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绝宠公子的恶妻 > 正文 073、3公伤子负伤了

073、3公伤子负伤了

    三天的时间,终于返回了长鹤山庄。

    山庄之中似乎早有准备,大门敞开,出来迎接的除了秦肃等几位大管家,还多出一个少女。

    少女年约十五六岁的模样,样貌标致,身段玲珑,尤其一双稍显细长的眼睛,显得很媚。若是细看,这少女的眼睛与秦中元的眼睛很像。无需说明,只是一看就知道,这就是长鹤山庄的十五小姐,秦念珠。

    “哥哥。”秦中元一出现,秦念珠一声软糯的哥哥,之后从台阶上跑下来。恍若一个花蝴蝶,一下子转到马车旁。

    “十五妹,知道我要回来这么早就跑出来了?”从车上下来,秦中元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动作温柔,少女也笑得灿烂,但若是细看,完全看得到她眼底深处的恐惧。

    孟涟城站在一旁看着,愈觉得这秦家人果然厉害,个个都是演戏的高手。

    郭敏飞自从看到了秦念珠就有点傻呆呆的,看来,这秦念珠完全对他的胃口。

    “哥哥嫂子一路辛苦了,念珠在这里等一会儿算不上什么。嫂子,念珠还没向嫂子请安呢。”说着,秦念珠面对着孟涟城屈膝,感情十分好的模样。

    孟涟城扯了扯唇角,皮笑肉不笑,“好。”

    看着孟涟城,秦中元唇角的笑更扩大几分,“来,十五妹,见见哥哥为你挑的好夫婿。”引荐,他也看到了,郭敏飞完全满意他这个妹妹。

    秦念珠略有羞涩,郭敏飞也有几分不好意思,两个年轻人走个面对面,互相看了一眼又都快的撇开眼睛。

    孟涟城暗暗摇头,她若是不知这场戏的内幕,也肯定会看的很欢乐。

    “秦小姐你好,在下郭敏飞。”拱手先说话,郭敏飞的脸一直红到脖子根。

    秦念珠也点点头,“郭公子不必客气,叫我念珠就行了。”

    “好。”再次抬眼看着秦念珠,郭敏飞的眼睛都有点直了。

    秦中元自是满意,“进庄内说话不迟,郭四少在长鹤山庄多住些日子,来日方长。”

    “是是。”郭敏飞连连点头,秦念珠低着头满身羞涩。

    一行人进庄,那两个年轻人走在后面,互相都羞涩的很。

    秦中元与孟涟城在前,孟涟城不时的回头看一眼,看的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怎么了?”看她浑身不自在,秦中元略显得意。

    “你们秦家人不同凡响,天生都有演戏的天分。”瞧瞧那秦念珠,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却如此老道。

    “我本来对她也不薄,她年纪比我小,她母亲也是个软弱的人,我从未为难过她们。”秦中元告知,在这长鹤山庄,只有秦念珠算得上是个小姐。

    “原来如此。”孟涟城恍然,这秦念珠穿的很好,行动自如,没任何不适的样子,想必平时她就穿这种衣服。秦中元倒是对她还不错,也或许,是因为这小姑娘和他长得像。不过他们俩确实有点像,只需一看,就能知道他们俩是兄妹。

    “明白了?秦家的事有很多,你不问,我也想不起来将每件事都告诉你。看看他们俩是不是挺好?郎才女貌,我这是做了一件好事呢。民间都说,做成了一桩媒,能长寿十年。”双手负后,他步履优雅气势不凡。

    闻言,孟涟城唇角抽抽,“你还在意这个?其实你自己算算,恐怕你的阳寿也没多久了。”

    “咒我?”抬起手臂,直接搭上她的肩膀,然后往自己怀里一勾。

    “放开。”今儿有外人,孟涟城也不好直接踹他。

    “不放!”他好似猜准了孟涟城的心理,更加肆无忌惮。

    咒骂了一句,最后还是没把他踹开,无论如何他是一庄之主,名声响亮,她得给他点面子。

    虽然这秦念珠害怕秦中元,但秦中元能够将她嫁出去,而且还是个相当不错的人家,又是正妻,她还是相当感激的。比起其他的姐妹,她不知道有多命好。

    所以,秦中元交代的,她都一一做好,佯装这长鹤山庄最受宠的小姐,穿金戴银,知书达理,不过一天的时间,就完整了俘获了郭敏飞那小子。

    站在满月苑独楼的三楼看台,能够清楚的看到满月苑外的一个花园。而此时此刻,艳阳高照,那花园里,秦念珠拿着捕蝶网捕蝴蝶。一袭淡粉的裙子,长飘飘,追着蝴蝶来来回回的奔跑,看起来美极了。

