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469章 当着她丈夫的面

第469章 当着她丈夫的面

    鲜嫩的膣肉摩擦着,酥麻快感虽然都要让李尽欢忍不住投降,那种身心剧烈燃烧的感觉已经好久不曾再发生了,仿佛灵魂都一瞬间升华,超越官能的快感几乎要让李尽欢炸成碎片!

    为了给她更强的刺激,李尽欢故意跟她反方向动作更用力撞击她,巨蟒完全顶到颈停止抽动,蟒头急遽的膨胀,“嗤嗤嗤”浓浓的往柔软温暖的口注入。直射的舒畅至极感觉让菲菲的娇躯颤栗。

    不停呻吟的她无视妈妈徐佳人刚才在门外偷窥的可能,狠狠搂住李尽欢,纤细的腰肢不断扭动碰撞李尽欢强劲冲刺的雄躯,似乎随时会折断一般,洁白的皓齿用力印在李尽欢的肩上,仿佛是不堪彼此融合释放出的能量,依偎在李尽欢身上喘气着。

    李菲菲身心疲惫,甜甜的睡去;李尽欢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因为那边李文东没有动静,反而让他有点奇怪。

    深夜,李尽欢带着忐忑的心一步一步地走入佳人姑妈的房间。

    见姑父李文东已经沉沉地昏睡着,他用颤抖的手掀起徐佳人的被子,徐佳人那令他朝思暮想、诱人魔鬼般娇嫩雪白的胴体呈现眼前,丰满和雪白的双胸随着呼吸一高一低地起伏,真想用手捏玩个够;纤纤的小腰下面是一对线条优美的大腿和小腿,配合着雪白、修长和整齐的脚指,真想狠狠地痛吻一番。

    但李尽欢的理智不断提醒他只看看就好了,不然吵醒了李文东发现奸情后果不堪设想,但徐佳人真是很诱人啊!欲火熊熊,难以自已,不知道是不是迷香余毒在体内作怪,使得他顾不上什么危险了。

    徐佳人正在梦中发着绮梦,回忆刚才在轿车上给尽欢吻着沟壑幽谷的美妙快感,啊!为什么在梦中的感觉是这么的真实和舒服呢?啊!还有呢!大量的汹涌而出,快感源源不绝。

    徐佳人缓缓的打开美眸,骇然发觉全身赤裸的尽欢正吻着自已的羞人沟壑幽谷,想大声阻止,但又怕吵醒丈夫李文东而知道这羞人的事。

    这些日子里,她为这两天放荡和率意的行为而后悔,既对不起丈夫又对不起姐姐,本来起初可以阻止和拒绝这事的发生,但因自己的任意和贪玩造成了无可挽回的事实,但是,理智时候的后悔和愧疚很快就被刚才轿车上的刺激给击溃了,刚才路途上轿车经历带给了她自己无限的快感、兴奋、刺激……所以,回到家后她一直回避着尽欢,避免再发生禁忌不伦的出轨行为。

    徐佳人用力压低声娇喘道:“尽欢……尽欢不可以这样了,我是瑶瑶的姑妈呀!”

    李尽欢也低声地说:“我爱你呀姑妈,我们刚才在轿车上都很好呀!”

    徐佳人压低声娇喘哀求道:“不可以一错再错啦……尽欢!”

    李尽欢低声地说:“上次我两次,己错了两次,这次是第三次,不算一错再错的啦!姑妈,放松身子,让我给你舒服。”

    她赤裸仰卧,心中惶恐、惊惧、羞涩、耻辱,又夹杂着一丝兴奋期待。种种感觉交互混杂之下,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滋味。

    李尽欢乃花丛老手,御女无数;因此见识定力均远胜常人。他好整以暇的握住了徐佳人纤美的玉足,贴在脸颊上缓缓磨蹭了起来。徐佳人的玉足,白里透红,纤柔细致,触之柔软滑腻。柔嫩的足心在胡渣刺激下,趐趐痒痒,竟是说不出的舒服。

