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566章 少妇花开

第566章 少妇花开

    “啊!”

    性感保姆只觉得自己的一凉,被大男孩粗鲁的动作吓了一跳,但这好象只是让她恐惧害怕的开始一样,大男孩一手将她因为有些害怕而不自觉夹紧的双腿用力的分了开来,同时搂住她细腰的色手用力往下一拉,性感保姆又禁不住的叫了出来,“啊!”

    因为她感觉到大男孩火热而喷着糜气味的已经顶在了自己娇嫩而湿润的花瓣之上,那种突然相贴的感觉让她越发的恐惧害怕起来。

    李尽欢的俯去吻住性感保姆因为恐惧害怕而半张开着的樱桃小嘴,吸吮着她那释放出醉人芳汁的小香舌,一手搂紧了她的纤细柳腰,一手抓紧了她因为害怕而有些紧张的雪白大腿,在一番爱意温存之后,猛的往前一挺。

    被大男孩吻住樱唇的性感保姆便感觉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从自己的之内传至大脑,不能喊叫出来的她,只能从琼鼻深处发出了一声沉闷的痛苦的呻吟声,“嗯!”

    然后因为剧痛的原因,她那晶莹如珠的泪水便从她紧闭的一双美目中挤了出来。李尽欢只觉得自己的仿佛进入了一个令人舒爽无比的天堂,是那样的温暖,是那样的娇嫩,是那样的紧窄,是那样的舒爽,尤其是性感保姆那娇嫩的好象生出成千上万张小嘴似的,不断的吸吮咬噬着自己的,那种有点痛又有点痒的感觉真是令人舒爽的感觉快要升天了。

    美了大男孩,却苦了女人。

    成熟性感保姆白露豆大的泪珠不断的流出,只觉得大男孩的快要将自己的完全分开来了,一阵阵酥麻,一阵阵剧痛的感觉让她感觉快要疯了,本来还紧紧抱住大男孩脖子的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改为用力去推着大男孩了。

    李尽欢只觉得身下性感保姆的好象一个处子一般,竟然如此奇紧无比,这让他有些心喜若狂。

    六年来的守寡,白露,这让本就天生紧窄的性感保姆保持着尤如处子一般的身体,没想到今天竟然碰上了有着奇遇而使身体发生巨变的大男孩,她的感受就好象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初夜时刻,所以她才会有如此这般的反应。

    李尽欢也感受到了身下性感保姆的剧烈反抗,知道她是因为自己给她带来的剧痛而这样的,所以便更加疯狂的吸吮着她的小香舌不放,将她的小细腰搂得更加紧了,任由性感保姆去推去打自己的身体,就是坚定了搂着她不放,同时也为了安抚她,而没有继续进一步的刺入。

    就是此时此刻,性感保姆便已感觉到大男孩的太过兽性了,好象一下子就顶穿了自己的身体,所以她才会如此剧烈的反抗着,如果性感保姆知道大男孩的只是三分之一刺入她的话,一定会当场晕死过去的。

    虽说李尽欢怜香惜玉,滑进的动作极其轻缓,除非白露扭腰相迎,否则绝不多进一步,但白露已被体内沸腾的欲火冲昏了头脑,对着那侵入体内的,完全是出於渴求地热烈欢迎,片刻间她已经感觉到里的充实了,感觉上李尽欢的不仅粗大,而且很长,更是热力十足、百般烫人。

    这般特别的白露可是头一回尝到,虽说理应不太适应,但先前她已被诱发了无比的欲热力,才一被,里头便本能地紧紧吸附,飢渴地熨贴上他的火热。她的胴体虽热,他的上热力却更是烫如火星,烫的像是可以把她烤乾似的,偏偏那种灼烧感又是那么的美,美妙到令白露舒服地陷入了浑然忘我之境。

    让自己喷涌的汁液美妙地泡着他的,满面又羞又喜的白露仰起了晕红满佈的脸蛋,眉梢眼角都似可以喷出火来一般,满溢着无比春情。

    李尽欢感觉到身下性感保姆的身体没有刚才那么剧烈反抗之后,便又温柔的缓慢的将自己往性感保姆的深处刺去,“啊!”

    性感保姆白露没想到大男孩的还没有完全进入自己的身体,刚刚才平息了一阵的疼痛又一次的袭上心头,这让她感到更加的恐惧,不由自主的仰起头来,哭泣着说道,“主人,不要,不要再进去了,啊,痛死我了!”

