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0

    >

    “没关系,我叫客服……”

    “外面大厅那么多被堵住走不了的人,酒店备用被子大概也会不够用。”

    唐誉:“我……”

    “算了,反正这张床很大,睡四个人都够了!我们一人一边好了。”

    唐誉:“……”

    “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冷静问。

    看着冷静毫无杂念的神情唐誉又唾弃了自己一百遍,“毕竟男女有别,这样恐怕会对你影响不太好!”

    冷静缓缓躺下,将脸贴在柔软的枕头上,轻叹一声,“我倒是没有关系,反正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需要在乎想法的人,倒是你……你是担心谢安安会误会吧!确实是我考虑不周,刚才没有想到这一点……”

    不及冷静继续往下说,唐誉慌忙打断她,“不是!我不是担心这个,我……”

    偌大的一张床,她只占据着小小的一角,再说这次真的是特殊情况,唐誉觉得自己再拒绝下去反而会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在床的另一边小心躺下。

    两人之间的距离说大也大,至少还能躺两个人;可是说小也小,小到触手可及对方。

    慌乱之后唐誉慢慢冷静下来,在心里暗自叹息着,她之所以对自己这么不设防,显然是因为完全没有把他当成一个男人看待,否则怎么可能不仅与他共处一室,甚至还共眠一塌。

    她对自己完全没有感觉,而他却在那一个人傻傻地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过了快半个小时了,唐誉依旧一点睡意也无,而床另一边的冷静已经安安稳稳的睡着了。

    他再辗转反侧也只能憋在心里,不敢动来动去,因为怕影响她睡觉,更怕自己的异常引起她的注意,被她看出蛛丝马迹。

    窗外风雨大作,狂风的呼啸声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有几分可怖,此刻却成了他欲念的催化剂。

    半夜里,黑暗的屋里突然一亮,几道闪电劈了下来,紧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响雷和更加疯狂的暴风雨。

    唐誉有些担忧地转身过去去看冷静,随即又释然,据他所知,冷静并不怕打雷,而且睡着了之后雷打不醒。

    唐誉放心地转过身去继续努力想要睡着,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而就在他刚刚放松身体的时候,伴随着一声炸雷,猛然感觉背后贴上来一团柔软,紧紧地依偎着他。

    唐誉愣了很久,身体僵硬地转过去,极不确定地唤了声,“……小静?”

    冷静用双手揪着他的衣服,语气抱歉道,“对不起……我怕……”

    唐誉有些懵,“你不是……”不害怕打雷的吗?

    幸好说到一半的时候唐誉即使打住,否则要怎么解释失忆的他怎么知道她不怕打雷这件事情。

    与此同时问题也来了,可是现在冷静说她怕打雷,她……是在说谎吗?

    那她为什么要说谎?

    “一定!一定是我的大脑思维方式有问题……”

    3番外就算眼前等待的是地狱vip

    看着他一直躲避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冷静几乎所有的勇气和冲动都消失了

    居然为了一个男人做到这一步,她几乎变得不像自己了。

    最让她难以忍受的是她已经做到这一步了,唐誉居然是如此抗拒和排斥的反应,从未被拒绝过的冷静觉得无比挫败。

    可是,要强的个性却反而让她越挫越勇。

    她回忆着曾经唐誉为了自己是怎样的卑微和委屈,用这些打破自己的犹豫,坚守着阵地。

    雷声减小,冷静依旧紧紧贴着他的身体,唐誉心如擂鼓,胡乱地安慰了她几句,努力闭上眼睛让自己入睡。

    他甚至根本不敢转身回头……

    他告诉自己一切都只是由于过度想要得到而产生的自我安慰和幻觉。

    所有的事情在别人眼里,包括冷静眼中都只是很平常的事情而已,无论是帮他打扫屋子,还是不在乎和他共处一室,又或是因为她毕竟是女孩子,女孩子本来就善变,她突然又怕打雷了有什么稀奇……

    就这样一件又一件地找理由,一次又一次地粉碎了自己无谓的期望……

    强烈的自尊心让冷静终于无法再忍受,她用力咬了咬唇,唐誉,到底是你真的已经完全对我没感觉,还是你太笨太迟钝?

    到底要要给你怎样的暗示才够?

