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相公十四孟琴 > 章节目录 第 333 部分

第 333 部分

    功能 和功能!草湖与穆柳絮用力点首,各自望着得来不易的爱人泪流满面。

    “好了,现下‘有情人终成眷属’,阿伊奈、叶儿、柳絮,你3人回去洗洗脸、换身干净衣裳随我入宫,皇宫便是你们的娘家,父皇为你们准备了丰厚的嫁妆!草湖、明野、聂光,你3人3日后辰时入城迎娶新娘,不得有误!”伊斯卡神色一正,对我6人一一吩咐。

    闻言,我狂喜,皇上的意思再明白不过,通过伊斯卡传达旨音,这才是真正的赐婚!

    这天大的喜讯将我等抛入繁花似锦中喜不自胜,人人面上洋溢着灿烂笑容。我与阿伊奈、穆柳絮在伊斯卡的催促下回房洗漱、更衣,着装完毕再见时仍控制不住眼泪不去滚落。

    “去吧,只是3日,我会用八抬大轿风风光光的娶你入门!”烈明野握住我的手,激动的阵阵颤抖。

    我哭着点头,高兴不已。转首看向阿伊奈、穆柳絮,她二人泪别草湖、聂光。

    坐进马车,我3人手拉着手又哭又笑,一起拜堂成亲的日子终于等来了,谁也没有落下!

    ★

    夜深人静,皇宫内却灯火辉煌。我与阿伊奈、穆柳絮子时便起床漱洗,端坐在梳妆台前由宫女梳头、涂妆、穿衣。

    望着镜中的自己,我简直不敢相认,这真是我吗?竟这般美丽动人!弯弯的眉儿、炯炯有神荡漾着甜蜜的眼睛、红扑扑的脸颊、润泽的红唇,凤冠压头、珠光宝气,大红喜服着身披,喜庆亮眼的红色愈发的衬托出我白里透红的肌肤与清秀端庄的五官。

    人人皆说女人结婚时最美丽,此话一点不假!我现下就很美,眉眼间荡漾的均是幸福、甜蜜,还有那浓浓的眷恋!

    抬手轻抚自己的脸颊,心头小鹿乱撞,我现下的模样比平日好看多了,不晓得烈明野见到会不会认不出我来?连我自己看着自己都觉的不是真……

    宫女将我3人打扮好后退下去守在门口,我3人彼此对望,均笑出声音,我们高兴的坐在一起,再过不久新郎官们便会入城来迎娶我们,好紧张、好激动,心都要跳出来了!

    “参见皇上!”房外恭敬的叩拜令我3人站起,门启,皇上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

    “参见父皇!”

    “参见皇上!”

    我3人欲行礼,皇上手轻抬,笑眯眯说道,“免了,当心弄皱喜服。”说完,朝阿伊奈招手。

    阿伊奈乖巧的偎进他怀里,皇上搂着她语重心长的说道,“草湖没有辜负你的一往情深,算他醒悟的及时,否则朕定饶不了他!”

    “父皇……”阿伊奈差红脸,半是嗔怪、半是撒娇。

    “哈哈哈哈,朕不怪就是,瞧把你急的”皇上轻捏她鼻头,宠溺笑摇首。说罢看向我与穆柳絮,“你二人也苦尽甘来了,朕甚是欢喜!朕为你们准备的厚礼会随迎亲队伍一起送至‘朝阳城’。”

    “谢皇上恩典!”我与穆柳絮很是感激,福身行礼。

    “既无法留住你们在朝为官,大婚之时送份礼总是要的,以表朕对你们的感谢。你们随太子东征西讨数寒暑,辛苦了,朕感谢你们!”

    “为国家出力、为社稷谋福是为人子民份内的事,皇上乃真龙再生一统天下,天下归一是百姓的福气。”我不想说的太冠冕堂皇,适合可止。

    皇上笑点首,未再多说什么,从他眼中的满意我晓得自己说对了话,既按受了他的道谢、又抬升了他的地位与面子。

    看过我3人,皇上离去,我3人坐下,静待吉时。

    天亮,辰时至。门启,3名宫女走入,手里捧着托盘,盘内置一棵苹果与一顶红盖头。手捧红苹果,盖头落下遮挡住视线,宫女搀扶着我们走出待嫁喜房。

    随一声高唱,宫女将我的手交付给一只温暖的手掌,这手掌再熟悉不过,心止不住狂跳、狂跳、再狂跳!

