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3 部分

第 3 部分

    水雾,此时他心底对方秀宁那身体没有龌龊的猥亵,即使她的怀抱真的很柔软。聂北只剩下拳拳的温情与感动,孤单的人不容易感动,但在亲情这一块心坎儿上,孤单的人绝对是最容易感动的,聂北情不自禁的呼喊一句:“干娘!”

    方秀宁娇柔的身子轻轻一颤,那秋水般的眼睛落了下激动的泪水,那泪水顺着嫩白的脸蛋滑下,“好儿子!”

    宋巧巧不知道她娘亲为什么这么激动,但她看到娘亲落泪了她也忍不住流下泪,上前从侧面伸出双手抱着方秀宁的脖子,嘤嘤而哭。

    三人中,一个想哭却死死忍住,因为他是男人;贤淑的女人却暗自垂泪,心有甜蜜;另外一个娇俏可人亭亭欲立的女子却是见母亲落泪,自己也忍不住哭出声来。一时间这油灯照得不够亮的泥草屋有点凄凄然。

    好一会儿,方秀宁偷偷拭干脸上的泪水,松开聂北,再帮她女儿宋巧巧擦了擦脸蛋儿上挂着的泪痕,微笑道,“好了好了,我们应该高兴才对,我们巧巧都大姑娘了,还哭得像个花猫一样,以后怎么嫁人呀!”

    “娘……”

    宋巧巧羞得扑到方秀宁的怀里,偷偷的瞄了一眼聂北,不依的撒娇:“娘你故意笑话女儿的是不是,我才不嫁人,我要永远陪伴在娘的身边,为娘你分担。”

    方秀宁露出欣慰的微笑,微嗔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哪有不嫁人的姑娘,说出去还不笑话邻里!”

    “谁爱笑话谁就笑话好了,反正只要我娘开开心心就好。”

    聂北看着两母女情着意切的温存着,不由得有点羡慕。方秀宁望了一眼聂北,伸出只玉手来搂过聂北,“北儿,我的好儿子,你以后也是我们家的一员,巧巧的娘也是你的娘,今晚你睡巧巧的床……”

    “啊……”

    宋巧巧还未等方秀宁说完脸就红到了耳根处。

    方秀宁瞪了一眼宋巧巧,继续说道,“而巧巧就搬过来和我睡一起。”

    这回宋巧巧更羞,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埋到她母亲的身体内,有时候反应过度也是一种心虚的表现,不知道母亲和聂大哥会怎么看自己。

    在这个家里方秀宁有绝对的话语权,虽然她不严也不厉,反而是温暾似水,可是聂北和宋巧巧都不愿忤她的意思做事,安排也就这样定了下来。

    初放纵 第011章 占干娘便宜

    古人到了晚上一般都没什么节目,不像现代人一样有电视这些消遣玩物,所以大多早睡,一般都是洗完澡就各自回房休息。

    聂北睡在自己的房间里,准确点说应该是宋巧巧的闺房里,床和被都没有更换,实际上宋巧巧臊得慌想换的,可没有第三张可换,于是聂北盖在身上的被子曾经也盖过宋巧巧这可未出阁的可人儿。闻得床和被子散发出淡淡的不似于香水的女人体香,聂北歧念横生,总是忍不住浮想起刚才洗完澡犹如清出淤泥荷花一般清丽可人的宋巧巧,贫苦衣着掩盖了她的美貌,让她明珠蒙尘,可清洗过后才能看出她的真实美态,浮沉洗落显美玉,因为在家的原因,虽然还是包得严实,但穿着不多,这才显示出她的身段来,匀称娇俏,那对的玉女峰虽然没有她母亲方秀宁的那么高耸,但也初具规模,这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来说,已经算发育良好了。

    聂北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宋巧巧可人娇俏,让人忍不住想呵护,而干娘……不行别想她。

    可很多时候越是不想去想的就越会想到,聂北脑海里浮现出第一次见到方秀宁时的感觉,那是一种给人安祥的的美,秀丽清婉的脸蛋,柔和慈爱的秋水眸子顾盼间总会让人舒心气和,而那对玉女峰就充满了诱惑的r感,耸高而伟大,浑圆而挺拔,那红色肚兜隐隐间的瞥到……聂北想着想着就觉得下面撑得很难受,聂北转一个身,背对着门布,尽量让自己去数绵羊,而不是想着干娘和她女儿宋巧巧的身子,极其困乏的聂北才迷糊的要睡着,可这时候离初躺下床已经有两三个钟了。

    正要睡着的聂北迷糊的听到轻微的脚步声,聂北知道这是干娘方秀宁,脚步声一直来到聂北床边才停下,虽然她尽量让自己脚步轻不可闻,但军人般警惕的聂北即使睡觉也十分警觉,还是听到了。

