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5 部分

第 5 部分

    柳凤凤也不再刁难聂北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刁难只是给那登徒子加分而已。所以她沉默了,而温文清望向聂北的眼光总会带着丝丝的期望,只是谁也不知道这期望是什么,她也不知道。而在边上的温文碧和柳柔柔一直都是好奇着,对聂北说话和举止都带些好奇,也带些新鲜感,毕竟整天听些文绉绉的话,她们也够无聊的,初听聂北诙谐幽默而且还厚脸皮的话,她们总能会心一笑,很愉悦。

    “剩下‘此木为柴山山出’这个上联小女子就一直苦思而不得其解,不知道各位能否为小女子解惑呢?”

    说完后她第一眼望的是聂北。聂北虽然穿着破烂,言行举止怪异,而且脸皮厚,但不得不承认,聂北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这种男人虽然不会一下子让人惊艳,但会在慢慢中越看越好看。

    这时候没有人再出来了,即使那个被喻为上官县神童的黄威也不出声,都和其他人一样把目光投向聂北。

    “都看我干嘛?我也得想才知道,才不会是被你们看出来的。”

    聂北的话引来一阵善意的欢笑,温文清也是忍不住掩嘴吃吃而笑,柳凤凤却是哼一声了事。

    但聂北把上面那句说话边对温文清问道,“清儿,我想问你个问题。”

    温文清剜了一眼聂北,怪他还是死不改的叫自己清儿,好象自己是他什么人似的,“只要无关私人隐私问题,你不妨问,能回答的我会回答你的。”

    温文清和聂北说话的时候总有点怕怕,所以早早打着预防针,怕他问出些羞人的问题。

    “酒楼门口下面所贴的红纸上写着的‘有赏’到底赏的是什么?”

    聂北最关心的还是这个,虽然今天看到了四个美若天仙的美女很舒心,可他也知道,想得到她们可不容易,除非霸王硬上弓,可那样就后遗症多多。

    众人一脸的古怪,温文清却是脸微微发热,但还是说道,“要赏也是要到元宵夜花灯猜谜之后才行,现在离元宵还有十多天呢!你急个什么!”

    说到最后温文清有点轻嗔薄怒的意思。

    聂北神色忽然冷淡下来,仿佛一个没了斗志的公j一般,垂头丧气的,轻轻的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心里却把何修家里漂亮的女性问候个遍!他娘的,‘何羞’那混球骗我,又说过了四楼有赏的,赏毛,浪费老子的时间在这里。

    温文清见聂北那副模样,便再说道,“不过,能过四楼所有的对子的话,还是有赏的。”

    “喔?”

    聂北从没斗气的公j忽然一下变成了生猛的老虎,急声道,“那赏些什么?”

    聂北这副表情,谁都能看得出来他来这里不过是为了个‘赏’而已,而且还不是元宵那个‘赏’,而是现在这个‘赏’,想到这里柳小城的心不由得一松。

    温文清不知道自己该笑好还是该气好,‘恨恨’的问道,“那你想要什么样的赏呢?”

    “钱,越多越好。”

    聂北真他娘的直接。

    “呃……”

    众人都是一脸的呆样,看来聂北直接的话雷到他们了。

    温文青气苦,同时又有丝丝的失落,在她心里,她不希望能让她欣赏的男子是个市侩的人,可聂北的表现多多少少让她失望,她依然平静,“行呀,前面九条你都对得很好,剩下最后这一条,你要是能对得出来对得工整的话,我这里还有几十两纹银,我可以给你。”

    “此话当真?”

    温文清对聂北微微失望,一个再有才华的人,要是对钱财如此贪婪的话,也落了下成,而且他也只是读对子好而已,诗刚才听了他急辩了两首滥俗讽人诗,想来也有点墨水,但具体符合不符合自己的要求还不得而知。

    温文清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好,拿钱来,钱到手对子出!”

    “你……贪婪,不害羞,脸皮厚!”

    柳凤凤忍不住出声。

    聂北撇了撇嘴,见她这样的美女,聂北懒得辩驳她,要辩也要在床上辩,只是暗道:哪有色狼不贪婪!

    “清儿,你爽快点嘛!到底给还是不给?”

    温文清脸又忍不住红了些,叫过她的丫鬟小环,在她耳边小声嘀咕几句,小环跟着就离开了。不多时,一小环带来一个不大的包囊,还有阵阵的香味,很好闻,里面应该是银两。

    她往桌子上一摆,微微掀开个角,露出几锭不大的银两,想来有几锭,几十两应该是有了。

    “这里面有五十两纹银,聂公子是不是要验证一下呢?”

