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漂亮岳母 > 章节目录 0084岳母的奶子太大了

0084岳母的奶子太大了

    0084岳母的N子太大了

    浩然摸的兴起,G脆不给岳母按摩了,他把刚才按摩的那一只手也放到了岳母的另一个N子上,这样就一只手一只N子地摸了起来。好柔软的宝地啊,此处风景独好!

    浩然气出如牛喘,下身凸起如帐篷。他喘着粗气低声哼道:妈妈,你的N子太软了,我好想吃吃啊。我忍不住了,一会对您不客气时你不要怪我,谁让你这么漂亮啊!谁让您非要让我给你按摩呢,我……

    此时,浩然的岳母秀珍真的醉倒昏睡过去了吗?没有,她一切都是装的,她早已被熊熊燃烧的Yu火烧得六神无主了,她其实早就希望浩然扑上去,把她按倒,然后来一场轰轰烈烈的Xai。可是,她也不好意思主动提出来让nv婿上来以身试ai,那样的话,成了一个最无耻下流的长辈了。虽然今晚有点醉,但是这个最荒唐的举动她还是做不出来。

    她只能用最炽热的目光注视着眼前这个英俊的nv婿,她想nv婿狠狠地蹂躏她,可是nv婿还是矜持的很,她真想大骂:秀才日-b,装什么穷酸呢,C,你上来吧,难道老娘能吃了你吗,你小子真是一个怪种。她用目光暗示了浩然好J次,但是浩然居然纹丝未动,C你NN的,浩然啊,你小子真是一个废物,你难道不知道你胯下的那个大鸟在蠢蠢Yu动吗?还假装什么正经呢,你上来C我得了,还讲究什么岳母和nv婿呢?

    看到浩然那个熊样,秀珍终于忍不住了,她故意说让浩然来给她的肚子按摩一下。肚子是一个敏感的部位啊,上面有令男人眼直的N子,下面有令男人的珠蚌。看看这小子到时候如何能忍得住啊,哼,一会儿,我让他跪下来求我,求我给他吧。

    这小子开始按摩起来了,他不住地夸我腹部没有下垂的R,C,这不是拍我的马P,想得到我的身T吗,还在装。这些读书人啊,真是一些披着羊P的狼的,挺会装模作样的,一会动起手来比强J犯还要狠吧。

    秀珍故意说出了邻居的儿子二十多岁了还在吃她妈妈的N这个故事,就是来挑逗浩然,让他把以为和长辈的暧昧之举是罪恶的观念去掉。可是,这小子却发起呆来了。手无意中放到了岳母的ru房上了,不时摸着,唉哟,这小子终于走出这一步了,好舒F,好刺激啊,nv婿在摸岳母的N子啊!

    秀珍为了测试一下他是否坚定了信心,故意说他把手放到哪里了?浩然才如梦初醒,他吓坏了,一个劲地道歉,并发誓说不是故意的。你这小子啊,有病吗?不就是摸摸岳母的N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她笑着说原谅他了,让他继续给自己按摩。秀珍有点后悔了,早知道,不应该提醒他,就让他摸下去,让他和自己做一场自发的X-ai。

    浩然那小子在自己的肚上按着,后来竟然悄悄地伸出手来,向我的N子移动,哼,你小子就是忍不住了吧,看,你的猪蹄子终于伸出来了。为了让他坚定信心,秀珍故意把双眼闭住,好像睡着了,其实,她不时睁开一下,看一看这个可ai,羞涩的nv婿。

    这个家伙啊,真够味儿啊,挺会的,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过高C了,今天竟然在他的按摩之下高了两次,太可怕了。这小子真是一个魔鬼啊,手上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啊。其实,秀珍一点也不想一想自己是怎么回事,要不是她饥渴了十多年的话,她能这么敏感呢?十多年来,只有在那个蔫老公的舌头下高兴一刻,但那也是饮鸩止渴,越T火越大,不能真枪实弹地来一场。

    这个可ai帅气的nv婿啊,你真是我的冤家啊,你为什么偏偏来到我的家里当了我的nv婿呢,如果你是在别的地方遇上我,说不定,我们早就痛痛快快地G了一场了!这小子,外表俊秀,做不出粗野暴N的举动来,以后我还要好好地T教他,让他狠狠地来chacha我,把我G的昏过去才好!

    这小子,好啊,胆子越来越大了,终于敢大明大亮地摸我的N子了。秀珍把眼睛闭上,只留一道小缝,偷看着浩然。她的睫mao很长,看起来和睡着的一样。

    她看到浩然喘着粗气,握住了她的一个N子,揉捏着。虽然还隔着J层布料,但是这种刺激是不同寻常的。不知道二nv儿嘉惠知道了会怎么看我呢,肯定在骂我老不正经吧!可是,她怎么能知道呢,在这漆黑的夜晚,嘉欣已经醉倒了,嘉惠在镇里,她怎么能知道呢?不去想那些没用的了,还是好好地享受宝贝nv婿带给我的刺激吧!秀珍紧闭着双眼,发出了发自内心的舒F的呻Y声。她的双腿轻轻地颤抖着……

    后来,浩然居然把两只手都放在她的N子上了,一只手一个,握住了向各个方向揉动着,好舒F啊。这种舒F不只是舒F,更多的是刺激,是那种乱-L的刺激,一种把整个心神都震撼了的刺激。

    浩然越揉越上劲,啊哟,好撩人了,今天,我一定要开岳母的大门了。她这座小庙两扇门十多年没进人了,我这一杆枪两个弹一年多未参战了。

    他觉得就是在衣F外摸N子太不过瘾了,要摸就摸一场真实接触肌肤的。于是,他又看了看岳母,发现她睡得挺死的,只是身T在做着对刺激的反应,这不足为虑。据说,植物人在做-ai时还有反应呢!