    李尽欢听着身下性感保姆哭泣的声音,不由皱起了眉头,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那还剩一半没有进入她的身体,可她却已经是哭成一个泪人了,这可让他为难起来,真是没想到,已经生儿育女的性感保姆竟然会有如此紧窄的,她那之内娇嫩的仿佛越来越用力的吮吸着发胀的,让大男孩感觉到无比的舒爽,为了能够彻底征服和占有身下的性感保姆,李尽欢又一次停止了进攻,捧着她蝶首亲吻着她的樱唇,对她实施怀柔政策。

    美艳保姆只觉得从深处传来的疼痛感觉让她快要疯了,从而不住地躲避着大男孩的爱吻,一头秀发也散乱的披开,痛苦的哭泣声也越来越大。李尽欢有些急不可待了,他用力捧住性感保姆蝶首,狠狠的吻住她的双唇,将舌头伸进她的檀口之内,想要再度品尝她芳汁醉人的小香舌,但性感保姆却紧紧的咬住银牙,不让大男孩得逞,同时一双手用力的去推着大男孩的身体。

    李尽欢一急便一手握住她胸前丰满坚挺的圣女峰用力的揉捏起来,本来就感受着的疼痛,此番因为大男孩的肆虐让她又感觉到自己胸前的双峰也疼痛起来,这下可真是应了雪上加霜那句话,性感保姆从内心深处开始生出一丝悔意,大男孩的粗鲁与野蛮让她快要受不了啦,于是本来是在推他身体的双手,也不停的捶打着他的身体,以此表示她对大男孩如此对待自己的强烈不满。

    此时的李尽欢想到了一句话,长痛不如短痛。于是他狠下心,猛的将自己的身体用力往前一挺,终于将自己的完全纳入性感保姆的身体之中了,龙首触及那娇嫩的真是令他快美上天去了。

    他美美的享受着的时候,性感保姆却突然产生了自己的好象被大男孩活生生的切开来了一样,那种剧痛的感觉令她快晕过去了,半张开的樱唇完全发不出声音来了,豆大的泪珠如线一般划过她美艳的脸蛋。

    终于占有了美艳成熟的胴体,让李尽欢欣喜若狂,虽然他感觉到身下性感保姆颤抖的身体越来越剧烈,但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死死的压在她柔美的娇躯之上开始了缓慢的冲刺。好半天,性感保姆白露才从半张开着的檀口内发出痛苦的声音,此时的她真是后悔死了。

    本以为会温柔对待自己的大男孩竟然会那么狠心的对待自己,想到她此时正做着对不起丈夫的事情,她就从身心最深处感到无比的后悔,伤心难过的她也完全放弃了抵抗,银外紧咬,强忍着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痛楚,任凭大男孩在她的身体上驰骋。

    李尽欢可爽歪歪了,他一边弄着身下美艳成熟的白露,一边看着她美目紧闭,银牙紧咬,泪流满面,哭泣呻吟的样子,突然从内心深处感觉到自己真的很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此时这个楚楚动人的样子,就是让人忍不住的爱她,要她,疼她。

    大男孩伸出手摸去性感保姆脸颊上的泪花,温柔的说道,“好,我真的好爱你!”

    说完便低下头吻住她因为身体痛楚而不住颤抖的双唇。听到大男孩对自己的告白,性感保姆白露也突然生出了一种被人疼爱的感觉,随着大男孩越来越大力的冲刺,那原本疼痛的感觉也都被酥酥的麻麻的感觉所代替,此时的她也分不清楚自己是痛还是不痛了,只知道那种酥麻的感觉越来越盛,而她原本一直在哭泣的声音也慢慢随着这种感觉而变成了美妙的呻吟声了。

    李尽欢知道身下的性感保姆已经从痛苦的深渊里慢慢走出来了,听着她那娇媚的呻吟声,令他体内的兽欲之火越发的高涨起来,那与她那娇壁的摩擦也产生了舒爽的感觉,于是在大力冲刺的同时逐渐加快了冲刺的速度。

    “好……好棒……唔……少……主人……你……你的宝贝……唔……好烫……好热……弄得……弄得都……都快……怎么会……怎么会这么棒的……”

    “慢慢来……别着急……后头还有得你美呢……”