    小环牙尖嘴利得很,她见聂北对她小姐这么没礼貌,还诸多轻薄,早就看聂北不惯了。

    “不用,我信得过清儿!也信得过你这小丫头。”

    “你……”

    小环气煞。

    “小环,你退下!”

    温文清回过头去望了一眼她的侍女小环。

    “小姐,他……”

    “我的话你没听清楚?”

    温文清不经意间流露出她优越性所培养出来的威严。小环不敢多言,低着头退到一边去。

    温文清这才回过头来对聂北道,“那你好说出下联了吧?”

    “因火成烟夕夕多!”

    聂北说完便拿起桌子上包囊,才说道,“和此木为柴山山出对得还算工整吧,行了的话那我就不打扰大家的雅兴了。”

    聂北说完就要走人,他还惦记着干将方秀宁,那才是他最关心的人,因为她也是最关心他的,谁关心他他知道,谁关心他他便关心谁。

    “等等!”

    初放纵 第022章 抄袭也得下功夫

    聂北停下脚步,“什么事呀清儿,不会舍不得我走吧?”

    温文清今天吃在口头上的亏上长这么大吃得最多的,聂北的话让她又羞又恨,恨恨的瞪一眼聂北,那股眼波能把聂北直淹死,聂北有点失魂。

    “我知道你缺钱!”

    温文清望着聂北的眼睛说道。

    “难道清儿想送钱我用?我可不会客气的哦!”

    温文清望了一眼聂北手里的包囊,心里想道:你当然不会客气,几十两银两你厚着脸皮说拿就拿,你还能客气得了?

    “其实是这样的,以这雪为主题,你要是能吟出超过三首诗,那每多出一首我便以五两银买下,不知道你敢不敢试一下?”

    她还是不想放弃考一考聂北的愿望,毕竟聂北除了穿着破烂一些和贪财点之外,其他都不错,她蛮欣赏的,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信又有才华的人,她不想放过考验一番的机会,或许自己的白马王子能在这考验中出现,只是这匹马……实在黑了点。

    “喔?”

    聂北双眼一亮,直呼天上掉下砖头砸死有钱人然后钱被自己捡了,竟然有这样的好事,他哪能不答应呢,虽然他自己作诗不行,可他有个好习惯,不懂的就抄袭,中国应试教育其他到底怎么样不说,但死记硬背这一块绝对是无敌的,这也为聂北在古代这里抄袭有了底气,他才不会有心理压力呢,没钱才是压力。无耻是需要思想做支撑的,很显然,聂北的思想绝对能支撑得起聂北的无耻。

    “那好,一言为定,不过我想知道的是,要是我作了出来,怎么样才判定好坏?”

    聂北才不会那么傻,要是她说不合格那自己‘抄袭’再多都白搭。

    “这么多才子在这里,你还怕我一个弱女子耍赖不成?”

    温文清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翻,白了一眼聂北。聂北生生的受了,还对她眨了眨眼,直让她没脾气。

    “那好,可以开始了吗?”

    “随时!”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灵江雪。”

    聂北把唐朝柳宗元一首《江雪》稍微改一下,还拿你不下?反正这大赵又不知道是什么朝代,想来他们想揭穿都不大可能。只能说聂北够卑鄙。

    温文清双眼一亮,望向聂北的眼神不由得柔了些。柳凤凤和柳柔柔两姐妹也是一瞬不瞬的看着聂北,她们更是好奇了,而温文碧那大大的眼睛却看着自己的姐姐,然后再看看聂北,再然后就是一眨一眨,很可爱,很俏皮。

    “忽对林亭雪,瑶华处处开。今年迎气始,昨夜伴春回。玉润窗前竹,花繁院里梅。灵河斋祭所,应见五神来。”

    聂北把唐朝张九龄的《立春日晨起对积雪》改了些,硬是代了个上官县的‘灵河’进去,看来抄袭也得下工夫。

    聂北不等众人反映过来再加上一首截来的,“勇爵均万夫,雄图罗七圣。星为吉符老,雪作丰年庆。”

    这是从唐朝诗人张说一首长诗里截出来,拿来忽悠最适合不过。

    温文清双眼定定的聚焦在聂北的脸上,柔柔的,其他人已经诧异了,他们见过作诗作得很优美的,但没见过作得这么快的,要不是这些诗他们都没听过的话,早就以为聂北是在抄袭了,而实际上聂北就是抄袭。

    “瑞雪带寒风,寒风入缘来。缘来方凝闭,寒风复凄断。楼似瑶林匝,院如月结满。正赓挟纩词,非近温泉暖”依然是唐朝张说的诗,只是被聂北替换了好几个名词。

    “拿钱来!五两!”

    聂北说完边在众人没反应过来之前伸出了手去。一副贪婪的模样。

    温文清本来还温柔似水的眸子忽然一凝,恨恨的白了一眼聂北,叫小环跑去拿银两了,她却嗔道,“我还会赖你这五两银子不成?”

