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518章 不要碰下面啊

第518章 不要碰下面啊

    李尽欢粗大的巨蟒每一下,陆曼都不由自主地哆嗦一下,就如同潮水氾滥一般,不停地顺着陆曼曲线完美的雪白臀流到床上。

    陆曼忘我地呻吟娇喘着,李尽欢眼见陆曼真正动情了,更加卖力地,开始斜插、侧插,上下变换着各种角度,一次又一次地将美艳动人的陆曼带上的高峰,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

    身为良家妇女的陆曼从未承受过这般刺激与折腾,她的娇躯好像触电一般不停地颤抖,圆润雪白的臀肉开始伴随着李尽欢的而向上挺起迎合,强烈的刺激让陆曼大张着嘴,几乎是在尖声的叫:"啊……好李尽欢……好老公……啊……我……婶婶快被你……了……啊……"

    李尽欢觉得自己实在太幸福了,更骄傲的是陆曼属于典型的良家妇女,不像一般的浪女随意即可上床,陆曼丰腴圆润的娇躯在自己的巨蟒奸下之下婉转娇啼,更有种变态的成就感,忍不住大声说道:"婶婶,这样就对了,只有我才能满足你,你是天生的性感尤物,跟你丈夫在一起实在太浪费你与生俱来的荡天份了。"陆曼没想到李尽欢的兽性巨蟒会如此的坚硬如此的粗壮,那种又长又粗又硬的感觉让她仿佛产生了大男孩的兽性巨蟒已经完全将自己的贯穿了,尤其是那巨蟒龙首已经碰触到自己深处的之内,这是她从未经历过也从未达到过的一种境界,李尽欢的强壮身体让她的芳心不由自主的爱恋上了。

    大男孩一手抱着陆曼修长的玉腿,一边将她的纤细柳腰搂进怀里,开始缓慢而有力的,同时欣赏着成熟陆曼娇媚艳的模样,内心那股占有感和征服感顿时充斥着全身。

    陆曼只觉得自己被李尽欢得快要飞上天去了,无比羞涩的粉脸之上满是美的表情,可她保守的心却让她觉得无比的羞耻,一双玉手几乎是用嘴咬着,强忍着自己发出那媚的呻吟声。

    陆曼已经被大男孩得没有了意识,此刻的她完全陷入大男孩带给她的极乐世界之中去了,娇媚的呻吟声和主动挺胸抬臀的迎合着大男孩的动作,都让她彻底忘却了自己与大男孩的身份,这一刻她只把自己幻想成为大男孩的妻子,而把大男孩幻想成为自己的初恋情人,她和大男孩就是一对恩爱的情侣,从彼此的身体上寻找着丈夫程子俊从来无法给与的那爱的快乐与刺激。

    大男孩的呼吸声开始越来越沉了,他只觉得自己那插在陆曼之中的巨蟒越来越膨胀,感觉上陆曼那紧窄无比的好象在往自己巨蟒龙身之上充气似的,那湿湿的蜜汁与娇嫩的幽径在巨蟒的快速摩擦之下发出那糜的声音,令大男孩更加刺激,令美妇更加羞涩,随着那巨蟒膨胀的感觉越来越盛,大男孩不由的俯去,吻住陆曼的樱桃小嘴,狂吸着她檀口之内的销魂小香舌,一只色手抓住她胸前丰满坚挺而又雪白的大力的揉捏着,更加快速更加大力的着,仿佛真的想要用自己的巨蟒将陆曼的完全贯穿似的,每一下深深的都是直至最尽头。

    陆曼的浪吟声已经越来越大声了,李尽欢坚硬粗壮的巨蟒将她的身心完全抛上了九霄云外,不知泄了多少次身的她一直在的最高峰徘徊着,快感如潮已经让她有些麻木了,而大男孩每一下深深的都让她感觉到自己的被顶触得有些疼痛,那种痛苦并快乐着的感觉让她快要疯狂了。

