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章节目录 第361章 人妻最疯狂

第361章 人妻最疯狂

    软软糯糯的嗲声嗲气的性感嗓音,顿时听得李尽欢如潮,不由得狠狠的用他那张血盆大口狠狠的吻住了张子萱涂着玫瑰色口红的性感红唇,他简直爱死了她这种,能让自己血 脉沸腾的温言软语。

    “唔……”

    随着雪白弹翘的臀肉被李尽欢肆无忌惮地揉搓、挤压、甚至拍击,张子萱绵软滑腻的小开始升起阵阵的麻痒,成熟、敏感的柔滑娇躯,背叛主人的意志,竟然流出些微的玉液阴津了,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被紧闭着的嫣红樱唇封住,却又从小巧直挺的鼻子里传出,挑动着李尽欢与张子萱两人之间即将一发不可收拾的欲。

    李尽欢心中热血沸腾终于不再满足这种浅尝辄止了,粗暴地褪去她身上碍事的苏绣旗袍,让张子萱半露这丰盈雪白细腻的,和那黑色半透明的胸罩与红色裤,暴露在空气中,红与黑对比。

    胸罩就挂在胸前,两颗酥软坚挺的饱满,半露着,浅红色微翘着的突起。李尽欢吞咽一口贪婪的口水,半裸的空姐最具诱惑,性感就在于半脱不脱,这才是最让男人难受的。

    半裸的张子萱身裁凹凸有致、身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酡红的娇俏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细腻的肌肤、坚挺微翘的饱满、红嫩的突起、白嫩光滑浑圆的,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美,旗袍开叉遮掩下那凸起的隐私和乌黑的毛发是无比的诱惑,还有胴体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女人肉香。

    饶是李尽欢已跟徐静干过一次,发泄了身体的,此时也忍不住吞咽一口贪婪的口水,用手拉掉胸罩,摸捏着那十分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趁着华夏国第一美女空姐张子萱娇嗔薄怒之时,轻柔地褪下她那红色魅惑的裤,性感的张子萱就此被李尽欢像剥鸡蛋一样剥个精光。

    将她那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密绵、柔软的三角丛林中央突现一道裂缝,浅红粉嫩的花瓣含露绽放,勾引着男人伏身用嘴去采花,更不时深入,品尝着早晨的花露。

    “嗯……哼……”

    出于生理的自然反应,和男人殷勤伺候的兴奋刺激。使得优雅多情的张子萱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浪啼,大量花露喷洒,更使得李尽欢欲火高亢、兴奋异常。

    “不要了……李先生……现在是大白天的……让人看到了多难为情啊……”

    良家少妇,不愧是良家少妇,在她们的潜意识里,只有晚上做那事,才算是天经地义。

    李尽欢心里熊熊大火,哪管是白天还是深夜,笑着说道:“嘿嘿,瀚之,刚才你被我亲的舒服,怎么不知道现在是大白天啊?”

    “去死啊……真讨厌!”

    张子萱不胜娇羞,一条修长笔直的丝袜美腿伸过来,就要踢李尽欢,却被男人抓住,不住把玩着,光滑的水晶长袜一直到大腿根,摸起来丝毫不影响空姐肌肤细腻的手感。

    “还不是……是你自己好色,想亲我的……”

    李尽欢熟练地脱了张子萱的优美的乳白色高跟鞋,迅速退去她的丝袜,露出佳人圆润的脚踝;那莹白的脚腕;丝柔、软缎般清滑的脚背;脚背上细腻的肌肤,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柔润异常的脚底;香蜜般的趾缝间五根白玉般的秀趾,淡白色的半月隐隐约约,玉翠般的贝甲含羞带俏,轻轻竖起;圆柔的趾肚象五只蜷缩的小兔,似慌似喜;软白红润的脚掌如松棉的香枕,曲秀的脚心如清婉的溪潭;莹润、粉嫩的脚跟轻揉之下现出微黄,红润凹凸泛起,惹人轻怜惜爱。两条玉腿白晰、丰润,小腿光洁细腻,露出白嫩整洁的笋脚。

