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221章 晨战3

第221章 晨战3

    “好爽啊……”李尽欢舒服的倒抽一口气,林琴竟然三管齐下的服侍自己,这种销魂的待遇让人爽到无法思考,源源不断的快感实在太强烈了。

    林琴小嘴含着龙头吞吐几下后,手继续上下着,又沿着庞然大物用小舌头灵活地舔了一圈,接着她侧着脸靠近李尽欢的腿间,小舌头在腿根上游移几下后,轻巧的在上来回的绕着,妩媚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自然,似乎乐于享受这种亲密的,李尽欢舒服得双腿发抖,感觉腿上的神经在一紧一放间体会着这无比的愉悦,居高临下的看着如此荡的美妇林琴为你,尤其是她艳美的小脸就凑在你的,光是视觉上的满足就够让人兴奋。

    但看着林琴吞吐时随着身体摇晃的,李尽欢当然不会满足于这些,享受了好一会儿殷勤的后,立刻色眯眯的说:“岳母老婆……用帮我挤一下吧……”

    “小坏蛋……大色狼……花样那么多……”林琴脸色更红,白了李尽欢一眼后没有理睬,继续舔着蟒头上分泌出的点点透明,表情却似乎有些犹豫。

    “求你了……”李尽欢喘着粗气,满脸可怜的说,“我想要那个滋味……好不好嘛……”

    林琴微微一顿,娇羞的扫了李尽欢一眼后算是默许了,她慢慢拉起衣服,一对丰硕汹涌的豪乳瞬间弹跳而出,巨大的尺寸让人为之震撼,充血发硬的小看起来更是性感无比,林琴害羞的捧起一对让人为之疯狂的,一手撑住后面,另一手握住布满自己唾液的庞然大物,身子往前靠上李尽欢的腿,将庞然大物慢慢的夹进饱满的双乳间。

    看着这缓慢的动作,李尽欢感觉自己快疯了,如此强烈的刺激让李尽欢几欲疯狂,眼睛都要冒出血丝,庞然大物上全是唾液,起了润滑的作用,林琴用软绵绵的夹住后,有些生涩的捧着上下动起来,每次一往下压,紫红色的龙头露出来散发着秽的气味,就让她为之一颤,但往上捧却只看见自己深邃的,那害人的东西全被她的所淹没,强烈的视觉冲击让她都有些发昏,李尽欢比林琴更晕,看着一个美妇在顺从地为自己,而且是清晰的看着自己的庞然大物淹没在她的乳浪中,那绵软的大实在太厉害,紧紧的夹住自己,比起真实的也差不了多少,那软绵绵的感觉甚至像水在挤压一样,舒服得让人都有些受不了。

    “岳母……舔几下……”李尽欢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发颤,这感觉实在太舒服了,这时候林琴呼吸已经十分急促,脸上布着一层动情的红晕,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顺从的做这些放荡的事,手捧挤压时竟然有十分强烈的感觉,让她自虐般的更加用力挤着自己的。

    一听李尽欢的话,林琴不加思索的微微一低头,双乳继续有节奏的上下夹着,粉嫩的小舌头开始在上打转,轻巧而又十分仔细的打着八字,偶尔还轻轻的点了几下,一下子就让李尽欢舒服得有些分不清天南地北了。

    在本能的控之下,动作愈来愈是熟练,也愈来愈是缠绵,那丁香小舌妖媚的在庞然大物上滑动着,带着成熟美妇林琴香气的汁液,一层又一层的抹在逐步扬升的庞然大物上头,在灯光之下,贲张的庞然大物染上了一层妖冶的光采,闪亮亮的,惹得林琴不禁驰想,当它在她身上大逞威的时候,只怕上头也是沾成这么一个靡模样,看的令任何人都要口干舌躁起来,更遑论早已欲火高挑的林琴了。

    现在的她已完全褪去了岳母的外衣,将李尽欢庞然大物顶端那贲张的三角尖头纳入口中,靠着樱唇和巧舌爱怜不已,纤手则带着无比的浓情蜜意,在庞然大物身处上下搓动着,一心一意都在挑逗着他,比昨天晚上还要放纵。

