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狂放负痴心 > 章节目录 第第 6 部分

第第 6 部分

    “路易,别再说了!”看着乔安亚一脸错愕。静赶快制止路易说下去。

    忽然间,乔安亚站起来冲进洗手间对着马桶干呕,静也跟着跑来不断拍着她的背。直到午餐都吐光后,她虚弱地坐在马桶边嘤嘤哭泣,静更加心慌。

    “安,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

    她只是摇头。嘴里喃喃自语:“我真傻……好傻……”

    路易抱着吓到的小雨培呆立在厕所外,静要他把孩子带开。然后扶起乔安亚走到房间要她休息一下,乔安亚的泪水却像锁不紧的水笼头掉个不停。

    可怜的孩子,究竟是谁伤你那么重?静回想乔安亚一切的不对劲,好像是从雨培回来后开始的,他走了后她的魂好像也跟着离开,刚刚也是听到雨培要结婚的消息才变得这样,莫非他们之间有什么?静非要弄清楚不可。

    静马上拨电话给雨培,秘书却说雨培已经离职了!

    这孩子在搞什么?事情也不交代清楚,这下她要去哪里找人?

    正当静和路易在客厅商量对策之际,乔安亚已经醒了。其实她没睡着,只是默默哀悼又死了一次的心。

    她真好骗不是吗?同样的谎言可以让她再上当一次。不过这次她不能留下来承受雨培另一次的羞辱,她必须走得远远的……

    看到老夫妻担忧的眼神,乔安亚知道自己吓坏他们了。

    “别担心,我没事,只是这几天不太舒服,休息一下就好了。我先回去了。”乔安亚牵起小雨培准备离开。

    虽然乔安亚看起来已经恢复正常,静还是不放心。“让孩子在这边好了,免得吵你。”

    “没关系,他该睡午觉了。”

    “你好好休息,晚上我煮烩牛r让你补补身体,你就别弄晚餐了。”路易体贴地说。

    看着乔安亚的背影,老夫妻怀疑地互望着。

    。。。。

    这天晚上静带了晚餐过去,还帮忙哄小雨培上床。

    离去前,静不放心地看了乔安亚一眼。她却红着眼眶握住她的手。“谢谢你和路易这几年来的照顾!”不舍的神色好像在道别。

    静以为自己多心了,笑着说:“傻孩子,一家人还谢什么!”

    第二天傍晚该是乔安亚到餐厅的时候,她一直都没出现,老夫妻以为她身体还是不舒服,相偕到小屋探望。但屋里屋外都找不到母子俩,屋内的样子也一如往常,只是车子不在,应该只是出门了。

    打电话到餐厅,乔安亚依然没到,他们又打给雷蒙,他要老夫妻再等等。或许乔安亚只是带孩子出去散散心。

    雷蒙下班后赶来,乔安亚却还没回来。众人开始慌了!

    “会不会去巴黎了?”路易怕乔安亚后悔放弃巴黎那个工作,又不好意思告诉他们,所以偷偷溜走。

    “巴黎?”

    “对呀!你不是介绍她一个巴黎的工作?她都已经被录取了,本来上个月要搬过去,不知为何又留下来……”

    “我没有介绍她什么工作呀!”雨培走了后,乔安亚也失了魂,于是忘了和雷蒙套好招。

    “那她怎么……这到底怎么回事?”

    雷蒙心想乔安亚可能照着雨培的要求离开,已经搬到里昂。他在心中怪她不够意思。要走也不先告诉他。或许等安定下来就会和他联络吧?

    “带着孩子,她能去哪里?”

    两个老人家十分心急,一直追问着答案。静忽然提出放在心中已久的疑问。“是不是和雨培有关?安和他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

    这么复杂的问题,雷蒙真不知如何回答。只有把它推给雨培,毕竟都是他引起的。

    “详细情形我也不清楚,你们还是问雨培好了。”他爱莫能助地告辞,只留下老夫妻在家想办法联络雨培。

    。。。。

    在这焦急的时刻,雨培正飞往回家的路上。

    他临时决定提早回来,一刻也不能等!

    想到家人正在等他,雨培兴奋得坐不住。再过十几个小时就可以看到他的父母、他的孩子,还有即将成为他的妻子、他爱的女人!