    方秀宁把油灯轻轻放在一处,然后哈着腰帮聂北掖紧被子,那对玉女峰更加的高耸荡漾了,而她却仿佛是一个担忧儿子睡觉不塌实蹬被子而冷到的母亲。

    阵阵熟女的体香传到聂北的鼻子,激发着聂北体内的。

    “啊……”

    一声轻呼,却是方秀宁发出的。

    只见聂北忽然转过身来搂住方秀宁上半身段,而柔软,方秀宁本是哈着腰帮聂北腋被子的,聂北这么一搂,她站不稳,跄趴着聂北的胸膛,一阵娇呼,闻着聂北强烈的男性气息,感受他宽大而结实的胸膛,紧而有力又温暖的怀抱,方秀宁胜雪容颜染红一片。

    方秀宁又羞又怒,正想喝斥聂北。却听到聂北梦呓般呢喃的声音:“娘……娘……你在哪呀,北儿好想你哦……”

    方秀宁看了一眼聂北,见他一副熟睡的模样,想他如此也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已,聂北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还有丝丝的怜爱,让聂北抱搂着,只是伸出个手来轻轻抚摩着聂北那帅气的脸,喃喃的说道:“可怜的儿,睡都这般不塌实,多半在梦里想起娘亲了。”

    聂北见这招混了过去,不由得心宽,聂北的头正压在方秀宁那柔软高耸的玉女峰上,阵阵熟女r香熏得聂北高烧,忍不住轻轻扭动一下,感受着那份柔软和舒适。

    “唔……”

    方秀宁禁不住轻轻吟了一声,再看一眼聂北,见他还是一副熟睡的模样,不禁怪自己多想了,却又为自己的身体反应感到羞涩,更为刚才禁不住的一声羞人的呻吟声羞愧难当,脸越发的红润了。

    方秀宁轻轻的从聂北搂抱中抽出身来,再帮他掖好被子,才端着油灯轻悄悄的回自己的房去。

    聂北装着睡着了,一直等到她离开时聂北才睁开眼,聂北心里阵阵暖意,多半此时翻靠被子他也不会冻,心里回味刚才那一抱的美好感觉,他带着邪邪的笑意睡了过去。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但聂北很郁闷,因为他昨晚梦遗了,先是自己第一个女人也就是野外弄的那个绝色熟美妇人,接着闪过方秀宁那张秀丽清婉的脸,再接下来就是宋巧巧那圆嘟嘟十分可人的娃娃脸,三个女人昨晚在聂北的脑海里呻吟承欢,于是早上醒来时,裤兜湿了一大块,难受得紧。

    聂北以为自己起得很早,才发现自己是最迟的一个,院子里那口水井边放着一个木捅,桶耳绑有一条麻绳,应该是打水用的,木桶旁边放着一个木制的洗脸盘,盘子里放着一条毛巾和一个类似于擦牙用的东西,想来是给聂北洗脸用的。

    而这时候少女巧巧正院子里凉晒衣服,一身淡青色的裙子,挺新的,应该是过年添新衣了,裙子虽美,但搭配那件棉袄就显得有点新旧交替不自然了些。而玉女峰微微撑起个优美的弧度,那头乌黑黑的长发这时候披散着,不做梳妆,从后面看去,犹如瀑布一般顺流而下直遮住她翘挺的小p股一半,仿佛日本漫画里那些唯美的美少女一般。此时她正撩起袖子拧衣服。

    听到聂北的脚步声,她转过脸来,不着粉黛的素面娇俏可人,她见聂北醒来,不由得一喜,甜脆脆的叫了声,“聂……哥哥早!”

    虽然昨晚睡之前她娘亲方秀宁就叮嘱她以后改口叫聂北为哥哥的,可她还是不习惯,而且少女的心思还有点别的东西,所以她叫哥哥的时候加上了聂北的姓。

    聂北笑道,“还早,太阳都快晒p股了。”

    宋巧巧脸一红,却不知道怎么接上聂北的话。

    聂北打上井水简单的洗刷一下,宋巧巧却惊乍一声,“啊,聂哥哥,你怎么洗冻水呀,我给你打热水去,娘亲烧了热水的,叫我等你醒了告诉你的,我一下子忘记告诉了,你等等,我给你打去。”

    “不用麻烦了,我都洗完了。”

    宋巧巧不好意思的站住脚,聂北接着再打一桶向简陋的浴室走去,宋巧巧奇怪的问道,“聂哥哥,你干什么呀?”

    “洗个澡!”

    “你会冻坏身体的,不行,你等我,我给你添热水,等我喔!”

    宋巧巧拿起水井边上的木盘往柴房也就是厨房跑去。

    聂北本来热水冷水都无所谓的,他习惯洗冻水了,即使现在是冬天。可他看到宋巧巧如此也不好拒绝,便由她去。

    望着宋巧巧翘挺的小p股一扭一扭的跑动,聂北心生欲念。

    宋巧巧不多时便小心翼翼的端着满脸盘的热水走来,迟疑一下还是走进浴室里,把热水轻轻放下,“聂哥哥,热水我就放这了,你把热水混进冷水里就不会太冻了,要不然会冷感冒的。”

    “你的手怎么了?”

