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只是想爱你(偷情女教师) > 章节目录 第 2 8 部分

第 2 8 部分

    功能 和功能!众人一听,无不惊讶,怎么在少林寺里没有看到武僧,在这个武术学校里却看到了呢?

    汤姆神情激动,立马对玛丽说,“请你告诉他,我要和他比武。”

    玛丽看了一眼迈克,迈克微笑点头。玛丽于是把汤姆的话说给了和尚。

    和尚微笑摇头,“阿弥陀佛,对不起,贫僧不会和他动手的。”

    高山听到汤姆居然想挑战老师,神情激动,上前说到,“要打也行,先打败我再说。”

    汤姆愣愣地看着高山,不明白他说什么。

    玛丽把高山的话翻译给他,汤姆摇头,对玛丽说,“早听说少林功夫厉害,好不容易来一趟,一定要见识一下。我不和那个高山打,一定要和和尚打。”

    玛丽把汤姆的话翻译给和尚。和尚微笑摇头,对玛丽道,“少林武僧对外不比武,我在这里只负责教授武术,不能和他打。”

    玛丽把和尚的话重新翻译给汤姆,汤姆看看高山,对玛丽说道,“好,我就先打这个人,我把他打败,看他出不出手?”

    于是按照和尚的吩咐,汤姆和高山都戴了拳套,重新比武。

    这时候更多的学员知道了比武的事情,都跑出来观看,练武场两人的身旁围满了看热闹的观众。

    戴上拳套,拳头的威力就小了一半。但武术和搏击都不比拳击,不一定只靠拳头,高山练的是散打,汤姆练的是自由搏击,二人戴了拳套,只是把受伤的危险降低了一些,却没有完全避免。于是在接下来的比试中,两人都受了伤。汤姆被对方踢中小腿,虽然没有骨折,但一瘸一拐,再也不能轻松走路。高山的脸上又挨了几拳,鼻青脸肿,看起来受伤更重。

    如此,汤姆再也不能向和尚挑战了。

    比武结束,玛丽一行要走,王昊悄悄问身边的一个学员,“你们老师为啥不和外人比武?”

    “怕把对方打伤啊。”学员笑嘻嘻地说,“李老师功夫很厉害,他一出手,很容易伤人的。”

    王昊“噢”一声,转眼看和尚,眼光中充满了敬意。

    第三卷 撞破 180

    晚上吃饭的时候,汤姆紧皱眉头,再也不说一句话。

    王昊看他一眼,用英语对他说道,“其实,你已经很厉害了。”

    “是吗?”汤姆苦笑,“可是我始终没有机会和少林武僧打。”

    “你知道吗?少林寺旁边这些武校的学生,很多都在中国的武术比赛中拿过名次。你能和他们打,其实已经不错了。”

    “是吗?”汤姆的眼睛亮了起来,“他们在什么样的级别中拿过名次?”

    “市级,省级,听说国家级也有。”王昊一本正经地说。

    “拿过什么名次呢?”

    “当然是前几名,听说,还有第一名呢。”

    “噢?”汤姆眼睛更亮,“这么说来,我输给他们,也不亏啊。”

    王昊说那是。

    “王,这些事情,你听谁说的?”玛丽问。

    “听我老师说的。我老师就是从这里的武校毕业的。”

    “你老师很厉害吗?”玛丽又问。

    “那当然,我老师原来是我们省的武术冠军,曾经获得过全国武术比赛的第三名。”王昊得意地说。

    “哈哈,照你这么说,你也很厉害了?”艾利斯问。

    “嘿嘿,我不行。”

    “噢,上帝啊。你不行?可是你赤手空拳打伤了两条恶狗!”玛丽惊叫。

    “嘿嘿。”

    “汤姆,”艾利斯问,“如果让你赤手空拳打两条恶狗,你行吗?”

