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2 部分

第 2 部分

    可是聂北这时候绝对不会,因为他现在还很难受,没有发泄出来,这时候见绝色熟美妇人后身子更软了,犹如水早造的一般,潮红的身子泛着r欲的光彩,聂北开始疯狂的拉动着身体,又开始向身内深出闯荡。

    “啊……你、你、喔……”

    原本还哭哭啼啼的熟妇人在聂北新一论的冲撞下再一次呻吟开来。

    在这绿绿翠翠的草丛遮掩下,一个似哭似呻的女人和一个喘气如牛的男人耸动着,纠缠着,绝色熟美妇人已经迷失在阵阵的快感中,根本分不清自己是该欢喜还是该羞恨,这一刻她想到的是身体快承受不住了,又要来了……

    绝色熟美妇人这迷迷糊糊间似乎感觉到了y贼动作的加快,喘声更沉,力度更大,他也要来了……迷迷糊糊的熟美妇人恍然惊醒,y贼要爆发了……自己虽然四十出头了,可是花田依然肥沃,经过几番风雨的湿润灌溉,又让贼那丑陋的东西耕耘劳作,此时又正是危险期,肥沃的花田要是被撒下种子便很可能扎根发芽,这……不可以让他s进去,不可以……

    聂北这时候可不会想其他,他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阵阵的快感在冲刺中产生,然后传达到大脑,小腹会聚着这些日子积累的弹药,今天就要一泄千里,他挺动得越加的卖力。

    绝色熟美妇人这时候又惊又怕,身体剧烈的扭动,双手也开始用力推攘着聂北结实的胸膛,身体挪动着要往后退,聂北哪会给她退呢?只见聂北双手死死的扳住她的p股不给她逃脱,的庞然大物依然有力的耕耘着。

    绝色熟美夫人急都眼泪都渗了出来,“别、喔……别s、s到……到我里、里面啊……”

    聂北置若未闻,再用力的获取最后的快感。

    初放纵 第006章 娇羞美熟妇(4)

    “求、求你……求你了……喔……”

    绝色熟美妇人被聂北冲撞得断断续续的声音赫然而止,她直感觉到聂北最后一撞几乎把她撞穿,紧接着她再感觉到男人的那根东西在自己身体的底部微微跳动几下,接着就是一股股的生命热流喷到花心里,紧张害怕的她被聂北s出的岩浆烫得浑身一颤,再一次高c了。

    “喔……”

    聂北足足s了成十秒,才浑身泛力的趴倒在绝涩熟美妇人那温润滑腻的茹房胸脯上,粗声大喘。这时候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清澈,浑身也不再热得烫人。

    绝色熟美妇人这时候欲哭无泪,失去清白的羞耻和对聂北播到她体内的种子忧虑忡忡。她嘤嘤咛咛的抽泣着,愤怒的把聂北身体推开,聂北舒服完了当然不会再固定她,让她翻了身,聂北坐到边上。

    “y贼,你毁我清白,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呜……”

    绝色熟美妇人不急着穿上衣服,而是蹲在草地伸手去挖着她那被聂北肆虐得的红肿花园圣地,她只是把聂北s到她里面的东西弄出来,可是她知道,男人作恶的东西太长太大,已经穿c到zg里面去了,在里面s的,想让那些随时能发芽的罪恶种子流出来是没多大可能了。

    聂北s得她里面满满的,她这么一挖,倒是有不少r白色的胶状物流出她那肥美水润的花田,然后顺着大腿滑流而下,滴落在草地上,看到这么一副糜烂犯罪的画面,聂北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绝色美妇人依然在扣挖着,却没发现眼睛本已经清明的聂北再一次微微泛赤,待她发现的时候聂北已经挺着粗壮的庞然大物站在她身后了。

    她颤声道,“你、你还想怎么样?”

    她想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自己依然是无力反抗的弱者!

    聂北略微沙哑的声音道,“我还想s多些给你!”

    “啊……我不要,哎哟……你……唔……呜……”

    绝色熟美妇人还未来得及多挣扎,便被聂北从粉背上一推,她慌急之下双手忙撑地,却没想到这样便露出了浑圆白嫩的p股,一副等待郎君从后入的姿势,她还未反应过来,聂北已经挺身再一次占有了她肥美的身体。

    这一次聂北持续得很久,从温火细雨到狂暴肆虐,身下的绝色熟美妇人就仿佛飘零在狂风暴雨的大海中的小舟,几番潮起潮落,风来雨去,已经忘记了这个姿势所带来的屈辱感了,剩下的只是本能的迎合和忘情的抵挡。

