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激恋初体验(未删减) > 章节目录 第  5 部分

第  5 部分

    功能 和功能!皇牵俊?br /

    冯晓澄听了,依旧默默无语的背对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晓澄,请原谅我一时愚昧,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他真挚感性的恳求,没想到她还是一脸冷漠,毫无半点感动之意。

    瞿亚焱定定看着她宛若冷冰寒石的小脸,半晌之后,重重叹了一口气,颓然转身走向门口。

    “你要去哪里?”

    听到开门的声音,冯晓澄立即转过头,略显急促的问。

    “既然你不肯原谅我,那我只好离开了!”他审视她俏丽的小脸蛋,假装无奈地道。

    “离开?”他又犯了自以为是的毛病!才说两句话,他就断定她绝对不肯原谅他吗?

    “离开这里,你想去哪里?”冯晓澄气鼓鼓的问。

    “去找唐思琳呀!”他垂下眼皮,掩饰瞳孔里诡诈的光芒。“既然你不肯回到我身旁,那我只好去找惟一肯接纳我的人。”

    “你敢?!”冯晓澄气得快疯了。

    他怎么那么没有格调?她不过稍微拿拿乔、摆高姿态而已,他就想去找那个害人精,就算全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也不许他去找她!

    “我去找她,是因为我肯定她是要我的,而我对你,一点把握都没有!我不知道你在不在乎我,也不知道你爱不爱我,与其活在一段不确定的感情中,不如慧剑斩情丝,去接纳另一段新爱情。”

    “谁说我不爱你?我当然是爱你的!”冯晓澄脱口大喊:“这些日子的相处,难道你还看不出我的真心吗?”

    “那你肯原谅我吗?晓澄?”他睁着祈谅的无辜大眼,直勾勾地望着她,眼神柔得快滴出水来了。“我爱你,晓澄!我真的爱你!”

    “我…”她本来还想借故刁难他,可是继而一想何必呢?

    他说爱她,而她也深爱着他,既然彼此相爱,又何苦为了一时之气,伤了彼此的感情、让唐思琳称心如意呢?

    “我可以把你让给全世界的女人,惟独唐思琳……绝不!所以我警告你喔,绝对不许和她纠缠不休,否则我是不会轻易原谅你的!”她吸起小嘴警告。

    “是!老婆大人的话,我一定听!从今天开始,我不但不和唐思琳纠缠不休,就算再美的女人,我也不会多看一眼,因为我的眼中,只有亲爱的老婆一人。”

    别看瞿亚焱平常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说起这些甜言蜜语,照样甜得腻死人。

    “谁是你老婆?你别乱喊乱叫好不好!”冯晓澄红着脸娇叱。

    “你就是我老婆呀!晓澄,嫁给我好不好?”瞿亚焱搂着她,柔声问道。

    “我才不要咧!人家还不到二十岁,还想多玩几年,至少得等到大学毕业之后,我才会考虑结婚的事。”

    “你的意思……是要结婚,起码得再等三年?”

    “没错。”

    “三年?”他还能再等三年吗?

    三年漫长的时光,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数!

    现在的年轻人不但手脚快、追爱的花招更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门,防不胜防,万一她一时心动,受到无耻情敌的诱惑,那他的一番情意不就全付诸流水了?

    不行!他得尽快将她哄入礼堂,让那些可恨的蚊子、苍蝇无法再觊觎他的晓澄。

    蓦地,他想到一个妙招。

    “晓澄,我们去美国玩好不好?”

    “美国?我们去过了呀!”

    她不贪心,同样的地方,只要去一次就好了。

    “上次去的是美东,这次我们去美西玩。”

    “美西?”听到美国西岸,冯晓澄的双眼陡地睁大。

    “对啊!我们去洛杉矶、旧金山走走,还可以顺道去大峡谷和拉斯维加斯,我知道你爱看电影,我认识几位洛杉矶的导演,可以引荐你认识、认识。”

    “好啊、好啊!我们什么时候去?”

    只要拿出和电影相关的事物当诱饵,冯晓澄通常会毫不思索的一口吞下。

    “反正我们有美国签证,随时都可以出发。”

    她高兴,瞿亚焱也乐得宠她。

    “那……买到机票就走吧?”

    “没问题!”

    “耶……万岁!”

    冯晓澄抱着瞿亚焱的脖子又叫又跳,兴奋得不能自己。

    洛杉矶!

    她最爱的环球影城,她来啰!

    第十一章

    “糟了,快来不及了!”