    “我行。但是不能保证不被咬伤。”汤姆老实地说。

    “这样看来,王昊比你厉害啊。”艾利斯笑道。

    汤姆淡淡一笑,“改日我和王昊也打一次。”

    “不用打了,我打不过你。”王昊笑着说。

    “王昊,没有比试,你怎么知道?”玛丽看他,一副惊讶的样子。

    “不比也知道。”王昊微笑着说,“我看汤姆和那个高山打架,虽然汤姆的速度不如我,但力量比我大。所以,如果要我和汤姆打,我打不过他。”

    “可是汤姆说,如果遇到那两条恶狗,说不定他会受伤……”

    “打狗靠的是技巧,力量不一定很大,但是反应速度要快。这点我比汤姆强,所以才没有受伤。”王昊笑嘻嘻地说。

    众人都看着王昊,目光中充满欣赏。

    “小子,说得不错。”汤姆在王昊肩膀上拍打了一下,笑道,“我喜欢你。”

    王昊回头看他,发现他的目光里有了友好和善意。

    睡觉的时候,王昊给肖蕾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这天发生的事情。这是第十二个电话,自从出来旅游,他每天晚上都要给肖蕾打电话。

    听到汤姆对王昊的态度有了变化,肖蕾很高兴。肖蕾说,“王昊啊,在美国人面前,该说啥说啥,千万不能像对咱们中国人那样,相互之间假谦虚。”

    “姐,我别的都好,只有一条不好。”

    “什么啊?说来听听?”肖蕾温柔地说。

    “我不会谦虚。”王昊笑着说。

    “呵呵,知道你这个毛病,可是这毛病对美国人却是个优点。”肖蕾也笑,“既然你现在被美国人包围,那就把这个毛病继续保持,并且发扬光大吧。”

    然后,两个人一起笑,虽然隔了很远的距离,但是这笑声,却把两个人的心紧紧拉到了一起。

    第三卷 撞破 181

    第二天游览红旗渠。

    刚到红旗渠的时候,迈克等人并没有感觉有什么看头,但是当他们听玛丽介绍了红旗渠的来历之后,不禁肃然起敬。

    王昊对玛丽进行了补充,王昊说,“当时修建红旗渠,许多人并没有技术,他们的技术是一边干一边学。不禁如此,还没有开隧道所需的炸药,他们的炸药是自己制作的。另外,还有水泥,也是老百姓自己制造的。”

    众人一边看一边听,玛丽等人唏嘘不已。

    通过红旗渠,迈克对中国人的看法渐渐有了一些改变。

    游览中,玛丽突然道,“王昊,你叫王昊,你姐姐肖蕾叫王肖蕾,对不对?”

    “不对。我姓王,叫王昊。姐姐姓肖,叫肖蕾。”

    玛丽奇怪,不解地看着王昊,“王,根据我的了解,你们中国人应该是一家人共用一个姓氏,对吗?”

    “对啊,怎么啦?”王昊奇怪地看着她。

    “你姓王,你姐姓肖,她……怎么会是你姐姐?她为啥姓肖,不姓王?”

    王昊释然,笑着解释,“其实我们不是亲姐弟,我们是干亲戚。”

    “干亲戚?”玛丽惊讶,“你们中国人还有干亲戚?那么,什么是干亲戚,什么湿亲戚?”

    “我们没有湿亲戚这一说,我们只有干亲戚。”王昊解释。

    “哦?这是怎么回事?为啥叫干亲戚?”玛丽研究社会,听说中国还有这样一种说法,不禁深感有趣。

    “是这样,”王昊介绍道,“在我们中国,父母儿女,属于一家人。父亲的儿女与叔叔、伯伯的儿女属于堂兄妹……”

    玛丽点头,“这个我知道。你们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男权的社会,人际关系也以男人为主,父亲的儿女和叔伯的儿女属于堂兄妹,一家人。但父亲的儿女和姑姑的儿女就不是一家人,属于表兄妹。虽然父亲和伯伯和姑姑属于兄妹关系,但他们的儿女的关系却不一样。”

    王昊惊讶地看着玛丽,不由自主地称赞,“玛丽女士,您知道的真多。”

    玛丽得意地笑,“我不但知道这些,我还知道,妈儿女和舅舅、小姨们的儿女也是表兄妹,是亲戚,但不是一家人。”

    “对啊。这就是亲戚,相对于干亲来说,也许这就是你说的‘湿亲戚’吧。不过我们中国好像没有‘湿亲戚’这样一种说法。可能我还小,知道的不多,但我真的没有听说过这种说法。”王昊困惑地说。

    “嗯,可能没有吧。那,什么是干亲?”玛丽问。

    “干亲就是,双方本来不是亲戚,但为了某种原因,自愿认同的亲戚。”

    “王,您的意思,就是干亲本来不是亲戚,双方没有血缘关系,对吧?”

