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6 部分

第 6 部分

    方秀宁用袖子拭擦着眼泪,瞥到聂北呆呆的望着自己,她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再擦,被一个晚辈看到长辈脆弱的一面,她始终放不开。

    宋巧巧乖巧听话的出去了,方秀宁随后要介绍聂北和宋小惠两个认识,可聂北和宋小惠早就相识了,她不由得惊讶道,“你们两个怎么认识的?”

    宋小惠把在灵河庙宇街下认识的经过大概的给方秀宁说了一下,却忽略了聂北口花花还占她便宜的经过,宋小惠剜了一眼聂北才接着说道,“他呀,现在可是出了名的名人了!”

    “喔?怎么回事,来来来坐下来慢慢说。”

    方秀宁说道。

    宋小惠依言坐了下来,聂北却没坐,而是辛勤的走到方秀宁的背后两手一搭,方秀宁倒没什么,这些日子里聂北这些亲切的动作她可领教了不少次,从一开始的警惕和不适应到慢慢的接受和享受,宋巧巧的脸却微变,“弟弟,你要干什么?”

    “我看娘你整天老累,想帮娘你捏捏肩捶捶背放松一下。”

    “娘不累,你坐下来说话。”

    “你就放松享受一下吧,反正我站着也能说话。”

    聂北轻轻帮干娘揉着两肩,一副孝顺的模样。

    方秀宁见聂北坚持着,而且他弄得也实在舒服,便不再出声,宋小惠恰有深意的望一眼聂北。

    方秀宁嗔笑道,“小惠你接着说,不要管他,老是疯疯癫癫没个正形!”

    “小北现在可出名了,特别是在那些读书人口中传得厉害,说他对对子无人能敌,又传他诗词力压上官县四大才子,还说他……呵呵。”

    宋小惠娇笑起来,一起一伏,娇颜如花,聂北暗自流了口水,双眼色迷迷的盯着她的。她狠狠的剜一眼聂北,聂北才有所收敛。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好歹也是娘的儿子嘛,怎能不出众呢?”

    方秀宁心里欢喜,却笑嗔道,“口花花,关娘什么事儿?讨娘开心你就得劲!”

    宋小惠见聂北能让她娘亲这么开心,心里对聂北的感官好很多,但他那双色迷迷的眼睛依然是那么讨厌,仿佛能看穿人家的衣服一样。

    “可是也有人传,一个名字叫聂北的男子,他胆大妄为口花花,而且占人家黄花大闺女的口头便宜,放荡不羁流里流气,还忒不要脸的拿讨赏银,还说他传着破旧头发怪异像个俗家和尚,反正传得天花乱坠不一而足,这不会也是出众吧?”

    宋小惠诘笑问道。

    聂北见方秀宁神色忽然有些冷,忙说道,“当然是出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杰在群众必诽之,像我这么杰出的人才,难免会让一些人妒忌和嫉恨的,所以诽谤就少不了,我理解我理解,小惠姐姐你理解吗?娘您得理解呀!”

    方秀宁又好气又好笑的嗔骂道,“哪有人像你这样自己夸自己夸上天的,让人听到了还不笑话于你?下次不许再如此自傲,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即使真的才华横溢,也得谦虚些,切记莫过于锋芒毕露惹来仇怨!”

    “北儿谨记娘的教诲!”

    聂北虽然被训,可心里却十分开心,因为他找到了家的感觉。

    聂北头一低,眼往下一看,鼻血差点流下来,只见干娘方秀宁领口处微张,闭之不实,聂北居高临下一看,能看到一条红色肚兜包囊住的两座巨大玉女峰,可谓‘冰山’一角,若隐若现,其间那道深深的峰谷却是清晰可见。聂北狠狠的咽口口水,忙把视线移开,才发现坐在对面的宋小惠一直盯着自己看,聂北老脸不由得一红,忙说道,“小弟也谨记小惠姐的提醒,下次必然不敢再犯!”

    宋小惠似笑非笑的哼道,“是吗,我看你是色胆包天了。”

    聂北连忙道,“小惠姐你可冤枉我了,我顶多也就有色心没色胆而已。”

    “是吗,可有人说你可是牵着一个女子的手到处逛的哦,甚至牵着手上缘来楼,这分胆可不小了。”

    宋小惠依然盯着聂北。

    聂北不知道这宋巧巧的姐姐宋小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也不知道她知道了多少,更不知道她把知道的说出来后干娘会怎么样反应,要是在其他女人面前的话他或许不会这么顾忌,可是他在乎方秀宁,所以才如此。好在他反应快,在方秀宁没品出味道来的时候,满不在乎的笑道,“巧巧的手我牵着怕什么,她是我妹妹谁敢乱说话?再说了,我要上缘来楼,那些人是不给巧巧上去的,我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在下面,就牵着她的手带她上去,这样那些看门的就不敢拦了,这些我才不怕那些人看到说什么呢!”

