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结了婚又偷你 > 章节目录 第 5 部5分

第 5 部5分

    淡瞥了女儿一眼,杨昱松迳自步入房间。

    只见床上被褥凌乱不堪,像历经过世界大战似的,一颗粉红的小抱枕还滚落到墙角。

    “呃,床单有些脏了,我正打算换一套新的。”杨晶晶心虚地收拾,生怕被瞧出端倪。

    “不急,先陪我聊聊。”杨昱松坐上沙发,“刚刚亲家母来电,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她能不回去吗?

    “在你决定之前,爸爸有一个秘密要说。”

    在父亲的示意下,杨晶晶在床沿坐下。

    拿起梳妆台上的全家福照片,杨昱松陷入回忆的时廊。

    “当年,我为了不让妻子再受阵痛之苦,你一出生,我就立刻去结扎。没想到十几年后,采苹自杀了,而法医却验出她怀有三个月的身孕。”

    “什么?”杨晶晶傻眼。

    “其实我早就知道,她跟某家酒店的红牌牛郎走得很近。起初我愤怒极了,觉得她不该红杏出墙、丢尽我的脸,为此我们大吵一架,哪知她非但没有悔意,还要求跟我离婚。”

    天哪!在她的印象中,母亲不是一直深爱着父亲,怎么会……

    “可我死也不肯,还给了那小白脸一笔钱,要他永远离开采苹。”声音转为哽咽,“等到发生无可挽回的憾事,我才开始自我检讨。要不是我多年来一直忙于事业、冷落了她,也不会让别人有机可乘……

    “其实采苹是个很单纯的女人,她不知人间险恶,更不会怀疑对方想拐的只有她的钱。她恨我不放她自由,更恨我从中作梗,于是她以最激烈的手法,抗议我对她的残酷……”

    “爸爸!”跪握着父亲的手,杨晶晶不禁淌下心疼的泪水。

    原来变心的人是母亲,并非父亲,可他却默默背负了“背叛”的罪名,只为保全爱妻的名誉。

    “这个秘密,我本来想带进棺材里的。不过,我的女儿似乎面临了人生的抉择,我觉得应该给她一些建议……晶晶,没有爱情的婚姻是痛苦的,你用不着顾忌世俗的看法,尽管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吧!”

    杨晶晶愣了愣,莫非父亲鼓励她离婚?

    “那我们跟‘康佳’的合作关系……”

    老人家胡涂,她可不能胡涂。这“严太太”的身分,说不定能成为杨氏集团的免死金牌呀!

    “就算少了能干女婿的支持,公司也不会倒闭。”杨昱松呵呵一笑,“别忘了,你老爸好歹在商场上打滚了几十年,若不耍些小手段,怎么有办法低价买回股票,完成改革组织的远大目标?”

    杨晶晶恍然大悟,“原来市场上的风声,全是您……”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啊!”杨昱松笑着挥挥手,“我先下楼去了,你好好休息。”

    送父亲到门口,杨晶晶忍不住问:“爸,我可以再向您求证一件事吗?”

    “当然!”

    “听说您以前是……外公的司机?”

    “没错!我曾当过他一天的司机。那次老季刚好生病,我身为总务课长,就顺理成章地代了他的班,不过也因此而获得董事长的青睐。他不断拔擢我,还把美丽的女儿许给我……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

    “没有啦!只是好奇。”杨晶晶匆匆掩上门。

    当年为了萧湄的一句道听涂说,倔强的她才一再否认自己的感情,如今想来真是可笑啊!

    “雁书哥,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她急欲告知他这项好消息,却在拿起电话时,想到应该先拨给另一个人。

    “喂?定康,你有空吗?我……我想和你谈一谈。”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头儿低低的杨晶晶始终不敢正视对座的男人。听完她胡闹的骗局,想必被迫戴上绿帽的丈夫一定恨得牙痒痒的吧?

    “我真的很抱歉,拖到现在才坦承。我不敢奢求你的谅解,只希望尽我所能,来弥补你的损失,包括名誉上的、精神上的……”

    杨晶晶双肩微颤,声音愈来愈小,一条手帕几乎快被无措的十指给绞破。

    不料沉默半晌的严定康,开口竞说:“我可以原谅你。”

    “嗯?”杨晶晶愕然仰首,以为自己听错了。

    “而且,我愿意无条件签字离婚。”

    “什么?”讶眸圆睁,像撞见了外星人般惊奇。

    “还有,贵我双方的合作案,也不会随着这桩婚姻的结束而结束。”严定康进一步保证。

    “我不懂……”杨晶晶困惑不已,“在我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后,你难道一点都不介意?”