    是的,他深深爱着她。

    只怪自己太迟钝,找到了真爱的入口却抗拒进到里面。回台湾这段期间他无时无刻不思念着她,倍受相思煎熬后,他发誓再也不要离开她。

    他只能拚命忙着结束这边的工作,甚至忍着不打电话,不然他真会不顾一切地冲回家。

    回想他和乔安亚这段情缘一路走来十分艰苦,因为盲目和自以为是,他不断地误解她,践踏她的真情,让她这几年来饱尝苦楚;上次回去时还差点走她,最后甚至不给她明确的承诺……

    想到这里他真的好愧疚、好心疼,往后的日子他一定要加倍补偿她。

    握着口袋的戒指,他决定一下飞机马上向她求婚。

    他真想赶快听到小雨培叫他爸爸,他们一家子永远会有不断的欢笑和源源不绝的爱。

    看看表还有几个小时才到达,但他的心早已飞到爱人的身边……

    雨培一进家门就高兴地大喊:“爸、妈,我回来了!”

    行李一放就又冲出家门。“我去找安!”

    “别去了,安和小雨培不见了!”路易的话却让雨培停下脚步。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雨培听不清楚父亲话中的意思,兴奋冲昏了他的思考。

    “安和小雨培从昨天就不见了,雷蒙说她离开了!”

    “不可能,他们一定只是出去走走。”雨培慌乱地往小屋冲去,老夫妻也跟着过去。

    屋里的东西都没少,但衣柜却是空的,她真的离开了!

    “是不是去巴黎了?我去找雷蒙,他应该知道她在哪里!”雨培说完便要冲出门,路易急忙阻止他。“雷蒙说根本没介绍安什么工作。”

    雨培脑筋一时转不过来。“没有巴黎的工作?那她会去哪里?”

    “雷蒙说她已经在里昂找好房子,可是今天打电话去问,安并没有去那里……”满腹的疑问,静今天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雷蒙说安的离开和你有关,到底怎么回事?”

    静将那天乔安亚的反常告诉雨培,他听完后失魂落魄地呆坐在沙发上,低下头将脸埋在手掌中,不断重复着:“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看他那么难过,老夫妻决定先让他静一静。

    父母离去后,雨培抬起红红的眼眶,忽然瞥见桌子上有样熟悉的东西——是他的项炼!

    她没带走?是不是打算切断跟他的所有联系?

    他缓缓拾起项炼握在手心,心口疼痛无比。

    冰冷的练子完全感受不到她的体温,握住的满是她的绝望、她的泪……

    他难受地将项炼贴住脸颊,低声啜泣起来。

    静在晚上来到小屋,却看到儿子两眼空d地坐在暗处发呆。她在他身边坐下,握着他的手温柔问道:“要不要告诉我怎么回事?”

    雨培默默看着窗外,过了好久才开口:“六年前我认识了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她的名字叫安亚……”

    他陷入回忆之中,从相识、误解到报复,他毫无隐瞒地告诉母亲,说到重逢后对她的迫和羞辱,更是每说一字心就像被剐了一次。

    雨培将头靠在母亲腿上泣不成声,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祈求原谅。“她答应等我的!她答应的……妈妈,我爱她!我不能失去她!”

    静听完已是泪流满面,她知道雨培和安的失踪脱不了关系,只是没想到真相竟是这么纠葛。她既心疼安的遭遇,又因为小雨培是他们的亲孙子而感谢上天。不过,他该拿这胡涂的儿子怎么办?

    “孩子。安真的非常爱你,只是你一直都没看清楚。况且你实在不应该嫉妒雷蒙,他只喜欢男人,你说安会跟他发生什么事?而且这么多年来,有很多人追求安,其中不乏优秀的男人,他们都愿意接纳小雨培;但是安从未接受过他们,她说这辈子她只爱小雨培的父亲,心里再也容不下别人……”

    母亲的话让雨培再度落泪,也再次证明自己犯下多么可笑的错误。“我错了……我错了……”因为嫉妒,他犯下难以弥补的过错,无情地伤害爱他最深的人。

    等到心情稍微平复之后,雨培抬起头来握住母亲的手,语气坚定地说:“无论如何。我一定会找回他们!”这句话是给母亲的安慰,更是自己活下去的目标。

    他一定会找到他们的!

    接下来几个月,他们运用各种管道,连续登报、发传单……等,几乎将法国翻遍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眼看就要下雪了,雨培望着冰冷的湖水,心中不停喊着——

    安亚,你在哪里?

    。。。。

    似乎听到有人呼唤着她,乔安亚忽然从梦中惊醒,醒来后四周却一片寂静。

    这几个月来雨培总是在梦中殷切呼喊她的名字,害她晚上都睡不好。

    说好不再想起他的,为何总是心不由衷?