    不是说男人都是有本能且在这方面相当敏感的吗?

    为什么到他这里就完全行不通了呢?

    下一秒,冷静一咬牙,将因为紧张而有些汗湿的手缓缓往下一直移到唐誉睡衣的边缘,然后微微撩开一角滑入进去……

    柔若无骨的触感顺着脊背渐渐游移,让唐誉浑身一颤,脑子里轰隆一声比刚才的惊雷还要响。

    一直到了这一刻,唐誉依旧神情僵硬地想着,大……大概是她睡着了无意识的吧!

    而就在他死死绞着床单一角因为背后的触摸忍无可忍而准备起身再一次逃走的时候……

    冷静突然用一只胳膊半撑起身体,悬在他的身体上方,微卷的长微微有些凌乱,顺着肩头丝丝滑落下来,撩在他早已渗出汗水的肌肤上。

    下一秒,在唐誉有所反应之前,冷静毫不犹豫地俯下身体,柔软的唇瓣落在他略有些干燥的唇上,漆黑的眸子在昏暗的夜色里清醒而充满诱惑地直视着他,令他逃无可逃,退无可退……

    唐誉!这一次,你还有什么理由自欺欺人?

    是的……

    没有了……

    只是,唐誉依旧没有动。

    冷静整个人都凉了,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难堪又自嘲的弧度,有些仓惶地退了回去,而就在这时,唐誉顺着她后退的姿势猛然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你……”冷静刚启唇就被他狠狠地噙住,一开始就是狂风骤雨般的吻,热烈而疯狂的汲取着她的每一分甜美和酝酿已久的蛊惑,灼热的手掌很快便探入覆在她的胸口,重重地揉捏着。

    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二人的口角滑下,被他顺着舔舐,一直到白嫩绵软的酥胸,不是亲吻,而是近乎啃咬的含住她的大力的吸吮……

    她颤抖不已的身体和不知所措的惊喘,这样难得的羞怯和慌乱的姿态更是让他彻底从刚才的被动转为主动和掠夺……

    短暂的试探之后,她虽然慌张甚至有些抵抗,但完全不是拒绝,而是欲拒还迎的姿态……

    唐誉一只手将她的双手束在头顶,膝盖顶开她的双腿,另一只手扣在她的内衣边缘……

    如果眼前等待他的是地狱,那就让他下地狱好了……

    唐誉低头咬了咬她的唇瓣,深邃着火的眸子在她的面上燎原……

    他想要探究她这一系列举动背后的深意和真相;他顾忌自己在这种糊里糊涂的情况下要了她是否会让她以为自己是背着未婚妻在外面乱来的男人;他更担忧一时的冲动之后她是否会后悔……

    太多的不可以不能……全部都在她环住他的颈脖主动吻住他的唇时灰飞烟灭。

    他用指尖简单而急促地试探之后用力让自己早已经嘶吼着的怒兽闯进她的禁地,毫无章法的横冲直撞,只有和泄的快耸动。

    她是初次,痛得像是整个被撕裂,而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紧张和紧致几乎让他难以移动,没有几分钟他就忍受不了结束了,以至于他懊恼不已。

    冷静疼得蜷缩成一团,这时候唐誉才稍稍清醒过来,打开灯,看到她苍白如雪的脸色和痛苦的神情,几乎恨不得杀了自己……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就已经完全颠覆了他的世界!他根本难以消化刚才生的事情……

    可是,虽然恨自己,虽然心疼得要死,可是,他竟没有后悔的感觉,甚至于……才没过多久,看着她着身体刚被摧残过后的样子,他的身体某处立刻又抬头了……

    啊!他简直是禽兽啊!唐誉抱头!

    都已经到这一步了,怎么可以再功亏一篑,不过,这种情况下,她自然没办法面对他,越过他关了灯,心里才稍微有点安全感。

    黑暗中,她别开头小声嗫嚅,我……没关系……

    她几乎话音刚落,他已经无法自控地从背后环抱着她的腰身,顺着刚才的湿润再次挤入快动作……

    这一夜太漫长又太短暂,他们谁都没有说话,没有询问对方,如同世界末日一般释放着各自压抑的情感……

    329 番外来不及对你说

    第二天清晨,雨过天晴

    唐誉绷直身体靠在床头,看着躺在自己身边呼吸均匀的女人。

    怎么办……唐誉用双手疯狂蹂躏着自己的头。

    直接向她求婚表示要负责?

