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原始的欲望 > 章节目录 迷上窃听的情人

迷上窃听的情人

    阿臣前传(之一)

    晚上十二时左右,本已睡着的我被吵醒了,出去大厅一看,原来是爸爸回来了。爸爸带着一大文件回来,爸爸本来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可是经常要加班至深夜才回家。

    爸爸看见我便说:“阿臣!替爸爸冲一杯咖啡好吗?爸爸今晚还要继续工作呢!”说完爸爸便走回房间。

    “好啊!”我说着。然后看见爸爸走回房间内,便去冲咖啡。

    冲好了后,我走到爸爸的房中,看到妈妈已经熟睡,爸爸就坐在工作桌上埋头苦干。我把咖啡放在桌上,说:“爸爸,这咖啡不太热的,可以喝了。”说完我便走回自己的房间。爸爸听到我这么说,便拿起咖啡大口的喝着。

    过了十分钟,又走到爸爸的房间中。我走到爸爸的桌子前,看见爸爸已经睡着了。我轻声叫了数次,确定爸爸已经睡着了,便脱光衣服,走到床上,躺在妈妈的身上,双手在妈妈身上乱摸,又不断的吻着。

    很快妈妈就醒过来了,妈妈伸手想去除下眼罩(妈妈经常戴着眼罩睡觉的)说:“老公,回来了吗?”

    我抓着妈妈的双手,装着爸爸的声音说:“不要除下来。”跟着我继续去搓弄妈妈的。妈妈可能觉得不除下来也没关系,便不再想去除下眼罩。

    我把妈妈的睡裙拉高,然后再脱下妈妈的内裤,跟着趴下去,翻开妈妈的,轻轻的舔着。妈妈脱下自己的睡裙,又把自己的奶罩脱下,抓着自己的搓弄着。

    “唔……唔……老……老公啊……啊啊……你……你舔……舔的人……人家很……很舒……舒服啊……啊……唔……唔……啊……啊……”我一边继续轻轻的舔着,一边伸手去轻搓着妈妈的阴核。

    “啊……啊……对……对啊……啊啊……好……好舒……舒服啊……噢……噢……啊啊……啊……噢……”妈妈愈叫愈大声,而且开始慢慢的流出来,我把两只手指插入妈妈的里挖弄。

    “啊……啊……好……好老公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再……再挖……挖弄了啊……快……快些……给……给我吧……人……人家……很……很痒啊……”

    我趴在妈妈身上,然后低头和妈妈湿吻。我把在妈妈的上轻擦着,妈妈立时抓着我的往自己的内插。我心想:“妈妈!是妳自己抓着我的插妳的啊!”

    妈妈把我的插入她的内,跟着双入按我的屁股上,说:“好……好老公……快……快些动吧……快……快啊……”我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我用力一挺,就把整根全插进去。

    “噢啊……啊……啊……好……好……好涨……好涨啊……噢……噢……好……好啊动……动啊……快……快些啊……啊……噢啊……好粗……好……好硬啊……啊好……爽……爽啊……老……老公啊……啊……噢啊……很……很久没试……试过这么……这么爽了……啊……啊……好……好啊……快、快些……再快些啊……”

    (我也很爽啊!妈妈!)妈妈双腿缠着我的腰,双手搂着我的颈,然后伸着舌头来吻我。我边和妈妈湿吻着,边大力的继续操着。

    操了数百下后,妈妈便喘着气呻吟:“啊……啊……噢……噢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噢……噢……爽……爽死我了……啊……老公……老公啊……你……你操……操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噢!啊……啊啊……老公……老公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

    我听妈妈这么说,便减慢的速度,又再和妈妈热吻着。吻了一会,我就把抽出来,跪在床上,看着妈妈身子软软的大字型躺着。我把妈妈的身子反转,双手抓着她的腰,把她弄成像母狗般趴着,然后把从后插入妈妈的内,快速的起来。

    “啊……啊……老……老公啊……人……人家很累啊……你……你不累的吗?先……啊……先……噢啊……先让人家……噢……噢噢……休息……一会儿好……好吗?啊……噢啊……啊……”

    我插的性起,当然不会停了,抓着妈妈的腰,继续大力的着。妈妈听不到我回答,便把眼罩除下来,转头看着我。我看见她想除下眼罩的时候,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

    妈妈一转头,看见操着她的竟是自己的儿子,大吃一惊:“啊……阿……阿臣……你……”我没有理会她,只是继续的操着。

    “快……快停啊……阿臣……你……这……我……你……快……快停啊!”

    “怎么啦,妈妈,我操的妳不爽吗?刚才不是爽翻天了吗?”我笑着说。

    “你……这……这怎么可以啊……我……我是妳的妈妈啊!(例行的对白!_)”

    “那又怎样啊……”我继续操着妈妈说。

    “这……这是啊!”

    “又有甚么关系呢!我爽时妈妈妳又爽啊!”我边说边用力的操着。

    “不……不成啊……噢……啊噢……啊……阿……阿臣……你……你乖乖啊……你你先停下来好吗?”妈妈嘴里虽叫我停下来,可是我却感觉到妈妈的愈来愈湿,愈来愈多,好像很兴奋似的。

    “妈妈,不要再说了,妳现在不是很爽吗?妳的愈来愈多呢!妳真的舍得我现在停下来吗?”我笑着说。

    妈妈像被我说中了心事似的,急急的说:“不……不是的……你……你快停吧!”

    “妈妈,刚才也操了那么久了,吗?现在“不乱也乱了”。不要太介怀了!妈妈……”

    妈妈听到我这么说,知道再说也没有用了,好像认命似的垂着头,默默的再继续让我奸淫。操了百多下后,我把抽出来。妈妈松了一口气,转身跪在床上,又准备训话一番。可是我不待妈妈说话,一把搂着她,和她吻起来。

    妈妈挣扎着:“唔……唔唔……唔……不……不要啊!”

    “妈妈!妳看看,我的还硬硬的啊……”说完我把妈妈推倒在床上,趴在妈妈的身上,又再继续的奸淫她。这样面对面的奸淫,妈妈好像受不了,又再挣扎着。

    我抓着妈妈的双手按在床上,然后慢慢地一下一下的大力奸淫着。妈妈虽然被我抓着双手,可是仍然挣扎着,这样令我更兴奋啊:强奸着自己的妈妈……再操多百多下,我便在妈妈的内射出来了。我躺在妈妈的身上休息着,妈妈用力想将我推开。

    “怎么啦?妈妈!”

    “你……你太可恶啦……竟……竟然奸淫自己的妈妈!”

    “妈妈,谁叫妳身材这么棒啊……引的我的每天也硬的发痛啊!而且妳看,爸爸每天回来不是有大堆工作要做,就是立即睡的像死猪一样。妳经常要靠自己‘搞掂’,我怎么忍心妈妈妳这么辛苦呢!妳想想,刚才不是很爽吗?很久没试过这么爽了,是不是?”我一边玩弄着妈妈的一边说。

    “可是……这……这……唉……”妈妈想想米已成炊,便不再说甚么。

    “让我起来吧……妈妈想去洗手间。”

    我把妈妈抱起来说:“妈妈,我陪妳去。”

    “妈妈去小便啊……不用你陪啊!”

    “没关系,反正我也想去。”走到厕所后,我把妈妈放在“马桶”上。

    “阿臣,你这么眼定定的看着妈妈干嘛!”

    我在妈妈面前蹲下去说:“我想看看妈妈小便是怎样的啊!”

    “有甚么好看啊!”妈妈红着脸说。

    只见我那白白的jīng液从妈妈的中流出来,等了一会,我抬头看着妈妈,她说:“你这么看着妈妈,不成啊!”

    我双手在妈妈的大腿上轻搓着说:“妈妈,不要紧张啊!”妈妈听到我这么说,真是啼笑皆非,可是这也很有用啊,一股甘露从妈妈的中激射而出。

    “啊……原来妈妈小便是这样子的。”

    “那你这小鬼小便又是怎么样的啊!快给妈妈看看!”

    我抓着妈妈的手去握着我的说:“从前都是这样子的,有人握着替我弄的,是吗?”

    妈妈笑着说:“你还记得吗?”说完妈妈便和我一起洗澡。

    阿臣前传(之二)

    妈妈和我洗完澡后,我抱着妈妈回到床上。妈妈拿起奶罩想穿上,我阻止着说:“妈妈,不要穿这件,穿那件连身的好不好?”

    妈妈走到衣柜旁,从抽屉中拿出那件白色连身的内衣出来,说:“是这一件吗?”

    “是啊,就是这一件。”

    “小鬼,你怎么知道妈妈有这么一件内衣的?”

    我笑了笑没说甚么。妈妈便穿上那件内衣,那件内衣整个腹部都包着,可是胸部的位置,偏偏很少布料,刚好只包过了,大半个都露了出来。

    妈妈穿上后便拿起一条内裤穿上。我又阻止说:“妈妈,不要穿这一条。”

    然后我从抽屉中拿起一条内裤说:“穿这一条好吗?”

