地坚硬地耸立在她的里面,直等到她带着奇异的、细腻的呼憾而得到了她的最高的快感。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