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490章 打熬不住

第490章 打熬不住

    房内的冲刺声达至了又一个,门外的美少妇也在同时只觉自己幽谷深处猛然一颤,一股浓腻的琼浆竟然就在这刹那间爆发而出。

    天啦!自己怎么会这样荡无耻?激情稍退的美少妇心中的呐喊终于冲破了的束缚,芳心发狠的佳人玉手用力在自己大腿上用力一扭,借着剧痛终于摆脱了房内魔音的控制。

    回复清明的李秀珍娇躯一动,不顾幽谷一片泥泞大为不适就欲转身逃走,李尽欢已经追了过来,李秀珍娇喘吁吁地跑进隔壁值班房间,想要关上房门,可是被李尽欢伸手挡住,她的力量怎么比得上他,何况心里未必就真的想关门,就在这一刹那之间,李尽欢受伤微微使劲,突然大开的房门却让她猝不及防的倒入了他宽广火热的怀中!

    “秀珍姐姐,好久不见了!”

    李尽欢笑道。

    李秀珍今天上身是一件简单的黑色斜露肩T恤,双眼如一汪秋水,丰满的挺立在薄薄的衣衫下,随着跑动上下剧烈的跳动,隐约凸显著胸罩的形状;是一条小喇叭口的紧身白色长裤,黑色的漆皮尖头中空后包高跟皮鞋,露出一大片绷得笔直的性感脚背,包裹在头色透明的水晶丝袜里。鞋跟很高大约有10cm,闪烁着金属的光芒。

    李秀珍的大腿很直很长,细长的黑色的漆皮尖头中空后包高跟皮鞋拉长了整个腿部的线条,修长浑圆的大腿间,隐约可见绷着得鼓鼓的阜部,臀部的裤型绷得紧紧地,不是太薄也不是太厚,李尽欢努力想看出的痕迹,却一无所得,看来也是一条细带的,身体的走动见,他突然发现腰部竟然露出是一条裤袜的袜腰。

    原来薄薄的白色长裤里面竟然是一条薄薄的裤袜,很少有女人这么穿着,但是每每看到这样的景致,李尽欢就有一种立马要的感觉。他的视线贪婪的留在女人要部若隐若现的裤袜袜腰上,时不时移到黑色的漆皮尖头中空后包高跟皮鞋的尖尖金属细跟上,每一步仿佛都猜在他的心头,又麻又痒。

    “你……”

    李秀珍娇羞无比地呢喃道。

    “一天不日,如隔三秋!秀珍姐姐,想死我了!”

    李尽欢刚说到这里,又用那杀死人的眼神望着李秀珍,两人对视很久没有说话,只有呼吸声并且越来越重。忽然,两人相拥忘我地热吻着,偷情的刺激快感再次笼罩着李秀珍。

    李秀珍被纠缠的舌头搞得心中一片混乱,身为与别的男人相拥接吻,此刻在她心中已经忘记了道德防线,心中存在着一念头:既然上次做那事的时候他们都那么快乐,这一次也行的,只不要给人发现就可以了。

    于是李秀珍就拉着他走向里面,一到内间,李尽欢就不满足于口舌之间的纠缠了;他将身体跨在李秀珍叉开的双腿间,压在她的身上亲着李秀珍的脸颊,裤内发硬的家伙顶着戴她的双腿之间的部位;同时双手不安份地伸入李秀珍的胸部,突破在上轻轻的揉捏着。

    李秀珍的心却在傍徨着道德与快感不知如何选择,那巨大的龙头顶得她一阵阵抖栗;虽然隔着几层裤,那感觉仍是那么的强烈,它好像要分开花房那两块花瓣进入里面。

    李秀珍的蜜液已经冲出了蜜道口,渗入裤子,染得那米色休闲裤显现出一小块湿痕。

    此时李尽欢已经卷起李秀珍的上衣拉下,含在上轻咬吮吸,另外一个被手指轻捏搓弄着。

    一阵阵强烈的触电般快感震撼着李秀珍,蜜液的热流一股股源源不断流出,烫得蜜道无比的舒畅。

    道德已经被淹没。可惜强烈的快感未能呼口而出,只能由她小小的鼻孔轻轻哼出。

    两人又缠绵了许久才分开……李尽欢伸手解开她衬衫的钮扣,制服衬衫分开垂落;米色的绣花胸罩紧紧地盖住,受到挤压的自然地聚向中间,形成一条深深的。

    李尽欢温柔地舔吻着李秀珍的胸颈,伸手挑开了背后的扣,“啪”微声中一松,双乳微微耸跳起。

    李尽欢侧过身来与李秀珍并着躺在沙发上,伸手解开裤钮,从肚皮上面深处,手指探到了泛滥成灾的湿,撩拨一阵了一只手指。

    “嗯……”