    那是一条T-Back内裤,后面只有一条绳子,前面也只有一小块白色半透明三角布。妈妈穿上后,浓密的阴毛大半都露了出来,而后面整个屁屁都裸露着。

    “妈妈这样很性感啊!”我笑着说。我又指着那件内衣腰部垂着的带子说:“妈妈,这些带子有甚么用的?”

    “要来系着丝袜的。”

    我拿起一双白色透明的丝袜说:“是这双吗?”

    “是啊!”

    “妈妈,那妳快穿上啊!”

    “在家里穿上丝袜干嘛?”

    “因为我想看啊!”我一边说,一边替妈妈穿上。

    我轻抚着妈妈的腿说:“妈妈的腿真的很修长啊!”跟着抚摸着妈妈平坦的小腹说:“这里也是一点脂肪都没有啊!”再搓揉着妈妈的说:“这里还是那么有弹性,令人爱不释手啊!”然后轻抚着妈妈的脸蛋说:“而且这么漂亮,还有那诱人的朱唇。妈妈,妳实在太诱人了!”

    “啊呀!你这小鬼,你是说妈妈“诱人犯罪”吗?”妈妈娇嗔道。

    “嘻嘻,我没说啊!”说完我把妈妈抱回床上。

    “好了,夜了,你也快去睡吧。”

    我在妈妈的身旁躺下,说:“好啊,我就睡在这里吧!”

    “那怎么成呢!爸爸醒来看到怎么办?”

    “爸爸要醒来的话,刚才妳叫的那么大声,早已醒来了啊!”

    “那……那可能是爸爸太累,熟睡了吧。但总会醒来的啊!”

    “当然会醒来了,可是没那么快啊!”

    “为甚么?”

    “不知道啊!”我笑着说。

    “我不想睡啊,妈妈,看一会电视好吗?”

    “好吧!”我便开启了电视机,然后走回床上坐着,跟着要妈妈坐到我的大腿上,陪我一起看。

    “啊……啊……好……好啊……你……你的……肉…………真……真巨……巨大啊……噢……噢啊……啊…噢噢……插……插的人……人家……很……很爽……爽啊……噢……啊……啊……好……好舒……舒服啊……”我选了的是成人台,现在放映的是成人电影。

    “啊……不……不要看这台啊!”

    “为甚么啊?……这很好看啊!妈妈,妳看,这不是我们刚才那么一样吗?从后的插入啊!”

    妈妈低着头不看,我轻搓着妈妈的说:“妈妈不想看,是想要了吗?”

    “啊……不是啊!”

    “那妳快些陪我一起看啊!”看了一会,我看到妈妈的已经把那条内裤的小三角布染的湿透了。

    “妈妈,很好看是不是?”

    “是啊……噢……不……不是啊!”

    “哈哈……妈妈,妳看看,妳这里也已经湿透了啊!”

    “啊……这……这……”

    “妈妈,妳想不想要啊!”

    “……”

    “怎样啊……想不想要啊!”

    “小鬼……你说呢!”

    “妳不说我怎么知道啊!刚才妈妈想要的时候,是大声的叫着,又抓着人家的插入的啊!”

    “你这小鬼就是会欺负妈妈!”

    “我哪有欺负妳啊!妈妈想要,我立即给妳了,妈妈不想要,我不会硬来的啊!”我边说边用已经变硬的在妈妈的上来回的轻擦着。

    “怎么样啊?妈妈!”

    “妈妈,妈妈……想……想要啊……”

    “想要甚么?”

    妈妈娇媚的瞪了我一眼,便一鼓作气的大声说:“妈妈想要亲儿子的大啊!想要亲儿子的大插入妈妈的私处,想要亲儿子的大奸淫妈妈,玩弄妈妈啊……”跟着再小声的说:“小鬼,满意了没有!”

    “满意了!”说完就叫妈妈像母狗般趴着,我跪在妈妈身后,把那条小内裤脱下,翻开妈妈的,一下子就整根全都插进去。

    “啊……好……好……好啊……快……快动啊……噢……噢……对……对啊……快……快……噢……噢……对了……大……大力些啊……噢……噢啊……好……好舒舒服啊……啊……好……好啊……噢噢……啊……”

    我边继续大力的奸淫着,边弯前去把妈妈连身内衣的奶罩拉下,用力的搓弄妈妈的。操了数百下后,我搂着妈妈的腰部,把妈妈抱起,边操着边走到爸爸的工作桌前,把妈妈放下来,妈妈双手按在桌上,我就继续从后奸淫着妈妈。

    “噢……噢……啊噢……好……好爽……爽啊……啊……啊……对……对了……啊啊……好……好阿……阿臣啊……亲……亲儿子啊……对……对了……再……再……快快些啊……啊……噢啊……啊……好……好爽……爽……啊……啊……噢……”妈妈面对着爸爸,大声的呻吟着。

    突然爸爸发出“唔……唔……”的声响,吓得妈妈立时不再呻吟。我把妈妈抱起,然后走到爸爸身旁,让妈妈躺在桌上,我把妈妈的双腿搁在肩上,抓着妈妈的纤腰继续奸淫。妈妈可能怕吵醒爸爸,不再,咬紧下唇,默默的忍受着我强大的冲击。

    “啊……好……好爽啊……妈妈……我……我好爽啊……噢……噢……爽……爽啊……噢……妈妈……妳……妳的夹的我的很……很爽呢……啊……”我大叫着。

    妈妈听到我这么大叫着,也忍不住了,又再大声的起来:“啊……啊啊……亲……亲儿子啊……妈妈……很……很爽啊……妈……妈妈……爱……爱死你……了……爱……爱死你的……大……大啊……啊……噢……噢……啊……好……好舒……舒服啊……怎……怎会……这……这样的啊……舒……舒服死我了……啊……啊……噢啊……”妈妈最后大叫了一声,便不再呻吟,只是大口大口的在喘气。看到妈妈这么满足,我再继续落力的奸淫着她。

    “啊……啊……唔……唔……啊……阿……阿臣啊……妈妈……不……不成了……啊……让妈妈……休息一会吧……好吗?”

    “……妈妈!”

    “甚么?”

    “爸爸和妳有玩过屁眼吗?”

    “……有……很久以前试过……可是妈妈不喜欢玩啊!”

    “为甚么啊……屁眼也可以令妳觉得很爽的……当然我也很爽啊!嘻嘻!”

    “爽个屁啊……痛的要死就真啊!”妈妈扁着嘴说。

    “爸爸那大家伙一定令妳有点痛的,可是涂上多些BB油就可以了!”我边用力地奸淫边说。

    “啊……啊……BB油?……涂……涂在哪里啊……啊……啊……”

    “涂在上啊……爸爸操妳的屁眼时没用吗?”

    “没……没有啊……他操了前面一……一会……就拔出来,然后就那么插入我……我的啊……啊……屁……屁眼了……啊!”

    “噢……难怪妈妈妳说痛的要死了。那么大的家伙干插进去,当然要死了!

    妈妈,让我来令妳感受一下屁眼的乐趣吧!”说着我抱起妈妈,边操着边走到我的房间去。

    进到了我的房间,我把妈妈放在床上,然后拿出一罐BB油,涂在我的上,妈妈在床上已经像母狗般趴着。我的中指和食指也沾满了BB油,便插入妈妈的屁眼里。

    “啊……啊……好……好痛啊……”

    “妈妈,妳这般用力的夹,当然痛啊……放松些啊……”我边插边倒灌了些BB油入妈妈的屁眼中,然后我便握着,慢慢的插入妈妈的屁眼中。

    “噢……噢……啊……很……很粗啊……噢……噢……好……好了……啊……”我慢慢的插,插了一半后,便轻轻的插送起来。

    “噢……噢……啊……啊……唔……唔……阿……阿臣啊……啊……”

    “怎么啦……妈妈……很痛吗?”

    “不……不是……不是痛啊……怎……怎么……怪……怪怪的啊……噢……噢……啊好……好了……啊啊……不……不要再进……进了啊……太……太深了啊……噢……噢噢……啊……噢啊……噢……好……好啊……这……这样好……好……怪啊……噢……”

    “妈妈,是不是很爽呢?”

    妈妈转头娇媚的看着我说:“是……是啊……噢……啊……啊……啊……阿……阿臣啊……不……不要……噢……这……这么大……大力啊噢……噢……噢……太大……太大力了……噢……噢……啊……噢……噢……妈妈……不……不成了……啊……噢……啊……”

    妈妈突然的昏了过去。我把拔出来,然后让妈妈仰卧着。我伏在妈妈的身上,一边吻着她一边大力的继续奸淫。很快,妈妈就又醒过来了。

    “怎么样啊?妈妈,爽得昏了过去呢!我想妈妈妳以后一定会迷上了肛交的啊!是不是呢?”

    “啊……啊……妈妈……不……不知道啊……啊……”

    “妈妈!”

    “甚么……”

    “我想射在妳的小嘴巴内啊!可以吗?”

    妈妈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便立时站起来,妈妈跪在床上,把我的含口嘴内,我便毫无保留的将雪白的jīng液送入妈妈的口中。妈妈将所有jīng液喝下之后,替我舔干净。我们便双双躺在床上。

    妈妈看了看钟,说:“啊……差不多五时了啊!阿臣,你快睡吧!”

