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546章 太诱人了

第546章 太诱人了

    陈芳菲吮吸了一段时间后,她轻轻的用舌头顶出这根巨棒,当巨蟒全退出在自己的口腔外,美女老师又轻轻的用手握住硕大的粗茎身段,见到上面全是自己的滑潺潺口水津液,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十足就像美女手拿着一根冰棍,油光滑面的闪烁着靡的锋芒来。

    “怎么比昨天好像又粗大了一些呢?”

    陈芳菲一脸的不解的问。可她的小手却是轻轻的握住滑潺潺的巨蟒不放,还有时不知是惯性还是无意识的,她的葱白小手轻轻的撸动着李尽欢的大巨蟒,食指借着唾液很灵活的在前端上划拨着,同一时间里有从里浸出来就被这只纤细的手指给抹去,那指灵活的食指把男性的涂抹在四周,特别是划在沟渠时,食子则是轻轻的在此处多划几圈以慰爱郎硬棒之苦。

    螓首一低小嘴又再度张长把指天的大巨蟒含入自己的口腔里,不断的做着吞进顶吐的动作,时不时的做着蠕动喉咙收紧咽喉肌肉,把李尽欢的指天巨棒慢慢的往里塞,直到把整条粗壮的大巨蟒吞在喉咙的最深处,在她蝶首抵在李尽欢的上时才停止吞咽大巨蟒的动作,整个过程缓慢而又刺激,狭窄的腔道、浓浓的唾沫、滑滑的喉管、不断收紧的嘴巴,还有停留在上的温柔小手,这些都是产生男女快乐的根源。

    李尽欢一边感受到自己大巨蟒在美女老师狭窄的腔道里所挤压的快感,性感的小嘴皮子紧紧的夹住棒柱身段,而滑动的舌头则是在棒身上来回的卷绕着,在滑潺潺的腔道喉管里,硕大的被无情的挤兑着,特别是尖端区域更是紧紧的被喉节管道滑肌压迫,狭窄的湿滑潮润腔道里蟒头被紧紧的挤兑,一束束的快感就从区域里产生,大量的喉结肉肌因呼吸而蠕动着喉管,滑潺潺的喉管像一只裹得紧紧的小手在轻柔的撸动着李尽欢的大巨蟒,爽得他直打冷颤,直麻酥畅起来。

    陈芳菲吐出了李尽欢那粗壮的大巨蟒,刚一退出自己的嘴唇外,美女很自觉的就用无骨的象牙玉手接住。整条巨棒都粘满自己的浓沫,在亮晶晶叠头前有一束与自己的嘴唇连成一线,完美的弧线搭起褐色大巨蟒与烈焰红唇的桥梁,在头顶的探照灯光的照射之下,竟闪动着乱红靡的色泽光芒,在李尽欢与陈芳菲的四只大眼里发出诱人的信息。

    陈芳菲好象对李尽欢这种好色的想象力极力在讨好似的,不但不觉得恶心下流反而觉得欢爱上添加了更多的情趣,不由的嘻嘻笑笑的对着自己的爱郎,她还不断的对着坐在椅子上的李尽欢抛媚眼甩姿,她还不断的在巨蟒上卖力的服务着,不管是舌头还是嘴腔,不管是舌尖还是红唇,都无不一一的在这条八寸地盘上尽显自己的怜爱,把巨蟒从上到下、从前到后、从左到右,之后又从下回到上、后到前、右到左的再前行细致的服务,就连李尽欢那不断收缩的菊花门也不放过,小小的舌尖在褐色的面前来回的扫荡着,那根软柔滑润的舌尖还想钻进他的似的,不断的在李尽欢的菊花口处俳怀回来着。

    不管再怎么端庄的美女,再怎么高贵怎么有气质的老师,只要她喜欢一个人,只要她爱着那一个人,她就会在他的面前把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表露得淋漓尽致,而且还是不为遗力的去讨好自己心爱的男人。现在陈芳菲就是这样的一位充满爱意的女人,她可能喜欢上李尽欢了,甚至是爱上了这位让她欲罢不能的男人,心甘情愿的为他奉献自己的一切,更何况只是男人在欢爱上的一点情趣?

