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650章 幸福生活开始

第650章 幸福生活开始

    李尽欢把她修直的双腿抬起来一直往前压,李青雪曼妙的胴体弯屈,搁在李尽欢肩头的雪白脚ㄚ不由自主的用力向前绷紧,秀气的脚趾微微夹在一起,十分性感诱人。李尽欢紧紧抱住她香汗淋漓的娇躯亢奋的挺扭,龙枪在火热花房里飞快进出。

    “呃……哦……”

    李青雪闭紧双眸,随着李尽欢一次次的,发出颤抖的呻吟。

    “噢不……不行……哼哼……好麻……好酸……”

    李尽欢搂着她滑嫩的纤腰,低下头吸吻她柔软的樱唇和香舌,李青雪羞赧的阖着眼吐出香舌让李尽欢吮吸,鼻翼发出诱人的娇哼。李尽欢左手抓住她软绵绵腻滑滑的搓捻,右手则用力揉捏圆滚滚肉乎乎的臀瓣上,低头将发硬的含在嘴里吮吸着,摸乳的左手向下探去,抚过光滑的大腿根摸到毛茸茸的芳草丛,指尖拨开湿滑的花瓣,点在柔滑的花蕾上轻柔地抚弄,李青雪也抬起湿淋淋的花瓣迎合,发出甜美的呻吟,凸起的敏感小一碰就会直流,浸湿茂盛的芳草。

    “啊……好啊……你……啊……”

    美艳妈妈将长腿高高举起缠着李尽欢的腰,挺起玉臀不停的迎凑,李尽欢插得更卖力,李青雪轻咬着李尽欢的肩膀,“好舒服……啊……好美啊——哎呦……用力……”

    李尽欢被李青雪的词浪语刺激的更卖力,龙头深深顶入,李青雪的呻吟突然放高,花房一紧,一股暖流涌向龙头。李尽欢继续用力的着,右手向早已被浸得湿透的菊蕾摸去,在肉涡上轻轻玩弄着。

    美艳妈妈亢奋的挺起纤腰迎接,李尽欢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最后的山洪暴发,李尽欢软倒在她娇躯上,“雪儿……啊……全给你了,啊……老公好爽……好爽……”

    李尽欢身子一抖一抖,将大量的浓烈喷洒进李青雪的深处。李青雪也十分激动,娇躯被李尽欢滚烫的烫的不住的颤抖,阵阵欢乐的激射而出,两人在中紧密的贴着,瘫在水中不肯起来。

    半晌,美艳妈妈呻吟着扭动娇躯,两眼直盯着李尽欢再次高高矗立的龙枪,道:“你这小坏蛋,这坏东西,都将妈妈插坏了,好疼啊……”

    李尽欢吻住她的红唇,“雪儿,老公太快了了。”

    “小坏蛋,不要只记着自己快乐,刚才你这小坏蛋,一开始还听话,后来就只顾着自己享受,完全不理妈妈了,发功都忘了。”

    李尽欢不好意思地说:“雪儿,后来,太投入了。我有些失控了,没关系,我们重新做一次。”

    美艳妈妈娇嗔道:“这一次,要是再做不好,我可不饶你。”

    李尽欢嘿嘿笑着拉起平躺在浴缸中的李青雪,让自己滑入水中,换成自己平躺在浴缸里,大手环抱李青雪的纤纤细腰,将她那柔弱无骨的胴体缓缓举起,调好角度,将湿润、花瓣微开的花房对准自己从新的龙枪轻轻放下,“啊!”