    李尽欢将美女空姐平放在三人座椅上,将佳人的一双香足微微抬起,用自己面部摩擦着佳人的足趾和足背,光滑而微凉的肌肤让他高涨。

    李尽欢轻柔地伸出自己舌头舔吻着张子萱完美的玉趾,又将每一个晶莹的玉趾含在口中轻轻的吮吸。

    逐渐地,舌头顺着绝色佳人优美微曲的足弓,舔到光洁玉润足踝,然后继续往上亲吻,最终停留在玉人莹白润泽的小腿上,同时腾出的双手握者绝色佳人人一双柔软绵香的玉足,慢慢将绝色佳人人修长圆滑的双腿往两边微微分开。

    “李先生,不要啊,好痒……你放开我呀……”

    张子萱又长又黑的睫毛下,一双剪水秋瞳似的美眸含羞紧闭,美女空姐秀美的俏脸羞得红。

    “子萱,别急着催我和你啊!我们销魂的时间足够的,等会保证干得你向我求饶,先让我玩你一双美足。”

    李尽欢握住佳人纤纤玉足:顿时一对洁净、秀美、柔软的香足展现在李尽欢眼前:粉红色的脚掌泛着晶莹润滑的光泽,五个细长的脚趾整齐的并拢在一起,并且微微向脚掌心内收缩,在脚底中心处形成一个极其可爱的浅窝;细密柔和的趾缝,在五粒红润嫩滑趾肚的收缩下,拼成四条微曲的柔美红线。那幼嫩的淡红色的趾肉就像鲜嫩的花蕊,含苞待放、姣妍欲滴。光滑、圆润的脚踝;幼白、莹洁的脚腕;丝滑、柔软的脚背,组成一对浑若天成的完美秀足。

    佳人脚背上细腻的肌肤上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毕现在李尽欢的眼中闪闪生辉。

    粉嫩光滑的脚底更显柔润异常,脚趾肚的整洁和趾底皮肤更加柔媚;香秘的趾缝间五根白玉般的秀趾丝密齐整的相依;让人好想掬捧在手,一亲芳泽。淡白色的半月隐隐约约,玉翠般的贝甲清清浅浅,微微竖起挺直。圆柔的趾尖象五只蜷缩的小兔,似慌似喜;有一种含羞带怯的楚楚风情;软白红润的脚掌如绵软的丝绸,曲秀晶莹的脚心如低陷的梨涡,玉洁粉嫩的脚跟色泽红润、凹凸泛起,惹人轻怜惜爱,不忍释怀。

    李尽欢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轻柔地抚弄摩挲着佳人的香足玉趾,只觉触手温玉生香,妙不可言。

    李尽欢俯子,同时将绝色佳人的一只香足微微抬起,用自己面部摩擦着佳人的足趾和足背,光滑而微凉的肌肤让他高涨。

    李尽欢轻柔地伸出自己舌头舔吻着俏张子萱的足趾,又将每一个晶莹的足趾含在口中轻轻的吮吸。

    美女空姐张子萱玉足上光滑的肌肤,不断刺激李尽欢着的,使他的不由得坚硬似铁,麻痒难忍。

    在浓浓的刺激之下,李尽欢双手各抓起张子萱的一只雪白的丝袜玉足,直接放在他那粗大的黑色上,让夹在两只足缘的中间,缓缓的上下来回起来。

    那双玉足的脚缘处极为柔软,再加上丝滑的肉色透明丝袜,沉浸在不知名的温柔乡里,不由自主的勃了两勃,跳了两跳,处顿时传来过度的疼痛感。

    李尽欢连忙把张子萱的脚掌相对,肉莹莹的脚弓夹住了他那竖得很直的,让爽滑的肉色透明丝袜更大面积的包住了巨大的龙头,轻轻的摩擦,李尽欢的呼吸和心跳也随之急促了起来。

    在宁静的头等舱内,李尽欢几乎能听见自己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和怦怦直跳的心跳声,同时他的额头上滚烫一片,还冒出了大量的汗水。