    陈芳菲果然是具有一定专业气质的美女老师,还是颇有潜质的广播主持人,她一举一动还带着镜头前那高贵气质播音员的神韵,抬头昴望美眸中透出一泽明亮的晨光,挺直制服包裹住的小蛮腰,跪立于柚木板上的端庄仪态,饱涨的胸脯透出一股英姿飒爽风采,再看她重新涂脂抹粉的秀丽容颜,高贵大方不失美得动人的气质都让龌龊的人不敢直视。现在李尽欢真的不敢直视这对明亮瞳瞳有神的大眼和她那高贵傲艳的风采。她真的是太动人了,就算她现在手里握着是他的大巨蟒,跪立于自己的胯前,她的气质一样还是这么高贵,一样的艳丽动人,能拥有她真的是他人生的一大性福呀!李尽欢傻傻看着跪立于他的制服美女老师,心里无限的感叹的想。

    见到陈芳菲这么陶醉的吮吸自己的手指上的春水蜜汁,李尽欢也不由的伸出舌头来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那蛋清般的春水蜜汁对男人来说应该是极品,正所谓采阴补阳嘛,自己也应该的吃一吃这上等甘露才行,打定了主意之后,李尽欢也想品尝品尝一下这位高贵小的春水蜜汁。

    说实在的,陈芳菲白嫩的肌肤犹如水做,白里透红的肤色让他觉得这么健康的女孩子流出来的春水蜜汁一定是男人大补液体,看!陈芳菲流出来的液体清如泉水,随着一波一波而来的潮击,从她鲜红的里流出来的液体是那么的浓烈清黏,缓缓而下的蛋清液体犹如一股浓密的糖浆,不断滴在地板上的清浓浆蜜惹得李尽欢一阵眼馋,恨不得把滴在地板上的所有甘露都流进他的嘴里好好的品尝品尝。

    陈芳菲早已摆好了一付任人的姿势,只见她趴在柚木地板上,前段微微的向前倾而小蛮腰以下的部位则是高高的翘起来,上衣制服早已脱去早已被她自己拨在胸膛上,一对雪白的大乳紧紧的贴在柚木地板上,两颗鲜红的大葡萄果粒被无情的挤向两边,它们正向李尽欢展示着诱人的芬芳;而小小蛮腰则是曲线般的弯曲着连接着高翘弹实臀部,那制服短裙早已被她撩拉于腰鼓上,白花花的翘臀正展示着它的傲人风采,松张有驰翘臀正浑圆的暴露在李尽欢的眼前,那是一座雪白的大山耸岭,两片娇嫩的肌肤正紧紧的夹住细缝里的幽谷,看着那条小巧的T字丝边被拨到一边去,那涓涓流水的鲜鲍正从中间淌出诱人的蜜浆来。而那只纤细的中指正在细缝中自由的进出,每每抽出一刻即带出大量的蛋清液体来,打湿了翘臀两片的嫩肌、打湿了两片正充血的花瓣,也打湿了李尽欢那鼓着大大的牛眼睛。

    “呀……受不了……太他妈的诱人了……看着这么诱人的甘露……我要好好的品尝品尝……”

    李尽欢再也受不了那色诱的春光,他大步的从椅子上趴了起来,快速的就蹲在陈芳菲雪白柔润的美臀上。

    只见李尽欢用大手扳开两团肥美的臀肉,再看到小巧的T型早已是拨到花瓣边上,两片充血的粉色唇肉正鼓鼓的涨裂着。李尽欢用打篮球练武功的粗糙手指扳开两片充血的唇肉,只见湿淋淋的唇肉上早已是红根斑斑,唇肉上的皱褶正在不断的颤栗着,好一副粉色唇肉汇响春秀图,细心的李尽欢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景观,那就是陈芳菲的花瓣边大边小的左右敞开着,就像她那性感的丰唇一样的可爱动人;再把目光移到那两团细细的小芽上,这两小团嫩芽正有节奏的收缩着,鲜红嫩芽也被春水蜜汁浸泡得靡色迷香地正展着迎宾的架势,这两对娇嫩的被涓涓而淌的春水蜜汁侵袭油光细腻,看得李尽欢恨不得一口含在嘴里好好的品尝一番;而陈芳菲的那只小小的中指,正在这两团的红进进出出,每每抽出时就带出大量的蛋清式的液体,把纤细的手指浸渍得靡光亮有泽,看得李尽欢忍不住的伸出自己的大舌慢慢的贴在这片娇嫩的土地上。

