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漂亮岳母 > 章节目录 0109大胆的岳母

0109大胆的岳母

    秀珍越想越冲动,她心痒难止,她叹息着:你们谁知道一个活守寡十多年nv人的苦楚呢?;;;;;;;;;;她怨自己太正经了,就是红杏出墙又有什么呢,如果活着不是为了自己,只是为了那些狗日的名声,是不是有点太累了呢!C他NN的,张三啊,你把老娘的青春L费了。要不是顾及到家里有三个nv儿的话,早就跑了,和张三有毬个情分呢?

    秀珍想着心事,她有点气愤,有点后悔,觉得自己活得太悲惨了,何必坚守着自己的名声呢,名声值J个钱呢?想起往事来,有点后悔啊。

    秀珍看着nv婿的那J滩子孙Y,也不嫌它们脏了,反而捞起来,放在手心,闻了一下,开始抚弄起自己的花瓣来。她的花瓣紧紧地闭合着,像一个没有生过孩子的少F一样,其实这都是那些回春C的功效,让她整个人都大变样子了。村里的人都在惊异她怎么越长越年轻呢?

    秀珍的手指找到了相思豆,在那里不断地抚弄着。一边抚弄一边闻着nv婿的YT,她不由得哼出声来了。唉哟,这种感觉真是太妙了,像是和nv婿XJ一样刺激。

    她的手指越动越快,鼻子G脆放到了手掌上,放在了浩然的子孙Y上,她需要这种刺激的气味,这是她兴奋的根源。

    她的两条腿紧紧夹着,牙齿咯咯地咬着,全身上下都进入了战备状态。最后,在近似疯狂的抚弄中,她大叫一声,身子一颤,一GG的热L从桃花源冲了出来。她捂着嘴大叫一声,唉哟,真让人受不了,有nv婿的子孙Y自摸时比单独自摸时感觉强十倍啊!

    秀珍躺在水里,眼睛紧闭着,喘着粗气,享受着难得的高C。这时,嘉惠敲门了,问道:“妈,你怎么了,叫什么呢?”秀珍差点气死,什么人啊,处处打扰,从昨晚到现在,首先是G扰了她和nv婿的开战,今天早上又G扰了自己品赏nv婿大箫的机会了,这个乌鸦啊,气死了。

    秀珍没好气地说:“没事,你不要这么勤快好啊,忙自己的事吧,能有什么事呢,真是的。”嘉惠听了后,吃了一惊,啊,妈妈今天是怎么了?这么不礼貌呢?

    秀珍暗骂道:这个臭丫头,怨不得你相了很多的男人都找不到对象呢,你这个破乌鸦真是一个ai管闲事的小狗啊!

    嘉惠郁闷地走了,她走到浩然的身边说:“真奇怪,妈不知道怎么了,叫了一声,我敲门问她怎么了,被妈骂了一顿,唉,妈今天究竟怎么了,这么野蛮啊!”浩然马上想到了岳母肯定在自摸呢,高叫一声那说明她正在高C,高C时最怕人打扰的,而嘉惠这个破乌鸦就ai做这种事,G扰人家的好事。

    浩然说:“都怨你啊,妈这么年轻,叫一声是很正常的,又不是七老老的人了,你多管闲事有啥用呢!真是的。你难道高兴时不叫,难过时不哭,你一叫别人就过来问你怎么了,你烦不烦啊!另外,有些时候,你少管一点闲事,慢慢地心态就变好了。”

    嘉惠没话了,过了一会才说:“我管什么闲事了,你这个臭我G什么呢!小心老娘打死你。”

    浩然说:“呵呵,我只是一个提议,你不要建议,你打死我怎么办呢?你就没有这么帅的老公了,到时候你可……”

    嘉惠过来就打浩然,她用劲过大,把浩然身上裹着的浴巾都扯掉了。浩然那个小内K紧紧包裹着的大家伙就露出来了,吓得嘉惠落荒而逃。浩然笑道:“靠,笑什么呢,又不是没有见过,到时候让你天天吃这个东西呢!”

    此时,浴室里的秀珍也休息过来,恢复正常了,她总觉得快乐有点欠缺,NN的,都是那个二丫头害得我。还得再来一次刺激呢,不然,怎么能过得了关呢?

    她心里想着,突然有了一个冲动,对了,把浩然的子孙Y放进自己的蜜桃伸出,那不是更刺激吗?这样好像浩然把那东西S进了自己的T内了。好啊,这个主意太妙了,应该这样做!

    想到这里,她忙动作起来,把那些子孙Y都收集起来,然后用手掌捧着,接着用右手把这些YT一点一点地都送进了自己的蜜桃深处。唉哟,有一种说不出的刺激啊。十多年来,这可是第一次把男人的精Y放到了自己的T内了。男人张三那个没用的太监已经没有任何用了,只能G点粗活,像做活这种细活与他无缘了。

    现在,自己正在安全期,放些这么宝贵的东西完全是可以的。唉,如果没有嘉惠昨晚的G扰,昨晚不知道被nv婿的那些东西S了多少次了,说不定现在都充满了自己的蜜桃了!

