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漂亮岳母 > 章节目录 0108不伦的岳母

0108不伦的岳母

    浩然没有想到在那个简陋的浴室里就高C了,鼻子上捂着小姨子的那条换下来的小三角K。他贪婪地chou着鼻子,吸着那上面暧昧的,特殊的气味。这个气味是他高C的C化剂,他没用J分钟就高了,高的一塌糊涂。

    浩然在那里休息了J分钟后,然后跳出了水面,把身子擦了一遍,他穿上了内K,然后正准备穿外面的衣F,突然听得他的手机响起来了。怎么回事啊?突然听得脚步声响起,一个人走到了这件小浴室的门前,然后敲了敲门说:“我说浩然啊,有人给你打电话呢,你快点接吧,已经响了好J次了,好像很急的样子。”

    他忙用大浴巾把自己的身子围上,出了门,看到是嘉惠——自己的未婚Q。嘉惠看到了手机上的电话显示,忙打了过去。原来是一个学生的家长给他打过来的,让浩然必须去他家呢,说要感谢他。这个家长说了一大堆的好话,不断地感谢他。

    浩然想起来这档事了,这是一个G部家的孩子,她的学习原来很差,她父亲找到了浩然,经过半年的努力,她的学习终于上去了,现在她的成绩是全校前十名。这个nv孩的父亲十分高兴,来学校来找他,没有找到。因此打电话问浩然什么时候到校呢?浩然说了周一到校,那个人说周一再联系吧。

    嘉惠在一旁听到了,微笑着说:“你真厉害啊,能获得家长的这么多的好评,好啊。”浩然笑道:“举手之劳吗,孩子们学习不容易,我帮助一下可以奠定他们一生的基础。”

    正说着,浩然发现岳母走进了浴室,啊,完了,自己的衣F还没有穿完呢,更可怕的是是在那个浴盆里还漂着自己的子孙Y啊,那可完了,怎么办呢?岳母是过来人,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了!完了,都完了!浩然不由得脸红了。

    嘉惠观察到了浩然的表情变化,忙问他怎么了?浩然说:“我身上只穿着内K啊,还没有别的衣F,现在妈进去洗澡了,好久了没有出来,我不好意思进去取衣F了……”

    嘉惠骂道:“你当然不好意思取衣F了,你岳母在浴室里洗澡,你还要进去取衣F呢?你真是一个奇葩啊!”

    浩然做了个鬼脸,说:“我没有考虑就说出来了,对了,好老婆,给我进去取衣F吧,省得我丢丑呢。”说着,他把浴巾撩开了一点,露出了顶了很高的内K,嘉惠看了一眼,“呸”了一声,骂道:“狗东西,恶心死了,还这么作践我,小心我废了你……”

    浩然忙躲开了,嘉惠向浴室走去。浩然忙挪动着自己攒的位置,他要在嘉惠开门的那一刹那看到岳母的身子,虽然只一眼,但是那也是很的事。

    嘉惠走到了浴室的门前,正要进去,听到她妈妈叫道:“谁,是不是浩然?”浩然听了差点笑死,真笨啊,我敢对着你两个nv儿进去看你吗?

    嘉惠说:“不,是我,妈妈我是嘉惠啊。”秀珍说:“进来吧,你有什么事呢?”

    嘉惠说:“那个笨蛋浩然刚才接电话忘拿衣F里,让我进来给他取一下。”她妈妈说:“好吧,进来吧。”

    嘉惠觉得今天的母亲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多怪呢,自己和她都是nv人,为什么非要问一下是什么事情呢?

    为什么呢?

    原来嘉惠的母亲秀珍进浴室后,准备给嘉欣洗换下来的衣F,可是看到了那盆浩然洗完的水里有一些不明的物T,那是一滩滩白Se的YT,不溶于水,漂在水上。岳母心道:怎么回事啊,浩然难道这么恶心吗?把鼻涕都甩进了浴盆里呢?

    她细想浩然不是那样的人,他是一个ai好卫生的靓小伙,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突然她想到了一种东西,这东西就是男人的子孙Y啊,难道浩然竟然在浴盆里撸管,然后S出来了吗?NN的,这个小子,太狂了吧?在我家的浴盆里敢G这种事呢?

    秀珍忙凑近了一滩白Se的YT,闻了一下,啊,就是啊,就是那种青C牙的气味。那种淡淡的气味像一个特别刺激人的香水一样,让秀珍打了好J个大喷嚏。唉哟,这小子啊,你G什么呢?撸管也不看看地点,这样搞,你也太目中无人了吧。怎么回事呢?这小子非要在浴盆里撸管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突然有了一种冲动,还想闻一闻那种YT,虽然说那YT的气味淡淡的,但是已经把她的情Yu调动起来了。她有些冲动了,她在心里暗骂道:这个狗日的浩然啊,你为什么这么做呢,把这滩东西排到这里,我可受不了啊,你知道吗,我有多少年没有闻过这种东西的气味了?这小子,自从昨天来了这里之后,就搞得我的心乱了,彻底地乱了。这小子如果再在下去,还会发生什么事呢,庆幸的是自己身边一直有人,如果没有人的话,那小子非要强上自己,那可怎么办呢?

    秀珍胡思乱想着,不知道该G什么!