    “我当然不怕清儿赖我的,你我都谁跟谁呀,怎么会分那么清楚呢,我只是怕我记不住而已。”

    温文清见聂北越说越离谱,但又不好和他争辩,只能红着脸轻咬着下唇拿眼瞪他,但聂北脸皮够厚,在不在乎她的瞪眼和白眼,反而很享受。

    接过五两银子后聂北再‘抄袭’一首:“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如今好上高楼望,盖尽人间恶路歧。”

    这首唐朝高骈的〈对雪〉可谓经典,全诗无一雪,但雪却呼之欲出,聂北也抄袭得心安理得。

    聂北赚了十两银子后便说道,“好了,我该走了!”

    说完后聂北拉着宋巧巧的手就要离开这里。他虽然觉得古人比较讲信用,可鬼知道到时候他们会不会反悔?

    温文清看到聂北拉着宋巧巧的手,心不由得一紧,不无醋意的问道,“等等!”

    “又有什么事呀?”

    “她你还未给我介绍呢!我也想认识一下这么可爱的小姑娘。”

    她故意把宋巧巧说‘小’。

    “我妹妹巧巧!”

    温文清转而甜甜一笑赞道:“巧巧真漂亮!”

    “我虽然看不到姐姐的容貌,但我想姐姐一定是个大美人!”

    宋巧巧没那么多想法,她凭着自己的感觉说话。

    “巧巧才是让人怜爱的可人儿呢!”

    “姐姐,可以让我看看你真面目吗?”

    宋巧巧忽然说道。

    温文清瞥了一眼聂北,见聂北也是一副期待的模样,呃,应该是色迷迷的模样,她微笑道,“元宵灯节姐姐会以真面貌见人,到时候你再来这里赏灯就能见到姐姐啦,好不好?”

    宋巧巧点了点头。聂北忽然向温文清附过身去,害得温文清好一阵紧张,微微退一步,却见聂北邪魅一笑,用小得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清儿,你很美,到时候单独让我看看你好吗?”

    温文清玉面飞上两抹红晕,露在薄纱外的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不敢和聂北相对,微微撇开,小声嗔道,“你这人好生无赖,还厚脸皮,我不理你了。”

    聂北嘿嘿直笑,大步离去。温文清见聂北要走,忍不住在背后急声问道,“元宵你来赏灯吗?”

    “不知道!”

    聂北走了,走得很潇洒,温文清的心却空空的,总觉得心也被聂北这个‘无赖’给带走了。却在想,他要是还有良心的话总会回来的。要不然自己也就看错他了。

    初放纵 第023章 温柔贤淑的干娘(1)

    聂北拉着宋巧巧下到一层的时候没见到那‘何羞’,聂北反而觉得轻松。

    聂北有点惦记着宋小惠和那个带着书香气息文静冷雅的温文琴,这两个少妇人总能让聂北心声歧念蠢蠢欲动。可在酒楼呆久了,出来才发现已经不早了,多半已经到了下午三四点左右,想来她们求子也求完了,菩萨也该下班回家煮饭了。

    “巧巧,家里是不是没办什么年货?”

    聂北掂量着包里的钱财,总觉得该用些了。

    “家里没钱。”

    巧巧说这话的时候十分平静,想来也习惯了。

    聂北鼻子不由得一酸,情不自禁的搂着宋巧巧骨r匀称柔软温香的身子。

    宋巧巧扭捏着羞红了脸,推攘着聂北羞答答的道,“聂哥哥,好多行人看着我们,快放开我呀!”

    聂北松开宋巧巧对那些路过投来怪异目光的行人聂北直接无视,拉着宋巧巧的手然后扬了扬温文清那里得来的包囊,“巧巧,我们去买些年货然后回去,过个好年。”

    聂北拉着宋巧巧买了不少东西,虽然几十两银两听起来不怎么多,但实际上购买力还是很强的,照宋巧巧所说,她和她娘方秀宁一年的用度最高不会超过五两银子,拮据些用的话三四两银子就能支撑一个年头,可想这几十两是个什么样的概念?这对于宋巧巧一家来说,等于是暴富了。

    虽然宋巧巧一路叮嘱聂北别铺张,要节约,可一路买下来,买的东西加起来依然很多,直到两人根本无法搬动。惟有雇请一辆马车载回去。这雇请马车的费用让宋巧巧r疼了很久。聂北却无所谓,钱赚来就得花,花去了人才会有再赚钱的动力。

    聂北和宋巧巧回到城外泥草屋时方秀宁听到马车声走出门一看,见到聂北和宋巧巧时微微错愕,但忙走出来,“你们两个一整天的不见人影,都去哪了!”