    徐佳人本就春情荡漾,欲火熊熊,如今遭逢李尽欢异样的轻柔挑逗,只觉周身,体内空虚。她赤裸的身躯禁不住扭动了起来,喉间也不自觉的泄出荡人呻吟。

    李尽欢见徐佳人紧闭双眼,眉头轻蹙,一副欲火焚身,性急难耐的模样。不禁心想,再刁她一会,让她忍无可忍,那才来得妙呢!他将徐佳人浑圆修长的玉腿架在肩上,张嘴伸舌,便顺着大腿内侧缓缓向上舔唆。徐佳人痒得直如万蚁钻心,但李尽欢又指示不得动弹;她欲火焚身,娇喘呻吟,不知如何是好之下,竟呜咽啜泣了起来。

    徐佳人的沟壑幽谷像两块盛开的粉红色花瓣,李尽欢用手指拨开两片大花瓣后,看到了小花瓣中夹着的幽谷甬道,还有那粒在小花瓣上面的珍珠。啊!好迷人呀!他情不自禁地伸出头去,贪婪地舔吸着徐佳人的大小花瓣、珍珠、幽谷甬道口、道口,甚至徐佳人那像菊花的。

    徐佳人低吟嘤咛道:“啊!不可以碰那里……啊!”

    李尽欢同时又把手指伸进幽谷甬道里进进出出,有时则轻捏那突出的小,徐佳人初时还想用手阻止他,可怎么也无力把小坏蛋的手抽出来,徐佳人完全失去了主动地位,因从传遍全身的那阵阵酥酥、麻麻、软软的要命快感简直击溃了她的理智。

    从来未和丈夫李文东尝试过这样子调情的徐佳人、一下子陷入与道德上的煎熬当中,一方面她被吻被舔被轻咬得十分舒服,以致早已湿漉漉了;另一方面她深感对不起丈夫李文东,除了自己丈夫李文东外竟然让第二个男人而且还是她外甥女的男朋友,享受着自己的胴体,并且此时丈夫李文东还睡在旁,但,蜜汁液还流个不停呢。

    “哦,尽欢,我们不能再这样做……嗯……”

    徐佳人低声呻吟着。

    徐佳人那粉嫩雪白、饱满又膨胀的雪峰抖动得银光闪闪、乳香四溢。徐佳人两条粉嫩雪白的藕臂张开,纤细修长的青荵玉指紧抓住两边床单。一双诱人、亳无半点赘肉的修长粉腿不停地伸直又张开,洁白似玉琢般的纤长脚指卷曲僵直,卷曲再僵直。

    “不要……啊!”

    徐佳人脑海里理性拼命挣扎着,但是在心中却存在着更强烈的期待。

    李尽欢一面贪婪地舔吸着,一面说道:“姑妈流出的蜜汁真香甜,姑妈可不可以天天给我喝呀?”

    “嗯……不……不!”

    徐佳人无力地说。

    感到欲火狂升的徐佳人此时不其然地上下起伏着撩人的,似是去配合李尽欢的夺命舌耕,又像是催促他赶紧加快动作,她需要更激烈更疯狂的插刺抠撞。

    徐佳人一路低叫着不要,但是又无力去挣扎。

    李尽欢在徐佳人极度迷失和快感当中,轻轻地解开了徐佳人的睡衣。

    徐佳人那对骄人、香滑、饱满、圆润、坚挺不坠、雪白细腻的欣然弹了出来,令他看得目瞪口呆。

    李尽欢从徐佳人那雪白而平坦的一直向上吻、舔,到了饱满高挺的双乳,见到胭红色可爱的小两点,在上微微的颤抖,他立刻伸出舌头细心地呵护着它们,忘情地吻、舔个够。

    徐佳人美艳媚荡的小嘴急速地呼着气,见她星眸半闭,红唇微张,性感的檀口不断喷出如兰般的香气,那种销魂蚀骨的神情真是勾魂摄魄。李尽欢迅速吻住了徐佳人的香唇,舌头顶入她的口中,但徐佳人紧闭着银牙,不让他的舌头侵入,他在她可爱的小耳珠低声笑道:“姑妈,伸出你的舌头,不要吵醒姑父啊!”

    徐佳人呆了一刻,不情愿地张开桃红色的小嘴,缓缓地伸出可爱的小舌。

    “姑妈,伸出些……”

    李尽欢喘着气笑道。

    “嗯!”

