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金步摇 > 章节目录 5第 5 部分

5第 5 部分

    但她仍可以明显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始终在她身上,没有移开。

    虽然我的解释可能没有任何意义,不过……他终于在她经过他面前时一把捉住了她。

    啊——你干什么?她轻叫一声,连人带衣服落入他强而有力的怀抱。

    你的小脸推满了不悦及嫉妒,看起来好可爱。

    她睁大眼瞪着他,他那俊美的脸在烛火之下,形成了令人迷惑的影像。

    她明知道自己不可以再任由他为所欲为,可是……

    他低下头在她耳畔小声的、充满诱惑的说:她对我没有任何意义了。

    是吗?你能轻易忘记初恋情人?能轻易忘记她的每一个笑容,每一段回忆?她不相信。如果他真能如此轻易忘记,她才要怀疑他是不是太无情了哩。

    云海灼热的黑眸中闪过一道光芒,然后他用牙齿轻嚿她小巧的耳垂,惹得她全身的细胞为之s动。

    我跟她之间没有什么回忆。

    怎么可能?!她才不相信。

    没错。因为我们两人在一起时,没什么说话的机会。

    你跟她在一起没有说话,那都是在做什么?

    只见云海嘴角微微勾起,你不会想知道的。

    谁说的?我就想知道。

    用说的说不清楚,要用做的。

    她愣了一下,嘟起小嘴。做给我看啊。

    他两眼眯起,而后露出她并不太喜欢的笑容。

    好,那我做给你看。

    说完,他就将她压在身下,深深的吻住了她。

    唔……娃娃吓了一跳,双手死命的推他,但是怎样也推不开。

    他的舌头强行的侵入她的口中汲取她的甜美,一点也不理会她的反抗和挣扎。

    等一下……你先听我说……娃娃挣扎着想跟他说清楚,却抵不过他热切的攻势。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被人一把推开。

    阿海,你该去看看你爹了。

    小沅如入自己房间一样走了进来,锐利的目光自是没有放过眼前的两人。

    云海一把将娃娃拉到身后,那本能的占有举动更令小沅妒火中烧。

    姨娘,你忘了该有的礼貌吗?喔,我忘了,你没学过。云海冷冷的说。

    你!

    小沅脸上一阵涨红,但她仍强压下怒火,因为她相信云海会如此对她,一定都是受到他身后那个狐狸精的影响。

    娃娃接收到小沅那杀人的目光,虽然感到害怕,但是并不代表她会屈服。

    她抬起下巴,双手更亲热的搂住云海的腰。这个举动令云海挑了挑眉,但他并没有拒绝,反而也顺手抱住她的腰。

    小沅见状,差点街上去将两人拉开,但她知道还不是时候。

    等她抢回云海,再来好好恶整这个小贱货!

    小沅笑得好妖媚,阿海,你爹在等你呢。

    云海看了娃娃一眼,娃娃点点头,去吧,他一定很想见你。

    你跟我一起去吗?他才不想去见那个仇人,他只想和她在一起。

    娃娃点点头,知道他此时此刻是需要她的。

    她伸手紧紧握住他的手,心中有着强烈的感动。

    只要他需要她的支持及鼓励,她一定毫无迟疑的站在他这一边。

    因为……她已经爱上他了。

    【。。 ,热书吧,搜刮各类txt小说。欢迎您来。推荐好书!】

    走入了房中,y沉、潮湿的环境令人忍不住皱眉。

    这绝对不是一个适合养病的环境。依云老爷如此有钱,他有能力让自己过得跟皇帝一样才是啊……

    不过,当她看到床上那一动也不动的老人时,她心中大约明白,是照顾他的人的问题。

    娃娃偷瞄了一下正在看诊的云海,只见他面无表情,一副专业大夫的模样,仿佛眼前这个老人只是个陌生人,而不是他的父亲。

    阿海……我……对……云老爷全身不住的颤抖,艰难的想对自己许久不见的儿子道歉。

    但云海一直不跟他说话,也不理会老人苦苦哀求的目光,直到看诊完毕,他仍然是面无表情。

    你派人照这方子抓药,三碗水熬成一碗,照三餐喝。他边说边将药单交给小沅。

    阿海……

    小沅还想开口,云海已经拉着娃娃往外走,不再理会任何人。

    一路被他拉着大步走的娃娃,一直到了两人的房中,终于受不了的甩开他的手。

    你这算什么?!