    “干娘,我只是和巧巧入一趟城而已,让你担心了。”

    聂北盯着方秀宁窄袖短襦包囊下那对高耸的玉女峰轮廓,不自然的升起来。

    方秀宁没发现聂北的目光,此时她只看着一马车的货物,什么都有,诧异的问道,“这是……”

    “外面还飞着毛毛雪,先搬下来回去我再慢慢给干娘你说。”

    这些东西里有布匹、盐巴、茶叶、米粮、铜镜等等,甚至女人用的一些化妆品都有,零零碎碎的都是些生活用品,聂北想到的看到的觉得需要买的都买回来了,虽然有一些太贵了买不了,比如有一件玉手镯聂北就很想买回来送给干娘和巧巧,可价钱太贵了,买了它就别想再买其他物品了,所以聂北只能心里想着却不能动。

    “这些东西怎么回事?巧巧你来说。”

    把东西都搬回屋里,方秀宁急着问道。

    “聂哥哥买的,我叫别浪费钱买这么多,他不听!”

    方秀宁心一紧,紧张的望着聂北问道,“北儿,你哪里来这么多钱买这些东西,是不是……”

    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了,她怕聂北的钱是不光彩得来的,那样的钱怎么能要呢,弄个不好就要被官府抓起来的。

    “干娘,你放心吧,钱是光明正大得来的。”

    “对呀娘,聂哥哥可厉害了……”

    宋巧巧接着唧唧喳喳的跟她娘方秀宁说起她和聂北在城里发生的事。

    直听得方秀宁又惊又喜,心也放宽开来,松了一口气,她宁愿挨苦受累也不愿聂北冒险拿那些不该拿的钱。听到聂北买这些东西花去二十两银子时她不由得望着聂北嗔道,“你这孩子,虽然钱得来容易些,可这些钱毕竟都是自己的钱了,怎么也得省着些儿用,哪有你这么大花使不知节约的!”

    对方秀宁的嗔怪,聂北只是微微一笑,连声应下次注意些。

    “干娘,这些是给你的!”

    聂北从众多货物中把一个盒子拿出来。

    “是什么?”

    方秀宁好奇的问道。

    “你打开就知道。”

    方秀宁依言把盒子打开,轻呼一声,脸有点不好意思,幽幽的说道,“这些胭脂水粉还是给巧巧吧,干娘都一把年纪了,哪还用得了这些东西。”

    “娘,聂哥哥也买到给我了,这些是聂哥哥买给你的!而且我娘是最漂亮的。”

    宋巧巧握抓方秀宁的手,然后问站在一边上的聂北,“聂哥哥,我和娘谁漂亮?”

    “干娘成熟娴静,温婉贤惠,自然是美不胜收。而巧巧你青春朝气,娇俏可人,也是惹人喜欢,你们两个一出去准有人以为你们是姐妹。”

    聂北煞有介事的说道。

    方秀宁内心欢喜,却是嗔骂道,“你们两个口花花净知道讨娘开心,娘都四十出头了,哪还来的漂亮。”

    “谁说没有,娘忘记那次我们在城里卖豆腐的时候那个登徒子了吗,他就以为我和娘你是姐妹呀,呵呵!”

    宋巧巧轻声笑道。

    方秀宁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被两个后辈赞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忙转过话题来,“还是给巧巧你吧,娘整天c劳的,哪用得了这些东西,给我也用不上。”

    “能用得上的时候用嘛,反正都买了。”

    这时候聂北出声道。

    方秀宁拗不过聂北和宋巧巧,只好收下,“啊对了,北儿,我上午回来赶时间给你做了件衣服,不知道你合不合穿,我去给你拿来试试!”

    聂北看着方秀宁浑圆翘挺的大p股款摆着向她的房间走去,心总是有股冲动。

    不多时,方秀宁拿出一件土灰色布料的狭袖儒袍给聂北,连腰带也做好了,“我知道你急着没衣服穿,我时间又紧,所以就做了一件简单的儒袍,不知道合不合你穿,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不过,下次有时间了我再给你做多几件。”

    “只要是干娘做的我都喜欢,干娘不但人美,做

    苍穹龙骑sodu

    出来的东西一定也美!”

    方秀宁脸一红,被聂北夸得不好意思了,“行了行了,别拍娘的……说娘的好话了,快去试穿一下吧!”

    她怎么都要聂北试穿,聂北依言回房想换上这件儒袍,脱剩底裤在那里捣弄着,却怎么都穿不好,呼喊道,“干娘,我不会穿呀!”

    方秀宁不多想,撩开门帘便走了进来,却看到聂北l的身体,结实隆起的胸肌,一块块的小腹肌,而阳刚,底下一件底裤,聂北已经穿了几天了,聂北虽然很无奈,但也没办法,总不能不穿吧?

