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562章 白露

第562章 白露

    秦蓝爽得芊芊十指深深陷进李尽欢李尽欢的背部,李尽欢虽然感觉有点痛,却更体会出秦蓝的陶醉,他更加狂野地强烈撞击,肆意挞伐。

    秦蓝立即产生一股妙不可言荡人心魄的快感,直涌心头,传上玉首,袭遍四肢百骸。散发出欲火的光彩把个秦蓝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宛如醉酒一般娇艳迷人玲珑浮凸成熟而美丽的由于有愉悦的快感而颤抖不已。

    秦蓝那美绝人寰俏丽娇腻的芙蓉嫩颊媚态横生,荡意隐现,一声艳哀婉的撩人娇啼,秦蓝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猛地紧紧缠着他的身体,一阵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一张,银牙死命地咬进李尽欢肩头的肌肉中,高贵端庄的贵夫人秦蓝再一次体会到那令人的交欢。

    秦蓝紧紧搂抱住李尽欢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

    李尽欢仍然是抱着她顶在墙上,脸上冒出极为畅快的舒服神情,好像吸了一次大剂量的兴奋一样,神采奕奕,得意地看着近乎晕厥的秦蓝笑道:“老婆,满足了吗?”

    秦蓝无力地摆了摆手,呢喃着:“嗯,好满足!”

    李尽欢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荡道:“嘿嘿,不是老公自夸,我的这根,长七寸,黑杆紫龙头,大如鸭蛋,棒身精血淬筋而成,寻洞而入可破膜。后挂紫金双锤,黑缨穗随风飘荡,此棒能长能短,能粗能细,能软能硬。又喜饮水,此乃千古宝贝。”

    听到李尽欢这么暧昧的话,秦蓝红着脸轻啐了一口,道:“坏老公,连那个也是坏透了。”

    “姐姐,我想跟你说一件事,妈妈让我后天陪她回钱塘看望外公外婆,本来准备也让你跟我一起的,但你现在有了身孕,很不安全。所以这次你就不要同去了,我准备为你找一个保姆来陪你,好不好?”

    “尽欢,你要回钱塘?难道你不恨外公外婆了吗?”秦蓝惊讶道。

    “要说不恨,那肯定是假的!但是他们毕竟是妈妈的亲生父母,妈妈现在又变成了这样,我不想再让妈妈伤心了!而且,这次回去有助于妈妈的记忆的恢复!”李尽欢叹了一声,幽幽说道。

    “那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自然会支持你的!”秦蓝柔声道。

    ………

    吃过午饭,等秦蓝睡着之后,李尽欢简单的穿着了一翻便出门去了,临行前,他又不放心的将别墅的所有可能有危险的地方看了个遍,又从外面锁上门后才离开。

    李尽欢的目的地当然就是华谊集团总部了,需要交接一些事情,另外还得找一个保姆来照顾秦蓝。

    中午喝了点酒,于是就没开车,而是直接去乘了公交。

    乘坐公车的人依然人山人海,李尽欢他上车后根本就没有什么作为,甚至连站立的地方也没有,他只能勉强的站在车厢里的最前面。到了下一站,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而前门又涌进了一批人。

    由于人群不断挤进,李尽欢只好向后面退去。

    可是,当他站稳之后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竟然摸在前面一位柔弱少妇的臀部之上!这时,汽车又是一晃,李尽欢那刚要所回来的手又贴了上去!前面那柔弱少妇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她转过身来皱起了眉头看着李尽欢,似乎在责怪他的行为如此的不堪!

    说实话,李尽欢他很想将手收回来。可是,他心里却有一股力量在驱使着他继续下去!那种力量他现在还依稀记得,下午抱住妈妈的时候就有过。只是,李尽欢他似乎觉得自己并不抗拒,反而享受起来。

    他的手加大力气的摸了一把。可是,原本以为对方会一个巴掌打过来的李尽欢非但没有看到柔弱少妇生气的样子,而且竟然是脸红起来!这么一看,李尽欢可就乐了,他的手在她的上又摸了一下,只见美艳少妇她的脸变的更加红了,她有点怯懦的转过身去以躲开了李尽欢那双红色眼睛的注视。

    红色的眼睛!是的,李尽欢这时的眼睛却是鲜红如血,艳丽如火!只是,为什么其他人看不到呢?那又是为什么这个女人能够看到呢?这似乎是一个迷!