    “对啊,就是这样。”

    玛丽点头,自言自语道,“我明白了,这就像两个公司通过合同,确定了某种关系一样。”说完,突然又问,“王,你和密斯肖确定干亲关系,你们是不是签了合同?”

    “合同?”王昊惊讶,“没有啊。”

    “那,你们是通过什么方式确定了干亲关系?”

    “我们是这样……”王昊回忆着,把当初到肖蕾家认干亲的经过说了一遍。

    一边游览一边介绍,旁边其他人的汉语水平比较差,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看他们说的热火朝天,相互看着微笑,并没有c嘴。等王昊说完,迈克才问玛丽,“亲爱的,你们再说什么?”玛丽把他和王昊的对话叙述了一遍,迈克微笑,也觉得挺有意思。

    晚上,迈克夫妇的房间。

    迈克对玛丽说,“亲爱的,我有一个意见,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意见?”玛丽问。

    “我想,让那个王昊到咱们美国去读书,你看怎么样?”

    “哦,上帝啊。你怎么这么想?”玛丽惊讶的大叫起来。

    “怎么,你不同意吗?”

    “同意,完全同意。”玛丽说着,走过来搂住了迈克,“亲爱的,我只是奇怪,你怎么会想到这样一个绝妙的主意?”

    “我喜欢这孩子,我想你也喜欢他。”迈克微笑着说,“不仅我们,我看咱们的宝贝女儿也喜欢他呢。”说罢,招呼正在床上玩耍的女儿,“露西,想不想经常见到中国哥哥?”

    “想。爸爸我想。”鲁西高兴的大叫大嚷,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扑进了两个人的怀抱。

    半个钟头后,迈克夫妇领着鲁西进了王昊的房间。

    “王,我们想要和你商量一件事。”玛丽微笑着说。

    “什么事啊?”王昊站起来,问道。

    “我们也想和你结成干亲,就像……你和密斯肖那样。”玛丽的美丽的蓝眼睛真诚地看着王昊,期待他的回答。

    王昊一愣,想不到玛丽会提出这样的建议,转过脸,困惑地看着迈克。

    “王,我们爱你,我们希望你能到美国读书,和我们在一起。”迈克微笑着说。

    “可是……”王昊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看看玛丽,又看看迈克,随后又把眼光看向了鲁西,心中有些乱,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鲁西发现王昊看自己,愉快地跑过来,拉住了他的手,“哥哥,我要和你在一起,我要请你去美国。”一边说一边抱住了王昊的腿。

    王昊蹲下身,搂住了鲁西。

    “怎么,王,您不同意吗?”玛丽和丈夫交换了一下眼神,担心地问。

    “我……我不知道。”王昊抬起头,看一眼玛丽,又看一眼迈克,红着脸说道,“我,我要问一下我姐。”

    “你姐?你哪个姐姐?”玛丽问。

    “肖蕾啊,我只有她一个姐姐。”

    “她,为什么问她?”玛丽奇怪起来,“你不是说过,她不是你的亲姐姐吗?”

    “嗯,她不是。但是在我心中,她是我最亲的亲人。”

    “是吗?”玛丽看一眼迈克,随后又看向王昊,“王,你的爸爸妈妈呢?”

    “他们……不在了。”王昊看一眼迈克夫妇,垂下头,神情黯然起来。

    玛丽看一眼王昊,然后又看迈克。迈克眼神困惑地看着王昊,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玛丽小声用英语对他说了王昊的情况,迈克听罢叹气。

    迈克走到王昊身前,怜爱地抚摸着他的脑袋,说了一句,sorry。

    玛丽也走过来,拍了拍王昊的肩膀,“对不起,我们不知道。勾起了你的伤心事,实在抱歉。”

    王昊心中突然感到一阵温暖,抬起脸,眼中有泪花在闪烁,“玛丽女士,我……我能叫您阿姨吗?”