    聂北持久力十足,也只有她这样熟美的妇人才能勉强承受得起,她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又要来,哀吟一声身体再一次绷紧抽搐,阵阵潮水从花田里涌喷而出,极度的快感让她差点晕了过去。

    聂北深在熟美妇人身体里的庞然大物几度被热潮袭击,再也无法忍住那份酸麻欲仙的快感,再一次在绝色熟美妇人的蓝田里喷s……

    被s了第一次,再s第二次,绝色熟美夫人已经不再挣扎了,反而任命的去享受那份生命的热流带给自己的快感,在聂北喷s时她再一度高c了……

    两人事后无力的交叠在地上喘息,聂北温情的抚摩着绝色美熟妇人白嫩滑腻的冰肌玉肤,感受着对方的温度。而绝色熟美妇人此时竟然有些享受聂北这种温情的动作,一时间有些羞赧和自责。

    好一会儿绝色熟美妇人才低声抽泣着推开聂北。

    聂北也没过多的动作,反而在思考怎么善了这事,虽然刚才很爽很消魂,可他知道,这做了万恶之首的事,法律容不下他的。怎么办呢?杀人灭口?这个聂北做不出来,刚才正在自己身下婉转啼鸣哀声呻吟的绝色美人儿,他怎么下得了手?再说了,杀人能了事?

    自己跑,跑出中国?怎么跑?

    毫无头绪的聂北忽然怨恨死那条红蛇了,他知道,自己今天定力这么差,做了这么一件‘爱做的事’,全是因为红蛇的原因,它的血在自己体内发挥作用了,特别的强,不愧是y蛇。聂北虽然恨死那条y蛇了,可他也知道,自己已经吃了它了,算是报仇了。

    而这时候绝色熟美妇人已经柔柔弱弱的穿回了衣服,可是她的鬓发已经散乱,娇颜依然带泪痕,面色潮红未退,一副不堪风雨的样子,十分凄婉。

    “杀千刀的y贼,我、我要送你去官府,我……呜……”

    说着说着她嘤嘤凄凄的哭了起来,想来清白对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可聂北忽然的出现又狠心的夺走了她的清白。

    官府?聂北这时候才开始注意绝色熟美妇人的衣着,标准的古代妇女打扮,难道……

    聂北嘿嘿直笑,“送我去官府?安我个什么罪名呢娘子?难道说我xx了你?那样的话估计谁都知道我们的事了喔!”

    绝色熟美妇人一时气话而已,听到大片的人知道今天的事,她吓得脸色一片惨白,却是争辩道,“y贼,我不是你的娘子你别乱叫。”

    聂北有很大把握肯定自己是回到了古代,或许这在没遇到红蛇、蟒蛇这些事情前,回到古代这样的事聂北打死都不信,可自从在那鬼森林里走动后,遇到的怪事多了,现在多这么一件也不惊讶了。

    “可是我们已经做了夫妻该做的事了喔,这样一来我不叫子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聂北j诈的套她的话。

    “戴……”

    绝色熟美妇人反应还不算慢,“哼!y贼,你会有报应的。”

    绝色熟美妇人身体已经接受了聂北,可传统的心依然无法原谅聂北对她所做的事。

    绝色熟美妇人扭头就走,她很想再大哭一场,可是她依然欲哭无泪了。

    聂北故意喊声道,“嗳,戴娘子等等我呀。”

    只见原本走路就腿发软的绝色熟美妇人听聂北辱了自己还想纠缠下去,顿时慌得提起罗裙就走。

    聂北看着优美的身影走路有点怪异的跑远,不由得有点不舍,又有点轻松,因为他猜想这里是古代了,那么自己这次应该能揭过去了。

    聂北随后再出到道理边上的时候,只看到远方扬起的尘土和越行越远的马车,聂北知道,那里面有刚才让自己消魂的女人,在古代这种交通不发达通信更是落后的环境下,一走便是杳无音信,一别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的事在这种环境下司空见惯,时刻上演,自己和她还会有见面的机会么?

    聂北怅然若失,他很怀念她的身体,她娇滴滴的呻吟声,还有那张恬静贤淑又淡雅的玉颜。

    因为,她是聂北第一个女人。

    初放纵 第007章 初入城

    聂北顺着大路一直走,一直到傍晚差点把腿走断的时候才遇到人,可这时候有没有人对聂北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座不算庞大的城池,城门门楣上石刻着“上官县”三个大字,厚重而浑沉,现得有点年月了。

    聂北知道自己这么一身仅穿底叉的‘帅气’造型实在不算雅观,便偷偷摸摸的在城外贫苦人家凉衣服的地方偷了一件最少补丁(五个补丁已经是最少的了)的麻衣穿在身上。这回进城应该没问题了。