    郭敏飞就坐在不远处的亭子里,视线追逐着秦念珠,好像着了魔一样。

    孟涟城倚靠着窗棂,看着他们也不眨眼,花绣就站在一旁,也看着那边。

    “这秦念珠确实很漂亮,长得与秦中元有几分相似。”越看越像,就是这丫头看起来单纯怯懦了些。

    花绣在一旁点头,“秦家的子孙们没有长得丑陋的,但像公子那么出色的也少之又少。这十五小姐确实是唯一一个样貌与公子相似的,而且年纪又比公子小,没心机很单纯,所以公子对她不薄。”

    孟涟城几不可微的点头,秦中元也是这么说的。

    “每个人都经历过单纯的时候,若是有一天她不单纯了,就不怕会倒戈么?”这种人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

    “夫人多虑了,若是没有长鹤山庄,她什么都不是。”花绣说的很简单,这个时代,家族很重要。家族强大,那么她走到哪儿都强大。若家族没落,从此后,她所拥有的都会失去。

    “说的也对,怪不得秦中元这么放心。”倒是她多虑了。

    “在大齐,没有身份地位就什么都不能奢求。像老庄主的诸多妾室,在大夫人还在世时,她们与奴婢差不多。大夫人非打即骂,没一人敢反抗。直至大夫人去世后情况才好转,因为老庄主再也没有扶正任何人,所以大家都一样。其实也不是老庄主不扶正,而是她们都身份卑微,实在不能进入秦家族谱。”花绣说着,很客观,即便她也是奴婢,但她向来说实话。

    孟涟城略有沉吟,“这么说来,我也身份卑微啊。”

    “夫人怎能这么说?先不说您是大名响当当的女侠,便是与萧盟主不解的关系,也绝对不卑微啊。奴婢的身世才是卑微,祖祖辈辈都是长鹤山下的佃农。”花绣忍不住笑道。

    “你们都知道?”蹙眉,她与萧震岳的关系,貌似知道的人不多吧。

    花绣愣了愣,之后点点头,“现在庄里差不多都知道了,奴婢也是那时萧九大侠带着萧家小公子来的时候才知道的。”那小公子明目张胆的喊孟涟城姐姐,显而易见啊。

    “原来如此。”看来,若没有萧震岳那层关系,她连进长鹤山庄大门的资格都没有。

    “奴婢们还听说,夫人的生母是四十年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 第 075 章 天下消息,重要的不重要的,重大的细小的。听说,如果你想知道某个人身上有几颗痣,只要给钱,他们就能告诉你精准的答案。”看着她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秦中元弯着唇角抬手戳了戳她的脑门。

    “还真有这奇怪的组织。”摇摇头,果然是她见识短浅啊。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白柳山庄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其实没什么奇怪的。倒是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么?”抬手,将她脸颊旁的一缕丝掖到耳后,动作自然。

    “不知道。”没什么反应,但心跳却乱了一拍。

    “没关系,我一直在查,日后查到了什么,就统统告诉你,你也就不算什么都不知道了。”笑看着她,那双眸子恍若深海,倒映着她的脸,又好似把她完整的包含在其中。

    “嗯。”点点头,她也只能指着秦中元了,查消息,她根本不擅长。通过这么多年跟踪戒尘就知道了,每次都是慢一步。

    自上次白术派人给她送来信之后,孟涟城也没有给他回信。江波城正处在风雨之中,但在这长鹤山庄是完全感觉不到。

    诚如秦中元所说,长鹤山庄守卫森严,一只苍蝇想飞进来也困难。若是真纯心想找孟涟城麻烦,闯长鹤山庄可不明智。

    眼不见为净,孟涟城竟有数次都把江波城生的事儿给忘了,独自安愉,虽有些自私的嫌疑,但她也确实不想搅和。

    因为戒尘,她与这整个江湖搅和了数年,骂名无数,便是不在乎,她也绝对不想看到那帮子人整日在眼皮底下转悠。

    如此情况,秦中元就更乐得了。本来他还担心孟涟城会迫不及待的去江波城见白术那个瞎子呢,但她提都没提,让他很是满意。

    五天的时间,郭敏飞和秦念珠的感情日益升温。刚开始时,俩人在一起走都隔的很远,现在已经展到了在没人时可以牵手的地步了。

    他们以为没人看到,其实整个山庄的人都看到了。

    这夜深了,那两个感情正升温的男女还坐在花园的亭子里喃喃细语,便是距离这么远,孟涟城也能听得到他们俩在说什么。

    她每天闲来无事就看他们俩,觉得特别有意思。说那秦念珠心思不一般,其实也挺单纯的。情窦初开,她对郭敏飞也挺满意的。

    听着那对小情侣兀自说着能逗乐俩人的话,孟涟城也忍不住的弯起唇角,这才是恋爱啊!