    什么算什么?

    你怎么可以对一个生病的老人如此铁石心肠?你没看到他一直想和你说话,一直想忏悔吗?

    他突然捉住她的肩,黝黑的眼眸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忏悔也没有用,我不可能原谅他的,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他一连串说了好几次不可能,娃娃这才看清楚他眼底的痛苦,她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他。

    告诉我,你还恨他吗?

    他还恨他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不想看到一个白发苍苍,奄奄一息的老人。

    他应该是意气风发、财大气粗、目中无人的云大老爷,如此悲惨的老人不是他想见到的……

    大夫?

    我应该要恨他的,我一直都在恨他。可是他现在这样……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娃娃明白了。他的心中就算有恨,可是在见到那样可怜的老人后,再多的恨都消弭了。

    她伸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庞,云海呻吟了一声,把她拥入怀中,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娃娃也毫不犹豫的回应,给他所有的温柔及支持。

    娃娃——

    嘘,不要说了,我都知道。

    她像个柔顺的小女孩任由他的吻加深,心甘情愿软化在他的怀。她想用她的爱来化解他心中长久以来的恨……

    云海贪婪地嗅着娃娃身上的香气,嘴唇轻触她细致柔嫩的粉腮,大手不老实地伸向衣襟解开她的上衣,覆盖她那恰盈一握的雪r。

    他的掌心很敏锐地感觉到茹房上的小点变硬、颤动,轻微的移动间,它仿佛在搔着他的手心……云海只觉得下腹一阵蠢蠢欲动,彷佛一头受困的猛兽,正在极力地挣扎。

    意乱情迷的娃娃只觉得全身在发烫,小腹更是一阵翻腾。似乎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冲动,发自令人脸红心跳的部位,令她也只能藉着身体的扭动、细微的呻吟寻求解脱。

    云海像个贪婪的小男孩吸吮着她的r尖,耳边听到她那娇媚又可爱的呻吟。

    大夫……她温柔充满渴望的呼唤,要我!

    他露出温柔的笑容,把你的全部都交给我吧!

    他抬起她修长的双腿放在腰侧,将早已肿胀的坚挺抵在她早已准备好的小x之前,在她一声销魂的呻吟声中,缓缓的进入了她……

    现在,他成为了她的一部分。他开始自古以来男女合欢所舞出的旋律,舞着销魂蚀骨,人们无法抗拒的律动……

    娃娃……他的黑眸燃烧着欲望的火焰,迷恋的目光落在他身下令人销魂的女子。只见她香汗淋漓,星眸微闭,酡红的脸因为激情而更加美艳迷人。

    大夫……爱我!求求你……她香喘吁吁的抱着他强壮的身子忘情的狂叫着。

    当他听到她无意识的娇吟,身子不停的弓向他,他明白她要达到高c了,所以他更加快速在她的体内冲刺着……

    一直到两人同时发出狂喜的叫声,他才让自己所有的火烫全都s入她的体内,在她温暖又迷人的身上留下两人欢爱的痕迹。

    许久许久之后,娃娃从狂喜的激情中逐渐回到现实,她发现自己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他怀中,而他强壮的手臂紧紧的环住她,彷佛怕她随时会消失似的。

    谢谢你,我的爱。他在她的胸口喃喃说道,温熟的气息拂过她的胸口,令她的茹房再次绷紧。

    睡吧!

