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

    鸡皮疙瘩,但珠珠同志浑然不觉,讲得忘我。

    “如果按你说的这个,他不是不想,是没机会。再加上遇到一只呆头鹅,一点都不主动。他也怕碰钉子。你不是说,初吻的时候,你就把人推开了么?在男人看来,这是绝对伤自尊的一件事。他也怕你不开心啊。你好好想想,难道一点都没有暗示过?”

    “没有嘛……哎呀,你就不能换个话题?”任婷婷承认,她跟珠珠确实不是一个级别的。

    珠珠看她那一副扭扭捏捏的模样,翻了个白眼道:“你看吧,你就是这样?连讲两句都要换话题,所以,他哪里敢提啊?我跟你讲吧,这有什么,很正常生|理需要。如果你真的爱他,这方面必然要满足他。一个生|理健全的女人让男朋友成天靠五姑娘过日子,那绝对是一种屈辱啊,屈辱!”

    这次温泉之旅,持续3天。任婷婷就活生生被珠珠抓住上了三天健康教育课,话题甚至延伸到了,你二十多岁,生|理|育完好,没有正常的性|生活,就容易得妇|科|病……嘿咻嘿咻,他好,你也好。

    天杀的赵珠联!为何丝毫不懂得什么叫做矜持,什么是羞涩呢!

    但不可否认,这三天的健康教育课确实引起了任婷婷对某方面的重视。不,甚至直接导致她浑身抽风,回到滨海后,再看见齐放,就古古怪怪地不肯正眼瞧他了,哪怕无意之中目光扫过别人下|半|身,或者搂她、疯闹的时候,手不经意间擦过她的胸|部,任婷婷都会此地无银三百两立刻转头望天,感叹:“啊,今天天气真好呀。”

    齐放自然也现了任婷婷最近有些古怪,却又不知道她忽然抽什么疯,于是暗暗观察。

    而任婷婷前前后后思索许久,始终没有记忆起齐放有任何这方面的暗示行为。当然,她虽然一想到这些就浑身不自在,但也得承认珠珠说得有理。既然两个人在一起了,那应该有的,也不能没有,不然这就是她的不对了。

    十一过后的第二个周末,齐放得到批准休息2天,当然,手机24小时开机待命。原本还计划两个人出去哪玩两天,无奈任某人周日加班,只得单单一个星期六。就约好出去逛逛街什么的……不过,这日,任婷婷格外古怪。

    齐放抱手站在内|衣店中,看任婷婷若无其事地在几排货架之间晃悠,不时停下脚步,摸摸这件的料子,看看那件的款式。更奇怪的是,她看也就算了,偶尔还回过头来,问他的意见。表情、语调很随意,看不出半点破绽。但这恰恰是最大的破绽。因为就在半个多月前,他也曾陪她逛街。不过是去市买包|卫|生|巾嘛。她还特意要他在门口等,说“我进去买点东西”。等她出来,他分明瞥见了口袋里装的什么,她还躲躲藏藏,叫他不要乱瞟。

    这变化……未免太大,大得让人无法适应了吧?

    齐放也面色淡定,十分悠闲地抱着手,“嗯,那件不错。不过你的胸有这么大么?”

    他话刚落音,就见任婷婷立马红了脸,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后咬咬牙,淡定地对营业员道:“拿件36的给我试试。”

    那名服务员也十分专业,先摸了摸任婷婷她的胸,随后取了一件内|衣道:“你穿36的可能大了点,34的就合适了。”

    任婷婷刚克制住的情绪,立刻因为服务员这一句话露出了破绽。但她咬牙忍住,声音坚决而干脆地道:“先拿36的……我一直都穿36!”

    顾客都这么说了,营业员自然就拿了36给她。齐放见她要进更衣室,就对她道:“你先慢慢试吧,我去买包烟。”

    他神色如常的说完,刚转身走出内|衣店大门,就忍不住“噗”地扭头大笑起来。

    这丫最近是有点……当然,他也很期待她接下来准备搞什么名堂。

    从内|衣店出来,任婷婷现齐放只要一看她,那嘴角,就不住地抽动,似乎想笑又不敢笑。任婷婷一看他那表情,心里就明白了,八成是因为34、36那问题……摆明看不起她。原本是想试探他的反应,没想到却出了洋相。任婷婷悔恨交加,顿觉得无地自容。唯一的泄方式,就是掐他。

    齐放无故挨掐,自然要追问原因。

    任某人抬起下巴哼哼两声:“我乐意!”