    徐佳人无奈的应着。

    李尽欢立刻含着徐佳人滑滑的小舌头,一面疯狂吸吮她口腔里的唾液玉津,更用舌头与徐佳人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热情的深吻着。

    李尽欢把徐佳人一双粉雕玉琢的美腿分开,用紫红色的大蟒头先轻刮与撞击她粉红色裂缝裂及那小若干下,蜜汁液如决堤潮水般浸湿了他整根巨蟒,俏脸酡红的徐佳人轻轻低吟着:“不要……不要,我是你姑妈啊……”

    她的话声未完,李尽欢的大蟒头猛然破而进、一时水花四溅、巨蟒突入层层的包围而直达沟壑幽谷的尽头,顿时,他大部份巨蟒即被圈圈包围吸啜和紧箍着。

    “你不是我的姑妈,而是瑶瑶的姑妈,还是菲菲的妈妈,这样的关系不是更加禁忌刺激吗?”

    李尽欢来了个战略性退出,然后站在徐佳人两腿之间,托起雪白大腿,昂然挺起之物,猛然向前一顶。只听“噗嗤”一声,那根热腾腾、硬梆梆、又粗又大的宝贝,已再次尽根没入徐佳人那极度空虚、期待已久的湿滑。徐佳人“啊”的一声长叹,只觉一股趐趐、麻麻、痒痒、酸酸,夹杂着舒服与痛苦的奇妙感觉,随着火热的巨蟒,贯穿体内。

    她修长圆润的双腿,笔直的朝天竖了起来,五根足趾也紧紧并拢蜷曲,就如僵了一般。李尽欢这一插,直接顶到她体内深处,从来未有人触及过的。

    徐佳人虽已结婚生女,年近四旬,但在这方面却仍是单纯无比。一来她从头到尾只有李文东一个男人,根本无从比较;二来李文东为人纯朴古板,行房之时毫无情趣。因此严格而言,徐佳人由少女、少妇、为、为人母,直至进入中年,竟是根本未曾享受过真正的销魂滋味。自从被李尽欢软硬兼施诱使她红杏出墙失去贞洁之后,早就食髓知味春情难耐了,如今天赋异禀的花丛老手李尽欢,一家伙直入中宫,那股酣爽畅快,简直使她飘飘欲仙。

    李尽欢二话不说,开始抽动起来,徐佳人一边啜泣,一边断断续续的道:“不行阿!尽欢……不行啊……飞……儿……”

    李尽欢一面不停的缓慢抽动,一面用五根手指她圆润的秀美白嫩的玉脚趾缝中,紧握住她的脚掌,还举起她一条曲线优美的玉腿,用舌头在徐佳人洁白细长的玉趾上一根根的舔舐、吸吮。

    李尽欢不断缓缓地着,徐佳人顾不上丈夫李文东就睡在身旁,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他,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他的腰身,美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他的巨蟒的研磨,徐佳人已完全陷入的深渊里,甚么丈夫、女儿、家庭、道德完全抛之脑后。

    徐佳人的指甲都掐进了李尽欢的肌肉里,徐佳人伸直了脖颈,头急剧地左右摆动着,她露出歇斯底里咬牙切齿的媚态。

    徐佳人主动地回吻着李尽欢,甜嫩滑腻的小舌狠狠地在他口中扭卷,李尽欢立刻卷住它,尽情的吸吮起来,徐佳人的口液源源不绝地送入他的口里,他们肉贴肉忘情地纠缠一团。

    正想把徐佳人翻转过来趴在床上换个姿势试试,突然见到李文东转身换了个睡姿,徐佳人和李尽欢都吓了一跳,趁徐佳人还在惊慌之际,已将她翻了身侧卧在宽大的床上,她面对着姑父,李尽欢在她的身后亦侧卧着,抬起她的一条玉腿,让她粉红色的对着他的巨蟒呼着热气,再策动大巨蟒沉重却缓缓的着那粉红色的,双手在徐佳人腋下穿过,紧握着丰满的,用嘴在徐佳人晶营的小耳珠上轻吻、轻咬着。

    徐佳人见到自已的丈夫就在面前,随着床褥一高一低地起伏,感到无比的羞耻。

    “尽欢……尽欢……不要!换个姿势好吗?嗯?”