    她不要他的感谢,不过,她的心却觉得好温暖。她轻抚着他的背及黑发,直到感觉他的呼吸因沉睡而变得和缓。

    娃娃清醒的躺着,大眼望着房顶许久,心中有了决定。

    既然他不想面对,那么,她就替他起个头吧!

    【。。 ,热书吧,搜刮各类txt小说。欢迎您来。推荐好书!】

    夜晚,全部的人陷入沉沉的睡梦中,一个纤细的人儿悄悄出现在云老爷的房门口。

    面只有一个小丫鬟在打瞌睡,不过当娃娃靠近时,她马上清醒过来。

    七姨娘,我没有打瞌睡,你不要再打我了!小丫鬟双腿一跪,也不看清来者便害怕的说。

    姑娘,你不要紧张,是我。

    小丫鬟看清楚来者,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你,你今天早上跟少爷一起来的。

    嗯。娃娃露出一抹甜美的笑,立刻就打动了小丫鬟的心。

    我叫小九。她报上自己的名。

    小九,我叫娃娃。我想跟老爷说一下话,可以吗?

    喔,好啊。我刚好要去厨房一下呢。

    你去忙吧。

    小九点点头便开心的往外跑,好好把握这可以喘气的机会。

    娃娃走到床边,拧了巾子,轻轻的替云老爷擦脸。

    见云老爷睁开眼,娃娃笑了笑,我是替云海来看您的。

    突然间,他眼角落下了晶莹的泪,满布皱纹的脸庞不断的抽动。

    我……对不……起他!一切都是……我的错……

    娃娃握住他宛如枯枝的手,眼泪也忍不住滚落。

    我知道您一定很后悔,不过他已经不恨您了……尽管他倔强的不肯说,不过我知道他的心意。

    说到此,她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啜泣,头上的金步摇也随之颤抖。

    云老爷眼睛倏然睁大,心情彷佛很激动,颤抖的手指指着她头上。金……金……

    娃娃连忙拔下云海送她的金步摇递上前。

    云老爷老泪纵横的看着娃娃放在他掌心的金步摇。这是当初他送给云海他娘的定情之物。

    后来他开始花天酒地,刻意忽略她的眼泪,忽略她的一片真心,还荒唐到把唯一的儿子打得只剩半条命,赶出家门,不顾他的死活。

    在那之后,她便一直哭、一直哭,后来抑郁而终,丢下了他一个人孤孤单单。

    看到这支金步摇,他的心中多么后悔及难过,忍不住掉泪……

    这只金步摇是云夫人的,云海说要送给我,如果你不同意,那我还您……

    娃娃想把金步摇还给云老爷,但他却又把它塞入她的手心。他……交给你……请好好……照顾他……

    娃娃点点头。

    云老爷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像是了了一桩心愿。

    我……只求他……原谅……我……这一生……白活了……说完,他又悲伤的大哭起来。

    娃娃难过的为他拭去泪水。我会跟他说的。你先放心养病吧。

    云老爷虚弱的点点头。

    对了,你应该吃药了。

    娃娃目光落在桌上的药汁,端了过来,小心翼翼喂云老爷喝完了药。

    她转身走到桌前要把碗放好,身后突来的重物落地声令她吓了一大跳。

    她忙转身,手一松,空碗落在地上碎成片片——

    老爷子!

    第十章

    娃娃被在地上打滚的云老爷吓坏了。

    怎么搞的?!刚刚还好好的,现在怎么……

    老爷子!她街上去扶住他,只见云老爷嘴唇发黑,不断口吐白沫。

    你怎么了?

    毒……

    什么?!娃娃惊慌失措,毒?难不成……

    就在此时,听到声音而赶来的一群人也被房的情况吓到了。

    云海冲到云老爷面前,替他把脉,可是,已回天乏术。

    大夫?