    “这么急干嘛啊!”我玩弄着妈妈的美乳说。

    “妈妈没所谓啊,可是你明天还要上学啊!”

    “最多也只可睡两个小时,不睡也罢了……哈哈……明天是星期六啊……不用上学啊!”

    “……不用上学也要睡觉的啊!”妈妈边说边推开我正在玩弄她的手。

    “睡就睡吧。可是我要这般搂着妈妈一起睡啊!”

    “那怎么成啊……如果爸爸走来看到怎么办?”

    “妳不叫爸爸不会醒的。”

    “为甚么?”

    “不知道!”

    “快说!”

    “咕噜……咕噜……唔……我睡着了啊……”妈妈挣扎着想走,可是我搂的妈妈紧紧的。

    “唉……”妈妈叹了一口气,不再挣扎。

    我吻了妈妈一下,说:“妈妈,快睡吧!”妈妈瞪了我一眼,也合着眼睡了。我醒来一看,原来已经九时多了,妈妈也不见了。

    我便起来,走到浴室,门锁上了,我便问:“谁在内啊?”

    “阿臣……是妈妈啊!”

    “妈妈在干嘛啊?”

    “妈妈在洗澡,你等一下!”

    “不成啊……我很急啊!”

    过了数秒钟,门打开了,我看到妈妈裸的站着,我走进去尿尿。跟着我问:“妈妈,妳在泡泡也不叫我一起啊!”说着我便拉着妈妈一起坐进浴缸中。妈妈坐在我的大腿上,我从后伸手去玩弄妈妈的美乳(我很喜欢这样玩弄的)。

    “不要这么样好不好?再弄你这小鬼又要把妈妈操的半死了!”

    “太迟了,妈妈妳看,我的又硬了呢!”说着我扶着妈妈的纤腰,把她扶起,然后把插入妈妈的内,跟着继续玩弄妈妈的美乳。突然,门被打开了,原来是我的妹妹。

    “琪琪!早晨啊!”我说。

    “妈妈,哥哥!早晨!”琪琪的样子很怪,站着的姿势也很怪。

    “琪琪,妳怎么啦?”

    “我……我想尿尿啊!”

    “那妳还站着干嘛啊!”

    琪琪快步走到马桶上,边尿尿边说:“你们在用洗手间嘛……我怕碍着你们啊!呼……”

    “琪琪,妳记得吗?小时候妈妈经常和我们一起这样洗澡的啊!”

    “我记得啊!”

    “妳现在想吗?”

    “想啊!”琪琪说完,便走进浴缸中坐下,还伸手去玩弄妈妈的:“妈妈的真大啊……你们看,我这里扁扁的啊!”

    “迟些就会大的了,不是和妳说过了吗?”我说。

    “我那里都没有毛的,妈妈的毛毛很浓密啊!妈妈,我迟些会不会和妳一样有那么大的和那么多毛毛的?”

    “会……会的……”

    “妈妈,妳干嘛,妳不舒服吗?脸色怪怪的!”

    “不……妈妈没……没事……”

    我在妈妈的耳边轻声的说:“妈妈,我已经替妹妹开了苞啊……妳不用这般怪怪的啊!”

    “甚么?!你……你……琪琪……只……只有……十一……十一岁啊!”

    “早些可以享受到快乐不是更好吗?”我笑着说。

    “琪琪,哥哥操妳的时候,妳爽不爽啊?”

    “爽啊……很爽啊……当哥哥的大插入我那里的时候,我觉得很舒服的啊!妈妈,妳这样坐着不动也舒服的吗?哥哥插进去后,要不断的抽动我才舒服的啊!”

    “妈妈因为妳在这里,所以不敢动呢!”

    “为甚么啊?我想看看哥哥操妈妈的样子啊!”我听琪琪这么说,便把妈妈抱起来,走出浴缸站着,妈妈弯下腰双手按在浴缸边,我就开始从后的奸淫妈妈。

    琪琪双手抬着头,挨着浴缸边看着,说:“妈妈的真大啊,这么前后左右的乱动,哥哥这般从后奸淫我的时候,我的小动也不动的啊!”

    “琪琪,妳太小嘛……”

    “是啊,真的很小啊……”琪琪扁着嘴说。

    “妈妈不是说妳小啊……我是说……啊……噢……我是……是说……妳年……年纪小啊……妈妈……小……啊……小……小时候也……噢噢……也是这般小的啊……到……到了……十……十八岁……才……才变……变得……现……现在这……这般大的啊!”

    “真……真的吗……妈妈……我真的想要一双房啊……”说着又扁着嘴巴。

    “怎么啦!”

    “十八岁……还有一段好长的时间啊!”

    “噢……噢……啊。啊……噢……”

    “琪琪……妳看,妈妈不成了……妳想要吗?”

    “想啊!”说完立时跳出浴缸,学着妈妈般的姿势。我把拔出来,然后插进琪琪的内。妈妈的虽然已经很紧,可是当然不能和琪琪的相比,所以我觉得很爽。愈插愈快,愈插愈大力。

    “啊……啊……噢……啊……好……好……啊……好舒服啊……哥……哥哥啊……你……你操……操的妹妹……很……很爽啊……啊!噢噢……”

    在妈妈的面前奸淫着小妹妹,特别兴奋的,所以很快的我便想shè精了:“我要……射了……”

    “哥哥……我……我想喝啊!”

    “好啊!”说完我便把拔出来,琪琪立时转身含着我的,我就在她的嘴巴内射了。妈妈坐在浴缸中愁眉苦脸的。

    “妈妈,干嘛啊?”

    “你……你们……这……这是……”

    “啊……”我叫着。

    “可是妹妹又喜欢,我又觉得爽。那有甚么问题呢?我绝对不会让妹妹怀孕的,妳可以放心吧!”(按:这是超级歪理!看过了就算,千万别放在心上_)妈妈想想,米又已经再一次成炊了,再说也没用,便不再说甚么。我们三人便再继续开开心心的浸泡着。

    阿臣前传(之三)

    一边浸泡,妹妹一边在我身后替我按摩,实在太舒服了。我也没有闲着,也替妈妈按摩起来。妈妈坐在我的前面,我伸手去替妈妈的按摩着。

    “阿臣……不……不要啊!”

    “妈妈,为甚么不要啊?这样按摩不舒服吗?”

    “舒……舒服……可……可是……”

    “可是按的一会儿……妈妈又想要哥哥的大了!”妹妹笑着说。

    “妈妈想要……我一定会尽力的给妈妈爽的啊!”

    “好……好儿子……妈……妈妈就是……就是怕你太……太尽力了……妈妈……真……真有点吃不消你……你的大啊……”

    “妈妈……不用一样可让妳爽个够啊!”说着,我叫妈妈站起来,弯下腰去:“琪琪妳看,妈妈的屁屁多圆多白啊!”

    “是啊!”琪琪一边替我按摩一边说。我翻开妈妈的,用舌头轻舔着妈妈内里娇嫩的阴核,轻舔了一会,又轻轻的吸吮着。

    “啊……啊……唔……唔……”妈妈快乐的轻轻呻吟着。

    我一边轻舔着,一边把食指插入妈妈的内,轻轻的挖弄:“妈妈,这样弄,妳舒服吗?”

    “啊……噢……噢啊……好……好啊……再……再往……往内弄啊……噢……好……好啊……真……真舒服啊……噢……噢……啊……啊……”妈妈转头淫荡的说着。我加快了手指的速度。

    “啊……啊……好……好……啊……好舒……好舒服……啊……对……对了……啊……噢噢……继……继续啊……对了……舒……舒服死我了啊……阿……阿臣啊……妈妈……妈妈……又……又要丢……丢了啊……噢……”听到妈妈这么么说,我便停下来,搂着妈妈和妹妹一起继续浸泡。

    “铃铃……铃铃……”

    “喂!找谁?”我说。

    “……”

    “好啊……待会见!拜拜!”

    “妈妈,我出去和同学打球啊!”

    “妈妈,我也和同学去逛街啊!”琪琪说。

    “好啊,那可以让妈妈好好的休息一会啊!”

    “阿臣,一起去食点东西好吗?”

    “不去了,你们去吧!我要回家啊!”我说。

    “这么早回家干嘛?”

    “全身臭汗的,回家洗澡啊!而且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干”啊!”我笑着说。回到家中,看到妈妈和姨妈一起坐着看电视。令一心赶回来和妈妈再来大战三百回的我,顿时变得没精打彩。

    “妈妈,玲姨!”

    “啊!阿臣长高了很多呢!”

    “是吗?”

    “阿臣,爸爸和姨丈一起去了南部工作,要一个星期才回来。姨丈担心姨妈大着肚子一个人住,所以姨妈会在我们这里住上一阵子啊!”

    “甚么?”我大叫着。

    “怎么啦?阿臣,你不欢迎玲姨吗?”

    “不……不是啊……我是太高兴了……很久没见玲姨了啊!”

    “是吗?快来玲姨身边坐下,让玲姨看看你。玲姨差点也认不出你了呢!”