    微弱的呻吟声,李秀珍埋头到李尽欢的肩膀处咬了下去,呻吟声的被限制憋得她满脸涨红,全身绷紧绷直至脚尖。

    李尽欢跪到李秀珍身旁,拨开轻轻地碾咬着深红的小。

    “啊—”

    呻吟声从喉间发出,电流般冲击着李秀珍,分泌的花汁浸湿了渗透了下面的裤子浸在上。

    李尽欢边吮吸李秀珍的边伸手去拉下她的裤子,李秀珍配合地上挺一下,任凭他的手指按压在自己蜜缝上隔着湿漉漉的上下拉动着。

    已经的花核在李尽欢热舌轻撩下,李秀珍打个冷颤就很自然地举起双腿,两手抱着腿弯,将大腿尽量贴在胸脯上。

    由于臀部腿部肌肉紧绷,因此两片粉红鲜嫩的花瓣也向左右分了开来,那湿润的蜜缝隐约可见一丝丝蜜液渗出。

    见到这样的情景李尽欢的已热血澎涨,再次低头下去用舌头分开花瓣伸入深搅动着、着、挤压着。

    李秀珍紧闭双眼,双眉紧锁,双手紧紧抓实他的后背,口张得大大的却没有喊得出声,只在喉咙间发出“喔……喔……”

    的声音。

    李秀珍依然紧紧被李尽欢拥吻著,她感觉自己的脸逐渐变得发烫,身体一阵阵发热,有一种慢慢在心底开始燃烧,而压抑很长时间的那些需求突然被释放了出来,她不由自主地更迫切去索求李尽欢热烈的双唇。

    李尽欢却忽然改变了方向,亲吻起她柔嫩的脸庞、紧闭的眼睛、秀挺的鼻子、温润的双唇,以及脸上每一寸肌肤都被李尽欢用他厚实的嘴唇呵护著,最后又滑落到她的耳根,李尽欢轻轻地吻著,时不时用牙齿轻轻咬著耳垂,李秀珍浑身酸软,几乎要软倒在李尽欢的怀里。

    李尽欢的双唇继续滑落到她颈脖处,一边亲吻著,一边用零星的鬍子碴摩擦著她的脖项,李秀珍不禁低低地呻吟起来,身子有些颤抖。李尽欢却不依不饶地将一双大手伸进她的上衣里,停留在她丰满的上,不断地揉搓著,又用手指轻抚著她的,那在李尽欢的抚弄下变得坚挺起来,李秀珍“啊……”

    的一声,只觉得身下有许多流了出来,身体不自觉在扭动。感觉全身又酥又痒,又麻又酸,又如同触电一样,李秀珍双手又象发狂似的抓着李尽欢那短短的头发用力把他的头按自己的花房上,现在的蜜液已经不是渗的,泛滥的花房已张开,花汁缓缓流出,流经股间流到沙发上。

    “尽欢,怎么办?”

    李秀珍指着下部湿处说。

    “哦,这个嘛,很简单啊,脱下它就行了。”

    不等她有所反应,李尽欢的两手就已经开始接着动作起来,而且非常之迅速。

    嗯……喔……”

    一声声带着怕羞带着欢畅的呻吟声在房内回荡。李尽欢已经脱掉李秀珍的伸头到跨下,火烫的舌头伸插到蜜道窄口撩拨着的花核。

    李秀珍双眼紧合,涨红的脸上紧着皱眉,嘴张得大大的,双手撕扯着李尽欢的头发,不知道她是痛苦还是快感。

    李尽欢爱抚的嘴唇正开始进犯她胸前的神圣领地,李尽欢把她的含在嘴里,一口一口吸吮著,一只大手也不空閒地想盖住她的另一个,却只抓住了一小部分饱满的部分不停揉弄。

    李秀珍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膨胀,发硬,一阵阵的热流衝击著全身,她止不住地叫出声来,两腿不自觉地摇摆著。