    徐佳人低声恳求道。

    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噗吱……噗吱……”

    两官的撞击声、令徐佳人用手掩着檀口免得销魂的声惊醒面前的丈夫。

    徐佳人饥渴的,如同喇叭口一般的张着,李尽欢的巨蟒一顶到底,上翘叠头直入。喇叭口迅即闭合,紧紧唆含住入侵叠头;层层叠叠湿暖的,不停的挤压、研磨着蟒头;而中隐藏的龙珠,亦不时的旋来转去,刮擦凸起的花瓣;那种舒服畅快的感觉,真是无法言喻。李尽欢一时之间,竟然难以动弹,只得抱着徐佳人挺直的双腿,呼呼的喘着大气。

    近日连遭李尽欢探入的徐佳人,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体内就如同火炉点燃一般,烧得她全身不停的颤栗抖动。暴凸的肉,像是刮到了她的心坎,又趐又痒,又麻又酸,就如同触电一般。她只觉充实甘美,愉悦畅快,禁不住放浪的呻吟了起来。

    粗大的巨蟒撑的胀膨膨的,徐佳人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想要搂住李尽欢坚实的身体。李尽欢识趣的伏身,两人紧拥亲吻,嘴唇密接,齿触舌舔;原始的兽性取代一切,的本能充分的发挥。李尽欢开始狠狠的了起来,徐佳人的也随着而一开一合,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

    粗壮火热的巨蟒,每一均直达敏感的口,那种紧缩吸吮的感觉,使两人都感到极度的舒畅,花花公子和贤妻良母,外甥女婿和女友姑妈竟是配合的如此协调顺畅,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徐佳人美妇的身体被玷污了,但逐渐枯萎的之花,却再度灿烂的怒放。她私密的禁地,遭到李文东之外的男子入侵,但侵入者却触碰到,李文东所无法触及的深邃地带。她内心隐隐有着对不起李文东的感觉,但梦幻般的销魂滋味,却使她再也无法思考。

    一股趐趐痒痒的暖流,由深处缓缓升起;椎心蚀骨,回肠荡气的愉悦,也随即来临。她白嫩的臀部疯狂的研磨挺耸,那种沛然莫之能御的舒爽,使得徐佳人全身颤栗抖动,她死命的紧抱着李尽欢,指甲也深深陷入李尽欢的肩头。李尽欢只觉巨蟒陷入火热柔嫩的当中,不断的遭受磨擦挤压,蟒头部位更像有张小嘴在强力的吸吮;他只觉腰际酸麻,快感连连,片刻之间,已禁不住的狂喷而出。

    有生以来,近日连续品尝绝顶销魂滋味的徐佳人,在锥心蚀骨的快感下,脱离了催眠的禁制,完全清醒了过来。她只觉极端的愤怒、羞辱,自己清白的身体竟在丈夫李文东身旁遭此玷辱,要如何向李文东交待呢?而更可耻的是自己如今,竟然还和这个小坏蛋大色狼花花公子紧密的相接。她奋力的推拒冀图挣脱,但李尽欢此时却又抽动了起来。徐佳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身体的反应;完全清醒的她,在的冲击下,竟是毫无反抗的馀地。

    传来的快感,迅速的蔓延全身,原本推拒的双手,一触及李尽欢满是胸毛的胸膛,竟莫名其妙的软了下来。徐佳人内心不禁痛恨自己的无耻软弱,但一波波快乐的浪潮,却飞快淹没了她清醒的理智。

    二度整军的李尽欢,较前更显从容;他握着徐佳人又大又挺的两个,不停的搓揉,间或低头舔唆那花生米般,颤巍巍的粉红色。徐佳人只觉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舒服透顶,她大口的喘气,软软的任凭李尽欢在身上驰骋,羞愧反抗的思绪,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李尽欢将她身体翻转,由背后复行深深的,并亲吻她的耳根、面颊。愈来愈快,也愈来愈形猛烈。突地,一股火热的洪流奔腾而出,大量强劲的再度涓滴不漏的尽数射进她的。徐佳人只觉下腹深处,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快感向四处不断的扩散蔓延;她不由自主的,发出歇斯底里的狂乱嘶叫。