    方秀宁花容一热,红润了些,想出去又觉得那样更尴尬,可看到干儿子l的刚阳之体她又不好意思,羞得慌,虽然名义上聂北是她儿子,可相处的时间始终短了些,而且又没血缘关系,聂北又是个成年的男子了,所以她总心不安理不得做事。

    聂北知道方秀宁尴尬,便当作没事一般说道,“干娘,还是你来帮我整一整吧,我怎么穿都穿不整齐。”

    方秀宁回过神来,在心里不断的对自己说道:他是我义子,我是长辈,帮他穿衣服也没什么。

    这样一想,方秀宁便不再那么尴尬了,壮着胆子走到聂北身边,一阵男性气息袭来,她的心总不能平静下来,通通直响,脸也忍不住微微红了起来。她丈夫已经死了十多年了,对男人她已经不抱任何幻想了,可这一刻,她的心始终有点异样,平静不下来。呆看到聂北神情自然的站在那里,她觉得自己太敏感了,太胡思乱想了,北儿都不觉得什么,你一个长辈的心虚个什么?

    她尽量让自己进入一个娘亲的角色,看到儿子的身体没什么,反正又看不到全部。

    初放纵 第024章 温柔贤淑的干娘(2)

    她拿起儒袍慢慢给聂北披上,而聂北的身材比较高大,要披上聂北的肩膀时,方秀宁要蹬起脚才勉强够得到,这样一来她那的玉女峰不可避免的碰触挤压到聂北的身体,聂北差点忍不住反过身去搂她,好在聂北还有理智,知道那样做的话有可能永远失去她,可能还会被她恼羞成怒的赶出家,所以聂北克制着,尽量用心去感受她柔软的身体在自己身上摩擦时那种温温棉棉的感觉,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香,聂北下面起了反应。

    方秀宁也有些异样,身体上的碰触让她又臊又热,特别是近距离的闻到聂北身上的刚阳气息,她心慌意乱的。她不想自己再多呆下去,她怕会在聂北面前出丑。

    这儒袍不是穿的,而是包的,然后用腰带束缚起来,方秀宁把腰带系好后暗自松了一口气,暂时可以离聂北身体远一些了。

    “娘,聂哥哥,你们到底行了没?”

    “行了!”

    方秀宁回一句,才对聂北说道,“北儿,好了,出去转一圈让我好好看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

    聂北欢喜的说道,“干娘,你的手艺太好了,这件袍子很合身,太谢谢你了干娘……”

    “你……”

    方秀宁身子一僵,却是被‘激动’的聂北抱住了。

    “干娘,你对我太好了,我要永远照顾你和巧巧,不让你和巧巧再吃苦。”

    方秀宁心放宽来,以为聂北只是表示一下内心情感而已,就任他抱着,温和的说道,“娘都习惯了,巧巧也习惯了,倒是你,那么多年一个人孤零零的,干娘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心酸,以后别叫我干娘,要像巧巧一样叫我娘,你也是我儿子,亲儿子,娘也一样疼你。”

    聂北一阵惭愧,暗骂自己不是东西,可又在想:我本来就不是东西,我是人!

    “好了,我们出去吧,给巧巧也看看,有不够完美的地方被指出来的话娘再给你修改一下。”

    “我想再包着娘一会,不舍不得娘温暖的怀抱!”

    “你这孩子!”

    等到聂北和方秀宁出大厅的时候,宋巧巧几乎认不出聂北来,一件衣服仿佛把聂北变了一个似的,以前聂北穿着破旧掩盖了他大部分的优点,这时候穿着这么一身得体干净的衣服,聂北比以前英俊非凡多了,剑眉星眸帅气人,一身儒袍冲和了他军人的那股过于刚阳之气,反而更加的有魅力。

    看得宋巧巧芳心暗许,方秀宁欣慰的点头。

    “巧巧,聂哥哥还行吧?”

    聂北一个谦虚的细胞都没。

    古代谦谦君子多里去了,像聂北这么臭美的倒是少见,可宋巧巧就是喜欢她的聂哥哥这样,她羞涩的点了几下头,“聂哥哥比那四大才子都好看。”

    聂北和宋巧巧都觉得这套袍子可以了,很好,虽然没有锦衣华服那么的耀眼,但穿在聂北这种带点痞子气的人的身上恰好合适。可方秀宁却觉得还不太满意,要聂北脱下来给他再修修改改。

    聂北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

    聂北本来买那些东西总共花去了二十两左右,怀里还有四十两左右,聂北全部拿出来交到方秀宁的手里,“干娘,这些银两你留着,你看有些什么需要买的再买些。”

    方秀宁本来想推回去的,待看到聂北那双真诚的眸子时,她觉得推回去就生分了,便以一个娘的身份无声的接了过来,接而说道,“北儿,本来见你年纪不小了,想给你介绍个女儿家的,可以前没钱,现在好了,有了这些钱,能给你说个媳妇儿了。”

    听到方秀宁的话,聂北无所谓,宋巧巧切心里一紧,红扑扑的脸蛋儿此时有点发白,她心属聂北了,要是方秀宁介绍女子给聂北的话,她怎么办?但她虽然急,却不能说什么,只是眼神哀怨又期盼的望着聂北。

    聂北此时出声道,“干娘,这事我不急!”

