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朱草变幽兰(上) > 章节目录 第 68 部8分

第 68 部8分

    功能 和功能!坏茫y团逑婢突嵊篮凸ズ昧恕!?br /

    “都给我闭嘴!”胤祯骂了一句,回身对徐太医说道,“你去验验那纸包里的东西,看看到底是藏红花还是蔷薇硝!”

    舒舒觉罗。晚杏假装埋怨道,“你这丫头好不懂事儿,怎么偏偏去查两位姑娘的住处,她们可是额娘派来的,最最不该怀疑的就是她们。”

    百灵委屈的说道,“奴婢可没有单单搜查她们的住处,不是你和爷的意思,府里任何角落都要查,这会子都还没消停呢!我并没有查佩湘姑娘的房间,只不过护主心切,亲自带人先验了昨晚进过你小厨房里的人的房间。”

    佩晴对胤祯说道,“十四爷明鉴,昨儿奴婢进小厨房是为了放置德妃娘娘刚送来的补药,秀琴福晋那边儿是佩湘去的。”

    佩湘伏了伏身子,点头作证,“十四爷,真的不可能是佩晴啊,于情于理咱们都没有加害两位福晋的动机呀!”

    “动机?”胤祯在嘴里喃喃念了一遍,脑子飞速的运转着。

    胆敢对秀琴下药的人,一定与此有着攸关的利益,但自己的妻妾不多,几个通房丫头都出身低贱,就算秀琴没有孩子,也轮不到她们上位。最有直接影响应该就是进府时间较早,且同为侧福晋的晚杏了。

    不过晚杏目前也有了身子,时间还在秀琴之前……而且不会傻到往自己炖品里下药。定是有人想借晚杏的手除去秀琴的胎儿再嫁祸给她……不,两个都要除去!佩晴、佩湘都是永和宫出来的人,按说要买通她们下药也实属不易,除非有着匪浅的交情。既要有使得动她们的能力,又要有切身的利益,这二者的交叉点……

    兰儿说过的几句话,此时此刻不断在他脑海里回响——胤祯,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如果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不要恨我好不好?

    胤祯不敢继续想下去,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下升起,顿时头晕目眩浑身乏力,强撑着寄托最后一丝希望,朝徐太医问道,“纸包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徐太医把纸包递到胤祯手上,平静的说道,“十四爷请过目,根本就不是什么蔷薇硝!”

    佩晴气愤的大叫道,“诬陷这绝对是诬陷”

    佩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替佩晴求情,“十四爷明鉴,一定要还佩晴一个公道,奴婢愿意以性命担保!”

    第四卷  第120章  相互指责

    胤祯半晌没有说话,将那一包藏红花死死握在手中,闭上眼睛命令道,“来人呀,先将她们二人捆了!再派人去她们房间里细细搜来,一点儿蛛丝马迹都不可放过!”

    立刻几个近身随侍就带人去了,“喳,奴才领命!”

    上来几个侍卫就要绑佩晴、佩湘,佩湘连连磕头,“十四爷,奴婢冤枉啊!!!!!”

    “放开,我们是德妃娘娘派来的,就算有什么错误,也该由娘娘来处置!”佩晴厮打着要准备绑她的侍卫,嘴硬的骂道,“你们是什么东西,敢碰我们!”

    “该死的贱婢!你在爷的府上对爷的侧福晋下堕胎药,爷还没权利处置你们了!”胤祯将手中的纸包用尽全力,猛地拍在桌子上,斜眼一瞄,“嗯?????”

    佩晴吓得一颤,屋里顿时鸦雀无声,但她还是壮着胆子说道,“就算这藏红花是在奴婢房间里发现的,也不代表给秀琴福晋下药的就是奴婢,完全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放在奴婢房里,想要陷奴婢于不义。再说又不关佩湘的事儿,爷凭什么连她一并绑,好歹我们也是永和宫的宫女

    “好提个永和宫的宫女!只怕今天你不是永和宫的人,这藏红花也不会出现在你房间里了吧!”胤祯冷笑一声,打断她,“佩湘刚才自己说的,愿意用她的性命来担保你,爷把她一并抓起来有错么?搞清楚,这是在十四阿哥府上,不是永和宫,爷怎么说就怎么做,少拿额娘来压我!”

