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漂亮岳母 > 章节目录 0181 桥洞下的激情

0181 桥洞下的激情

    大姨子想了想说:“唉哟,我的记X太差了,怎么把小玉的衣F拿了这么多,我的衣F整理好一包,却忘拿了。唉,先给小玉再穿一件吧,省得她着凉了。”

    大姨子拿出一件衣F给小玉穿上,小玉刚才被摩托车颠簸的累了,穿上了这件衣F后,被妈妈摇了J下后,便睡着了。

    浩然说:“倒好小玉的衣F没有S啊。”他看了看大姨子,再看看自己,啊,两个人的衣F都S透了,S漉漉的,好难受啊。再看大姨子,她没有戴罩罩的X部显露出来了,本来料子衣F就薄,现在淋了雨后,J乎就是透明的了。她又喜欢穿白Se的衣F,白Se的恤加上白Se的小背心,被雨一淋,J乎像没有穿衣F一样。两个丰满浑圆的ru球清晰地露出来了,在ru球的正中央,有两个停止而饱满的ru头,红红的,因为哺ru的原因。浩然知道,没有哺ru过的nv子的ru头都是粉红Se的。不知道这衣F的X前是被淋S了,还是被溢出来的N水浸S了。反正S的太厉害了。

    大姨子冷得发抖,浩然也冷得颤抖着。

    只是在雨中一会的时间,他们俩的衣F都粘在了身上,大姨子的两个大ru房骄傲地挺了出来,这比L露出来更有一种风韵,浩然觉得自己的两只眼睛都不够用了,大姨子的美ru就在眼前,怎么能忍得住呢?浩然趁摆弄的时候碰了J下大姨子的X部,大姨子冷得哪里顾得上这个。

    看啊,肆N的风雨,J近透明的大姨子,温软的X部,多刺激的场景啊。浩然和大姨子躲在桥洞底下避雨,很大的一部分让小雨避雨了。能避的地方很小,浩然和大姨子紧紧地挤在了一起,浩然的脸红红的,这多像恋人啊!因为地方小,大姨子的身T紧紧贴着浩然,浩然感觉到她的身T软绵绵的,唉哟,一种触电的感觉时时出现。

    大姨子很自然,望着天对浩然说:“这鬼天气,叫人不得安生。”

    浩然和大姨子的身上都S透了,身上的水还在往下流,赶快找件衣F啊,不然,要感冒的。说话间,大姨子咳嗽了起来。浩然很着急。

    浩然突然想到:在摩托车的后面的那个袋子里装有一块很大的床单,大姨子说是刚刚买的,要带走的。于是浩然站起来,赶快把那块床单取了出来。

    浩然对大姨子说:“大姐,看你咳嗽的,赶快把S衣F脱下来,披上这块床单吧,我拧拧你衣F的水。”

    大姨子犹豫了一下,脸红了,她抖抖索索地脱下了衬衣和背心,完全赤L在浩然的面前,不过,她是背对着浩然的。虽然浩然看过好多次大姨子的ru房,但她赤L着上身浩然可是第一次见。看那优美的曲线,凹凸有致,虽然生过两个孩子,但没有凸起的小腹,大姨子真健美啊。浩然看过许多人T模特的照P,但与大姨子相比,都相形见绌了,因为那些模特的P肤没有大姨子的紧致,她们的身T没有大姨子的结实。浩然好兴奋啊,因为他看到了一幅天底下最美的画卷,这真是视觉的盛宴啊。浩然看得呆了,心中有一种Yu望,想冲上去把大姨子的K子都扯下来,与她大战一天,浩然想把自己美丽的一天送给大姨子。

    浩然在胡思乱想间,大姨子已披上了那块床单,她把自己裹得像阿拉伯人,她停止了颤抖,止住了咳嗽。大姨子感激地看着浩然:“浩然,你真细心,我那个狗男人哪有你这么挂心我啊。”

    浩然受宠若惊,把大姨子的衣F攥在手上,开始拧里面的水,两件衣F的水也够半个洗脸盆,怨不得大姨子受不了。

    大姨子开口了:“浩然,你拧拧自己的衣F吧,快点,小心感冒了。”