    “啊……李总,好烫人的舌头呀……噢……”

    当李尽欢那粗粗的舌头贴在娇嫩的门红肉时,陈芳菲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发出一连串的销魂呻吟声。

    “好肉呀……嗯……好多的浪水呀……我要好好的喝一喝……以解我心头之渴……喔……好鲜甜的春水蜜汁呀……芳菲的蜜汁真的不错……哗……又流水了……呀……真不错……”

    李尽欢伏在陈芳菲的翘臀上,两只粗粗的大手指边扳开大小不一的唇肉,瞳瞳有神的大眼盯着两片唇肉下的春光,那里是雨靡靡、晨雾浓浓的展示着她诱人的风景。李尽欢伸出舌并用舌尖轻轻的在两片唇肉里探索着,宽厚大舌紧紧的贴在娇嫩的唇肉上,象舔冰棒一般的着唇肉中的汁液,火热的舌头在油光滑道里来回的着,舌头上的颗粒紧紧的贴在鲜红的小唇肉上,李尽欢要让舌苔颗粒在娇嫩的小上磨擦,想要把嫩滑的小变成粗糙的砂布。可是任他的舌头怎么这娇嫩的,它不但不会变成粗糙的砂布,还不断的从里排出大量的温湿滑液,滑黏黏的粘在舌苔肉粒上,黏稠的蛋清物质粘在李尽欢的舌苔与牙床,在与大嘴吸吮而来的浪一同被吞入肚子里。

    “啊……受不了了……好热好烫人的舌头呀……噢……”

    一边扭着小腰一边不断的呻吟着,陈芳菲只能张着大大的小嘴喘着新鲜的空气。在李尽欢的舌头每攻击之一下都让她神经崩溃,头皮发麻中枢发酥,她只感到爱郎的大舌老在前后,舌头每划动一下都让她气喘吁吁、小脸娇红如霞。

    “啊……不行了……快用舌头干进去吧……里痒死了……噢……受不了了……要被痒死了……喔……大巨蟒老公……快用巨蟒来我吧……人家痒得受不了了……噢……”

    李尽欢的舌头每每在她的唇肉四周走过一趟,陈芳菲都会情不自禁的从内心到咽喉里喊出来。被舌头着快感死死的打在她的心坎上,一浪一浪而来的舒畅感击得她全身缺乏力劲,她只感到自己快要升天了,爽得全身上下都晃荡了起来。美女是舒服是舒服了,可是体内的还是无法解决,毕竟这舌头不象棒子那样的硬和长,可以伸入到自己体内的最深处,舌头不但不能止痒还让她更是难耐,痒得她都快没有力气再支撑这具敏感的娇躯了。

    李尽欢抬起头来,挺起巨蟒猛然,直末到根。被突击而来的大巨蟒一捅到底,陈芳菲小脸一变刚才还正在呻吟的小嘴也张得大大的,就好像李尽欢的大巨蟒一插到底干到她的心脏似的,顶得她差一点儿喘不过气来。只见她不断的摸抚着涨得开开的唇肉小水洞,一只手则是摸抚在平坦的上,可能是大巨蟒太粗太长顶到她的小肚了,让她有些难受而自摸来。

    一插到底,李尽欢感到从巨蟒与蟒头处传来挤兑的快感,的温湿空间刚刚好,包得大巨蟒的涨硬发痛感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舒畅乐爽的感觉。他感到里面滑潺潺的,有一层层的滑肌紧紧的裹住涨硬叠头,插在里的棒棒被一种暖和温润滑爽的肌肤紧紧的包住,在最深处还感受到蟒头被一阵阵的吮吸,蠕动的滑肌不断的涌出温湿的滑液来,让挺硬得涨痛的大巨蟒苦楚一下子全没有了,爽得自己不由的想抽动起来。