    跪下来跟她道歉乞求她的原谅?

    耍流氓我吃都吃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吧?

    把一切告诉她,失忆未婚妻什么的全都是骗她的?

    啊!为什么没一个方法靠谱的啊!

    当然是因为他这个人就很不靠谱!

    唐誉一团乱的时候,听到一个略带沙哑如同棉花一般软软的令人酥麻的声音——

    “唐誉,你没有话想跟我说吗?”

    唐誉僵硬了三秒钟之后才缓缓低头,看向正直视着自己的那双眸子,潋滟和淡定中分明中隐匿着紧张和怯然。

    他无法面对……

    一想到自己昨晚对她的禽兽行为,看着她惨白的脸,他就恨不得杀了自己!

    她是他如此珍视的女人,竟然会对她做出这种事!

    “对……对不起……昨晚我……”

    只一句“对不起”,已经足以将她打入地狱。

    冷静的眸子刹那间隐去所有的复杂情绪,只剩下一潭死水般的沉寂和绝望,“没关系,一夜情而已,我还不会缠着你用这个让你负责。”

    唐誉满脸愕然,半晌后才苍白着一张脸结结巴巴道,“那个……呵,也是……”

    呵,原来真的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啊!

    回去的车上,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

    冷静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完全看不出情绪,此刻的她全身已经凝固着厚厚的一层坚冰,将自己与外界隔绝。

    唐誉始终处在紧张和慌乱到极致的情绪之中,一切生得太突然,他理不清头绪,但是他隐约感觉自己一定错过了什么。

    停下车的刹那,唐誉握紧方向盘,不行,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这样就结束,他必须要弄清楚……

    “唐誉,你终于回来了!没事吧?”

    可是,打开车门出来,等他刚要开口,谢安安却立即从不远处跑了过来整个扑到他的怀里,“我好担心你!”

    等他回过神来去找冷静的时,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唐誉,唐誉你怎么了?”谢安安担忧地问。

    唐誉挥开她的手,脸色冷凝,“计划结束。”

    说完便疯一样跑了出去。

    谢安安神色怔忪地站在原地,看着他追出去的身影。

    就这样结束了吗?

    任何缓冲的余地都不留给她,完全不考虑她的感受和心情!可是对冷静,你却是百般呵护和在意,就算她微微蹙一下眉你都要思考一整个早上。

    唐誉,我到底该说你绝情还是该说你痴情?

    旁观者清,她怎会不知道冷静早已被他打动,怎会看不出昨晚之后唐誉怕是多年夙愿得偿。

    只有他这个傻瓜还傻傻得弄不清楚状况,怕是又估错了形势让人家伤心了吧!

    不过,伤心也好,快乐也好,他的一切已经与她没有关系了!

    她自己也看不起那种为了男人死缠烂打的女人,可是很多时候,爱情会让人身不由己,甚至让她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女人。

    是的,她可以耍心机,可以不择手段,但是,她不可以爱一个人到不要脸,没有了尊严。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也不得不认输,这个男人,注定不是她的,她不想连最后的自尊也输了。

    冷静逃离那里之后,身上酸痛无力,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着。

    去公司,回家?她哪也不想去……

    去找小乔,又不想她担心!

    她现在怀孕了,以她的个性,如果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很激动。

    “啊!小静!”冷静正在呆,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于是下意识地转过身去。

    “奈奈?”冷静有些怔愣地看着她以及她身后拿着单反的女摄影师,“你在这里做什么?”

    “采风咯!”

    “采风?”

    “是啊!这片区域的老城区就快拆迁了,主编让我来拍什么即将逝去的记忆!好无聊啊!”

    韩樱奈一说冷静就明白了,有危险的任务自然是被沈乐天那只给屏蔽掉了,甚至连配出来的摄影师都是女的。

    “小静,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

    “有吗?”

    “怎么没有?”韩樱奈一脸探究地瞅着她,然后贼兮兮地把她拖到角落里,把她的衣领子扒拉了几下看了个清楚,“啊!小静,这不会是吻痕吧?”

