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漂亮岳母 > 章节目录 02132 尿急了

02132 尿急了

    嘉惠柔情万种地看着浩然,浩然假装自己没有看到她,他不想和她对视,为什么自己的未婚Q像丑小鸭一样呢,而她的大姐这么美丽呢?老天对我真是不公啊,浩然想着。

    三个人正说着,护士来了,开始输Y。YT嘀嘀地滴着,未婚Q嘉惠提醒浩然买个扁痰盂,说这是给nvX准备的。浩然顺便出去买了一些洗漱用具以及餐具。

    扁痰盂买得真及时,一会儿大姐就内急了,浩然赶快出去,由她M——浩然的未婚Q伺候。过了一会,浩然看到未婚Q端着HH的尿出去了,浩然嘀咕道:伺候病人真累人的,尤其伺候大小便,更让人受不了啊。

    输了两瓶YT,时间是下午两点半,手术的时间到了。未婚Q看到大姨子被推进手术房里,眼泪就流了出来,浩然安W道:这是个小手术,你不要担心。

    在焦急的等待中,大姨子终于被推了出来,腿上打着石膏,缠着绷带,她一脸忧伤,问浩然:“我的腿保住保不住?”

    浩然心里有点哑然失笑,难道病人的心里就那么脆弱吗,都把自己往最坏处想!浩然说:“大姐,没事,这是一个,十天就可以出院。”

    大姨子的脸上稍稍平定了些。她说:“我吓死了,差点以为没命,腿能抱住那真是太好了。”浩然哈哈大笑着,未婚Q看着浩然,剜了浩然一眼。

    大姨子又说话了:“难道以后让你们来伺候浩然吗?浩然,你回去吧!”

    未婚Q连忙说道:“大姐,我们有什么不好呢,再说,浩然必须得在,我一个人不好照料啊!”浩然知道自己的未婚Q的身T很弱,长时间会吃不消的。

    浩然也赶快说,没什么,应该伺候大姨子。

    “你们的工作怎么办,安排好了吗,都怨我,把你们拖累了!”大姨子低声说。

    大姨子累了,带着一脸歉意睡着了。浩然的未婚Q也累了,不一会,趴在大姨子的床边也睡着了。

    晚上怎么办呢,浩然就到了医院的行李房租了一张靠椅,床椅都让别人租走了,就这样凑合吧。

    浩然睡不着,就出去走走。

    这时,也就是下午五点钟,路上的行人车马很多,有骑着自行车赶路的,有开着车子下班的,也有一些打闹的学生。浩然看着这个县城,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真是人生有很多想不到啊,没想到,自己来到县里来照顾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大姨子。

    该买饭了,浩然买好后,提上楼去。

    浩然推开了病房门,看到大姨子的精神好了点,她说话时有了笑容。浩然心里也很高兴,盼望大姨子快点好起来,这么个美人啊,不能动多不好。

    浩然很纳闷:大姨子摔在了浩然的身上,怎么就把腿摔折了?为此,浩然问大姨子:“大姐,我真是个丧门星,要不是我拉你,你不会伤的这么重!”

    大姨子连忙说:“哪有呢,我是摔在了你的身上了,可腿却碰到了地上的一块砖头上,要不是你拉我一把,我更摔得惨了!”浩然的心里有了些安W,不然,浩然总觉得是自己坏了事!

