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337章 女医生沦陷

第337章 女医生沦陷

    “不能这样……”陈映雪俏脸绯红,紧咬下唇,拼命地用力想拉开李尽欢的色手,李尽欢探进陈映雪的边缘,抚上陈映雪光洁细嫩的,探向她隐秘的草地。

    “不要……我是……你……”陈映雪双手救援,被李尽欢腋下的手拦住,两手都无法使用,陈映雪根本无法抵御强悍的男人,李尽欢从容地在她花丛中散步,牢牢压住她的腰臀,右手向草地的尽头开始一寸寸地探索。

    就在李尽欢以为可以轻而易举的时候,仅剩一丝清明神智的陈映雪奋力把李尽欢从紧靠的身边推开,往卧室急奔而去,重重的关门声好像要把李尽欢的幻想给敲碎似的,完了吗,就这样完了吗?未死心和不放弃的李尽欢试着开门,果然房门是没上锁的,要说陈映雪一时紧张忘了反锁,还不如说是心中想法让她不愿锁门。

    走进一看,发现陈映雪趴身在床上,埋头在枕头之下,看不出她是激动还是啜泣抖动,她尚未发现李尽欢的走近,此刻的她心情复杂,芳心混乱,心中有两种声音在不断翻腾,一种是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做的,别说年龄身份的不符,就是好友的未来女婿的身份都够她禁恋了……另一种是相反的,安慰自己说那只是跳舞而已,小小的摩擦很平常的,就算真有什么越轨的行为也只是男性一时的冲动……

    李尽欢不声不响坐在床边的抚摸着陈映雪的玉背,让她深深的吓了一跳,翻滚到床了另一边,抓起被单屈腿坐了起来挡在胸前,惊慌地望着李尽欢道:“你怎么进来了?”

    李尽欢耸了耸肩,轻笑一声道:“当然是开门进来的。”

    陈映雪想起自己进来的时候好像忘记锁门了,心有余悸地说道:“你想干什么?”

    李尽欢无赖似的平躺在床上,嘻嘻笑道:“你不想听我的事了吗?”

    想起自己不仅是酒后乱性,还差忘了重要的事,“想也用不着在这说,我们出去再说,不,改天你再告诉我吧,现在我有点不舒服,想休息一下,你走的时候记得帮我把门带上。”明显的逐客令,李尽欢岂会听不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眯眯一笑道:“好香啊,我也想休息一下了。”说着不理陈映雪就双手枕头,闭上眼睛,假作睡觉起来。

    陈映雪立刻急了,放下被单,倾身过去想把李尽欢推下床,刚接触到他的身体,就猛然的被他翻身压在身下,小心翼翼地亲吻,温柔且炽热的吻落在光洁的额头、小巧鼻梁、雪白的粉颈,凸起的优美锁骨,令她忍不住轻哼起来,醒过神来的陈映雪不安的扭动的身子想要把他甩下来,结果四肢却被制住无法动弹。

    “别乱动……”李尽欢的声音沙哑充满,双眼燃烧着欲念的火焰,吓的陈映雪立马跟僵直了身子的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擦到枪走火了。

    李尽欢见陈映雪惊恐听话,笑着翻身把她抱在身上,虽是隔着两件衣服,但李尽欢男性的的气息和特有的热气又源源不断的在呼吸之间传入她的鼻中,尖挺丰满的双峰也因为趴身的缘故而死死的紧贴在他的胸膛,让她不禁紧张地颤声道:“快放我下来,我是你依依的阿姨,你岳母的好友。”

    陈映雪想通过罗淑娴陈依依母女两人来唤醒李尽欢的冲动,可却不知罗淑娴陈依依母女两人早把她给出卖了。

    李尽欢不松反紧地嘿嘿笑道:“映雪,你不觉得这样更刺激吗?”

    李尽欢英俊清朗的面容、有点坏坏的笑容和明亮的眼睛近在咫尺,陈映雪心头一阵剧烈跳动,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就好像坐过山车一样,一阵又一阵的眩晕,她感觉到了李尽欢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与她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交叠在一起,他的体温,他柔韧而坚实的身体,他有力的手臂,即使隔着两层并不单薄的衣服,还是可以让她清晰地感觉到。

    “你无耻……”陈映雪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都可以拿来煮鸡蛋了,挣扎地说道。

    “你都没试过,怎么知道我无齿呢?为了证明你的想法是错误的,我决定让你亲身检验一下。”李尽欢坏坏地笑道,不等陈映雪明白到底所谓的亲身检验是何等意思,李尽欢就吻住了陈映雪那鲜红欲滴、柔美可爱的香唇,就欲偷香窃玉、狂吻浪吮,哪知被他这一吓,美妇粉脸羞得更红,本能地扭动螓首闪避,让他不能得逞,他也不在意,一路吻下去,吻着那天鹅般挺直的玉颈、如雪如玉的香肌嫩肤……