    可能现在是天下太平的缘故,又或许是这县城远离国线,征战威胁机会没有,那些城卫几乎在都闲得要抓虱子了。聂北大摇大摆的入了城。

    傍晚时分了,城内街道上依然有不少的人在周边摆滩卖东西,聂北看得最多的是灯笼,五花八门各种各样,有鱼有龙有虎有猪,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为妙为俏,不得不感叹能工巧匠的手艺非凡,聂北不知道为什么各各商铺小店会摆出这么多灯笼来,可看到古色古香的周围景色,还有周边穿梭而过的古人,他们一身打扮有贫瘠犹如聂北现在所穿的,也有绫罗绸缎锦衣华服的,无一例外不是古人的穿着,聂北有点恍惚有点不真实的感觉,可眼前绝对是真的。只是不知道自己回到了哪个朝代,他的历史学得不好,对这些朝代的衣着也没什么研究,要不然或许能从衣着上看出问题来。

    县城一般都不算很大,放在二十一世纪上比较的话,这县城说是城都不如说是个集市型的小镇,可聂北也知道,这县城虽然无法跟现代城市相比,但它在古代已经算是繁华的了。杂乱的吆喝声和儿童耍闹声交错在一起,看得出来这城很安宁祥和。周边又不少卖茶水点心面包之类的,看着热气腾腾的馒头还有那不带多少油的面条,聂北觉得要是能吃上一顿如此‘美味’的话就好了,好些天没见过‘熟’食物了,聂北一路走来,看着别人在吃,狂咽口水,但身无分文的他连这件看上去补了几块补丁的衣服还是顺手牵羊得来的,现在哪来的钱吃饭。

    聂北有点悔恨,看当时那绝色熟美妇人的打扮,应该算是富裕的人,当时能她给点银子用着先倒好了,聂北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再者,当时强上了人家,心虚之下哪还想那么多?

    聂北忍受着饥饿漫无目的的走在寒冷的街道上,他觉得自己是个孤儿,这辈子都脱不开是个孤儿的份,在现代也是,回到古代更是,在现代,从小孤儿院长大的聂北的思想比谁都早熟,无钱读书的他达到了参军年龄后便投入了军营,通过自己的努力进了军事学院进修,本来以为一生就献给了祖国,却不想一跳就跳到那鬼森林里去,吃了半个月左右的生蛇冷水,现在更是能看不能吃,心里又感觉到无衣无靠,浪子不外如是,聂北此时的心别提有多萧索。

    其实聂北年纪并不大,二十都不到,从他那张帅气的脸上能看得出来。

    聂北胡思乱想间,只见一个上身穿着朴素棉袄一条灰色长裤、脚下一双破旧绣花鞋的女子,给人的感觉就是朴素到了极点,腰间束着一条唯一光亮的白腰带,一头长长的黑发绺成一条长长的大辫子,发辩顺在胸前,发梢尾被腰带束着,既俏皮又古朴。

    一张圆圆的俏脸冻得红扑扑的,似乎是冻的又似乎是因为她现在推着一辆单轮推力车,所以累红的,只见推力车上载着满满的柴薪树枝,砍得一段一段绑成一捆一捆,很整齐,就像她额前的刘海儿一样。

    聂北不知道怎么的,看到她这么一个可人儿就忍不住往她的玉女峰看,不过很可惜,女孩显然是女孩,不像中午那个在自己身下呻吟的熟美妇人,发育还不够,而且大冷天的她穿的衣服比较多,囊得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她推着一车的柴薪,显得很吃力,但脸色平静似笑似喜,似乎再多的累她也能忍受,也能在苦中找到快乐,聂北感慨万分,心想:人家一个初中生般年纪的女子都能忍受得了这个社会的苦和累,我一个现代人男人还会饿死在街头不成?

    想到这里聂北心不由得放松,不再有悲情,有的只是自信,可自信能准时换饭吃么?聂北苦笑,显然,自信归自信,但自信不能立即换饭吃,他还得挨饿。

    茫然间几匹高壮的大马从街头不远处狂奔而已来,碗大的马蹄扣在地上声音犹如奔雷,笃笃笃声沉闷的吓人,走在街道上的行人闻声都飞快的闪回一边。一些甚甚闪躲得及的惊呼连连,一些脾气大点骂骂咧咧。

    而几个骑在马上的人急声呼喊道,“快给爷让开点儿,让开!不让开撞死你们。”

    聂北见过嚣张的,却不想还有如此嚣张的,在街道上奔马,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随时会撞死撞伤街道上闪躲不及的行人么?要是街道上有小孩的话那就惨了。