    “我承认,这段婚姻确实让人很不愉快。”严定康耸耸肩,唇边绽放着自两人结婚后就不曾有过的笑意。

    “你为了赌一口气、而设计失贞于我的做法,固然很可恶,但你终究是为了保住父亲的事业,才选择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相信你痛苦的程度,绝对不亚于我。”

    “你……”严定康的宽宏大量,让杨晶晶感动得红了眼眶。

    “况且,你是我名义上的妻子,而我却漠不关心,还强求你顺应婆婆,不要说别人,连我都觉得自己很差劲……因此,我们算是扯平了。”

    泪水扑簌簌地滴落下来,杨晶晶哽咽地摇摇头。他没有错,错的人是她!

    “不过,婚姻毕竟是两家人的事,就算我们私底下谈妥了,也得给双方长辈一个交代。对内,我会跟家母说是我求你放我自由,所以同意抛弃女儿的监护权;对外,则由你宣布坚决和我离婚的消息。这样,或许能把伤害减到最低。”

    严定康愈讲,杨晶晶愈愧疚,眼泪也掉得更凶。

    “对不起……”始作俑者是她,然而他却以维护杨家尊严为考量,承担起社会的负面评价,她实在很过意不去。

    “咳!”严定康轻咳一声,“你再继续哭下去的话,旁边那些以为我在欺负你的男客人,就要过来揍我了。”

    抬眸一看,周围果真有数道怒光投s而来,杨晶晶赶紧收起眼泪。

    “至于离婚协议书,我会请律师送去给你签字,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call我。”

    “谢谢。”这份恩情,她没齿难忘。

    “我才要谢谢你呢!坦白讲,我还怕你会一直跟我‘拗’下去咧!”严定康哂然一笑,“能够恢复自由身真好,这样我就无后顾之忧,可以放心去追求我的前妻了。”

    “前妻?”他结过婚?

    “我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因为某种误会而结束。不过那是在我功成名就之前,所以很少人知道。”

    光瞧他柔和的眼神,她就明白,“你一定很爱你的前妻。”

    “是呀!她在我心目中是无人能够取代的。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我再介绍你们认……”察觉自己说错了话,严定康尴尬地搔搔头,“抱歉!我失言了!”

    安排前后两任妻子见面,感觉不是很奇怪吗?

    “一点也不。我很期待认识她呢!”能让这位被财经杂志票选为最“酷”的总裁念念不忘的女子,一定很特殊。

    “那就这么说定啰!”两人举杯互敬。

    这是第一次,他们“夫妻”和睦地一块用餐,并且真诚地祝福对方“有情人终成眷属”。

    想不到她的“前夫”如此慷慨,不但没要求归还结婚时致赠的珠宝,还在离婚协议书里加注条款,将拨出两家公司开发案盈收的百分之五,作为她们母女的“赡养费”。

    其实杨晶晶名下的财产,绝对有能力扶养小孩;但这么一来,柳翠华更认定是严家亏欠媳妇,也不会对儿子抛弃监护权的动机起疑心了。

    办妥了相关手续,杨晶晶不禁有种“获释”的轻松感。

    终于,她摆脱了婚姻的枷锁;终于,她可以和雁书哥比翼双飞、迎向美好的人生……

    踩着轻快的脚步,她直奔永安医院,打算给他一个惊喜。不料来到妇产科,那间原本属于季雁书的门诊室却挂着别人的名牌。

    她连忙问一位比较眼熟的护士,“请问季医师人呢?”

    “他和朱医师去机场了。”

    “机场?”她怔然。

    “朱医师他们被派往美国参加进修和研究的课程,听说……好像要两年才会回来。” ’

    杨晶晶心口一揪,“你知道是几点的班机吗?”

    “不清楚,不过他们是在一个小时前出发的。”护士说完就走了。

    “怎么会这样?”挨着墙壁,杨晶晶浑身发颤。

    原来雁书哥早就确定

    纵意花丛笔趣阁

    了行程,难怪最后一次的缠绵缱绻,他显得特别热情,像巴不得将她融入骨血似的……

    天哪!她好不容易恢复自由,他却不告而别、悄悄地走了?