    坚硬挺拔的龙枪再一次破门而入,李青雪不顾一切的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大声娇吟。

    第一次被这样一种水中男下女上的姿势摆弄着,她感觉龙枪似乎进得更深,更能碰触到刚才的姿势所触碰不到的地方,李尽欢抓着她的两臂把她推了上去,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双手转而握住温香软玉的双乳,不停的抓捏。

    雪白的双乳同时受到刺激,李青雪酥软的身子忍不住挺腰摆臀的上下扭动起来,丰润的臀部一次次撞击李尽欢的股间,龙枪不断地她神秘滑腻不堪的花房,这一骑马式的上下扭动,粗长硬挺的大龙枪每一下都重重刺击到李青雪花房最深处、最敏感的花芯。

    每一次都带来从未有过的美妙快感,丰满的悬空摇晃着,时而滴下几滴水珠,一切的矜持和尊严再无必要,李青雪放浪行骸的自行调整各种角度和力量,时而呻吟狂喘、时而声高叫,忘我地投入原始的追求。本来美艳的面容,此刻只剩无尽的媚态,刚才清澈明亮的双眸,正燃烧着熊熊的之火。

    水流晃动的激荡声、男女肉搏的拍击声和狂浪满足的喘息尖呐声,声声入耳,交织成悦耳动听的乐章,李尽欢双手紧搂住李青雪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细腰,粗大龙枪开始配合着上下、死命起来,玲珑美妙的胴体在李尽欢身上上下起伏,圆满的坚挺荡出一道道眩目的波浪。

    在这种强烈至极的刺激下,李青雪脑海一片空白,除了体会那一种令人酸酥欲死、晕眩欲绝的快感外,再也想不到其它。龙枪在她紧小花房内的抽动顶入越来越猛烈,一颗芳心又轻飘飘地直上云宵,突然地双腿紧紧夹着他的身体,全身猛烈颤抖,声嘶力竭的呻吟着……

    美艳妈妈仰起头闭上双眼,仔细地体会亲子李尽欢那粗大龙枪插在体内的感受,略微抬起肥美的翘臀,龙头刮过花房的感觉令她忍不住地呻吟。慢慢地提起,又飞快地坐下,让龙头猛力在口顶弄。

    “……好舒服……好棒啊……好……用力……啊……”

    李青雪加快了上下起伏的速度,的碰撞发出阵阵‘啪’的撞击水声,龙枪跟花房更是因为和水的滋润而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美艳妈妈扑在李尽欢身上,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疯狂地在李尽欢身上不停吻着。曲线惹火的胴体水蛇般地扭动,李青雪浪的模样令李尽欢无法忍耐,左手抓住她的手感十足的不轻不重地揉捏着,右手伸入娇嫩的大腿根。

    享受着她美妙的,左手握着充满诱惑的,李青雪兴奋地叫起来,晶莹剔透的小脚踩在水中,略微抬起花瓣配合着李尽欢的,“嗯……快点……你插得……雪儿……好爽……”

    花房里流出来的落到水中,飘起阵阵白色,李尽欢将李青雪抱起来走出浴缸,让她娇嫩又美丽的胴体弯腰趴在浴缸边上,李尽欢将龙枪抵住花瓣慢慢,粗大的龙头分开花瓣朝着缓缓花房深处滑入,李尽欢慢慢把龙枪抽出去再用力。

    李青雪陷入难以自拔的快感中,狭窄的花道多次了适应李尽欢的尺寸后,被的快感更是令她难以抗拒。

    李尽欢从后面紧抱着美艳妈妈纤柔的细腰,——的撞击着她滑腻的臀肉,她雪白娇挺的更显得丰满,随着雪白胴体剧烈的摆动摇荡出迷人乳波。李尽欢的呼吸也变的急促,手拍打李青雪雪白的,她雪白的被拍变得通红,嘴里只剩下低低的呢喃。

    李尽欢加大了力量,李青雪琳琅妩媚的胴体慢慢的上半身失去了支撑完全趴到了地上,但圆润的翘臀依然高高的挺着,娇嫩的花瓣变的血红,随着龙枪卷进翻出,粘滑的液体不断从渗出。李尽欢抱紧她圆润的抚摸滑腻柔软的臀肉。抚摸白嫩柔软的,凑上去亲吻她的脸颊,品尝李青雪红润的嘴唇。她嘴里发出十分愉悦受用的娇喘。