    聂北避重就轻还把牵手的动机转换成不放心巧巧在楼下,功劳都捞上了,可谓反应敏捷,非一般脸皮厚的人所做不来的。

    果然,方秀宁一听,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呀,那也没什么,只是巧巧始终是个没出阁的女子,你这样牵着她的手我们知道的当然没觉得什么,可外人哪知道这么多?他们只看到你们两伤风败俗不顾非议,到时候流言四起可是害了巧巧,下次可不许这样了。”

    初放纵 第027章 有家很温馨(2)

    这时候宋巧巧在厨房外边喊道:“娘,水烧好了!”

    “好了,你们姐弟俩聊,我去张罗些饭菜。”

    方秀宁被聂北在肩膀上捏捶得昏昏欲睡,精神不太集中,站起来的时候那无限次在聂北梦里出现的身子一歪,差点摔倒,好在聂北眼疾手快,从背后伸出双手穿过她腋下抱住她,聂北双手在她胸前扣着,正是那对惹人的玉女峰所在,聂北只感觉到一阵弹性十足的柔软,手感十分的好。

    可聂北不敢多有动作,而是飞快的扶正方秀宁的身子,然后双手用力按着那对柔软的再把手收拉回来,就好象用力摸擦一般。

    方秀宁惊神未定,这一阵摩擦让她身子一软,差点再摔倒,聂北再一次抱住她,方秀宁一双高耸的玉女峰再一次被聂北按上,她忍不住发出一声似哀似娇的呻吟:“唔……”

    聂北关切的问道,“娘,你没事吧?”

    这时候宋小惠才反应过来,忙走过来扶住她娘方秀宁的手臂,“娘你怎么啦?”

    方秀宁艳红着脸,她以为聂北是无意的,可她还是羞得慌,那阵酥麻的感觉让她感到羞耻,却不好和女儿说,更不敢看聂北,只是柔柔弱弱的说道,“娘没事,不小心而已,扶我起来就好了。”

    方秀宁站直后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看,就匆匆的走了。

    方秀宁一走,大厅里只剩下聂北和宋小惠,宋小惠审视着聂北。

    “小弟虽然张得英俊非凡一表人才,可小惠姐也不能老是盯着我看嘛!”

    聂北嘻哈哈的没多少正经。

    宋小惠脸一红,接着又是一板,娇声道,“你还知道自己是小弟呀,我见到你你都是没大没小胡作非为,老实交代,是不是在打小妹巧巧的主意?”

    “没有呀,小惠姐这么漂亮,要打也是想打姐姐你的主意而已。”

    聂北色迷迷的望着宋小惠俏丽的脸蛋半真半假的说道。

    “你……放肆!”

    聂北被她严词一喝,还真的有点发怵,待见她羞多于怒时忍不住打蛇随g上,以飞快的速度再一次搂住她纤瘦的身子。

    “你、你干什么,你越来越放肆了,还不快放手,快放手,再不放手姐姐要发怒了。”

    宋小惠色厉内荏的喝斥着,又羞又怒。

    聂北依然搂住她,装乖扮嫩道,“姐姐,对不起,可是自从那天在街到上见过姐姐你之后,我不知道这几天为什么老在梦里梦见你,还老想着你,一见到姐姐就想抱住姐姐,姐姐,我是不是病了?”

    宋小惠脸微红,却没那么怒了。

    聂北接着说道,“我从小就和一个老头住在森林深山中,后来老头死了,我就走呀走的走出深山,遇到巧巧然后被干娘收为义子,所以一直希望有一个疼我爱我的姐姐,姐姐就让我抱一会好吗?”

    聂北恨不得挤出几滴眼泪来,很可惜,美人香柔柔的身子在怀,他心里直舒爽得意,哪里挤得出眼泪来呢!

    宋小惠见聂北说得哀伤凄然,同情心一起倒忘记了聂北的色狼行经,温声说道,“好吧,姐姐让你抱一会。”

    “就一会吗?那以后我想姐姐了怎么办?还能抱住姐姐吗?”

    “……以后姐姐也让你抱,只要你别动手动脚的就行,要不然姐姐再都不理你了。”

    聂北连忙点头,“姐姐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小弟只要姐姐能开心就好。”

    宋小惠闻着聂北刚阳的男子气息,感受他宽阔温暖的胸膛,那份安宁的心跳,她慢慢的有点迷恋这种感觉,脸也不由得发热发红。

    “啊……姐姐、聂哥哥,你、你们……”

    宋巧巧这时候回来拿早上吃饭的锅出去洗好煮饭,看到她心爱的聂哥哥和姐姐抱在一起,忍不住惊呼一声。

    宋小惠心有异样感觉,所以被宋巧巧撞见时她飞快的推开聂北,心有些虚,结巴巴的解释道,“我、我们没、没什么!”

    聂北却平静得很,反正又没实质性的行为,就是有他也没什么好慌的,也用不着解释,“巧巧,要不要我帮忙的?”