    不!她不甘心就这么算了,她一定要去把他追回来!

    奔出医院,杨晶晶立即招来一辆计程车。

    “司机先生,麻烦你以最快的速度送我到桃园中正机场!”杨晶晶掏出一叠千元大钞,“这是车资,多出来的算是支付超速及闯红灯的罚款。”

    哇!好阔的手笔!司机眼睛为之一亮。“小姐赶搭飞机吗?”

    可她又没带行李。

    “不,我去追一位朋友。”

    “没问题!”油门一踩,车子即如狂风般往前冲。

    虽然沿途塞车不断,幸好司机先生懂得钻绕小巷,才没被卡住。

    一路上,杨晶晶都在祈祷,希望能来得及拦人。然而随着秒针的移动,她愈发焦虑,那种即将失去所爱的恐惧几乎快把她疯了。

    司机偷瞄了下照后镜中的女乘客,只见她心急如焚、坐立难安,想必她要追的人一定很重要,而且九成九是个男人!于是他油门催得更用力,把高速公路当成赛车场,不断地狂飙……

    终于,一道尖锐的刹车声,为这趟不可能的任务画下完美句点。

    “到了!到了!”司机才兴奋地提示,乘客已追不及待丢声“谢谢”,就开门往外冲了。

    “但愿老天保佑那位漂亮小姐追到她的爱人……”

    回头数了数钞票,哇!居然有两万元?司机心里正暗呼爽快,一位交通警察敲了敲玻璃窗,示意他下车。

    “先生,你在高速公路超速又超车,全被我们录下来了。”对方晃了晃手提摄影机,罚单一张张地开出。“还有,你无视警方的鸣笛警告,反而加速逃逸,我们怀疑你是否有不法的犯罪行迳。”

    “大人冤枉啊!”司机脸色吓得青笋笋,“我是应客人要求才违规的,而且我刚刚真的没听到鸣笛声,真的!”

    我哩咧有够衰!早知道就不要贪财,这下可好,他赚的钱恐怕还不够付那几笔加重的罚锾,呜呜呜……

    机场外有人苦苦哀求交警法外开恩,而机场内的杨晶晶,也在恳请海关人员放行。

    “拜托让我进去一下,只要找到人,我马上就出来。”

    “小姐,你没有机票,也没带护照,依规定根本不能进去。”海关人员瞧她一身名牌、又不像偷渡客,才好言相劝。“如果你执意赖在这里妨碍公务,那我只好请你进航警局了。”

    这时,航站刚巧广播前往美国的班机即将起飞的消息。

    “他走了?他真的走了?”急泪如雨下,杨晶晶不禁揪着海关人员的衣领,“他怎么能丢下我们母女俩、跟别的女人一走了之?你快点叫飞机掉头,快啦!”

    “小姐你……”疯了吗?

    杨晶晶失控的大叫引来其他旅客的好奇,纷纷围拢过来,海关人员正想请驻卫女警支援,眼前的女人突然身子一瘫。

    “啊?她昏倒了,赶快叫救护车!”民众哗然。

    “救护车太慢了,还是问问现场有没有医生……”

    七嘴八舌间,一位男士走入人群。

    “我是医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晶晶?晶晶?”

    隐约听到有人叫唤她的名字,而且那声音好熟悉,她努力睁开眼睛,视网膜汇聚出季雁书的模糊影像。

    “我是在作梦吧……”杨晶晶喃喃自语。

    接着一个吻落在她唇上,暖呼呼的鼻息、烫呼呼的唇舌,在在证明了这并非幻影。

    “雁书哥?”意识霍然清晰,“你不是去美国了?”

    “我原本要去的。不过,我最后还是放弃了。”季雁书笑道。

    “为什么?”

    “在回答你之前,你可否先告诉我,你怎么会来机场?”

    当季雁书发现晕厥的人是杨晶晶时,心脏差点吓停了。

    “我听医院的护士说,你和朱小姐已经出发到机场,于是赶来阻止你。”想到差点失去挚爱,杨晶晶心中一阵寒栗。

    季雁书眸心一亮,只因她用的动词是“阻止”,而非“送行”。暂且压下欣喜的情绪,他需要进一步确认她的动机。“你的意思是……你不希望我走?”