    过了一个漫长而惬意的暑假,开学第一天,冯晓澄就迟到了。

    她背着一只蓝色大背包,急急忙忙奔过长廊,快步跑进教室里。

    她找了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下,伸手拢过略为凌乱的发丝,手上一枚样式简单的白金戒指,在斜映进来的日光照耀下,散发出闪亮耀眼的银色光芒。

    那是她的结婚戒指。

    半个月前,瞿亚焱带她到美国西岸旅行,不但造访了名人汇集的好莱坞,还去了远近驰名的环球影城、星光大道,实现她毕生的梦想。

    之后,他带她游遍旧金山、圣地牙哥当地的风光,最后还到拉斯维加斯体验赌场入夜后的繁华与奢靡。

    就在那里,她在瞿亚焱的半哄半骗下,在当地的小教堂与他订下终生。

    回国前,瞿亚焱陪她到洛杉矶的蒂芬妮珠宝店挑选婚戒,她舍弃他替她挑选的五克拉方形长钻,坚持要一只样式简单的白金戒指。

    这个戒指没有多余的装饰点缀,只有三颗二十分的白钻镶在戒圈内侧,别人光看外表,根本不知道戒指内圈藏了三颗光华璀璨的钻石。

    她不是一个爱炫耀的人,旁人如何看待她的结婚戒指,她一点都不在意。而且她认为婚戒的价值并不在于钻石的大小,而在买戒指给她的人情意有多少,所以即使旁人看不出戒指的价值,她还是珍爱不已。

    “晓澄,你迟到了呀?”身旁的同学悄悄递来关心的问候。

    “是啊,不小心睡过头。”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

    新婚嘛!难免睡迟了。

    “咦,你买了一个新戒指呢!”同学好奇的探过头来凑近打量。

    “嗯。”她羞红粉颊,没有解释这是一只婚戒。

    “样式看起来…呃,有点普通耶。”同学老实的说。

    “因为我不喜欢太花俏的样式嘛。”

    同学的评论她并不觉得难过,因为她知道这是自己想要的。

    很快的,两节课过去了,转眼已是用餐时刻,她摸着饥肠轮轿的肚皮,在脑中认真思考:到底是吃排骨饭好?还是吃j腿饭好?

    忽然,走廊外传来一阵喧哗声,接着是几位女同学高分贝的尖叫:

    “哇……是瞿亚焱耶!”

    “真的是他,好帅喔!”

    “在哪里?我看……”

    大家像看明星似的,将狭长的走廊挤得水泄不通,尤其以女同学最为疯狂激动。

    亚焱来了?!

    冯晓澄忽然有种不祥的预兆,眼皮一直跳个不停,眼珠一转,立即背起大背包,想以最快的速度从后门溜走,不料小手还没碰到门把,后头就传来瞿亚焱y冷低沉的质问。

    “你要

    娶我妈妈吧txt下载

    去哪里?”

    冯晓澄回头一看……啊啦!他已进在眼前。

    “你…你来做什么啦?”她无措地抓抓头发,神情羞赧的低嚷。

    “送便当啊!”瞿亚焱晃了晃手中温热的饭盒。“这是老公亲手做的爱心便当,你可要全部吃光光喔!”

    “老公?!”

    “爱心便当?!”

    一旁围观的同学全像被雷劈中似的,纷纷发出不敢置信的尖叫声。

    冯晓澄也想尖叫,她抱着头低声哀叫,恨不得立刻昏死过去。

    她就是不想让同学知道她结婚了,所以才凡事低调处理,连最要好的同学朋友都不敢通知,当然更没发帖子请喝喜酒。

    本以为可以瞒天过海,谁知道他居然拎着便当,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校园来,他…他根本是故意让她瞿夫人的身份曝光的!

    “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冯晓澄拉着他,硬是杀出重围,一直冲到校园僻静的一角,才停下来喘息。

    “小人!你明明答应过我,不宣扬我们婚事的,为什么打破誓言?”她c着纤腰,翘高小脑袋,准备和他来个“大谈判”。

    “我没有呀!”他一脸无辜的说:“我只是告诉他们,我替你准备了老公的爱心便当,我可没告诉他们我们结婚了。”

    “那还不是一样?”她气得想掐死他。“现在好了!我结婚的事全班都知道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一定会闹得全校皆知,这样一来,你要我用何种面目走在校园里?”

    创校以来最年轻的学生新娘?

    不!这下她不但要“名垂千古”,恐怕还要“万古流芳”!

    真…真是丢死人了!

    “刚开始大家或许会好奇的谈论,但是时间一久,他们自然就习惯了。”

    他承认自己要了一点小手段,刻意让他们的婚姻关系曝光。

    她还年轻,他实在不放心她和这群小伙子朝夕相处,怕日子久了,会擦出爱的火花。

    他愈想愈担心,连上班都无法安心,所以干脆在开学的第一天来个昭告天下,让全校男生都知道她已经是瞿亚焱的妻子,要那些蟋蟀、蝗虫滚远一点,别想来打她的主意!