    俩人去猪蹄火锅店吃了晚饭,肚子撑得涨鼓鼓的。若是平时,或许是找个喝东西的地方坐坐,如果有好片子,也许就是去看场电影。因为第二天要上班,怕回去晚了会打扰同事休息,约莫10点多钟,他就会送她回去。但这日,任婷婷的行径果然可疑。

    饭后,他问她去哪?她说不知道,要边走边想。结果走了3条街,她还没想好。最后走到了一家酒吧门口。任婷婷忽然停了下来,指指里面道:“要不……进去坐坐?”

    齐放并不怀疑她分不清酒吧、咖啡厅和奶茶店之间的区别,但还是眯着眼提醒了一句:“这里面只卖酒,可没果汁给你喝。”

    任婷婷从没在他面前喝过一口酒,当然,她也知道,大多数男人是不愿意女朋友在外面喝酒的,也不是没想过他不准。但不喝酒怎么能行呢?十篇言情文,九篇酒后乱|性,她嘟着嘴道:“怎么?不可以呀?”

    齐放笑了笑。

    “我是没问题,但你行吗?”

    任婷婷一看他那表情,还真差点给忘了。人家是飞哥,当年沙井老二金毛飞,那酒量不好能服众?

    于是她挑眉道:

    “怎么不行?女人天生半斤酒,这话你没听说过?”

    “可你明天还要上班,要疯也换个时间……”

    虽然不清楚她到底准备搞什么名堂,但任婷婷的一系列反常行为,还是让他有所察觉。不论如何,对于一个第二天要上班的人,他必须好言相劝。可任婷婷说:“明天是加班,下午2点才去……我是成年人,#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喝点酒有什么?你不陪我自己去!”

    人家话说到这份上,齐放耸肩:“那好吧。”

    俩人进了酒吧,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服务员上前问喝什么,齐放思索了片刻,道:“红酒?”

    “不要。”

    “那啤酒吧……2瓶?”

    “2件还差不多……”

    “你适可而止啊,明天要上班的。”

    任婷婷十分坚持,因为2瓶怎么能达到“乱|性”的目的呢?那当然不行。但2件对方显然是不同意的,最后商量来商量去……搞了4瓶雪花纯生。

    光喝酒当然不好玩,划拳任某人又不会。齐放直说:“你不会划拳不会摇骰子,你硬拽我来酒吧,还真是来跟我拼酒量的啊?”

    “不行?”

    任婷婷说着站起来,把小杯子甩一边去,捏起瓶子跟喝水似的,咕嘟咕嘟没一会儿功夫就灌下一瓶。

    她喝完,打了个嗝,指指桌上另一瓶道:“该你了。”

    齐放不知她什么疯,起初听说要喝酒,还以为她心情不好,说不准碰上啥事了。可看她那模样,又不像。于是拿起瓶子喝掉那一瓶,抹嘴道:“你一瓶我一瓶这么干多没意思,还是要骰子,比大小你总会了吧?”

    “会。”

    俩人点点头,开始摇骰子。但很快任婷婷就现自己中计了。齐放跟着毛一峰那一年多不是白混的,不论怎么摇,她的就是大不过他。说他耍诈吧。她盯着他摇的骰子,也不见他暗中搞名堂。

    一会儿功夫,四瓶啤酒喝完了。她就得喝了那一瓶。她说不过瘾,还要点。齐放笑道:“你怎么摇都摇不过我,是吧?那这酒点来也是给我一个人喝。我24小时待命,四瓶够了,再多我也不能陪你喝。”

    任婷婷顿时觉得恼火,无奈之下,她扶了扶头,“那走吧。”

    目的没达成,俩人就走出了酒吧。打车准备送任婷婷回去。然而车刚上高架桥,任婷婷就靠在齐放肩头上昏昏睡去,他拍了半天,她迷迷糊糊吐出“别闹”两字,就又昏昏睡了过去。等车开导莲花小区门口。齐放把她给拖下车,这妞就更是装睡不肯醒了。

    “起来吧,啊?我打电话叫珠珠下来接你?手机呢?”

    “嗯……嗯……”

    任婷婷哼哼两声,顺势一个翻身,伏在他怀里,把包紧紧压在身下。但齐放拎她,那就像拎一卷棉被般轻松。很快就把人翻了过来,拿起她的包,开始摸手机。很快,任婷婷就听见讲话了。

    “喂?赵珠联吗?你好,我是齐放……我跟你说啊,任婷婷在楼下,她喝多了……嗯……其实就喝了一瓶啤酒,没想到她酒量这么浅,对,你能给我开一下楼下的门嘛?我拎她上去……”

    听见这话的时候,任婷婷心里那个屈啊。这可不是没给他制造机会了吧?分明是有人无所谓……不,或许是因为她根本没有吸引力……齐放啊齐放,你说你何时这么正直了?

