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494章 警花肥臀

第494章 警花肥臀

    揉捏娇躯的双手一阵撕扯,“嗤嗤……啦啦……”的一阵轻响,李秀珍的下衣已经被剥了个精光,浑圆肥美的臀部和丰满鼓涨的幽谷完完全全的呈现在尽欢的眼前。两腿交界处,一条细长的,搭配着若隐若现的疏疏几根柔细的茸毛,真是浑身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叫人目眩神迷,真叫人恨不得立刻提枪上马,快意驰骋一番。

    此刻的李秀珍已被表姐曲兰和李尽欢的激情春宫戏刺激得双乳发涨,发硬,的花瓣早已湿透。应此当尽欢那粗大的顶在了李秀珍的花瓣口上的时候,她的一阵颤抖,雪白的臀部不由自主地摆动着,腰肢象蛇一样扭动,仿佛再企求尽欢尽快的。

    给李尽欢一双魔手在胸前肆意玩弄,李秀珍体内的火终於烧化了她,烧的李秀珍再难承受,她娇躯一振,将身上的衣裙全推了出去,赤裸裸地投入了李尽欢怀中,任他俯身重重地吻在自己唇上,滋味美的让李秀珍想叫都叫不出来。慢慢地,那双令她爱恋不已的魔手,已有一只逐渐转移了阵地,从李秀珍的腹上轻柔爱怜地滑了下去,分花拂柳般梳过李秀珍那乌润细滑的毛发,一步步地走向李秀珍那迷人的幽谷,每一步都让李秀珍的娇躯不由自主地震动一下,却是再难阻止。

    “好秀珍姐姐,你看…你都已经这么湿了…”

    手指轻巧温柔地滑进了李秀珍的幽谷,只觉指间腻滑湿润,李尽欢故意似地将嘴儿退开,把那沾着湿气的手指举在李秀珍眼前,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环到了李秀珍的纤腰上头,只用胸口磨弄着李秀珍贲张的美峰,“我真没想到…你会湿的这么快…”

    李秀珍玉白色的肌肤泛滥着淡淡的光彩,而她那焦急饑渴的面庞上充满了的双眸正喷射着炙烈的欲火,而她那最迷惑诱人的最性感炽烈的,正流着潺潺绵绵不绝的琼浆玉液。此时的她散发出了一种靡的风情,令尽欢感觉非常的想要将她狠狠的蹂躏一番。

    曲兰正慌乱于坐在身下的巨蟒,却听见李秀珍发出一声荡气回肠的呻吟。原来李尽欢的大巨蟒已了她那流满蜜汁的。李秀珍举起白皙修长的大腿,紧紧的盘在尽欢的背后,迎接着尽欢一下比一下狠的。那紧窄的紧紧的夹着那根大巨蟒,大量的随着尽欢的流出体外。

    随着紧密的,李秀珍的一对腿开始乱动了起来,同时也挺起自己那肥美的白嫩嫩的大,迎合着体内那又粗又长又硬叠头的抽动。而李秀珍“嗯嗯唔唔”的欢吟声不断的刺激着尽欢兴奋的将她那美丽修长的白嫩的一双大腿扛在自己的双肩上,令得每一次的撞击都能进入她的体内的最深处,一股股蜜汁沿着两人的处急速的涌了出来。

    李秀珍的津浪水涌了又涌,“…………”

    春情荡漾在眉目间,诱人的媚态动人心扉,欲火如炽回应让尽欢忍不住抱紧了这俏丽的娇躯,耸动臀部,一下一下的快了起来,一下一下的猛了起来,不停地着着。

    “……好……爽……啊……用……用力……”

    李秀珍无耻的扭动着丰满的大,发出一阵声浪语。尽欢那火红的巨蟒在一阵后显得更加粗大。李秀珍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了,她的左右摇摆,像是要摆脱巨蟒猛烈的。但她的扭得越厉害,换来的只是更加猛烈的攻击。

    “……啊……不要停下呀……啊啊啊……呜……喔……啊……”