    未婚Q这时说道:“不要再说话了,饭都凉了!”浩然赶忙把一块桌布铺在离大姨子很近的桌子上,把饭菜拿了出来,他们吃了起来。饭后,浩然开始洗碗,又开始用热水管烧水。

    正忙着,嘉惠对浩然说:“你先出去一下,一会我叫你进来。”什么事这么神秘,想必是大姨子要方便了。浩然便赶快出去了。

    谁知等了好一会,没有听到未婚Q叫浩然。G什么呢,难道在尿长江呢?浩然顺着门的一个小缝看去。发现嘉惠拿着一个快餐杯在大姨子的X前正对着,只见大姨子在挤压ru房,白白的ru滴滴了下来。大姨子一边挤压,一边说:“哎呀,憋死我了,如果不挤,那还了得啊。”哦,原来,大姨子在挤N,天天她的N水被孩子吃了,现在到医院这么长的时间了,那ru房肯定憋得够呛,只有挤了。浩然看着大姨子实在挤不出来了,就赶快站在楼道里,怕未婚Q发现自己在偷看。其实,浩然早就用嘴光顾过了,这三个人中就是嘉惠你不知道吧。

    未婚Q出来了,拿着快餐杯就往厕所走,浩然连忙跑过去说:“我来倒吧,你照顾大姐要紧啊!”未婚Q看了看浩然,就同意了。浩然心想: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要倒掉呢?

    浩然拿着快餐杯走到楼道的一角,看看未婚Q已经进了病房,就端起来往嘴里送。这N还有些温度,放到杯子里去喝,另有一种味道。足足有半杯子,浩然喝了好J分钟。喝完后,浩然意犹未尽地T了T杯里的和嘴边的N水,那个爽感是无法形容了!多珍贵的东西啊!浩然感动得泪眼汪汪。浩然感到似乎自己的T力倍增,这可是很难得到的人N啊!这可是刚刚挤出来的高能饮料啊。

    J分钟后,浩然拿着洗好的杯子走进病房时,心里有种特殊的感觉,她们可毫不知情了,以为浩然倒进了垃圾桶里!呵呵!太好了,竟然又偷喝了大姨子的N水,太美了,是在梦中吗?

    浩然问大姨子的腿疼得厉害不?大姨子说减轻了不少,好像肿也消了不少。

    浩然和未婚Q合计,今天已经过去了一天,还有九天就可以出院了。大姨子也盼望着赶快出院。浩然安W她,不要胡思乱想,养好病是第一位的,心情好病就好的快。大姨子连连点头称是。

    县里条件差,病房里没有电视,他们就聊起了天。浩然把自己见到的、听到的有趣事都抛了出来,逗得姐M俩哈哈大笑。看着她们的高兴劲,浩然也受了感染,谈X更浓。

    正在这时,嘉惠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才知是单位领导打来的。领导说让去她到市里组织部去培训,为期十五天。

    嘉惠很着急说自己替不开身,问能不能放到下一批培训?领导说你已经是最后一批了,不可能再往后放了,人家培训都有教学计划!

    嘉惠又问能不能找人去代替培训?领导说,人家天天在上签到,要验证你的身份呢!你就不要弄巧成拙了,出了问题可要自己负啊。

    后面这句话分量很重,嘉惠前思后想觉得必须得去,可是大姨子谁来照顾呢?虽说有浩然,但男nv有别,终有不便的事啊!

    这怎么办呢?大姨子的家境不是很好,不能雇护士来照顾,又则由护士照顾谁放心呢?

    姐M俩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浩然说:既然公事要紧,你可不能耽误了,照顾大姐就由我来吧!

    姐M俩都异口同声地说:“有不方便的时候啊,那怎么办?”

    浩然说:没办法啊,公事要紧,脸面次要啊。一句话说得大姨子有点羞涩,嘉惠不再言否,就这么定下来了。

    其实,不方便的事就是大姨子要方便的事情啊,人天天的吃喝拉撒睡是必须的,可是当行动不便时,由别人来伺候,这就得讲究由谁来照顾了。可浩然是一个未过门的M夫,却要以后天天负责大姨子的吃喝拉撒睡,这免费太有点匪夷所思了。就是过门也不能由M夫照顾大姨子住院啊……

    可事情就是这么凑巧,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要发生。大姨子一想起来,满脸愁容。浩然也没办法,只能说:病要紧,不要再想别的了。

