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285章 吃豆腐3

第285章 吃豆腐3

    “啊……”方茹剎那间彷佛被电击了一下,酥酥的感觉从流向全身,她整个热人一下子软瘫下来,如果说刚才李尽欢的话摧毁了她的心防,那么现在连她的也开始背叛她了。

    李尽欢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撩起方茹的裙摆,轻轻的抚摸着方茹穿着丝袜的大腿,丝袜的柔顺让李尽欢的手滑来滑去,飘浮不定,李尽欢温暖的手隔着丝袜带给方茹一种全新的感觉,她实在说不清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只知道她并不抗拒,甚至可以说很享受这种触摸,李尽欢沿着大腿一直往上摸,最后停在丝袜和之间那片裸露的柔嫩肌肤上。

    也许是爱运动的关系吧,方茹大腿肌肉还是很结实,比少女时期并不差多少,李尽欢在均匀的大腿上爱不释手的揉搓着,享受着那不知是汗水还是的滑腻触觉,最后轻轻的伸进方茹的,从双股之间探了过去,方茹原本给李尽欢弄得迷迷糊糊的,但还是感觉到了李尽欢的意图,她两烫条大腿紧紧的夹住李尽欢的手。

    “尽欢……不要再来了……”李尽欢并没有理会她,伸出食指按在方茹的花瓣上,来回慢慢的摩擦着。

    “……啊……”方茹浑身颤抖着,紧蹦着的身体又一次软下来,屈服在李尽欢的爱抚下,虽然方茹还在喘着气呼求着,但是她的身体已经非常敏感的在起作用了,已经坚挺地硬起来,的水也一阵一阵流出。

    李尽欢知道方茹已经动情了,把她翻过来放到床上,自己则骑在她身上,解下她的腰带,把衣服往两边一扯,一具洁白细腻的躯体就裸露出来,被推到上方,两座山峰高高耸立着,顶上的已经充血得像宝石一样硬,的湿了一大片,隐隐透出里面的黑色,李尽欢看得口干舌燥兴奋无比,李尽欢低下头,隔着丝袜轻轻的舔着方茹的大腿,娇嫩的皮肤透过丝袜的网孔散发着惊人的魅力。

    李尽欢如痴如醉的卖力舔着,那种又痒又怪又舒服的感觉,让方茹激动不已,在颤抖间流出了更多的动情的,李尽欢看看时机到了,先脱光自己的衣服,然后把方茹的脱下,现在的方茹整个人躺在摊开的护士服上,半挂在上,两条大腿套着薄薄的丝袜,脚上还穿着白色的高跟鞋,黑色的芳草早已经被打湿,露出了湿滑的花瓣,那种菲的感觉比全裸更诱人,李尽欢伸出手,一下捏住了方茹的珍珠。

    “啊……”冷不防的袭击,让方茹瞬间崩溃掉,她双手死死捉住床单,浑身颤抖着就泄出来了。

    “啊……不……”方茹再也忍不住,喘息着任凭李尽欢的左手探入了自己裆部,玉手所及之处,已是一片水乡泽国,经过方才的挑逗,方茹已春情犯滥,欲火难抑,禁不住李尽欢的手指轻撩,在花瓣上缓缓磨弄。

    “嗯……”当李尽欢指尖抚上花瓣,一阵麻痒传遍全身,方茹不由轻哼一声,右手忍不住碰到李尽欢滚烫的庞然大物,顿时快感倍增,娇躯兴奋得颤抖不已,情不自禁的向后仰起头,她心里面知道,倘若她愿意,随时都可以让这根硬梆梆的庞然大物体内,品尝那欲死欲仙的销魂滋味。

    念及于此,方茹不禁口干舌燥,蠢蠢欲动,由于与丈夫感情不合,她已记不清上一次与丈夫行房是何年何月了,虽然前几日自慰时也有过几次荒唐的,可是毕竟不能与真正的男女同日而语。

    “难道真的要与他交欢吗……不能……不能如此……”方才与李尽欢胡闹一番,已经觉得羞愧,岂能真的失身于他?