    李尽欢舒服得享受了好一会儿,看着身下的林琴为自己,软软的夹着庞然大物,视觉上实在太刺激了,林琴登时全被欲火蹂躏得不成模样,就好像涨到顶处的洪水,一举淹破了堤防一般,狂热的欲焰一口气溃发如洪,瞬间便烧遍了林琴敏感的周身,令她整个人都被那股火充的满满的,其他的念头都被瞬间蒸发,说有多渴望就有多渴望李尽欢的疼爱,让她体内奔腾的火焰找到一个出口,把她每一寸肌肤彻底烧熔。

    李尽欢再也忍不住,将林琴拉起来,示意她背对着自己用手扶着墙,将浑圆的美臀翘起来,林琴这时候也是意乱情迷,自己夹着,闻着龙头散发出来的味道,这带来的刺激早就让她有些迷糊,没多想就照着李尽欢的要求摆出十分诱人的姿势。

    李尽欢慢慢蹲到林琴的身后,拉住她的睡衣将它掀起到腰间,瞬间一股女性的气息和体香扑鼻而来,让人感觉十分刺激,饱满的羞处上已布满,充血的花瓣艳红诱人,搭配晶莹的更显得性感无比,白皙的美臀让李尽欢挪不开眼珠,他敏感的察觉到林琴的身子微微一颤,似是紧张又像兴奋。

    虽是急着要和赤裸裸的她共赴巫山,但李尽欢的动作仍是那么温柔轻缓,全没半分急色模样,手指头虽只是在她的处轻柔地描画着,一点一点地搓弄摩挲着她柔软娇柔的,勾送之间那种异样的刺激,却是比平常还要有冲击性,冷冰冰的勾得她直颤,弄得林琴差点儿浑然忘我,纤手虽仍不停的着,口中却是娇声不断,舒服到差点儿连香唾都要流出来了。

    李尽欢狠狠的咽下嘴里的口水,双手齐出的在林琴的香臀上揉了一会儿,感觉她很享受的颤抖几下,他立刻凑上前去,开始亲吻着这动人而又成熟的幽谷,一边舔着花瓣,一边寻找敏感的珍珠花蒂,一阵挑逗将这湿润的幽谷舔得没半点遗漏,被李尽欢的手段弄的一阵舒畅,背脊处不住娇颤,林琴登时眼前一茫,虽仍是含羞带怯,但在异性的挑弄之下,林琴只觉已渐渐潮湿了起来,那种异样的快感弄的林琴娇躯不住抖颤,上传来的滋味是那么令人无法抗拒,让林琴的像条被钓饵诱引的鱼儿一般,若即若离在李尽欢身上抖颤不止。

    “尽欢……”林琴顿时动情的呻吟一声,腿根都瑟瑟的发起抖来,她清晰的感觉到那粗糙的舌头在自己的肆虐,甚至还挑开花瓣钻进里,源源不断的快感让她都险些晕厥。

    李尽欢紧紧的抱住林琴修长的大腿,把头深深埋进腿间最美妙的地带,李尽欢的动作是那么有诱惑力,加上现在他已不只用手指了,连舌头都出动了,在她潮滑软嫩的处来回轻舐,还不时将舌头送入她的当中,轻挑慢捻着,虽是刺激无比,却嫌不够深入,那空虚感酥的让刘雅莉差点无法自制。

    一阵啃咬舔吸让林琴舒服得语无伦次,当粗糙的舌头插进里时,她更是激动得连腰都弓起来,嘴里的呼吸一下就乱了节奏,只手剥开林琴紧翘的臀瓣,好让舌头能更亲蜜的怜爱着林琴水滑潺潺的,动作虽然不大,声音也没有那么明显,但光只是舌尖搅动的声音,便如此甜蜜如此美妙,好像能直接冲进心底似的,“你好多水……舔都舔不干……啊……真甜……”

