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634章 极乐

第634章 极乐

    沈琳蓉四肢瘫痪,这更激起李尽欢的玩心,玩弄一双嫩乳和的手更是不停加速,在这种情形下,沈琳蓉 不断挣扎,身体却不自觉的跟着李尽欢的动作摆动,渐渐的连她也可以听到自己发出“噗滋”、“噗滋”的水声,夹杂阵阵快意的哼啊声,靡的应和着李尽欢的玩弄。

    李尽欢将娇庸无力的大美女翻过来,看到沈琳蓉杏目紧闭,媚眼含春的俏丽模样,心知这是让她快乐的最佳时机,立刻挺起宝贝,摩擦着黑色的耻毛,一手捧起沈琳蓉 的臀部,使雯 湿润的更为撑开,一手握着宝贝试探着沈琳蓉湿润的洞口,用磨擦着沈琳蓉 的。沈琳蓉被宝贝抵得,一股深流慰心,口吸,身上有舒舒畅快之感,但奇痒赞心。不觉轻抖,呻吟哼哼。

    接着李尽欢十分容易的找到沈琳蓉那已经张开的湿滑秘,宝贝前端稍微进入鲜嫩黏温的玉门关,万分兴奋的李尽欢腰部猛然一挺,宝贝往里伸入,粗大的宝贝便整根插进了沈琳蓉 体内,突破她的最後防线,直至,精顺流而出。

    沈琳蓉毫无反抗的接受身体传来的快感,身体像火烧一样的热。李尽欢轻声安慰道:“沈姐姐,忍受我给你带来的快感吧。”

    有摸又吻,不一会,沈琳蓉 终於完成初步工作,而享其中的乐趣,忍不住“啊”地叫出了声。

    李尽欢眼见原本高高在上、冷傲难近的沈琳蓉 ,终於抛弃原有的羞耻自尊,狂乱地叫出声来,心中兴奋难当,更是奋力驰骋,尽情肆虐,手上口中更是不停轻薄这怀中的赤裸羔羊,沈琳蓉全身充满着被突入身体深处的快感,她的意识被吞没了,宝贝在涌出大量液的上穿插,发出“噗滋”、“噗滋”的声响。

    沈琳蓉的腰不停的活动,她的大胆的摆动,来配合李尽欢的宝贝在自己动作,她内心隐藏着的欲念,随着身体所受的刺激而爆发,这时她只觉得传来的猛烈快感,整个盖过了其它五官所传来的感觉,眼前天旋地转,一股绯热的感觉从身体里掠过。

    沈琳蓉雪白的喉咙随着不停颤抖,不知道自己口中正不断加大乱娇吟的音量,道:“小坏蛋……人家……好快乐……沈姐姐……只……属於你……一个人……”

    李尽欢见过女子不少,同沈琳蓉这样的娇媚艳丽之人,还是首见,其情如火,浪现形,与奋提起欲火,大刀阔斧,如,使劲。

    两人如猛虎博斗,战得天翻地覆,天地变色,沈琳蓉这时被揉得要破,搞得魂失魄散,俱酸、甜、麻、痛於身,媚眼横飘,娇声叫,呼吸急喘,以一双抖颠的,磨着健胸,腰儿急摆,猛抬,双腿开合,夹放不已,高大肥嫩,丰满的玉臀,急摆急舞,如旋旋转,每配合其猛烈攻势,无不恰到好处。

    李尽欢眼视沈琳蓉娇容浪之状,嘴吻其诱惑的红唇,只手紧搂她,吸腹,粗壮长大的宝贝,用劲的插其迷人之洞,发泄,享受娇媚浪之劲,偿视艳丽照人之姿,无尽无休,纵情驰乐。这时两人已到,乐得有点疯狂,如昏如醉,那汗水、液,喘气都不沈琳蓉狠命的大干。

    的浅粉红色含着一条不停的大宝贝,李尽欢疯狂一刻钟,沈琳蓉的黑发跟随她身体的活动而飞舞。李尽欢突然感到宝贝周围内壁的软肉一阵强力的旋转收缩,沈琳蓉的媚肉像一把钳似的夹住自己的宝贝,便再也支持不住,宝贝一酸,将一道滚烫的洪流喷洒在沈琳蓉体内。