    大男孩抬起身来将陆曼的细腰搂紧,更加快速大力的着她身下娇嫩的,随着陆曼越来越大声的浪吟声,大男孩兽性巨蟒想要狂暴的欲念便越来越强烈,这让他不由的强吸了一口气,一手伸到陆曼高高挺起的胸前,握住那丰满雪白的用力的揉捏着把玩着,一边用欲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陆曼那美艳绝伦而满是媚浪情的脸蛋,对如此肆意的占有弄娇艳的熟美,大男孩全身那种占有感和征服感便越来越强烈。

    陆曼那被大男孩疯狂的和被大男孩肆意玩弄的不断传来阵阵快感好象侵入了她的血液里一般,从没有被大男孩弄到如此兴奋的境界,今天终于品尝到了男女欲交欢的最高境界,也让她知道了女人真正的快乐原来是这样的,一颗芳心便不由自主的更加增添了一分对大男孩的爱恋。而大男孩也仿佛觉得自己浑身都被那种肆意弄陆曼的强烈兴奋感和无语伦比的快感侵入,坚硬的巨蟒更加兽性的着陆曼那成熟娇嫩的,只觉得那种肉与肉紧密相连的摩擦快感令他的心快要崩出自己的心房。

    陆曼浪媚的娇吟声已经不受控制的从她的樱桃小嘴和秀挺的琼鼻之内发出来:“啊,嗯,啊,嗯,春,春,啊,你要了我的命了,啊!”

    大男孩听着陆曼如此浪的呻吟,又再一次感觉到自己那深深陆曼娇嫩深处的巨蟒又被那暖暖的蜜汁浇灌着,那种舒爽的感觉令他美得快上了天,搂着陆曼纤细的柳腰,将她的娇躯抱了起来,一口含住她胸前丰满雪白的狂野的吸吮着,品尝着,感受着陆曼柔美身躯被自己肆意弄带来的无限征服快感。

    陆曼的浪吟声更大了,一头乌黑的秀发也凌乱的抛散开来,随着大男孩狂野兽性的快速在半空中飞舞起来,一双雪白无力的纤纤玉手想要紧紧搂住大男孩的脖子也已经不可能了,只能瘫软的往两边分开,任由大男孩对她娇美身躯肆意邪乃至有些无情残忍的征伐和摧残,那种身心全部漂浮在空中的美感让她已经完全失去自我了。大男孩疯狂的和陆曼浪的呻吟声配合的十分默契,每当大男孩重重的将那坚硬粗壮的巨蟒陆曼娇嫩的深处之时,陆曼便会大声的浪吟一句,而大男孩也觉得自己那不断膨胀的巨蟒越来越不受控制的对陆曼那娇嫩的乱插乱顶着,那种想要狂暴的欲念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不受控制,在那般的一轮兽性之后,大男孩终于将那巨蟒龙首死死的插在陆曼娇嫩的深处,将那火热滚烫的熔浆密集的灌射而入,那种淋漓尽致的将兽欲发泄在陆曼身体之内所带来的极度刺激与兴奋令大男孩有些忘我的呻吟起来。

    而陆曼随着大男孩那坚硬粗壮又兽性大发的巨蟒在自己身体最深处最娇嫩的内狂暴激射之时,她的娇躯也跟着颤抖抽搐起来,一种被滚烫熔浆灼伤的刺激快感涌上她的心头,让她在欲巅峰又将整个身心腾空而起,美妙舒爽,极度兴奋,无限快乐的感觉将她的身心慢慢包围起来。大男孩享受完在陆曼身体深处淋漓尽致的发泄之后,温柔的趴在陆曼的娇躯之上,一边喘着气,一边用手玩弄着她胸前丰满坚挺的雪白,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成熟妇人特有的体香和那种男女欲交欢之后所形成的糜气味,令大男孩内心那股虐的快感不由自主的升到最高点,终于,李尽欢双手扶住陆曼曲线完美的臀肉,将粗大的巨蟒插到她的甬道最深处开始,伴随着陆曼几声按捺不住的甜美呻吟,两人都趴在床上用力喘息着。李尽欢的手顺势伸到了陆曼娇躯下方,温柔地抚摸着她尖挺丰腴的椒乳,陆曼无力挣扎,柔软动人的酥胸不停地起伏着,两人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李尽欢贪婪地亲吻、拥抱着陆曼香汗淋漓、成熟曼妙的胴体。