    然而,让任婷婷感动的是珠珠。她一听任某人喝一瓶啤酒都能醉,显然猜到了任某在玩什么花样。人分明在宿舍,却道:“哎呀,我不在宿舍呢,我在我男朋友家,对,你打打吴姐电话吧……”

    ok,接下来齐放一连拨了三位任婷婷宿舍同事的电话,对方均称:“啊,我现在不在宿舍呢……”

    换了别人,或许就被他们这团结一致的给蒙住了。但齐放分明听见电话内传来一样的声响,比如电视的声音、有人暗暗嘻嘻哈哈的声音。听着,垂眸看一眼自己怀里装死的这位,挂掉了电话,他暗暗笑了笑。故意道:“哎呀……这可怎么办……那只有拖去宾馆了……”

    他说着,埋头看了看任婷婷,很快就现她面部肌肉抽了一下,但强忍住,保持呼吸绵长。

    扛着大棉被走出小区,重新打车去旅馆。出示身份证,要了一个双人间。至此,任某人都还在装死,而齐某被酒店营业员盯着看了半天,暗暗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又有坏男人灌醉小姑娘来酒店开|房。

    进屋,任某人被扔在床上,盖了被子。那小心肝,噗通噗通跳。她听见浴室里传来水声……捂着被子翻滚,有点激动,又有点儿害怕。心想,一会儿,他会不会偷偷来亲我呀……

    但现实很快让心如小鹿撞的某人大失所望。有人从浴室里走出来,看了她一眼,叹气道:“最近养得膘肥体胖,真重,扛了一路,手都酸了……对练2小时都没这么累……”

    此人说着,拉开旁边一张床的被子钻进去,嘀咕着,“睡觉睡觉”。就真睡了。过了不到3分钟,她就听见旁边床的打起呼噜了。

    任婷婷顿时万分郁闷,又羞又恼,暗暗思索,难道自己真是半点不引人犯罪?就算他正直如柳下惠,这活生生一大美人毫无防备地躺着呢,连亲都不亲一口,未免太过分了一点……还……还嫌她重!

    “死齐放!大草包!”

    她翻了个身盯着旁边床上呼噜呼噜睡得正香的人悄声骂了几句,以抒她的悲愤的情绪。哪知道,她话还没落音呢,就听见那个本该睡得正香的人语调带笑道:“我干了啥事开罪你了?”

    任婷婷被惊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你不是睡觉了么?”

    “嗯,是睡了啊。”

    他故意拖长了声调。任婷婷一听那语调里满是戏弄的意思,顿时觉上了当,面红耳赤。

    “睡个鬼!睡了还能回话?”

    “讲梦话呢……”

    “鬼扯!”

    自知计谋被识破,但这事,她也不好戳破。连忙在他问前装傻,躺下拉了被子捂得严严实实。

    但一会儿功夫,她就感觉到身边有人来了,手搭在她肩上,呼吸声都能听见,很近,或许就搁着一床被子。这让她立刻紧张起来,或许是因为缺氧,连脑子都嗡嗡叫。

    可过了好一会儿,却不见有动静。任婷婷便慢慢地拉开一条缝隙,想偷偷看一眼。不了,她手刚伸出几根指头,就被齐放给捉住。

    “你……你干嘛呢?”

    扯开了被子,她才现他就蹲在自己床边,脑袋还伏在她脖子边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眨巴着看着她,十分无辜地说:“我在梦游呢。”

    他说完,就凑上头吻她的脸颊、嘴角、额头……一点点地蹭着,痒痒的。任婷婷感到不妙,一边推,一边结巴道:“你……你扯淡……梦……梦游个屁……”

    他轻笑,一边蹭她的脖子,一边在他耳畔轻语道:“如果一瓶啤酒都能把人喝得不省人事,我梦游一下又怎么会是扯淡?”

    作者有话要说:任某奸计被识破,必然要付出惨痛代价,然而万年被人吃得死死的,任婷婷也打算反攻一次?

    另,《靠谱》完结哒,诸位有兴趣的话也请多多支持我的新文《酸葡萄与甜柠檬》。这是一个关于服装设计师的故事,跨度从学园到职场、从师生恋到上司下属办公室恋情。有刻骨铭心的爱情、有年少无知的倔强、有对梦想执着的追求……链接文案上有,一摁就过去了。

    本作品由【穷儒小说论坛】会员【默默笙箫】童鞋,整理收藏

    更多txt好书 敬请登陆【穷儒小说论坛】:论坛地址::qiongru

    <!--

    --------------------------------------------------------------

    书籍名称:靠谱作者:凤仪

    本书籍由网友“hklg”上传日期:2012-10-8 15:44:41

    书包网 : - txt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9eb20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小说。

    所有小说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阅读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