    当初听到他要结婚的消息,她的心又死了一次。第二天一大早,她抱着睡眼惺忪的小雨培上车,只带了微薄的积蓄和一些衣服就离开了。

    开着车不知该往何处,她只想走得远远的,于是来到瑞士一个僻静的小镇。

    现在有两个孩子要养,她必须坚强点。轻轻摸着明显隆起的小腹,慈爱的眉间流露淡淡忧愁。

    有了这个孩子,她更没脸回去找静和路易了……

    “唉……”叹了一口气,乔安亚缓缓起身,强迫自己不再想这些伤心事。

    看向被暴风雪肆虐一整晚的庭院,她猜想积雪大概及膝,不赶快铲雪的话根本不能进出。

    还好五个多月肚子不会很大,孩子状况也很稳定,很多事都可以自己来。她舍不得花钱请工人,虽然找到一个女侍的工作,微薄的薪水只够付房租和小雨培的幼稚园费用。

    套上厚厚的雪衣雪裤和雪鞋,乔安亚吃力地推开被堵住的门,将走道上的雪清干净。

    屋顶的积雪也必须赶快铲掉,否则屋顶会垮下来!扛着梯子笨拙地爬上屋顶,乔安亚专注地铲起雪来。

    “你该死的在上面做什么?”一阵气急败坏的咆哮声平空响起,吓得乔安亚脚下一滑,整个人失去平衡,往后坠下。“啊……”

    “安亚!”

    尖叫声混着焦虑的呼唤声划破清晨的宁静,之后轰地一声,屋顶上的雪滑了下来,一切又归于寂静,地上多了个小雪堆。

    “呼!”预期的疼痛并没有来临,乔安亚惊魂未定地喘息着,任由屋顶滑下来的雪覆盖全身。

    咦?刚刚好像听到雨培的声音,害她不小心摔下来……人呢?她坐起身来东张西望,不见半个人影。

    别作梦了!乔安亚自嘲地摇摇头,拍掉身上的雪想站起来。

    “差点被你害死!”

    身下传来的声音吓得乔安亚倏地跳起来,不敢相信地看着雨培挣扎地爬出雪堆。

    真是他!他来了?!

    看到这张日思夜盼的脸孔,乔安亚已分不出是惊喜还是恐慌,只是呆坐在地上掉眼泪。

    “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害我差点……”雨培一坐起身便忙着拍掉自己及乔安亚身上的雪叨念着,直到见着她泪流满面才焦急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乔安亚没有回答,只是盯着雨培不断掉眼泪。

    以为她受伤了,他神色慌张地抱起她进屋,将她轻轻安置在沙发上,随即脱去她一身厚重的装备,检查看看是否哪里受伤。

    当焦虑的手探到小腹,异样的触感让他心头一震,眼睛不可思议地移到微微的隆起上。

    “该死!你怀孕了?居然……”雨培震惊得话都说不下去。回想刚刚看到她跌下来那一瞬间,心跳差点停止,现在知道她怀孕了还做这么危险的事,刚刚那种心神俱裂的恐惧再度窜起。

    突来的吼声震得乔安亚回过神来,以为他的愤怒来自发现她居然又怀了孩子。她惊慌地站起来,急着解释。“不是的……我……你真的不用负责,这是我的孩子……”

    乔安亚急忙撇清关系,以免雨培又以为她在耍手段。

    看到雨培脸色铁青地近,她忽然意识到——他是来抢小雨培的!

    乔安亚从未如此恐慌过,她双手护着肚子不断后退,直到退到小雨培的房门,嘴里还不断嚷着:“别过来!别过来……”

    雨培不解乔安亚为何如此反应。他只是想抱抱她以抚平恐惧啊!不顾她的抗拒,他一个箭步将心爱的女人紧紧抱在怀中,如获至宝。

    乔安亚以为自己终究逃不过和孩子分离的命运,忍不住在他怀中挣扎哭叫:“别抢我的孩子,我只有他们!求求你……求求你……”

    累积了几个月的无助、恐惧如滔天巨浪卷来,乔安亚彻底崩溃了,她瘫倒在雨培怀中痛哭失声,将多年来的爱恋、委屈、等待和绝望一并发泄。

    雨培心疼地抱着她坐在地上,像抱着孩子般轻轻摇晃,任由乔安亚发泄情绪,不时用手轻抚着她隆起的小腹。“嘘……别哭了。宝宝会被你吓到……”

    隔了好久好久,乔安亚终于哭累了,只剩下断断续续的抽气声。雨培抬起她通红的脸蛋,吻去她溢出的泪水。

    不料,他的温柔却让她的泪流得更凶,怀疑他的温柔只是她屈服的另一种手段,她告诫自己不能再上当!