    徐佳人在无奈的快感中,突然大量刺热的洒在我的巨蟒上,沟壑幽谷内的礔肉一吸一紧地挤压着我的大巨蟒,那种沛然莫之能御的舒爽令感到我的开始沸腾,箭在弦上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巨蟒开始颤抖,徐佳人显然注意到了。

    她拼命地向前想要避开,但被李尽欢死死地抱着。

    “不能里面……唉哟……别……求你……”

    李尽欢这时哪里还管她,大巨蟒正爽到紧要关头,如何停得下来,只插得蟒头暴胀,眼看就要不守,徐佳人见他丝毫没有停下拔出的意思,又感觉到儿中的巨蟒更强更大了,索性夹动起,干脆配合他爽到底了。

    徐佳人回头和李尽欢亲吻着,因这体位不能深吻,她唯有伸出小香舌和我的舌头在空气中交缠。

    李尽欢终忍不住一阵快感传遍全身,把巨蟒再用力地几下,一抖一抖的射出了大量。

    滚热的打在徐佳人的沟壑幽谷里,为她带来了另一次的。

    “佳人,嗯嗯……”

    李文东这时突然咕哝着嘟囔道,原来是昏沉之中说起了呓语。

    再度陶醉在中的徐佳人,乍闻丈夫说话,心中陡然一惊;但正当飘飘欲仙之际,却也欲罢不能。她咬牙切齿,颤栗抖动,舒服的无以复加,但内心深处,却也焦急万分,深感惧怕。徐佳人心想∶“自己一向以端庄形象示人,如今却放浪形骸,赤裸宣;如果被丈夫醒转发现,那岂不是┅┅”“没事的,姑妈,姑父还是身有余毒,体质虚弱,在说梦话呢!”

    李尽欢安慰道,“呆会我会再给他输送真气驱除残毒的!”

    徐佳人却越想越怕,但敏感的身体,却偏偏沉醉在感官的刺激下,而无法自拔。李尽欢巨大叠头,紧顶,暴凸的甬道,也不断搔刮她娇嫩的。和同时喷出,那股阴阳交泰的快感,使她双腿高翘,丰臀挺耸;婉转娇啼之下,她竟然产生一种感觉∶“就算李文东醒过来,马上要我去死,也要尽情享受这销魂的一刻。”

    当他们渐渐从激情中平复过来时,李尽欢与徐佳人无言的躺着——享受着后的余韵。

    早上,一家人如常地围着圆桌吃早点,可能徐佳人得到李尽欢昨晚的滋润,双脸红粉菲菲的,十分美艳动人。

    徐佳人今天要外出,穿了白色男装恤衫,黑色西裤,脚踏黑色高跟凉鞋,原本艳丽性感的脸庞衬着这中性的装扮,更显得妩媚动人,柔柔的秀发向后扎起一条活泼的马尾,突显了线条优美的白白颈项和两棵可爱的小耳珠。

    徐佳人穿起行政女强人套装,好像在娱乐书本见过,啊!是林志玲呀,像她一样美艳动人。

    “尽欢,听你姑妈说你昨晚又给我做了一次发功排毒,今天感觉好多了!”

    李文东伸了伸胳膊蹬了蹬腿笑道,“这次多亏了你了!”

    “姐夫,帝都的早餐吃的习惯吗?”

    李菲菲也是粉面绯红,媚眼如丝地问道。

    “举手之劳,咱们一家人还客气什么呀?有菲菲陪着当然吃得香喽!”

    李尽欢一面吃着白粥,一面一语双关地问道,“姑妈,下一次吃大香肠好吗?”

    “啊……”

    徐佳人好像知道李尽欢另有所指的意思,脸红红的用一对如梦如幻的凄迷美目勾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

    “姑妈,下一次吃‘大’香肠好吗?”

    李尽欢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道。

    李文东笑道:“你应承尽欢吧,既然尽欢要求了,哈哈!”

    李尽欢笑道:“既然姑父说没问题,姑妈改天吃大香肠好不好?”

    “嗯!好吧。”

    徐佳人幽幽地应道。

    李菲菲高兴地嚷道:“好呀,我也最喜欢吃香肠,还要双蛋呢!”

    徐佳人看着女儿一时无语:“……”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