    正在这时,嘉惠敲门了,吓了她一大跳,忙问道G什么呢。嘉惠说浩然的衣F还在这里呢!哦,是啊,刚才在胡思乱想呢,什么都没有注意到啊!秀珍忙开了门,让嘉惠进来。

    站在一边的浩然偷看了一眼,啊,岳母还穿的这么齐整,唉,你不洗澡,在里面G什么呢?气死了,白等你了。

    浩然忙走到了一边,看外面的风景去了。

    嘉惠也很奇怪,为什么妈妈没有洗澡一直在浴室里G什么呢?于是,她问:“妈,你G什么呢?我还以为你在洗澡呢!”秀珍说:“唉,还不是给你那个MM洗衣F吗!”说着,秀珍把浩然的衣F找到,递了出去。

    嘉惠拿着浩然的衣F到有些地方有点脏了,浩然穿的是淡Se的衣F,一不小心会弄脏的。昨夜他和岳母在停电的屋子里走动着,不知什么时候就把衣F弄脏了。

    嘉惠暗骂道:这个小猪,把衣F都弄脏了,我给他洗一洗吧。说着,她找到水盆和洗衣皂给浩然洗起衣F来了。其实,嘉惠啊,你知道吗,现在的浩然身上只穿着那件内K,还裹着浴巾,一会让他怎么见人呢,难道一直裹着浴巾吗?浩然的那条内K太小了,属于高弹力的那种,所以,穿在他这个好冲动的小伙子的身上,那就是三级P了。虽然用浴巾裹着身子,但是那根巨椽还是把浴巾顶了起来。浩然尴尬极了。

    浩然不敢见人,忙裹着浴巾到了院子里,看那些家畜和家禽。他盼望现在不病的人,不然让人家笑话他呢,还怀疑他搞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呢!

    浩然想到这里,忙站在一棵高大的果树后面,不敢出来了。

    却说浩然的岳母秀珍,她又把门关上了,把嘉欣的衣F拿出来,泡到另一个盆子里。她刚给嘉欣洗了两下衣F,可是她的心又控制不住了,唉,还是再看看那J滩浩然的子孙Y吧,那小子的东西太有诱H里,一点一点在崩溃着她的心里防线。她觉得自己真是太无耻了,怎么能去闻浩然的YT呢?这可是最下流的勾当啊!可是,不闻的话,怎么能忍得住呢?秀珍不知道自己会走到哪一步,会不会成为一个邪恶的妈妈呢?

    她低下身子来,闻着浩然的那J滩YT,她chou动着鼻子,嗅了嗅,这种刺激真是太可怕了,她又想起新婚后那一段战火纷飞,夜夜不眠的生活了,那段时间简直太疯狂了。而如今,却成了吃不上R的尼姑了!NN的,反差真他M的大啊,张三啊,你NN的,老娘要离开你,和浩然过了,看你到时候再怎么办呢!

    她一边闻着浩然的子孙Y,一边伸出手来,在自己的身上寻找着那些敏感区。她摸在了ru房上了。她一边闻着浩然的TY,一边抚弄着自己的ru房,真是一件大快事啊,太刺激了,好像浩然在摸自己的ru房一样,感觉真是太强烈了。

    她有一种Yu望,想把那滩YT放到自己的鼻子上闻一闻,那样的话是不是更加强烈呢?可是,理智上又告诉她这种做法真是太疯狂了,不行啊,不能这样做啊!

    秀珍看着这浴盆里的水,突然有了一种想法,对啊,我不如就在nv婿刚刚洗完的水里洗一澡,感受一下他的气息那是多好的事情啊!

    秀珍想到这里,忙把身上的衣F快速地飞掉了,最后脱的一丝不挂,跳进了浴盆里。太着急了,竟然溅起了一朵水花,喷在了她的脸上了。巧的是一滩白Se的浩然子孙Y也随着水花飞起来,挂在了她的脸上了。唉,太可怕了,我的神啊,从来没有的事是,让男人的YT挂在自己的脸上!

    秀珍不知所措了,她忙伸出手去,把那一滩粘糊糊的YT拿下来,放到了水里,她皱着眉头,咬着牙,从来没有过这种事啊。真是太脏了,可是一想到这是nv婿的YT,她的心又狂跳起来了。有一种给nv婿K活的感觉啊,真是太可怕了啊。她看过J个一级P,那是村里相好的J个姐M相约着去看的。看到外国nv人给一个男人耍口技,然后那个男人把aiY喷到了她的嘴里时,秀珍恶心地跑出来了,她和姐M们说:“再也不看一级P了,太脏了,还有吃男人YT的事呢?”

    姐M们告诉她说:这种事太多了,听说现在的年轻人都在玩这个呢,每次做ai前都要互相含一含,T一TX器,然后才开始呢!秀珍吃惊地说道:“他们太下流了吧,那里的地方怎么能T呢!”其实,她嘴上这样说,心里有些愧疚,她的丈夫张三没功能了,只要一回家,她就让张三给她Tb,现在还这样做了,还笑话人家年轻人呢?

    不过,想起那种被T的感觉,真是太爽了,那还是自己不喜欢的丈夫呢。如果换成了一个帅哥,比如换做了浩然,那是不是要快乐得死去呢?她想起那往事时,脸便红了,同时为自己有这么龌龊的念头感到羞耻。

    秀珍此时被浩然的子孙Y搞得天日也不知道了。要把一个人的Yu望挑起来,就得对他(她)继续各方面的刺激。其中气味的刺激十分重要,秀珍现在闻到了浩然子孙Y的气味,整个心都迷醉了,她有点不知所措了。这个浩然啊,真是一个猜不透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