    聂北的担忧是对的,小孩倒没有,可那推着一车柴薪的女子正背对着城门,也就是正背对着那些奔跑而来的几匹马,她听到了跑马声,也听到了四下的惊呼声,她只想快点把车推到边上一些,奈何推车太笨重了,忽然要改变方向很难,女子一急,回过头去,只见五匹马眼看就到跟前来,她犹豫着要不要掉下单轮推车让车上的柴倒落地然后自己闪到一边。

    她这犹豫间,五匹大马就到了跟前,马上的五个人似乎也想不到竟然还有有人推着车傻傻的站在路中间,五人脸色稍微一变,他们恼怒竟然有敢挡路的人,但他们的马冲得太快了,根本无法段时间停下,转道也来不及了,众人无不为推车的女子捏一把汗,只要被如此速度的奔马撞上,这可人的女子十死无生。

    而就在这时候,早有准备的聂北飞身扑倒被吓呆的女子,搂着她顺势滚出到路边,女子那车柴失去女人的平衡,单轮车应声倒下,众人以为那五个骑马的男子这次要倒大霉撞柴堆时,只见带头的一位锦衣男子控马跨飞,他身下的那匹黑马甚甚的跨过女子的那车柴,可知此人的马术和应变能力十分强。但他身后那四个骑马的却没他那里的控马能力,更没他在前面那份先知先觉和敏感的反应能力,第一匹撞上了柴堆,马倒人飞,跟着后面三匹马也相继撞倒,马倒人飞,砸出几米远的距离,不知死活。

    初放纵 第008章 英雄是痛苦的

    女子被聂北搂得密密的,护住她滚到路边上,聂北周身骨痛,几处皮肤都划破了,火辣辣的,好在聂北原本是位军人,虽然在军校里呆的时间比在军营里呆的长,可也算是皮粗r厚,这点小伤他还不放在眼里。而女子有聂北护住,虽然滚动得激烈,可她没受到什么伤,她惊魂初定,才发现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搂住,她知道是这男子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可男女授受不亲,当街被一个男子搂住,她臊得慌,原本就红扑扑的圆嘟嘟十分可人的娃娃脸越发红润,慌忙的推开聂北站起来。

    用那黑白分明的眸子四下扫了一眼,见大家似乎没对自己指指点点,她的心微微放下。

    今衣男子骑在黑马上,看着四个落马倒地的家奴三个在呻吟惨嚎,一个昏死过去,他心里有气,睇着推车女子,待仔细一看时双眼不由得一亮,女子虽然穿着破旧老土,谁也不会多注意她,可仔细一看时才发现,女子犹如蒙尘的美玉,越看越可人。

    被锦衣男子盯着,女子不由得把身子往聂北靠近些许,她虽然懂的事不多,但也能知道那锦衣男子要是以自己误人摔倒为借口纠缠自己的话,那自己就倒霉了。

    锦衣男子越看女子越有味道,那股儿的朴素纯洁,他心不由得热了起来,看她穿着,以自己的家世要得到她实在容易过借火。他虽然有这个心,可是看到周围围观了这么多老百姓,他堂堂一个有名的上官县才子,怎么都不好意思去做。

    而这时候有两人骑着两匹高头大马来到锦衣男子跟前停下,高声道,“一名兄,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你这位名人,实属三生有幸……”

    “宋兄过奖了,你我同是四大公子,田某何来名人之说。”

    “今天你我不妨到万芳阁喝两杯清酒听媚媚姑娘唱上几首曲儿,又或许过寻春楼让菲菲姑娘跳上一支舞吹两曲箫,再吟诗作对岂不痛快?”

    “柳兄果然是快人快语,道出你我之心声,固之所愿不敢请尔,既然柳兄有此意,我田一名自然是无不应允,只是我四个家奴受了些伤……”

    聂北见又来两匹马,三个人骑在马上夸夸而谈,离得远聂北听不到他们都说些什么,也不懒得听,不多时,三个人骑着马带着三个伤得很重一个不知死活的人了,临走前那锦衣男子回头望了一眼女子。

    那些人都走了,女子打回城的柴被撞散一地,但从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半点的火气,依然是心平气和温婉可人,只是俏生生的对聂北道谢:“刚、刚才谢、谢谢公子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

    “不客气,谁见到你这么漂亮的女子都忍不住要舍身相救的,我幸运点出手罢了。”

    聂北还是不太会说古话。

    女子脸更红了,她想不到这个才救了自己的男子是个轻佻的人,她不由得偷偷的打量一眼聂北,她觉得聂北脸很英俊,可是却打扮很怪异,头发竟然剪成那样,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轻易折损?一身打满补丁的衣服,看来也是和自己一样贫苦。

    女子发现聂北盯着她的脸直看,她心嘣嘣直响,不敢以聂北对视,只是羞涩的转回身去,然后去收拾散倒在地上的柴薪。

    天无不腐之物txt下载

    聂北也蹲帮她收拾,却无话找话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呀小……姑娘。”

    差点说小姐了。

    聂北不知道在古代直接问一个认识不久的女子名字是十分轻浮的,女子忸怩着还瞄了一眼聂北,还是回答他,只是声音小得很,“小女子姓宋,公子可以叫我巧巧!”