    正在这时候,派去搜查的侍卫也派了代表来回话,跪下回报道,“回十四爷话,经过属下们的再三搜查,从佩湘姑娘的枕头里面发现了整整五千两的银票,不知道跟此事儿有没有关联。”

    胤祯看了一眼瘫在地上的佩湘,心里更是明了了几分,面无表情的的说道,“噢敢情这永和宫出来的人,个个都是财主,呈上来给爷过目!”

    小纪子赶紧从侍卫手中接过查抄出来的五千两银票递给胤祯,胤祯双手颤抖的接过去,只稍微翻看了一下,就痛心疾首的闭上眼睛吩咐道,“小纪子,你把银票拿去给九爷瞧瞧,这是从他钱庄里出来的,让他试着查查去处!”

    “啊???”小纪子为难的说道,“今天是兰格格的生辰,九爷怕……”

    “叫你去你就去!银票上有编号,只是让他差一查,若实在查不出来就算了!”一听到“兰格格”三个字,胤祯勃然大怒,厉声呵斥道,“兰儿过生日,也是内命妇的事情,关九哥p事!你去了就赶紧回来,若是半个时辰以内赶不回来,直接打一百大板逐出府去!”

    小纪子看胤祯动了怒,接过银票往怀里一揣,就连滚带爬的跑了,“喳,奴才马上去!”

    徐太医忍不住上前附身回话,“十四爷,秀琴福晋刚刚动了胎气,此刻正需要静养,咱们说话还是尽量小声一些,以免打扰到她休息。”

    “是呀,秀琴妹妹还在屋里呢!不如把她们俩捆了,说清楚原委,直接送回永和宫,让额娘处置好了。”晚杏也随声附和道,“爷身子才刚好,可不能动怒,不然她们俩罪过可就更大了

    “侧福晋这话还真奇怪!”此刻佩晴已经被压制在地上跪好,还挣扎着说道,“什么罪过,我们根本就没有做过,为什么要认罪!”

    “哼把她们俩押到前边儿院子里去,不要扰了秀琴福晋静养!既然已经逮到了下药的人,其余人都回自己的地方,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胤祯瞪了他一眼,背手说道,“厨房里的人尤其要注意了,更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爷不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第二次。现在两位侧福晋都有了身子,若是她们和她们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什么闪失,一经查实是谁的责任,爷要他全家陪葬,可听明白了?”

    底下的人个个都敛神摒气,整齐划一的答道,“奴才清楚了!”

    “嗯,都散了吧!”胤祯点点头,“今天的事儿,口风紧一点儿,不准拿出去说三道四,听见没有?”

    底下的人正准备离开,听到此语赶紧应道,“奴婢们知道了!”

    “去吧,叫爷知道有人敢乱嚼舌根,爷拔了他的皮制成鼓面!”胤祯挥挥手,对身边的人吩咐道,“剩下的人跟爷到前面儿去!晚杏你是有了身子的人,这就回自己屋里去休息吧!”

    舒舒觉罗。晚杏见状,认为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不闹着要继续跟随。这就勉强伏了伏身子,得意的摸摸肚子说道,“妾身知道了,谢爷的好意!妾身一定会好好保护好自己跟肚子的孩子的。”

    胤祯没有回她的话,令人先送徐太医回宫,再送钱、杜二人回值班的地方,之后便押了佩晴、佩湘往前边儿的大院子里去了。

    ……

    胤祯一个人坐在檐下的老爷椅上,裹着黑狐皮的大氅,两手互相抄在镶着同色毛锋的箭袖里,冷冷的看着跪在瓦块上的佩晴、佩湘,“老实交代吧,是不是她叫你们干的?”

    佩湘怕佩晴再次惹恼了胤祯,自己挣扎着勉强磕头说道,“十四爷冤枉啊,给秀琴福晋下药的人的确不是我们,也没有人指使我们干这种事情。”

    胤祯根本就不听她的解释,“那你告诉我,那五千两银票是打哪儿来的,该不会是额娘赏你的的吧?”

    武林盟私密记事(高h)帖吧

    佩湘语塞,“奴婢……那五千两银票真的跟今天的事儿没关系啊!”

    “那你藏得那么保密干嘛?”胤祯恨了她一眼,“有必要藏到枕头里面去,肯定不是见得光的钱。”

    管家跑到胤祯身边,小声说道,“十四爷,小纪子回来了!”