    秀珍这样想着,两只手在自己的相思豆和花瓣上动了起来了。唉哟,太好了,这种感觉真是妙啊。抚弄相思豆有麻SS的感觉,抚弄花瓣有一种想被C的感觉,这两种奇妙的感觉加在一起,真是快把自己送上天了。后来,她实在忍不住了,便把自己的二根手指送进了自己的玉道里,开始抠弄起来。这种模仿男人的家伙的做法也是很爽的,她不断地choucha着,身子在扭动着,喉咙憋着叫声。后来,她的choucha越来越猛,快如闪电,疾如旋风,没过J下,她忙捂住嘴,大叫一声,双腿一紧绷,一大G热L喷涌而出,像狂风暴雨一样,冲在了水里。又想到这水是nv婿刚刚洗完的,她的内心更加冲动了。她的双腿不住地扭动着,亢奋到了极点。唉哟,浩然啊,你这个冤家啊,把我弄得神魂颠倒了。你小子现在不知道我在G什么吗!我在用你的TY帮助自己达到高C呢!

    她把手放到了下面,用手掌接着桃花源口流出的水水,看到白花花的一大滩东西,她的内心那个兴奋啊,就别提了。这里面可有nv婿的TY啊,和自己的水水混合在一起,有一种nv婿S进了自己T内的感觉啊!太妙了,一切妙不可言啊!

    秀珍靠在浴盆的边上,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地享受着这汹涌澎湃的高C,她想延长高C的时间,便用两只手在自己的N头上不断地提拉着,让自己的兴奋加倍,持久。

    浩然又听到了岳母高叫了一声,嘉惠又想过去,被他一把拉住了。浩然说:“刚才不是挨骂了,你现在还想去啊,真是F了你啊。你这人,不怕骂?”嘉惠说:“不是你拉我,我差点忘了啊。谁说我不怕骂呢!妈妈今天究竟怎么了,一会大叫一声呢?”

    秀珍当时是太兴奋了,哪里会顾及到别人呢,那时的她唯有大叫一声才能排遣内心的刺激啊!至于谁在听,会怎么想,她都不在乎了,人啊,就得为自己活着,这些年的憋屈经验告诉自己,人不能太注重一些虚的东西了,就得看开一点了。

    浩然指了指浴巾,问嘉惠:“我的衣F哪去了,你不是给我取衣F了,怎么没有呢?”嘉惠说:“你这个小猪啊,你把衣F都穿脏了,还不洗,刚才我把你的衣F都洗了,现在在外面晾着呢。”浩然说:“不会吧,昨天来时,我穿着的是新衣F,怎么一会的时间就弄脏了呢?你看看我,整天围着一块浴巾成何T统呢。刚才你不是看到我的大弟弟吓坏了,难道你一直想看吗?”嘉惠骂道:“靠,我给你洗衣F都洗出罪了?好,我再把你的破衣F都弄脏。”说着,浩然拉住了她,说:“你怎么还和一个小孩子一样呢?这么冲动呢,冷静一点好吗?不要急啊。”浩然心里说:怨不得你这么久都找不上对象呢,你长得一般,又脾气有点暴躁,你就把nv人的一切都失去了。

    浩然站在院子里,正准备回家,突然听得门一响,一个人进来了,他忙跑进了家里,问嘉惠是谁。

    进来了一个nv人,打扮得十分妖艳,看样子就不是一个正经人。她径直向里屋走来,浩然忙不迭地向嘉欣的那个家跑去,唉哟,这个nv人你要G什么吗?我现在除了内K,没有别的衣F了,这不是给岳母家添乱子吗?

    这个nv人一个劲地向里走,而嘉惠也没有出去迎接她,浩然暗骂着她,忙闪进了小姨子睡的那个家。

    小姨子嘉欣正在躺着,她的身T还是挺弱了,刚才她妈给输了一瓶YT,现在还没有滴完呢。看到浩然闯进来,他居然还裹着浴巾,她吓了一跳,忙问道:“你要G什么呢?你穿的这么少要G什么呢?”

    浩然低声说:“我的衣F被嘉惠洗了,我只好裹着浴巾了,外面进来了一个nv人,不知道她要G什么呢,她就要进屋子了。我只好进这个家了,你吓什么呢?”

    嘉欣抬起头,向外一看,哦,是村里最S的那个nv人,村人的老婆杨翠玲。她要G什么呢?

    杨翠玲走进了屋子里,嘉惠忙迎了上去,问道:“大婶,你坐,有什么事?”杨翠玲笑道:“我没事就不能来坐坐吗?你妈哪去了?”嘉惠说:“在呢,在洗澡呢。”

    杨翠玲说:“我来找你妈妈有点事,你叫叫你妈,不要洗了。”嘉惠忙走到了那个浴室的门前,敲了敲门,说:“妈,杨翠玲婶子来了,找你有事呢!您快点出来吧。”

    秀珍正在擦身子呢,她忙把衣F穿好,那那盆水忙倒了,那里面现在又多了一些白Se的YT,可不能让别人再看到啊。

    杨翠玲找自己有什么事呢,这个家伙仗着丈夫的权势,又自己是个F联主任,管着计划生育,天天耀武扬威的。正所谓野猫子进屋,没事不来。她要G什么呢?准没好事吧。

    秀珍把衣F整了整,出来了,向杨翠玲走去。

    杨翠玲看到了容光焕发的秀珍叫道:“唉哟,我的好MM啊,你看看你赛过十九的姑娘水灵了,我要是有你一半的年轻那就好了。”

    秀珍笑道:“你说笑了,你可比我年轻了很多啊。我哪有你年轻呢。”原来杨翠玲是第三者cha足,把村长的原配搞走了,她比村长年轻十多岁,今年也是三十多岁。穿衣F不露ru房就不穿,穿鞋必须得高跟鞋,她的眼睛就属于那种桃花眼,盯着一个好男人就不放。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