    李尽欢爱怜地捧起白露沁着香汗的脸儿,李尽欢温柔地吻上了她微呶的樱唇。

    白露温柔驯服地献上了自己的红唇,完全没有一点矜持和抗拒,白露虽不是头一回被李尽欢亲吻了,但李尽欢的技巧却是格外的不同,白露只觉得才只是一吻上而已,他的舌头已迅快地溜了进来,勾出了自己的小香舌,带着她在唇间甜美地舞动着,口中的汁液不住交流,那滋味简直就比得上被迷情眼挑逗的味道,弄得白露登时芳心迷醉、咿唔连声,甚至连讚美他的言语都吐不出来了。

    “啊……”

    声音像是在她的心中响起,脑中好像有火花迸了开来,体内的热力好像又增加了,而更教白露惊讶的是,那被她紧紧吸吮、缠绵黏附的,竟似到现在才开张,在她里头甜蜜的啜紧挤吸之下,那竟能慢慢膨胀起来,而且是愈来愈大、愈来愈粗、愈来愈长了,原本还要靠白露本能地吸紧,慢慢地已变成了他正慢慢撑大,主动贴上了她,而白露的也一点点地被破了开来。

    原先迷醉在深吻中的白露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浑然忘我地任由李尽欢火热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舞,虽说不断有汁水被她勾吸过来,但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喉中反而愈发焦燥了;偏偏就在此刻,他的火辣辣地胀开来,让白露顾得了上便顾不了下,偏偏她被吻的死紧,又是心甘情愿地享受着深吻的滋味,被吻的神魂颠倒,竟没办法松开嘴儿,更别说是出口问他了。

    好不容易等到李尽欢松了口,从长吻中透过气来的白露却只有娇声急喘的份儿,两人的嘴儿离的不远,香唾犹如牵了条线般连起两人,那美妙无比的滋味儿,让白露差点忘了一切,真想再狠狠地吻上去,这回她可要採取主动,把方才给李尽欢教晓的口舌技巧全搬出来,试试看会有什么新味儿。

    想是这么想,但现在的她娇躯酥软,几乎已经没了贴上去的力气,加上在这长吻之中,李尽欢的已粗大到想像不到的地步,那粗壮倒也罢了,最多是撑的白露里头的肌肤又舒服又是火辣辣的;但那长度却着实出乎意料,李尽欢虽没怎么动作,不过是技巧性地在她轻转旋刮,此刻的白露却已经受不起,那已经探到她丈夫以前从未碰触到过的深处,一点一啄、一旋一刮都教白露身子娇颤,又舒爽又难过,美的浑身抽搐,只差最后一口气就好像要丢精了一般。

    虽是知道只要松了一口气,一泄,那美妙感真甜美的无以复加,称得上是无与伦比的生平第一美味,但此刻的白露,却真的不想这么快泄,只想这么撑着,再一下,再多享受一下就好了。

    以她的经验,白露知道,男人的就算死命想撑持,一被女人的一淋一烫,那酥爽感也要使他狂射,再也忍耐不住,尤其是白露天生异禀,特别甜美、麻人心脾,给她一泄一浇,不管丈夫当初年富力强时的体力和技巧再好,那旺盛的精元,可是打骨子里都要冲出来,再没可能有所保留。

    但这一次无论如何,白露都希望,这李尽欢能够再撑上久一点儿,他的技巧如此厉害,光是舔吸吻啜都令她有飘飘然之感,之美,更是酥的令人如登仙境,美的让白露像是发现了一个自己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新境界,她可真的不想就此结束啊!

    虽是拚命忍着,李尽欢的动作也没有多大,仍是怜香惜玉地轻旋缓送着,保持着深深的姿势不住轻磨,但那的火热却是再狂烈也没有地搓揉着白露敏感的嫩肌,那火焰像是再没半分阻挡地直抵心窝,令白露体内的快感愈来愈是强烈,冲击的白露身心俱融,每寸毛孔似都在的奔腾之下被冲开了。

    突地,白露身子一阵紧抽,一声声甜蜜娇柔的呻吟忍不住从口中奔出,浑身一阵接着一阵地哆嗦,也不知李尽欢那粗长的是顶到了什么部位,她只觉体内快感陡地倍增,瞬间便充满了她的每一寸肌肤和灵肉,再没有一个地方能逃离开去,甜美酥麻的哗然狂泄,再没一点保留。

    偏偏李尽欢不只没有被那美妙的烫的一泄如注,头处不知何时开始,已传来了一阵阵若有似无的吸力,彷彿想将白露的全盘吸收似的,那前所未有的滋味儿,美的白露更加酥软无力了。

