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453章 欲仙欲死

第453章 欲仙欲死

    陈小曼看了李尽欢一眼静默了一下。

    李尽欢关心地问道:“小曼,妳说嘛…没关系的……”

    陈小曼迟疑中带着羞怯,难为情地呢喃道:“我是说……我那里被你那么大的东西弄过之后,只怕以后跟林伟在一起,就怕再也不可能有了……”

    李尽欢可恶的逗女人习惯又随口溜了出来坏笑道:“哦?妳的意思是说,妳担心妳的甬道吃过我这么大的宝贝之后,以后遇到比我小的,会失去了性趣?”

    陈小曼羞急的娇嗔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说出来嘛~我……哎呀!我不知道要怎么讲啦!”

    “什么都不需要讲啦!”

    陈小曼话没说完,李尽欢突然吻住了她的嘴,不让她说下去,她羞怒的挣扎,李尽欢把舌尖吐进她的口中,手已经握住了她丰嫩的。

    也许李尽欢刚才表现的太强悍了,激起了陈小曼的,所以当李尽欢上面用嘴封住她的口,手又握住她搓揉时,她的最后防线崩溃了,在羞怒中伸出了柔嫩的舌任李尽欢吸吮,与他的舌头绞缠逗弄着,一口口的香津蜜汁流入他口中,全让他吞了下去。

    李尽欢握她的手拨开她刚刚重新穿戴好的胸罩,细嫩如脂的在李尽欢掌握之中,陈小曼开始大声的呻吟,她的已经硬如圆珠,李尽欢的嘴离开她的唇去吸住她的,伸舌玩弄着她早已变硬的乳珠。

    陈小曼脸色通红喘着气嘤咛道:“不要这样,人家刚刚整理好衣裙,这样害得人家又会受不了的……啊!”

    陈小曼的肌肤透出鲜艳的酡红,一对在他大手的抚托下愈显高耸,峰巅两朵乳蕾早已挺拔,活似将要绽放,尤其男人的身影虽给自己遮着,那充满侵略性的笑意,却更显得勾人心魄,陈小曼情迷之间,玉腿更开,差点已软了下去。

    “小曼,我已经决定了,让你家先生林伟和陆眉佳的先生邱伟一起做经纪部的副经理。他们俩谁做出了成绩谁就可以提升为经理,你通知林伟明天正式开始工作吧!”

    李尽欢另一只手伸入她的短裙时,她忍不住叫出声来,也已不由自主的将并拢的大腿分开,让李尽欢轻易的就抚到了她隆起来的,触手一片湿软,她甬道内流出的已渗透了她刚刚穿上的透明及丝袜了。

    李尽欢的手拨开丝袜伸入她的三角裤摸到她浓密的芳草时,陈小曼再也忍不住,挺起沟壑幽谷迎合李尽欢的抚摸,李尽欢又空出一只手,悄悄的解开裤裆拉炼,将他刚刚收进去依然坚硬挺立的巨蟒再度掏了出来。

    与李尽欢深吻的陈小曼口中突然发热,李尽欢正在揉动她珍珠的手指感觉到一阵湿热,她的一阵阵的由甬道内涌出,把李尽欢的手沾的湿淋淋的,李尽欢知道机不可失,立即将她的丝袜及透明三角裤扯到小腿下。

    陈小曼甩头挣开李尽欢吸住她柔唇的嘴,挣扎着呢喃道:“不可以的,我们不能一错再错……唔!”

    话没说完,陈小曼又被李尽欢吻住了,李尽欢将她的窄短裙往一堆到她的腰部,陈小曼曲线玲珑的下半身全部裸露在李尽欢眼前,如羊脂白玉的皮肤,乌黑浓密的芳草,粉红色的外上清楚的看到她已经胀大的珍珠,潺潺蜜汁由紧窄的甬道上涌出。

    “那么就麻烦小曼姐姐给我用你的樱桃小口含出来吧!”