    聂北看到她右手红了一大块,她虽然刻意遮掩起来,可聂北还是看到了。

    “没、没什么,不小心烫了一下。”

    聂北心疼的抓起她的右手,看到没起泡才微微放心,“你呀,我情愿洗冻水也不想您受伤!”

    宋巧巧可人的脸本来就微微泛红,被聂北抓住手后又听到聂北关切的话语,她的脸几乎能滴出血来,既甜蜜又羞涩,颔首低垂,恨不得把头挤到上,羞答答的,舌头仿佛打结似的,“我、我、我不要紧。”

    初放纵 第012章 甜甜的巧巧

    聂北看宋巧巧这么一副低着头羞红了脸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把她娇俏匀称的身子搂入怀里,柔声说道,“巧巧,你真美。”

    宋巧巧更羞了,抗拒扭动的挣扎了一下,却不大用力,根本挣扎不了,仿佛是男性的气息熏得她身子越来越柔软,双手撑在聂北的胸膛上不敢乱动,嘤咛一声说道,“聂哥哥……你、你不能这样,你放开我。”

    “不能哪样呀小巧巧?”

    聂北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他发现容易害羞和脸红的巧巧十分可人,她那份朴素的清纯和温婉总能不自然的让聂北想抱着她搂着她,呵护她。

    “聂哥哥……”

    宋巧巧羞答答的呼唤一声,仿佛是在表达她心里的羞赧和对聂北轻薄的抗议。

    聂北伸手轻轻的托抵着她那圆润的下巴,抬起她那满是羞意的红脸蛋,只见她脸红如潮,双眼紧紧的闭着,那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呼吸也有点慌乱,仿佛此时她的心一般。她羞得微微撇开头去,不让聂北火辣辣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脸。

    看着她那红润的小嘴,忍不住用双手捧住她那可人的娃娃脸,俯去吻住她的嘴唇。

    “唔……”

    宋巧巧娇躯一震,整个人仿佛呆住一般,那双羞涩紧闭的眼睛轻轻的睁开,哀怨又柔情似水的和聂北的眼睛对视着,她看着聂北漆黑的眸子里散发着温柔和怜爱的光彩,她又羞涩的闭上了。

    聂北紧紧的搂住她柔柔的身子,舌头在她的牙缝处打转,寻找着突破口。

    可宋巧巧紧张得死死咬住牙关,聂北使尽浑身解数都不得入内,聂北松开自己的吻,轻声说道,“巧巧别紧张,别咬着牙。”

    “聂哥哥,我怕!”

    “别怕,松开嘴让聂哥哥吻您,很舒服的。”

    聂北轻声劝导着。虽然宋巧巧长着一张娃娃脸,十分可爱可人,但她今年快十六岁了,在古代,十六岁的女子很多已经嫁人,并且生了孩子的都大有人在,所以聂北吻她虽然有种拐骗未成年的负罪感,不过这负罪感不重。

    聂北再一次吻上宋巧巧那迷人的嘴唇,一开始宋巧巧还是很紧张,咬着牙关死死的,慢慢她放松了点,聂北逮住机会把舌头顶进去,纠缠着她的小舌头起来,一双大手不安分的伸到她那翘挺的小p股上摸索。

    宋巧巧双手撑在聂北胸膛上阻止两人贴得更近,根本顾及不了下面,也就任聂北在她那翘挺的p股上为所欲为。

    聂北兴奋的揉搓着宋巧巧的,嘴上忘情的深吻着,吸取着她的津y,宋巧巧身子越来越柔弱,最后几乎站不住脚,只能伸出双手搂住聂北的脖子不让自己滑下去。那双的玉女峰压在聂北的胸膛上,让聂北一阵舒服。

    宋巧巧迷糊间感觉到聂北一只手从下面一直往上摸来,她急着喘气起伏,娇吟一声,一只玉女峰落入聂北的魔爪之下,宋巧巧忙伸下手来抓住聂北那只不安分爬上山的大手,但已经阻止不了聂北揉捏了,她无力的拔拉着聂北那只手,可聂北已经开始揉搓了,她娇躯一酥,鼻子呻吟出声,“唔……”

    手也无力再抗拒聂北对她玉女峰的开发。

    聂北直吻到宋巧巧几乎喘不过气来才松开嘴,宋巧巧急呼呼的喘着气,玉面仿佛一个熟透了的苹果,一张被聂北吻得有点红肿的小嘴微微的张着直喘气,双眼却不敢睁开看人。

    “宝贝,舒服吗?”