    玛丽一愣,随即笑了,“当然,亲爱的孩子。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像鲁西那样,叫我一声妈妈。”

    “妈妈?”王昊重复了一句,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善良女人,这女人很美,像妈妈那样,这女人很年轻,也像妈妈那样。这种像极了妈感觉很强烈,完全不同于肖蕾的妈妈。肖蕾的妈妈年龄有些大,王昊虽然也叫她妈,但主要是出于肖蕾的原因,对她,王昊更多的是尊敬,缺少那种很融洽的亲切感,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却带给他那种很难得的亲切感。除了亲切,好像还有,尊重。

    “噢,可怜的孩子。”玛丽说着,蹲下身,把手按在了王昊的肩膀上,“你是个优秀的孩子,我和迈克都很爱你,我们希望你能到美国读书。你……愿意吗?”

    王昊看着眼前的女人,女人的眼光很温柔,就像当初妈眼光。王昊抬眼看迈克,迈克的眼中充满了慈爱,就像当初爸爸的眼光。

    眼睛渐渐湿润起来,王昊心中只觉得一片温暖,再也没有了尴尬的感觉,有的只是温暖和幸福。

    沐浴在难得的温暖中,王昊迷醉了,他轻轻点头,说道,“我……愿意。”

    随后,王昊带着愧疚的心情,将爸妈去世的经过对迈克夫妇说了一遍。一遍说一边流泪,不断自责。玛丽安慰他,说那些都是意外,和他其实没有多大关系。然后又说到了肖蕾怎样关心自己,怎样认亲的事情。玛丽听罢,很为他高兴,说他遇到了一个好人,应该以感恩的心情回报这个人,全心全意,终生都应该感激。

    ……

    谈了很长时间,不知不觉间,鲁西居然在王昊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王昊给肖蕾打电话,把迈克夫妇邀请自己去美国读书的事情告诉了她。

    肖蕾很惊讶,在电话中详细询问了一番,并没有表示意见。

    王昊说,“到底行不行啊?姐,你给我个意见。”

    肖蕾犹犹豫豫地说,“王昊,这件事……关系到你的未来,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史上最强武学系统吧

    “我想不清楚,拿不定主意,所以才征求你的意见。”王昊着急地说。

    “一下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肖蕾有些为难地说,“按说,对你来说,这是一件好事,能够到美国读书,许多人都盼望着呢。可是……”

    “可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也说不清楚。”

    “姐,你到底怎么想?我在问你呢,你别吞吞吐吐好不好?”

    “姐……心里很乱,这件事,等你回来再说吧。好吗?”

    “那……好吧。”

    放下电话,王昊郁闷地想,“姐今天到底咋回事啊?她说话为啥那么不利索呢?这可不像她,她不该这样呀?”

    第三卷 撞破 182

    随后去了九寨沟。

    到达九寨沟的第二天,王昊又给肖蕾打电话,询问了她的意见。肖蕾还是说自己没意见,要王昊自己拿主意,并且告诉王昊,高中马上就要开学了,到底怎么办,要赶快决定。

    第三天早上吃饭,王昊把高中即将开学的事情告诉了迈克夫妇,迈克一愣,“孩子,你不想去美国了?”

    “我想回去和我姐商量一下。”王昊说。

    迈克想了想,回头问玛丽,“亲爱的,你还想去哪里游览?”

    玛丽看了一眼王昊,说,“跑了半个月,我也累了,要不,明天我们回b市吧。”

    迈克想了一下,说道,“这样,明天,我带着汤姆先回美国,你和埃利斯,鲁西王昊一起回b市,咱们随后联系。”

    玛丽点头,说好吧。

    回到b市,玛丽依然住进了阳光大酒店。在酒店稍事休息,王昊就向玛丽告辞,说出去了这么久,姐姐一定很担心,想到她家看看,报个平安。玛丽微笑,说正好,我也想到普通中国市民的家中看一看,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也想去,行吗?王昊说行,我没意见,但是需要打电话和他们说一下。于是就给肖蕾打传呼,告诉她自己已经回来的消息。不一会肖蕾把电话打了回来,兴奋地问他是否真的回来了,现在什么地方?王昊说我们在阳光大酒店,妈妈说想去你家看一看,你看行吗?肖蕾说行啊,你们啥时候过来?王昊现在就过去。肖蕾说好的,知道了,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艾利斯因为临时有事,抽不开身,王昊带着玛丽和鲁西直接去了肖蕾家。