    “喔,我还未介绍我自己给你认识呢,聂北,聂是聂北的聂,北是聂北的北。”

    女子愕然片刻,继伸出一只手来半掩着红唇吃吃而笑,“哪有公子这样介绍自己的名字的。”

    聂北嘿嘿直笑,他的名字本来就没什么噱头可言,平淡如水,除了这样介绍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手脚快捷的帮她收拾着柴薪,两人闷头苦做事,散落的柴薪再一次被束成一捆捆的,接着聂北这个免费的劳动力再帮她把柴薪装上车。

    聂北没觉得累,只是好奇的问道,“巧巧姑娘,你打这么多柴烧得完么?”

    宋巧巧现在面对聂北没刚刚认识那么的害羞了,倒也敢偶尔抬起偶来望着聂北,声音柔柔弱弱,是个容易害羞的女子,“我是打柴到城里卖的,今晚是大年夜,明天就春节了,一些人家总会储备些柴薪的,价格也会比平时高点。”

    卖柴?聂北微微错愕,继而是无尽的爱怜,“那你现在要把这些柴送到那里呢?我帮你!”

    “怎么好意思麻烦聂公子你呢,我自己来就行了,我母亲有事的时候都是我送到城里来的,我可以的。”

    宋巧巧大胆的注视着聂北,圆润可人的脸依然是红扑扑的,“承蒙聂公子刚才出手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现在都快天黑了,想必聂公子的家人也等急了,就不麻烦聂公子了。”

    “别公子公子的叫我,你看我,哪像个公子?倒像个叫花子,你再叫我公子我就无地自容了,你还是叫我聂北或许聂大哥吧。”

    “好的聂公……大哥。”

    宋巧巧看聂北的造型和打扮,实在和什么公子搭不上勾,顿时有点想笑,可又不好意思笑。

    “放心吧,没事的,反正我也无家可归,去哪都是去,帮你就帮到底嘛,对不对?况且能和巧巧你多相处一段时间,我可求不得天天跟随在你身边!”

    聂北口花花的说道。

    宋巧巧羞答着头,小声说道,“聂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像、像个登徒子一样!”

    宋巧巧说说到最后犹如蚊呐。

    聂北却听得清楚,但他只是不在意的笑了笑,“来让我来,你在前面带路。”

    在古代,有聂北这种脸皮和热情的人实在不多,宋巧巧拗不过聂北,只能空着手到前面去带路。

    聂北推着整车柴跟在她后面,看着她那匀称的身段婷婷而走,圆圆的p股轻微的扭摆着,可人的容颜回偶尔回过来对聂北轻轻一笑,宋巧巧这一回眸间所展示出来的风情让聂北觉得这车柴轻了不少,估计再多一车他推起来也不会觉得累。

    初放纵 第009章 温婉可人的母女花

    “喔对了巧巧,现在是什么朝代?”

    聂北很想知道自己到底回到了哪个朝代。

    宋巧巧回眸瞄了一眼聂北,看来她是想不到聂北会问这么浅显的问题,都不假思索便脆声道,“现在是大赵朝,赵武王武力一统四方,到现在,建国还不到百年时间,现在是承德十七年,过没今晚到明天就是承德十八年,聂大哥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聂北讪讪然,何止是不知道呀,简直是一头雾水,什么大赵呀?还一统了,在聂北的脑海里怎么搜索都搜索不到一统有个叫大赵的一统中国的王朝。

    聂北接着问道,“那你知道开国皇帝也就是你所说的赵武王的名讳么?”

    宋巧巧见左右没人,便不怕直呼皇帝的名讳,“赵武王的名字叫赵本山呀!”

    聂北差点把整车柴推进右边的河里,赵本山?不知道这赵武王是不是也会来两段子相声呢?

    宋巧巧见聂北一副怪异的神色,不由得俏生生的问道,“怎么啦聂大哥?有什么不对么?”