    他死了。

    啊?!娃娃脸色一阵刷白。

    哇!老爷子,你死得好冤啊……

    小沅扑到脸色发黑的云老爷身上哭了起来,但她的眼可看不到一滴泪水。

    接着,小沅捉住娃娃的手,狠狠的甩了她一记耳光。

    啊!娃娃被打得跌坐在地,嘴角缓缓渗出

    淫乱男女全文阅读

    血丝。

    你做什么?!云海一把抓住小沅的手,及时阻止了她再甩娃娃一记耳光。

    是她!一定是她害死了老爷子!小沅大声的指控。

    不,不是我!娃娃用力的摇头,目光寻求云海的谅解及信任。真的不是我!

    我问你,你半夜不睡觉,来这做什么?小沅问道。

    我是来看看……

    反正你人在现场,大家都有眼睛,你想赖也赖不掉。云海,快把这个杀你父亲的女人移送官府!

    大夫,你要相信我,我没有!

    但云海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冷冷的丢下一句,把柳姑娘送回房,没我的允许,不准她踏出房门一步!

    娃娃听到他如此说,整个人如被推下万丈深渊……

    两个身形高大的仆人一左一右的架着娃娃,娃娃用力的甩开。

    我自己会走!

    她目光哀怨的注视着云海,冷冷的说: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来见他是为了你。他希望你能原谅他,他后悔了……她深吸一口气,再一次强调,我没有害他,是有人在药下毒的。你如果要听信小人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完,她便伤心的夺门而出。

    阿海,你一定要为你爹报仇啊!现在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你再不要离开我……小沅边哭边把身子贴着云海,趁低下头时,嘴角勾出一抹y冷的笑。

    她以为没有人看到,孰不知,她身边那双黝黑的眼眸早已看得一清二楚。

    唉,为了让真凶坦诚罪行,只好先委屈娃娃了。

    云海心中万般不舍。在此时此刻,他才明白自己早已爱上她。

    知道娃娃为了他而来找爹,才会落入小沅恶毒的陷阱,他就想掐死这个女人。

    不过,为了娃娃的清白,他不能太莽撞。

    娃娃,你忍耐点,我很快就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 ,热书吧,搜刮各类txt小说。欢迎您来。推荐好书!】

    在夜深人静的夜晚,一个女子的身影悄悄的靠近。

    他依然是那样俊美,令她心动不已……

    她悄悄的脱下身上全部的衣服,缓缓的爬到床上。

    一双白皙的玉手抚上了他的胸,她的唇印在他的胸口,火热的舌尖在他的肌肤留下湿熟的痕迹。

    床上的人震动了一下,小沅明白即使在睡梦中,他还是有反应的。

    再来给他更刺激的……她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这一次,她要让他没有拒绝她的借口!像只狡猾的猫,她往下移动,双手解开他的裤子,释放他的坚挺。

    她目光灼灼的注视着,火热的欲望在体内流窜奔腾。

    她之前为了过好日子,不惜牺牲自己,跟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睡在一起;谁知很快的云老爷体力就不比从前,根本无法令她满足。

    而眼前……

    这俊美英挺的男性宛如老天爷的杰作……她将脸贴上他的,轻轻的摩擦、移动。

    一手握住他的坚挺,张开小口含住了顶端,深深的吸吮起来——

    云海猛然睁开眼,狠狠的瞪着趴在他双腿间的女人。

    李小沅!

    他一声低吼,用力的推开她,害她一个不稳,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谁说你可以进来我房襄的?他怒斥道。

    小沅本来也想发火,但又硬生生压下来。她笑得好妩媚想贴到他身上,却被他冷冽的眼光吓住了。

    你滚!

    你明明对我还有感觉的……她意有所指的瞄向他昂长的男性。

    他压下将她轰出去的街动,拉起被子遮住自己。

    这是正常反应,并不代表我对你有任何感觉。

    你……她才一开口,发现不穿衣服实在也不好说话,便拿起地上的外袍随意披上。

    不过,她并不没有完全包住自己,放任一些春光外泄。

    你一回来就对人家好冷淡……难道你完全忘了我们以前的美好时光吗?