    推开他的怀抱,她用抽噎的声调显示她的不妥协。“谁都别想……带走我……我的孩子……除非我死!”

    乔安亚强装的坚强让雨培更加心疼,她的不信任更伤了他的心。

    “我是来带你回家的,还有孩子们。”雨培轻拉着乔安亚的手温柔地解释,希望能软化她的态度。

    这番话却让她眼泪扑簌簌流下,一脸茫然地望着他。“回家?我没有家了,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

    雨培心里一阵悸痛,不舍地将她抱在怀中恳求着:“安亚,别这样,我找了你好久,我爱你,我不能再失去你!”

    他的声音有点哽咽,停了一下继续哀求着:“跟我回家好吗?我们会有自己的家,你和我和小雨培,还有肚子里的小宝宝……”他好怕她从此不再爱他、不再理他。

    听到这番告白,乔安亚在雨培怀中静默了好久,然后才缓缓抬起头,神色脆弱地看着他。“你说……你爱我?”

    她问得那么小心翼翼,让他眼眶一红。他握着她的手贴近他的心跳。许下了今生不变的诺言。

    “我爱你!那一夜发觉自己的心意后,我告诉自己需要想清楚,于是我选择暂时逃避,顺便结束台湾的工作。天知道,我一踏出家门就开始想你!当我日夜忙着处理公事时,脑中都是你的影子,我知道自己陷进去了,我甚至不敢打电话给你,怕听到你的声音会丢下一切飞回来。所以才要爸爸筹备婚礼,打算一回来就向你求婚,没想到……

    “没想到我提早赶回来却发现你走了,你可知道当时我有多懊恼?我的心有多痛?我不想再尝到失去你的痛苦,那会让我生不如死……”

    雨培紧紧抱住乔安亚,感受她的真实。

    听到这番忏悔式的告自,乔安亚感动得流下喜悦的泪水。她终于等到了他的爱!但是……

    “太迟了……”她推开他的胸膛,轻轻摇着头,泪水再度滑落。

    “为什么太迟了?难道……你已经不爱我了?”雨培问得战战兢兢。

    “我永远不会停止爱你……”她挣扎着站起来,雨培想扶起她却被拒绝。“但是我已经没资格得到你的爱。你说得没错,我是个荡妇,人尽可夫……”

    话还没说完,雨培立即抱住乔安亚,阻止她用他的话再伤害自己。“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源自我的无知,我的自以为是,不相信你的解释就一味指责你和别的男人有染,现在我才知道自己错得多离谱……”

    “你没错,错的是我。”她在他怀中僵直不动,说出令她痛心不已的事实。“这个孩子不是你的。我甚至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

    “不可能!我是你唯一的男人……”他终于相信她了,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记得你救我的那一次吗?那天晚上我烧得迷迷糊湖的,第二天醒来全身瘀青,双腿间还微微刺痛,我以为是自己弄的……”她几乎说不出口,但还是勇敢地说完。“孩子就是那一天有的。”

    她转过身去。害怕看到他眼中的不齿。“我以为那是一场梦,在梦中我们像刚认识时那样激烈地做a,我一直呼喊你的名字;但是我知道那个人绝对不是你,那时候你恨我入骨,根本不屑碰我,你说我脏……”

    说到这里,一阵委屈涌上,她强压住哽咽。继续说下去。“但是我对那个男人完全没有印象。当我知道孩子是哪天晚上有的。我好恨自己,绝望得甚至想死……”

    发现背后毫无动静,她转过身,看到他跌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异常,想必真相让他大受打击。“所以我说你不用负责的,我不会将这孩子硬赖在你头上,这是我的孩子,我自己会照顾他。但是小雨培千真万确是你的孩子,你做过dna检定的,不是吗?”