    这仿佛是空城计里的场景,人手实在是太少了。

    浩然一想起以后要担负大姨子的吃喝拉撒的重任,也有点发愁。吃喝不要紧,浩然可以去买,可重点是拉撒睡啊,这可怎么办,大姨子一条腿不能动,由浩然来扶她,这有多么不方便啊!就是自己的同胞兄M或姐弟也不能如此,更何况是大姨子和M夫!无法想象了,管它呢,就当我什么看不见吧。

    第二天一大早,嘉惠坐上车就走了,忙着培训去了。

    浩然也赶快起来,准备一天的工作。

    首先打上热水调温了帮大姨子洗脸。大姨子不用浩然帮她擦,只是让浩然帮她沾Smao巾,打上香皂,她自己擦。

    然后买上饭和大姨子吃完后,又忙着取Y,是今天要输的YT。接着,浩然就不能再出去了,不能像昨天一样,去上上街,透透气了。

    浩然得看着大姨子输Y,看着一瓶YT输完后赶快喊护士。还得要是大姨子要方便呢,浩然更得注意啊。

    今天,未婚Q不在了,大姨子肯定不好意思说,浩然得时刻注意啊。嘉惠临走前,嘱咐浩然一定要照顾好大姨子,还悄悄地严厉地和浩然说:不该看的不许看,心里正常点。说得浩然的脸都红了,这种事啊!

    其实陪病人是最无聊的事情了,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在注意着病人,还得让病人开心,这比上一天班累多了。

    还好,和善解人意的大姨子聊天一点也不沉闷,她明眸善睐,本身就是一副靓丽的风景。浩然看着大姨子,越看越喜欢。

    浩然和她聊了很多。她很后悔没有好好读书,以至于现在还得G农活。

    浩然说,其实,那是你过于勤快了,你老公赚钱完全能养活一家人。种地能让人提起苍老。

    大姨子说别提那个老公了,她也想开了,她说她出院后就和老公离婚,那样的话,地就不用种了。

    浩然说你终于想开了,这就好。你正值华年,应该珍惜青春,不能把时间L费到种地上;种地的人都看起来面老,正是被风吹日晒的,你想一想,一个nv人有多少年的青春呢?浩然没说大姨子独守空房的事,怕勾起她的伤心回忆呢。

    这句话说到大姨子的心坎里了,她觉得太对了。她接着抱怨自己的丈夫从来没有这样子和她谈过,是个粗人,而且还乱搞男nv关系。说着她哭了。

    大姨子说:“想起了往事,想起了和老公相处的往事,他总是太粗暴,没有好好地珍惜我,总把自己看得很高,说我配不上他,说他是吃皇粮的工人。”

    她老公还说:当初看到她很漂亮,就动了心,没想到好看不能当饭吃。还说他的工友人家娶得是一个单位的nv工,现在住在市里的楼房里……这种牢S话一大堆。

    浩然说:“那个家伙怎么能这样呢,太过分了,夫Q双方不能贬低对方,这是不对的,太伤人心了。”

    说到大姨子的伤心处,大姨子又开始梨花春带雨了。浩然赶快劝大姨子不要这样,哭泣对身T不好,现在不比往常。

    看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看上去,风姿绰约的大姨子的内心竟然如此痛苦,浩然真没有想到啊。

    大连襟啊,你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如果一旦失去了,你将如何面对呢?婚姻就像一条小船,你不能抱怨船的质量,而是应该如何去驾驶,才能在生活的巨L中行驶安稳啊!

    聊天中浩然也不能忘了病人,浩然一看YT,还有半瓶。再看大姨子,她的脸上显出了痛苦的颜Se,身子在颤动。

    啊,怎么啦?

    “大姐,你怎么了,用不用叫医生?”

    大姨子犹豫了一会才说出,是内急,想小便。

    啊,这可怎么办呢?自己是一个M夫,难道就要伺候大姨子尿尿吗?就着她撅着雪白的大PG尿尿吗?浩然的心怦怦直跳。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