    “都十几二十的人了,这个年龄段的男子有哪个没成家的?儿子几岁的都大有人在了,怎能不急?”

    “干娘,你不会怕我娶不到老婆吧?你看我,全身上下王者气概、儒者气度、才子气息、智者气象……整一个文曲星下凡,美女见了呱呱叫,男人见愤愤嚎,会找不到老婆?”

    聂北摆了个很贱的poss,然后在那里自吹自擂,直把方秀宁和宋巧巧逗得哈哈大笑,大小玉女峰巍巍颤颤的,上下起伏,波涛汹涌浪潮连连,直把聂北看呆了。

    母女俩发现聂北直勾勾的盯着她们看时各有各表情,宋巧巧红着脸似喜似嗔。方秀宁却是狠狠的剜一眼聂北,然后转身收拾东西去了。

    这样一来聂北打诨打岔的把方秀宁说要介绍女人这话题给暂时绕了过去,宋巧巧松了一口气。

    傍晚,晚饭丰盛了很多,三人边吃边聊,家的感觉很融洽很温馨,但聂北的心却很龌龊,目光总是时不时的扫过方秀宁那高耸欲坠的玉女峰,然后再扫过宋巧巧那个正在发育的小茹房,幻想着有一天把她们母女俩压在身下的幸福,聂北嘴角不由得微微上翘。

    晚饭后宋巧巧洗碗刷碟,干娘方秀宁便到磨盘处磨豆腐,她明天早上还得赶个早去城里卖豆腐,所以一般情况下这个时候她就得开始提前工作,而早上j未鸣就得再起床张罗着一切事宜。

    聂北透过窗户看着干娘方秀宁迷人的成熟身段捱着磨盘杆慢慢的推着磨,然后一手在磨盘上轻微的拨弄着上面的豆子,神情专注而宁静,娴熟而平和,那股女人的韵味很自然的流露出来,诱惑着聂北蠢蠢欲动的。

    蛇血这些天被温温的亲情所压制,这一刻有苏醒的迹象,实际上蛇血没消退,只是初融合到聂北体内,有个磨合期而已,磨合期一过,那蛇血的影响力就比以前更为强烈了。

    聂北来到方秀宁身边,“干娘,要不要我来,你歇一下?”

    “男人不应该做这些东西的,这些东西是我们女人做的,而且我习惯了,熟手,你做不来的,干娘知道你有这份心就好了,你回屋去吧,今天你都逛了一天了,应该累坏了,早点睡下。”

    聂北被方秀宁推了出来,嫌他碍手碍脚。

    初放纵 第025章 巧巧很可人

    百无聊赖的聂北见宋巧巧撩起衣袖,俏着身子在那里洗碗筷刷碟盘,便轻悄悄的走过去,贴上去从背后抱住她。

    宋巧巧身子先是一僵,差点惊叫出声,待发现是聂北的时候她身子不由得柔了下来,可人的脸微红,紧张兮兮的道,“聂哥哥,你放开我,小心被娘亲看到了,唔……聂哥哥,你别摸,好痒呀。”

    宋巧巧的身子很嫩,而且肌r很有弹性,多半是她时常需要工作走动的原因吧,十分上的摸起来手感特别好。而那张让聂北又爱又怜的娃娃脸却是一副羞赧红晕满布,那双单纯而清澈的眼睛此时紧紧闭着,那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很迷人。

    聂北扳过宋巧巧发软的身子,一口吻上她那红嫩嫩的小嘴。有上一次的经验,宋巧巧没那么的害怕了,不多时就让聂北的舌头钻进去纠缠她的小舌头。聂北揉捏的手不再满足隔衣的感觉,轻轻解开她领口以下几个纽扣,聂北一手伸进去……

    “唔……”