    “以后,你是我的女人了。”

    李尽欢拔出沾满蜜汁的巨蟒时,陆曼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在快乐的馀韵中,偶尔会使身体颤抖,同时从大腿根的深处,流出证明受到凌辱的白浊液体,在地毯上形成地图般的痕迹。

    这时,外面响起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紧接着就是李清舞紧张的声音叫道:“李尽欢,大事不好了……”

    李尽欢急忙整理好衣服,开门走了出去问道:“姨妈,又出什么事情了?”

    他还没有忘记把门随手带上,因为被惊醒的陆曼还在里面慌里慌张地穿衣服呢!

    “好多黑衣人闯进学校来了!”

    李清舞脸色煞白,惊惶失措地指了指楼下说道,“李尽欢,怎么办啊?他们指名道姓找我这个校长,怎么办啊?”

    “姨妈,别怕,这里有我呢!”

    李尽欢说道,“你不能在校长办公室躲着了,去那边档案室什么的躲一躲吧!”

    “好吧!李尽欢,这里就交给你应付了,你也要小心一点啊!”

    李清舞胆战心惊地说着,转身就往走廊东头的档案室走去。

    突然从楼梯口冲上来几个凶神恶煞似的黑衣人,李清舞没注意,被带头那人撞得直往后退,眼看就要倒在地上,李尽欢眼疾手快一把从后面就搂住了她的纤纤细腰,顿时成熟美妇身上那股奇异的幽香便直窜鼻端,迅速融入血液当中去,李尽欢只觉得全身一热,那搂着柳腰的大手不由的紧了紧。

    李清舞也被这突然发生的事吓呆了,任由外甥这样紧紧搂抱着自己,而那年轻男人极强烈的阳刚之气夹杂着男女刚刚欢好残留的靡霏霏的味道也不断的窜入她的琼鼻之内,熏得她的芳心狂跳不已。

    而李尽欢则开始怒视着带着冲进来的黑衣人,怒声道:“你们找死呀?”

    那带头的刀疤脸黑衣人一听李尽欢的恶话,立刻火冒三丈,叫嚣道:“不知死活的臭小子,今天让你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说完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砍刀,挥舞着便砍向李尽欢。

    李清舞一看到刀疤脸挥舞着手中的刀砍来,不由吓得娇躯一软,又不敢看,转而将螓首埋进李尽欢的怀里。李尽欢一看不退反进,虽然他的怀里搂着一个成熟美妇,可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出手,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出手的,刀疤脸手中的砍刀便被李尽欢夺了下来,而且非常快的白光一闪,砍刀就架在了刀疤脸的颈脖子之上。

    这瞬间的变化,让那几个跟着刀疤脸冲进来的人都吓呆了,而李清舞也感觉到了这一变化,她大着胆子回头一看,只见英俊潇洒的李尽欢手中已经握着一把明晃晃的砍刀,而那砍刀正架在那刀疤脸的颈脖之处,再看那个刀疤脸已经开始两脚打软了,恐惧的神情让人一目了然。

    这下李清舞才算见识到了李尽欢的真功夫,不由抬头看了看他带着愤怒的神情,难道他是为了自己而生气吗?想到这里,李清舞的粉脸不由一热,一抹红霞涌上来,呼吸也些急促了,她那诱惑之极的成熟体香夹着从她樱唇之际呼出的醉人的芳香,已经让李尽欢的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而这一变化的直接感受人便是李清舞。

    李清舞羞红了双脸,外甥李尽欢那坚硬的帐蓬直顶着自己的,那股热流好象穿透了两人身上穿的衣服,直接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内,涌入那快速流动的血液当中。李清舞有些害羞的从李尽欢的怀里出来,转而躲到他的身后,一是为了不想见到什么流血的情景,二是怕他看到自己害羞的表情。

    李尽欢虽然觉得自己体内的迷香残毒点燃的欲火快要发作了,但他强忍着体内的欲火,冷冷的对刀疤脸说道:“谁派你们来的?”