    宋巧巧根本不敢回答聂北的话只是把头埋到聂北的怀里,身体轻轻的扭动,嘤嘤的说道,“聂哥哥,你、你别揉、揉我那里了,我好、好难受。”

    “巧巧,你这里还小,让哥哥我帮你揉大它,到时候超过你母亲……你现在,大了就漂亮了。”

    聂北想起了干娘方秀宁的那对玉女峰,那才叫‘惊心动魄’呢!

    “聂哥哥,你、你别说了,好羞人,唔……聂哥哥,你捏痛我了。”

    “巧巧,娘呢!”

    “娘去找单阿姨单大夫了!”

    “啊,娘病了吗?”

    方秀宁给聂北的感觉既像个慈祥的母亲又像个温柔的大姐,聂北很紧张她。

    “不是啦,娘见你没衣服穿,想做两件给你,但是家里没布了,又没够钱买,所以娘进城向单阿姨单大夫借些布,等我们有钱了再还回给单阿姨。”

    宋巧巧这时候慢慢习惯了两人的亲密接触,说起话来不再结巴了。

    “借?”

    “对呀,单阿姨是个大夫,贫困的人去她那里看病是不要钱的,只收些药费而已,她人的可好了,上次我病了就是去她那里看的呀,她还不收娘的钱,我娘说我小时候以前多得她帮助我们家才熬得过来呢!”

    宋巧巧清脆的说道,“只是我不喜欢她丈夫王凡,每次我和我娘到他家看望单大夫时他的脸一直冷冷的,好像想赶我和我娘走一样,我不喜欢他,要不是想看望单大夫的话我和我娘才不会去他家呢。”

    宋巧巧无意的话让聂北更深层的了解到干娘方秀宁活着的不容易,更是体会到她对自己的那份关怀和慈爱,同时也勾起了聂北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心和保护欲。

    聂北对宋巧巧的慢慢消退,剩下的只有疼爱和关怀,脑子里想的不再宋巧巧娇俏的,而是怎么提高干娘和巧巧的生活水平,不再让她们受苦受累。

    聂北在宋巧巧的嘴上轻轻一啄,强制性的让自己别留恋她的身子,轻轻分开她,看着宋巧巧羞怯闪躲的眼睛,温声道,“巧巧你先出去,我洗完澡后你带我去城里逛一下,好吗?”

    “恩!”

    宋巧巧怯生生的用鼻音回答。

    聂北忍不住再一次啄了一下她的嘴唇,“快出去准备一下,我洗完澡就走。”

    古代大年初一习惯上人们是不劳作不出远门的,一般都是祭祖又或许是一些妇女到庙宇里上香还福、祈福,宋巧巧虽然平时没什么空闲时间,但今天是春节的第一天,家里虽然没有大富人家那样搞得那么的隆重喜庆,但还是按照习俗暂时不劳作一天,至于出远门,她张这么多,还未出过上官县,在上官县内走动怎么都算不上出远门,而不想拒绝聂北的要求。

    宋巧巧出去了,聂北关上门脱下依然是昨晚偷来的那件少补丁(五个)的衣服,再把那件伴随他从现代到古代的底裤脱下,一股腥味传来,而胯下那兄弟正因为宋巧巧的原因依然士气高涨,聂北苦笑……

    初放纵 第013章 干姐姐

    聂北出了门才看到干娘的房屋原来是单独存在的,周围没有邻居,只是周围不远处都能看到一些稀拉拉的村落,早晨炊烟渺渺飘飘,很静谧。

    和郊外那些村落相比较,上官城内就热闹多了,游人如鲫,大人小孩各半,才子佳人也不少,甚至几个衣着破烂肮脏的乞丐,这些人脸上无不挂着新年的喜庆。酒楼食肆、布店茶庄、路边小贩、街边卖艺耍杂……这是谋生活的,新年对他们来说是个赚钱的好机会。

    上官县是个有名的渔米之乡,河流穿梭如网,即使在城内也是河流满布,城外还有贯穿南北的大运河,货运发达,丝绸绫罗、陶瓷米盐茶,走南闯北,都是生意,生意人自然要吃要喝要住,而上官县就是个很好的补给站和中转站。

    当然,河多了桥自然不少,小船更是不可缺,有些船上站着才子、佳人轻轻划过,很浪漫,有一些才子和佳人停船相对,才子们为了博得佳人注意,正在那里吟诗作对吟风弄月卖弄才华风采,好不痛快。

    聂北牵着宋巧巧的玉手在街道上闲逛,四处留意有没有合适自己的工作。宋巧巧被聂北牵着手的时候几经挣扎,可聂北始终不放开她,她也没辙,只能羞答答的低着头被聂北拉着走。在街道上男女牵着手的不多,也少有人像聂北这样做出‘伤风败俗’的行为来,那些游人不时的投来异样的目光,但今天是大年初一,夫妻双双出门游乐的不少,自然也没人说什么,都以为聂北和宋巧巧是两口子。