    冷静急忙把衣领弄好,神色有些慌乱,“胡说什么!”

    “我才没胡说,这天气总不会是蚊子!再说,你一定没有照过镜子吧!你看看你自己,一副刚被人吃过的样子!我就是想看不出来都困难!”

    冷静蹙眉,双颊微红,不说话,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是谁啊?”韩樱奈小心翼翼地问,眸子里的好奇快要溢出来了。

    太好奇太好奇了!什么人居然有这本事啊!连小静都能吃到!简直太神奇了!其实她很希望是唐誉,也觉得是唐誉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除此之外她真的想不到冷静身边还有谁有可能了。

    330 番外错在低估了你二的程度二更

    “嘿嘿,是不是唐誉啊?那小子终于开窍了啊!小静,你不是要结婚了吧!那岂不是只剩下我一个了!”韩樱奈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因为以冷静的个性,如果她愿意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自然是认定了他,准备和他在一起的,所以韩樱奈才有此一说。

    而这无心之言却戳中了冷静的痛处,“别乱猜,只是一夜情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什……什么?”韩樱奈更加惊讶了。

    冷静绝对不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刚才冷静没有否认是唐誉。

    那就是说,真的是唐誉!!!

    “真的是唐誉?!一夜情?!开什么玩笑?是不是唐誉那小子不肯负责任?!老娘去找他算账!”韩樱奈说完就脚踩风火轮,头顶冒青烟,撸着袖子跑没影了。

    “奈奈,等等!”还没等冷静反应过来,韩樱奈已经气势冲冲地跑了出去。

    “喂!韩樱奈,你不是又要翘班吧!你丫有后台老娘可没有啊!尼玛就不能饶了我吗?为什么每次倒霉的都是我……”女摄影师可怜兮兮地在后面吼着。

    冷静站在原地,疲惫地揉了揉了眉心,随便她怎样吧,反正一切都结束了。

    现在她什么都不想管不想问,只想好好睡一觉。

    奈奈虽然冲动,但是应该会有分寸去找唐誉单独谈,这种事不会闹得天下皆知的。

    又或许潜意识里,她自己不敢去追问唐誉,所以才任由韩樱奈去……帮她询问那个答案。

    唐誉到处寻找无果之后几乎疯掉。

    最后,终于承受不住压力把其他四只全都叫了出来共商对策。

    唐誉一句“大/二/三四哥,救我!”那四只立马丢下手头所有的工作在唐誉家集合。

    兄弟情深?

    当然是为了看好戏的八卦因素居多!→0→

    到了这个地步,想要那几只帮忙出主意,唐誉第一件事自然就是坦白从宽。

    “哈!我说什么来着,这家伙绝对是装的!”沈乐天惊讶之余一脸得意。

    盛宇斜睨他一眼拆台,“马后炮!最后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被骗了个彻底!”

    听完唐誉从昨晚到今天早上的经历之后。

    沈乐天目瞪口呆,“所以,就这么完了?你二吧你!”

    盛宇挑眉,“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他二!”

    冷透揉揉眉心,“真是低估你了……”

    确实,这一次他们几个都被唐誉骗过去了,即使是精明如冷透。

    而原因是他低估了唐誉的演技,更低估了唐誉二的程度!

    冷透似乎是被气极,反而淡定了,以一种悠然的姿态不紧不慢地开口,“唐誉,你不是少根筋!请问你还有筋吗?小静问你有没有话对她说,你说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偏偏要说对不起三个字?”

    “可……昨晚我弄得她很疼啊!不说对不起说什么?”唐誉一脸无辜。

    沈乐天和盛宇一脸头疼地扶额,而顾行深则事不关已地坐在一旁只看戏,不表任何观点。

    冷透抿了口茶,“哪个女人第一次不疼?做都做了,现在心疼了,你爽的时候干什么去了?直接说一句我爱你,我负责,嫁给我,有那么难吗?”

    “如果她不愿意呢?”

    “那又怎样?管她愿不愿意!她已经是你的人了!”

    唐誉瞥了冷透一眼咕哝,“她可是你妹!这也太禽兽了吧!”

    沈乐天啐他一脸,“你连禽兽都不如!连冷透都这么说了你丫到底还在犹豫个什么劲!”