    随着肉色透明丝袜足弓不停的着,李尽欢的已经硬到不能再硬的样子。

    他见自己的已经暴得不能再暴,就要时,李尽欢停止了手中丝袜美足的,然后又换了个花样继续玩弄自己的。

    李尽欢微微使张子萱的一只雪白小脚伸直,让柔软的脚掌轻轻横撑在自己的上,滑溜溜的肉色透明丝袜与腹部肌肉接触在一起,脚掌那热热的体温传来,带动升腾起一片热流,瞬间传遍身体各处,全身汗毛欢快的舒张开来,每一个毛孔仿佛充满了肉色透明丝袜特有的丝滑感觉。

    美女空姐张子萱感觉着李尽欢如此荡的玩弄自己美丽的雪足,心中真是羞涩难忍,隐隐有些抗拒,如玉的娇艳娇艳欲滴,仿佛醉酒一般。

    此时的张子萱,虽然已经不再是青涩的少女,但毕竟年纪不大,结婚没多久,与老公恩爱的日子尚短,对于李尽欢这种怪异的癖好一时还不能接受。

    接着李尽欢控制住张子萱的反抗,又握着她的另一只雪足竖着,把坚挺粗大的向前推按,被推按到那只横撑着的肉色透明丝袜脚面上,用那绢柔的脚掌不停的轻抚慢弄,很温柔的按摩着整根,一种说不出的爽泰感觉通体而来,让李尽欢很是享受。

    时不时的他还收回张子萱那按弄的小脚,用她的柔软的脚尖去撩弄自己那垂挂的,轻踢那鼓鼓的蛋粒,与丝脚触碰,一丝微小的疼痛感传来,四肢百骸舒爽得几乎他要叫出声来。

    一小股滑遗的前列腺液不受控制的冒出,顺着龙头滴到了那只红色丹寇的脚尖上,润出了更深的一片肉色和红色。

    随着李尽欢的腰部前后摆动,他的把华夏国第一美女空姐张子萱那双柔滑的肉色丝袜足弓完全当作是女人那处鲜红的,在里面进进出出,种种刺激使得李尽欢低吼一声,再次加速了几下,渐渐的上面的快感仿佛一只处在波浪间跌荡起伏的小船一般,终于攀升到了姐姐。

    “噗……”

    一股浓浓的乳白色的生命精华疯狂的从头部激射涌出,喷了张子萱那双手丝袜美足底部,随后慢慢向下流去,房间内,一时之间充满了一种浓浓的靡气氛。

    随着那一股浓浓的白浆像火山喷发一般的从李尽欢红赫色的头部快速喷涌而出。

    紧接着,李尽欢便感觉到一阵强烈的、仿佛被轻微的电流过体一般麻麻的、抽搐痉挛的感觉,通体舒爽,畅快淋漓。

    静静的体会了一下这种令人食髓知味的感觉,李尽欢的眼神在张子萱那绝美的俏脸和玲珑有致的身体依次扫了一眼,最后看向张子萱丝袜美足底部那正不断向下滴着的乳,和沾满口水和精华混合物的斑斑湿痕的肉色丝袜。

    李尽欢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浓浓的征服欲和自豪感,再次浓烈燃烧起来,红褐色的的不由自主的勃了两勃,跳了两跳,处再度传来的疼痛感。

    李尽欢用手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那张刚毅的脸上顿时满是邪邪的笑容。

    李尽欢再次俯体,去握住住张子萱的两只洁白如玉的脚踝,举起她那雪白纤美穿着肉色丝袜的长腿,紧紧的抱入怀中,先是用手在那光滑如玉的小腿上,细细的抚摸了一番,体会了一下手中滑腻柔软的触感。

    然后,李尽欢再次把嘴巴放在那双洁白的脚踝上,轻轻舔舐亲吻,动作的力度不断的加大,到最后几乎完全是在用牙齿啃咬。

    在李尽欢如此疯狂的摧残之下,不一会儿,美艳空姐张子萱美腿上那一层薄薄的近乎透明的肉色丝袜,终于嘶的一声,破了几个,露出她里面白皙娇嫩的小腿肌肤来。

    “呀……李先生……不要撕坏我的丝袜啊……好羞人哦……”