    李尽欢的另一只大手此时慢慢从她的胸前滑过,轻抚过她柔软平坦的,一点一点伸进她的,到她下腹的根部时停了下来,只用了中指在缝隙外面轻轻打著圈儿。李秀珍的下面早已湿了一片,李尽欢手指的触摸使得她四周更加滑腻。

    慢慢地,那手指不安分地一点一点伸进了她的里面,突破了一层层夹紧的肉褶,带著她的热力,顶在了她深处的小颗粒上,轻轻地拨弄。一阵阵趐麻的感觉顿时传遍了李秀珍的全身,她呼吸越来越急促,四肢无助地盲目摆动,带动著铁链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而她高耸的和平坦的也因此不停地起伏著。可是李尽欢游走的手如同波涛下落锚的小舟,却始终在她的胸前逡巡,他的大手不断地搓弄她的,她的坚挺,她的弹性,使得他更用力地揉抓著。

    李秀珍微张著红润的唇,却被刺激地作不了声,只是一个劲的低哼著,她觉得自己的都快被他揉散了。更难忍受的是他伸在体内的手指在不停地,不停地拨弄,快感一刻不停地从李秀珍脑门直冲到她,顺著手指止不住地往外流,薄丝边湿漉漉的印跡也随之扩大。

    李尽欢将手指往下一勾,李秀珍的便扯了下来,那一丛茂密的绒毛微微捲曲著,在的滋润下显得格外黑亮,隐约还可以看见附在上面的一些细小水珠。毛丛中她的两片花瓣紧紧包裹著李尽欢的手指,随著李尽欢的略往外翻,不时被带出一股粘湿的液体,沿著股沟流满了四周,即便在昏暗的灯光底下依然是晶亮一片。

    此时李尽欢已经脱去了自己的衣服,的巨蟒早就高高地翘起,如同鸡蛋大小叠头凑到李秀珍外面,就著她湿滑的轻轻摩擦她的阴缝四周,李秀珍“啊……”

    地轻呼了一声,下意识地把贴近李尽欢的巨蟒。

    李尽欢看到李秀珍身上那两只白皙的以及一大撮长长的耻毛,修长的双腿,他底下的马上就充血站起了起来。

    李秀珍看见李尽欢这样的反应,笑嘻嘻的伸手抓住了那跃跃欲试的东西,直接起来。

    李尽欢也忍不住了,把李秀珍修长的美腿架在肩上,双手撑在沙发的扶手上,扭动着腰意图把对准她的蜜道。

    眼见李尽欢粗壮的东西左摆右插都还没有进入,看来不用手引导确实难这窄小的蜜道口;不过这样反而撩得李秀珍欲火焚身,娇喘呻吟,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李秀珍终于抛开面子伸手抓住那根东西在自己的蜜道口划了几下。

    这样划了十几下,她的呻吟声由怕羞到欢畅最后变成泣吟,这样不断地刺激李秀珍的花核,但蜜道内却得不到充胀,真叫她痒心啊!

    她在心中不止一次对远在日本的黄堂念着:老公,我又要对不起你了!

    “嗯,尽欢,进…进来吧!”

    终于忍耐不住,李秀珍开口求欲了,可是李尽欢并没有进入,仍然在门口处一进一出的在装聋作哑。

    李秀珍终于熬不住这快感而得不到满足的痛苦,抬起向上迎合着,可是李尽欢有心戏弄她,左闪右避始终不让她得偿。

    李秀珍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她举起双脚交叉在李尽欢腰后,用力夹住李尽欢的腰,然后在他的腰背处用力一勾。

    “噗嗦!”