    李青雪只觉那根完全充实胀满着紧窄的巨大龙枪,越插竟然越深入花房内,一阵狂猛耸动之后,她发觉越来越湿润、濡滑,随着越来越狂野深入,龙枪狂野地分开柔柔紧闭娇嫩无比的花瓣,硕大浑圆的滚烫龙头粗暴地挤进娇小紧窄的花房口,分开花房膣壁内的粘膜,深深地刺入那火热幽暗的狭小花房内,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绽放的娇嫩花蕊,龙头顶端的刚好抵触在上面。

    李尽欢伸手到她的胸前,捉深住了那随着身体的晃动而晃悠悠的,恣意揉捏着,李青雪的娇喘声也变得更加急促:“好美呀……唉呀……好爽……啊……”

    一阵令人魂飞魄散的揉动,美艳妈妈经不住那强烈的刺激,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更是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花房膣壁中的粘膜更是死死地缠绕在那深深的粗大龙枪上,一阵不能自制火热地收缩、紧夹。

    “啊……”

    随着一声凄艳哀婉的销魂娇啼,窄小的玉宫口紧紧箍夹住滚烫硕大的浑圆龙头,李青雪芳心立是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鲜红诱人的柔嫩樱唇一声娇媚婉转的轻啼,终于再次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

    后酥软无力的美艳妈妈,丰满成熟的身躯瘫倒在李尽欢的怀里,舒服地让他搂抱着,一起浸泡在温热的池水中。多次后的脸颊显得那么的娇艳欲滴,美眸中满是后的甜蜜余韵,李青雪樱唇轻启,吐气如兰道:“你这个坏老公真是要了人家的命,真是羞死人了。”

    如此诱人的话是比起春药还要让人兴奋,李尽欢还未满足的欲火狂升,搂着她再次猛力冲击起来,李青雪这时才发觉插在里的龙枪还是硬梆梆的,不禁娇容失色,迭声求饶:“哦!你饶了吧!我实在不行了,受……受不了……呀!”

    看到美艳妈妈之后不堪再次的敏感刺激,变得如此柔弱,声声讨饶,李尽欢怔了一下,定子,爱怜的轻吻她的额头、鼻尖,享受温馨满怀的另一种美感。

    微温的水流按摩在激烈欢爱后慵懒无力的二人身上,舒服得令人直想躺在浴池中,细细品味温馨满怀的旖旎风情。逐渐变凉的水温,让在欲情余韵中的男女逐渐恢复活动力。

    冲洗完毕后,李尽欢抱起千依百顺的大美人,倒在宽大舒服的豪华大床上。

    美艳妈妈仰着脸,头靠在李尽欢的肩上,一双秀目似睁似闭,无限娇羞,仿佛又无限妖治轻轻地说:“老公,你真的是个男人中的男人,好棒啊!”

    李尽欢嗅着她未完全吹干的头发中的洗发水香气,抚摸着还带着水汽的肌肤,道:“雪儿,你更是极品女人中的极品。天下女子,没有一个人的身体能够比得上你,也没有任何人能够给我你所给我的快乐,老公爱死你了。”

    李尽欢色咪咪地看着她娇媚的面容,雪白的双乳,平坦无一丝赘肉的光滑,浑圆修长的大腿,还有两腿之间那神秘的方寸之地,李青雪顿时面红耳赤,窘迫,不服输地娇喘着小声斥道:“我不管,总之是你把人家……”

    至于人家什么,她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啊!不要……你这个坏老公。”

    美艳妈妈扭动起迷人的腰身躲避,美妙性感的身体轻微颤抖着,夹紧修长结实的大腿。

    “乖老婆,你真是开明。”

    李尽欢手抓住丰满肉感的揉搓,李青雪扭动着雪白的,修长的粉腿和圆润的双肩诱人颤抖着,李尽欢吸啜着娇嫩的耳垂,刺激着她的春情。拉下她的小手,按在又硬又热的龙枪上。

    美艳妈妈立刻感觉到他的巨大坚硬雄伟,惊慌失措地想要缩手,却被他紧紧抓住,她明显感觉到他的硕大和火热,李青雪俏脸绯红,紧咬下唇,又是害羞又是好奇用纤纤玉指上轻轻的抚弄起来。

    李尽欢超乎的常人和常识的伟大,令李青雪情不自禁的惊叹道:“,好长啊!”