    听到李尽欢这样的调笑,林琴哎的一声轻嘶,只觉体内轰然一声,理智已经涓滴不剩,纯粹的欲火已完全佔领了她。

    投桃报李的了一会儿后,李尽欢这才舔了舔嘴边的,满意的看着泛滥一片的羞处和林琴春情大动的样子,他慢慢的站起来,扶着庞然大物凑到她的身后,凑了上去,手掌轻轻贴上了林琴的圆臀,将她向前推去,完全没有抗拒,林琴驯服的任他推送,她知道,而且正渴望着,敏感的像是已抗不住烈火的欺凌,正主动寻找着那可以满足她的宝贝。

    林琴的花瓣艳丽而又饱满,宛如红酒一样的艳红,感觉到庞然大物慢慢的,林琴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敏感的身体承受不住般的扭动着,其实林琴是多么想一吃到底,好结结实实的享受瞬间被佔有的快感,但这姿势她可是有经验的,若是忍不住一下吞吃到了底,虽是舒爽已极,可事后那疼痛可也不是好受的呢,是以虽是欲火攻心,对的渴望早超越了一切,她还是慢条斯理的吞吃进去,不时停下扭腰旋臀一番,好让里每处都能亲身体验那火烫的美感。

    李尽欢紧紧的抱住林琴饱满的美臀,享受完她摇摆臀部带来的刺激后,他挺着腰往前插去,将庞然大物一寸一寸的插进林琴的身体内,在“噗哧噗哧”的声音中,只见庞然大物完全没入林琴的幽。

    后入的姿势又深又刺激,深得让李尽欢几乎可以感觉到的颤动,当庞然大物彻底淹没在体内的时候,林琴瑟瑟的颤抖着,咬着牙看似有几分难受,但被填满的感觉还是让她舒服得说不出话来,张着小嘴只剩下喘息的份,好不容易吞吃到了底,林琴满足的闷哼一声,一只纤手不知何时已落入了李尽欢平伸的手中,娇躯被那无比的满足感拗的反弓起来,将一只香峰完全向前挺去,峰顶那美丽绽放的蓓蕾,随着她娇躯前挺的动作不住上下娇颤着,那才真正是诱人犯罪的美景。

    “太……太棒了……好……好侄儿……唔……好老公……你是最好的……岳母爱……爱死你了……啊……”虽然纤腰已弓到了极限,加上只手都落在李尽欢掌握之中,身体更不好移动,但林琴仍艰难的左右旋动着,还不时回头望向那正充实着她的李尽欢,将一声声满足曼妙的呻吟,不断向他奉送。

    林琴的依旧紧致如初,舒服得让人无法言语,李尽欢感受了一会儿再也按捺不住,双手在她雪白的臀上拍了几下,一边听着的响声,一边挺起腰,抱着她的细腰地起这迷人的身体。

    “慢点……”林琴顿时咬着牙哼了几声,但她的眼里全是媚意,哼哼时还摇着臀部迎合几下。

    李尽欢正在兴头上,哪知道什么叫慢一点,双手往下钻进她的衣服里,抓住饱满的揉捏起来,他毫不客气的前后着,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雪白动人的美臀。

    “啊……别……别太用力……”林琴情不自禁的呻吟着,胸前和的敏感点同时传来让人脑子发昏的快感,上下的夹击顿时让她有些招架不在,一个劲的分泌出来,有些越至都流到她雪白的腿根上了,但更多的是伴随着李尽欢的撞击,而落在雪白的臀肉上。

    林琴为了享受被採被吸时的销魂滋味,竟咬着牙再不上下,而改以纤腰画圆的方式,让脆嫩的紧紧贴住庞然大物顶端,不住旋转摩挲,切身承受那刮弄,处也紧紧缩起,犹如生了千百张小嘴般,不住啜吸着那庞然大物,热情的像是要用整个去紧偎去感受他的存在,口中那娇媚的呻吟声,更是一声接着一声响起,愈来愈是娇软媚荡,令听着的人骨子都酥了,两具持续的扭动着,李尽欢一直保持缓慢而又深入的,没一会儿就在呻吟声中浑身一紧,林琴迎来第一次的,说句实在话,若不是林琴咬牙苦忍,在处紧紧包住庞然大物的状况下,还忍着不上下,竟是画圈儿扭腰旋臀,好让敏感脆弱的处,能持续受到最强烈的刺激,承受着那强烈到彷彿每寸神经都不断被电殛一般的快感,好确保李尽欢能够保持在最能吮吸她的位置上头,只怕她还能撑上好一段时间。