    “玲姨,我满身是汗呢,先去洗个澡才再和妳聊天。”说完我便去洗澡。洗完澡出来,妈妈不见了,只剩玲姨一个人在看电视。

    “玲姨,妈妈呢?”

    “妈妈在厨房弄晚饭。”

    我在玲姨身旁坐下,看着玲姨的大肚子,问:“玲姨,还有多久,我的小表弟才出世啊!”

    “还有四个月左右呢!”我看了看,玲姨的裙子很薄的,而玲姨又没戴奶罩,那颗头明显的突了,还有那黑黑的乳晕也看的很清楚。

    我眼定定的看着。突然有人拍了我的头一下,我抬头看着玲姨。玲姨娇嗔说:“小鬼,看甚么啊!”

    “看着一双很美的啊!还有那诱人的。”

    “人细鬼大!”玲姨娇笑说。

    我还想继续和玲姨“闲聊”的时候,“可以吃饭了!”妈妈在厨房叫道。吃过饭后,九时多,玲姨就说要睡了。

    “妳睡在阿臣的房间吧,我已经收拾过了。阿臣,你做“厅长”吧!”

    “那我去睡了。晚安!”玲姨说完便走到我房中去。

    我看到玲姨走了,便立时搂着妈妈,在她身上乱摸着。妈妈轻轻的挣扎着“不要那么猴急好不好?待玲姨熟睡才干好吗!不然她出来看到怎么办?”

    我一把抱起妈妈说:“谁说在这里干呢!”走到妈妈的房中,我立时把妈妈的衣服脱光,双手抓着妈妈的搓弄,把含入口轻吮着。

    “唔……唔……啊……啊……噢噢……啊噢……”妈妈轻轻的叫着。

    我把妈妈搂着然后躺在床上,用我的轻拍着妈妈的屁屁,妈妈立时转把我的含入口中吸吮着。我也翻开妈妈的,伸出舌尖轻舔着妈妈的小核,很快妈妈就流了很多出来。

    妈妈站起来,然后翻开自己的,对准的慢慢的坐下来。坐下来后,妈妈双手搓弄着自己的,好像很享受的下抛动着身子,口中着:

    “啊……啊噢……好……好粗……粗大啊……啊……好……好啊……妈…妈妈……爱……爱死你……你了……啊……噢……噢……啊……呀……呀啊…爽……爽啊……太爽……太爽了啊……噢啊……”

    我双手放在脑后,很“他条”的看着妈妈这么淫荡的表演。很快,妈妈就像得到似的伏在我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我搂着妈妈身,让她躺在床上,然后由我主动来奸淫她。本来我回到家后,一直想着要奸淫妈妈的,可是玲姨的存在,令我现在才以偿,所以我出尽全力的冲击,尽情的发泄。

    “啊……啊……阿……阿臣啊……噢噢……好……好劲啊……你……你…太……太劲了……噢啊……妈……妈妈……好……好舒……舒服……舒服啊…噢噢……噢……对……对啊……好……好啊……再大力……大力些啊……大力奸……奸淫妈妈……尽……尽力的奸……奸淫妈妈吧……啊……噢……噢啊…啊……”

    在我尽力的奸淫下,妈妈又再一次了,而且还昏了过去。我把拔来。然后把妈妈的身子反转,双手绑在床架上,令妈妈的上半身凌空着,一垂吊着。我跪在妈妈身后,抓着妈妈的纤腰,又再继续尽力的奸淫着妈妈。

    很快妈妈醒过来了,她看到双手被绑着,转头看着我说:“阿臣……啊…啊……不要……不要这样啊……啊啊……快……快放……放开妈妈啊……噢…噢……啊……”

    “妈妈……我觉……觉得这……这样很爽啊……”

    “妈妈不喜欢这样子啊……快放开妈妈啊……妈妈又不是不让你干……干嘛要这样子强暴妈妈……污辱妈妈啊……快放开妈妈啊……”妈妈边挣扎边说。

    “我就是喜欢这样强暴妈妈啊……对啊……妈妈……挣扎吧……求饶吧…哈哈……这样子……我觉得很爽啊……哈哈……”我弯下腰去边搓弄妈妈边说。

    妈妈瞪了我一眼,轻呼着:“不……不要啊……啊……噢啊……不要啊…好……好儿子啊……好……好儿子啊……你……你放……放过妈妈……好……吗……啊……噢……噢……啊……妈妈……被……被你……奸……奸死了啊…噢啊……啊……”

    听到妈妈这么求饶,我更加兴奋,愈奸愈大力、愈奸愈快。在我不断的奸下,妈妈只能从口中发出轻轻的“啊啊……噢噢……”的呻吟声。这时房门被打开了,原来是琪琪。琪琪身上只穿着内裤,扁着嘴站在门外。

    我问:“琪琪干嘛啊?谁欺负妳?哥哥替妳出头!”

    “就是哥哥你欺负我啊!”

    “我?我甚么时候得罪妳了!”我笑着问。

    “你整天到晚只顾着妈妈,都不理我了!”

    “那妳是不是想要哥哥的啊?”我走到琪琪身旁问。琪琪点点头。我把琪琪的内裤脱下,一把将她抱起,一下子的插入她中,然后大力的操着。

    “啊……啊……好……好涨……好涨啊……噢……噢啊……好……好舒…好舒服啊哥……哥哥……好啊……大……大力些啊……啊……噢……对……对……哥哥……你……你操……操得妹妹……很……很爽……爽啊……啊噢……要……不要……不要停啊……啊……奸……奸死妹妹吧……操……操死我吧…我……我很……很爽啊……爽……爽的死……死了啊……噢……啊……噢啊…啊……”

    我走到床上,把妹妹放下来,叫她狗趴着的替妈妈,我就从后的继续淫她。操了数百下,看妈妈好像不够爽,就停下来。

    “哥哥啊……不……不要停啊……”

    我走到衣柜旁从抽屉中拿出一根电动,将它调到“中”的速度,电动棒立时猛烈的震动着。我交给了妹妹,笑着说:“也要让妈妈爽才成啊!”

    “是!哥哥!”妹妹笑着回答。说完便把电动插入妈妈的中,快的起来。

    “啊……啊……好……好爽啊……啊……噢啊……噢……啊……”

    “哈哈……妈妈……女儿……弄的妳很爽吗……哈……哈……啊……啊…女……女儿也很……很爽啊……给……给哥哥的巨大……奸……奸淫的舒的不得了啊!噢……啊……噢……噢……噢……”妹妹后来被我奸的把电动抽了出来,双手撑在床上,只顾着享受我的。

    妈妈便立即叫道:“好……好女儿啊……不……不要停啊……快……快啊……”

    妹妹一听,又把电动插入妈妈的中,轻轻的抽送着。我则减慢了淫妹妹的速度,好让妹妹可比较专心的操妈妈。

    “对……对啊……好……好女儿子啊……对了……就是这样啊……啊……

    妈……很……很爽呢……噢噢……啊……啊……噢啊……啊……”

    听到妈妈又差不多快到了,我加速奸淫着妹妹。果然,妹妹在我快速奸淫下,再次的把电动抽了出来,专心的享受着我的奸淫。

    “妈妈……好……好难受啊……不……不要拔……拔走啊……”

    我听到妈妈这样说,便把电动调至“低”的速度,然后再插入妈妈的道里。我搁着妹妹的双腿,把她抱起,边奸淫她边和她一起看着妈妈的淫荡相。

    “啊……啊啊……好……好啊……对……对了……啊……快……快些啊…啊……”妈妈的双手被绑着,不能自己加快电动的速度,只能边呻吟边扭着身子。

    “啊……啊……哥哥……妹妹……妹妹……好……好舒服啊……舒……舒的……要……要死了啊……噢噢……要死……要死了啊……”跟着妹便昏了过去。我把她放在床边,然后走到妈妈的身后,将电动的速度调至“极速”。

    “啊……噢……噢……太……太快了……啊……啊……不……不要啊…好……好难受啊……太……太快了啊……唔……噢……噢……好……好怪啊…啊……啊……好……好……啊……这……这样好……好……舒服……舒服啊…对……对了啊……唔……唔……噢噢……噢噢……啊…………”看到妈妈差不多又到,我便把电动调至“低”速。

    “啊……阿……阿臣啊……不……不要戏弄……戏弄妈妈啊……快……快妈妈吧……妈妈……好……好难受啊……啊……”

    我把电动拔出来,妈妈立时大叫:“啊……不要拔走啊……快……快进去啊……”

    我随手一抛,将那根电动丢在一旁,说:“妈妈,这家伙怎及的上我啊!妳不想要亲儿子的了吗?”