    &nbs恤的下摆撩起来,然后伸进去一只手,抖抖索索地向目的地,N子山上进发着。他的手经过了她的肚脐,在那里做了短暂的停留后,直接向N子那里滑去。他不得不惊奇,岳母的肌肤和年轻nv孩的一模一样,这都是那种回春C的作用吧,要不然,到了四十多岁的nv人,肌肤总要有些不一样了。

    终于把手放在了岳母的N子上了,要不是有罩罩相隔,早就零距离地接触了。他抓住了岳母的罩罩,试图向一边推,可是由于岳母睡觉时姿势有点不对,把罩罩压得很紧,一时间推不开呢。

    浩然定了定神,觉得自己还是胆怯的很,怕什么呢,既然担上了这个名,我就要G到底,摸到真真实实的N子,不然,那不是白担上一个乱-L的名声了吗?

    浩然抓住了岳母罩罩的一边,向上推去。根据他的经验,nv人的罩罩在没有把搭扣解开的情况下,只能向上或者向下推,左右都不能推,那也推不动。

    胜利就在眼前,要不是怕把岳母弄醒,早就把罩罩解开了。这种偷睡岳母的感觉真是让人心跳加速啊,心跳得像打鼓一样,就像小时候偷别人地里的西瓜一样。当然,比偷西瓜刺激多了。因为,一会就有两个丰满的大N子可以摸了。想到这里,他加快了速度。

    秀珍一直想笑,她被浩然这种偷J摸狗的动作搞得心里暗笑了好J次了,这个坏小子啊,想摸我还不敢胆子大一点,你要不把我的身子搀起来,再把后来的搭扣一解,你不就摸上了我的N子吗?你想摸还是想吃,都由你啊。

    她真想帮nv婿一点忙,可是又怕nv婿吓坏了,不敢来上她呢。她只能由笨手笨脚的nv婿自己动着,一点忙也帮不上。她的心在急促地跳着,心里在默念着:我的笨nv婿啊,快点啊,快点啊,快点把我的罩罩拿开啊,我想让你摸摸我啊。

    浩然费了半天力气,终于把岳母的ru罩推开了,推到上面了,他的手掌接触到岳母的ru房了,唉哟,柔柔的,滑滑的,中央还有一颗YY的大红枣。啊,太刺激了,他简直就要崩溃了。

    他还没有正式地摸岳母的ru房呢,突然一声尖叫把他吓坏了。他猛地站起身,跳到了一边,站在床下了。

    怎么回事啊?难道说是岳母突然醒来,发现他在偷摸她的ru房吗?浩然吓得半死,忙向岳母看去。

    岳母也是吓得来。浩然这才明白,原来,这尖叫声不是岳母发出来的。那么是谁呢,难道是鬼吗?

    大家都向床上看去,这才发现,发出尖叫的是另一个人,是小姨子嘉欣。

    难道嘉欣醒过来了,她发现自己的二姐夫在摸自己妈妈的N子吗?浩然想到这里,不由得头涔涔,汗潸潸了。这可完了,真要命啊,怎么这样粗心大意呢?没有看到床上的小姨子呢,唉,辛辛苦苦J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精心布置的局,居然被小姨子打破了。

    可是,嘉欣还在睡着呢,她只是在发出尖叫声。岳母刚才也吓傻了,以为小nv儿发现了二nv婿和自己的不L之事了,这么看来,真是虚惊一场啊。

    嘉欣还在叫着,岳母忙坐起来,把衣F放下来,刚才吓傻了,都没有把衣F弄好呢!真丢人啊,两个N子还在外面露着呢,倒好浩然也吓坏了,没有觉察出。

    她忙抱住了嘉欣,拍着她的身T,柔声说:“我的臭丫头啊,你叫什么叫呢?把妈都吓坏了。让你不要乱喝酒,你非现在难受成什么样子了呢?”

    嘉欣还是没有醒来,嘴里叫着:“二姐夫,你不要走,等等我啊。”浩然听了,尴尬极了,什么啊,难道小姨子心里也在想着自己吗?这对母nv花啊!

    岳母拍着嘉欣说:“我的小丫头,妈妈在呢,不要叫了,妈妈一会陪你睡觉啊,好了,睡觉吧,没事的。”

    浩然暗自叹了口气,说:唉,NN的,嘉欣,你穷叫什么呢,坏老子的好事!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