    感觉到处一阵阵难以想像的酥酸麻痒传上身来,林琴胴体剧颤,不住抽搐着,彷彿要把体内所有的精力,全都随着一同丢的一干二净似的,自主地紧紧吸住了庞然大物,像是再也不肯放松一般,林琴只觉这次的感觉和以往都不一样,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彷彿变冰了一般,不住啄在她娇嫩的上头,刺激无比的钻啄感比以往可要强上了千百倍,钻研的力道也愈来愈深入,那吸力之强,像是可以吸进她骨髓里头,明显地是想要将她榨干一般。

    那种刺激非但没半点儿降低她的欲火,反而令她泄的更快,更舒畅,更没办法止住,还不只是,头的水也似决堤般猛烈喷泄出来,浑身上下更似泄洪般汗水猛流,爽的整个人好像都晕沉沉的,舒服到如登仙境,美的她一阵接着一阵娇喘呻吟,以往再爽时也不敢出口的语句,彷若决堤般不住溢出,更是流个不停,娇躯充斥着强烈的畅快,彷彿再没有个止境了。

    不过李尽欢可没停下的意思,抱着林琴的美臀继续撞击着,他享受着自己的庞然大物在这成熟丰腴的体内一进一出的美景,尤其是出入她饱满羞处时,那美艳的画面更是刺激。

    李尽欢被林琴的一夹,弄得差点就,好在他不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生手,不然就刚才那一紧估计谁都受不了。

    有力地收缩着,林琴的双腿明显在瑟瑟发抖,李尽欢闭着眼停了一会儿,惬意的享受着她时的紧缩和喷出的,双手不停的玩弄着这对大,明显可以感觉到她身上已经布满一层热汗,似乎已经兴奋过度了。

    “岳母,舒服吗?”李尽欢把林琴的睡衣拉到脖子上,一边亲吻着她光滑如玉的后背,一边色色的问着。

    李尽欢拉开林琴的睡衣后,一对硕大的也弹出来,让李尽欢顿时爱不释手的揉搓起来。

    林琴的脸上尽是一片动情的潮红,微张小嘴地喘息着没有说话,李尽欢见状作怪的一挺腰,林琴立刻软软的嘤咛一声,这一声宛如有催情的功效,瞬间就让李尽欢来了精神,也变得更加兴奋,李尽欢赶紧抱紧她的腰继续新一轮的冲撞,狠狠的享受着她丰腴动人的身体。

    “尽欢……轻点……岳母……受……受不了……别……太……太深呀……好……好用力啊……”林琴咬着牙,喉底发出似是痛苦的呻吟,在这一波有力的撞击下,舒服得有些语无伦次,过后的身体本就敏感无比,没一会儿又被李尽欢送进的美妙中,加上他庞然大物既粗且长,顶挺之时技巧熟娴,不仅胀的林琴畅快至极,之间还时有勾挑,庞然大物头处似有若无地揩弄着林琴娇嫩敏感的,弄得春心荡漾的林琴更加情热难抑,在他身上娇痴扭摆,口中时发软语,娇嫩媚,嗯哼连连,浑身都似充斥着火热,对他真是又爱又恨。