    情不自禁地媚声娇吟不已,彷彿整个人都已经融化在那舒畅痛快当中,她虽是头一次尝到如此美妙的滋味,美的好像以前和男人的欢爱都像是失了味儿,但沉醉在当中的白露却也不是不知道,她是什么地方被他给侵犯了,记得以前在书里曾经提过,对于修练媚功的女人而言,最重要的要害,便是深藏深处的了。

    对女人来说,非但是欢喜之源,也是极端脆弱的要害之处,功力愈深,愈是敏感难挨,无论媚功如何高深、经验如何丰富的女人,一旦之处被男人给探到,都要忍不住迭起、遍身酥软、喷出、一泄千里,爽到再也无法自制;若是遇上了不会武功的人,只是偶尔不小心被他触及,一时之间爽不可支,那还算好;如果对方也是此道高手,那被採的女人可就惨了,珍贵的等於和盘托出,再没有保守的份儿,轻则精元散失、功力大退,重到连当场脱阴而亡的都有。

    只是一向深藏在极深之处,绝难轻易触及,若非天赋异禀之人,就算老於此道的採补高手,想要触到女人的,可也是难如登天,更遑论要一直紧紧地含住、迳行採补了。

    但此刻的白露,正是落入了李尽欢採撷当中,酥软的她只觉得彷彿海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不住沖刷着她的身心,令她一次又一次地落入了甜美的深渊,现在的她真的只想任凭摆佈,就这样被玩到活活爽都死都好呢!

    “美……唔……美呀……好……唔……好主人……好老公…………被你了……唔……你好……好厉害……搞的又……哎……哎哟……又……嗯……你……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厉害的……啊……好爽……整个人都……都要飞了……哎……真……真是爽上天了……唔……好主人……亲亲老公……你……你採到了……哎……採的好爽……啊……”

    外表看来完全没有激烈的动作,档案室内虽是一室皆春,却只见偎依在李尽欢怀中的白露不住娇颤不已,香汗如雨飞洒,口中呻吟不绝,句句都充满了甜蜜的满足,而李尽欢却是不动如山,只是只手扶住白露湿滑的纤腰,让她自主地挺扭不休,女体幽甜的香气随着她的汗珠泼洒,不断地飞散出来,蒸得满屋子都是香气。

    也不知在李尽欢怀中这样忘形了多久,白露只觉浑身皆酥,深处又是一阵甜美的颤抖,也就是又一波美妙的美滋滋地喷了出来,前所未有的美妙快感袭击了全身,好像每一寸都充满了的乐趣,再也留不下其他的东西了。

    性感保姆白露渐渐感觉到了大男孩令自己快乐的美妙时光正向自己迎来,她那娇媚的呻吟声完全代替了她的哭泣声,一双玉手紧紧抱住大男孩宽厚的身体,完全享受着大男孩那英勇坚强的冲刺,自己的身心也随着大男孩的不断冲刺而攀上了快乐的巅峰,从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里不断发出令人销魂蚀骨般的浪吟声。

    “啊,啊,嗯,嗯,啊,啊,啊!”

    听到性感保姆发出如此勾魂夺魄般的浪吟之声,李尽欢的身体内便涌现出一种威风无比的感觉,征服和占有是军人的本事,此时的他就好象在冲锋陷阵一般,经过一番辛苦的攻坚战,终于占领了阵地,那种令人激情高涨的占有欲和满足感顿时充斥着全身。

    性感保姆已经完全陷入大男孩威猛刚强的冲刺之中去了,只觉得自己的之内春潮泛滥,已经不知道到达过多少次快乐巅峰的她,深处的芳汁如洪水决堤一般狂涌而出,不断浸着那肆意征伐和摧残着她身心的暴胀,那种因男女交欢而完全融为一体的感觉,所营造出的那种糜氛围在整个档案室里越散越大,慢慢笼罩了正陷入海洋之中的大男孩和成熟性感保姆。

    此时的李尽欢可谓是得意洋洋,能够征服和占有如此美艳成熟的妇人,让他无论是从还是从心灵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这种感觉让他不禁又想起了自己那美艳迷人的婶婶黄雪琴来,他色的双眼紧紧盯着身下已完全被自己弄得的成熟性感保姆,慢慢从她的粉脸之上想到他此时正在弄着的女人就是小甜甜的妈妈,情不自禁的想把小也弄到床上来,来个母女,那种感觉充满了禁忌不伦的快感,让他更加兴奋,更加刺激,更加疯狂起来。