    张子萱洁白的脸颊此时如同擦过胭脂一般,红得滴血,美艳如火。感觉着李尽欢荡的动作,心中真是羞惭欲死。

    李尽欢对这一切完全置之不理,继续用力啮咬,甚至把血红的舌头伸到张子萱那洁白如玉的肌肤上疯狂舔舐。

    张子萱肌肤的口感香滑细腻,娇嫩香甜,与舔舐丝袜的感觉大不相同,仿佛一块美味可口的糕点一般,令人更加的销魂,更加的刺激。

    不一会,张子萱的脚踝处的高贵的肉色丝袜,几乎完全的被啃破了,大半白嫩的小腿完全的裸露在李尽欢的眼前。即使残留下来的丝袜残片上面,也沾满了许多李尽欢的口水,湿漉漉的,看起来非常的靡。

    片刻之后,李尽欢终于恋恋不舍的放过了那洁白娇嫩的脚踝,用手把那对修长白皙的丝袜美腿轻轻的分开,开始沿着小腿内侧向上舔去,口中和鼻腔的浓浓的热气不断地喷洒在张子萱的敏感的小腿肌肤上,令她不由得感到又酥又痒,漆黑修长的睫毛不断的颤动,纤细的眉黛轻轻皱起来,喉间不停的发出清脆的细声呢喃:“不……不要……好痒啊……好难受……快放开我……李先生……啊……”

    李尽欢看着张子萱那张不断呻吟布满红晕的绝美脸蛋,刚毅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荡的笑容和一抹征服的,更加快速的在张子萱雪白的小腿上舔舐的起来。

    不一会儿,李尽欢的嘴唇已经滑过了美女空姐张子萱那洁白娇嫩的膝盖,并且在美腿沿途表面的光滑丝袜上,留下了一路的沾着口水的斑斑湿痕。

    接下来,李尽欢在床上向前微微移动了一体,蹲坐在张子萱的两腿之间,眼睛在张子萱那紧绷的旗袍和丰满的美臀上只扫了一眼,立刻就变得通红起来。

    逐渐地,他的舌头顺着华夏国第一美女空姐优美微曲的足弓,舔到光洁玉润足踝,然后继续往上亲吻,最终停留在张子萱莹白润泽的小腿上,同时腾出的双手握者张子萱一双柔软绵香的玉足,慢慢将张子萱修长圆滑套着玻璃透明丝袜的双腿,往两边微微分开。

    张子萱眼波流媚,性感空姐欲语还羞,简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李尽欢抄起张子萱的丝袜美腿,臀部猛然挺入。

    “哧……”

    的一声荡的声响,火热的瞬间贯穿了美艳空姐的隐私。

    方才还媚眼如丝欲语还羞的张子萱,倏然惊醒睁开媚眼,男人这一下猛地,把女人那里充撑得饱满,火热的枪尖碰触着娇嫩的柔软,只让性感空姐张子萱被这就为的酥麻刺激的心儿发颤。

    “啊……轻……轻点……啊,你,你的太大了……”

    给男人顶磨的又酥又嘛,的确是很爽,可那里也被男人生猛的一下,给刮的生疼,张子萱颤抖得大冒冷汗,玉手猛烈套住了李尽欢的脖子。

    “子萱,是你这样子太性感了,我没控制住。”

    李尽欢伏在空姐雪白的上,不住的动作着,不多时就冲的张子萱雪白的波儿之荡漾,肌肤见汗,俏脸酡红。

    “啊……唔……哦……太大……太……深了……李先生,你太猛了,人家受不住的……”

    性感空姐张子萱不安地扭动着、两条雪白修长的丝袜美腿不停地伸直又弯曲,挂在李尽欢的肩头,可爱的一荡一荡。

    听着身下性感空姐赤裸裸的赞美跟表扬,李尽欢心头突然冒起赵子雅熟美的身影,摇摇头,把这个荒诞不经的念头打消,把那个熟美阿姨的身影从脑中赶走,还是先把剩下的空姐娇娃喂饱了再说。