    见面后一番客套问候,扯了一些闲话,随后,话题就说到了王昊去美国读书的事情上。

    肖蕾的爸妈很高兴,大力支持。但肖蕾仿佛满腹心事,没有说话,既不说赞同,也不说反对。

    王昊发觉了她的态度,心中七上八下,很不安。

    说话间天渐渐晚了,肖蕾笑着问,“玛丽女士,今晚在这里吃饭,好吗?”

    玛丽说,“好啊,我正想尝尝中国的家常饭呢。”

    肖蕾一笑,“既然这样,你们慢慢聊,我出去买菜了。”说完,起身出去。

    王昊赶紧站起来,说道,“姐,我陪你一起去吧。”

    肖蕾一笑,没有拒绝,率先走了出去。

    王昊跟着出去,鲁西却也跑过来,拉着王昊的手,也要去,王昊笑着看玛丽,玛丽说,“孩子,既然鲁西要去,你就带着她吧。”

    “姐,我到美国读书,是不是你不同意啊?”王昊牵着鲁西的小手,一边和肖蕾慢慢走,一边忐忑不安地问。

    “没有啊。”肖蕾看一眼王昊,淡淡地说。

    “可是,你一直没有支持。”

    “我没支持,也没反对啊。”

    “不对。你不支持,就是反对。”

    肖蕾不说话,依然慢慢走。

    “姐,你到底咋想的?直接告诉我,别让我猜迷好不好?”王昊站住,认真地看着肖蕾。

    肖蕾看他一眼,没有停步,依然走。

    王昊急了,牵着鲁西紧走几步,追上她,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姐,你到底啥意见,说清楚,不说不能走。”

    “王昊,你到美国读书,是一件好事,许多人求之不得呢,所以,姐不能反对。”

    “嗯。”王昊点头,等着下文。

    “要是因为姐的一句话,你不去美国读书,将来……你……你会怨恨姐的。”

    “姐,我不会。”

    肖蕾苦笑,“也许现在你不会,但是将来……”

    “将来我也不会。”王昊坚决地说。

    “将来……难说。”肖蕾看着王昊,幽幽地说。

    “姐,你不相信我?”王昊看肖蕾这样说,不禁有些着急。

    “不是不相信,是……”肖蕾说着,脸一红,突然垂下头去。

    “是什么”

    “姐……不知道。”肖蕾看着地面,艰难地说。

    王昊傻眼,奇怪地看着肖蕾。

    “其实……去美国也有坏处。”肖蕾抬头,看着别处,淡淡地说。

    “什么坏处?”

    “听说……美国社会秩序很乱,犯罪率很高的。”

    “嗯。我也听说过,不过,没关系的。”

    肖蕾看一眼王昊,没说话。

    “其实,咱们的社会秩序也好不到哪去,大家都一样。”王昊自以为聪明地说道。

    “既然你这样想,那你就去美国吧。”肖蕾顿时不高兴,推开王昊,快步向前走去。

    王昊愣了一下,赶紧追了过去。

    晚饭之后,把玛丽送上出租车回酒店,王昊对身边的肖蕾妈说,“妈,马上要开学了,这段时间我没有百万\小!说,我想让姐姐今晚过去,帮我补习一下。”

    肖蕾妈说好啊。转脸吩咐肖蕾,“丫头,今晚你就去你弟弟那里吧,好好帮他补习一下,免得到了高中跟不上。”

    肖蕾表情复杂地看了王昊一眼,却没有反对。

    然后大家回家,肖蕾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和王昊一起走了。

    一路上相安无事,只是说些闲话。

    但是,一到王昊家,王昊把门一锁,转身就搂住了肖蕾。

    “姐,我想你。”王昊说着,把肖蕾抱得紧紧的,唯恐失去的感觉。

    肖蕾推了他一下,想要挣扎,但根本推不开,

    王昊抱着肖蕾,用脸在肖蕾的脸上摩擦,“姐,我想你,想死你了。你,你想我吗?”