    才子卖力自然是博个好名头,可聂北现在卖力却什么都没捞到,逛了一个钟,虽然不敢说把整个上官县城逛完,但好歹也逛了这么久,却没找到一份合心意的工作。

    宋巧巧不知道聂北今天为什么出来,还以为他是想游玩一下,于是说道,“聂哥哥,我们想看热闹的话就到灵河边上,那里每到节日可热闹了,那里有很多高楼,也有很多庙

    总裁老爷全文阅读

    ,我以前和娘亲上香拜神时去过那里,每一次都很热闹的,真的,没骗你的。”

    聂北微笑道,“我叫你出来就是想你带我到处走走的,可你总是走在我后面让我拉着你走,好像我才是带路的一样。”

    “那、那聂哥哥你放开我的手,周围的人都看着呢,好羞人的。”

    “有什么好羞人的,亲也亲了,摸也摸了,拉着手又有什么好羞的。”

    聂北故意羞她,知道她容易害羞,一害羞就脸蛋红扑扑的,很可人。

    果然,宋巧巧听聂北这么一说,无处可遁形,只是羞耷着头红晕飞上玉面。

    聂北不忍再让她难堪便说道,“好了,我们并肩走就行了。”

    “恩!”

    “我不认识那什么灵河边,你带路。”

    “灵河就是大运河呀!可热闹了……”

    宋巧巧欢快的解说着。

    灵河周围果然热闹,船来船去犹如穿梭的游鱼,货多人杂,摩肩接踵说的多半也就是这么一回事,新年里人多倒好说,毕竟不能远出,拜了祖之后自然就近闲逛,人自然多,可新年里船也这么多,可以想象平时没有不能出远门这条限制后会有多少船只在灵(运)河上穿梭。

    河边街道上车水马龙的,穿得像聂北这个样子的人有之,穿着绫罗绸缎锦衣华服佩带金玉宝石的亦有之,而且不少,并且大多数都带着婢女家奴仆人,坐着马车又或许轿子,这些大多数都是些贵妇人,她们到这一带上香祈福的。因为这一带有很多庙宇,比如夫子庙、佛寺、观音亭、玉帝祠等等,现在这些庙宇都挤满了人,大多数都是妇女和孩子,排队等着上香,在这里人人平等,不官你是高官家眷还是贫苦民妇,迟了就得排队,谁也不敢在神的面前跋扈,在神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这些庙宇对面也是一条繁华的街道,甚至比这边还要繁华些,一、二、三、四层不等的楼房,最高的五层,要不是这边有一个风水塔的话那五层高的楼就是最高建筑了。这些木构造的楼房古色古香,大红灯笼高高挂着,门前鲜红的对联贴上,更添新年的喜庆气氛,那两间四层的楼下大门处,彩巾招摇、俏影婀娜,二十来个打扮妖艳的女子正对着路过的男性招手拉扯,相互抢客一般,娇声笑声嗲声阵阵,连在河的这边都能听得到,而那边马、车、轿不少,和聂北这边是妇女不同的是,那边骑马、坐车、乘轿的大多数为男人,而且都是些衣冠楚楚的男人又或许是风度翩翩的才子,不一例外,这些能逛那地方的人裤兜里都有几个钱。

    一边是庙宇另一边是青楼妓院?聂北苦笑。

    而这时候宋巧巧用力的挣开聂北的手,一阵欢喜的呼喊:“姐姐、姐姐……”

    不多时,一个美妇人挽着一个类似于木盒的篮子盈盈向这边走来,美妇人也就二十八左右,身影纤纤、面如糕脂、俊俏艳丽,如云黑发半挽微盘,横c一支玉钗,侧别一朵红布编织的桃花,后发披垂顺下,顺着她得粉背款摆轻走间迎风微荡。只见她罗裙白衣,明黄腰带紧束,让整个身段更加婀娜,款款而来。

    聂北看得眼都直了,宋巧巧那句姐姐让聂北知道这美妇人便是干娘方秀宁的大女儿宋小惠。

    她欢喜的牵上宋巧巧的双手,声如天籁,“巧巧,怎么就你一个人,娘亲呢?”

    “娘亲应该是去单阿姨那里了,借点布给聂哥哥做衣服。”

    宋巧巧见大姐后开心得很。

    “聂哥哥?”

    宋小惠望了一眼站在宋巧巧旁边的聂北,见到聂北衣冠破旧,眼神邪魅色色的盯着自己的看,不禁又羞又怒,却不好发作,惟有恨恨的瞪一眼聂北。

    “对呀!”