    她和秦中元就从来没说过这么幼稚的话,更不会因为一句毫无笑点的话乐得上气不接下气。所以说,与正常的小情侣对比起来,他们俩还是朋友熟人。但那厮总是动手动脚,又与熟人朋友有些差距,总结起来,他们顶多就是还算暧昧的关系。

    思及此,她连声冷哼,愈觉得不能再给那厮好脸色了,否则,他真的会蹬鼻子上脸。

    夜幕漆黑,这山庄灯火通明,深秋的清风习习的吹着,凉爽的很。

    那对儿小情侣看起来还不打算回去,孟涟城站直身子,看了一个下午,她好像都变成了偷窥狂了。

    脚下一挪,就在挪开的瞬间,她眸光一凛,随后转头看向夜空。视线如梭,一寸寸寻找,最后固定在了秦中元所在的书房处。

    就在她的视线停留了几秒过后,那边突然响起打斗声,便是离得远,她也完全听得到。

    眉心微蹙,下一刻跃上窗台,眨眼间从三楼跃下去。

    恍若一阵风似的快抵达书房,那一座独栋的小楼四周,长鹤山庄的护卫与一群黑衣人战的激烈。

    这群黑衣人武功不凡,行动之间煞气极重,便是长鹤山庄训练有素的护卫也不由得连连后退。

    位于山庄其他位置的护卫自是听到了动静,都在迅的朝着这边奔过来。

    孟涟城没过多管外面,流箭一般直奔书房。

    书房一进门那扇偌大的白玉屏风碎了一地,四个黑衣人正在与两个护卫打斗。这两个护卫就是孟涟城所说的那两个高手,避在暗处保护秦中元。

    秦中元站在书架前,眼前的场景虽是凌乱凶险,但他很镇定。

    冲进来,环视了一圈,孟涟城直接穿过打斗的人奔到秦中元身边,上下扫视他一番,“你没事吧?”

    漆黑的眸子闪闪,秦中元深吸口气,“没事。”

    “在这儿等着不许动。”说着,脚下一转,欲加入战局。

    “等等。”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转头看着他,还未说话,那刚刚站的笔直的人朝着她倒了下来。

    抱住他,孟涟城仍旧被逼退了一步,环着他的腰,想把他推起来,手掌间触到的粘腻却惊着了她。潢色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抬起那只手,手上都是血。

    “你受伤了。”立即查看,即便他整个人趴在她身上她看不清,但也看到了他腰间那绛紫的袍子已经变成了黑色。

    趴在孟涟城的肩膀上,秦中元什么都说不出来。其实他是清醒的,只是失血过多,他没力气了。

    “咱们走。”山庄所有的护卫都赶了过来,外面打杀声震耳欲聋,孟涟城扶着秦中元,直接跳窗离开。

    直接带着秦中元奔回满月苑,所有的丫鬟都聚在这里,她们也会武功,提着刀剑在手,警惕外围。

    “夫人,公子受伤了?”孟涟城直接穿过那些丫鬟的堡垒,流星一般进入小楼。一群丫鬟惊异片刻,随后跑进小楼,就瞧见了被孟涟城放在了软榻上躺着的秦中元。他脸色白,软榻上的白色毛毯一侧已被染红了。

    “去外面守着。”解开他的腰带,同时在他的肋间腰侧各点几下,秦中元哼了哼,但脸色仍旧不好。

    “是。”花绣挥挥手,一众丫鬟立即退下。

    扯开他的衣服将伤口露出来,那伤处正好是腰侧,伤口不大,但看起来很深。

    “暗器,五棱镖。”一看伤口,孟涟城就知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秦中元被保护的滴水不露,这般还能受伤,也就只能是很难挡住的暗器了。

    “嗯,飞过来数个,我没躲过去。”闭着眼睛的人说话,证明他神智还是清醒的。

    “我封住你的几处大穴,血已经不流了,看来没伤到要害,别害怕。”她只会这样处理伤口,所以,点了几处大穴查看了一下,她就不动他了。长鹤山庄有很多名医,想来一会儿就能赶到。

    “我不害怕,我就觉得冤枉,明明是应该杀你这个高手的,知道对付不了你,就来对付我了。”睁开眼睛,脸无血色,显得那双眼睛更漆黑了。

    拧眉,“救了郭家你也有份,怎么就一定是因为我你才受伤的?这个时候也不忘了邀功扮无辜,没救了。”

    略显无力的叹口气,“疼。你没一句好话,是不是我不死你很失望啊。”

    看他那模样,孟涟城彻底无言,“行行行,你是老大,我不说了。”

    无血色的薄唇弯起,抬起右手,伸到孟涟城面前。

    看了看他的手,“做什么?”

    “冷。”无力的看着她,他没刻意做什么,但在孟涟城眼里,他可怜的要死。

    抓住他的手握住,他体温确实很低,凉凉的。

    慢慢运力,秦中元闭上眼睛舒服的长叹了一声,“有你,我就死不了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