    视线低垂,雪花飘飘降落进入眼角视野。大红地毯上洒落着点点莹白,那双色相衬,雪更白,毯更艳!空气中弥漫着怡人花香,花瓣缤纷,缠住雪花翩然起舞。

    烈明野牵着我坐进八抬大轿,依照长幼顺序起轿离开皇城。一路上吹吹打打好不热闹,我坐在花轿内抚着苹果,嘴角高翘,心儿飞了,无限雀跃!

    行走一日,傍晚时分抵达“怡和府”。轿方落便闻鞭炮“噼里啪啦”爆响,烈明野牵着我迈过火盆直奔前厅。

    厅堂主座上坐着一人,盖头遮挡瞧不见是谁,只可见一双靴子与一小块洁白衣袍。

    “一拜天地!”管家高喝,我等转身面朝厅口跪拜。

    “二拜高堂!”此言一出我顿时一愣,我等均无父母,哪儿来的高堂?正疑惑着,烈明野附唇至我耳边低声说道,“草湖的师傅便是咱们的高堂。”

    闻言,我心大喜,老人家回来了!

    我明白了,老人家所说的5年后白雪纷飞时节便是今日,他那时眼中掠过的精光早已算到草湖今日会与阿伊奈成亲,故尔才选在这一日重逢!

    这次,所有人的都聚集了,真真正正的一个不少!

    拜过高堂,老人家苍劲有力的笑声回荡于厅内,连说3个“好”字。

    “夫妻交拜!”

    “送入d房!”

    拜过天地,我与阿伊奈、穆柳絮在丫头的搀扶下离开前厅直奔后院,所过之处均可闻喜悦的笑声与交谈。

    坐在床上,听着外头的欢声笑语笑的合不拢嘴,手儿欢快的绞着喜服,伴随如鼓心跳等待着烈明野的到来……

    外头的吵杂令我心狂跳,房门开启,闻烈明野嬉笑着将欲闹d房的众人支走。门阖、c闩,我紧张的绷紧身子,听着脚步声一点点靠近。两只软靴停于跟前,喜秤进入视野,红盖头一点点被挑开,视野大亮,红烛光晕充满视野。缓慢抬首,目光扫过烈明野的小腹、胸膛、颈子,到达脸面。

    “啪”他执在手里的喜秤掉在地上,惊艳,醉眼中闪跃着不可思议的美妙光芒。

    被他看得脸儿臊红,我弯腰捡起喜秤,用秤戳戳他的小腹,娇羞轻斥,“讨厌,别这样直勾勾的盯着我。”

    他挑起我的下巴、仰起我的脸,望着我如花似玉的面容喃喃低赞,“美……真美……”

    他赤l露骨的目光令我不晓得该如何是好,躲不是、迎不是,视线飘来飘去定不下来。

    “来,吃点东西。”为缓解我紧张的心情,他松开我的下巴牵起我的手,嗓音沙哑轻沉。

    面对而坐,一日未进食,本是很饿,但现下吃一点就饱,饿过劲儿了。

    含情脉脉的凝望着彼此饮下交杯酒,烈明野一个使劲将我拽进怀里,抚着我红润的脸颊动情说道,“叶儿,我终于娶到你了,这一日我等的好辛苦!”

    我湿了眼眶,用脸颊磨蹭他的掌心,“我终于成为了你的新娘,咱们现下是真真正正的一对夫妻!”

    “叶儿……”

    “相公……”

    我们拥着彼此欲亲吻,房外的暴吼抢先一步,“草湖,难道没人教你如何d房吗?!”此声太暴,吓得我二人打着机灵未能吻成,均竖耳聆听。

    “你打算穿着衣裳与我d房吗?!”

    “把衣裳脱了,动作快!”