    李尽欢坏笑着将硕大无朋的巨蟒顶到陈小曼的樱桃小口边。

    “是……哎……为了感谢李总的安排,我就谨遵……谨遵李总命令……唔……”

    见李尽欢嘴上如此说,陈小曼也不能扫了总经理李尽欢的兴,何况她的身子里的渴求是如此强烈,陈小曼再控不住自己。

    她轻吐香舌,小心翼翼、珍而重之地啜着那巨蟒顶端,感受着那混着自己清甜与男人体气的滋味,新婚妻子居然在办公室里为丈夫之外的男人而且还是她们的总经理做口舌服务,她也曾为丈夫林伟做过,可是丈夫林伟的那个家伙哪里有李尽欢这么天赋异禀硕大无朋,这样的本钱才是男人魄力的体现,这种禁忌不伦红杏出墙的刺激,愈发觉得芳心荡漾难收,服务地愈加落力;加上李尽欢也不闲着,双手如揉面团地玩弄着陈小曼娇挺的,更勾出了她心中的欲求,令陈小曼轻哼娇吟声中,香舌动作的愈发勤奋,身子也愈来愈热,幽谷已泛出了春泉,胴体深处的快乐感觉愈来愈强烈,再也平静不下来。

    既然丈夫林伟可以做副经理,提升经理还不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吗?为了自己夫妻俩的工作和前程,讨好一下上司也是可以接受的,何况还是这么年轻英俊强悍无比的领导呢!决心既定,陈小曼再无反顾,刚刚失身时那无限欢快的滋味,使她更没法回头,口舌品得愈发落力,一点没有保留。随着陈小曼香舌轻吐、玉露抹拭,虽说限于姿势,只能品到那巨蟒的顶端,但那巨蟒仍回应了她的努力,逐渐硬挺起来,在陈小曼唇舌之上泛着光华。

    眼见那才刚令自己魂飞九霄,美得再没一点新妻少妇矜持的巨蟒又复雄风,那饥渴彷佛从眼里直透芳心,又滑到腹下,从幽谷深处再次涌现的期待,不禁渴想着再一次的云雨疯狂,将她的身心彻底征服。

    陈小曼一面品箫一面回味着方才的滋味,期待着接下来的,一颗芳心完全沉浸在的想像当中,没有一种挑逗手段比这样更令新妻少妇难以自拔的,尤其李尽欢也并不是就这样任她舔啜品吸,自己什么事都不做;在陈小曼唇舌飞舞、卖力服务的当儿,他那一双手也正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陈小曼柔软的峰峦,当中自是不乏手法娴熟的技巧,在蔡家姐妹身上实验过之后,李尽欢对这些手段早已是了然于胸,那手法自不是陈小曼这春心荡漾的妩媚所忍耐得了的。

    李尽欢口中含着陈小曼的舌尖,张大嘴吸吮着她的柔唇,她唔唔声中伸手欲推开李尽欢,再也忍耐不住,将身子压到她身上,底下用手拨开她欲合拢的雪白修长美腿。

    陈小曼还欲做最后挣扎,想将腿合拢,可是当李尽欢硬邦邦的大蟒头顶住她的,蟒头在她珍珠上磨转时,甬道内又涌出一阵阵,她反而羞涩的挺起已经被蜜汁弄得湿滑无比的沟壑幽谷,欲将李尽欢的大蟒头吞入甬道。

    李尽欢再也忍不住,挺起大蟒头一举刺入她的无上,直插到腔内的花蕊上。

    “哎呀!你轻一点……好深,痛……”

    李尽欢又吻她一下笑道:“小曼,妳别乱动,我会很温柔的让妳舒服的……”

    陈小曼只觉一烫,那巨蟒已溯着她奔腾的泉源,强而有力地再度光临她窄紧的幽谷;微带点疼的酥美滋味,令她开口想叫,却没想到李尽欢大嘴一张,已牢牢地封住了她的樱唇,钻入的舌头活动灵巧、威力十足,全不比正在陈小曼幽谷之中享用她松紧适中吸啜的巨蟒逊色。被他兵分两路同时入侵,火热美妙的滋味差点让陈小曼魂飞天外,偏是叫不出口,只能婉转逢迎,承受着那令她欢快的侵犯。这一回不像方才失身之时那般长驱直入,李尽欢仔仔细细地轻磨缓进,一点不肯放过陈小曼的敏感地带,口舌的侵犯更不容情,陈小曼的丁香小舌只能任其宰割,随着他的动作起舞,曼妙无伦的滋味令她心醉,情不自禁地迎合起来。