    她不说还好,一说,完全勾起了他心中对她的怨恨。

    云海随手捉了件外袍披上,怒气腾腾的下了床,一把捉住她的手腕,用力的往门口拖。

    等一下……你弄痛我了……

    他把她推开,语气冷若冰霜,我跟你已经过去了,而你最好别再让我想起,因为我会有杀人的街动。

    说完,他便想关上门,但她更快一步按住房门,不让他关上。

    云海,你是不是因为柳娃娃才拒绝我?

    我不必回答你的问题。

    如果她知道你跟我的关系,她还会要你吗?她的话中充满威胁,令人听了十分厌恶。

    他狠力捉住她的手腕,剑眉倒竖,怒火中烧的对她说:你如果还想待在云府,我劝你最好不要说出任何不该说的话,否则你看我怎么对付你!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笨蛋了——

    啪!她甩了他一巴掌。

    他想也不想,立刻回了她一巴掌,令她痛得连退了好几步。

    滚!

    好……你竟然这样待我……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云海二话不说便把门关上,赏她个闭门羹。

    小沅眼底充满怒火的瞪着紧闭的门——

    姓云的,我会记住今天你这样对我!随即她想到了娇美的娃娃,心中的醋意更加深浓……

    柳娃娃,你别以为可以独享柳家的荣华富贵!只要有我在,谁都别想!她狠狠的想着,再瞪了冰冷的门一眼,羞愤的拂袖而去。

    隔天早上,云海来到关着娃娃的房间前,才想推门进去,却见面的丫鬟匆匆忙忙的跑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云海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逐渐加速。

    柳姑娘不见了!

    【。。 ,热书吧,搜刮各类txt小说。欢迎您来。推荐好书!】

    娃娃完全不清楚现在是白天或晚上,不过,她猜测应该是晚上了。

    她双眼被蒙住,双手也被紧紧的绑在椅子上,四周是令人不安的寂静。

    在被绑来的途中,她不断的挣扎,得到的却是凶狠的耳光。现在她还可以感受到嘴角仍流着血。

    但是身体的痛楚,远远比不上心的伤。

    她知道,云海不会来救她。

    因为他是那样仇视她、讨厌她……

    一想到此,她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没多久,开门声停止了她的哭泣。

    娃娃感觉到有人在拆她眼上的布条,刺眼的光线让她眯了眯眼,等她适应了,才发现来者正不怀好意的对她笑着。

    讶异吗?小沅冷笑着问,语气像是玩弄老鼠的猫咪。

    喔,我忘了你不能说话。她指指娃娃口中的布条。我是不会替你拿下来的,因为你会大叫。对吧?

    娃娃狠狠的瞪着她。

    知道我为什么捉你来吗?

    一定没好事!娃娃心想着。

    因为我已经无法忍受了!小沅突然伸手狠狠捉住娃娃的头发,力道之大,令娃娃痛得眼泪都滚下来。

    我要杀了你,这样才可以让云海死心……你不要怪我,要怪也只能怪你惹到我!

    娃娃下意识想说话,却只能发出嗯嗯唔唔的声音。

    小沅突然低笑起来,笑声令人讨厌至极,然后她眼又s出凶狠的光芒。

    不服气?她伸手狠狠的掴了娃娃好几个耳光。

    怎样?恨我吗?

    娃娃忍住脸上灼热的疼痛,眼底s出愤怒的光芒,不明白这个女人怎么会如此心狠手辣?

    再跟你讲个秘密好了,让你可以死得明白些——其实我知道下毒害死云老爷的人根本不是你。

    娃娃眼睛倏然睁大。

    因为下毒的是我啊!哈哈哈……

    娃娃突然连人带椅子地街向小沅,不过却被她闪开了,娃娃连人带椅子地跌在地上。

    见她如此,小沅先是一脸惊愕,但想到对方被绑住,而且这也十分隐密,根本不会有人来,才又放下心。

    生气了?对啦,你是该生气,因为我拉你当替死鬼,让云海讨厌你、仇视你……本来你该替我背这个黑锅,在牢度过残生,我也可以得到云海,继续享受我的荣华富贵。可是……

    小沅脸色猛然一变,原本美艳的面容也扭曲、狰狞,令人见了不由自主的打颤。

    你都是他的杀父仇人了,他却还是忠于你,不肯接受我……我想了又想,只要你不在了,他一定会再接受我的!