    对那庞然大物的粗壮和劲道之满意和热爱那是不用说了,偏偏李尽欢虽有绝技,却不肯尽施,明明每下冲击之间,都可将威力尽情展放,将她脆嫩的尽情蹂躏,转瞬间便令林琴爽到死去活来的,之间动作却意外的柔软收敛,让林琴虽是舒服畅快,彷佛每个毛孔都在欢唱,每寸肌肤都在沉醉,却没有被他全力征服时,那般全盘崩溃的尽兴,林琴双手无力的扶着墙,丰满的身体随着愈来愈粗鲁的撞击而前后晃动着,雪白的也在微微的荡漾,一头长发在空中飞舞着更是妩媚到极点,再加上一对前后摇晃的,更是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性感的诱惑,后入的姿势最爽的就是可以欣赏美人如何在自己身下颤抖着,尤其可以看见自己怎么享用她的身体。

    李尽欢红着眼看着林琴含糊不清的在呻吟着,往下一看能清晰的看见自己的庞然大物一下又一下的顶进她的体内,往后一抽带出愈来愈多的和她早就充血的花瓣,神经兴奋得一阵阵的膨胀,林琴在的浪潮里已经有些不能自已,一次次有力的磨蹭着,让她感觉愈来愈晕,雪白的臀部被狠狠撞击着,这种粗鲁带来的快感,格外的激烈,侄儿李尽欢对自己的迷恋让她心里舒服得很,迎合这次次的顶入,她开始摇晃起饱满的美臀。

    “尽欢……舒服……你大力点……岳母……舒服得……要死……”李尽欢听着这些话也很兴奋,口中喊道:“别叫我尽欢,叫我老公……”说完挺着腰撞得更用力,庞然大物每一次,都撞得她的作响。

    “老公啊……老公……”让情浓欲热的林琴就好像是正被钓饵撩弄着的鱼儿一般,她已舒服到浑然忘我,神智早已飞到了天外,好想要上钩给他捕去,这坏心的家伙却偏偏不肯收线,只是饱览着她那渴求的样儿,彷佛正乐在其中似的,加上李尽欢的手段还不止于此,一边挺腰抽动,他竟一边抱着林琴轻盈窈窕,柔若无骨的香肌仙体,在浴室外面来回走动着,随着李尽欢的走动,林琴的享受可愈发热烈了,她原还娇吟着,不想李尽欢边干边走,搞的这般激烈,让她连被李尽欢之间,从头勾出来的盈盈珠泪,都四处飞溅而下,弄得整个房里头都是满载着欲的异香。

    但走了几步之后,林琴可就感觉到,这走动之间的好处了,随着李尽欢步子跨出,行动间,那原本还只是似有若无的揩着她的庞然大物竟是一步一顶,下下捣弄着林琴敏感的地带,那滋味让她的娇吁甜声忍不住奔出了口,顺着李尽欢一步步走动的节奏抑扬顿挫,不住在房中高吟低唱,盘旋不去,再加上背后没有了支撑,林琴酥软的娇躯只能八爪鱼似的紧偎在李尽欢身上,双手环住了他的脖颈,一双玉腿紧紧箍在他腰间,更是和他爱恋交缠、无法须臾脱离。

    随着李尽欢的走动,重心变换之下,他每一步一顶上,正是她娇躯下滑的当头,虽说李尽欢意存爱怜,以双手捧住林琴的圆臀,行步之间颇有分寸,庞然大物顶的不甚用力,但在林琴的感觉,却似是被庞然大物一下一下的猛轰一般,一步一下狠的,紧紧地在林琴处厮磨揩擦,顶的林琴媚声难抑。

    李尽欢的手段是那么的强烈,光只是前戏时的款款爱怜,已令林琴娇躯酥软如绵,再也无法撑持,如今给他一步一顶,插的舒服快意至极,更不可能有丝毫矜持和保留了,娇嫩的处连环受袭,舒服的让林琴犹似虚脱了一般,加上李尽欢的庞然大物那般硬挺,似是光靠这庞然大物,便可将她窈窕纤细的胴体支撑住一般,双手更是毫不停歇的在林琴的腰上臀上来回抚弄,节奏分明,手段奇诡,满腔欲火在这效率十足的搬弄之下,更是炽烈旺盛的烧透了林琴全身上下。