    白露是一个寡妇,丈夫已经去世六年了,死后不但一分钱的遗产都没有留给自己,反而留给自己一个体弱多病的女儿。但是白露依然毫无怨言的照顾着自己的家庭,守护自己的宝贝女儿。

    虽然白露内心贞洁,但夜半醒来的时候,白露有几次也突然感到无边的寂寞。窗外月光如水,轻抚身边空荡荡的床,白露忽然发觉全身都在鼓胀,发烫。

    一个人的日子很孤单。但是白露过的很平静。平时公司里不乏男同事挑逗白露,白露一概回应以淡淡的拒绝。虽然白露不能否定自己偶尔夜半的迷乱,但是白露坚定的认为,自己应该忠实於爱情。女人,一生都应该坚持自己的纯洁。贞洁的身体,只能属於爱人。

    自己是个古典的女人罢,白露的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古典的白露,并不知道,此刻危机已经潜伏在她的身後。

    进站的车打断了白露的思绪,白露抱着女儿半麻木地拥在人潮中挤向车门。据说沿线有交通事故,今天的车晚点了20分钟,又是高峰时间,人多得上车都困难。背後人群涌动,有一只手几乎环在白露腰上,用力地将白露拥推向车内。就在上车的瞬间,另一支手迅速地撩起白露的短裙,插进白露修长的两腿之间。

    “啊……”突然的袭击,白露发出短促的惊呼,可是白露的声音完全淹没在周围的嘈杂声中。

    还来不及作出反应,白露已身不由己地被人流拥入车厢。

    後续的人群不断挤进,环抱著白露腰部的手有意控制,白露被挤压在车厢的拐角处,面前和左侧都是墙壁。人群一层层压过来,背後的人已经完全密合地贴压住白露曲线优美的背臀,白露被挤压在墙角,连动都不能动,裙内的手已经覆上了少妇圆润滑嫩的臀峰。

    为了避免超短裙上现出的线条,白露一向习惯裙下穿T字,也不著丝袜。对自己信心十足的白露,总认为这样才能充份展现自己的柔肌雪肤,和修长双腿的诱人曲线。因此而近乎完全赤裸的臀峰,无知地向已全面占领著它的入侵的怪手显示著丰盈和弹力。

    “色狼!”几秒钟的空白後,白露终於反应过来。可是这要命的几秒钟,已经让陌生男人从背後完全控制了白露娇嫩的身体。

    白露不是没有过在车内遭遇色狼的经历。通常白露会用严厉的目光和明确的身体动作抗拒,让色狼知道,自己并不是可以侵犯的对象。可是现在,白露在背後的陌生男人巧妙地控制下,即使想用力扭头,也无法看到背後。

    周围的墙壁和身侧的人群,也彷佛与色狼合谋,紧紧地挤住白露,使白露的身体完全无法活动。而且,今天这个陌生男人如此大胆的直接袭击,也是白露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一时间,白露的头脑好像停止了转动,不知道怎样反抗背後的侵袭。空白的脑海中,只是异常鲜明地感受到那只好像无比滚烫的手,正肆意地揉捏著自己赤裸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或轻或重地挤压,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

    左手抓著吊环,右手紧抱著公文包,白露又急又羞,从没有和丈夫以外的陌生男人有过肌肤之亲,此刻竟被一个陌生男人的手探入了裙内禁地,白露白嫩的脸上,不由地泛起一片绯红。

    端庄的白领短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陌生的大手在恣情地猥亵。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白露的背脊产生出一股极度嫌恶的感觉。可是要驱逐那已潜入裙下的色手,除非自己撩起短裙……

    白露无比羞愤,可被紧紧压制的身体一时又无计可施。全身像被寒气侵袭,占据著美臀的灼热五指,隔著迷你T字抚弄,更似要探求白露更深更柔软的底部。

    “够,够了……停手啊……”白露全身僵直,死命地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

    就在这时,背後的陌生男人突然稍微离开了白露的身体,紧扣在白露腰部的左手也放开了她。

    “莫非……”白露从被紧迫中稍稍松了一口气,难道突然间有了什么转机?