    李秀珍的声不断冲击着曲兰的耳鼓,的血液也开始在她的体内沸腾。

    曲兰看着在尽欢跨下的表妹李秀珍,心头一阵迷茫,而的巨蟒却又是那麽真实的抵在自己的幽谷上。李尽欢明显的感到曲兰的已经湿了,那娇嫩的在自己巨蟒的磨擦下明显的涨大起来。

    尽欢再也忍不住欲火,从李秀珍甬道之中抽出身来,他嘶吼了一声,将曲兰推倒再地上,掀起曲兰的警察制服套裙,挺起巨蟒便向曲兰的幽谷插去。

    曲兰无力的趴在地上,她的脸离李秀珍的不到五厘米。曲兰将李秀珍那含着大巨蟒的和粉红的看得一清二楚。李尽欢粗大的巨蟒进出李秀珍的所溅起的直打到她脸上。李尽欢将曲兰浑圆的粉臀擡起,摆布成半趴跪的姿势,一手按住曲兰高耸的丰臀,另一只手握住暴涨的巨蟒,缓缓的在曲兰幽谷处及股沟间轻轻磨擦。曲兰感觉自己被尽欢摆布成宛如般的姿态,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她竭力的摆动着诱人的丰臀,想要挣扎,可是周身酥软无力,硬是无法摆脱尽欢制在臀部的魔掌。

    虽看不到李秀珍的神情,但光听她的莺声燕呢之柔软甜蜜,声音中还不时跳出几句将欲的诱人浪语,曲兰也知表妹已近,偏偏自己却只能旁听着李秀珍被李尽欢干的死去活来、乐不可支,虽说她光今晚已连受了两次灌溉,腹中委实充实已极,被身下的李秀珍回光返照地颠簸扭摇顶动之下,原本想将彻底吸汲的幽谷,早被震的汁水外溢,股间早被那混浊的精水污了好大一块,但曲兰先前被李尽欢弄出的犹未平复,现在表妹和他又在自己身边弄出这么个诱人的活春宫来,还让她头一回以旁观者的身份去感觉那男女时的体热和震动,教她怎受得了?

    幸好李尽欢虽一边干着李秀珍,感觉着她幽谷当中那绝妙的夹吸魅力,一边看着曲兰那既无力又渴想欢悦的媚态,耳中又听着曲兰和李秀珍姐妹一个爽不可言,被干的神智朦胧,言语间叫出了无比情浪态,活色生香,另一个则是娇唤不止,不住地向他渴求,那娇躯更随着身下李秀珍的鼓动,在他眼前扭摆着无比的热力,那强烈的感官刺激,令李尽欢着实舒爽受用,但他也没忘了曲兰,一双手微一前探,将曲兰那充满诱人风情的跃动双峰拿在手中,尽情地揉弄起来。虽说一开始因着太过於投入李秀珍的热情,手劲未免太大力了点,但这般强力的揉弄,对正为欲焰所苦的曲兰而言,却是正合所需,只搓的她娇吟不休,扭动着连身下的李秀珍都影响的更为放怀。

    “啊……”

    曲兰也发出一声既快乐又羞耻的呻吟。一根粗壮的黑色巨蟒仿佛一杆灼热的钢枪,坚定而有力的撑开曲兰那贞洁的花瓣,一分一分的将曲兰的幽谷的每一个角落填满。“啊……不……啊……”

    巨大的缓缓湿润的花瓣,一股强烈的充实感,顶得曲兰不禁啊啊直叫,语调中夹杂着屈辱和满足感。被收紧了的幽谷紧夹着火热的巨大巨蟒,二者的摩擦尽然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了。

    一双有力的大手无所不用其极的搓揉着胸前丰硕的大乳,白皙浑圆的后面插着一根大的惊人的黑色巨蟒。在这双重攻击下,曲兰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欲火,象躺在地板上呻吟的李秀珍一样,无耻的扭动大,迎合起李尽欢轮流有力的起来。

    “求求你,轻一点,好……痛。……轻一点,不要……啊……不……要……啦……呜……呜……”