    宋巧巧一声娇滴滴羞涩涩软腻腻的呻吟在喉咙处发出,却是聂北抓住了她那不算伟大但很粉腻娇嫩的玉女峰。

    在聂北几番深吻几经揉捏之下,宋巧巧软得像块棉花糖一般,软绵绵却很缠人,她那双手不自觉的搂紧了聂北的脖子。

    聂北不安分的手贪得无厌的向宋巧巧的裙子下面摸去,宋巧巧一急,忙伸手去阻止,可聂北还是按上了她根部,虽然隔着裙子,可聂北这么一摸一按间还是让宋巧巧犹如电击,浑身一颤,本来被聂北吻得飘飘然的她受此一激,哀婉一声轻吟“喔……”

    泄身了。

    聂北感觉到她裙子处微微湿了一块,就是聂北手按住的地方。

    “聂哥哥……”

    宋巧一脸潮红,根本不敢让聂北看到她的脸,埋在聂北的胸膛上羞答答的轻呼一声。

    聂北‘热情’高涨,可也知道,干娘在家他也只能在宋巧巧身上过过手、舌之瘾而已,不敢干些什么,再搞下去只能让自己更加难受而已,可他又难以忍住,便诱道宋巧巧道,“巧巧,舒服吗?”

    宋巧巧的脸火辣辣的烫,可还是轻轻的恩了声,几乎听不到。

    “可是聂哥哥很难受,你知道吗?”

    宋巧巧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望着聂北,关心的问道,“聂哥哥怎么啦,哪里难受,怎么样才不难受呢?”

    宋巧巧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子,而且在古代这些性知识大人一般都羞于和孩子讲的,外人更不会,所以宋巧巧对男女之防知道些儿,但对性却纯白得像张白纸。

    聂北拉她走进厨房一些,让两人更加隐秘些,聂北拉着宋巧巧的小手按在自己难高昂昂的胯下,宋巧巧惊讶的低呼,“聂哥哥,你身体好烫,是不是发烧了?咦,怎么突起那么多,聂哥哥,你怎么啦,怎么这样,你别吓巧巧。”

    宋巧巧一急,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聂北强忍着把她正法的冲动,沙哑了声音,“巧巧乖,聂哥哥就是下面这突起来的东西发烧了,聂哥哥需要你帮忙,你肯帮聂哥哥吗?”

    “巧巧肯,聂哥哥要巧巧做什么巧巧就做什么,我不要聂哥哥难受。”

    巧巧啊巧巧,你要我怎么爱你才行!

    聂北把衣服脱下,露出那件二十一世纪带到古代的底裤,然后在羞赧欲绝却依然要勇敢‘帮’聂北的宋巧巧注视下脱了下来,那件庞然大物以四十五度角斜顶欲上天,端的是狰狞恐怖,宋巧巧吓得轻声呼叫:“啊……”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长得这么丑陋,但她看这东西长在她聂哥哥的身上,还以为是这东西让聂北难受的,她虽然害怕羞赧,但还是伸手拍了它一下。这差点要了聂北的命,看她对待敌人一般的对待自己的小兄弟,聂北又好气又好笑,更多的是宠爱,但也得把泄了才行。

    “巧巧别打它,它可是个好东西,以后你还得靠它给你快乐呢!”

    “我才不要这丑东西给我快乐!”

    宋巧巧小声如蚊蚊子叫一般,继而又问道,“聂哥哥,是不是这个坏丑东西让你难受呀?”

    “对呀,不过这丑东西不能用力打的喔!”

    “那怎么它才不让聂哥哥你难受呢?”

    宋巧巧水汪汪的眼睛很迷茫,又很认真,想来她很想让聂北不难受。但她不知道怎么做,关心之下她反而忘记害羞了。

    “用你的手慢慢抚摩它,直到它喷白血死去!”

    聂北忍得很难受,特别是宋巧巧那副纯真无知的表情再配合她那张娃娃脸,聂北有种又犯罪又刺激的感觉,要不是有着对她无尽的爱意不想伤害她的话早就扑上去把她就地正法了。

    “哦!”

    宋巧巧害怕又‘勇敢’蹲下去,轻轻伸出一只小手,柔柔的握住那丑陋的东西,聂北忍不住舒服一声:“噢……”

    “怎么啦聂哥哥?”

    宋巧巧不敢乱动,抬起头来,一脸的紧张和关心。

    “没事,你继续套弄它,聂哥哥就会没那么难受。”

    宋巧巧生涩笨拙的套弄着她一手甚甚能握住的庞然大物,见它越发的硬朗高挺,她有点害怕,但一想到自己能帮聂哥哥的忙她心就不由得有点甜蜜,慢慢的套弄着也就熟手了一些。

    宋巧巧柔软的手在套弄着,头偶尔抬起来看一眼正在享受的聂北,见聂北难受不见了,反而一脸舒服的样子,她更加卖力。

    “巧巧,你在哪呀,给娘拿在大厅那里拿个木盘出来!”