    “可是,我真的很乱……冷静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她自己说只是玩玩而已啊!”唐誉抱头。

    沈乐天正要劈头盖脸骂他个不开窍的家伙三天三夜,还好顾行深及时打断她,“你的感觉没有错,从那天开始冷静就一直在刻意勾引你,c市的事情显然是她一手安排。只是你一句对不起让她误会你对她无意,让她彻底对你绝望。”

    顾行深点明之后,唐誉已经完全傻掉了,又是狂喜,又是懊恼,水深火热。

    盛宇无奈摇头,“从你生命垂危的那一刻开始冷静就已经看清自己的感情。我们全都知道,不管你醒不醒来,这个女人的心都已经是你的了。哪知道最后居然弄了这一出,你竟然挖坑给自己跳,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盛宇说完之后,唐誉已经完全蔫了。

    看唐誉一副快要死的样子,最后还是沈乐天分析道,“还是有收获的,如果没有这一出,也逼不出冷静承认自己的感情,甚至为了得到你主动出击。小子艳福不浅啊!”

    冷透叹气,“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善后?小静现在一定伤心绝望了!”

    五个男人正在那商量着,突然传来轰隆轰隆踹门的声音。

    “混蛋唐誉!给老娘出来!”韩樱奈在屋外连踢带踹。

    尼玛连我的女人也敢动,不想活了,最可恶的是动了还不负责任!

    一想到唐誉那个莫名其妙的未婚妻,韩樱奈更是一肚子气!

    失忆了又怎样?失忆也不能成为他做出这种混账事的借口。

    韩樱奈血冲到了脑子里去,当即在门外又拨通了小乔的手机,寻找支援。

    331 番外引蛇出洞

    “唐誉!你丫还是不是男人!做了那种事准备就当什么都没生过吗?”

    “缩头乌龟!亏我还以为你是情圣呢!原来就是一人渣!”

    “唐誉我对你太失望了!”

    “唐誉你到底出不出来!今天你要是不出来我就一直在这守着!”

    ……

    总而言之,韩樱奈已经彻底疯魔了。

    屋里的五个男人一个两个全都大眼瞪小眼,一个都不敢吭声。

    盛宇受不了了,看着沈乐天说,“你倒是管管啊!反了都!”

    沈乐天立即竖起食指,“嘘!小声点,要是让这丫头知道我在这里,准把我当成跟唐誉一伙的,等会儿指不定要怎么折腾我呢!”

    盛宇一脸鄙视,“出息!”

    唐誉一脸哀怨,顾行深这会儿继续事不关己,呈挂机状态。

    韩樱奈安静了一会儿,就在几人松了口气的时候,现她开始砸门了。

    沈乐天抹了把汗,安慰道,“没事儿,她这么闹,待会儿保安一定会过来帮忙把人带走的!”

    门外。

    没过一会儿,亲爱的保安大叔终于头顶光环,背后飘着一对洁白的翅膀降临了。

    唐誉念了声“阿门”,沈乐天说了句“阿弥陀佛”。

    “混蛋!给老娘滚出来!你以为你躲在里面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是不是?”韩樱奈抡着从不知道从哪个清晨锻炼身体的人那里抢来的大锤。

    “小姐,这位小姐,这里是私人住宅,有什么事请你冷静一点!”

    “冷静你妹!这里没你的事,走开!”

    “小姐……啊……”

    保安大叔惨叫一声被韩樱奈手里的凶器给ko了。

    沈乐天的心一下子凉了个彻底,“唐誉,这下被你害死了!”

    真让她进来可就惨了!

    “最惨的是我好不好!”唐誉咕哝。

    “你惨是应该的!干嘛要连累我一起啊!”

    “四哥,你也太没义气了!”

    “你小子还说,要不是你先没义气瞒着我们乱来,会有今天吗?”

    里面两个人正吵着,外面已经峰回路转,那个被击飞的大叔已经紧急调了两个队友支援,来搞定这个级危险分子。

    “小姐,你再这样我们就要叫警察了!”

    “小姐,请你把武器放下!”

    “老大,我看还是打精神病院电话吧!这个女人好像脑子有问题!”

    韩樱奈立即炸毛了,“你才脑子有问题,你全家脑子都有问题!”