    同时只见沈琳蓉浑身不停颤抖,面上泛起了一阵红霞,好像有强力的电流通过一丝不挂的身体,电流从背部一直传到上头部,脸上身上泛出靡妖艳的桃红色,圆润的粉臀不由得挺起来,好像是在回应李尽欢的动作,柔细雪白的双手环抱他的肩头,手指深陷李尽欢背上肌肉……

    沈琳蓉主动仰身献上香舌,紧缠住李尽欢粗大的舌头,李尽欢的舌头陷入沈琳蓉的嘴内,沈琳蓉用力吸啜李尽欢的舌头,他们两人像一对恋人似的热情深吻,李尽欢无法抵受这个美人儿的深吻,而继续猛力沈琳蓉 的。沈琳蓉美妙的身段突然痉挛,全身肌肉快速的抽紧,晕眩道:“呀……我快要…………”

    “咿……坏蛋……姐姐……不行了……”

    一声前所未有的狂呼娇喘由一张樱口中传出,如同娃般,沈琳蓉 双腿一阵痉挛抽搐似的紧紧夹住李尽欢的腰臀,接着就发疯般的摇着皓首,双脚在空中乱踢,彷佛希望他的宝贝插得更深更猛,好像要将他挤得一滴不剩似的。

    後的李尽欢只觉得心旷神怡,彷佛完成了遥远前的愿望,整个人放松的躺在沈琳蓉的玉体上。而沈琳蓉如同灵魂出窍般,只觉得太阳在振动,眼睛好像在冒金花,也感觉出自己的还为追求猎物在一张一合,但她此时的意识已经朦胧,呈大字形瘫软在沙发上,无意识的将两只修长的玉腿无耻地紧夹着李尽欢的腰部。

    俩人终至欢乐之顶。李尽欢想刚才姐姐那浪媚,如火如荼的动作,内媚之劲,宝贝夹吻得舒畅,其娇艳见之眼花了乱,玩得心胸皆酥,痛快灵魂出,陶醉的昏沉沉,那股味儿,可说初尝到。

    沈琳蓉,觉得身形飘荡,神游太虚,再想到欢乐之境,又羞又喜,这可爱的人儿,给于毕生难忘美梦,舒适痛快,自己怎么那处荡,赤体纵送,毫无顾虑。他那似乎有魔力的手,抚摸舒适,粗大的宝贝,干得痛快,迷人眼神,照射入心胸,心神荡动不已,那当儿真好,不觉四肢夹紧他,轻声的道:“小坏蛋……我……我好舒服,差点死了。”

    “沈姐姐,说真心话,你实在太美了,你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迷人,我忍不住就想狠狠的。”

    “嗯,你说得好听,谁不知你是害人精,我这一生算是送在你手里。”

    “姐好姐,虽然是我主动加以诱,但是刚才你那股浪劲,恨不得一口将我吃了。”

    “啊,没良心的,我献了整个心身,还说我荡。”

    “好吧,好姐姐,那我就离去,让您清高自守。”

    “你敢。”

    “唉,您真难侍候,玩又说我压迫,离又不好。”

    “哼,现在我已失身给你,那你就要听我的。”

    沈琳蓉抱得紧紧的,似怕他跑了,并送上香舌。

    李尽欢知其娇情,故意吊其味口,以衣服擦去汗水,温柔的吻,含允着细嫩的舌头拥抱温存着:“沈姐姐,你像盆火,差点将我容化,那股媚之状,使我陶醉。”

    “嗯,你的狠劲,加上粗壮的东西,也搞得我魂飞魄散,使我迷茫,快乐得如登仙境,小坏蛋,你真是我的心肝,望你今後不要抛弃我,我们永久在一起,享受人间极乐。”

    沈琳蓉手抚摸其面,注视着他,一张大小适度的嘴,展露出一丝密样的微笑,两须和额角,皆着一些汗水,粗壮的臂,紧搂着,纠缠着,其粗壮的宝贝硬挺着,还插在。他壮实健美的身体压住她,那男性所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随着均称的吸吸,一起一伏,显得那么壮而有力。