    肖蕾闭眼,被动地站着,却不说话。

    王昊看肖蕾没反应,不禁一愣,抬头看她。却发现她美丽的脸上有泪水在滚动。

    “姐,你怎么……怎么哭了?”王昊大惊,赶忙松手,替她擦泪。

    肖蕾轻轻推开他的手,不理他,径直走向了沙发。

    王昊不安又紧张,赶忙跟过去,随着肖蕾坐下,坐在了她的身边。

    “姐,你到底咋啦?”王昊害怕起来,小心翼翼地说,“刚才吃饭时,你还好好的……”

    肖蕾擦泪,然后垂下头,还是不说话。

    “姐,告诉我,你为啥这样,好吗?”王昊轻轻地抱住她,充满爱恋地看着她。

    “王昊,”肖蕾轻轻地,终于说话了。

    王昊心中一喜,赶忙看她,同时应了一声“姐”。

    肖蕾脸色红红的,就像熟透了的柿子,飞快地看了他一眼,低低的声音说道,“以后,你到了美国,会不会忘了姐呀?”

    “姐,我不会,肯定不会,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姐姐。”王昊又高兴又感动,赶忙表态。

    “可是,美国的女孩子,听说很开放的……”肖蕾不敢看王昊,看着自己的手说。

    “姐,你担心什么?”王昊看着肖蕾,对她突然流泪的原因,似乎有些明白了,但他不敢肯定,想要进一步求证。

    “姐是担心你……自制力不强,会被美国女孩儿迷住……”肖蕾越说声音越小,仿佛很艰难,说到此突然住口,脸却更加红了。

    “姐,你瞎想什么呀?”王昊终于明白了肖蕾的心思,心中更加感动,也更加温暖,猛地把肖蕾抱紧,眼泪不可遏制地流了下来。

    第三卷 撞破 183

    后来王昊向肖蕾说起了这次旅游的经过,肖蕾听得很认真,一边听一边温柔地笑。王昊看肖蕾如此在意,觉得心中暖洋洋的,很舒服的一种感觉。于是说得更加卖力,说了很长时间才说完。随后,两个人又说了一些其他话题,看看已经到了深夜,这才决定睡觉。

    说好了王昊睡爸房间,肖蕾睡王昊的房间。然后洗漱,准备睡觉。

    睡觉前王昊笑嘻嘻地对肖蕾说,“姐,不如咱们还睡一个床吧。”

    肖蕾假装生气,在王昊额头上点了一指头,“自己睡去,别烦我,要不有你好看!”

    王昊讪笑着去了爸房间,肖蕾也去了王昊的房间。进去后关了门,看着暗锁犹豫了一下,心想这小子会不会半夜过来学坏啊,如果他来怎么办?我能够拒绝他吗?他力气比我大,如果非要乱来,恐怕对付不了。想至此伸手出去,就要反锁屋门,转念又想,天,这是在他家里啊。如果他要胡来,刚才我洗澡时也许他就可以胡来了,还用等到现在?如果反锁屋们,明天他起床早,过来推门推不开,他会咋想?肯定会觉得我在防备他,使他心中不高兴。这样多不好,不能这样。如此想的时候,笑着摇头,离开了房门。

    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想象着王昊脱光了衣服,在这里睡觉的样子,心中有些紧张,有些莫名的愉快,随即又感到脸上发烧,可能是害羞,脸红了吧。于是自责,“呀,我怎么这样想,这样……可不大好。”赶紧收摄心神,关灯上床,睡觉。

    躺下后还是胡思乱想,久久不能入眠。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感到困了,朦胧间突然听到屋门轻轻响了一下,睁眼看去,一个身影悄悄溜了进来。

    那身影分明就是王昊。

    心中大惊,又害怕又紧张,马上就想起身拉灯,可是身体绵软无力,根本动不了。心中一个奇怪的念头想到,“先别动,看他偷偷过来,究竟想干什么?”