    很顺利的李尽欢腰间一沉,整个枪头一下没入了李秀珍那极度期待的、狭窄的蜜道口。

    “啊……”

    一声很长的叹声从李秀珍的体内冲口而出,感觉到就算平时跟老公干也没有如此的快感、期待、充实。

    李尽欢这时又突然以很快的速度向前一挺,“噗嗤”一声那杆火烫的长枪以相当极速的速度没入了那又狭窄深长、布满肉珠、蜜液横流的蜜道内。

    “喔……”

    李秀珍这一声是响亮的、畅欢的、突然的。

    这突然一击,使得李秀珍架起的双脚用力地伸直向天,每个脚趾紧紧并拢蜷曲,弓起腰头也抬起了,看着自己娇嫩的花房被那大家伙胀得满满的。

    由于刚才李尽欢攻入得太猛,她蜜道内的花汁被挤压得喷李尽欢的体毛上,结成一个个小白珠。

    李尽欢已经开始“噗嗤、噗嗤”地进攻着,李秀珍的花房也随着进出的频率而一张一合;几乎每一击都到达花芯深处,每一收枪头暴凸的肉槽都把蜜道花壁上的汁液括得干干净净,括在花壁上敏感的肉珠把快感传遍全身。

    李秀珍内心隐隐有着对不起老公的感觉,但这销魂滋味很快淹灭了这念头,她此时畅快地、毫无禁忌地、大声地呻吟着,双眉紧皱、面泛春红,的汁液已流出一大滩。

    “啊!啊…喔!”

    突然间李秀珍的呻吟声急了、更大声,随着叫声她的身体也跟着屈起,双手抓在李尽欢的背上颈上。

    火热的巨龙在花房内部进进出出的,磨得花壁上不断地传播出电流般快感,李秀珍被快感的冲击下,身体开始抖栗不已,此时她的头已经屈到膝盖处,身体有规律的抽搐,大约每隔一两秒就抽搐一下,蜜道内也在收放蠕动着,花壁紧紧吸住李尽欢的长枪枪身以及枪头。

    “啊!……”

    这是李尽欢的声音,他更加疯狂地进攻,更高速卖弄着年轻的体力。

    “啊!……”

    一声持续很长的欢呼,李秀珍甬道深处一股股火热的花精喷在李尽欢的枪头之上,蜜道更紧而有力地夹抓、吮吸着他的。

    听到李秀珍的浪声荡叫,李尽欢不由得欲火更加爆涨;双手将她的两条粉腿扛在肩上,两手紧抓着李秀珍的,不停的重揉狂捏。

    接着吸了口气,又奋力的,狠狠的插在李秀珍的蜜道中。

    李秀珍双手抱着他的,用力的往下按,双腿举得很高不停的乱踢着,丰肥的用力往上迎凑,动作十分激烈。

    她头部猛地后仰,花房即刻被胀得满满的,期待已久的满足快感终于一再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她的粉脸已呈现出飘飘欲仙的挚,口里不停的娇哼着:“啊!嗯!嗯!……”

    李尽欢缓抽猛送着,光头颈暴凸起的菱槽将括干里面的汁液拖带到体外,白泊泊的浪水顺着她的股沟流下,淹湿了她菊花周围的疏毛,在座椅上也湿了一大滩。

    又了一阵,李尽欢扳起李秀珍的脖子,让她在能看自己花阜的角度,然后对她说道:“秀珍姐,你看!正在插在上面,看看啊!”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见到一根粗大的物件粘附着的花花的蜜液正在自己的蜜道进进出出,李秀珍不禁心脏猛撞犹如要跳出体外。

    “啊!啊!…”

    李秀珍由呻吟转变成大叫着,叫得力竭疲劳尽,每叫一下都带着长长的叹息声!李尽欢拔出,拍拍李秀珍的让她坐起来,转身翘着趴跪在沙发。

    李尽欢再次细看李秀珍的花阜:那两块肥厚的大花瓣,由于大腿的挤夹,显得更加肥厚更加凸起,蜜缝因充血变得更红;蜜道被花瓣紧紧合夹着,靠前面的的花核露出一点点;而蜜道口处叉开,整条蜜缝就像个“Y”字母,可以看到花房内的花芽正在一阵阵的抽搐,花汁在一股股的流出。

    李秀珍趴下后迟迟未见他巨龙的,回头一看,只见李尽欢正在观赏自己的花房——一个丈夫以外的男人在细赏那只属于丈夫的花房,一阵强烈的刺激感又崔出了一股股热流,顺着双腿分叉流下。

    李尽欢看着李秀珍那哀求的眼光,用手引导在蜜道口处磨了几下,腰腹一挺再次火热的花阜深处。

    “哦!…”

    再次呻吟的李秀珍顿感胀满,从后面更深的使每一都撞击着花芯深处,受每一撞击都火山爆发一般,快感向四处不断的扩散蔓延,眼冒金星,双眼发暗,鸡皮疙瘩一阵接一阵。

    “舒服吗?”