    浩然这时才想起自己来,看那雨,下得还正紧。浩然蹲下来,把自己的背心使劲地拧着。

    这时,一阵疾风刮来,浩然打了个寒噤,不由得咳嗽起来,浩然连忙穿上那件S背心。浩然感到脊背钻心的凉,他忍不住,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大姨子心疼地看着浩然,让浩然把那件S背心脱下来,和她一起披上那块床单。浩然虽说心里想这样做,可怎么能好意思呢?这样一来,那就是和大姨子赤LL地抱在一起了。

    还没有说什么,咳嗽更是加剧了,大姨子连声C促浩然快脱下啦。浩然没有说话,现在完全被咳嗽占据了。不一会,浩然的声音变哑了,眼泪也出来了。浩然感到口G舌燥,身子发烧。浩然哑着嗓子说:“水……水……”大姨子向四周看去,哪有水呢。原来这里有一个泉眼,可是泉水G涸之后,这桥就成了旱桥了。浩然的眼泪都出来了,浩然知道自己有咽炎的慢X职业病,一旦咳嗽起来,除了热水能止住,别的不行,否则会咳得全身无力的。

    突然,大姨子把浩然的S背心撩了起来,帮他脱了下来。然后她的双臂一张,紧紧地把浩然抱住,外面严严地裹着床单。浩然感受到了大姨子身上的温暖和、软和,特别是两个ru房的温热,柔软。要知道,大姨子上身也是没有穿衣F。浩然犹如电击,连忙移开,大姨子紧紧地抱住浩然:“浩然,不你冷成什么样子了。”浩然的声音哽咽了,大姨子对自己这么好,叫我怎么感谢她呢……

    浩然的咳嗽还是不止,咳得连大姨子也跟着颤起来。大姨子抚着浩然的喉部,都无济于事,浩然的嗓子G的咽着唾沫,眼泪又出来了。大姨子急得连声道:“怎么办呀,怎么办?”浩然颤声说:“水,水,渴死我了,可惜没有水啊!”

    浩然闭着眼睛,流着眼泪。忽然,浩然感觉到嘴里塞进一个柔中带Y的东西,浩然忙睁开眼睛,啊,是大姨子的ru头,浩然连忙吐出来,说:“大姐,G什么,我……”大姨子脸上有一种圣洁的光,她缓缓地说:“浩然,听话,吃大姐的N吧,你看你,咳成什么样子啦,听话。这周围又没有水!”

    浩然头昏脑胀:“大姐,我不敢,我成什么人了……”

    大姨子忽然怒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我是为了给你治病!”

    说着,又把ru头往浩然的嘴里塞。浩然看着大姨子,不敢乱动了,开始吮吸着圣洁的玉ru。大姨子也憋了半天了,那N水在浩然的嘴里不断地喷S着,浩然咽得又急又快,那声音,无法形容,怨不得她的小孩子呛住了,浩然也差点呛住了。大姨子忙着又把另一个ru头塞进了,又开始喷S。因为,nv人的ru房一旦一个喷出N来,另一个也随着喷起来。浩然咽着这甘甜的ru汁,眼泪又流了出来,这次的眼泪是感激的眼泪。浩然觉得世界上任何饮料都没有这ru汁甘甜怡人。浩然要醉了,浩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确实有效,浩然的咳嗽神奇地消失了。大姨子的两个ru房的N也快让浩然吃完了,浩然还在吸着,手不知不觉地放在了大姨子的ru房上,紧紧地握住。大姨子突然打了浩然一下:“手拿下去。”浩然才知道自己失态了。浩然连忙吐出ru头,连声说谢谢。大姨子又说:“浩然,你看,N还往外流,多可惜,你吃完吧。”浩然难为情地又含住了大姨子的ru头,直到把两个ru房的N水吃了个精光。浩然哭着抱住大姨子:“大姐,我要永远对你好,你对我真是太好了,你以后让我G什么,我都愿意。”

    大姨子笑了:“我可不用你对我好,你对我MM好就行了。”

    “另外,今天这件事,你可永远不能和别人提起,包括你的老婆,知道了吗?”大姨子看着浩然。

    浩然连声答应。可是,今天,浩然把这件事说出来时,却违背了大姨子的嘱咐。浩然觉得自己一定要把这件事说出来,对陌生人,让他们知道大姨子是怎样的对自己好。大姨子对他的情意比山高,比海深。浩然不知道该怎样报答他的大姨子啊?!