    曲兰虽然心中百般不愿,但身体却屈从于巨大的快感。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了,她那雪白的左右摇摆,像是要摆脱巨蟒猛烈的。但她的扭得越厉害,换来的只是更加猛烈的攻击。尽欢抓住了曲兰的,恣意的搓揉着,雪白的大就如同玩具般在他的手下变形。

    “啊,啊,啊”尽欢高声吼叫着,黑色的巨大巨蟒狠狠地冲击警花女侠少妇曲兰的,每次的冲撞都会让硕大叠头顶到。透明的液随着“噗哧,噗哧……”

    的被从曲兰那娇美的幽谷内挤出来,溅得两人的下腹上到处都是。

    “哟……噢…………啊……”

    曲兰白嫩的大高高的翘起来,和李秀珍并排跪在一起,任由尽欢的巨蟒一次又一次猛烈的冲击,胸前两团不住摇摆的也被尽欢的大手揉捏的发涨通红。

    巨大的快感淹没了一切,曲兰现在如同一只发情的母兽,她忘了自己是尊贵的女黑侠,忘了是被李尽欢在表妹李秀珍身旁尽情玩弄,疯狂地摇摆着高高翘起的大。尽欢那粗大的在她的后面快速地着,花瓣中被带出的顺着雪白的大腿流了下来……

    虽已搞定了曲兰,但眼前的李秀珍却似已被两人的浪态诱发了,虽说是今天下午第三回待男子,呓语浪态却是层出不穷,全无半分疲态。本来以李尽欢的性子,现在该是转移阵地,将情浓欲炽的李秀珍给大干特干,令她尽情沉沦欲海,被他征服的服服贴贴,但今天下午他连战王素卿李秀珍曲兰三女,先前又把曲兰的吸了好大一块,若是一点精元都不给她,曲兰便是媚功深湛,今儿又正是她阴极阳生、调节体内气息的关头,这样下去也怕会有伤身之危,他可真想先在曲兰再说。

    “好…唔…好尽欢弟弟…”

    虽说之乐犹佔据周身,但曲兰与他正交接的紧密火热,又岂感觉不到李尽欢的冲动?她娇声轻吟,语声媚若游丝,“兰姐已…已舒服的要死了…再受不得你的爱宠…你就…唔…别再弄兰姐了,先搞秀珍吧…兰姐底子够厚…今儿好生泄一次没关系的…倒是…倒是你若不把妹子再射一回,让兰花姐看不到她那儿乱淌的美态,兰姐可饶不过你哟…”

    话声才刚落,曲兰陡地又叫了起来,她现在才知道,李秀珍方才为何在她身上不安份地扭来摇去,口中语纷呈,让她纵看不到也猜得出李秀珍的妖冶意态,原来以身为床,让别人在自己身上寻欢作乐,竟是这么个混杂到难以言语形容的滋味!李秀珍原本被李尽欢的磨弄和曲兰的态弄的欲火焚身,又被李尽欢灵巧的双手在酥胸上头尽情揉弄,玩的香汗如雨,难禁玩弄的她早不堪等待,李尽欢才转移阵地,将那犹带着曲兰汁液的巨蟒老实不客气地直闯李秀珍幽谷中时,登时令李秀珍娇躯颤抖,忍不住高声欢叫,藕臂更是不自禁地紧搂住他,活像是想融进他体内似的。

    见李秀珍如此媚态,李尽欢心知这秀珍姐姐被他方才特意造作的搞法弄的太狠,欲火之旺前所未有,绝不期待巧緻的攻势,他虽知方才那样做法会让两女同受刺激,乃熬战数女时的秘技,却没想到李秀珍连爽两回,还有如此热力,不禁心中一震,放弃了种种小手段,而是以巨蟒尽情狂抽猛送,一边猛攻着她股间玉门关,一边双手抓住她那充满弹性的美丽双峰,将那亭亭玉立的红蕾收在指间,以最火辣的方法加以刺激,使受不住他玩弄的李秀珍语尽出、浪态纷呈,再无法自拔。