    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随著车启动间的一晃,白露马上明白自己想错了。

    那支左手又紧扣住了白露。这次,有充裕的时间来选择,那支手不再是隔著白露的套装,而是利用她左手上拉吊环,从被拉起的上装和短裙之间探入,扣住在白露裸露的纤细柳腰,滚烫的掌心紧贴白露赤裸的雪肤,指尖几乎已经触到了白露的胸部。

    陌生男人的身体同时再次从背後贴压住白露的背臀,白露立刻感觉到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强硬地顶上自己的丰臀,并探索著自己的臀沟。

    “太过份了……”白露几乎要叫出来,可是白露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叫不出声。

    初次遭遇如此猛烈的袭击,纯洁的白露全身的机能好像都停滞了。从上车到现在,也许只有半分钟吧,白露却彷佛遭遇了一个世纪的噩梦。

    坚挺灼热的尖端,已经挤入白露的臀沟。陌生男人的,已经紧紧地从後面压在白露丰盈肉感的双臀上。从过去的经验,白露立刻知道,背後陌生的陌生男人,正开始用他的亵地品尝她。

    “下流……”白露暗暗下著决心,决不能再任由陌生的陌生男人恣意玩弄自己纯洁的,必须让他马上停止!

    可是……和过去几次被扰时的感觉有点不一样……透过薄薄的短裙,竟会如此的灼热。双腿根部和臀部的,在坚挺的压迫下,鲜明地感受著陌生的进犯。粗大,坚硬,烫人的灼热,而且……柔嫩的肌肤,几乎感觉得出那陌生的形状。

    陌生的,却感觉得出的的形状!已经冲到口边的呐喊,僵在白露的喉咙深处。

    刚才陌生男人放开她,原来,是去打开裤链,掏出了他的!现在,陌生的男人是用他赤裸裸的,从背後顶住了她。如果叫起来,被众人看到如此难堪的场面……只是想到这里,白露的脸就变得火一样烫。

    刚刚提起的勇气,立刻就被陌生男人这肆无忌惮的行击碎了。如果扭动身体,还可能被对方认为是在享受这种触感,白露想不出抗拒的办法。

    “够了……不要了……”心砰砰地乱跳,全身都没有了力气,白露几乎是在默默地祈求著背後那无耻的袭击者。

    可是陌生男人的进犯却毫无停止的迹象,潜入裙内的右手早已将白露的变成了真正的T字形,赤裸的臀峰在揉搓和捏弄下,被迫毫无保留地展示著丰满和弹力,又被用力地挤压向中间。白露知道,陌生男人是在用她丰盈的臀部的肉感,增加的快感。

    白露嫩面绯红,呼吸急促,贞洁的正遭受著陌生男人的邪进犯。充满弹性的抵不住坚挺的冲击,陌生的无耻地一寸寸挤入白露死命夹紧的双腿之间。好像在夸耀自己强大的性力,陌生男人的向上翘起成令白露吃惊的角度,前端已经紧紧地顶住白露臀沟底趾骨间的紧窄之处。

    最要命的是,白露不像一般的东方女性腰部那么长,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柳腰,臀部的位置像西方女性一样比较高。过去白露一直以此为傲,可是现在,白露几乎要恨自己为何会与众不同。一般色狼从後侵袭,最多只能顶到女性臀沟的位置。可是对於腰部较高的白露,陌生男人的高高上翘,正好顶在了她隐秘的趾骨狭间。

    隔著薄薄的短裙和,陌生男人火热坚硬的在白露的修长双腿的根部顶挤著。两层薄薄的布根本起不到作用,白露感觉著陌生男人那粗大的几乎是直接顶著自己的贞洁花蕊在摩擦。从未经历的火辣挑逗,白露的心砰砰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一点力气。粗大的来回左右顶挤摩擦,像要给白露足够的机会体味这无法逃避的羞耻。