    远处方秀宁的呼唤声传来。

    聂北受此惊吓,忍不住一阵颤抖,嗤嗤蚩的几声s了,宋巧巧不知怎么回事,闪躲不急,被聂北s了一脸,r白色的y体连她头发也沾了不少。

    “啊……”

    宋巧巧小声惊呼,“聂哥哥,这什么东西?啊,它s白血了,聂哥哥没事了。”

    聂北大大的呼出一口气,连声道,“对、对、对!”

    “可是这东西很脏,弄得我脸上都是了,好讨厌!”

    “你洗一下,我去看干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那聂哥哥你还难受吗?”

    宋巧巧关心的问道。

    “下次还会难受的,下次巧巧记得要帮我哦!”

    “也是用手吗?弄得人家手好累。”

    “也能用其他地方的,下次教你!”

    聂北邪恶的说着。

    聂北离开厨房离开宋巧巧,回到大厅拿个木盘出去给干娘方秀宁。

    “巧巧呢?”

    “她还在洗碗!”

    聂北心虚得很。

    “这丫头,洗两三个人的筷碗都这么久!”

    方秀宁没多想,只是她嗅了嗅,“什么味道,怪怪的呢?”

    聂北装模作样的跟着嗅了嗅,“哪有什么味道,你可能累了。”

    方秀宁觉得也是,温柔的笑了笑,“我再弄一会就好,你累了就先去睡,你在这里碍着我就做不完今晚要做完的事,只能让我做得更晚而已,你要是关心娘的话就回去睡觉,听话!”

    聂北无奈,虽然很想抱住干娘,可看她一副贤惠的模样,聂北不知道自己冲动的后果会如何,所以内心虽然冲动,但行为却不敢冲动,惟有按她的话出了这个搭棚。

    “啊对了!”

    方秀宁喊住了聂北,“你给我银两的那个包囊里面有一块价值不菲的玉佩,我给你放回你床头上了。”

    玉佩?我哪来的玉佩?难道是那温文清不小心掉在里面的?“喔,我知道了!”

    一夜无言,第二天醒来很自然的发现裤兜下湿了,而昨晚方秀宁和宋巧巧又在聂北的梦里出现,然后聂北在梦里肆意鞭挞她们美好迷人的身子……

    聂北醒来的时候干娘方秀宁和宋巧巧都不见踪影了,只在桌子上留下一张字条,意思说她们入城买豆腐去了。

    一连几天,方秀宁都是晚上c劳到半夜,然后一大早的又起来继续磨豆腐,天微亮的时候就和宋巧巧推着推车载着豆腐赶往城内去卖。聂北看着心疼,几番劝说不成反而被方秀宁教导他做人要如何如何,要自力更生,虽然苦了点,但贵在踏踏实实,一家人平平安安。

    聂北很无奈。

    初放纵 第026章 有家很温馨(1)

    大年初八的时候干娘和巧巧没再入城卖豆腐了,因为大女儿宋小惠回娘家了,她带的礼物不多,仿佛只是乘坐一辆马车来而已。

    她依然是少妇的打扮,面容俏丽素雅,美丽不可方物,头发微盘,脑后秀发披散,飞下来的雪丝丝点缀在秀发上,黑白分明,为俏丽的容颜增添了不少风霜美感,粉红色绣边的棉袄掩盖不住她胸前那对可观的玉女峰,棉袄被撑起一个弧度优美的山丘,引人遐想;一件红色厚质地的罗裙,柔软而丝丝叠赘,裙下摆甚甚遮住一双红色绣花鞋,整个人亭亭玉立又婀娜如弱柳,当真风情无限。

    可聂北此时对她的感觉很差,在聂北想来,她一个嫁入温家的女人,可以说是嫁入了豪门,怎么都有些钱,接济一下娘家绝对无问题,可为什么她却留着干娘方秀宁两个人为一日三餐累死累活而不管呢?

    要不是看到她和干娘方秀宁母女两初见面拥在一起双眼垂泪的话,聂北还以为她是个生性薄幸的女人呢,可看她那样子,明显不是那样的女人,反而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女人回娘家哭诉一样,泪无声而落,而干娘也是暗自落泪,搞得聂北的心肝儿巧巧也跟着哭哭啼啼,一家三个女人一见面就哭,这场面让聂北一个大男人手足无措。

    “好了好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的女儿嫁过去他们家不懂得心疼,我这个做娘的看着都心疼,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一家人应该开开心心才对,回来就别急着回去了,多住几天。”

    三个女人好不容易才止住眼泪,三副梨花带雨的娇颜看得聂北眼都直了。

    “今天小惠回来,巧巧你去烧些水等一下我杀个j一家人开开心心聚一聚。”

    方秀宁用袖子拭擦着眼泪,瞥到聂北呆呆的望着自己,她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再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