    “草湖!我叫你脱衣裳——”

    阿伊奈的吼声由愤怒奔赴抓狂,“嘶啦”一声惊天动地的撕裂声响,之后是草湖唯一的回答,“哎哟,我的喜服——”

    听至这里,我与烈明野面面相觑,我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们没教草湖如何d房?”

    “这还用教吗?是男人都会。”烈明野奇怪的瞅着我,好似我问了很傻瓜的问题。

    “……”我无语,将中指与食指并在一起按揉太阳x。他说的不错,但草湖不是一般的男人,他太纯了,若不教如何d房?

    从阿伊奈与草湖之间得到启发,只见烈明野松开了我,将食指咬在齿间清纯无比的望着我,孩童似的问道,“叶儿,我不懂如何d房,你教我。”

    闻言,我立即停止按揉太阳x,似见了怪物般瞠圆双目,瞧他那双洁净无比的眼睛,瞧他那比草湖还纯洁的模样,我想吐血,装的可真像啊!

    “叶儿,教我d房,我要学d房。”他拉着我手摇来晃去,像个讨不到糖吃的孩子。

    我甩开他的手气得头顶冒青烟,怒道,“你就是匹色狼,再怎么学也没人家草湖纯洁,省省吧!”说完,一面脱去喜服、一面走向床榻。

    身后一股大力将我扑倒,烈明野一口咬住我耳垂儿低哑笑道,“叶儿,你希望我今夜狂野一点?还是温柔一点?”

    “你给我正常一点!”我侧回首瞪视,他再这样下去我会继阿伊奈之后抓狂!

    “你说的!”3字吐毕,他像换了个人似的将我翻身与他正面相贴,那双幽深的双瞳染上一层红色。

    “你这……唔……”话未说完,剩下的几字被封在口内咽回腹中。

    他邪笑着吸吮我的唇瓣,挑逗我身体的敏感地带,衣裳离体飞出幔帐,赤l相对、肌肤相亲,引发彼此颤栗!

    “啊……相公……啊……”我似名落水者般慌乱的攀着他的肩膀,双腿夹紧他的腰,眼神迷离,气息紊乱。卷起脚趾,我的世界疯狂摇摆,情欲的旋涡正在将我吞没,我必须紧紧的抓住他,否则定被淹覆!

    “啊……啊……”

    “呼……呼……”

    一夜纵情激烈交战,破晓时分方才满足的疲惫睡去。温暖的阳光透过门缝、窗缝斜s入房,将有些清冷的房间滋生出丝丝暖意。

    我嘤咛着张开眼睛,动一动身子,又酸又软。

    “娘子……”头顶传来沙哑轻唤,成亲后很正常的称呼令我心儿狂跳,脸儿发烧,闷着头不敢抬起。

    “娘子……”烈明野磨蹭我额头,唤的比方才还要羞人。捧起我的脸,望进我躲闪羞涩的眼里,一连唤了6声“娘子”。

    我轻捶他胸膛,张口咬住他侧颈,含含糊糊的说道,“讨厌,不许叫了!”

    他翻身将我压住,堵住我抗议的嘴。温柔的吻,如风、如羽,饱含无限浓情眷恋。我醉了,飘飘然,忘乎所矣。

    在床上打情骂俏、温存了好一会儿才起床着衣。身上的吻痕清晰醒目,我不得不快些穿上衣服免得脸颊温度过高。

    洗漱完毕,手牵着手迈出房门。同望房门上的大红“喜”字感动轻叹,经历了那么多风雨,我们终于结为连理!

    坐在花园的秋千上轻轻轻荡,时光仿佛又回到了我第一次为烈明野唱《阳光总在风雨后》的时候,现下我才明白,原来他在那时已将我认定为今后走完一生的伴侣!

    烈明野跳下秋千走至我正前方定立,张开双臂含笑的望着我。我一怔,随后明白他意,当秋干荡起来时松开铁链顺着惯性扑向他。他用强健的手臂牢牢将我接住,抱着我快乐的旋转,我们的笑声回荡在“怡和府”久久不消。

    转够了、笑够了,烈明野抱着我,我窝在他怀里阖起眼睛,待晕眩过去才手牵着手走出花园。另两对新人也起了,牵手走出,我6人对望,均笑出了声音,甜甜的、蜜蜜的

    午时已过,将早膳、午膳、晚膳并在一起享用。坐在膳厅等候开膳,我用手肘撞撞阿伊奈,附在她耳边暧昧坏笑,问道,“昨夜d房花烛如何?”