    “可是……纵然真的和他……只要我不说……一世都不会有人知道……”念及于此,方茹芳心羞赧无比,暗怪自己万万不该生出如此有失身份的想法。

    “好热……好难受……”随着李尽欢用手拨弄那已突起的小芽芽,方茹被这般拨弄,娇躯不断闪躲着,鲜红欲滴的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嗯……”粉脸绯红的她挣扎的夹紧那双修长美腿,以防止李尽欢的手进一步她的里扣挖,她用双手握住李尽欢摸的手。

    但狡猾的李尽欢迅速用嘴封住了方茹湿润的红唇,半眯星眸微皱着秀眉的方茹娇艳的面庞现出哀怨的媚态,李尽欢凑上嘴就疯狂亲吻她的樱唇,方茹“嗯”的一声,香唇紧闭,雪白贝齿咬起,本能的防卫抗拒,李尽欢浊重的鼻息不断喷在方茹粉脸上,灵巧的舌头也软硬兼施,撬着她紧闭的红唇与贝齿,他好整以暇的轻搔方茹的耳孔,结果她“嗯……唔……”连声,清香雪白贝齿一开,口腔顿时失守,这是天崩地裂的一吻,方茹的心理防线被这一吻彻底击溃。

    李尽欢的舌头灵活刁钻,缠功细腻,它忽而似春蚕吐丝,轻轻柔柔的在口腔牙龈舔抚,忽而又似庞然大物吐信,大开大阖强力纠缠方茹的香舌,方茹像是迷失在的中的乳燕,不由自主的丁香暗吐,缠绕吸吮李尽欢入侵的舌尖,亲吻的感觉既温馨甜蜜又提升体内,她逐渐全身缓缓放松,整个人也浸沉陶醉在愉悦的性梦幻之中,一向理智不易被蒙敝的方茹已完全顺应本能的驱使她企图试着摆脱他的湿吻,李尽欢还是饥渴的吸吮着方茹两片柔滑香唇,他有若沙漠游客般竭力狼吸猛啜方茹口腔内的香津玉液,同时亦把自己的送过去,一时间两人皆气喘咻咻,吐气如兰的方茹更娇哼不住,胴体散发出阵阵如兰似麝般的体香,已密汁泛滥渗出花瓣外,把李尽欢的手弄湿了,娇艳的方茹已动了。

    方茹渐渐的被李尽欢巧妙高超的性技巧迷惑了,她眼看这偌大的贵宾病房,就只有她和李尽欢孤男寡女的相处一室,而大李尽欢如恶狼般觊觎她的,方茹心想自己是劫数难逃了。她经常独守空房使得成熟的她缺乏异性的爱抚和慰藉,刚才被李尽欢撩弄得一股强烈的快感冉冉而生,方茹的理智逐渐模糊了,她感觉体内一股热烈的正酝酿爆发着,期待着异性的慰藉与怜爱,她浑身发热,里是又酥又麻又痒,期待着一根粗长硬烫的庞然大物来慰藉充实它,但她毕竟从未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过,对自己身为母亲,又是贵宾病房的优秀护士,却即将被眼前的李尽欢奸交欢,她心中仍不免有一丝胆怯和矜持。

    方茹羞红着那张酡红粉脸娇喘吁吁呢喃道:“我们不可以啊……”

    “为什么不可以,难道你不想尝试一下作为女人的快乐吗?你看看我的大可是已经迫不及待了啊。”李尽欢说着,跪起来把那硬挺滚烫粗壮的庞然大物直挺挺高翘向着方茹。

    “唉呀……真羞……羞死人……”方茹惊叫出声,她虽然刚刚为了护理工作帮助李尽欢用手弄了出来,可是那还可以以护理工作的借口来安慰自己,现在可是实实在在的身理需求,她眼看着李尽欢的庞然大物比她老公的还要粗长巨大两倍以上,心想要是真的被它插进娇嫩的里怎么受得了呢?