    “喔没事没事,继续赶路。”

    聂北虽然愕然于‘赵本山’他老人家的名字竟然如此nb,连大赵的开国皇帝都跟他枪,但聂北还是从宋巧巧的话里对比得出,这所谓的大赵并非历史书所记载的那些照顾历朝历代,看来这古代也有古怪,并非聂北记忆里的那些朝代。

    “那巧巧,你跟我说一下大赵现在的大概情况……”

    天慢慢暗了下来,聂北帮宋巧巧推着满载着柴薪的单轮车转了几户人家后柴已经全部交了出去,换回几个轻得不能再轻的铜钱,这就是生活。

    经一路来宋巧巧的解说,聂北也大概的了解到了这大赵朝的基本情况,大赵建国皇帝赵武王文治武功,是一位雄才大略的英主,大赵在他一手掌控下迅速崛起,之后赵武王四处征战,成功一统中原,传到现在四十多岁的皇帝赵志手里已经是第三代了,也就是说赵志是赵武王的孙子,大赵朝从诞生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七八十年的风风雨雨,现在整个大赵繁华平和,少有战争。当然,大赵这所谓的繁华在聂北这个现代人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而聂北和宋巧巧现在所在的上官县就是大赵帝国灵郡下属的一个县城。而宋巧巧的家在城郊外不远,她和母亲方秀宁生活在一起,再没其他人,母女俩以卖豆腐维生,有空闲的时候偶尔会打柴送到城内卖给大户人家赚些生活费。

    “聂大哥你又是从是地方的人,怎么会到上官县来,打算去哪?”

    宋巧巧还是好奇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聂北随口的编了个谎,瞎掰道,“我从小就和位老人住在森林里,老人死了之后我就孤身一个人走出森林,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这里,漂泊无依,走到哪是哪,哪都是我的家。”

    “那你今晚……”

    宋巧巧大的眼睛静静的看着聂北。心里对聂北可怜的身世万分同情,和聂北说话的时候,声音越发的柔了。

    “蹲街头。”

    “要不……”

    宋巧巧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要不你可以暂时到我家住一晚。”

    “可以吗?”

    聂北犹豫着说道,心里却一百个肯了。要不然今晚他去哪睡?他可不想像在那鬼森林里一样睡树木又或许睡泥地。

    “我家只有我和我母亲两个人住,收拾一下的话还能住得下一个人的,聂不嫌弃的话随我回去暂时住宿一晚。”

    宋巧巧一想到自己带一个陌生的男子回家让自己的母亲见到,顿时觉得很难为情,可是她也不忍丢下救过她一命还热心帮她那么多的聂北在接头路边露宿整晚。

    聂北推着单轮车在宋巧巧的带路下出了城,回到一间泥草搭结而成的房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这泥草搭结而成的房屋不大,但有个篱笆围起来的院子,里面栽了些蔬菜之类的,还看到圈养了几只j,母j,想来是下蛋的,但此时冻得像几个冻rj多点,嗯,戴毛的。

    聂北透过篱笆借着泥草房门s出的丝丝灯光,看到一个穿着朴素的妇女依着门框在眺望着,或许说是守望着,聂北想,这大概就是宋采采口中的母亲方秀宁。门边左右一对大红对联映衬下,犹如一个盼夫的新娘子。

    “娘!我回来了。”

    宋巧巧脆声甜腻腻的呼唤一声,接着就巧手打开篱笆院子的门,先聂北一步走了进去。

    “巧巧,你总算回来了,这么晚才回,让为娘替你担心。”

    方秀宁轻声嗔怪。

    方秀宁虽然是在嗔怪,但是她那声音很细很温柔,见女儿回来便走上前握住她女儿宋巧巧的手。

    “娘,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那些大户人家架子大着呢,总得等些时间才处理些事儿,这一磨蹭也就这么晚了,让娘你担心了。”

    自懂事起就和母亲、姐姐住在一起,后来姐姐嫁人了,也就剩下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是自己的全部。

    “咦,单轮车你忘记带回来了么?”

    宋巧巧这时候脸不由一红,瞄了一眼母亲,羞涩的说道,“娘,已经带回来了,只是还在院子外,而且……”

    宋巧巧咬了下嘴唇,泼出去的说道,“而且女儿还带了个人回来,他正在外面,要不是他我可能就不能再见到母亲你了。”

    这时候聂北知道自己该出来了,省得宋巧巧羞怯不知所措。聂北推着单轮车走进院子里,随手把单轮车斜放下,然后走到方秀宁的跟前问好,“晚辈聂北见过方阿姨。”