    宋巧巧拉着宋小惠的手为她介绍聂北,“聂哥哥是昨晚娘亲认的义子,也就是我聂哥哥,你不知道呀,聂哥哥可厉害了,要不是他救了小妹,小妹现在可能再也见不到姐姐你了。”

    宋小惠听了妹妹的话对聂北的感官也不再那么差,她当然知道娘亲的心理,她不由得再从新打量一次聂北,短头发,麦色皮肤,剑眉星眸朱唇,刚阳英俊的脸,高大结实的身材,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只是那眼神……色了些,也不是太让人讨厌。

    聂北上前一步问候道,“见过姐姐,姐姐你真漂亮。”

    宋小惠脸色一红,微嗔道,“哪有你这样夸人的,像个登徒子一样!”

    “姐姐本来就是天姿国色嘛,我只是照实说话而已,哪想那么多。”

    聂北深得马p之道—脸皮够厚!

    初放纵 第014章 我不坏谁坏

    宋小惠有点不好意思的红着脸,却是幽幽的说道,“我哪有你说的得那么好,也只有你才会这样说姐姐而已,你这不是取笑姐姐么!”

    “姐姐要是不信的话小弟把个心挖出来给你看!”

    聂北作势就要拉开胸膛衣服。

    宋小惠尖俏俊秀的脸微微泛红,偷偷扫了一下四周,急声嗔道,“姐姐信你了行吧,油腔滑舌,将来都不知道拐骗多少良家女子,我看娘亲就是这样被你哄到了才收你做义子的。”

    聂北嘿嘿直笑,对她眨了眨眼皮,“那姐姐认不认我这个小弟呢?”

    聂北心里想道:认我这个小弟的同时顺便把我下面的小弟弟也一起认了吧!

    “你一见面就死皮赖相的喊姐姐了,想不认你都不行啦!”

    “那太好了姐姐!”

    聂北趁机飞快的抱住宋小惠的娇柔柔的身子,飞快的在她那滑腻光洁的脸蛋上亲一口,然后飞快的松开。

    宋小惠和宋巧巧都呆住了,在大街人来人往处,被一个男子抱着亲上一口,这多尴尬,即使是两夫妻也不会有这么放肆的举动,何况只是个人认识的干弟弟?惹人闲话的话她还要不要活?宋小惠玉面飞霞满布,又羞又怒又气,“你……”

    聂北忙认错道,“姐姐对不起,我只是太激动了,忍不住想和姐姐亲密点,所以……”

    宋巧巧见姐姐好象真的生气了,忙出声说道,“姐姐,其实聂哥哥很可怜的,他以前是个孤儿,没有亲人的,到处流浪,后来才被娘亲收为义子,所以他见到姐姐才会失态,姐姐你别生聂哥哥的气好不好?”

    宋小惠本来还羞怒异常的,可听了聂北的话后她不再恼怒,但羞意还在,剜了一眼聂北,“下次再这么放肆姐姐不理你了。”

    聂北心不由一荡,却是说道,“是的姐姐,刚才只是知道有个姐姐心里开心,一开心就……”

    “你还说?”

    “喔,不说不说。”

    聂北心里嘿嘿直笑,回味着刚才那软玉温香的感觉,宋小惠虽然纤纤弱弱有点偏瘦,可细腰那股柔软劲还是很足的,而且胸前那对完美的玉女峰十分挺拔,弹性十足,还不小,压在胸膛上的感觉很好,很柔很温润,只是不知道她的p股怎么样。

    “对了姐姐,你来这里是不是来上香的?”

    宋巧巧见自己最在意的两人矛盾化开,顿时又恢复了好心情。

    宋小惠恩了一声,点头道,“给你姐夫和姐夫的家人祈个福,然后再给你和娘亲求个平安愿。”

    而这时候一个二十六左右的妇人亭亭走到三人边上站住,只见这妇人脸蛋文静,气质典雅,带着一股书香气息,一双眸子平静无澜清澈灵动,很知性。

    贴身处只见一件锦裘花比甲束着高耸圆挺的玉女峰,那道弧线差点让聂北直呆眼,比甲上面上嫩白的脖子和秀气的锁骨,那串细小的珍珠项链平添了她一些贵气,和书香气息相映得体,一头乌黑的长发编织成辫再盘在脑后,一个扇形发簪斜斜c在上面,让她的风情无限。比甲外面穿着一件镶边的大袖罗衫,处别着一支玉色胸针,精致而雅美。身下是一条青色长裙,迎风波动,走动间前面贴紧身体,微微显示修长的美腿形态,真是美态十足。

    只见她清声对宋小惠道,“嫂子何事耽搁上香良辰?”

    她本是等得有点久了,看到宋小惠和两人在这边她才过来催促的,这时候才注意到边上的两人,“喔,巧巧也在。”

    她杏眼一瞥,看着聂北问道,“这位是?”