    闻言,她笑容顿时僵在唇边,随即俏脸沉下,瞪一眼与烈明野、聂光笑谈的草湖,咬牙切齿说道,“他笨死了,什么也不懂,弄的我好痛!”

    “噗——”我掩嘴喷笑,回想一下昨夜听到了,噗——笑死人了。

    笑完她,转首看向穆柳絮,尚未问出口,她已不打自招的涨红美颜垂下头去,手指绞在一起羞喜交加。这幅模样已不用问,d房花烛必定美妙绝伦!

    脚步声临近,白影现,老人家捋着胡须笑眯眯走进。我等起身,将主位让给他。

    膳食一道道摆上,我们都到齐了,唯独不见小苍炽,我不禁纳闷问道,“苍炽呢?还没起吗?”

    “回三夫人,小少爷一早便被瞳儿小姐叫走了,瞳儿小姐说晚膳时再放他回来。”丫头为我解答,解罢端着托盘退下。

    放他回来……此4字令我嘴角抽动,呵……樊静瞳又一次胜利了……

    “苍炽一生犯桃花。”老人家一面捋须、一面摇头晃脑,闻言,我等注意力皆被吸引,我更是脱口而出,“一生犯桃花?!”不、不是吧?

    “不错,女子围绕绵绵不断。”他点点头,低低的笑声引发银须微微颤抖。

    我与烈明野两两对望,均从彼此眼中看见一抹恐慌。一种不祥之感窜遍全身,令我二人冷颤连打。一个樊静瞳已够难缠,再多来几个女娃c足,那这往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老前辈,可有化解之法?!”我二人同时看向老人家,迫问。

    老人家伸出食指轻轻摇晃,阖起眼睛气定神闲的说道,“无法化解,既来之、则安之。”

    闻言,我左眼眼皮登时跳动一下,不祥!不祥!大大的不祥!“来人,来人,快来人——”腾然站起,朝厅口急唤。

    丫头闻声而至,我一面拍桌、一面气急败坏的说道,“快去找苍炽回来,别让任何女娃儿靠近他!”

    “晚矣,晚矣,该来的不会走,不该来的也不会来。”未等丫头做出回应,老人家一句话将我拍回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彻底傻眼。

    “三夫人,还、还找小少爷吗?”丫头不晓得发生何事,试探地询问。

    “没事了,忙你的去吧……”烈明野木然地摆了摆手,摆罢手挥下,砸在大腿上没了力气。

    老人家瞅着我二人呵呵直笑,执筷用膳,不再多说什么,草湖、阿伊奈、聂光、穆柳絮均向我二人投来同情目光。

    桌上的膳食一点点少去,我与烈明野却没心思食用,老人家的话无情回荡耳畔,‘女子围绕绵绵不断’……

    左眼皮,抽跳……抽跳……抽跳……

    —全文完—

    后记:

    1年后,阿伊奈诞下1女;

    累计2年后,穆柳絮诞下1子;

    累计4年后,阿伊奈诞下1子;

    累计10年后,皇帝驾崩,伊斯卡登基称帝,帝号“永熙”。伊斯卡极力发展务农、经商及海外贸易,使得国运昌盛,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同年,19岁的烈苍炽全面接手“同福”遍布全国的绸庄、珠宝及医馆营生,江叶舟、烈明野、聂光、穆柳絮、草湖、阿伊奈退居二线享受生活。

    累计12年后,7名女子对烈苍炽展开了激烈的角逐争夺!其结果……大大地超乎想象!

    “康盛”统治长886年,成为架空历史上统治时间最长、国力最强壮、国库最充足、百姓最丰衣足食的强大国家……

    /

    ________完结__________

    本书由txt之梦(晓桐)为您整理制作

    更多txt好书 敬请登录。。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