    古代的话语方式还是让聂北有点别扭,但随乡入俗,聂北也只能慢慢去适应。

    聂北借着泥草房内s出来的灯光偷偷打量着方秀宁,一张慈祥秀丽的脸,和宋巧巧有几分相似,只是她的脸型长一些有点像瓜子脸,而且她的脸比宋巧巧的更白一些,如流云般的黑发规则的盘在头上,用一张明黄色的头巾包扎着,再顺带着撇回脑后,几篓发鬓顺着耳边垂到高耸的玉女峰上;此时多半觉得没有外人会来访走动,所以她上身内穿一件绯色窄袖紧身短衣,几个纽扣自短短的领襟开始斜着向右肩膀以下一点的位置别着,却被巍巍颤颤的玉女峰撑得隆隆高耸,纽扣缝接处无法合密,聂北能看到方秀宁体内那件红色的贴身小肚兜。

    再外面套着一件碎花白的厚棉袄,遮挡寒冷用的。身下却只穿一件微微发黄的厚棉褒裤,很有居家的味道。她整个身段看起来属于型的,上挺下翘,圆润温婉,一副贤妻良母的形象。

    和宋巧巧在那里一站,一大一小,温婉可人,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聂北感觉身体有点热,好在还不至于控制不住。心里却大叹:好一对温婉可人的母女花。

    初放纵 第010章 干娘方秀宁

    方秀宁显然没想过自己的女儿会带个陌生男子回来,而且自己又只是穿些居家服饰,这如何能见外人?她看到聂北打量的眼光在身上扫,她脸不由得臊热起来。

    待看到聂北其实很年轻,也就是成二十岁而已,想到他比自己的大女儿还要小很多,她心平静了很多,脸色也自然,淡淡的微笑着,“天气冻,都进屋去。”

    她嗔怪的剜了一眼她女儿宋巧巧,意思就是你不应该这么晚带个陌生男子回家,寡妇门前是非多,到时候惹非议。

    宋巧巧羞怯的低下头,俏脸越发的红润,只是天黑了,昏暗间别人看不到。

    “给方阿姨你添麻烦了。”

    方秀宁无妨一笑,把聂北请进屋内,“寒舍简陋,让公子你见笑了。”

    聂北目光随意一扫,屋内其实不算简陋,反而是杂物塞得满满的,但收拾得十分整齐,空间就显得小了,一张方方陈旧的桌子,旁边三张椅子,其中有一张似乎很久没动过,摆到桌子底下了。桌子三碟小菜两碗饭剩在那里,依然冒着热气。

    这应该就是大厅了,简陋狭窄,但还整齐,很有生活的味道。

    大厅一侧有两个房间,但都是没门的,只是用一块旧色的麻布遮掩而已,十分简单随意,想来她们母女两的生活很艰辛,一些必然的生活品都异常欠缺。

    方秀宁手脚麻利的收拾一个位置,冲桌子边上搬过一张椅子摆下,请聂北坐下,宋巧巧却端来了一杯开水,“聂大哥喝点水。”

    “谢谢!”

    这时候方秀宁对宋巧巧打个眼色示意一下,然后她就自个儿撩开最内的一个房间的门布,走了进去。宋巧巧歉意的看了一眼聂北,随后跟着她母亲进了那房间。聂北虽然年纪不大,但不笨,自然知道自己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男子到一个寡母孤女家,必然会增添她们的麻烦,她们对陌生人也总会有所顾忌,这时候方秀宁多半是叫女儿进去问自己的情况了。

    不多时,母女两人莹莹而出,方秀宁恬静的出声说道,“聂公子要是不嫌弃粗茶淡饭就和我们一起吃顿饭,尔后我再给给你安排个睡的地方,可好?”

    聂北盯着方秀宁和宋巧巧两张带点相似却又各有风情的脸蛋,真诚的笑道,“方阿姨叫我聂北或许小聂、小北都可以,千万别叫我公子。”

    方秀宁见聂北真诚的笑容她忽然感觉到很亲切,双眼不由得露出了些些的慈祥,望着聂北就仿佛望着自己的儿子一般,她本身有个儿子的,可是那年儿子和丈夫一起患病死去,所以她才会被婆家的人以不祥女人克夫之名赶出了家门,那时候她带着大女儿和才出生还未断奶的小女儿宋巧巧流落街头,苦苦维生,这一刻见到聂北真诚的笑容,激起了他母性的温柔,还有对儿子的那份记忆。

    “叫你北儿好吗?”

