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445章 欲念喷发

第445章 欲念喷发

    当她的舌头忘情于追逐来自李尽欢的逗弄与翻搅的同时,两人的?是唾液,开始交流……一丝理智陡然出现在陆眉佳的脑海,她应该强烈制止他的这种亲昵举动,现在他又是磨挲、又是热吻,已经超出女下属和上司的界线……纵然在他的双手之下她是那样的激动,她还是得要出声去制止他。

    陆眉佳勉强把脸离开了李尽欢,中断他的狂野热吻,羞赧无比地呢喃道:“李董,不要这样,我不能对不起丈夫的……”

    “眉佳姐姐何必拘泥于此呢?”

    李尽欢故作深情款款地说道,“我能理解你现在的自持,纵然你无法接受我的爱恋,我还是从前天就一见钟情地爱上了你。哪怕就是一亲芳泽也可以安慰一下我对你的一片爱心啊!”

    李尽欢真是不愧为情场老手久经考验的大萝卜,对女人如此善解人意,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失为一个翩翩的君子,该如何运用美妙的辞藻陈述他的意念。唉!无法婉拒的男人呀!

    “可是,李总……”

    陆眉佳娇喘吁吁地呢喃道。

    “眉佳姐姐,不要说话冷了我的心,让我好好地看看你的美丽!”

    李尽欢一手搂着陆眉佳的柳腰,一手轻轻托起她那沉鱼落雁的面庞,款款深情的凝视,李尽欢无语地再度贴了过来。

    陆眉佳略带含羞的眼神,一对迷濛的眼珠注视着他火热地双眸想告诉他,不是她不喜欢他,实在是不能也不可以这样做的……但是她完全抵抗不住,她又再度张开她乾渴的双唇,伸出火热的舌尖在他柔情的拥吻中,追寻那一份属于灵欲的甘霖,只求在报答他对她的承诺和帮助时能多留住那么一些些甚么似的。

    李尽欢温柔中带着火热的狂吻,亲嘴还不忘爱怜抚摸着她旗袍包裹下敏感的身体,她真的要挡不住了,她真想抛开所有的束缚,投身在李尽欢的邀约下。

    当陆眉佳的在他手掌旋磨的刺激下,已经挺起的小豆豆便隔着薄薄的奶罩和旗袍在跟他问候着。那种昏然欲飞的感觉让她整个身体开始变得软绵绵的。

    这种感觉是那样美好,来又来的飞快,只是那短短的一分钟就让她全身火热热地。

    陆眉佳好像并不担心李尽欢会把她怎样,从前天他给她的第一印象,尤其是对她的格外关照,她心里始终认为她不仅仅是个传说中的花花公子,更是一个对女人体贴的优雅男人,也许现在只要她出个声,说个不字,他应该会停手收工继续扮演他的正人君子的。

    可是挺立的在旗袍下感受着他的温热,传递着美妙的讯息给的深处,享受着李尽欢熟练的调情,欣喜又害羞地承受着着这来自丈夫邱伟以外的男人的爱怜。

    好舒服,再加上发自内心的感激之情,陆眉佳想继续让这这种感觉持续下去,她也就顺着李尽欢让他继续游历她那旗袍包裹下丰腴圆润的娇躯。

    甜蜜的湿吻着,素白旗袍的扣子被一个个解开,肩带也被拉下,她白皙丰满的胸部开始呈现,最后一下子出现在空调的冷气中,更是往前凸出了许多,就好像是在凸显他的存在似的一直顶着李尽欢的手掌。李尽欢火热的大手直在她的上又挤又转,手指头更是一直捏着她的突起,三两回还不忘拨那么一下,她的手想要推开他,却阴差阳错地也伸进了他的衬衣里,摸到了他结实发达的胸肌。李总可比丈夫邱伟强壮多了,真有个强健的身材呦!