    李尽欢趴在李秀珍耳边轻轻地问,李秀珍没有回答只是放浪地呻吟着。

    李尽欢突然加大力度快速地,撞击得臀部“”响并催促着她:“快答我!舒不舒服?”

    “啊!”

    李秀珍叫声被撞得断断续续的“啊——舒……服……啊!”

    “那说下哪里舒服?”

    李尽欢再一次逼问着李秀珍。

    “啊——啊!”

    不过连问几次李秀珍都是在叫没有回答。

    李尽欢又是急速的大力,他见到李秀珍的忽然一阵阵的张合着,知道她将要了,马上停止了。

    在边缘的李秀珍,忽然快感中断着急地摇摆着去迎合,可是控制权在李尽欢这里。

    “哪里舒服?快说啊!”

    李尽欢戏弄着问李秀珍:“再不说我要拔出了!”

    “呜、呜、呜……”

    李秀珍竟然哭泣起来:“你…你欺负人家,人家为了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背叛了自己的丈夫。你…你还…呜、呜、呜!”

    这一哭,李尽欢急了:“好!好!好!我错,是我错了,我来了!”

    说完又飞快着,浪液被撞击得四处飞溅。

    李秀珍被从边缘推到了最高顶峰,蜜道急剧地紧缩,身体有节奏地抽搐;大量花精由花芯喷出,十只脚趾紧紧卷曲,全身绷紧不由自主的,发出揭斯底里的狂乱嘶叫。

    “秀珍姐,换你坐在上面做好么?”

    等李秀珍稍稍褪却后,李尽欢抽出坐在一旁。李秀珍面对面叉开双腿蹲在那翘立的大家伙上方,用手稍作引导“滋”一声又开始了动作。

    由于李秀珍是跨蹲着,双腿自然分得很开,李尽欢可以很方便地观赏李秀珍的,那两块肥厚的大花核,因双腿的叉开也被拉得开开的,蜜道随着插着的胀得更开,大花瓣被胀得凸起呈个“八”字形状。

    由于现在蜜道口向下,汁液流得更多更快有如倒泻。

    “秀珍姐,你看,你的水流了很多,很多!”

    “喔!别说了,我会忍不住的!”

    李秀珍闭着眼睛,紧皱着眉缩起鼻高仰着头狂叫着。

    在这一刺激下,李尽欢感到腰间一阵酸麻,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于是翻身将她又掀在沙发上自己重新掌握了主动权。

    李尽欢不停的发动着一轮又一轮的进攻,又过了几分钟李秀珍让他搞的已经不出声了只有低低的“嗯,嗯!”

    这时李尽欢也快不行了,于是他队李秀珍说:“哦,秀珍姐,我要!射里面行吗?让我你体内吧,我想尝尝做你丈夫的味道。”

    李秀珍早已说不出话,只能从鼻子里哼了一句:“射吧,小坏蛋,又不是没有射过,又不是没有做过人家的老公!”

    “我不行了!”

    李尽欢大叫一声,便开始用力抱紧李秀珍,深深抵住“噗、噗”枪口一阵急剧跳震——一股股滚烫的全部喷上,又慢慢地顺着枪身巨龙渗出…

    李尽欢一共九股,才缓缓停下来,他拔出还有点硬度的巨龙,岩浆精华一下子就从李秀珍的花阜里涌了出来。

    李尽欢躺在李秀珍身边,用手一按她的,剩下的岩浆精华也开始从里面缓缓的往外冒。

    已经射出一次的李尽欢,已经有些儿累,所以就趴在她的身上休息。

    这时候李秀珍主动搂住李尽欢,并且她的双腿夹紧李尽欢的腰,然后要他不要动。

    此刻李尽欢对她的吩咐是言听计从,所以李尽欢就乖乖地放松自己让她搂在怀里。

    这时候李尽欢感觉到她花阜里彷佛有什么东西含住自己的,一夹一夹的,他那本已软掉的又开始硬了起来。

    李尽欢看着她那更加性感的身躯,体内又点燃了熊熊的欲火。

    于是李尽欢主动地将她压在沙发上,双臂分开她的双腿,让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