    这时陈小曼甬道内那一圈圈的把李尽欢的巨蟒夹得好紧,蠕动的把李尽欢的巨蟒刺激得就要爆发,李尽欢立即深吸一口气,将巨蟒整根拔出她的甬道,陈小曼见李尽欢拔出巨蟒,很失望。

    “哦……你……你别拔……别……啊~”陈小曼话没说完,李尽欢又将已固好的大巨蟒整根她的中,她立即舒爽的呻吟,两条柔滑尚穿着高跟鞋的美腿抬起来紧紧的缠住了李尽欢的腰,挺起沟壑幽谷用力往上顶,使他们俩的紧密的相连到一点缝隙都没有。

    李尽欢巨蟒根部的耻骨与她上的耻骨紧抵在一起,不停的转动,让两人的芳草相互的磨擦着,她似乎怕李尽欢再将巨蟒拔出,用双手紧紧抱住了李尽欢的臀部,使李尽欢俩的到最紧密。

    李尽欢在她顶磨的大蟒头感觉到她的腔紧紧的咬住了蟒头颈沟,这时李尽欢与陈小曼的结合,已经到达水融的地步了。

    陈小曼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道:“用力戳我……用力……戳到底!”

    李尽欢喘着气坏笑着问道:“妳要我用什么戳?”

    陈小曼抱紧李尽欢上半身叫着:“用你的大宝贝戳我…用力戳……”

    “用大宝贝儿戳妳那里?”

    陈小曼满脸羞红,闭目不语。

    李尽欢大力,巨蟒在她的内不停的进出。

    “快说啊……要我的宝贝儿戳妳那里?……”

    陈小曼也忍不住了,放弃矜持猛烈的上挺迎合着李尽欢的,叫着:“李总,戳我的……我要你的大宝贝用力戳我的……”

    “叫我哥哥……”

    “哥哥!哥哥!我要你……快点动……快……啊~我…我……用力……抱紧我……”

    陈小曼说着张口就含住了李尽欢的嘴,柔嫩的舌尖伸入李尽欢口中与李尽欢的舌尖纠缠绞动着,李尽欢用尽力气紧抱着陈小曼,让她胸前两粒34D的大与李尽欢的胸口紧密厮磨着。而在此同时,咬住李尽欢大蟒头的腔内喷出了她热烫的,烫的李尽欢叠头更加亢奋,李尽欢全身舒爽汗毛孔都张开了。

    他们两人强烈的呻吟,猛力的着相互迎合着。

    顶挺之间陈小曼只觉随着体内的快意愈发积累,眼前似有着亮光在,灼得她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全心全意地去感觉幽谷被他次次攻入的快意,哭叫呻吟间活力十足,显已沉醉难返。

    将这新妻少妇弄得飘飘欲仙,李尽欢大喜之间,巨蟒挺送的愈来愈有力,她的幽谷里头夹吸劲道十足,将巨蟒重重挤吸,滋味真美到无以复加,尤其顶挺之中,他无意间发觉某处被时,陈小曼的呻吟声竟有些不同;他刻意保持这姿势,在那儿又深深顶了几下,慢慢展开采补手段,爽得陈小曼不住哭叫,扭迎挺送之间竟有种异样的汁液泄了出来,麻酥到令李尽欢险些一泄如注,心中喜意不由更炽,知是采着了她最为敏感的玉蕊;忍着那麻人的快意,紧紧顶在那里头,戳点磨弄之间技尽展,爽得陈小曼大开,连泄,整个人都酥麻了。

    李尽欢与陈小曼在人事部办公室内纠缠着强猛的干的时候,怎么都没有想到陆眉佳这时会出现在办公室外,隔着虚掩的房门窥视着李尽欢与陈小曼的肉搏战。

    看着李尽欢粗壮的巨蟒像活塞般在陈小曼的中不停的进出,带着陈小曼的丰沛的春水流到股沟间。

    陆眉佳开始粗重的喘气,下面曾经经过李尽欢灌溉过的甬道内热呼呼的奇痒无比。一股股的春水渗过她细纱柔薄的三角裤流下了她浑圆修长的大腿。

    陆眉佳拿着一份文件夹的柔滑玉手不停的颤抖着。她正隔着虚掩的房门窥视着人事部办公室内,两个赤裸得一丝不挂的男女,四肢纠缠的像卷麻花一样紧密。

    而两人相贴处只见黑乌乌的芳草纠结成一团,看不出谁是谁的,不难想象这对男女的已经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了。如此动人心魄缠绵的活春宫,看得陆眉佳面红耳赤,她深邃迷人的眼里似乎蒙上了一层薄雾,花信少妇的在薄雾中隐现。