    雨住了,天晴了,浩然对大姨子说:“我们等一等吧,等衣FG了,路Y了再走吧。”

    大姨子说也是,浩然和大姨子相拥在一起,享受着难得的温存……

    浩然承认,与以前的人生相比,与大姨子避雨在桥洞下是浩然最的时刻,以前他就是白活了。大姨子那温暖、丰满的X部,细滑的P肤一直紧紧地贴着浩然,浩然忘乎了所以,浩然希望时间过得越慢越好,雨要一直在下,可无情的雨却戛然而止。浩然何时经历过此种情景,以致于大姨子也察觉了浩然的变化,因为有一更巨椽在紧紧地顶着她。

    大姨子轻轻地说:“浩然,不可有非分之想啊,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还要记住,我是你的大姨姐!”可话虽这么说,那男根却未曾放松半点。浩然很想说:大姨子,你可知道吗,我可是一个年轻人啊,正处于“如狼似虎”的年纪啊,你为什么这么撩人呢,刺激得我如此厉害。

    浩然的理智与Yu望一直在作斗争,浩然的忍耐应该到了极限!哥们,你想,一个极具风韵的美人赤着上身和你拥在一起,你的反应如何呢?肯定很强烈吧,但这美人是自己的大姨子,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给他治病,温暖他,浩然却不能有非分之想,这不是在折磨人吗?人非圣贤,孰能无Yu?坐怀不乱只是一个传说。

    浩然是一个正常的男子,他受不了了!浩然的牙齿在格格地响,那是强忍的结果啊。大姨子看着浩然笑了:“浩然,你还冷吗,再冷我可没有办法了!”大姨子啊,站着说话腰疼吗?不要再刺激我了。大姨子啊,我想把你融化,可以吗?

    这雨在浩然胡思乱想时适时地停了,浩然再没有理由和大姨子抱下去了。浩然刚要起来,想起了自己的衣F还没有G,就和大姨子说再等等吧。大姨子说也是,再等等吧。

    大姨子转过身来,和浩然面对面地相拥,浩然的头脑轰的一声,不知所措了。大姨子轻声对浩然说:谢谢你,浩然啊!你G活这么卖力,对我真的很好。浩然说应该的,大姨子用食指刮了刮浩然的鼻子。

    浩然一下子忍不住了,重重地吻了大姨子一下。大姨子也呆了,她盯着浩然,浩然笨拙地摸着她的背部,用X脯摩挲着大姨子的X部,大姨子连声说:“不要……不要……快停止……”

    浩然两只手抓着大姨子的ru房,不住地揉捏着,看着大姨子的ru房在自己的手里不断地变着形,浩然的心里乐开了花。太绵软了,世上还有如此好摸的东西吗?这可是浩然第一次摸大姨子的ru房啊,这两个宝贝,简直把他诱H死了!浩然一口含住了一个大N头,狠劲地吸着,一滴滴的N水又被浩然吸进嘴里了,真甜啊!浩然的小弟弟Y的快把K子顶破了……

    正在此时,听得有一个农用车的声音过来了,浩然立刻从冲动中醒来。马上掀开床单,套上了背心,又迅速地把大姨子的衣F递给了她,大姨子也手忙脚乱。浩然赶快站在了摩托车旁,假装摆弄着车。大姨子也站在了旁边。那人过来了,看了看桥洞下的两个人,说:“路能走了,你们快走吧,一直站在下面会着凉的。”

    这个人纯属好心,没有别的意思。但是浩然听了,气得七窍生烟,妈的,刚才梦想就要实现了,可是啊,你小子过来G什么呢,搞得我现在连大姨子的手也不能摸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