    说罢,忘了娇羞,看着充血澎湃的怒涨,滚烫难熬,蓄而待发的庞然大物,李青雪柔滑的玉指轻轻掐了一掐龙身,妩媚娇憨的说:“怎么会那么大啊!真不敢相信他就是刚刚插进……这么快就恢复了?好奇妙啊!”

    李尽欢揉搓滑李青雪腻腻的,饱实丰满的,有百搓不厌之感,如海棉柔滑的弹实力,呻吟地说道:“雪儿,惹怒了你可要负责。”

    哪知美艳妈妈充耳不闻,一只玉手情不自禁的上下起来,另一只也没闲着,无师自通地撩拨起龙根处的两颗。刺激的李尽欢是剑拔弩张,冲动地想爆发却又不上不下的难受的紧。“妈妈,帮好老公亲一下他。”

    美艳妈妈看着眼下生机勃勃的大东西,耳边听到李尽欢一声‘老公’,回头见李尽欢一脸希冀样子,李青雪不由得紧闭着双眼,羞红着俏脸轻启朱唇将那风流物的硕大头部含在了小嘴内。

    就在此时,口腔中燃起一股莫名的波潮。慢慢地,她开始上下扭动着,莫名的波潮和快感,在体内响起。硬直粗大又炽热的大龙头,摩擦着她的唇、上颚、脸颊、甚至顶到喉部,她不由得发出声音呻吟着。李青雪把一头秀发拨弄至耳际,重新用嘴含住大上下不停地抽动着。

    “雪儿,再深一点,我会更舒服。”

    李尽欢舒服爽快的呻吟着道美艳妈妈用心地从棒身的侧面一直到尖端,重重地吸吮着,再从侧面慢慢的滑下去,然后舌头一边跟着搅动,而左手掌则轻柔的抚摸着春袋。慢慢地李青雪的额头冒出了汗水,胸部起伏得更剧烈了,那一对丰满圆嫩的不住地上下摔动着,而她那一付悠哉悠哉的时的美貌也在强烈刺激着李尽欢的和感官。

    李青雪似乎珍爱万分地将一双樱唇递上,在龙根留下了斑斑红印。李尽欢感觉很爽,美女伸出香舌,用舌尖不停舔磨龙根顶端的蘑菇头,似云龙攀柱一般,紧紧缠绕。李尽欢被她缠得心痒难止,龙根被她挑得愈发高大,几乎要被她弄得一发而泄。

    美艳妈妈抓住时机启动,又将龙根一口含进嘴里,可惜她的小樱桃嘴只能勉强的容纳三分之二的柱身。李青雪上下左右边吮边晃,就觉那个龙根愈来愈粗,愈来愈大,愈来愈硬,愈来愈烫,颤颤巍巍直往她口腔深处、嗓子里面猛顶,令她窒息,使她晕眩!

    李尽欢这才从她的红唇中抽出自己的庞然大物。看着轻咳不已又羞红着俏脸的美丽的李青雪略微的狼狈样,李尽欢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李尽欢多年的夙愿,朝思暮想的女人,他渴望与妈妈整夜消魂蚀骨的,用力抱紧了李青雪光滑的身子,双膝紧顶着李青雪丰柔的大腿,使和李青雪的桃园紧密的贴在一起,免得那已经软下来的龙枪滑出李青雪的湿滑花茎。

    随着美艳妈妈身子的扭动,李尽欢已经消退的象死灰复燃的野火一样,渐渐的燃烧起来,浑身上下的血液加快了流动速度,脉搏也急剧的跳动起来,李尽欢那刚刚疲软的龙枪,在李青雪的湿滑花茎浸泡中霍霍的抖动着,急速的膨胀扩大,加粗变长,迅速充盈了李青雪的湿滑花茎。