    宋小惠微笑道,“文琴,这位是我的娘的义子也就是我的义弟聂北。”

    聂北对她点头致意一下,她却是淡淡福个礼便不再理会聂北,而是微急的对宋小惠说道,“现在少人了,我们赶快去拜见菩萨吧,等一下又多人了。”

    宋小惠想和宋巧巧多叙叙的,可她和丈夫的妹妹也就是温文琴约好了午时在送子观音庙里上香的,这时候温文琴来催,她也不好再呆下去,匆匆对宋巧巧和聂北告辞一声便和温文琴一起走上观音庙台阶,求子去了。

    聂北好奇的问宋巧巧,“上面是什么庙,怎么都是些年轻的妇人在排队?”

    “送子观音庙呀,她们来求、求子!”

    宋巧巧红着脸回答。

    “那我的宝贝巧巧要不要上去求一求呢?”

    “聂哥哥……”

    宋巧巧不依的垂打着聂北,羞得张脸和块红布一样,“你欺负我,我回去告诉娘亲。”

    “好呀,告诉娘亲说我亲了你……啊……”

    聂北看着宋巧巧羞赧无限的样子就忍不住想逗她,却不想宋巧巧羞到了极点,恨恨的抓住他的手臂张开小嘴咬了下去。

    “对不起聂哥哥,还痛不痛?”

    宋巧巧羞涩的瞄了一眼周围,见到人来人往的没多少人看这边她才微微放心,但见聂北喊得那么悲惨,她又怕真的咬痛了聂北。

    “没事,吓你而已!”

    “聂哥哥你坏,大坏蛋!”

    聂北嘿嘿直笑,心想:我不坏谁坏?

    “对了,我们过那边去看看,那边好象更有趣些。”

    聂北指了指河的对面说道。

    “不去,娘说那边住着很多坏女人,叫我别去那边的。”

    “那你知道那边的女人怎么个坏法吗?”

    聂北邪异的笑着问道。

    “……”

    宋巧巧那脸蛋又开始红了,见到聂北一副取笑的模样,她不由得大发娇嗔:“聂哥哥,你、你老是欺负我,下次我不跟你出来了,哼!”

    “那我自己出来迷路了怎么办?”

    “这么大了还迷路,羞人啊!”

    “迷路了可回不来了,也看不到我的巧巧了,那时候就惨了!”

    “我不要你迷路,聂哥哥,你出远门的时候带上我好吗,我给您带路。”

    宋巧巧一脸的纯真,但那份依恋却是如此的浓。

    聂北拉起她的手就走,她起先挣扎一下,但没用,最后只能任聂北再一次牵着她。灵河两岸特别是这一段,桥几乎多过路,大小桥无数,可见这地段的繁华程度。

    初放纵 第015章 四大才子

    聂北拉着宋巧巧过了桥,正好几个轿夫抬着两座一模一样的轿子从三人的身边经过,其中一只轿子的窗帘被一只嫩白修长的手拔开着,透过轿子不大的窗子,只见一张清纯娇艳的容颜四处张望,嘴角挂着愉悦的弧度。

    聂北惊鸿一瞥间心灵仿佛被触动,心底响起个声音来:好清纯好俏丽,不知道另一个轿子里的人儿是不是也这般惊艳旁人呢?

    这见这两座轿子被抬到不远处一间酒楼门口处停下,然后聂北见到两个身形几乎一样的俏影缓缓而下,接着被恭敬的店小儿迎进了酒楼,聂北非常惋惜只是刚才惊鸿一瞥才看到其中一个的容貌,现在却只能看到两个背影。

    “那两位姐姐好漂亮,是不是呢聂哥哥?”

    宋巧巧不无酸意的问道。

    “是很漂亮!”

    聂北见宋巧巧神色黯淡,一阵好笑,接着说道,“不过她们再怎么漂亮都没有我们巧巧可人,引人怜爱。”

    聂北说的是实话,虽然宋巧巧不是让人惊艳的那种美女,可她和她母亲一样,是那种让男人见了就想娶她为妻好好疼爱不让她受到半点伤害的女人,温婉可人,贤惠内秀,这种女人才是男人一生的最爱,持久不会变。

    宋巧巧被聂北赞得心里甜甜的,仿佛喝了蜜一般,神色一甜,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却又有点忸怩,单纯而不知掩饰自己内心情感,这就是宋巧巧让聂北怜爱的地方。

    “聂哥哥,那我们现在去哪?”