    “啊……”

    美女空姐高仰蝶首快速的抬起,拼命的摇晃起来,因为李尽欢那火热坚硬粗壮的,快要将她的幽径完全撑裂了,那种完全被充实带来的强烈疼痛感让她根本无法承受。

    一种撕心裂肺般熟悉的感觉痛彻心扉,张子萱曾经也被一根坚硬粗壮的进入过自己的身体,这种感觉让她好象又回到了自己的初夜,在被夺走自己的处子之身时,好象就是这种感觉,只不过现在这种感觉比那种失去处子之身时的感觉还要更加强烈,更加让她刻骨铭心。

    而李尽欢却舒爽得快要升天了,他只觉得美女空姐张子萱的幽径竟是如此紧窄,那种狭窄的感觉令他觉得自己坚硬的被幽径娇嫩的死死的咬住了,一种即将要升天的舒爽感也令李尽欢几乎就要狂暴而出,让他不得不强吸一口真气,因为李尽欢的坚硬还没有完全美艳空姐的深处。

    虽然李尽欢的坚硬还没有完全,但那种强烈的疼痛感令她已经痛不欲生了,羞艳娇红的粉脸之上那晶莹的泪花便滑落她柔嫩的肌肤,同时一种冲破道德禁忌带来的新鲜刺激快感慢慢的在她内心世界里越放越大,食髓知味的娇羞和快感令她情不自禁欲罢不能。

    张子萱再次仰起螓首“啊……”的呻吟一声,然后便低下头张开樱桃小嘴狠狠的咬住了李尽欢的肩膀,被李尽欢再次狠命的自己的深处,为了发泄自己的痛苦,美艳空姐张子萱便用力的咬着他肩膀上的肌肉。

    李尽欢剑眉一挑,再次狠狠的将自己那坚硬完全了美女空姐张子萱的最深处,那龙头便直接刺入的娇壁之中。

    张子萱感觉到李尽欢已经十分亢奋了,那坚硬粗壮的在自己深处的内不住的快速着,让她的身心快速攀上了男女欲交欢的最高峰。

    她的心跳随着李尽欢的狂野而越来越快,因为张子萱知道李尽欢对自己身子的贪恋和渴望是多么的迫切,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在头等舱里白昼偷情,每一项都可以刺激到男人的,现在李尽欢得偿所愿,终于可以在头等舱里玩弄空姐张子萱的美艳胴体,那份兴奋刺激当然会让他亢奋无比,就好象那失去控制的野兽一般,在对他心爱的猎物残忍的征伐着、戏弄着、摧残着,最后再吞噬。

    “空姐、白领、丝袜、美腿、高跟、任何一项都足以拍一部东京热了哦!”

    李尽欢低头凑到张子萱精致的耳垂,尽说些猥亵挑逗的甜言蜜语,身下的,却是马不停蹄的在性感空姐圆润挺翘的双臀间出没,身心的双重快感,立时让张子萱羞得满脸通红,在他眼里变得更娇媚迷人了。

    美艳空姐的玉手紧紧抱住李尽欢的脖子高仰起螓首发出那浪的呻吟声,因为他带给她的快乐是前所未有的,这让张子萱的身心不由自主的慢慢向李尽欢的身心靠拢。

    “……李先生……啊……你……太强,太强了……啊……要,要……弄死人家了……啊……好舒服……舒服呀……啊……”

    听着美艳空姐张子萱的媚呻吟声,李尽欢内心那种占有感和征服感便无穷的暴长,更加坚硬更加粗壮也更加快速更加凶狠的起她那娇嫩紧窄的幽径。

    每当龙头插到那最深处之时,带给李尽欢的便象那一道强电流通过心房似的快感,他火热的双唇也耐不住寂寞再次贪婪的含住美艳空姐胸前丰满坚挺而又雪白柔软的吸吮起来。

    李尽欢异常生猛,引爆出张子萱那久旷的春焰,正值需求渐旺生理期的性感空姐,完全迷失了自我,浓浓的春意的春意正迅速侵占了她的心田,的本能让原本娇羞妩媚的空姐变得极富激情和狂野。