    想到这方面方茹粉脸更加羞红娇声求饶:“收起来……快收起来……不可以啊……”话未说完李尽欢一手拉着她柔软的玉手来握住他的庞然大物,一手搓揉她饱满又膨胀得弹力很有手感的游移不止,神情娇羞无比的方茹被抚摸得胴体不断颤抖着,虽然她极力想掩饰内心悸动的春情,但已承受不了李尽欢熟练高超的调情手法,一再被挑逗撩起了她原始荡的欲火,方茹终于放弃了女人的贞节,她那握住李尽欢庞然大物的手也开始着,她那双媚眸充满着饥渴的朦眬美,仿佛已变成有异于平时的方茹。

    李尽欢看方茹这般反应,知道方茹已难以抗拒他的挑情进入兴奋的状态,再度压方茹,方茹妩媚女人味甚浓的撩人胴体一丝不挂的呈现在老公以外的男人眼前,她娇喘呼呼的挣扎着,一双随着如羊脂般细腻嫩滑的胴体抖荡着泛起片片银光,真是那么迷人。

    她双手分别掩住与粉嫩:“啊……不行……求求你……不要……不要啊……”方茹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挣扎边娇啼,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

    李尽欢拉开方茹遮羞的双手,那洁白无瑕的赤裸裸展现在自己的眼前,身材曲线婀娜多姿非常均匀迷人,肌肤细腻滑嫩,看那平坦嫩滑,雪白诱人的美臀光滑细嫩是又圆又大,玉腿浑圆修长,方茹的乌黑芳草浓密光亮细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粉红色沾满着湿淋淋的,两片淡红的花瓣一张一合的颤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

    李尽欢将她雪白浑圆的玉腿分开,用嘴先亲吻那一番,阵阵女人香味绕鼻而至,舌尖再舐吮方茹的大小花瓣,牙齿更轻咬如米粒般的小芽芽。

    “……坏蛋……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你……好……坏……”美得令人立即要的方茹被舐得痒入心底,酥进骨子里,阵阵快感如电流般袭来,美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李尽欢的头部,发出喜悦又舒服的娇嗲喘息声,“啊……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舐……舐得我……好舒服……我要来了……就……”

    李尽欢猛的使劲吸吮咬舐着湿润的两片花办里里外外,方茹的一股热烫的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方茹的胴体阵阵颤动,弯起玉腿蠕曲着白玉般玉趾,把自己诱人的美臀抬得更高,把湿淋淋的抬得更高凸起,让李尽欢更彻底的舐吮她色香味俱全的,看来这贵宾病房最美艳的优秀护士那空虚寂寞的已被他撩拨得高涨急需他粗大而滚烫的庞然大物去项补与了。

    李尽欢手握庞然大物先用那紫色的大龙头在方茹口不停研磨划弄,直磨得林馨萍难耐,不禁娇声浪喊:“唔……别……再磨了……痒……死……人……啦……”李尽欢不声不响的托起方茹那双雪白的诱人美腿,粗大炽热的庞然大物猛然向前一顶,只听“噗嗤”一声,那根又粗又大的庞然大物已尽根没入方茹期待已久的湿滑里,直抵花芯。

    方茹“啊……”的一声长叹,只觉酥、麻、酸、痒、痛五味杂陈,那种奇妙的感觉,酣爽畅快,简直使她飘飘欲仙,天赋异禀又技术出神入化的李尽欢直接顶到她体内深处幽微暗藏的花芯,她修长圆润的双腿,愉悦的朝天竖了起来,五根足趾蜷曲并拢向上蹬踹,看起来真是舒服得让人受不了,方茹饥渴的花芯紧紧吸吮着入侵的龙头,层层迭迭的,也不停的挤压研磨着入侵的庞然大物,李尽欢想不到有如此舒服畅快,简直无法言喻,于是挺腰摆臀,狠狠的起来,火热粗壮的庞然大物每一均直达敏感的花芯,龙头上暴凸的肉菱,也不断刮擦柔嫩的甬道内壁,那种感觉,又酥又麻,又酸又痒,方茹只觉愉悦甘美飘飘欲仙,禁不住放浪的呻吟了起来:“喔……唔……嗯……”快感如排山倒海而来,两人在极度舒畅之下,自然的紧拥亲吻互送津液,兽性的本能发挥到了极很。