    随着爱郎的大巨蟒后,陈芳菲不但不能止痒,还被爱郎的巨蟒涨得全身酥痒了起来,又粗又硬又长的大巨蟒直挺挺的干在自己的小里,欲女亢奋的了起来。

    男人不抽动不爽,不泄不为快!于是,李尽欢在感受到美女老师里的滑肌层层蠕动,春水蜜汁阵阵涌来打在自己敏感叠头上,除了爽还是爽,他伸出双手摸到陈芳菲吊挂在胸脯前的那团雪白,摆正好自己的挺抽姿势,低头看到自己硬得发黑闪着霸气亮眼的青筋泽色,粗涨的大巨蟒把两片充血的唇肉挤得开开的,并把在水洞前的那两小片逼使在两旁,粗硬的巨蟒就象一只搞棍的分开水帘洞的,把两片近在咫尺唇肉分得远在天边,只能隔棒相望以解相思之苦!插在水帘洞间的大巨蟒间隙中溢出晶莹剔透的蛋清液体,大量液体缓缓而溢出的打湿外头那一点巨蟒,也打湿了两人之间的发毛和贴肉。

    看到制服美女象母犬般的跪在柚木地板上,挺着黄蜂般的小蛮腰支撑那肥腻的高翘美臀,正接受自己在她的雪白翘臀后方粗犷的抽她的。李尽欢挺着壮实的臀部一次又一次有力的向着前方发起猛烈的耸,一下又一下的向着美女最嫩最滑最软的肉里挺插,每一下都撞得陈芳菲肢体摇晃、波涛汹涌,特别是那没有束缚的子,被摇晃的娇躯甩得东摇西摆、上下乱窜。李尽欢腰椎用力的向前冲击着,他的大手则是伸向的摸索着,他有意的用食指与无名指紧紧的夹住那晃动的,把那娇嫩鲜红的小圆头紧紧的夹住不让它们摇晃,他毫不留情的夹得这两只肉苔突显圆形的变成扁肉来,因为娇嫩蓓蕾已被手指定型而晃动的则是不断的甩动,这样一样就成了与之间的甩动拉锯战。

    陈芳菲一边感受着下盘巨蟒自己的酥麻快感,一边感受着甩动的被捏得疼痛入心的感觉,双重入心入肺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只能拼命的摇头不要爱郎的折磨,可又从嘴里喊着快乐的呻吟声来。为了忍住胸脯传来的痛楚感觉,她只能把自己刚才在抽动的指放在嘴里轻咬,想借此来消楚带来的疼痛之苦。她还时不时的扭转头来迷乱的看着后臀上发击狂攻的爱郎,希望他自到自己楚楚可怜的样子而放弃夹弄的虐爱。

    陈芳菲越是疼痛与激爽相结合的楚楚可怜样,越是激发李尽欢那仅存于内心最深凌辱手段,他喜欢看着美女被自己一边得死去活来,而对自己的凌辱爱戴毫无阻止之力,那种逆来顺受的楚楚可怜样就是他最大的性情乐趣。现在看到陈芳菲的逆来顺受的可怜样子,他得到了一种超过欢爱的满足感,对着陈芳菲的这种神情,他不但不感到难受反而更是加大了拧力度,而腰部更是像安装一部高动力的马达,不断的疯狂的向前猛冲,还专向里最嫩最滑的蕊心里干,直干得陈芳菲全身开始紧擞抖了起来,全身开始一阵僵硬猛烈的颤栗。

    陈芳菲象似要蹬上快乐的天堂了,她正处在的边缘上只能任由李尽欢犹如机械般的干,她现在只有大发潮击来的呻吟呐喊声。陈芳菲在一阵狂猛干狠插之下,娇躯一阵发僵发硬也快速的收缩,她快速的挺住自己的肥腻弹臀部死死的抵在李尽欢的上,一阵颤栗过后她刚才颤僵的娇躯开始放松了下来,此时,她正有气无力的趴在柚木地板上,张着大大的性感小嘴喘着重重的气息。她在暗房里来了一个爽如致命的快感,她了。