    聂北还未来得及回答宋巧巧的话,一阵低沉的马蹄声传来,听声知马速,不快,可是众行人还是忙不及的闪躲开来,个个心里都很不爽,聂北也很不爽,却听到身边一些姿色平平的女子娇呼:“啊,是上官县四大才子……”

    四大菜子?粤菜还是川菜,又或许东北菜甚至大白菜?聂北凭声望去,只见四个人中有三个是昨晚见过的,其中一个还是差点骑马撞上宋巧巧的哪个锦衣男子,另外一个聂北没见过的,年纪却是最小,十三四岁的模样,或许还嫩点,是四大才子中最为俊气的一个,只见这四大才子骑在马上,衣冠鲜艳,神色从容,而且个个都长得不差,丰神明目未语先笑,且不说他们能不能算得上大‘菜子’,但就这份仪容和装扮,也实在不凡,起码就不是聂北身上这五块补丁的衣着所能比拟的。

    四大才子的目标不是聂北目所能及的万芳阁和相隔不远的寻春楼这两个青楼,而是刚才那两个绝色女子走进去的缘来酒楼。他们经过聂北身边的时候那个差点撞上宋巧巧的锦男子忽然望到了宋巧巧,宋巧巧羞涩的往聂北身边靠了靠,那锦男子不由得望了一眼聂北,见聂北一身寒酸的穿着,他眼中闪过几许轻视和不屑。

    聂北望着四大才子走进不远处的缘来酒楼,聂北问宋巧巧,“巧巧,你有没有听过这四大才子的事?”

    宋巧巧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聂北笑着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把她闹了个大红脸,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又摇头又点头的,什么意思嘛?”

    宋巧巧柔柔和和的说,“我点头是因为我听人家说过他们,摇头是因为我知道的不多。”

    “那你说你知道的,知道多少就说多少,我很好奇这才子到底在一回事。”

    “听人说上官县的四大才子分别是上官县五大家族中的田家的公子、宋家公子、黄家公子、柳家公子,四大才子具是上官县有名的举子,也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他们时常聚在一起研究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又或许游山玩水,吟风弄月喝花酒逛青楼,所以比较有名,大家传着传着就称他们为四大才子了。”

    宋巧巧平平淡淡的述说着,“我知道的就以上那些!”

    “五大家族,那还有一个家族呢?”

    “还有一个家族姓温,也就是我姐姐夫温强的家,温家做生意可了不起了,听我娘说,上官县大多数的店铺都是他家开的,甚至在灵郡郡府灵州都有产业呢!”

    “刚才那个小惠姐姐叫的文琴是温家的人吧?”

    “对呀!不过我只认识她和我姐夫而已,可是我也有好几年没见过我姐夫了。我娘又不让我去温家看,我姐夫家的人也没来过我家,每年只有春节时期我姐姐会回来我家住几天,其他时间我就是想见一下我姐姐都不行,我问我娘为什么不让我去看姐姐,我娘她又不回答我,只叫我别去给姐姐添麻烦,我怎么会添麻烦给姐姐呢,我不知道多听话。”

    聂北微微错愕,却始终想不明白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聂哥哥,我们快走吧,不要站在这里,我不喜欢这里。”

    宋巧巧拉着聂北说道。

    聂北一看,才发现不知不觉的站在了万芳阁门前了,要不是他穿着破烂,而且手拉着宋巧巧的手的话,估计他那么一楞间早就被门口那些明目张胆‘拉皮条’的小姐给扯进去了。

    聂北当然不会对这种地方有特别的想法,只是有点好奇古代的‘小姐’到底如何做‘生意’而已,倒不会想进这地方发泄。不是他有多高尚,而是他觉得还未到没有女人可发泄的地步,眼前就有一个可人儿,要是狠下心的话,今天早上在浴室里就把她给正法了。

    而这时候天空飘起了雪花,众人都有点诧异,但没到大惊小怪的地步,毕竟每个冬天这里都会下雪的,他们之所以会诧异的是,这雪下得比往年迟了些。

    “哇,好美!”

    宋巧巧伸出只手来接待飘下来的雪花,宋巧巧即时又嘟囔道,“这雪也不知道会下到什么时候,可别耽误了赏灯节才好。”

    聂北无所谓的笑了笑,他没多少注意宋巧巧的话,他只是在想,工作还是没找到,钱又没,怎么办才好。

    总不能一辈子让干娘养自己,不行,自己要养她和巧巧这可人儿,至于怎么样养嘛……嘿嘿……

    聂北笑得有点又有点贱,但掩饰不住的开心,因为他看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时候他和宋巧巧已经走到了缘来酒楼了跟前,这是一栋五层高的酒楼,可见它的规模,只缘来酒楼的门前竖着一个红色的牌子,上面书写着三个体:“对对子”在三个字体旁边有几个小字体:有赏!身份不论。

    初放纵 第016章 高雅vs低俗(1)

    聂北看到有赏就笑了,只是不知道赏些什么而已。聂北牵着宋巧巧的手就要走进里面,却被两个守门的拦住,“嗳,你干呢你?”

    聂北不由得定住,“进去呀干嘛呢?”

    两个小二打扮的家伙显然没想到聂北竟然如此淡定,还敢反问一句,他们见聂北那件几块补丁的衣服,顿时回过劲来,傲然道:“缘来楼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你付得起钱么?你还是走开点!”

    宋巧巧羞怯的拉了拉聂北,这种地方她没想过这辈子能进去,也没想过要进去。聂北却脸色不变,指了指那块牌子说道?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