    方茹内心感到对不起孩子,但梦幻般的销魂蚀骨滋味,却使她再也无法继续思考,一股酥酥痒痒的暖流,由深处缓缓升起,椎心蚀骨,回肠荡气,那种沛然莫之能御的舒爽,使得方茹白嫩浑圆的臀部不自觉的疯狂挺耸上下,两条雪白藕臂死命抓紧病床床单,一副舒爽畅快模样,李尽欢亦被她荡销魂的反应感染而拼命,以刺激项补这空虚饥渴的美艳佳人,片刻之间方茹传来阵阵的快感,迅速蔓延全身,一波波快乐浪潮将她送上快乐的巅峰,她忘情的大声娇喘,只觉全身舒服透顶,李尽欢愈来愈快,也愈来愈疯狂猛烈,突地一股火热的洪流奔腾而出,大量强劲的从里喷出,方茹猛的翻转身体将李尽欢压在身下,浑圆白嫩的疯狂的上下挺耸,嘴里也发出歇斯底里的狂乱嘶叫,蓦地,她全身颤抖,抽搐连连,瞬间已攀上的高峰。

    李尽欢看方茹那荡的模样,知道刚才被他舐咬时已,如今是第二次了,方茹正处于后兴奋的状态,神情如泣如诉,楚楚可人,嘴角泛着一丝满足笑意显得更娇美更妩媚迷人,外表美艳丰盈的成熟少妇却如此紧密窄小,李尽欢那紧抵住花芯的庞然大物又开始轻抽慢插,而趴在他身上的方茹也扭动着那光滑雪白浑圆的美臀配合着。

    “方护士,你受得了吗?不然我把大抽出来好吗?”李尽欢故意的逗她,原本正感受着庞然大物塞满里又充实又酥麻的方茹忙把双手紧紧搂住李尽欢的背部,一双软香温玉的雪白粉嫩紧贴住他胸部搓磨着,唯恐他真的把庞然大物抽出来似的,春情荡漾的方茹白玉般的胴体随着李尽欢庞然大物的节奏起伏着,她灵巧的扭动着雪白美臀频频往上往下套顶,并激情声着:“唔……喔……轻些……太……深……啦……”一股股热烫的直冲而出,李尽欢感到龙头被一烫,舒服透顶,亦刺激得他的原始兽性暴涨出来,不再怜惜的改用狠抽,研磨,,左右插花等等招式来调弄方茹。

    方茹娇躯似欲火焚身般坐直身子,扭动那浑圆玉臀猛扭狂舞,又上下起伏不停着,只听到那庞然大物出入时的声“噗滋噗滋”不绝于耳,李尽欢一面享受方茹那杀死人的玲珑胴体抖动起伏庞然大物时带给他无限的快感,另外他一手抚摸搓揉着她那双不住上下左右颤动的,一手游走在她大腿,纤腰,玉臀间,又用手指轻揉中突起的小芽芽,方茹真的舒服得几乎发狂,她一双玉臂把李尽欢的肩膊抓得死紧,雪白诱人的美臀猛扭狂摇,檀口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天啊……美……死我……了啊…插得……太深……了…………我要被你……了……我……不行了……哎呀……又要……丢了……”

    方茹经不起李尽欢的猛弄狠顶,全身一阵颤抖,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李尽欢的大龙头,突然阵阵又汹涌而出,浇得李尽欢无限的舒畅,他深深感到那她的庞然大物就像被三文治夹着的香肠般感到无限的美妙,一再泄了身的方茹顿酥软软的瘫在他身上,李尽欢的庞然大物正插得无比舒畅时见她突然不动了,使他难以忍受,于是他来个大翻身,把方茹压在身下,双手抬高她的一双亳无瑕疵的美腿挂在肩上,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玉臀下,使方茹湿漉漉的突挺得更高翘,李尽欢握住仍杀气腾腾的庞然大物对准她的猛然一插到底。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