    当她羞羞怯怯地迷幻于他雄健宏伟的胸膛时,她那素白旗袍已经被他给解了开来,接着就是“啪”的一声,奶罩扣子被他冷不防的从她背后解开。罩杯脱离了胸部,无力地坠下,她上身完全没有了遮掩。由于太过兴奋,坚挺白嫩的胸部此刻一起一伏的,好像在呼唤着眼前的人儿。

    李尽欢很自动又识趣地忙将满是津液的嘴巴贴了过来,既是舔又是噬地啃弄着她的突起,由于丈夫邱伟失业心情不好,陆眉佳这几天都没有受到过这种刺激了,竟然一时受不了,用软软的双手往前推着他的头,可这一个轻推却加深了他吸吮的力道,他的嘴紧紧含着她的往外拉扯着,她的心一下子跟着往外飞,一股电流沖向她的四肢与,酥麻的快感使她的双手停了下来,最后反倒是搂着他的头继续沉溺于那种飘渺的感觉中。

    这时候陆眉佳的理智开始与身体在撕扯着她的脑袋,两者来去地在脑海里翻腾,她开始无法有效地去控制自己的行为,无法判断自己该如何?她已经无法相信自己在做什么了!

    天啦~!多美妙的感觉呀!

    搞什么!她在干些什么呀!

    春情激荡中的两人,很多动作与行为都是下意识的。不知不觉,她与李尽欢都已经揽拥着倒在里面休息室的大床上了,她感觉到他的手掌正在她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的大腿处摸索,轻柔而温热的爱抚实在让她痴迷,他的温柔让她失去了婉拒的心,于是她就没有再去阻挡他更深一步的抚摸。

    下面已经给他把旗袍撩起到腰臀上面,只剩遮掩着春色,陆眉佳清楚地感觉到他轻轻地在她微湿的三角裤上小力地按摩着她的珍珠,有时他还用食指刮着她的甬道口,濡湿的情形想来是无法逃过他敏锐的触觉。

    这种重点部位的直接触击,实实在在是她生理上最为迫切需要的。当神智开始迷离,身体本能反应开始主导她一切的时候,他这么轻轻地在她摩搓与扣压,她的呻吟与呜咽竟随着他的轻重而婉转起来……

    两条腿被他拨的更开了,李尽欢的爱抚动作愈发直接与大胆,他开始对她甬道加以抚摩与扣击,她当然清楚,他一定想放松她的甬道好迎接他的粗大。这种接触让她觉得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种感觉实在是很好……

    虽说她喜欢被他这样搞,可她还是多少残存些理智,她估量着主控权还是在她这,她还可以让李尽欢服务、或者说,让他享受她的身体几分钟,然后再去终止这些。

    李尽欢不断地隔着爱抚她的珍珠、花瓣与,她的双腿时而张开、时而微微靠近,口鼻也不断地发出……嗯…呃…唔…哦,无意识的呻吟。他的手指这时候顺着她摇摆的双腿,以及偶而轻轻抬起的,将三角裤往旁挪了挪伸进去抵住她湿润的甬道口来回扣弄起来……

    陆眉佳已经开始要承受不起,急忙喊出声——“我…我,我们不可以……我们要停下来……”

    她发出断续而急促的声音去阻止李尽欢的动作,可是他的手指仍然紧紧抵住她的甬道继续急速扣弄着……

    “李总,不可……不可以……这样……这样做的……求求你啦!啊!”

    她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地才刚说完,李尽欢就用行动回复了她所说的话。他的嘴唇立即贴到她那已经潮湿的上面,害的她心儿扑通扑通地狂跳,她直扭动着来隐匿她的羞怯。

    李尽欢的嘴唇这么一贴靠上来,鼻尖刚好碰到珍珠上,她的心理更加紧张,天啦!他要给她吗?

    李尽欢鼻尖用力拱顶着,并且用双手将她的三角裤往下拖,她抬着让他轻易施为,又将它阻挡在大腿根的地方。陆眉佳边拉着边摇着告诉李尽欢,他们不能再搞下去,他们可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理智与的拔河。

    李尽欢双手仍拖着她的,稍稍抬起头、下颚顶着她的回答她,说他绝对不会去做她不让他去做的事情,如果她说声不,他一定会停下来的。他的下巴继续在她的珍珠上使力,继续向她承诺,他绝对不会将这里的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保证不会有第三者知道。

    磁性、感性的语气,让她松开了双手再度拱起,李尽欢很快就将给扔到了一旁。这时陆眉佳的心理与身体的所有感应神经全都移到,完全体会那儿所传递来的所有讯息,她感觉到他的热热地嘴唇已经贴拢在她的珍珠上,这时候她的可真是非常高涨与奔腾——唉!三十多岁的少妇呀!