    “唔……”美妇陈映雪一声春意盎然的娇喘,半梦半醒的陈映雪听到自己媚婉转的娇啼,绯红的绝色丽靥更是羞红一片、丽色嫣嫣,娇羞不禁。

    在一声呻吟后,李尽欢迅速吻住陈映雪那正娇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陈映雪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他得逞之后,最终在的火焰下,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他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玉人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李尽欢含住陈映雪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邪地狂吻浪吮,陈映雪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李尽欢一离开,陈映雪就不可抑制地喘息着,呻吟着:“尽欢……不可以……不要……不要啊……我是你阿姨……”

    李尽欢调笑道:“现在知道我有没有齿了吧。”

    “你下流。”陈映雪羞怯地闭上秋水盈盈的的媚眼,白腻的玉靥更为羞红,宛如三月桃花绽开。

    李尽欢不禁地哈哈大笑道:“下流,现在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在下流了。”

    在这方面纯洁的陈映雪虽没听出他话中的深意,但经过刚才的事后,她肯定李尽欢话没好话,感到他色手已经探入短裙,抚摩上她的丰满的大腿,陈映雪娇躯剧颤,立刻感觉到他的手指揉捏住她的凸凹玲珑之处,她死死抓住他的大手:“不可以……不可以……”

    “好……你果然开始下流了……”李尽欢一句话说得陈映雪更加娇羞无限,陈映雪双手掩脸,眼泪不禁的稀里哗啦流了下来,抽泣得娇躯轻颤,女人的泪水一向是李尽欢的克星,陈映雪的哭泣更犹如一根刺似的刺进他的心中,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改而拨开陈映雪被泪湿的小手,痛心地问道:“映雪,你怎么哭了。”

    陈映雪没停下来,反而越哭越起劲,李尽欢手忙脚乱的把她从身上放到身旁,惶急地劝说道:“映雪,你别哭啊,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啊。”

    强扭的瓜不甜,李尽欢还没真没有无耻到霸王硬上弓的地步,陈映雪见他紧张兮兮的样子,不由得扑哧一笑,接着好像发觉时宜不对,连忙收住口,继续掩脸以对。

    李尽欢看着面前一张俏脸,脸上带着几分泪痕,犹如梨花带雨,格外的娇艳动人,宛如幽谷百合花开的笑容,是那么的撩人心房、怦然心动、妙不可言。

    透过手指缝瞄到李尽欢痴痴的神情,芳心深处有种开心的感觉,但很快她就给予否定,告慰自己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想着就急忙远离李尽欢,还没容她从床上下来,纤细的腰肢又被李尽欢从后面抱住,“又想去哪里?”

    陈映雪只好怒道:“还不快放开我,难道你觉得作贱我还不够吗?”

    作贱,这是从何说起的事啊,李尽欢糊涂了,口中问道:“我有吗?”

    李尽欢的不承认,让陈映雪怒从心起,骂道:“你卑鄙……下……龌龊……肮脏……”

    李尽欢终于从她话中听出了所谓的作贱是指何等意思,看不出这个大美人对这方面的事懂得还真少,也从此说明了她的纯洁,李尽欢愉悦地哈哈大笑起来,陈映雪见他不知悔改还敞怀大笑,气急败坏地她愤怒地想挣扎开,可惜力小的她不仅没有挣脱,反而被他的色手时不时的摩擦着一布之隔的幽谷,吓得她不敢再动了。

    李尽欢这才笑嘻嘻地问道:“陈阿姨,这是闺房之乐你都不懂吗?”

    陈映雪晕红了俏脸,啐道:“我不管,你快点放开我,不然……”

    “不然你怎么样?”李尽欢好奇的看着陈映雪。

    “不然我跟依依说。”陈映雪威胁着。

    “原来你是怕依依知道啊?”李尽欢一副恍然大悟道。

    陈映雪不答反问道:“难道你不怕吗?”

    “要是我告诉你,依依早知我今晚会这么做,你会怎么办?”李尽欢轻轻一笑道。

    “不可能,你这无……卑鄙家伙休想骗我?”李尽欢上前紧贴在她身后,喃喃地把自己跟几个女人的风流韵事向陈映雪粗略讲明,陈映雪一开始就被自己的好友罗淑娴和陈依依母女共夫超越思想、伦理道德的大事给震惊了,以致后面李尽欢说些什么,只是粗略的听到一些人名。

    李尽欢好不容易说完,见陈映雪目瞪口呆,丢了魂似的,打铁趁热地轻咬着陈映雪晶莹柔嫩的耳垂道:“映雪姐姐,你放心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