    “对!我不要你离开我,我要你一辈子都留在我身边。”圈着他的颈项,她情意绵绵地说:“因为——我、爱、你!”

    “可你对严定康不是……”情到深处无怨尤?

    “我承认曾经为他迷惑过,甚至打算在两家公司庆功宴的那晚,把我的初夜献给他。哪知道我保留了二十几年的童贞,会被醉得一塌胡涂的你给夺去……”

    “什么?”季雁书的表情活像被雷劈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难怪那场“春梦”真实无比,难怪他酒醒后发现下t有少许不明的褐色物质,害他以为是喝醉时吐出的秽物残汁。

    “当时我吓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我们一直以兄妹相称,我不希望你因为内疚而娶我。况且,我和萧湄还打赌,看谁能追到严定康,所以我就把落红的被单换到对房,假装失身于他……”

    杨晶晶愈说愈小声,季雁书的脸色则愈来愈难看。

    这可恶的小妮子!爱情是何等神圣,她居然视为儿戏?

    “事后,严定康来电向我道歉,同时表明不可能跟我交往的立场。我当然有些挫折,可让我真正从仰慕的迷思中觉醒的,是朱小姐对你的告白,而那也是我第一次尝到‘吃醋’的滋味……”

    “我很高兴你会跑来追我,还带我回住处,再度与你共赴云雨,我才开始正视对你的情感。只是没想到我怀孕了,还被媒体追问孩子的父亲是谁,你说,我哪来的脸向家人以及社会大众公开内幕?而你人又刚好出差,手机都不通,在大哥的迫下,我不得不将错就错。”

    “那我回来后,你为何还是只字不提?”季雁书脸色稍缓。

    “我……我好几次都想告诉你,但是爸爸的公司正面临困境,我怕你会找严定康谈判,届时他恼羞成怒而中止合作案,杨氏集团不是更危险?

    “虽然我一再告诫自己,既然嫁了人,就应该恪守妇道,可我实在忘不了你。我很期待幽会的时光,因为只有在你的怀里,我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而不是一具行尸走r……”说到伤心处,杨晶晶不禁掩面而泣。

    听完个中原委,他那股巴不得痛打她p股的盛怒,也转化为怜悯与疼惜。背负着家族事业兴衰的压力,想必她的内心一定苦不堪言。

    “傻瓜!这件事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我宁可和你共同承担一切后果,也不要饱受自以为是‘单恋’的折磨。”

    捧起杨晶晶梨花带雨的芙颊,季雁书细细吮去她的泪,再覆上她的唇。

    唯有历经过波折的爱情,才能刻骨铭心,也愈显珍贵。无需口头承诺,他们以热情的唇舌许下最坚贞的誓言……

    好半晌,他才松开嘴里的糖蜜。

    “相不相信……再吻下去的话,我恐怕就会情不自禁、在医护站里要了你?”炯炯的火眸满是赤ll的欲望。

    杨晶晶顿时桃晕满腮,心儿蹦蹦跳。“那个……你还没有说出,是什么原因让你放弃深造的机会?”

    “我原本就很犹豫是否要离开这块有你的土地,而我之所以选择留下,全拜董事长的‘指点’。”

    “爸爸?”真令人讶异!

    “他打电话告诉我,说你已经决定离婚,要我自己‘看着办’!”

    他抚顺她微乱的发丝。

    “什么意思?”

    “或许他早就瞧出我对他女儿的情意,才鼓励我放胆追求你,好弥补严定康所不能给你的幸福。”

    “你根本不用追求我……”她垂下娇羞的眼睫,“我的心,一直是属于你的。”

    “我知道。”抬起她的俏脸,季雁书低声说道:“因为你诚实而热情的身子,就是最佳的佐证。”

    她不依地捶他一拳,反问:“既然你不走了,还来机场做什么?”

    “其实这回和朱医师一道出国的,是神经科的韩医师。基于同仁情谊,我特地来送行,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嗯!”杨晶晶伸出手,将自己交给了他。

    绕了一大圈,这对爱情鸟终究在一起了。

    十指紧紧缠握着,两人相视而笑。这辈子,他们再也不要放开彼此!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