    陆眉佳再次松弛掉紧绷的娇驱使自己漂浮在柔软的大床上,李尽欢细细地在她沟壑幽谷上舔吻,那只灵活湿热的舌头在她两边花瓣上不断地刮着,舌尖一会向上、一下向下,然后顺着窄缝向上舔到珍珠,先尝尝珍珠顶端幼嫩的肌肤,然后再大口吸下整个珍珠部位吮吸起来!

    陆眉佳娇躯剧颤,一双玉腿情不自禁地夹紧了他的头,好像要迫他更深入地挑弄一般。

    李尽欢的舌头动的真是灵巧至极,勾挑滑舐吸吮之处,尽是陆眉佳最敏感最脆弱的部位,好像光只是舌头这般爱恋情浓地勾扫挑逗之下,就足以令她了。

    李尽欢的舌头非但没有带来一丝清凉的津液,反而像是火上加油般,将陆眉佳玩弄的浑身发烫,体内那强烈的欲火如同火山爆发般,不断地灼烧着陆眉佳冰清玉洁、凝脂软玉般的,灼的陆眉佳幽谷当中波涛汹涌,浑身香汗沁出,更显清新妩媚。

    陆眉佳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全心全意地去感觉、去承受李尽欢那超一流技巧的挑情,陆眉佳只觉浑身酥软,再没有半分力了,樱唇之中口干舌燥,好舒服呀!她大声呻吟起来,从来没有被丈夫邱伟这样温柔的吸弄过,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呢?

    还没等她多想,他口舌已离开她的珍珠向下舔到大花瓣,小花瓣,然后是那里……舌尖先是在她甬道四周打转,然后小心翼翼的贴在她的上,因为她早就被丈夫邱伟干过不知多少次了,甬道一被如此刺激,就本能的微微张开,他的舌尖很容易就钻进。

    李尽欢除了刺激她的甬道,还一面把手伸上抓玩她的胸部,用手指捏弄着她的蓓蕾,小小的在一拨一掐之下更是兴奋的让陆眉佳近乎疯狂,甬道感到更酥麻,更濡湿,她的身体开始在大床上不断地扭摆,时而抬起、时而弓起上身。

    迷离的思绪沉浸于高度的愉悦之中,欣喜地享受这魂飞飘渺的感官之乐。李尽欢实在是很有本事,他很能掌握她的肢体语言,她的一颦一动他都可以很正确地解读,进而带领她迈向快乐的巅峰,虽然她还未与他真正,他却已经达到丈夫邱伟对她身体的了解程度。

    陆眉佳自己的性反应她当然很清楚,她的要来了,她无法制止的往上迎合,可就在她要之际,李尽欢却停止了一切动作。她又气又喜,气的是他为什么不让她满足;喜的是这样她就能从着罪恶的中清醒,从而结束这一切……

    迷迷糊糊中,陆眉佳完全没察觉到李尽欢已经悄悄地褪去裤子,跨身在她的双腿之间,原本的舔吮已经换成手掌的抠撚与揉搓,双乳上的突起再次变成他的嘴中物,正被他吸呀吸的。同时,他随手抓来一只枕头垫在她的腰下。

    两腿之间的异物贴靠,让她本能警觉地抬起头,她看到李尽欢单手侧在她的上方,再往下看去,看到他那只硕壮的巨龙,正笔直、正确地戳向她鲜艳洞开的湿润甬道。那绝对是个庞然大物,对她的港湾而言,她从未容纳过如此大型的船只,他的排水量应该要有丈夫邱伟的两倍,她的港湾能否容纳得下?想到这里,她开始紧张,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红红泛黑的菇状龙头上……

    “不行呀!停停,我们不可以……不可以……这样……不可以的,我不能对不起他呀!”