    方秀宁慈性的声音温温轻轻的,仿佛对自己的儿子说话一般。

    “没问题!方阿姨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只要你能开心我无所谓。”

    聂北当然没问题,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方秀宁忽然间性情改变那么多,刚才还对陌生人带有发自本能的警惕,这时候却温声细语,十分疑惑,但聂北知道,自己身无分文,被人怎么叫都无所谓。

    方秀宁听到聂北说可以时双眼不由得一亮,喜上眉梢,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淡淡甜甜的,却是最易醉人。

    “巧巧你和北儿先坐,我去洗多个筷碗。”

    说完她就走了出去,厨房是在外面单独搭个矮泥草房做成的,而厨房边上有一个没墙的搭棚,四跟大桩子撑上,上面覆盖茅草当作遮风挡雨之用,下面装有一个磨台,旁边放有不少农家工具,有两三个剩东西用的箩筐。

    她麻利的洗了一双筷子和一这一碗回到餐桌上,再给聂北剩上饭。

    她双手递给聂北的时候聂北忙站起来接过,“谢谢!”

    聂北碰触到她的双手,忍不住摸了一下,很滑嫩,竟然没因c劳工多而粗糙,十分难得。

    方秀宁望了一眼聂北,见聂北神色自然的坐在那里,似乎刚才那一摸是意外发生而不是故意的,方秀宁暗自责怪自己多心胡思乱想。

    三人三碟菜,其中一碟是豆腐,还有一碟便是青菜,另外一蝶是瘦多肥少的猪r(古代肥r贵瘦r便)三个人吃两个人的饭量,自然都不饱,特别是聂北,一个男人的饭量必然很大,又饿了那么久,这顿饭虽然方秀宁和宋巧巧都刻意少吃,留多点给聂北这个客人,可聂北也只是吃个四分饱而已,但聂北却满足了,时隔成十天,总算吃了顿熟食饭菜,而不是生r野果,他满足了。

    其实这饭也不单纯是米饭,而是夹杂着玉米……应该说是大部分玉米和小部分大米一起煮熟的‘杂粮饭’,但这已经节日—大年三十晚所能吃上最好的饭菜了,平时他们晚饭也只是吃些西拉拉的粥而已,更别说有r吃。聂北不知道这些,但他能感受到这个家庭的贫苦。

    “我看你还未吃饱,要不然我等一下再煮些面条给你吃。”

    方秀宁要收拾筷子和碗,但宋巧巧抢着做了,她便和聂北谈起话来。

    “够了够了,不用麻烦阿姨你了!”

    “饿着肚子怎么可以呢?”

    聂北本想说不用这么麻烦的,待看到方秀宁那份关怀的神情仿佛一个贤慈的母亲一般时,顿时说不出口了。

    “北儿,我听巧巧说,你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在外奔波,你没有点别的什么打算吗?比如安定下来,安安份份找个事儿做,总好过无依无靠的流荡好呀?”

    “这个我还未想到。”

    “那你过了今晚明天又打算去哪呢?”

    方秀宁关切的问道。

    “我不知道!”

    “要不然我帮你在上官县找看有没有合适的事儿适合你做的先做着,比如在酒楼、食肆里打打杂又或许进些大户人家里当个护院,有个安定有份收入,只是不知道北儿你有没有这个打算?”

    “好呀好呀聂大哥,你以后就住我家……”

    宋巧巧洗完筷子和碗回到欢声的接上话。被被方秀宁嗔怪的眼神把后面的半句瞪了回去。低着头乖乖的坐在一边上。

    “聂儿,你可曾成家?”

    方秀宁忽然突兀的问这么句。

    聂北苦笑,成家?才到这里多少天?以前都没家,现今更别说。“我至今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扑哧!”

    宋巧巧忍不住笑出声来,“聂大哥说话好逗哦!”

    聂北讪讪,他很想对单纯的女子说:其实那话在现代都快被单身一族说到烂了。

    方秀宁想笑,但她笑不出来,她没宋巧巧那么单纯,她能体会到聂北一句俏皮话里隐含的那分孤单和凄凉,她不怀疑聂北的话,因为在古代,人即使撒谎也不会拿亲人的存在于世与不存在于世来撒谎,古代绝对是迷信的,没人敢撒聂北这种谎,聂北也没必要撒谎,所以她信了,信聂北是孤苦伶仃的一个。此时她双眼充满了慈爱,竟然迷离起来,伸手抚摩着聂北那短短的头发,温柔的说道,“北儿,我收你做我义子你以后就不会孤苦伶仃一个人了,那样就有关心你疼你的母亲,还有巧巧做你妹妹,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永远不会有人赶你走。”

    说到动情处,方秀宁搂住呆呆的聂北,她的身体丝丝的颤抖着,她心里想:我的弘儿没死的话这时候应该比北儿大三四岁!

    聂北从来都是孤苦伶仃的一个,在孤儿院时老院长是唯一关心一下他的人,后来死了之后就没人关心过他了,到现在这个环境,他依然也是孤单的,可这时候感受到方秀宁怀里的温暖和切切的真情的关怀,他双眼慢慢的蒙上了一层水雾,此时他心底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