    寡不敌众,最后韩樱奈还是被三个男人给架住拖出去了。

    屋里沈乐天重重松了口气,稍稍有一点点担心韩樱奈,不过更怕她闯进来。

    只可惜,峰回路转后面的不是绝处逢生,而是事突变,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三位大哥,先等等!真对不起!是我朋友不好,真的对不起,请听我解释好吗?”

    三个男人怔忪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女人,一张绝美的脸蛋已经麻痹了他们的神经,再加上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神情,温柔似水令人闻之心怜的声音,瞬间就全都战斗力将为负数了。

    韩樱奈立即趁机躲到小乔身后,同时在心里感叹小乔精湛的演技。

    同样是表演系的,一个学校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为什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小乔神情焦急而真挚地解释道,“是这样的,这间屋子的主人是我们的朋友!几天前他失恋了,受了很大的打击,现在他已经失踪了三天三夜!我朋友刚才也是因为太担心他,怕会想不开生什么意外,所以才会行为失控,求求你们帮帮忙把门打开吧!我怕再迟他会出事的!”

    “真的是这样!因为我太着急了刚才没有跟你们说清楚,真的对不起!”韩樱奈机灵地配合小乔开始演戏,还挤出几滴眼泪。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开始犹豫。

    毕竟这栋宅子的主人来头可不小,他们还没有那个胆子放两个陌生人进去,更何况还是强行踹开门。

    可是,看着两个女孩子那么可怜的样子又实在是不能置之不理。

    屋外的三个保安犹豫不定,屋内的五个男人自然也是焦急不已。

    尤其是刚才一脸淡定的顾行深,立马不淡定了。

    唐誉真是怕顾行深自己跑去替小乔把门给打开了。

    不过还好老大总算是老大,没有出卖他。

    这时候,小乔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来之前,她听说了其他几个人一个都不在公司,那么,他们会在哪里?

    想明白之后,小乔慢慢捂住肚子,露出痛苦的神色。

    “啊!小乔,你怎么了?”韩樱奈惊呼一声。

    “好痛……肚子好痛……”

    “什……什么?怎么会这样!都怪我不好,你怀孕了我还把你叫过来!有没有事啊?我送你去医院吧!”韩樱奈已经慌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没关系,唐誉的安危要紧!”小乔虚弱地笑了笑。

    那三个保安也都慌了神,她们实在不像是坏人的样子。

    一边是情绪激动的孕妇,一边是守护别墅的责任,到底该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房门砰的一声从里面打开,一个人影急切地冲了出来,二话不说将小乔搂在怀里,接着拦腰抱起就要往外跑。

    “小乔,你怎么样?”

    “没事!放我下来啦!”小乔轻巧地挣脱顾行深,自己跳了下来,看得顾行深胆战心惊,直到看到她轻松的神情和眸子里狡黠的光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332 番外完或许我不是最好的,但我一定是对你最好的

    “真的没事?”顾行深余惊未平,一脸担忧地问

    “别碰我!叛徒!”小乔没好气地甩开顾行深的手。

    “老婆,你讲点道理!”顾行深叹了口气,揉揉眉心。

    小乔一脸鄙视,“谁不讲道理了?难道我说错了吗?奈奈我们走!”

    韩樱奈一边走,一边拍拍胸口松了口气,“小乔你吓死我了,我刚才还以为你真的动了胎气呢!”

    “这不是为了更逼真嘛!”

    听着两人的对话,顾行深整张脸都黑了。

    于是,姐妹两人手挽着手在三个保安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走进了屋里。

    虽然他们不认识小乔和奈奈,但是顾行深却是认识的,一听顾行深叫小乔老婆立马就傻眼了。

    顾行深朝三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然后又恨又无奈地跟了进去。

    屋子里,沈乐天和唐誉四处乱窜。

    沈乐天含恨而泪,无语凝噎,“老大你肿么可以这样子……”

    唐誉躲在沈乐天后面一副认命的神情,“我一听小乔声音就知道我死定了!”

    韩樱奈抄起沙上的抱枕扔过去,“沈!乐!天!你不是说你不知道唐誉在哪里吗?不是说你在开会吗?”

    沈乐天摸摸鼻子,“呃……这个,我确实是在开会啊!”