    陆眉佳在他的龙头即将插进她的甬道时,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地出声制止。

    李尽欢巨大龙头上正流着大量液的正亲吻着她湿漉漉的柔嫩甬道口,那种相贴的温热感觉比接吻更让她晕眩!她双臂软软地挡着李尽欢的胸膛,两腿环绕在他的腰际,她紧张地告诉着他。他随即回应着她,坏笑道:“我不射进去就是,你就当是在用根按摩棒,这样你也不算是背叛……拜托吗……我想感觉你里面的温柔呀,就是一下下也好,就是几分钟的短暂融合也好,哦耶,好好喔……你的里面感觉起来好好的呦!又紧又暖又嫩又滑哦!”

    他边说边开始往里面了,同时还贴上她的身,吻着她发烫而又乾渴的嘴唇。"舌头不断地来回勾搅,唾液的水融,她的魂儿已经丧失,只想到那个硕壮的东西将要填满她的深渊,将要塞满她的洼地。她的心,极速拍打他的胸膛,替他奏起行进的鼓声。

    上到岸边的鱼儿尤要象征性地挣扎两下,她,多少要替自己留些颜面,替自己在背叛丈夫邱伟前做些宣告。

    陆眉佳再次出声……

    “不,李总,求求你……不要……”

    陆眉佳扭着边说着,李尽欢也边深入着。

    “求你……不……不要呀……啊,哦,太深了,你的太大了,我受不了了,不能再入了,啊……”

    还没等她说完,李尽欢更是一入到底,龙头紧紧顶着。

    这可如何是好,插进最里面了呀!第一次被入这么深,好满,好充实!

    强制禁烟后的瘾君子在抽头一口烟的时候是怎样的感觉?是深呼吸一口,大口地将它含在气管然后让整个肺叶去感受那暌违已久的刺激,再来才是满足又不舍地把它吐了出来……而且更是为了能再一次的吞入。

    来自深处的强烈满足,弥补了李尽欢的分身在她甬道中前进时造成的巨大排挤所带来的撕扯感,当那个大菇头顶到最深处的时候,猛地叫醒了陆眉佳,她还是要试图把它给送出去……

    李尽欢的巨龙塞的她紧紧的,与鼠谿部密密地贴压着她的,浓密芳草刺的她痒痒的。那身重量更是将她的身体压的与床铺密实得很紧,她想要撤离就只好试着用甩的,摇摇看,看看能否把那个大家伙给吐个精光……这样她还能尽量保持她对丈夫邱伟的忠诚。

    陆眉佳两腿夹紧,看看能不能将它给挤出去,然后扭……谁知道,他压的实实的,这么一摇,那个大龙头的棱角直在磨着甬道内壁、热热的更是抵着那里在旋呀旋的,忽然间,在她狂烈摇摆的时候,那个大坏蛋猛地往下一压,重重地将她的撞回床铺上……

    呜,好不容易收住的一丝元神在这么一顶之下都——魂飞魄散了!

    他这么一下的重点击破,可真让她痛的咬紧牙根!“哦”她大叫起来。

    似乎李尽欢很喜欢她这种反应,尤其在他看到陆眉佳咬牙隐忍的瞬间更是爆发了他的强烈动力,他一下又一下的大起大落,巨龙次次的入个到底,她的也跟随着他的腰部上下晃动。他将腰部提起的时候,她的被带随着往上离开床垫,他的大龙头更是缓缓地倒刮着她那紧小的甬道慢慢的往外退着,她的那颗心真好似被往外揪、往外扯似的……正当她承受不住将送向他的时候,他却狠狠地往下顶,顶的她一落向床垫。

    啊!本来就撑的她死死的大巨龙,这下又把她入个彻底,龙头没命地撞击着她的最深处,害的她在那一直喘、一直喘,只知道双手牢牢地扣住他的背肌、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的双腿紧紧环着他的腰部。

    渐渐地,她慢慢感觉的出来,她那个原先只能包容丈夫邱伟的甬道,这时候已经可以通畅无阻地容纳李尽欢的巨龙了,果然越大只感觉越强烈、也越爽啊!只怕以后丈夫邱伟满足不了她了。

    李尽欢越越快,啪唧啪唧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声……一切的一切都在脑后了,背叛丈夫邱伟的想法已经越行越远,她现在只晓得紧紧攫住它,好好地享受着这生平最快乐的时刻。

    陆眉佳,爱死这个巨龙,爱死这个让她飘飘忽的巨龙了!真想现在都能好好地享受这个的极度欢娱呀!