    她怎么也没想到才新婚不久的同事,平常看起来矜持保守娴静怡人的陈小曼会与一个男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如此狂野的,更没有想到压在陈小曼身上大巨蟒把她插的声浪语连连的男人,竟然就是早晨把自己干得的上司李尽欢。

    看着陈小曼那双连女人看了都心动的美腿紧缠在李尽欢壮实健美的腰间,花花公子上司坚挺粗壮的巨蟒在陈小曼嫩红的甬道中强猛的,大蟒头的颈沟由陈小曼的甬道中刮出的阵阵的蜜汁春水,把办公室真皮沙发弄得水盈盈,亮晶晶的。

    是羞?是妒?是恨?是怨?陆眉佳那双动人的眼眶中泛起了细微的红丝,紧盯着这对迷失在中的男女疯狂的迎合着对方,耻骨顶磨得是那么的紧密,两人的互不相让的夹磨插干,浓密乌黑的芳草已经绞缠在一起,分不出谁是谁的,似乎两人的已经合而为一了。

    尤其是清晰的看到两人,陈小曼那已经沾满了春水蜜汁的粉嫩花瓣随着那根粗壮的大巨蟒而翻进翻出,令人看了骨酥肉麻。

    陆眉佳彷佛又回到今天早晨,那根眼熟的巨蟒在她的甬道中激情的进出,把外表妩媚迷人,个性却内向害羞的自己插得如痴如醉。

    这个风流的上司李尽欢怎么就那么厉害强悍呢?早晨这个小坏蛋大色狼的东西在我甬道里面猛烈时,我不是也这样连连的吗?自己本来是端庄秀雅的贤妻良母,可是经过了早晨的红杏出墙之后,连番的滋味,连番射入自己的浓浓岩浆精华,润得她打从体内涌起了无限的甜蜜,却令她不由自主地爱上了那迷离朦胧、神魂颠倒的滋味,爱上了李尽欢那轻轻松松就撩起她炽热春焰的手段,爱上他那总是令她、无比回味的能力。心思晃到此处,陆眉佳又不由脸红。

    陆眉佳边想边看,迷人的眼睛盯着李尽欢在陈小曼中进出的巨蟒舍不得移开。沉浸在如梦似幻无边欲海中的陆眉佳,茫然而麻木的站在李尽欢与陈小曼激情的办公室外,不知道自己肥美柔嫩的中涌出的春水蜜汁已经顺着她雪白修长的美腿流到了光洁的地板上。

    陈小曼柔嫩的大腿如藤蔓般缠绕着李尽欢壮实的腰肢,肉与肉的贴合是那么的密实温暖,一波波的使她那层层圈圈蠕动夹磨着李尽欢不断进出她甬道的粗壮的巨蟒,天赋异禀的腔不停的吞噬吸吮着李尽欢胀极欲裂的大蟒头。

    滑腻的春水使李尽欢进出她甬道的大蟒头磨擦出“噗哧噗哧”的美妙乐章,这时李尽欢与陈小曼的已经进入白热化,两人粗重呻吟,大汗淋漓,不时的接吻撕咬吸食着对方的柔唇香舌口中甘露。

    陈小曼晶莹的眼中渗出了激情的泪水,喃喃的,像倾诉,又像哀求,痴迷的呓语着:“李总!干我!用力干我……你不要停……用力的戳到底……让我们永远插在一起,不要分开……”

    好不容易才真正将这新妻少妇弄了个服服贴贴,李尽欢只觉胸中溢得满满的,这般的辛苦都似在陈小曼娇媚的求饶声中得到了回报。他俯下头去,在陈小曼贲张娇挺的乳上轻咬一口,连吸带吮,逗得陈小曼体内欲火一发不可收拾,偏生巨蟒抽出来仍固执地在幽谷口徘徊不进,撩得她差点没昏倒,“既是如此……小曼姐姐叫声好听的来听听……别叫李总了……叫老公……声音要甜一点、媚一点……”