    韩樱奈叉着腰,“对啊对啊,秘密会议是吧?早该猜到你们会狼狈为奸!”

    顾行深小心地扶着小乔在沙上坐下,生怕她太激动,柔声道,“老婆,你先别生气,冷静下来听我说。”

    不得已之下,两人只好跟她们摊牌,告诉了她们唐誉假装失忆和联合谢安安的事情。

    可想而知,韩樱奈和小乔知道真相之后有多生气。

    于是沈乐天和顾行深忙得焦头烂额,一个在哄韩樱奈,另一个在安抚小乔。

    唐誉咬了咬牙,突然站了出来,“我这就去找小静!”

    韩樱奈生气道,“找小静做什么?还嫌自己不够过分,骗得她不够惨吗?你知不知道刚才小静的脸色有多难看,状态有多差!你到底对她说什么了?既然做了那么多事情包括骗她都是为了让她明白你的心意,为什么现在会弄成这样子,让她更伤心了?”

    小乔沉默了一会儿,对韩樱奈说,“你也别再骂他了!不管怎样,我只要确定一件事就好,他喜欢的人一直都只有小静。”

    唐誉连连点头。

    小乔白了他一眼,“还不赶紧去!”

    “等等!”唐誉刚要往外跑,被冷透叫住。

    “拿着!”冷透扔了一串钥匙过去。

    唐誉看着手里小静宿舍的房门钥匙,犹豫了一会儿,摇摇头放回茶几上,然后跑了出去。

    -

    唐誉心如擂鼓,一路飞奔到冷静家门口。

    直到透过窗户看到屋内沉睡的人影,他的心才落回了原地。

    唐誉气喘吁吁地站在屋檐下痴痴看着屋里的人,这么看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这么看着她才会安心。

    他没有敲门,抹了把汗在门槛上坐了下来。

    这一等就是整整一天。

    冷静推开门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了。

    冷静穿着宽松的休闲服,一只手里拿着垃圾袋,另一只手里拿着包,正准备去市。

    她似乎还有些没睡醒,一脸迷茫地看着堵在大门口的男人,差点直接撞上去,过了很久迷茫才转为惊愕和慌乱。

    “你……”

    唐誉自然地接过她手里的垃圾袋。

    两人各怀心思,沉默着并行踟蹰,唐誉将垃圾袋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停住脚步,“小静……”

    冷静心头一跳,已然猜到他会说什么,几乎想要立刻逃离这里。

    她最难以承受的,是他的道歉,他的对不起。

    可是,他却看出她的意图,立即紧张地扼住她的手腕,步步紧逼,截断她的退路。

    “小静,别走!”唐誉神情急切,以至于有些语无伦次,“有句话,从我第一次跟你告白的那天起就已经说过。后来,我记不清说过多少次。只是……你似乎从未信我。或许是信或不信对你而言都没有区别……”

    “……”

    第一次告白?后来?听唐誉的话音,冷静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又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测。

    唐誉定定地看着她,“我唐誉,这辈子,只认定一个女人。”

    “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冷静完全愣在了原地,无法置信地看着他。

    他……想起来了?

    “你知道吗?三年前,我决定去米兰的时候,是生生把我的心和身体切割分离……”

    “那是我唯一一次想要试着忘记你!因为毫无希望的爱和等待太痛苦……痛苦到我无法再忍受!可是,离开之后我才现,最痛苦的不是被你拒绝,而是你消失在我的视线!”

    唐誉垂着头,缓缓靠在她的肩膀,“三年……已经是极限!终于飞到你身边,明明想你想得心都快碎了,可是,真的见到了你,却再也不敢表露自己的心意,用冷漠的态度折磨自己,自欺欺人……”

    “那天,我听到你在电话里答应你爸妈去相亲,你可以给一个陌生人机会,却不给我……后来,霍彦东开枪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为我心痛呢?应该不会吧……”

    “我好累,可是,等我想要放弃的时候,你却在耳边唤我,不准我死,只有你的不准,我无法拒绝!”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来了,谁都不认识,连自己都忘了,也忘了你。可是,看着你,只要你在身边,就莫名的安心。即使当时的你极力撇清关系,介绍自己只是我兄弟的妹妹,但是我知道的,你一定是我很重要的人!”