    这种快感太强烈了,痛并快乐着。说的正是这类快感吧,上的钻心疼痛与的酥畅快感同时击得她溃败如泥,现在全身除了小有余波的颤抖外,全身上下都像一根面条般的软化,除了鼻孔小嘴在喘气外一点多余的力也没有,她只想静静的感受这股蚀骨的销魂快感。这一波销魂的快感让她太触动神经了,脑袋瓜子里全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全身骨骼瞬间僵化头皮发麻,里紧紧的收缩成一团麻绳,不断的绞碎着她的花房神经,大量的液体从花蕊的上浸了出来,就如开花漏水一般的涌进敏感的里,一潮大于一潮的浪液把她堆积如山的压在靡的海洋里,她自感到自己轻飘飘的浮在天空中,身体如轻燕的往天堂里飞,飞呀飞,身体轻得还在天堂的宫殿中俳徊着,久久不能自我。

    中的是中的极品,她紧紧的收缩而不失肉肌韧性,紧紧的包住粗涨的棒身和量身定造的撸蠕动;她温湿的潮汐而不失嫩滑,一波双一波的潮水中带着温滑的涂在整支棒身上加以助滑;她温热的花蕊而不失细腻揉情,一股一股的吮吸之力紧紧的按住顶在花房里叠头;这些这些都让李尽欢感到的快感与满足。他一边忍住里的潮汐肉肌滑蠕动而挤兑棒身的快感,和花蕊紧吮蟒头里的阵阵酥麻冷颤之爽,一边又要不断的干着软绵绵的娇嫩身躯,只是拧着的手指已换到美人儿的卷毛里,他一边着敏感的小,一边揉着米豆一般大小的鲜嫩硬蒂,着揉着小豆让陈芳菲丢盔卸甲的进入销魂蚀骨的天堂中。

    陈芳菲就象一只任人摆布的小绵羊一般,羞红的小脸粉嫩可爱正闪着绯红的光泽来,她正担心自己流出来的液体过于浓烈,连同爱郎热浆一起味儿会更大,可是自己又是非常的喜爱着这位让自己登天入地的龙弟弟,他让自己品尝到男女之间的那一种神圣的欢娱,渐渐的,她开始喜欢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身体每一寸每一肌,就算他把自己的喷在自己的嘴里,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吞入肚子里的,因为从昨天被他在这个播音室里试过那销魂蚀骨的那一刻起,她就分分钟钟在感应到他的强大与力道,那是一种女性所向往的巅峰世界。更何况这次在暗室里,他再次带着自己登上极乐世界里去,还让自己久久回味这男女性事的快乐盛事。自己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陷入了他的强捍之中去,也不愿在没有他的世界里疏醒过来,喜欢他在自己体内无限的冲刺、疯狂的纵横、过度的放纵。

    她知道自己已喜欢他了,并深深的爱上他的一切,包括他自己体内的雄精白浆。只是在自己的爱郎面前要品尝自己的春水蜜汁浪汁,她还是一位老师,一位全校有名的冷艳美女老师,或多或少自己还有多少是放不开来的。所以对着爱郎要自己品尝一下的白浆,她还是有些故作着未婚女人的矜持,小脸绯红有加并羞涩推搪着,其实,她心里知道是要好好的品尝一下爱郎加自己精的味儿,好让这一份激情味道永藏在自己的海渊里、脑波里。

    与其被大巨蟒死倒不如好好的品味一下爱郎体内喷发出来的味道,也顺便尝试一下自己余韵后的滋味。女人要从里到外的了解自己,即然都有这么一句,那品尝自己的液体又有何不可吗?虽说这液体现在是一团团浓浊的白浆,这里面有爱郎的,也有自己的一份,这有啥好嫌弃的呢?吮就吮,不是说还有另外一个人吗?是谁呀?哪道是爱郎!好,我就吮一吮,看一看会有什么样的惊喜。陈芳菲在心里快速的闪动的思绪,决定吮吸一下爱郎刚才插在自己饱浸白浆的手指,看一看味道是如何?

    陈芳菲慢慢的闭上羞红的美眸,微微向上翘的深蓝睫毛慢慢的合闭在一起来,美人儿正闭着双眼慢慢的张开小嘴巴,慢慢的伸出她那条灵活鲜嫩的小滑舌来,一寸二寸三寸……小滑舌慢慢的伸出嘴巴来,越来越长,越伸越鲜艳的舌头慢慢的向手指头上缓进。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