    太好了!李尽欢心里一阵悸动,心脏马上就象快速发动起来的电动机一样,突突突的狂跳起来。龙枪的第三度,就象将军在战场上的一声动员令,李尽欢的全身一下子又兴奋起来。这一次来势更加凶猛,欲火更加旺盛。李尽欢欠起上身,俯视着李青雪红晕的恋庞,她双眼微闭,眉尖紧蹙,嘴唇轻合,鼻孔不规则的张翕着,李青雪局促的呼吸着。李青雪的表情显露出她对李尽欢的快速反映,他刚一动,李青雪就不安的躁动起来。

    李尽欢敏锐的感觉到李青雪的湿滑花茎里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的收缩,随即一股滚烫粘滑的涌了出来,浇烫在李尽欢的上,使李尽欢猛的一个激灵,龙枪不由自主的向上抽动了一下……啊!吸得好紧!李青雪的湿滑花茎吸着李尽欢的,李青雪的花瓣咬着李尽欢的龙枪根子,那难以形容的酥痒使李尽欢又奋力插了进去……

    由于李尽欢刚才射进去的和李青雪的滋润,湿滑花茎变得非常紧暖光滑,直顶李青雪的宫颈口,那曾经是孕育李尽欢的地方,格外的酥痒,格外的温烫!阵阵快感从李青雪的湿滑花茎深处透过李尽欢的龙枪,向全身放射开来。李尽欢钢铁般的,在李青雪缩紧的湿滑花茎里开始急剧的来回,李尽欢的龙枪由于长时间在李青雪的湿滑花茎里浸泡,又刚才放两次能量,所以,这一次更加坚硬持久。亢奋的疯狂的粗野的在李青雪的上发泄!一任李尽欢的在李青雪的湿滑花茎里来回穿刺!

    随着李尽欢速度的加快,李尽欢他的在李青雪的内迅速膨胀,越来越粗,越来越硬,越来越长,越来越大。每抽一下都只留在李青雪的湿滑花茎口内,以便下一次插的更深,每插一下都直穿李青雪的宫颈,使李青雪的湿滑花茎急剧收缩。李尽欢越插越舒服,大龙枪在李青雪的一再狂烈地插进抽出。

    随着李尽欢的动作,李青雪的全身不停的抽搐、痉挛。李青雪的双手紧紧的搂抱着李尽欢的腰,双腿紧紧的夹着李尽欢的臀围;李尽欢每一次的都使李青雪前后左右的扭动丰满的,而丰满雪白的秀峰也随着李尽欢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磨蹭着李尽欢坚实的胸膛,更加激发了李尽欢的。

    李尽欢将李青雪的双腿撑得更开,做更深的。再次开始猛烈,不停地撞击在李青雪的壁上,使李尽欢觉得几乎要达到李青雪的内脏。李青雪的眼睛半闭半合,眉头紧锁,牙关紧咬,强烈的快感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气,她微微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从喉咙深处不停的发出荡的呻吟声。”

    啊……恩、恩、恩……喔喔……”

    李青雪全身僵直,她的臀部向上挺起来,主动的迎接李尽欢的。

    由于李青雪的主动配合,李尽欢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抽的越来越长,插的越来越深,似乎要把整个全部塞进李青雪的湿滑花茎里。那种难以忍受的快感使李尽欢越来越疯狂,李尽欢不再视她为高高在上的母亲,而把她当作一个能发泄他的女人,他们之间在此刻只有的关系,李尽欢已经顾不了其它了。

    李青雪的湿滑花茎内象熔炉似的越来越热,而李尽欢又粗又长的龙枪象一根火椎一般,在李青雪的湿滑花茎里穿插,每一次都捣进了李青雪的阴心里。李青雪那湿滑花茎壁上的急剧的收缩,把李尽欢的龙枪吸允的更紧,随着李尽欢的,李青雪的花瓣就不停的翻进翻出。

    李青雪的湿滑花茎里滚烫粘滑的就越涌越多,溢满了整个湿滑花茎,润滑着李尽欢粗硬的龙枪,烫得李尽欢的热腾腾滑溜溜愈加涨大,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一股热粘的,每一次都挤得李青雪的四射,唧唧的向外漫溢,浸湿了李尽欢的和李青雪的,顺着他们的流在李青雪的上,李青雪身子底下的杂草都浸湿透了一片。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