    “要……要啊……快……快给妈妈插进来吧……快……快些奸淫妈妈吧……快……快些污……污辱你这淫荡的妈妈吧……啊……啊……亲……亲儿子啊…快……快些啊……”

    “淫荡的妈妈,亲儿子的大来了!”边说边把插入妈妈的屁眼中。

    “啊……啊……不……不要插屁眼啊……好……好痛啊……这样很……很痛啊……”

    “很痛吗?那我“这样”回房去拿BB油吧,好吗?”我笑着问。

    “……好……好啊……快……快些吧……噢啊…

    紫玉仙女sodu

    …还是不……不要……要去了……啊……”妈妈大概是想起玲姨在我的房中吧。

    “不要BB油了吗?那妈妈妳只好忍一下了。”说完,我尽全力的奸淫着妈的屁眼。

    这么不用BB油,妈妈的屁眼变的更加的紧,弄的我很快便有shè精的感觉。一连操了数百下后,我便把jīng液射在妈妈的屁眼里了。

    射完精后,我看看妈妈,原来她不知在甚么时候已经昏了过去了。我把妈解开后,让她好好的睡着,然后就把妹妹抱回她的房间,再回来搂着满身香汗的妈妈一起睡去了。

    阿臣(1)

    “妈,我回来了!”

    “阿臣!回来了吗?先坐坐吧,很快就有饭吃了。”

    我走进厨房,看见妈正在洗菜瓜。便走到她身后搂着她,双手搓弄着她的。在她的耳边说:“妈!先别弄饭,先来一次好吗?”

    “不要啊……”

    我一手继续搓弄她的,另一只手就伸入她的裤中:“啊……妈,你也很想要吧,不然怎么不穿内裤啊!”边说,我边将中指伸入她的肉缝中挖弄。

    “啊……啊……不要啊……阿臣啊……不要啊……”

    我没有理会她,把她抱起来,然后走到饭桌前。妈很乖的趴在桌上,我把她的裤子脱下,然后蹲下去。翻开妈的肉缝,轻轻的舔着。过了不久,妈妈的肉缝开始变得的。

    “啊……啊……阿臣……啊……你……你舔得妈妈很爽啊……噢……噢……很……很爽啊……很舒服啊……阿臣……啊不……不要舔了……啊……快……快些……来……来吧……”

    我站起来,脱下裤子。握着还软软的拍打着妈妈的屁股,笑着说:“妈妈!你看,它还软软的。怎么来啊?”妈妈转头看到我的还软软的。便转身跪在我的面前,替我。

    “噢……噢……妈妈……啊……很……很舒服呢,啊……啊……”妈妈的口技实在太好了,很快我的便变得硬硬的。

    妈妈看到我的已经硬硬的,便躺在饭桌上,张开双腿。说:“阿臣,快……快来吧!”我将妈妈的双腿搁在肩上,把在妈妈的肉缝轻擦着。

    “啊……啊……阿臣啊……不要作弄妈了,快……快些插……插入去吧!”妈边说边抓着我的插入她的肉缝中。

    “啊……啊……用……用力啊……阿臣……啊……用力挺啊……噢……噢……大力些啊……噢啊……对……对啊……噢……很……很舒服啊……啊……爽……爽死了啊……啊……”我双手大力的搓弄着妈妈的。

    “啊……啊……对啊……大力……大力些啊……插……插死我吧……噢……啊……干……干死我吧……噢……啊……不……不要……啊……不要停……啊…啊……不要停啊……”

    我停下来,后退一步,把抽出来,对她说:“妈妈,我们换个姿势再来吧!”妈妈便像母狗般趴着,转头对我说:“来吧。”我跪在地上,双手抓着妈妈的小蛮腰,开始从后的操着。

    “啊……啊……噢……对……对啊……再……再入一些……啊……插……插到……子……子宫了……啊……啊……痛……痛……啊……轻……轻点啊……痛啊……噢……噢……快……快些……快些啊……啊!噢……噢……”就在妈妈被我操到语无伦次的时候,爸爸和妹妹一起回来了。

    我继续操着妈妈,叫道:“爸爸!妹妹!”

    “老公……老公……啊……啊啊……我……我不成了啊……你……你的好儿子……把……把我……操……操死了啊……啊……噢……”

    “你是活该的啊……生了个大哥出来……生多一个女儿便不用给他操个半死了……哈哈……”爸爸笑着说。

    “对啊……妈妈……生多一个姐妹,我便不用这么辛苦了。昨晚爸爸和哥哥轮流的奸了人家三个多小时啊……害得人家今天走路也怪怪的啊……”妹妹边说边脱光衣服。跟着又替爸爸脱下裤子,很熟练的替爸爸起来。

    “阿臣,看她还说我们奸得她路也走不成了。现在不是又这么想要吗?”爸爸说。

    “阿臣……臣啊……妈妈……不成了……啊……你……你去操妹妹吧!”妈妈有气无力的说着。

    妹妹立时吐出说:“不……不要啊……先等一下嘛……人……人家那里还干干的啊……”她边说边把手指插入肉缝中挖弄。

    妹妹是站着弯下腰去替爸爸的,我走到她身后说:“妹妹,不用怕,我的沾满了妈妈的,一定不会让你痛痛的。”说完便开始起来。

    “啊……噢……噢……真……真棒啊……啊……琪琪啊……噢……你……你真会……弄……啊……噢……好……好了……啊……阿臣……来吧……好……好像昨晚般的让琪琪爽……爽吧!”琪琪是我妹妹的名字。

    “好啊!”我说完便把抽出来。爸爸把妹妹抱起来,妹妹便伸手抓着爸爸的往自己的肉缝里插进去,我便把慢慢的插入妹妹的屁眼中。

    “噢……哥哥……慢……慢点啊……啊……啊……先……先别动……好……好吗……啊……先等一……一下啊……啊……”我和爸爸都不抽动。爸爸和妹妹开始吻起来,我便伸手去搓弄妹妹的。突然我感到在舔我的屁眼。

    “啊…啊……妈妈……啊……噢……噢……很……很爽啊……啊……你……你舔得我很爽啊……噢……对……对了……啊……啊……继续啊……啊……好…好爽啊……”爸爸开始抱着妹妹的屁股上下抛动着。

    “啊……啊……不……不要啊……啊……很……很痛啊……痛啊……哥……哥啊……你……你先拔出来……好……好吗?……啊……啊……”

    我当然不会拔出来了,说:“昨晚不是爽翻天了吗?哈哈……一会儿就不再痛了,对吗?爸爸!”

    “对啊……哈哈……一会儿也让妈妈爽爽吧。妈妈的屁眼也不比妹妹的逊色啊!一样的窄啊……哈哈……”

    “啊……不要啊……我……我先去弄饭啊……”妈妈边说边逃了开去。

    我看见妹妹仰着头的呻吟着,对她说:“怎样?是不是很爽呢?”一面说一面大力的搓弄她的。

    “啊……爽…爽啊……哥哥……和……爸爸的……都很……很棒啊!把……把妹妹操……操……死了……啊……啊……好棒啊……干……干死人家了……啊……啊……噢……噢……不……不要停啊……噢……噢……我要……要死了……噢……噢……”

    “我也要射了……啊……”我把拔出来。

    爸爸便把妹妹放在地上,妹妹跪在地上,双手握着我们的对着自己的小嘴,说:“来吧,射给我吧!”

    我和爸爸便将jīng液射在妹妹的口中,妹妹一滴不剩的喝下,笑着说:“真好喝!嘻嘻!”

    阿臣(2)

    吃完了晚饭,我和爸爸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就在厨房洗碗筷。过了不久,妈妈就出来了。我和爸爸看见,便开始打手枪。

    “你们两个怎么啦,刚刚才做完嘛,现在又想要了?”妈妈说完便跪在我们面前,低头把爸爸的含着,又替我打手枪。

    “刚才说要让你享受一下三明治的滋味嘛,你忘了吗?”爸爸笑着说。

    妈妈替爸爸吹弄了一会儿,就吐出问:“琪琪呢?”

    “她上房去休息了。”

    妈妈听罢就含着我的替我吹弄,爸爸走到妈妈身后,叫妈妈弯下腰,挺高屁股。爸爸翻开妈妈的肉缝,整根一下子便插进去。

    “噢……噢……好……好老公……啊……啊……先……先……别太……太大力……太大力嘛……啊……啊……噢……先……轻…轻一点……好……好吗?”爸爸没理会妈妈,双手按在妈妈的屁股上,一下一下大力的操着。

    妈妈口中含着我的,叫不出来,口中只能发出:“唔……唔唔……唔唔唔……”的呻吟声。

    过了不久,我便躺在地上,叫妈妈坐上来。妈妈坐上来后,弯下腰好让爸爸从后操她的屁眼,可是爸爸走到妈妈面前跪着,把伸到妈妈口中,妈妈便又再替爸爸。

    这时,我看见妹妹全身的从房中走出来,也不是全裸,妹妹身上穿了一件皮制的内裤,前端还连着一根假的。

    妈妈是背着妹妹的,而且还替爸爸在,所以看不见。妹妹鬼鬼祟祟的走到妈妈后面,握着根假,就往妈妈的屁眼里插。

    “唔……唔……啊……啊……干……干甚么啊……”妈妈奇怪的叫着,回头一看,原来是琪琪的杰作。

    “琪琪……啊……不…不要啊……快……快拔……出……出来啊……不……不要啊……噢……噢……”

    “为甚么不要呢……妈妈……这样不是更爽吗?……哈哈……所有洞都被操着呢……哈哈……一定比我刚才更爽啊……”被老公和儿子操着也不够。现在连女儿也在“操”她,妈妈真是哭笑不得。

    “啊……啊……噢……噢……你……你这衰……衰女……真……真是啊……啊……轻……轻……点啊……乖……乖女儿……啊……求……求求你啊……

    乖……乖女儿……轻……轻一点好……好吗?”