    李秀珍也被尽欢的巨蟒干的,尽欢大力摇摆着,粗大的巨蟒戳进戳出,火热的大巨蟒被李秀珍肥美的紧夹着急速地摩擦。李秀珍娇躯的每块肌肤都燃烧了起来,娇艳的粉面涨的通红,媚眼如丝,樱桃小嘴吐气如兰,娇媚的呻吟声消魂而诱人:“啊,啊,哟,喔喔……啊……轻一点呀,喔喔……好……舒服,我……受不了了……呜呜……”

    曲兰两姐妹的声此起彼伏,婉转悠远。一声声消魂蚀骨的声冲击着李尽欢的耳鼓,如重锤般一下下敲击着他的心房。“啊啊,啊哟……喔哟……呜呜,……轻……轻点嘛……啊啊啊……”

    只见曲兰全身一阵抽搐抖动,浑圆丰满的雪白大死命的向后顶,口中一声长长的尖叫∶“……不行了……我泄了……”

    纤细的柳腰往后一顶,差点把尽欢给翻了下来,尽欢只觉巨蟒被曲兰那甬道周围的强力的收缩绞紧,真有说不出的舒服,蟒头一阵阵酥酸麻痒。他再也忍不住那股酥麻快感,急忙抱住曲兰的粉臀,在一阵急速的下,将一道热滚滚的直射入曲兰的深处,射得曲兰啊啊,全身急抖,甬道蜜汁急涌而出,热烫烫的浇在尽欢的大蟒头上,烫得他巨蟒一阵抖动,泄了出来。

    曲兰李秀珍姐妹俩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接着翻着白眼昏了过去。

    送走黄堂李秀珍夫妇,王素卿走回病房,看着靠着维生系统活命的王书军,心中一股不舍的落下眼泪,趴在王书军的胸膛委屈地哭了起来。虽然平日大家心目中的王素卿是冷静,深思熟虑智勇兼备的美丽女人,遇到困难都能独立解决,甚至比王书军还要厉害。

    但无论如何王素卿内心也如一般的女性没什么不一样,也是需要有人关心呵护并且保护自己何况王素卿也非未经人事,蜜月时期也和王书军日日,不分昼夜尽情狂欢,从中得到无比的乐趣如同一般人一样,所以她也有着七情六欲,偶尔需的滋润与的欢愉。

    “书军,你要是好好的,我怎么会失身给那个小坏蛋呢?都怪你!”

    王素卿抚摸王书军厚实的胸膛并用舌头舔吸刚才滴落的委屈眼泪,回想两人从前的欢愉种种,不于得动情发春起来。

    王素卿双眼迷蒙,芊芊玉手在王书军赤裸裸的胸膛贪婪地抚摸,并用舌头嘴唇在他的胸膛上下滑动,游移吸吮。渐渐的由胸膛移到,再由往下挪移,接着便是王书军的宝贝处了。

    平日王素卿帮王书军擦拭身体时,难免会触及部位的宝贝,但总是碍于世俗礼节不敢有太多欲念便草草带过。此时病房中只剩王素卿清醒一人且又刚经过一场搏斗,此时由烦躁的状态之下松弛下来并被引发克制以久的之下,王素卿此刻只想好好放纵试验一番。

    王素卿将王书军的睡裤拉下直至膝盖,低头亲吻紫红色叠头后,伸手握住他的宝贝开始搓揉,上下。就当宝贝稍为变硬的时候,王素卿先用舌头抵住宝贝,移至蛇头顶端之后便张开小嘴一口含入并开始像小孩吸奶一样,吸的滋味十足噗噗做响。久旱逢甘霖,王素卿自己也感到讶异,原来自己是如此渴望男人的宝贝,小嘴一吸吮宝贝之后便舍不得离开,双手内的宝贝仿佛像是它会飞走一样,紧握不放。

    可是,令她无比失望的是,任凭她如何努力,丈夫王书军的宝贝还是萎靡不振,萎萎缩缩,软软塌塌,一点都没有膨胀的迹象。

    王素卿正在伤心失望之际,突然,听到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她手忙脚乱地整理好,房门已经推开了,李尽欢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李尽欢,你想干什么!”