    沈琳蓉情不自尽的,抱着其首,一阵狂吻,一股男性气息诱惑,使之心里一阵神荡心摇,飘射着一股醉人的光彩,又似乎沉醉在美妙的音乐里,一个心儿,狂跳飘荡,飘、飘、飘。李尽欢为其艳姿,惑人目光,丰满白嫩娇柔的玉体迷醉,像得到鼓厉似的,更抖擞精神,再度寻欢,猛抽猛干,宝贝的内茎,在中猛用劲的,提起出头,大刀阔斧的干。

    才数下,沈琳蓉已被干得,直冒,心乱跳,阵阵抖颤,口内不住的浪哼道:“好弟弟……你我了……好弟弟……咬呀……呀……老公……不能再动了……哎呀呀……不能再干了……”

    “我没有命啦……呀……哎……弟弟……你真要姐姐…………”

    沈琳蓉这时已被干昏了头,猛勇的大力,使其又连续的丢了数次,全身酸软无力。这也难怪,李尽欢的宝贝粗壮有力,如此狠干,怎不令她吃不消呢。

    沈琳蓉娇媚的浪哼着,激起李尽欢像野马,在平原上尽力驰聘着,他紧搂着沈琳蓉 的娇身,也不管她的死活,用足气力,一下下狠干下去,急插猛抽,大像雨点般碰在她的上,浪水被带着“滋、滋”的发响,由里一阵阵的向外流,大腿都湿了一片。

    直干得沈琳蓉死去活来,不住的寒颤,抖颤着,嘴吧张着直喘气,连“哎呀”之声都哼不出来,李尽欢才轻抽慢插。沈琳蓉此时才得喘气的机会,望着他媚笑,并擦其汗水,温情的吻着他,玉手爱抚健壮背肌道:“老公,你怎么这样厉害,人家差点给你捣散了。”

    “好姐姐,你说我什么厉害?”

    “小坏蛋,不准乱讲,羞死人。”

    “好姐姐,说不说?”

    李尽欢猛的数次,紧顶她的,不住揉擦磨旋,直揉得与,酥酥的,心里发颤,沈琳蓉连忙大叫道:“我说,我说。”

    “好,快说。”

    “弟弟,你的大宝贝真厉害,姐姐差点给你捣散了。”

    李尽欢故意使坏,要征服她,还顶着揉旋不止,干得更粗野。

    “姐姐,你地被我的大宝贝捣散了。”

    羞得沈琳蓉 粉脸通红,但又经不起他那轻狂,终於说了,只乐得他哈哈大笑,她轻轻打了他一下笑说道:“冤家,真坏。”

    李尽欢心满意足的,征服了这艳绝一代尤物,继绩。他经过多次冲刺,紧小的,早已经可以承受粗壮的宝贝,于是转动着臀部上下左右,迎合着他直冲,并乖乖、李尽欢、大宝贝的浪哼,曲意奉承。

    李尽欢抽得急,沈琳蓉转得快。李尽欢感觉其,紧急的收缩,内热如火,一阵热,知她又泄了,自己有点累,紧紧互抱,阴内喇叭口,如张合含允着。一阵酥麻,寒颤连连,二人都舒畅的泄了,躺着喘气,二度春风後,谁也不愿再动了。暴风雨过去了,屋里又恢复静寂,只听到急促呼吸的声音。

    片时的休息,紧抱着的人儿,又在动了。沈琳蓉醒了,张着一双媚眼,看着紧压着的李尽欢,威武雄俊,剑眉舒展,两眼紧闭,挺直的鼻子,下端放着一只不大不小的嘴,唇角微向上翘,挂着甜甜迷人的笑意,加之劲大力足,粗壮长大的宝贝肉得舒适,使女人若仙若死的内功,这样子真不知迷死了多少娇,她真爱他如命一般。

    沈琳蓉想到自己原为烈女,现为,赤身和其裸抱着,不禁羞红着脸,轻吻了他一下,又得意的笑了,再想到刚才和他舍死忘生的肉博,他以那美妙紧硬的大宝贝,真捣心灵深处,把她领入从未到处的妙境,打开人生奥秘,又不由心里乐陶陶,甜密密地直跳,手抚着他坚官的胸肌,爱不释手抚摸。