    妹妹用力的操着说:“嘻嘻……不是衰女吗?哈哈……妈妈……我操得你爽些,还是哥哥操得你爽呢?”

    “噢……噢……你……你最……最爽啊……啊……我……我的……好……好女儿……你操……操得我最爽啊……啊……啊……唔……唔……啊……唔……唔唔……”妈妈还在说着,爸爸就把插入妈妈的口中。

    “是吗?我操得你不爽吗?好吧……我让你的嘴巴也爽爽吧!”说完,爸爸就抓着妈妈的头,快速的“操”着妈妈的嘴巴。妹妹也继续努力的操着。我当然也不客气,抓着妈妈的腰,然后用力的向上挺。

    妈妈三个洞穴也被操着,叫亦叫不着,双手在空中乱挥,时而抓着爸爸的大腿,时而轻抚我的胸膛,又不时向后乱挥,示意妹妹不要操她。可是妹妹懒得理她,而且还更落力的操着。

    妹妹还趴在妈妈的背上,伸手去搓弄妈妈的,说:“妈妈,女儿操得你爽吗?要不要女儿去换根更粗更长的来啊?……”

    “唔……唔……唔唔……”妈妈的嘴巴给爸爸在操着,只好双手向后挥动。爸爸这时把抽出来,走到妹妹背后,翻开妹妹内裤后面的一条裂缝,把插入妹妹的屁眼中。

    “啊……啊……爸……爸……啊……先……先别插……插人……人家的屁眼好……好吗?噢……噢……痛……很痛呢?”

    “老……老公……不……不要停……啊啊……大力些……插……插这……这衰女……替……替我报……报仇……啊……啊……噢……噢……”妹妹听见,便更用力的妈妈。

    “啊……啊……噢……噢……爸爸……爸啊……轻……轻点啊……啊……噢……啊……噢……啊……啊……轻…轻点嘛!啊……啊……”

    “乖女儿……爸爸……没动啊……是你自己在动啊……哈哈……”妹妹转头看着爸爸,看他真的没动,便想到是自己向后撞得太利害。

    这时,我把抽出来,妈妈便爬前两步,然后转身躺在地上,不让妹妹继续操她。看见妈妈软弱无力的躺在地上,我便将她反转,让她伏在地上,我躺在她的背上,把插入妈妈的屁眼中。

    “噢……噢……阿……阿臣啊……别……别插屁……屁眼好吗?啊……很…很痛呢……啊……啊……噢……噢……啊……”

    “当然痛啊……哥哥的比“我的”还要粗和长啊……妈妈,刚才我问你是不是要换根粗些长些的?原来你真的要!哥哥……不要客气啊……大力些操……啊……爸爸……你……你也……大……大力些……啊……啊……对……对了……啊……很……很爽啊……啊……爸爸……你……你操得人……人家很爽啊……啊……”

    “啊……啊……阿臣……啊……好……好舒服啊……啊……噢……阿……阿臣……啊……你……操…操得……我的屁眼……很……很……舒服啊……噢……噢……再入……入些啊……啊……噢……”

    “噢……噢……爸…爸……啊……你…你操得我舒……舒服死了……啊……比……比哥哥操得……还……还爽……爽啊……啊……”

    “才……才不是呢……啊……啊……噢……噢……阿……阿臣……操……操得……我……很爽……爽呢……比琪琪……比老公……的还要爽啊……噢……啊……啊……噢……”我和爸爸对望笑了笑,这样也会斗起嘴来,真奇怪。

    “啊……啊……妈妈……啊……我要……要射了……”

    “啊……啊……不……不要射进屁眼啊……射……射在妈妈……妈妈的小嘴内吧!”我把抽出来,躺在地上,妈妈立时趴在我身上,把我的含入口中,我便把jīng液射在妈妈的口中。

    “我也要射了!”妹妹听到爸爸要射了,让爸爸的拔出来,转身想含着爸爸的。可是妹妹还没含着,爸爸便已经射出来了,喷得妹妹满脸都是jīng液。

    第二天是星期天,所以睡至中午才起来。醒来发觉所有人也不在,独自吃了些东西,便走回房中,打开电脑,连上网络看看。

    走进一个日本限制级的素人网站,才看了不多久,就有人打开了我房间的房门,我转头一看,原来是妹妹,她身旁还站着一个穿着紧身上衣迷你裙的少女。

    妹妹和芸芸走到了我的跟前,看了看电脑说:“哥哥,这有甚么好看啊!我的不是更好看吗?”

    “好看好看,你的最好看了,可以了吗?”我笑着对她说。

    “啊……我知道了,哥你是嫌人家的太小了吧,是吗?”她说着走到那少女身后,双手伸到少女胸前,用力抓了一下,说:“她是我的同学,芸芸,她的可不小了吧!”

    “如果你哥哥连人家37F也嫌小的话,那可没话说了。”芸芸笑着说。

    “啊……真的让人羡慕死了。37F啊,软绵绵的,又充满弹性。就连我也爱上了啊!”妹妹双手继续搓弄芸芸的,又吻着她的粉项说。

    芸芸把紧身上衣脱下,又将乳罩的前扣解开,一双便立时弹了出来。琪琪又再搓揉着芸芸的,推起又放手,说:“看,哥哥,是不是很有弹性呢?”

    我轻抚着裤裆,说:“真美啊,比那些网上女郎的美多了。”

    芸芸弯下腰脱下我的裤子,抓着我的,替我打手枪。琪琪蹲下去,把芸芸的迷你裙推至腰间又把内裤脱下,翻开她的肉缝舔着,我就伸手去搓揉芸芸那双吊钟般垂着的。

    “哗……真的很弹手啊……”

    “臣哥哥,你的也很棒啊……”芸芸说完,用手捧着自己的夹着我的,替我乳交起来。

    “啊……啊……琪琪啊……你舔得我很爽啊……啊……啊……继续……继续啊……啊……噢……噢……不……不要停啊……”

    “小,待我让你更爽吧!”妹妹说完就走了开去。

    “琪琪去哪啊?”

    “我也不知啊!”说着,我把她抱起来。芸芸抓着我的,对着自己的肉缝,我便慢慢的让她坐下来。

    “噢……噢……啊……啊……很……很棒啊……啊……啊……很……很长啊……啊……噢……噢……受……受不了……啊……噢……噢啊……太…太……太长了啊……啊……噢啊……臣哥…哥啊……先…停一下吧……啊……啊……”芸芸说完便和我吻起来。

    我一面吻着她一面去搓弄她的,她也开始轻轻的上下晃动着。这时妹妹也回来了,原来她又是去了穿那“内裤”。

    “你转头看看!”我在芸芸耳边低声道。

    芸芸转头一看,反手按在屁眼上说:“噢……不要啊!”

    琪琪扬了扬手说:“看,有这东西就不怕痛了!”她手中拿了一瓶婴儿油。

    芸芸听她这么说,便轻声说:“你别那么大力啊!我……我可没试过玩后庭的。”

    “那是处女地吗?芸芸!让我先来好吗?”我说。

    “不!你的比那假的还粗啊!”芸芸说。

    “我会轻轻的了,不会弄痛你的啊!”

    “好吧!”芸芸说完,便转身狗趴着,我涂了些婴儿油上中,便从后插入她的屁眼。

    “噢……噢……啊……太……太大了!啊……噢……裂……裂……开……裂开了啊……啊……噢……”

    我听她这么说,便停下来,说:“怎样,很痛吗?才插了“头头”罢了!”

    芸芸转头看着我说:“来……来吧!”

    “噢……噢……啊……啊……裂……裂开了啊……整……整个人……也……也裂开了啊……啊……噢……噢……还……还没插完吗?”我开始轻轻的着。

    “噢……啊……真……真紧啊……夹……夹得我很……很爽呢……啊……”

    “那我……我前面……很……很松……的吗?”

    “噢……不是啊……那……那不同啊……啊……”说完我继续轻轻的着。

    操了一会,我看芸芸上身趴在地上,好像昏了似的,便把拔出来。转头一看,妹妹原来已经脱下了那内裤,躺在地上,握着那根假在操着自己。

    妹妹看见我把从芸芸的屁眼拔出来,便抛开了那内裤,说:“哥哥……来吧!”我便趴在她身上,把插入她的肉缝中。

    “噢……噢……啊……噢啊……啊……爽……爽啊……好爽啊……哥……哥哥……啊……你……你的太……太棒了啊……啊……噢……舒……舒服死了……啊……啊……噢……啊……对……对啊……再…再入些……再入些啊……噢……噢……啊……”

    “噢……噢……哥…哥……我……我不成了……啊……啊……噢……不……不成了啊……噢……噢……噢……”我把拔出来,走到芸芸身旁,将她反转,让她仰卧着,然后伏在她身上操着。我快速的操着,过了一会。

    “啊……啊……啊……啊……”芸芸渐渐醒过来了,她搂着我说:“噢……对……对了……啊……这……这样舒……舒服多了……啊……啊……很……很舒服啊……噢……噢……噢……”

    我将她搂着,然后站起,将她的身子上下抛动着,她的也随着身子的抛动不断的撞在我胸口。那种感觉真爽啊!这时琪琪又再穿上那内裤。走到芸芸身后,我便停下来让她把“”插入芸芸的屁眼中。

    “噢……噢……啊……啊……”

    “怎样?痛吗?”琪琪问。

    “不……不太痛……比……比起臣……哥哥……的……好多了!”我听她这么说,便又开始着。

    “啊……啊……噢…噢啊……爽……爽啊……啊……太……太爽了啊……噢……真……真棒啊……啊……好……好舒服啊……噢……噢……不成……不成了啊……啊……噢……噢……啊……臣……哥哥……啊……我……我……不成了啊……啊……我……我替你吹弄出来好吗?”