    等李尽欢关上门后,王素卿冷冷地瞪着他。

    “王姐姐……”

    看着王素卿端出“王书军夫人”的架势,李尽欢多少有点心虚。但转瞬想,她如此大声责问,不怕说出的话被其他人听到?

    “王姐姐,您小声点,别被其他人听到。“李尽欢假装害怕,怯懦地说道。

    “知道害怕了?是怎么回事情?”

    听到李尽欢的提醒,王素卿的声音反而更高。

    李尽欢的心里顿时有底了,没有女人愿意宣扬这种事情。现在这个时间段,病房内外除了曲兰李秀珍之外,一向没有其他人,看来王素卿还没有采取其他措施,好极了!

    “王姐姐,我爱你!”

    李尽欢直视着王素卿,异常坚定地说。

    “什么?”

    王素卿楞住了。

    这三个字她听王书军说过无数遍,可惜那都是很遥远的时候了。而后来,王书军更多的是通过“信息”等来表达,即使自己偶尔逼他说,也无论怎么听都是那么干巴巴的。现在丈夫王书军连说都说不出来,信息也早就无法表达了,此时此刻从李尽欢嘴里吐出来的饱含真情实意的表白,还是让她心神恍惚了下。

    “我知道刚才是不对的,但我控制不住,每时每刻都会想你!”

    李尽欢随手销上房门锁,伸出双手轻按到王素卿的双肩上。

    “你疯了!怎么可以说这种胡话!”

    刚刚产生的一点怜惜之情和暧昧情绪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王素卿甩掉李尽欢的双手,寒声斥责道。

    看到王素卿连骂人都这么生疏,李尽欢突然拦腰抱起了她!

    身体骤然失去平衡,王素卿“咦”地惊呼一声,随即扭动身体挣扎起来,但是体力相差太远了。

    李尽欢抱紧王素卿的身体,让她不能丝毫动弹,快步走向贵宾病房里宽大、弹性十足的沙发。以前他们跟曲兰李秀珍在这里聊天,现在要在沙发上奸她!既让王素卿感受同一场合异样的秽气氛,更要让她体验不同场合的!

    王素卿的四肢不能动弹,情急之下一口咬住了李尽欢的胸口,但是马上又松开了。隔着T 恤,这一口居然咬出血来了!刺激鼻腔的血腥味,似乎又使王素卿想到昨晚李尽欢为自己流的血遭受的危险,心中再次恍惚!

    “李尽欢……你住手……”

    王素卿再也没有刚才的架势了。

    李尽欢一言不发,边快走边把王素卿的嘴压向刚才被咬伤的地方。头被压住,王素卿无法再出一言,更不知是继续咬还是怎样?

    就在王素卿迟疑间,李尽欢已经把她放倒在沙发上。这次,他准备从正面侵扰王素卿的幽谷,欣赏她无比艳丽的荡神情!

    “李尽欢,你醒醒吧,会下地狱的!”

    获得短暂自由的王素卿还在继续努力。

    李尽欢楞了下,还紧盯着王素卿的。现在她穿的不再是先前的居家服饰,而是标准的职业套装。但是,箭已在弦,怎能不发?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李尽欢迅猛地分开王素卿的双腿,隔着薄薄的、直接一口含住了王素卿的幽谷并迅速搅动舌头!

    李尽欢知道现在还没有可能与王素卿多费事,她也不是曲兰李秀珍,经验告诉他,给女人可以最快速地让女人兴奋!

    幽谷再次受到袭击,昨晚和刚才的快感马上回来了!但是王素卿马上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双手同时抓住李尽欢的头发,用她从来没有过的狠劲,想把李尽欢的头揪离自己的幽谷。

    李尽欢被揪得眼泪差点出来,没想到王素卿也有这么狠的时候!借着头发被揪产生的兴奋感,他舌头含着一起在王素卿的花瓣、上更猛烈地摩擦、吸吮起来!

    那是和刚才完全不同的刺激!舌头是柔软的,却是有一定韧劲的,这种混合摩擦、吸吮的感觉从来没有经历过,王素卿不由得“啊……”的叫出来。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