    雨培全身颤抖着。天呀!他伤害她还不够吗?竟让她陷入这种痛苦中……

    他不敢看她,只能伸出手环住她的腰,将脸埋进她隆起的肚子,痛苦地说出真相。“是我的,这也是我的孩子……”

    “你说什么?”乔安亚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用力挣脱他的手,想确定她所听到的。“孩子是你的?你是说……”

    “那天救起你之后,我一直

    性骚扰家庭辅导老师无弹窗

    心神不宁,只想待在你身边看着你,所以晚上我自愿照顾你。半夜你作恶梦,紧紧抱着我不放,一直叫我的名字,我忍不住就……事后你睡得很沉,我一直抱着你,那时候我以为自己恨你,却又那么渴望你的身体,我很气自己,也不想让你拿这件事要胁我,所以……”

    “所以你吃干抹净后,当作没事一般继续羞辱我?”她紧紧揪住胸口,身体摇摇欲坠,无法承受这样的真相。“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

    雨培连忙扶住她,想恳求她的原谅。“原谅我,那时候你和雷蒙那么亲密,我好嫉妒……”她绝望的眼神让他好愧疚、好害怕,好像永远将他关在心门之外。

    “放开我!”乔安亚无法忍受雨培的触碰,她推开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句句冰冷的控诉。“我恨你!恨你让我差点带着孩子去死,恨你践踏我的自信,以为自己是个下贱的女人!”她的心已死,不再为他跳动。

    “安亚,求你原谅我,我爱你……”昕到她差点因他的自私寻死,他悔恨地抱住她。

    “出去!”她静止不动,语气和外面的天气一样冰冷。“我不想再见到你!”

    “安亚,原谅我,跟我回去……”雨培心里恐慌无比,这句绝情的话让他痛澈心扉。

    “你不走,我走!”说完便要离去。

    他拉住她,连声安抚着:“我走,我走,你别生气……”他无奈地走向门口,并不时回头望着她。眼神充满不舍。

    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乔安亚再也忍不住跌坐在地上,放声痛哭……

    第十章

    接下来几天,乔安亚强忍着伤痛去上班。

    雨培果真不再出现,虽然无法原谅他的欺骗,但心里总是怅然所失。

    这天从幼稚园接了小雨培回到家中,小雨培蹦蹦跳跳迳自下车,乔安亚则是扶着腰缓缓下车。

    圣诞节快到了,餐厅每天都好忙,站了一天腰酸背痛的,她只想赶快躺下来。

    不行,还有好多事要做,昨天屋顶的雪还没清,柴火也不够。

    她抬头看了一下屋顶。咦,怎么那么干净?

    狐疑之际,小雨培兴奋的语气从屋里传来。“妈妈,快来看!”

    她进门一看,惊讶地发现壁炉内的火已点燃,旁边也堆了一些木柴,房子里好暖和。

    更夸张的是,小小的客厅里居然放了一颗真的圣诞树,上面亮晶晶的装饰正闪闪发光。

    小雨培兴奋莫名。“好漂亮喔,妈妈,谢谢你!”他以为这是妈妈给的特别惊喜。

    自从来到这里,从没看过小雨培这么高兴,乔安亚的心难过了起来。

    她当然知道这份惊喜来自何方,她说不想再见到他,他就用这种方式接近她……

    唉,她真好取悦,只要他稍微付出,她的心就软化了不少,差点忘了他加诸自己身上的痛苦。强迫自己不要想那么多,她起身走向厨房准备晚餐,忽然听到有人敲门。

    “我去开!”小雨培自告奋勇,接着又爆出一声欢呼,“爷爷乃乃!我好想你们!”

    路易和静正高兴地抱着小雨培又亲又笑。

    看到想念至极的人,乔安亚愣在原处,眼眶泛红。静伸出双手,以温柔的慈爱语调说:“孩子,你受委屈了!”

    乔安亚再也忍不住投入母爱的怀抱,两人哭成一团。

    “好了,好了,别哭了,人找到就好了!”一旁的路易急忙安慰她们,还不断擦去自己的泪水。

    待重逢的泪水流尽,静拉着乔安亚的手诉说他们的想念。

    雨培将一切事情都告诉他们了,看他一副憔悴痛苦的模样,静实在不忍心再落井下石,看来他也受够教训了。

    但是不能因为雨培的过错,就让安和孩子们孤零零地在外生活。为了痛苦得无法自拔的儿子,为了他们自己,夫妻俩这次非要带他们母子回去不可。

    “安,我知道你很难原谅雨培,但是,不能因为这样就把我们摒除在外。看你一个人挺着肚子还要照顾孩子,让我好心疼。跟我回去好吗?就当你可怜我们两个寂寞的老人,我们需要你们啊!”静说着眼泪掉了下来。

    “是呀!你们走了以后,我都吃不好也睡不好……”路易也加入说服,他圆滚滚的肚子真的变小了。

    小雨培也附和着:“我也好想爷爷乃乃,好久没吃到爷爷做的派和点心,其他东西我都不想吃。”

    乔安亚内心交战着,静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再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这几年你也受够了,这样误解你,雨培心里也不好受。自从你不见了以后,他每天一早就出门去找你们,晚上回家时脸上总是带着绝望。好不容易找着了,却又变成这样……这几天他也是一早就不见人影,想必一定是来这里……唉,你们好不容易误会冰释,何苦这样互相折磨?”