    我把她放下来,琪琪也把她的“”拔出来。我搓了芸芸的一下,芸芸笑着说:“好吧!”说完便蹲下去,捧着夹着我的,又不时伸出舌头去舔我的。弄了一会,我就将jīng液射在芸芸的脸上。

    阿臣(3)

    “哥哥,你今晚有空吗?我们去的士高啊!你去不去?”琪琪问。

    “今晚不成啊,我要去做兼职啊!”说完我便去洗澡,然后便出门了。

    我的兼职工作就是在一个私人的俱乐部中的泳池当救生员,这也可算是一份优差,不时有些美女穿着性感的泳衣,让人眼睛吃冰淇淋吃个饱啊。

    今天泳池没甚么人,只有两个小孩在泳池旁玩,另外有一对老年夫妇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我也乐得清闲,想着今天应该没甚么意外吧!就在我清闲得差点睡着掉入水中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

    一个身穿着比基尼泳装的长发美女独自走到泳池旁,将围绕着下身的毛巾脱下,纵身一跳,就跳入泳池中畅泳起来。泳池中只有一位泳客在游泳,当救生员的我,当然要特别注意一下有没有意外发生。

    那比基尼女郎畅游了一会,突然好像有点抽筋的迹象,我当然立时纵身跳入水中,游向她。游至她身旁,我一手搂着她,她立时紧紧的抓着我,我便立即“拖”她回到岸上。

    我把她扶起让她躺在泳池旁,问:“小姐,你没有事吧?”

    她喘着气说:“没……没事?谢谢你啊!”

    “不用客气,我是救生员,这是份内事嘛!我扶你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吧!”

    “好啊,谢谢你!”说着,我拿起了她的毛巾,便把她扶起,走进休息室。

    到了休息室,“你先坐下憩息一会吧!”说着我拿了一杯热茶给她。

    “对了,我叫阿琳啊!”

    “我叫阿臣!”

    “你是最近才来这里当救生员的吗?以前好像没看过你的。”

    “对啊!我最近才开始在这里工作的,而且还是兼职的。”

    “阿臣!……又在这里偷懒吗?”一听就知是我的同事阿光了。“哦……这位是……?”

    “她是这里的会员,刚刚有点不适,我便扶她进来休息一下。”

    “我还以为你不等我来替你就跑进来偷懒呢!”

    我看了看手表,说:“到你看更了,你还不去,才是偷懒呢!”阿光听我这么说,便快步走去更衣室换衣服。

    “小姐,你好了些吗?”

    “我叫阿琳啊!”

    “阿琳,你好了些没有?”

    “没甚么事了,你下班了吗?”

    “对呀!”

    “我就住在隔邻那座大厦,你可以送我回家吗?”

    “好!没问题!”

    “那我先去换衣服,你在大堂等我吧!”

    我便坐在大堂中等她,很快她就出来了。说是换衣服,其实只是穿上了一件恤衫,一颗褛扣也没扣上,只是在腰间绑着一个结,下身穿了一条超短热裤。看她很轻盈的走过来,就知道她完全没事。不过反正我没甚么特别事要做,有美相伴,求之不得呢!

    到了她的家中,她着我坐下,说要先去洗澡。

    很快她便出来了,看见她身穿一件白色的T恤,内里是真空的,每走一步,一房也随之左摇右摆,那件上衣只刚好盖过腰间,而她下身又只穿了内裤,看得我双眼发光。

    她走到我面前来,然后跪下,双手托了一下,说:“美不美啊?”

    “美……美啊!”

    阿琳双手在我的大腿上轻抚着说:“你救了我,我怎样报答你好呢?”

    “不……不用了,那……那是应该的。”看到她这身打扮,我的早已在裤裆中硬硬的撑着。

    她将手放在我的裤裆上轻搓着,说:“看它撑得多辛苦啊,我替你呵护一下它吧!”说完她就替我脱下裤子。一看到我的,她好像大吃一惊,随即很高兴的把我的含着。

    她一边吹弄,一边双手在轻搓着,吹弄了一会,她就抓着我的双手去搓弄她的,跟着又再轻搓着我的。我搓弄了一会,便把她的上衣脱下,她又替我脱光了衣服,最后,她背对着我,很诱惑的脱下了内裤,跟着她转身过来。

    我看见她的阴部光秃秃的,心想很多美女也为了穿比基尼时好看时也会把毛毛剃光,也不以为然。把衣服脱光后,我便躺在沙发上,她也立时躺在我的身上,以69式的姿势替对方,这时我才发现她的阴部光得很平滑,很可能是天生的“白虎”。

    “阿琳,你这里是天生光秃秃,还是你剃去的?”我边摸着她的边问。

    她把我的吐出来,说:“是天生的啊,你介意吗?”

    “介意甚么?”

    “很多人也不喜欢的啊!”

    “是吗?我可不介意啊。滑滑的,无遮无掩,很好啊!”说完我便翻开她那厚厚的,轻轻的舔着。

    “唔……唔……”她边替我,边唔唔的呻吟着。

    很快地,她就流了很多的出来。我拍了拍她的屁股,她便站起来,我也坐着,然后她便翻开自己的,对着我的坐下来。

    才插入了一半,她就说:“好……好了……啊……你的太长了啊……就……就这样好吗?”说完她便轻轻的上下抛动着身子。我抓着她的腰,待她坐下时,便用力向上挺。

    “啊……啊……不……不要啊……啊……受……受不了……啊……啊……噢……噢……不要啊……噢……噢……痛……痛啊……啊……啊……噢……”看她这么淫荡,还少吗?怎会受不了。愈听她说,我便愈用力向上挺。

    “啊……啊……好……好人啊……好……好哥……哥啊……啊……我……我真……真的……受不了啊……啊……轻……轻点嘛……啊……啊……噢……噢……啊……插……插到……子…子宫了……啊……啊……痛……痛啊……啊……噢……啊噢……啊……”阿琳不断的挣扎着,又在大声呻吟。

    可是我双手牢牢的抓着她的腰,她哪能挣脱呢?这样操了十多分钟后,她便搂着我不再挣扎,任由我用力的操着。我把她抱起,然后放在沙发上,用男上女下传统的方式再继续奸淫她。

    阿琳软软的躺着,任由我大力的奸淫着,口中无力的呻吟着:“啊……啊……噢……噢……啊……不……不成了……啊……不……啊……停……停啊……噢……噢……啊……停……停啊……啊……噢……噢……啊……饶……饶了……饶了我吧……好吗?……啊……啊……啊……噢……噢……啊……”

    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再次把她抱起,然后走到沙发背后,让她趴在沙发背上,我就站着从后的继续操她。

    这样比刚才插得更深,阿琳又再大声的呻吟起来:“噢……噢……要……要死了……啊……啊……噢噢……啊……停……停啊啊……不……不成了啊……受……受不了啊……啊……啊……停……停一下……好吗?……啊……啊……”就在这时有人将大门打开了,我抬头一看,竟然是芸芸和琪琪。

    阿琳一看,便叫道:“妹妹……啊……啊……救……救命啊……他……他要把我……操……操死了啊……救……救命啊……”

    “妹妹?芸芸竟是她的妹妹,哈哈,果然是两姐妹,都一样的淫荡。”

    “咦?阿臣!?”

    “哥哥?”