    男的生猛,女人放浪。

    他们比刚才李尽欢和徐静在一起还要猛烈,他持续亢奋不已,美女空姐张子萱也舒卷得一片云似的。任李尽欢在生猛,她也能以柔克刚。

    当他们赤身相对、相搏的时候,他们的体温像发了高烧一般滚烫,李尽欢抚摩着性感空姐光滑的身子,慢慢揉捏着女人的敏感,腰杆也不住耸动。

    听着张子萱压抑着的呻吟,李尽欢低头,从性感空姐的脖颈吻到她的饱满,张子萱已到绝顶的边缘,极度兴奋的想要抓住汪洋中救命的木板,最后抱着李尽欢的头,嘴里轻轻哼着。

    “哦……哦……李先生……我死了……死了……”

    尾音很腻人,就像母猫在一般,美女空姐张子萱不停的在呻吟,在呼唤男人的名字,把修长手指插进李尽欢脖子的肌肉里。

    此时头等舱里弥漫着一股浓厚的糜气氛,李尽欢双唇和舌头贪食舔吸的声音,他撞击美艳空姐娇嫩的声音,以及美艳空姐张子萱浪呻吟的声音此起彼伏,将这一对忘情的李尽欢和女人推向了交欢的最巅峰。

    李尽欢可以感觉出,先开始,空姐张子萱频频向上迎合自己,那频率快得惊人,丝毫不敢相信,原来娇柔妩媚的性感空姐,会有这般充沛的体力和激情。

    李尽欢再也忍不住了,他的在膨胀,发了狠般进出这空姐的身子。

    在张子萱的大声中,下边的的柔嫩一阵急剧的收缩,张子萱的胳膊长腿死命的缠着李尽欢,那隐私之所就像是活的,一咬一吸的……

    随着李尽欢越来越疯狂的,张子萱已经不知道达到了多少次,那源源不断向外喷泄而出的精令她羞艳绝伦,也令她快乐无比,兴奋无比,一种好象整个身心都飞在天空中的感觉令她那妩媚浪的呻吟声更加的勾魂夺魄。

    李尽欢便是忍受不住美艳空姐如此勾魂夺魄的浪呻吟声,那想要狂暴的欲念便一发不可控制,在一阵似的之中,他感觉到了什么是销魂蚀骨的滋味,那浓浓的火热的滚烫的熔精便象那丘比特火箭炮似的密集浇灌射入美女空姐张子萱娇嫩的最深处。

    李尽欢的身体与女人的身体做着最完美无缺的接合,两具同时抖动的身体在感受着那肉与欲的完美结合。

    而张子萱则随着李尽欢近乎疯狂而失去人性的野蛮之后,便感觉到自己的内被那滚烫的熔精完全融化了,大量向外喷泄而出的温暖精华也被完全淹没了,这种极度舒爽的感觉令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半启着,久久不能闭合。

    “啊……”

    张子萱长长地发出浪而娇媚的呻吟声,颤抖的玉体也感觉到了李尽欢在狂暴的同时赐予她心灵的一股浓浓爱意。

    许久,李尽欢才将怀中还有些痉挛抽搐的美艳空姐完全抱了起来,慢步走到那头等舱的长座椅边上,看看表,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小时,现在离飞机降落,还有3个多钟头了。

    看着满地狼藉,李尽欢摇头苦笑,到了最后,战场还是要他亲自动手收拾。

    简单收拾一番,李尽欢左手搂着赤裸身体的徐静高挑秀美的胴体,头枕在她的高耸丰满的胸口,嘴巴将徐静的含入口中,右手摸着身上同样一身不挂的张子萱浑圆修长的美腿,手指在大腿根本以及,湿润娇嫩的花唇轻轻爱抚,不时砰砰那粒可爱调皮地相思红豆,不一会儿,他也沉沉睡去。

    时间一晃,两个多钟头过去,还有三十多分钟就要下飞机了,李尽欢起身穿好衣服,然后分别拍了拍两位熟睡的美女空姐的,叫他们起床。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