    说到这里冷静已经可以确定唐誉回复记忆了,但是让她没有料到的是唐誉接下来的话。

    “但是,有一件事,对不起,我骗了你!”

    唐誉顿了顿,然后终于下定决心,“刚醒来的时候我的脑袋确实懵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是,这种状况其实只维持了两天,第三天的时候我就全部想起来了。然后用接下来的时候策划了这一切,所谓的未婚妻……是我拜托安安帮我,这些天生的一切都是我导演的一场戏,目的只是想证明你到底在不在乎我!后,后来昨天在酒店的时候,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不把话说清楚让你误会。我只是当时脑子很乱,一方面实在猜不透你的心思,一方面又没办法收拾自己一手造成的烂摊子,无法善后……”

    全部说完之后唐誉艰难地别开头,然后一副等待最后判决的神情,“事情就是这样,总之,全都是我的错……”冷静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个结果,他和谢安安之间什么都没有,他也并没有失忆,近日一直笼罩在她心头的阴云终于全部消失,(色色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云开雾散,可是,真相竟是他一手造成的……

    冷静胸口有些急促地起伏着,要知道,她最痛恨的就是欺骗,更何况是被人耍得团团转。

    可是,为什么看着他垂头丧气,面无血色地站在自己面前,神情忐忑不安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就完全无法对他生气。

    反而因为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花费的心思而感到悲哀和心疼,她到底是有多冷漠和残忍才能逼一个男人用这样极端的方式试探她的心。

    半晌之后,冷静依旧沉默着,唐誉的心越来越凉,隐约觉得有什么将会永远失去了。

    呵,还能怪谁呢!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果然,他听到冷静缓缓开口,“唐誉,你知道的,我最讨厌欺骗。”

    “是,我知道。”

    “只有这件事,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原谅!”

    唐誉握紧双拳,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我知道了,抱歉,这些天……害你为我担心……你放心,我近期就会离开。以后,以后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唐誉说完便有些踉跄地仓促转过身想要逃离,可是,刚迈出一步就感觉后背一暖,被人从身后紧紧地圈住。

    “笨蛋,你以为做错了事情一走了之就可以了吗?因为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所以要你一辈子对我负责!”

    唐誉觉得自己死了一次又活过来了,激动得转过身紧紧拥住她,“我是在做吗?”

    “游呢吧笨蛋唐誉!这个时候你应该做的是求婚吧!”唐誉话音刚落,伴随着恨铁不成钢的声音,有什么东西径直朝他砸了过来,接着唐誉“啊”了一声摸摸被不明飞行物袭击的脑袋,然后看到那四只还有小乔和韩樱奈全都一股脑从一旁的树丛里走了出来。

    韩樱奈骂骂咧咧的,“沈乐天你干嘛呀!真坏气氛!”

    冷静一看大家全都在立即双颊通红,略有些嗔怒地瞅着小乔。

    小乔急忙摆手,“不是我!是奈奈非要来的!”

    奈奈也摆手,“不是我!是沈乐天太八卦了!”

    沈乐天看看她们,“还不是你们说唐誉太不靠谱怕他搞砸了得看着点!”

    冷透挑眉,“现在人家都成了还在这呆着做电灯泡未免就有点不太厚道了!”

    “啊!那我们走啦走啦!你们继续继续!哎,这么多年终于成了。不过,这种嫁女儿的心情是肿么回事……”小乔一边走一边咕哝。

    于是一帮人呼啦啦来又呼啦啦撤了,只剩两个人红着双颊有些无措地站在原地。

    唐誉缓缓俯下身在她唇边印下一吻,神情视若珍宝。

    小静,或许我不是最好的,但我一定是对你最好的。

    冷静微微踮起角尖大方回应。

    或许我确实不善于表达,但我可以为值得我改变的人去改变!

    -----

    截至332,全文完。快要过年了,暂时可能不会立刻开新文,相关信息会在评论区和微薄布。

    <!--

    --------------------------------------------------------------

    书籍名称:b宝宝计划:这个妈咪,我要了作者:小小

    本书籍由网友“942510322”上传日期:2013/6/9 13:55:07

    书包网 : - txt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9eb20网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

    所有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阅读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