    原来宝贝挺直坚硬,还插住末出来,现被液及温暖的儿滋润着更加粗壮长大,把内塞得满满的,大顶紧口,既刺激又快感,一股酸麻的味道,沈琳蓉气呼喘喘的道:“冤家,你这宝贝使我又爱又怕,险险我又出了。”

    说罢嘴舔舌咂,好像其味无穷。

    李尽欢沉思中,静静享受安宁中的乐趣,为其浪之声所扰,张目凝砚,娇媚丽容,手摸高隆,沈琳蓉 被揉着,酥痒到心里,摆首挺胸,轻扭细腰,丰肥的玉臀轻慢摆动,不时的前後上下磨擦,专找痒处摩擦迎合。

    李尽欢也把腰提起,,宝贝配合着她的磨动迎合,只乐得沈琳蓉,喜喜的:“呵……冤家……乖乖……大宝贝……好弟弟……”

    李尽欢低头看她的含着大宝贝进出,收缩,红肉吞吐翻飞,猛挺急抽,运动自如,既香甜,又滑溜,有时尽根插尽,有时磨,口又紧夹着酥快,痒到心底,李尽欢也乐得直叫:“蓉儿姐姐……你的功夫真好……啊呀……姐姐……美死我了……加速的旋……唔……唔……好……使我舒服……嗯……用劲的夹啊……”

    两人叫在一起,浪做一团,因得更加痛快淋离,伊伊唔呀呀的,声百出,浪态万千,那大插进抽出,带着精,越肉越多,流得满腹满腿,地上都是,其滑如油更加快速,舒畅抉乐,如疯如狂,勇猛大力玩乐,挺抬旋转如飞,吞吐不停。

    沈琳蓉实在觉得不行了,浪得成河,腰腿酸软,不动一动,全身如散的,“格格格”浪笑。李尽欢抱紧娇身,压得紧密,继猛抽狠插数下,宝贝紧顶着四周,口和底处,在最嫩最敏感的软肉上,轻轻揉转。

    沈琳蓉闭着双眼,品尝着这刻骨难忘的美味,美得她赞口不绝,口哀浪哼着,头在左右摇摆,身随其动摇动,粗壮的宝贝,转动得地无法不摆动,她实在禁不住,这内媚之功,心底内的扭痒,乐得忍不住的,汩汩又出了,急得:“好弟弟……咬呀……嗯……唔……你饶饶我吧……我不能再玩了……不能再浪了……也不敢浪啊……唔……唔……老公啊……饶饶吧……可怜……啊……不……不能再揉了……”

    “唔……唔……哼……好弟弟……嗯……我服了你……我今後……一定奉给你……永远听从……弟弟……好宝宝……别动……呀……嗯……我受不了啦……乖乖……又出了……”

    李尽欢粗壮的宝贝,实在把她干得太舒服了,虽然内功深厚,但还抵抗不了粗壮宝贝猛烈的攻势,像开关似的向外流,通体酥麻,酸软无力,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真是有生以来,初尝这样的美味,从未领略的妙境,怎不使她乐极魂飞,死去活来。

    李尽欢见沈琳蓉两颊火赤,星眼含泪,话语已含胡不清了,周身都在剧烈的头抖,又烧又热的,直射不停,觉得自己酥麻似的,似颤抖的收缩,紧夹宝贝吸吻,脱阴昏死过去。连忙紧搂着,吻其唇,以舌伸入其口裹,向口中不停的运气吹吸气,才使其醒转。

    沈琳蓉眼珠已能转动,渐渐恢复精神。李尽欢然後托那润滑,紧弹的丰臀,又猛力抽、插揉数下,紧顶着,再忍不住,千股热热的,射入张口的里去,热得沈琳蓉寒颤连打,疲乏的不动。恩爱缠绵的战斗终於停,狂欢半日,已享受了极乐,宁静的休息。

    不知睡过多久,沈琳蓉悠悠醒来,发觉李尽欢紧紧压在自己的身上,两人全身赤裸,李尽欢的大宝贝还插在自己的里面,塞得满满的。一股羞耻和满足之情,一起涌上心田。但见地毯上湿湿濡一片,回想起刚才缠绵缱绻的交欢,真是无比的舒服爽快,有股令人留恋难忘的甜蜜感。李尽欢那粗长似钢铁般的宝贝,得舒服透顶,是那么令人留恋难忘。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