    说完,她拿起桌上的蜡烛走到娃娃的面前。娃娃睁大眼,害怕的看着她逐渐近,身子只能不断的往后缩。

    她想干什么?用火烧死她?

    我一见到你,就不喜欢你。从云海看你的眼神,我知道他对你十分的在乎,甚至为你动了心……所以我一定要杀了你!

    她说什么?云海对她动了心?

    听到小沅说出云海对她的感情,娃娃心中激动不已;但死亡的y影也迫得她几要窒息。

    眼看小沅拿火烛要烧她,娃娃用尽全身的力气扑向她,成功的将她扑倒。

    该死的贱人!小沅大声的咒骂着,想挣扎起身,但掉落在地上的火烛一遇到干燥的稻草便迅速的点燃,形成了一片火海。

    火的热气包围住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的娃娃,小沅本来想街上前,但她一见到在火海中的娃娃,便得意的笑了。

    再过不久,你就会成为一具女焦尸,再也威胁不了我……你放心,我会好好替你照顾你的男人,每天晚上代替你安慰他,很快的,他就会永远不再想起你……柳娃娃,你命该如此,怨不得我!

    小沅说完,见到四周火势越来越大,转身准备冲出这间柴房。

    谁知她的手还未碰触到门,大门已被一脚踹开。

    啊!

    闪避不及的小沅被撞得半天高,再重重的落下,正好落在燃烧的火海之中。

    啊……好痛……

    凄厉的叫声伴随着她身上窜烧的火焰传遍整个柴房,但冲入的人却不理会受报应的恶人。

    娃娃?

    娃娃一听到云海熟悉的呼唤,害怕、委屈的眼泪立刻夺眶而出。

    云海迅速地替她解开被绑的双手及口中的布条,然后将她抱起来往外街。

    来到了外面空旷的草地,娃娃看到了许多人,显然云海是出动了大批人马来找她。

    小沅……她还在……

    她是自作自受。云海冷冷的说,双手紧紧的抱着娃娃不放。

    一想到那该死的女人差点夺走他生命中的最爱,他真恨没亲手杀了她。让她被火烧死,还算是便宜了她。

    可是她死了,谁能证明我的清白?唯一的人证死了,她的冤屈还有洗清的一天吗?

    此时,一个小丫鬟走到两人面前,我可以证明下毒的人是七姨太,因为七姨太毒死其他姨太及老爷的药……都是叫我去买的。

    娃娃大吃一惊,再看看云海,只见他点点头,我本来就不相信你会下毒,只不过为了引出真正的凶手,只好委屈你了。

    娃娃听闻,毫无预警的甩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现场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云海被打得别过头去,但他没有生气,只是缓缓的转过头,深情款款的面对娃娃,温柔的说——

    我爱你。

    见娃娃没有任何反应,云海又了说一次。

    我爱你。

    讨厌……

    娃娃哇地扑进他怀中痛哭失声,放肆的宣泄心中所有的委屈及害怕。

    云海任由她痛哭,目光落在被大火吞噬的柴房,觉得过去所有的y影、恶梦也正被大火烧毁、融化,不再威胁他,不再影响他。

    听着娃娃的哭声,他明白,他解脱了。

    娃娃的天真和善良征服了他,令他明白被爱及如何去爱人。

    我爱你。他在她的耳畔又低语一声。

    听到怀中人儿哭得更加大声,他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

    先让她哭个痛快吧。

    等她哭完,他一定要听到她亲口说那三个字。

    而他,将会永远相信。

    完

    【。。 ,热书吧,搜刮各类txt小说。欢迎您来。推荐好书!】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