    刀疤脸有些胆怯加上结巴似的小声说道:“这,这,我,我不,不敢,说!”

    李尽欢冷笑一声:“你不说,那就对不起了。”

    说完假装要用力切向他的脖子。

    刀疤脸一看连忙大叫道:“不要,不要,我说,我说!”

    李尽欢又是一声冷笑:“快说!”

    刀疤脸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连大哥,叫我们来的!”

    李尽欢一听,问道:“连大哥?连九城吗?”

    秀珍姐姐提供的学校学生家长名单里有这么一号人物,帝都里的一个大混混,不过在李秀珍面前胆小如鼠,把柄很多不敢不怕。

    刀疤脸看着李尽欢冷漠的眼神,真怕他一狠心那刀子就切入自己的脖子里,连忙快速的大声地说道:“我们家小姐在学校遇袭受伤了,连大哥是叫我们来教训李校长的!”

    说完之后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感觉好象终于爬过一道大山一样。

    李尽欢一听真是连九城指使,眉头一皱,李清舞一听连九城的名字,拉李尽欢的袖子,轻声说道:“李尽欢,算了吧,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李尽欢点点头:“我听姨妈的话。”

    说完便突然将手中的砍刀一挥,那刀身便贴着刀疤脸的鼻子直飞出去,砍刀竟然直直的插进了不远处档案室的房门之上,入木三分。

    刀疤脸和他的几个手下一看李尽欢露了这么一手,吓得都不敢大声喘气了,李尽欢冷冷的说道:“滚吧,如果你们下次还敢到青藤中学来闹事,什么下场你们自己掂量掂量吧!回去给你们老大捎个话,就说今天的事情我李尽欢兜下了,李校长我也保下了,今日一定前去登门拜访!”

    “啊?你是李尽欢?”

    刀疤脸一听连忙后退三大步,说道,“不敢,不敢。”

    说完便逃也似的冲下了楼梯,他那几个手下还没动手一看自己的老大都逃了,他们还卖什么命呀,更是都知道李尽欢的威名,也跟着逃也似的冲了下去。

    李清舞一看他们都走了,悬着心才算放下来,而李尽欢也转头看着美艳动人的成熟美妇,见到她脸上还有未散尽的红晕,便想到刚才拥美在怀时的情景,那股在陆曼身上还没有充分发泄的残毒欲火便再度发作起来。

    李清舞一看李尽欢双眼冒着红红的欲火,浑身一颤,立刻转身避开他火热般的眼神,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李尽欢,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中毒了?先进档案室坐下歇一会吧!”

    说着赶忙打开档案室的房门,请李尽欢进去。

    李尽欢一看成熟美妇那光滑诱人的香肩,也不知那里来的勇气,慢慢从身后搂住了成熟美妇纤细的柳腰,火热的呼吸直扑成熟美妇雪白的颈脖子,美妇经历过,也知道李尽欢呼吸火热的原因,更加清楚大男孩接下来要做什么,那是一种被撩拨芳心的麻痒感觉。

    “啊,李尽欢,你放开姨妈呀!”

    李清舞娇柔的声音更加刺激了大男孩的。

    “姨妈,你好美,我要你!”

    大男孩赤裸裸的表白让李清舞36岁成熟丰满的玉体不由自主的轻颤起来。

    “李尽欢,不可以,我们不可以的!”