    “Hello!”我笑着对她们打招呼,“你们不是说去的士高吗?”说完又继续操着阿琳。

    “不去了,因为有更好的节目呢!”芸芸说。

    “甚么?你们认识的……的吗?啊……啊……”

    “对啊!他就是我跟你说把我操得死去活来的那个阿臣了。”芸芸笑着说。

    “啊……啊……怎……怎样也好……好……好妹妹……再……再继续……我……我就要……要死了……死了啊……你……你替……替我一会吧!好……好吗?噢……噢……噢……”

    芸芸一边脱衣服一边笑着说:“好吧,可是不知臣哥愿不愿意放过你这呢!”说完她就趴在我身旁。我看看阿琳真的不成了,便把拔出来,插进去芸芸的肉缝中。

    “啊……啊……轻……轻点嘛,臣哥啊……你……你又不是不知自己的家伙多厉害啊……”

    “‘代姐被操’,就要吃得‘苦’啊!”我边大力的操着边笑着说。

    “啊……噢……噢……姐……姐姐啊……你……你先回房去吧……我我和琪琪约……约了同学……上…上来呢!他……他们……看……看见你这淫荡相,又要排队输着操你……我……我可没办法呢!”阿琳一听,便走回自己的房中。这时琪琪也脱光了衣服,跪在沙发上,对着芸芸吻起来了。

    “叮当……叮当……”听到门铃声,琪琪便走去开门。进来的是四个男孩,他们一进来,看见我已经在操着芸芸,便立即急不及待的脱衣服,有三个男孩便立即扑向琪琪,向她上下其手,恣意的摸着。

    琪琪笑着说:“先别急嘛,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哥哥,阿臣!”然后向着我说:“他们是我的同学,阿东、阿南、阿北,还有那个阿中!”那东、南、北,三个听到我是琪琪的哥哥,立时住手,面面相觑。

    “你……你们三个也……也好胆……啊……我只是说了一句琪琪的坏话……啊…啊……噢……噢……就……就被他……他操得……死…死去活来啊!你……你们……竟…竟敢……对……对琪琪……动手……动……动脚……啊……噢……噢……啊……你……你们定……定是“甲乙丁”了!”芸芸忍着笑的说。

    “甚么?”

    “欠“丙”啊!笨蛋!哈哈哈……”芸芸说完大笑起来。

    “很好笑吗……你才是欠“操”呢!”说着我把拔出来,插进芸芸的屁眼中。

    “啊……啊……噢……痛……痛啊……臣……臣哥哥啊……啊……不……不要啊……痛……痛死了啊……啊……”

    琪琪坐在沙发上说:“你们还不快来操我,就真的是欠“丙”了!”

    “听听嘛……臣哥哥……是你妹子自己要人操她,她才是欠“操”呢!”

    那三个男孩听到琪琪这么说,又看我没甚么反应,便走向琪琪,其中一个跪在地上,把头埋在琪琪的大腿间,舔着她的肉缝,另外两个就搓弄她的,琪琪也一手抓着一根大力的搓弄。另外那个本想走来前后夹攻芸芸的,握着自己的在打手枪。

    我把芸芸的双腿托着,把她抱了起来,一边操着她的屁眼,一边走到那男孩面前:“你还等甚么,还不快插这欠“操”的小。”那男孩听见我这么说,便立即把插入芸芸的肉缝中,快速的操着。

    那边厢,琪琪狗趴着的被两个男孩一前一后的操着嘴巴和肉缝,其中一个男孩软软的垂着,可能被琪琪吹弄着的时候已经shè精了,便坐在琪琪身旁,继续搓弄她的。

    “啊……我……我要射了!啊……”操着芸芸肉缝的那男孩说。

    “我……我也要……要射了啊……”我说。说完我便把芸芸放下来,和那男孩一起把jīng液射到她的嘴内。芸芸把jīng液吞下后,便和那个男孩吻起来。另外操着琪琪的那个男孩又走到芸芸身旁,加入战团。

    我觉得很累,便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们。操着琪琪的男孩,好像很怕我似的,浑身不自然的,反而琪琪要很主动的“操”他们,看得芸芸和我笑个不停。他们四个男孩,射完精后,也不休息,把插入琪琪或芸芸的嘴巴中,让她们吹硬了,又再去操她们。

    过了个多小时,他们最少的那个也射了三次射,其中一个更连射了六次。射到琪琪和芸芸两人浑身是精,简直是“精”子缠身。这时又有人回来了,开门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美妇人,一样也是挺着一双的,一看就知是芸芸的妈妈了。

    果然,芸芸叫了一声:“妈妈!”

    “啊……好啊……你们俩个小,也太独食了吧!一、二、三、四,五,五个大男孩上来也不叫我一起来,太可恶了吧!”

    我看着她,比起阿琳成熟多了,因为她穿的是紧身长裙,虽然隔着衣服,但也看出身材也保持得好得不得了,抓着开始打起手枪来。

    她也看到我在做甚么,瞄了我一眼,看着那四个正在穿着衣服的男孩子说:“干嘛,操完我的女儿就这么想走了吗?”那四个男孩刚刚射了那么多次,就算他们的少女青春偶像在他们面前脱光也很难勃起了,四个又再面面相觑。

    “妈妈,你放过他们吧,他们没两下子就射了,多多也不能满足你呢!”

    “对啊……我哥哥就不同了,阿琳姐姐刚才被他操完,现在还在休息呢!”芸芸的妈妈看了看我,突然眼睛发光似的,一边脱掉长裙一边走来我面前。

    她走到我面前,反手脱掉乳罩,说:“我的,美不美啊?”

    “美,美极了啊!伯母!”我衷心的赞道。

    “啊唷……叫我媚姨好了!看这家伙真不是说笑呢!但不知耐力如何啊!”她双手轻搓着我的说。

    “臣哥哥!不用客气啊!给点颜色我妈妈看看吧!”

    我把媚姨扶起,然后脱掉她的内裤,叫她躺在饭桌上。我把她的双腿搁在肩上,对准她的肉缝,一下子就插进去了,然后一下一下大力的着。

    “啊……啊……噢……噢……噢……好……好啊……啊……好啊……对……对啊……再……再大力……大力些吧……啊……啊噢……啊……插……插入点吧……啊……啊……媚…媚姨……很久没……没……试……试过……这……这滋……滋味了啊……啊……芸芸……芸芸的的爸爸……也……也没……这……这么长呢……啊……啊……对……对吧?芸……芸芸…啊……啊……噢……”

    “哼!谁在说我的坏话?”大门打开,有一个中年男子走进来。

    “啊……爸爸……你也听见了?妈妈在说你呢!”

    “当然听见啊!说我的不够长?哼,待会不要求饶啊!”他一边脱衣服一边说。我听他这么说,便把拔出来,站开两步,让他上。

    “咦?真的蛮长啊!”他走到我身旁小声的说:“一个还真搞不定她呢!”

    “怎么样?还要商量战略吗?快来啊!”芸芸的爸爸把插入媚姨的肉缝中,然后把她抱起来,示意我操媚姨的屁眼。

    “死鬼,阿臣的还干干的,又粗又长,一来就叫他操我的屁眼。哼!可是我才不怕呢!啊……”媚姨虽说不怕,可是待我插进去,她也惨叫了一声。

    “对了,就是这样,再大力些吧!”芸芸的爸爸对我说,他自己也再加重了力道的着。

    “媚姨真的了不起呢!还真挺得着啊!要是我这么干插进去,早昏了啊!”

    “你知道我妈的屁眼有多少人操过吗?怎会不成呢!”

    我和芸芸的爸爸努力的“战斗”着,琪琪和芸芸则搂着一团,舒舒服服的看着我们的战斗,还在旁指指点点着,可惜分身乏术,不然也不能让她们这么轻松自在。

    “唔……唔……爽…爽啊……好……好啊……再……再大力些吧……啊……啊……噢……噢啊……唔……啊……”

    芸芸的爸爸听到媚姨这么说,反而把拔出来,说:“要我的吗?”

    “要……要啊……好老……老公……啊……快……快些插……插进来啊!”

    “我要尝尝你的嘴巴啊!”媚姨听到他这么说,便弯下腰去替他。

    我把拔出来,媚姨立即吐出说:“啊……不……不要拔出来啊……快……快插进去啊……噢……噢……阿……阿臣……啊……你……你真好啊……啊……好……好啊……插……插得我很……很爽呢!”

    我抓着媚姨的腰,继续从后的操着。操了十多分钟,我便和芸芸的爸爸掉换了位置,我操着媚姨的嘴巴,他就把插入媚姨的屁眼,还大力的抓弄着她的。

    媚姨的嘴巴被我的塞得满满的,后庭又给老公操得四溅,看得琪琪和芸芸俩个也开始动起手来,互相的舔着对方的肉缝。再操了一会,我就拔出来,示意媚姨站着,再一次的前后夹攻。

    “噢……噢……啊……啊……爽……爽啊……噢……很……很……久没……没这……这么……爽……爽过了!啊……啊……啊……好……好棒啊……好……好舒……舒服啊……啊……噢……噢……好……好啊……噢啊……噢……噢……好…好了……啊……啊……要……要丢…丢了啊……啊……噢……噢……”我们听得她这么说,更加大力的操着。

    “啊……噢……好……好……好了……啊……你……你们很……很棒啊……噢……我……我不成了……啊……噢……噢……”媚姨不断的呻吟,我再操了一会,便把jīng液射在媚衣的身上,隔了不久,芸芸的爸爸也射了。

    “怎……怎样……爽死了吧!”芸芸的爸爸喘着气的说。

    “还……还不是两个一起上才……才成啊!”我没有理会他们俩个,这躺真的累极了,便坐在沙发上休息,琪琪和芸芸两个也早已走了开去。

    这时她们俩个从厨房中走出来,双手捧满食物,说:“肚子饿了吧,快来吃东西吧!”说起上来,真的也很肚子饿啊。这时阿琳也走了出来,我们五人便光着身子来一个天体美食大会。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