    “好像比老公的还要粗大……”突然想到这个念头,白露自己也吃了一惊。正在被陌生的色狼玩弄,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这样想的时候,一丝热浪从白露的下腹升起。被粗大滚烫的紧紧压顶的,也不自主地收缩了一下。

    “不行!……”白露立刻禁止自己的这个一掠而过的念头。

    想到爱人,白露好像又恢复了一点力气。白露努力著把腰部向前,试图把从陌生男人的硬挺烫热的上逃开,陌生男人没有立刻追上来。

    还没来得及庆幸,双腿间一凉,陌生男人又压了过来,这下白露被紧压在墙壁上,再没有一点活动的馀地。

    白露立刻发现了更可怕的事,陌生男人利用白露向前逃走的一瞬间,在白露短裙内的右手把白露的短裙撩到了腰上。这回,陌生男人的粗大,和白露的裸露的大腿和臀部,完全赤裸地接触了。

    白露全身的肌肉,一下子完全绷紧。像一把滚烫的粗大的火钳,陌生男人的用力白露紧闭的双腿之间。这次比刚才更甚,赤裸的皮肤与皮肤、肌肉与肌肉,白露鲜明地感受到陌生男人的坚挺和粗大。

    白露觉得自己的双腿内侧和的,彷佛要被烫化了一样。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白露的下腹扩散开来,就像……接受老公的爱抚……

    “天呐……”

    陌生男人的腿也贴上来了,左腿的膝盖用力想挤进白露的双腿间。陌生男人也发现了白露的腰部较高,他想把白露摆成双腿叉开的站姿,用直接挑逗白露的。

    绝对不能那样!发现了陌生男人的亵企图後,白露用尽力气夹紧修长的双腿。可是,没一会儿,白露就发现自己的抵抗毫无意义。

    把白露紧紧地压在墙壁上,一边用身体摩擦著白露饱满肉感的背後曲线,一边用紧紧固定住白露的丰臀。陌生男人微微前後扭腰,在白露拼命夹紧的双腿间,缓慢地著,品味著白露充满弹性的和丰臀夹紧的快感。

    “啊……”发现自己夹紧的双腿好像在为陌生男人提供臀交,白露慌乱地松开双腿。陌生男人立刻乘虚而入,左腿马上白露松开的双腿间。

    “呀……”白露发觉上当,可是,被陌生男人的左腿中间,双腿再也无法夹紧。

    陌生男人一鼓作气,右手改绕到白露的腰前紧搂住白露的下腹,右腿也硬白露双腿之间,两膝用力,白露“呀”的一声,两腿已被大大地分开,这下白露已经被压制成彷佛正被陌生男人从背後的姿势。

    陌生男人的直接顶压在白露已成开放之势的上,隔著薄薄的丝缎,粗大灼热的无耻地撩拨著白露纯洁的。

    “不要啊……”白露呼吸粗重,紧咬下唇,拼命想切断由下腹传来的异样感觉。

    陌生男人的好像比一般人要长,很轻易地就能蹂躏到她的整个花园。随著陌生男人的缓慢,巨大的火棒一下又一下地压挤著白露隐秘花园的贞洁门扉,彷佛一股电流串过背部,白露拼命地掂起脚尖,差一点叫出声来。

    这时,白露旁边的绝美的小突然拉了拉她的手,道:“妈妈,我的脚好累!”

    柔弱少妇也是一脸为难,最后没有办法,只好一手抱起她,一手握住扶手。

    这时候,她们母女二人跟李尽欢已经是被迫走到了车厢的最后了。

    李尽欢看着眼前这个带着一顶小红帽的小,大约十岁,粉雕玉琢,娇嫩的肌肤吹弹可破,仿佛一个精致的瓷娃娃一般。有一头笔直柔顺的长发,在她那纤弱的腰肢旁飘洒着,这样的长发总是给人一种温柔而清新的感觉。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雪白的小腿暴露在空气中,脚上穿着一双印着小熊猫的白色凉鞋。

    李尽欢向前迈了一步,竟然让自己那已经坚挺的再次紧紧的顶在美艳少妇的两块臀片之间!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