    这样想的时候,虽然很紧张,却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继续睡,一动也不动。

    身影悄悄上床,揭开自己身上的单子,将一个光溜溜的身体贴了上来。

    还是不动,任由他贴上来,轻轻搂住了自己的身体。现在是夏季,自己虽然没脱衣服,但身上只穿着一个无袖短衫和一条很薄的裙子,隔着衣服,她能明显感觉到他发热的身体。他的身体微微颤抖,自己的心也跟着颤抖。

    接下来是一种麻醉的感觉,悄悄袭来,势不可挡。

    理智觉得不妥,想要挣扎起来。但心中懒懒的,根本不想动。

    一只手在自己柔软的身体上轻轻游走,很痒,很舒服,令人心醉的惬意。

    随后,一张发热的脸凑到了自己的脸颊上,缓慢的,轻轻的亲吻。

    身体软成了一滩泥,再也没有了任何力气。默默不动,任由对方侵犯着自己。这种感觉很被动,但也很舒服。好像置身于暖暖的春光之中,又像躺在温暖适宜的浴盆里,浑身无力,却很舒爽。

    不知不觉间,对方压到了自己的身上。内心很紧张,却又很高兴。对方继续亲吻自己,亲到了自己的口唇。自己的大腿间被一个坚硬的东西紧紧顶着,使自己产生了某种强烈的冲动。

    再也无法装睡,被动地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嘴刚张开,他的舌头已经探了进来。那种冲动的感觉更加强烈,身体微微颤抖。

    一只手往自己的大腿间游动,伸进了裙子里面,扯住自己的裤头往下拉。

    “别……不要。”想要说话,嘴里多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哪里说得出!

    赶忙拉着他的手,摇头,摆脱了他的舌头,口中急急地说,“王昊,别……别这样……”

    “姐,我……我爱你。”王昊喘着气说。

    “我……也爱你。”肖蕾不由自主地说。

    王昊不再说话,手上用力,继续脱肖蕾的裤头。

    肖蕾紧紧抓住他的手,心急火燎的说,“别动,咱们……就这样。”一边说一边手上用力,将王昊紧紧地拉在自己身上。

    王昊不再说话,紧紧压在肖蕾身上。低头,再次吻上了她的唇。

    麻醉感更加强烈,身体发软,再也没有一丝力气。

    身上的小男人用他火热的唇,轻轻的亲吻自己的口唇,脸颊,后来又亲到了自己的茹房上,很舒服,很强烈的麻醉感铺天盖地而来。心中一个声音在大叫,“不能,不能这样啊。”但自己的双手却突然抱紧了他,把他的脑袋紧紧地按压在自己的茹房上面。

    身上的小男人不动了,迷醉地趴在自己的一片温柔之中,但他的下t,那个坚硬的东西却紧紧地盯在自己的大腿间。明明觉的不妥,但就是不能反抗。恨自己,恨死自己了,怎能……这样下流啊!

    眼泪流出来,悔恨的泪水。

    感觉中自己要死了。

    好像他也发现了自己这种感觉,于是用脸颊在自己的茹房上轻轻摩擦,那感觉很特别,特别的舒服,特别的醉人。

    身体没有了一丝力气,再也无法抗拒,慢慢的,松开了他的脑袋。

    他的脑袋抬起来,含住了自己的一个茹房。

    麻醉感更加强烈,骤然间,身体中那种冲动强烈起来。

    这冲动如干柴下面的一点火苗,一旦产生,立刻燃起了熊熊大火。

    再也没有了羞愧,再也没有了不妥的感觉。现在最想要的,就是释放这种冲动。

    身体轻摇,发出了愉快的呻吟,“哦,王昊。”

    王昊抬头答应,“姐,我爱你。”

    “哦,姐……也爱你。”一边说一边抬起臀部,迎合他坚硬的下t。

    “姐,我……我想要你。”

    “嗯……要吧。”头脑一阵发热,浑不知自己在说些什么。

    小男人直起身子,开始脱自己仅有的衣服。

    自己没有阻拦,相反,还配合着他。

    然后,他压在了自己的身上,那个坚硬的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好像不疼,并没有听说中的痛苦。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