    李清舞想要摆脱大男孩那充满强烈阳刚之气的搂抱,可是她极柔软的娇躯在大男孩怀里的扭动只能更加催发大男孩体内原始的兽欲。李尽欢一用力便将美艳熟妇的娇躯压倒在了柔软的沙发之上,大男孩的身体整个压在那充满了弹性的娇柔的玉体之上,坚硬的巨蟒直顶那丰满浑圆的玉臀,感受到大男孩坚硬的顶着自己的玉臀那种触电的感觉仿佛电击了她的心房,美妇的矜持让她再度挣扎起来:“不要呀,李尽欢,你不可以的,快放开姨妈。”

    李尽欢已经完全被成熟美妇李清舞那充满弹性娇柔的玉体深深吸引住了,一只色手抚揉着那浑圆尖翘的玉臀,虽然隔着薄薄的连衣裙,那种质地手感仿佛就象直接抚摸雪白光滑的玉臀一样,李尽欢第一感觉就是身下的美艳熟妇穿的一定是极性感诱人的裤,不然他可以感觉到真丝的存在。

    一想到成熟美妇穿的竟然是性感诱人的丁子裤,大男孩的脑袋仿佛被撞击了一般,欲火直冲大脑,也顾不得成熟美妇呻吟般的求饶之声,另一只色手便已绕过她的背部从侧面握住了那与沙发紧密接触的丰满坚挺的圣女峰,真是触感强烈,强烈柔软的舒服感直斥全身。

    李清舞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求饶似的呻吟道:“李尽欢,不要呀!”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可是大男孩强有力的大手抚揉自己的圣女峰却给身体带来极强烈的快感,本就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被男人这么一揉一捏,那种身体很自然的反应便随之显示在李尽欢眼下。李尽欢也被美熟妇自然的生理反应迷住了,只见她紧咬银牙,闭着美目享受着那种强烈的快感,他情不自禁的捧起美熟妇艳色诱人的粉脸,重重的吻住了她那鲜红娇嫩的樱桃小嘴,毫不费力的就撬开了那雪白的银牙,勾住那释放出无限醉人芳汁的小香舌,一顿猛吸猛吮,好象那醉人的甘汁源源不断的灌入自己的嘴里,吐进肚子里,真是甜美之极。

    李清舞全身的春情都被大男孩挑逗起来了,本来整齐的秀发因为春情萌动和刚才身体的挣扎有些散乱了,她火红的粉脸紧紧与男人贴在一起,当大男孩的色手再度侵袭那敏感的圣女峰之时,一声娇媚万千的呻吟之声从她的樱桃小嘴里崩出来:“嗯!啊!”

    李尽欢只觉得自己的巨蟒已经胀痛得快受不了啦,他一手慢慢卷起美熟妇身上薄薄的连衣裙,当快要卷至她的柳腰之际,突然李清舞猛得用力一推大男孩,然后随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啪”响亮的耳光让李尽欢清醒了不少。他捂着自己发烫的脸看着美熟妇呼吸急促,媚眼如丝,似怒还嗔的模样发着呆。李清舞看着李尽欢发呆的样子,也不知为什么开始觉得自己不应该打他,可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就抱着外甥的颈脖子主动献上了自己的热吻。

    李尽欢也被美熟妇这一打一亲弄得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随着与美熟妇缠绵悱恻的舌吻一番之后,他的色手又开始继续向美熟妇的侵犯,就在这时,美熟妇李清舞突然双手紧紧抓住大男孩想要侵犯自己私蜜之地的色手,带着急促的呼吸声,娇柔媚的说道:“李尽欢,不要!不要碰姨妈下面!”

    说完这话,她的粉脸已经是娇羞无比。

    李尽欢快被美熟妇挑逗得失去耐性了,一下子打一下子亲又不让自己碰她下面,那自己那已经胀痛得不能忍受的巨蟒已经开始向他提出抗议了,或许是她怕什么吧,于是便深情的温柔的看着美熟妇说道:“清舞姨妈,我爱你!相信我,我会很温柔的疼你!给我吧!”

    李清舞羞涩万分的娇嗔道:“李尽欢,我可是你的姨妈啊!虽然你今天救了姨妈,也帮了姨妈的大忙,可是怎么可以得寸进尺呢?”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