    美少妇白露当然不知道现在正在弄自己的大男孩正在联想到她的女儿,如果她知道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举动,此时的她已经完全被大男孩的坚强、威猛和惊人的耐力所折服,自己那好似被大男孩活生生分离开来的好象又被大男孩缝合了起来。

    从深处的里不断传来阵阵舒爽无比的感觉,一波接一波的叩击着她的身心,令她尤如飞上了九霄云外,正享受着那在空中飞舞的感觉,越来越大的媚浪吟声让她自己听了都觉得羞涩无比,可是就是不能控制自己,虽然她渴望过也后悔过,但那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她满脑子里都是大男孩那帅武的英姿,她知道自己今后的快乐一定都要这个大男孩来赐予,所以她便更加放浪的呻吟着,更加主动的配合着,更加心甘情愿的奉献着,将自己的身心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他。

    李尽欢感觉到身下性感保姆白露越来越主动的配合着自己英勇的冲刺,从这一点出发,他便知道自己已经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得到了她,占有了她,不仅是她的,最重要的是她的心,能够掳获这个美艳成熟妇人的身心,就好象他又一次在执行特殊任务之时取得了胜利一般,让他兴奋到了极点,在这种兴奋的催使之下,一种强烈想要暴发的念头也越来越盛,能够在如此紧窄的死死紧夹吸吮的情况下坚持如此之长的时间,他对自己都有点佩服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钻进性感保姆的心灵深处去,看一看她到底是一个怎样令自己发疯着魔的女人。

    性感保姆也渐渐感觉到了大男孩冲刺的速度和力度,她是过来人当然心里清楚,大男孩是要暴发了,一想到大男孩就要在自己的深处暴发,她就莫名的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羞耻感,突然好象想到什么一样,媚之极的浪哼道,“啊,主人……。不,啊……。不要,啊,进来!”

    就在她媚浪吟之际,大男孩突然发起一阵般的冲刺,然后将自己那快要的死死的顶在性感保姆娇嫩之极的最深处,将那无数滚烫的熔浆无情的浇灌在那颤抖的之上。

    “啊!”

    性感保姆白露还是没能阻止大男孩在自己体内的火山暴发,那份强烈的羞耻感来得更猛烈了,随着大男孩滚烫的熔浆无情的注入自己的最深处,她的娇躯便颤抖得越发厉害了,高高抬起的玉臀好象在承受大男孩的暴发一般,一双抱住大男孩身体的玉手也抱得他更紧了……

    性感保姆白露在感受到大男孩带给自己从未到达过的快乐巅峰之时,她的身心完全融入了大男孩的身体之中,娇媚的呻吟声更加令大男孩销魂蚀骨。

    李尽欢此时也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都爽歪歪了,他看着美目紧闭,呻吟不止的成熟性感保姆一副享受快乐的美态,不由的爱心大动,温柔的用手抚摸着她有些发烫的脸蛋,深情的爱吻着她那半张半合的红润樱唇。

    性感保姆也抱住大男孩的头颅主动的伸出小香舌任由大男孩吸吮着,从身心感受着大男孩事后对她的无限温存,这一刻,她感觉自己找到了真正的幸福,真正爱着自己的大男孩。

    “你太美了,我真的好喜欢你!”

    李尽欢深情的对性感保姆白露说道。听着大男孩如此爱意浓浓的告白。

    性感保姆白露打开双眼,羞涩的看着这个大男孩的双眼:“主人,我也爱你!”

    李尽欢听完性感保姆的话,又一次狠狠的吻住了她的樱唇,两条不知乏味的舌头又一次紧密的交织纠缠在一起,彼此吸吮着,彼此吞噬着对方爱的芳汁。

    大男孩的色手再度按在性感保姆胸前那丰满坚挺的圣女峰之上温柔的揉捏着,只觉得自己暴胀的又开始蠢蠢欲动,就在他想要再一次深入性感保姆的身体之时,放置在玻璃桌边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性感保姆白露被这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白露有些惊恐的看着大男孩,李尽欢看着被手机铃声吓得躲进自己怀里的性感保姆,便轻声对她说道:“你接电话吧!”

    白露一听大男孩的话,羞涩的推开大男孩的身体,伸出手去拿起了手机,从电话那头传来她的声音:“你好,”

    白露一听是自己亡夫的妹妹打来的电话,便沉下了气,稳重的说道,“嗯,我听着呢,你说吧!”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