    乔安亚不发一语,只是猛掉泪。

    静拍拍她的手,继续说服:“我不求你原谅雨培,但你要替孩子们想想。在这边孤苦无依的,你能提供孩子的有限,他们值得更好的生活、更多的爱。先回来吧!让我们一家子再也不要分开,如果你不想见到雨培,叫他搬到外面住!”

    乔安亚的心软得跟奶油一样,她连忙制止静的打算。“我回去!但是别为了我做任何改变,只要他不出现在我眼前……”

    “终于可以回家了,万岁!”小雨培高兴得又叫又跳,老夫妻也笑得合不拢嘴。

    只要她肯回家,什么事都好办,接下来就看笨儿子怎么挽回老婆的心了!

    看着他们那么高兴,乔安亚不确定这样的决定是对是错。她的眼睛飘向窗外,却看到雨培憔悴的身影站在窗边,深情地朝她笑着。

    她连忙转回视线,心跳不已……

    。。。。

    一切都没改变,乔安亚和小雨培回到原来住的小屋,而且她坚持回到餐厅工作,靠自己的力量养孩子。

    只是,餐厅也来了另一个打杂的,而且是大名鼎鼎的帝国饭店老板。

    店内员工不明白雨培为何每天都来报到,难道帝国饭店生意不好?奇怪的是,大老板总是小心翼翼跟在经理身后,她稍微绊一下,他立刻冲上去扶住她;她只是拿个盘子,他也一副心急模样,好像她正扛着大冰箱……

    “安亚。小心点……”

    “走开!”

    “这个太重了我来拿……”

    “多管闲事!”

    “休息一下好不好?”

    “要你管!”

    诸如此类的对话成了每天上演的剧码,尽管乔安亚从没给过雨培好脸色,他还是笑得很无怨无悔。

    雨培总算见识到乔安亚的固执了,有时候她在别人面前笑得很开心,一看到他立即臭着脸,甚至故意在他面前和雷蒙亲热。唉!他只能含着眼泪、带着微笑承受这一切,比起他带给她的痛苦,这一切都不算什么。

    她不准他出现在小屋,于是他只能在小雨培来到主屋时和他亲近,偷偷要小雨培喊他“爸爸”。

    “爸爸,你怎么不跟我们住在一起?”最喜欢的雨培叔叔变成爸爸,小雨培好开心。

    雨培只能用最简单的方式解释:“因为爸爸做错事,妈妈很生气。”

    “我每次做错事,跟妈妈撒娇一下,她就不生气啦!你去跟妈妈撒娇嘛!你可以帮她捶背啊,每天晚上妈妈都要我帮她捶背……”

    听到儿子的童言童语,雨培心中有了主意。

    这几天乔安亚不时抚着腰际,应该是酸疼不已,怀孕八个月还要整晚站着,她纤弱的身体怎能承受?每夜想到她疲累的脸他就心疼得无法入睡,就去偷偷看她一下吧!

    雨培潜进小屋,发现门没锁。

    先到小雨培的房间为小家伙盖被子,亲亲小脸蛋后蹑手蹑脚来到乔安亚的床前。她侧躺着,似乎睡得很不安稳。

    小心翼翼坐到床上,看她没有醒来的迹象,于是大胆地将手放置在她的腰际轻轻按摩着。

    “嗯……”就是那里!好舒服喔!那是谁的手,知道她那边酸疼无比?对!就是这样,不要停……

    乔安亚逸出满足的轻叹,慵懒地张开眼睛,看到雨培正在替她按摩。

    “雨培,你来啦?”她舒服得忘了对他的气愤,忘了她禁止他接近,好像他出现在这边是天经地义的事。

    雨培心中大喜,谄媚地说:“宝贝,是我,你安心地睡!”

    “可是孩子一直踢我,腰也好痛,人家都睡不好……”她像个小女孩对他撒娇。

    “好,我叫孩子要乖乖,不要吵妈咪喔!放轻松,我帮你按摩……”

    他脱下睡袍乘机躺入她身后,她光l的身子立即偎进他怀里,他一只手轻柔地抚着圆滚滚的肚子,另一只手揉捏她的腰际。

    “啊……好舒服!”