    她羞怯的呻吟,当他狠狠地进她的里面时,她双眉紧锁、牙关闭合地发着“呃~哦~噢~”的低呼,也更是猛地往上迎合吞食着李尽欢整个的大巨龙,承受着它所带来的极度深处的快感。

    那是如此地超乎了想像,是那样的过瘾,那个巨龙整个埋藏在她甬道里的时候,所产生的刺激与兴奋真是无与伦比。这时候,她整个身躯已经完全交给了李尽欢,以求延续这个强劲的快感,她只是尽量保持些微弱的理智而已。

    陆眉佳紧紧圈实着李尽欢,扭转挺送着以求它最强烈的磨擦,李尽欢在她狂态的表现下也开始加快速度,双手牢牢将她臀部按在床铺上狠狠地入着她……

    李尽欢的呼吸开始急促,嘴里发出一些低低的声音,刚开始还听不太清楚,后来可是越来越大声,听起来真……真是让人害羞。羞归羞,可是却更让她感到兴奋呀!

    “眉佳姐姐,邱太太,你的水好多啊!你的小嘴咬的我好紧啊!我要你啊!”

    他的手掌抓的越来越紧,的她越来越快也越重,她知道他快了……快呀,她要赶快呀,她还有一点没到的呀!可要赶在他前面出来的,不然她怎么办呀!

    陆眉佳猛力开始转着、摇呀摇,双腿更是夹的紧紧的、束的牢牢的,让巨龙好好地刮着她甬道内的敏感神经,让巨龙头狠狠地撞击着她的颈,她把所有最脆弱的阵地都放手交给巨龙去摧残、去蹂躏……只要,只要她能到就好了。

    来了,来了……她感觉她,噢~耶!她积压已久的终于爆发而出,她顿时魂飞魄散!

    唉!直到今天她还是日日思念那一瞬间地魂飞魄散的美妙呀!在她的同时,他的身躯仍啪嗒啪嗒的起落,厚实又强力地撞击着她的柔嫩,她很清楚地记忆着那一霎那的感受,那个坚挺又火热的球冠在最后一次冲刺后终于停在她的最深处,死死抵住不动,强迫她那从未探访过的地方感受他的存在,就连她的心也被他滚烫地浓浆烫得整个揪在那儿……让她只知发着单音哦哦地伴随着他的子孙融入这场欢爱之中。

    上的感官仍旧沉迷于那种奔放与需索的快感之时,逐渐还魂过来的理智这才想起……这些喷射的浓浆是……

    天呀!他射到她里面去了,又烫又多……还射的那么里面!唉~今天不是安全期呢!

    这时候陆眉佳真是饱含狂喜与愤怒。出精的极度快慰与背叛丈夫邱伟的自责交替着出现在她潮红却又呆滞的面容上,自她保护的本能让她猛推,可是——真是为时晚矣。

    李尽欢或许是有意、甚至是蓄意,这时候他的双手紧紧地箍着她、两只手环过她的手臂牢牢地扣在她的身后,死命把她的钉在床铺上让她没有动弹的于地,让她只能单纯去体会那个深埋在体内的勃动、去计算那个要命冲击的次数……

    真要命!越是这样,反到来的强烈而且越是持续,也就是她的痉挛让甬道死命地夹着他的巨龙,迫使他喷的更多、持续的更久。

    李尽欢延续不断的喷射紧推着她在的顶端盘旋…再盘旋。

    多么令陆眉佳痴迷与惊讶啊……那种魂飞魂往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了,真是棒透了。那个强烈扫射的火热冲击所引爆的甬道收缩而产生的毁灭快感,着实让她大脑产生了一段不算短的失忆空档。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