    “在他们习惯前,我就已经先羞愤而死了!”她气恼的嘟嚷。

    “嫁给我做妻子,真的让你那么难堪吗?”他低下头喃喃自语,神情黯淡而哀伤。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她以为自己伤了他的心,连忙搂着他的腰,迭声安慰。“亚焱,我爱你,我当然很高兴嫁给你!这件事让大家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怪你就是了。”

    “真的吗?”瞿亚焱立即绽开笑颜,先前哀伤的表情一扫而空,像变魔术似的,速度快得让人连眨眼都来不及。

    冯晓澄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她并没有多想。

    “不过,我可要先声明一点喔!毕业之前,我不打算生孩子,所以你不能拿这个来我。”她赶紧下但书。

    “晓澄…”瞿亚焱脸色怪异的望着她,露出戒慎惶恐的讨好笑容。“关于这点,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她霎时脊背一凉,该不会是…

    “你已经怀孕了。这是昨天我们去医院检查的报告,上头说你已经怀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他扬扬手中的检查报告,笑得像个骄傲而满足的父亲。

    “什么?!不……”

    冯晓澄抱着头,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创校以来最年轻的学生新娘,再加上最年轻的学生妈妈?

    这两个头衔,全都光荣的落在她头上。

    呜哇……她能不能不要呀?

    “瞿亚焱,你…你一定是故意的,我…我绝不原谅你!”她小脚一跺,便掉头跑开。

    她绝不原谅他这个卑鄙小人!

    瞿亚焱一惊,立即敛起得意的笑容,追在后头大吼:

    “晓澄,小心肚子里的孩子啊……”

    “什么?结婚?!”

    砰地一声,卓徜风从椅子上跌下来。

    他立即爬起来,颤巍巍的抱着话筒,不敢置信的问:

    “有没有搞错?你和晃司是怎么回事?先是他订婚,再来是你闪电结婚,你们到底吃错了什么药?”

    “我们没有吃错药,事实上,我们就是英明睿智,才会做出这个正确的决定。”

    瞿亚焱优雅而从容的回答,一面翻阅摊在膝上的“婴儿与母亲”杂志。

    孩子的妈还在跟他呕气,所以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他只能独自坐在客房里,抱着杂志度过孤独的一夜。

    “你们全都染上疯病了,我一定要通知卫生局来消毒喷药!”

    卓徜风没想到“恋爱”这种病毒威力如此强大,简直可以媲美依波拉病毒和汉他病毒,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铁汉,现下全变成软趴趴的小绵羊,简直让人跌破眼镜。

    “我们没疯,我们只是想开了!每个人都有一个与自己相合的半圆,我们只是找到了那一半缺憾而已,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卓徜风才没心思管什么半圆不半圆,他只担心父母的婚政策,是否会受到这次“事件”影响。

    “你…没告诉我老爸、老妈吧?”他揪着脸,戒慎惶恐的问

    “当然……有!”瞿亚焱斯文俊逸的脸上,显现一抹狡猾的笑意。

    “伯父、伯母待我不薄,我这个晚辈请喝喜酒,怎么敢忘记他们呢?我早就把帖子寄出去了,相信此刻应该已经到了他们手上。”

    “呃啊……”

    卓徜风痛不欲生的惨叫,确信自己多彩多姿的人生,即将走人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他敢拿全部的财产来打赌,老爸、老妈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呵呵,听你的声音这么惊喜,应该是很赞同我这么做吧?”瞿亚焱呵呵笑道。

    “瞿亚焱,我们素无冤仇,你何必这么陷害我?”卓徜风气极了,他简直枉顾兄弟道义。

    上个月去日本参加晃司的订婚典礼回来之后,他足足被老爸老妈在耳边叨念了半个月,这次被他们知道亚焱结婚,据他保守估计,他们起码要念上一个月才会甘心。

    “我全是一番好意呀!”

    他佯装无辜的辩解,正想再挖苦他两句,一双小手蓦然自他身后抱住他的颈子,又软又嫩的红唇贴住他的耳朵,轻声呢喃。

    “回房去睡啦!没有你,我睡不着。”

    瞿亚焱望着灯下妻子柔美的身段,目光霎时转为浓炙。

    “好……当然好!”

    他嘶哑着挂上电话,飞快抱起体态仍然轻盈的冯晓澄,大步走回他们的卧房。

    “喂!亚焱?哈啰?”

    电话那头没有回应,只有空d的嘟嘟声,像在嘲笑他悲惨的窘境。

    “这个死没良心的家伙!”

    卓徜风扔掉电话,苦恼地来回踱步。

    据他猜测,以后……他是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女人和婚姻,真是两样害死人不偿命的东西!他宁愿只被其中一样毒害,绝不同时把祸水和祸源迎进门。

    有几个红粉知己他是不反对啦,至于结婚?

    等下个世纪再说吧!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