    她的吟叫令他心猿意马,揉着揉着,一双手不知不觉移了位,来到她更饱胀的胸前轻轻爱抚,激起她因怀孕而愈加敏感的欲望。“嗯……雨培……”

    得到激励后,他的手迫不及待往秘处滑去,找到隐藏的小核轻轻拨弄,并将债张的硕大由后面c进她的双腿间,贴着花瓣前后摩擦。

    “嗯……唔……”乔安亚嘤咛出声,下身也不由自主地随之前后摆动,转过头哀求他。“给我,雨培……”

    “你确定?”吻着她的唇,他满心期待她的首肯。

    “快!快点嘛……”

    自制力因她的撒娇全然瓦解,他从身后慢慢滑入温暖的甬道中,怕伤害到孩子,只能忍住欲望温柔抽动。

    她快被他的慢条斯理折磨致死,极力扭动双臀往后一顶。“嗯……快……快点……”

    听到这诱人的邀请,他再也克制不住冲动,双手紧紧握着晃动的双r加速抽c。直到电光石火般的高c同时淹没两人……

    。。。。

    乔安亚似乎又睡着了,拨开她因汗湿黏住脸颊的头发,看着她满足的睡颜,他笑着拥她入怀,在她耳畔轻摩私语。

    胸中的爱恋几乎满溢,令他心口涨痛,知道唯有这个时候她才会静静听他倾诉。

    “我好爱你,几乎从第一眼就爱上你,只是我一直抗拒着,固执地以为你不是我梦想的典型,后来还是不由自主爱上你……那一次临时决定到你家,就是迫不急待想告诉你我已经爱上你了,却撞见麦可从你家走出来。骄傲和嫉妒让我看不清事实,选择伤害你来保住我的自尊。天知道我错得多离谱……”

    他的脸轻轻磨蹭她的,迷蒙地陷入回忆中。“刚好那时候遇到艾琳,因为急于惩罚你的背叛,我选择追求艾琳来报复你。我以为自己是爱她的,她过世后我才发现,我追求的只是一个虚幻的家庭影子……

    “之后再度遇见你,我终于理解为何被你吸引,因为只有你的热情才能点燃我生命的火花。而且后来的你变得不太一样,我看到了许多从未发掘的面貌,你对我父母的情、对孩子的爱都让我迷惑……你差点溺水那一次,我真的吓呆了!

    “为了抚平差点失去你的恐惧,那天晚上才会情不自禁地要了你,没想到这变成我们之间无法穿越的障碍。想到你因为这样有过轻生的念头,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多悔恨吗?”

    雨培将脸埋进乔安亚的秀发中,贪婪地汲取她的气味。“你不知道我多么希望天天这样拥你人眠,这一刻,我等了好久好久……”

    他再度解下项炼,偷偷戴在她的脖子上。

    唉!希望她不会丢掉它。

    知道自己该走了,免得她醒来发脾气,但又贪恋这刻的温存,他挣扎了好久才依依不舍地起身。

    离去的同时,背对他的乔安亚睁开眼睛,泪水滑落。

    。。。。

    /隔天,雨培并没有出现在餐厅,乔安亚的眼睛总是不由自主地看向门口,每次门一开,就多一次失望。

    晚上她不太舒服提早下班,去主屋接小雨培时,她的眼睛一直望向屋内。引起静的好奇。

    “安,你在找什么?要不要坐一下再走?”回来之后她很少进到房子里,每次都在门口接了小雨培就走。

    “不用了……只有你在家吗?”乔安亚装作随口问问。

    “路易还没回来,倒是有个人因为不舒服今天没去上班,早早就睡了。”静故意轻描淡写地说。

    乔安亚听了有点慌。他生病了吗?难怪今天没看到他。“有没有去看医生?现在怎么样了?”

    看到乔安亚的焦虑,静知道她对雨培还是很在乎的,而且她早就看到乔安亚脖子上的项炼,仿佛看到黎明的一线曙光。

    静使出绝招,乘胜追击。“唉,这孩子每天在公司忙得要命,下班还要去餐厅帮忙,晚上总是不睡觉,也不知溜到哪里去,快天亮才回来,又加上心情郁闷,再健康的人也会倒下去。”

    看着乔安亚的不舍溢于言表,静偷笑着,看来雨培这场病来得真是时候!

    乔安亚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谁,她觉得好心疼。其实,昨天雨培的告白她都听见了。她想了一夜,最后想通了,他们之间的爱已不容置疑,她何必执着于过往的误解面放弃眼前的幸福呢?

    其实她心里早已原谅他了,不然昨晚他是无法轻易进入她家、上她床的。

    “安,怎么了?”

