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 章节目录 第40章 重述《红高粱》

第40章 重述《红高粱》

    万鹏程被对着邓Y,开始讲起了红高粱的故事。

    万鹏程说《红高粱》,那是一个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故事。

    抗战日期,“我”NN山东高密县某村一个美丽的姑娘九儿,貌美如花,冰雪聪明,被贪财的父亲嫁给有麻风病的烧酒坊主李大头。作为我NN抬花轿的土匪种徐占魁以打工为名混进酒作坊,整天喝酒昏睡或满嘴胡言,竟然在酒篓中撒尿,并当着我NN的面G得一手能出力的好活。在我NN婚后第三天回门的路上,徐占魁把她拦路抢劫到高粱地为所Yu为后放行。

    那后来呢?见万鹏程停了下来,邓Y赶紧问道。

    万鹏程没有理会邓Y,又慢慢地讲了起来。

    高密是一个盛产红高粱的地方,夏末秋日,高粱已经快要成熟了,满山遍野都是半楼高的红高粱,即使你传一件白Se的衣F站在火红火红的高粱从里,别人也看不见,漫山遍野到处一P通红。

    何况,我NN回门那天穿的还是一件大红Se的衣F,只是那件衣F的颜Se要比高粱的颜Se还要妖艳一些。我NN高走出家门,徐占魁就偷偷摸摸地跟在我NN的后面。当时我NN急着赶路,也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异常情况。

    我NN转身拐进一P高粱地的时候,徐占魁就紧跟了上来,于是危险就发生了。

    我NN刚走进高粱地不远,光着上身的徐占魁就跑上去一把抱住了我的NN,你知道作为土匪的徐占魁身强力壮的。而我的NN只是个二十出头的nv人,要不是前两天嫁了人,现在还是一朵大红花呢,你知道红花开得在大,劲毕竟小了一些。

    其实我NN现在也还是一朵大红花,徐占魁就是看中了我NN这朵大红花,他才没有在酒坊里G活,而是偷着跟着我NN到了这P高粱地。

    徐占魁一把抱住我的NN,就把我NN拖进了那P深厚的高粱地里。我NN不停地在徐占奎的怀里挣扎,在徐占奎的怀里喊叫,但高大的高粱林子不大把他们掩埋了,而且连我NN呼救的声音也飞不出这茂密的高粱林子。

    就是再这P火红火红的高粱林子里,徐占魁Y是把我的NN按在了地上,自己黑黝黝地身子死死地压住了我NN……,万鹏程顿了顿。

    邓Y以为万鹏程不讲下去了,虽然知道这样讲下去可能会出问题,但

    娶我妈妈吧sodu

    邓Y听下去的Yu望却是十分的强烈。

    万鹏程转身看着邓Y,发现邓Y正看着自己,眼里充满了好奇。于是万鹏程又继续讲了起来。

    徐占魁将自己黑黝黝的身子压在我NN的身上,无论我NN怎样挣扎,也挣脱不开来。我NN呼救的声音也被高大的高粱林子遮住了。

    徐占魁压在我NN的身上,准备低下头啃我NN的香,颈。

    从徐占魁身上传来的汗味,让我NN觉得有些头晕,我NN完全被这G男人的味道吸引了。

    其实我NN也是命苦,被财迷心窍的爹嫁给了患有麻风病的酒坊老板李大头。李大头虽然上头到是比较大,可是下头去小得可怜,加上身子骨又差,一连三晚上虽然都兴奋不已,无奈自己的下头实在不得你,根本没有cha破我NN的那层膜。所以我NN虽已经嫁过来三天了,但只是名誉上的nv人,实则还是个大家闺秀。

    徐占魁不但头低了下来,身也不停地在我NN的身上捏个不停。

    我NN本来想转过头去的,但却被眼疾手快的徐占奎一嘴逮住了,徐占魁。拼命似的吸住我NN的嘴,我NN想求救,但嘴里发不出声音。

    渐渐的我NN原本坚Y的身子骨软了下来,双手也紧紧地搂住徐占奎。

    我NN认识徐占魁的。虽然才过门三天,但我NN已经去过酒坊好多次。所以我NN即使不知道此刻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叫什么名字,但也知道这个男人是家里酒坊的工人。

    我NN抱住徐占魁。我NN的身子骨软了。而徐占奎的身子却像烧,火,棍般又烫又Y。

    徐占魁抱着我的NN亲你了起来,两嘴相接的地方发出巴拉巴拉的声音。当然这些声音除了林子里的虫鸟什么的能听见,外人就再也提高不见了。

    我NN的双腿不断地在徐占魁的身子下扭,动起来。

    徐占魁也像是火急攻心似的,拼命地吮吸着NN的香,颈,徐占奎的嘴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了粉,红,粉,红的唇印。

    徐占魁终于还是一颗一颗地揭开我NN大红Se衣F的纽子。我NN的衣F终于还是被徐占奎一件一件地剥开了。

    我NN的两对白白的大仍子,噗的一声腾在了徐占魁的面前。于是徐占魁,赶紧向着我NN那对胖胖的大,白兔低下头去。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