    “混帐东西,那还不叫他滚进来!”胤祯指着佩晴、佩湘骂道,“这两个贱婢嘴硬得很,若不拿出证据来让她们无从抵赖,根本就不会服罪!”

    “可是……”管家有些犹豫,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珠,“他在门口和一位姑娘说话呢,都好长时间了,那位姑娘……看样子也是宫里的人!”

    “又是宫里人!”胤祯暴怒的吼道,“一并给爷带进来,爷倒要看看,小纪子有什么本事儿勾搭上宫女!”

    管家p颠颠的倒退着往外走,“喳,奴才马上去,一定不让那个女人跑咯!”

    管家走后,胤祯气冲冲的走到院子里,“还不说实话么,待会儿小纪子回来,可就由不得你们抵赖咯!”

    佩晴依旧一口咬定不关她们的事儿,直视胤祯的眼睛,“我们说的是实话,下药的另有其人,如若十四爷不信,就等着看吧!”

    “哼死不悔改!”胤祯转身吩咐道,“将木杖拿来,看来不吃些苦头是不会招供了,待会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十四阿哥府上的规矩。”

    ……

    今天天没亮……话说冬天也不能等到天完全亮了才起身,反正很早常馨、常曦就过来伺候我更衣穿戴了。不过今天天气很好,连续洋洋洒洒下了几天的大雪也停了,待我陪太后用过早膳,常馨就一个人带着东西拿着令牌,出宫去探望我额娘顺便通知佩晴她们了。

    而我没过多久也开始忙碌起来,因为宫门一开那些王府里的大大小小福晋、格格就窜进了慈宁宫,来得最早的居然是弘时和胤校饬叫畋t植豢槎耍〔还胧崩矗簿鸵馕蹲咆范g来了,可惜本人上朝去了,我没有见到。

    从目前的分组情况来看,胤禄和胤礼比较亲近,而和自己的亲弟弟……常常是拌嘴的对象,不过就上次的夜明珠事件来看,关键时候还是可以同仇敌忾了的。和胤禑接触了几次,发现他是一个标准的老好人,在几个小弟弟之间,经常劝好了这个,又惹哭了那个,笨手笨脚的惹人发笑。

    弘时本来就同我亲,胤校衷谝馋怀闪宋业男∥舶停晕疑跏切爬怠h号罐研淖晕柿艘幌拢业闭嬲饷从泻19釉得矗坎还庋埠茫闼峭嫠#鼙雀切┓蛉恕8=橇奶炖吹糜腥ぃ趴诒湛诰褪恰袄几窀窈酶f剑 薄袄几窀癯さ谜婵《 保且缑乐剩纠唇裉炀退卟蛔悖四切┗埃嬲媸且患林瘟拼呙叩牧家?br /

    听着那个啥啥啥在一群人中滔滔不绝,我神游的四处张望,心想着芸绚和苏敏怎么还不来。身后的胤校秃胧痹诳簧贤娑吕寐反蠛埂8吕壮啤氨呈焦恰保醚颉18怼9笞印18沟鹊蕉锖笸裙亟谏系男峭纷龀桑拿嫱拱疾黄健m娑氖焙颍冉吕15灼鹦〔伎诖谄渖形绰湎率保来畏吕乃拿妫垂娑u鍪テ鸶吕院弦笄铱诖皇终呶ぁ?br /

    他们俩出身高贵,玩的嘎拉哈雕琢得十分精美,其中还鎏了黄金,我不由得感慨到真是败家啊!正捂着嘴巴昏昏欲睡的打了个呵欠,才发现所有人都盯着我看,我不自在的将手放下来,尴尬的看着诸位傻笑。

    旁边那个某某亲王的福晋推推我,“兰儿,别只顾着笑,你倒是讲一个呀!”

    “是呀,昨儿你给檀韵的那个真假太监,可真是促狭死了,这会子又装乖!”太后捶了捶腰部,笑着不动声色的替我解了围,“今儿你可是主角,不说个笑话出来把我们大伙儿逗笑了,我可不依呀!”

    原来只是说笑话呀,吓了我一跳,怎么就轮到我了!我环顾了一下周围的贵妇,微微一笑,“讲就讲,可不许嫌我粗俗啊!”

    太后拧了拧我脸颊,“你磨人的小丫头片子,快讲吧!”