    那感觉实在太过美妙,令林琴爽的浑然忘我,不知不觉间已被快感全盘占有,她艰难的着纤腰,像是要断气般的喘息呻吟,一声接一声的将她的快乐吹送出来,之下,雨纷纷,随着李尽欢的走动甘霖遍洒,房中登时馨香满溢,娇语不休,两人肢体交缠之处,黏稠津液混着汗水连绵,似连房内的空气都浸湿了一般。

    在一阵阵甜美娇媚的娇喘吁吁声中,林琴已至,只觉浑身上下似都敞了开来,在乐趣的加温之下,被那快感火山爆发般地,冲开了全身肌肤,炸的她浑身酥软,美的再也无法言语了,偏偏林琴虽已经舒服到瘫软如泥,但李尽欢的手段,才正要开始发威,在冲激的茫然之中,林琴只觉浑身绵软酥麻,再也无法自主,似连芳心之中都似虚了,什么念头都起不来,茫然之中,林琴只觉耳边仙音环绕,李尽欢的声音不知从何而来,既温柔又美妙,犹如圣旨一般,令她不由自主地听从追随,一点儿抗拒的心意都没有。

    “老……老公……尽欢……啊……轻……轻点……岳母就要……要死了……”林琴在中含糊不清的呻吟着,半晕半醒间突然一个激灵,看见浴室里徐雪儿的小手已经在拿挂在顶上的毛巾,顿时把她的理智从的浪潮中拉回来。

    “雪儿……”林琴咬着牙让自己拒绝舒服到极点的快感,她慌忙的直起腰往前一倾,躲避着李尽欢让人迷恋不已的粗鲁庞然大物。

    殊不知刚才徐雪儿拿毛巾的一刹那,林琴紧张得浑身一僵,空前有力的夹了一下,这一下让李尽欢脑子发空,舒服得有些受不了,要的感觉也是澎湃得要死,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林琴却逃难般的往前一倾,坚硬的庞然大物马上脱离温柔的包围,顿时让李尽欢有种不上不下的痛苦,腰上的酥麻还在剧烈的增加着,一看林琴要跑,他赶紧抱住她半裸的身子,喘着粗气说:“岳母……我……我要……再忍一下……”

    “不行……雪儿要来了……”林琴蹲下来不让李尽欢得逞,慌忙的拉好自己的和睡衣,即使再销魂,她这个母亲还是不喜欢再一次被宝贝女儿撞见这荒唐事。

    看见林琴张开的小嘴吐气芬芳,红润的十分诱人,李尽欢也管不了那么多,心想反正母女两人都已经同床过了,哪里还管那么多,自己一定要抓紧时间在岳母身上,这种刺激实在强得让人无法接受。

    林琴还没来得及站起来,李尽欢猛地抱住她,腰一挺将已经在瑟瑟颤抖的龙头插进她的嘴里抽动着,颤声地说:“岳母……帮帮我……”

    林琴被顶得坐到地上,明显的感觉到嘴里的大家伙已经硬得有些发胀了,血脉喷张,青筋暴起,面目狰狞,涨到了极点,她再看看李尽欢痛苦的表情,心一软也就没再抵抗,小舌头轻点一下后,紧紧含住龙头就是一阵吸吮,试图让李尽欢快点,林琴丝毫不计较这根湿滑的庞然大物才刚从自己甬道里面抽出来,上头还充满湿润、粘滑的,她一只手抓住庞然大物一阵,另一只手伸到李尽欢抚摸着他的,试图让李尽欢射得更快,小嘴的吸吮更是加大力道。

    “好岳母……好老婆……我……我来了……”李尽欢闷吼一声,挺着腰在林琴的小嘴里插了几下,感觉似乎顶到她细嫩的小舌头,他全身的肌肉突然一阵痉挛,一股股的无法控制地从里有力地喷了出来。

    林琴一时间被呛得有些难受,但也不敢把龙头吐出来,这要是射得到处都是,待会可不好收拾了,她赶紧加快小手的力道,将龙头喷出的所有全含进口腔里。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