    “没什么,我先走了!”怕静看穿自己的想法,乔安亚匆匆离去。

    结果整个晚上,换乔安亚心绪不宁了。

    他不知好点了没?不行,她要去看他!

    她急着下床,脚不小心绊了一下,整个人跌下床往前扑倒,肚子重重撞到地上。

    “啊……好痛!”一阵锥心之痛袭来,她痛得站不起来,抱着肚子躺在地上呻吟。

    不久,她感觉下t流出一阵热y,她摸了一下,是血!

    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不该是这时候……

    刚刚一撞,孩子该不会怎样吧?肚子痛得翻绞,下t也血流不止,让她好害怕……

    “雨培……救我……救救孩子……”她抱着肚子躺在地上无力地呻吟,绝望地想到雨培正生病着,今晚不会来了。她的孩子呀

    “安亚!安亚!宝贝,你怎么了?跟我说话呀!”

    力气渐渐流失之际,急切的声音唤回她的意识。

    “雨培,救我们的孩子……”刺痛再度传来,她几乎讲不出话。

    雨培看着乔安亚下身一片嫣红,紧张得全身颤抖,那种熟悉的恐惧又来了!

    刚刚忽然惊醒,好像听到她的呼唤,一阵莫名的心悸催促他快点过来,急得连鞋子都来不及穿,没想到看到的竟是这么触目惊心的景象。

    他赶快打电话要父母过来陪小雨培,然后很小心地抱起乔安亚,用被子紧紧包住她,嘴里不忘安抚她的不安亲吻着她。“宝贝。你和孩子都会没事的,我现在送你去医院,你忍着点!”

    在往医院的路上,他在心里不断祈祷着:“上帝,我愿用一切换取安亚和孩子的平安,求您不要夺走他们,求求您……”

    。。。。

    乔安亚到医院时已陷入昏迷,医生说她失血过多,必须紧急开刀将孩子取出,否则两人都有危险。

    雨培目送她被推进去,直到手术室的门关上,他才虚软地跌坐在地上,抚着脸痛哭失声。

    漫长的等待几乎让他崩溃,像是过了一世纪,护士推出一个粉粉嫩嫩的小宝宝。

    有着黑色茂密头发的小女婴睁开褐色的双瞳和憔悴的父亲打招呼,随即被推走。

    等雨培再见到乔安亚时,感觉恍如隔世。医师说手术很顺利,等麻醉过后她就会清醒。

    沉睡中的她,苍白虚弱得好像随时会消失,他爱怜地抚着她的脸,注意到她的项炼。

    她还戴着它!这表示……她原谅他了吗?

    “安亚……安亚……”欣喜和担忧交错着,雨培紧紧握住乔安亚的手贴在脸上,轻轻低喃她的名字,泪水不断滑落。

    耳边隐约传来声声急切的呼唤,乔安亚缓缓睁开双眼,因伤口的疼痛皱着眉。

    迷蒙中,她看到雨培着急欣喜的脸,他的眸光盈满泪水,一声声“我爱你”从他哽咽的口中倾吐。

    “宝宝呢?”乔安亚一恢复神智,便急着想知道孩子是否平安。

    雨培连忙将小床上的女儿抱过来,语气充满感动和珍惜。“我们有了一个小女儿,像你,好美!”

    乔安亚接过熟睡的宝宝,轻轻磨蹭她粉嫩的脸颊,感觉幸福已降临了。她抬头对他一笑,伸出手抹去他脸上的泪。

    “羞羞脸,都两个孩子的爸爸了还这么爱哭!”取笑他的同时,自己的泪也流下来。“该不会在我们的婚礼上也哭个不停吧?”

    “婚礼?你是说……”太多的冲击让雨培脑筋有点转不过来,他握着她的手,难以置信地问:“你……愿意嫁给我?”

    难得看到他一副傻样子,乔安亚不禁笑出声:“孩子都生了两个,还不结婚?难道你想每天半夜摸上我的床?”

    “喔,安亚!”他感动地环住她与孩子,紧紧抓住迟来的幸福。

    “喂,还不快点拿出戒指!”乔安亚打断雨培的感动,娇嗔地提醒他。“一个大男人脖子戴那样多难看!”

    原来雨培脖子上绑着一条绳子,上面穿着一只闪闪发亮的钻戒,看起来真的很怪。从乔安亚回来后他就这样挂着,准备随时跟她求婚。

    如同当头棒喝,雨培赶快取下戒指,紧张地擦去泪痕,整整一头乱发和衣服。慎重地跪下来。“安亚,嫁给我好吗?求求你……”

    《全书完》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