    我清清嗓子说道,“从前有两个醉汉是邻居,一天晚上在酒馆里喝醉了酒,深一脚浅一脚的相持着往家赶里赶。其中一个一不小心被脚下的东西绊了一跤,他迷迷糊糊的在地上摩梭着,摸了半天发现害他跌倒的是一面镜子。他拾起来翻来覆去的瞅了瞅,最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上边儿的人是谁呀?’

    这时候另一个醉汉伸出手来说道,‘拿来给我看看,说不定我认识!’于是先前那个醉汉就将镜子递给了他。这个人接去研究了老半天,最后哈哈大笑,‘你可醉得真是不清啊,连我都不认识了,这不就是我么!”

    你丫头也不知道哪里听来的这些稀奇古怪的笑话儿,真真要把人肠子笑断!”太后捂着肚子,用丝帕拭了拭闪出来的泪光。

    看了看背后的胤校秃胧保晕曳愿赖溃翱囱铀钦饬叫∽釉谖堇镆彩谴蛔x耍憬裉焓切∈傩牵侨ピ鹤永锿嫱娑换岫堑没乩匆坏廊ヌ罚 ?br /

    我正觉得屋子里闹得谎,赶紧起身应了这桩差事儿,带着弘时、胤校鋈顺隽苏俊r幌破鸫竺趴诘恼绷保涂醇仿弧20防穹直鹩闪礁鲂√嗤凶磐娑锫碚剑交ハ嗤评谜6忌璺ㄏ胍讯苑嚼隆奥怼薄?br /

    四个小太监既要托着他们,又要注意不撞到人来人往的主子身上,累得是满头大汗,偏偏弘时、胤校吹醚廴攘耍砘焦母鲂√啵氯伦乓惨尤虢ァ?br /

    我赶紧阻止住他们俩,又上前去用力把胤禄、胤礼拖下来,开口训道,“小小年纪,玩这么暴力干嘛!走走走,都到我屋里去。”

    胤禄、胤礼撕闹了一阵两只小脸都红扑扑的,看神情本来不太情愿,胸口剧烈起伏着直喘气,不过也拧不过我,也就一手一个人牵进了旁边的偏院中。我这里比较安静,大小倒也够他们做游戏,就让小太监们陪着他们玩儿“跑马城”,自己揣了暖炉裹好斗篷靠着柱子守着他们。

    撇开几个作陪的小太监,胤禄和弘时一组,胤校拓防褚蛔椋獯温值截防褚环降牧肆硪环降娜饲剑垂婢鼐统晒Φ慕胧庇亓怂钦庖欢印2还防裣雍胧笔歉鐾侠郏且珊胧背雒嫒プ藏仿唬庋幼膊黄贫苑降某乔剑胧本退阌只氐搅硕苑侥且欢印?br /

    看着他们在一起嬉闹,我不由得想起了胤祯小时候,他和胤祥以前也曾在阿哥所里这么疯玩儿过么?突然一双手蒙住了眼睛,一阵笑声响起,“想什么呐!”

    我惊喜的站起来,拿开捂住了眼睛的双手,回身笑着抱怨道,“芸绚姐姐,你怎么才来!”

    婚后的芸绚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勃发的春意,穿着大红的旗袍,越发显得娇艳明媚撩人心弦了。顾盼飞扬之间,一双大大的黑眼睛微微一嗔,带动扁方两侧的红宝石吊缀,也敲打出志得意满的声响,迎合了主人喜悦的心境,“昨儿晚上一不留神歇息晚了,不过我和胤禩的礼可早就到了啊!刚才听常曦说,胤祯那小子还没动静呢!”

    “他出宫养病,怎么可能过来,你跟他比!”我忍不住打趣儿她,“什么事儿让你这么兴奋来着?一大晚上不睡觉,谁不知道八爷心疼你,虽说是新婚燕尔,可也得悠着点儿来啊,不然以后掏空了身子……”

    我话还没说完,芸绚已经羞得满脸通红,看见几个小孩子只顾着做游戏,一手拖着我身子,一手捂着我嘴巴,力大无穷的将我拽进了背后的屋子里。这像昨晚上没睡好的人么,莫不是她会采阳补y?

    芸绚关上门,低声数落道,“你这鬼丫头,当着小孩子的面儿也敢这么胡叽,越发不着二六了!”

    “行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