    听李尽欢要她叫出如此亲密的称呼,陈小曼原还有点迟疑,却没想到李尽欢手上一沉,巨蟒那火烫的顶端微微一挺,已刺入了幽谷,偏又在那儿旋磨一番后,才依依不舍地退了出来,逗得她才想开口,便是一声声甜媚的呓语。

    可惜他不肯深入,这般甜蜜的折磨,当真只有身历其境的她才知其中滋味;此刻的陈小曼就像已咬到钩上鱼饵的鱼儿,只渴想着被他用力钓上,她玉手环在他背上,死命地将娇躯向他怀中挤去。

    “哎……坏蛋……坏死了……唔……人家叫……叫就是……老公……哎……人家的老公……好老公……把人家弄得……好爽的坏蛋老公……吧……人家要死了啦……”

    听新妻少妇陈小曼如此放低了身段,李尽欢心中大是得意;他抬起头来,眼对眼地迫陈小曼又叫了几声,等到她全然屈服,叫得又娇又甜,满带着令人魂儿飞飘的味儿,这才手上施力,让她的幽谷慢慢给巨蟒坚挺地充实,火烫的肌肤熨贴滋味,令陈小曼呻艳吟不止,只美得差点就要登仙了。

    才刚被顶进幽谷深处,火热的已使得陈小曼再制不住自己,她四肢紧箍在他身上,热情地奉献出自己,微带哭声地在他怀中扭转挺送,充满了劲道,火热的哪似刚才还矜持的新妻少妇呢?

    只是这般坐姿,却非可大挺大放,李尽欢深知此道,他轻拥着新妻少妇的娇躯,和她交换着蜜语甜言,间中还带着令她娇羞的提醒和教导,让陈小曼一边感受着李尽欢火热的目光,一边扭动娇躯,好让那巨蟒更深切地触及她的敏感。

    李尽欢疯狂的扯开她的胸罩,一口咬住她34D的,舌尖绕着她尖挺的乳珠打转,牙齿轻磨着她的,强烈的刺激,反而使陈小曼由疯狂的激情变为如泣如诉的呻吟。

    本来品箫之间已是春情难抑,幽谷之中流泉不断,现在被李尽欢熟练地侵入体内,还是两路合击,再加上陈小曼已经人道,尝过滋味的身子,比之之时还要能承受爱欲的洗礼,此刻的她逢迎的欢乐无比,加上随着李尽欢的巨蟒在她体内磨动,上的吮吸咬啮,两相夹击之下,那快感更美的直透心窝,不一会儿已令陈小曼飘飘欲仙地泄了身子。

    只是陈小曼这般快丢精,李尽欢却还未臻极限;感受到身下的新妻少妇已然无力,巨蟒顶端处更受着酥麻腻人的浸润,李尽欢欲火更旺,想到今天连续作战,精华颇有损失,他轻咬着陈小曼纤巧的小舌,巨蟒紧紧抵住陈小曼,大施采补技;已泄得爽歪歪的陈小曼哪里承受得住?

    随着唇上谷中强烈的啜吸感传上身来,令已身在云端的陈小曼愈发爽快,她茫茫然地失了身心,只觉随着他贪婪火辣的吸吮,不知是什么东西源源不绝地从体内窜出,被他大口吸取,而那种攫取的动作,却诱出了她体内更加强烈的渴求。

    本以为自己已泄得无力,可那渴求却又驱动着她,让她更酥麻地献出自己,享受着那一波接着一波,不住洗刷体内,将她愈冲愈高、愈送愈高,终于整个炸裂开来的快乐……

    陈小曼心荡神驰的哼着:“哦~哼~不要……你太强了……不要……我受不了……再插下去会把插穿的……哦啊~我要了……要了……”

    她缠绕在李尽欢腰部的大腿不停的抽搐着,的也随着她的呻吟强烈的吞噬着李尽欢的巨蟒,颈更像一张小嘴紧咬着李尽欢大蟒头的颈沟,她的花蕊被蟒头连续的撞击,一波波持续不断的使得陈小曼一泄再泄,由甬道内涌出的热烫春水似乎将他俩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完全融合为一体了。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