    宋巧巧也没往别的方向想,见聂北和她说话她便道,“有我和娘在厨房就行了,聂哥哥坐在这里陪姐姐说说话,我拿锅去煮饭。”

    宋巧巧勤劳而朴素,率真又单纯,很多事都抢着去做,拿锅便走了,宋小惠心里抹不开羞怯,总觉得聂北的目光太锐利,仿佛能穿过衣服一般,她忙找个借口:“我看娘亲和巧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聂北看着宋小惠慌张离去的俏影,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吃完饭中午饭之后一家四口坐着侃天论天说东话西,其乐融融,特别是聂北,搞怪而见多识广,又时不时一言中的,一些观点总是很特别,初听觉得荒谬,慢慢回味过来时反而觉得很正确;有时聂北语不惊人死不休,有时又耍赖皮恶搞,让三女娇笑连连。

    时间在欢笑中度过,下午接近黄昏的时候方秀宁才想起家里只有两张床两张被子,现在四个人,全部是女人的话也就算了,可聂北是个男子,怎么都盖不过来。

    “我去买吧,你们接着聊!”

    聂北起身说道。

    “还是让巧巧去吧,城里她熟!”

    干娘方秀宁说道。

    “还是我去吧,我去那里也还要办些事情,顺便买床和被子回来就好,而你们三个难得聚在一起,就多聊聊,就这样,我走啦!”

    “嗳,等等,你身上有钱吗?走那么快干嘛,跟我来给钱你。”

    方秀宁嗔道。

    聂北讪讪一笑,还真的忘记这关键的东西了。

    方秀宁的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很整洁,一股淡淡的温香,就仿佛方秀宁身上的芳香一般,淡淡而醉而已,特别是强烈的男人,聂北有点醉了。一张陈旧的梳妆台,上面一块不大的铜镜,一把桃木梳子,能看到上面缠着几根长长的脱发,桃木梳子边上有一支玉发簪和一支木发钗,还有其他一些女性佩带的小物件,但都不贵重。

    梳妆台靠墙处有一个木箱子,雕花上漆的,显得古色古香,聂北没看到有亿柜的存在,那么这个箱子很可能就是装衣服用的了。

    一张够两人睡的床,勉强点的话可以挤三个,蚊帐撩起别着,两个枕头一张红双喜被子,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

    聂北跟随干娘方秀宁进来,但也自觉的站在靠门处,不再进去。

    方秀宁径自走到那木箱子边上蹲下,然后打开箱子,没出聂北的所料,那箱子果然是装衣服用,衣服一件一件叠得很整齐,还有那红色、墨绿色和白色的肚兜,也都是叠起来,聂北眼尖,看到干娘飞快的把叠放好的肚兜塞回边上,然后用一些衣服压住,聂北再也看不到了。

    方秀宁从箱子里拿出那个包囊,从里面取出一些碎银然后交给聂北,“现在已经不早了,记得早去早回,别耽搁吃晚饭的时间,知道吗?”

    聂北轻轻抱住方秀宁,然后飞快的在她那如玉的脸蛋上啄一口,“娘,我知道了!”

    方秀宁脸一红,嗔怪的敲聂北的脑袋,“没大没小,以后别这么缠人,让人看到不好。”

    “我亲我娘表示我对娘的爱,怕什么!”

    聂北心里美得,终于鼓起勇气亲上一口了。

    “好了好了,在家对娘这样娘能原谅你,因为娘知道北儿你本意,可是在外的话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能在如此毛躁,别人笑话你的。”

    方秀宁平服了一开始被聂北亲的慌乱,也不推开聂北,只是以一个母亲的语气教导着聂北。

    “我听娘你的!”

    聂北嘴上说的和脑里想的不一样。

    “好了,快去快回!”

    初放纵 第028章 文琴娇羞(1)

    聂北消失在雪中,三个女人站在院子门上久久未回屋,她们才发现,一个家有男人和没有男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好一会儿方秀宁才领着她的大女儿小女儿回屋去。

    聂北为自己刚才的勇敢而开心,终于大起胆来亲了干娘的脸。心情愉悦脚步快,吹着口哨披着毛毛雪,聂北仿佛个风雪流浪人。从家里到城步行的话起码得一个多钟,骑马的话一刻钟即可,聂北在想着怎么才能弄匹马来骑骑,找个时间问问马的价格才行。

    聂北边走边想,这时候几十米远的地方一阵人影晃动,在飘飞的雪花里看得有点模糊,可聂北眼尖,只见两个人慌张的把一个家丁服饰不知死活的男人搬入树林里。

    聂北一阵疑惑,好奇心一起,忙跟上去,密集的树林阻挡了天上飘飞的雪花,地上倒也没什么雪迹,只见两个男人把那家丁打扮却不知死活的男人越搬越深,已经离道路有很长一段距离了,这时候聂北发现还有人在,而且还有一辆华贵的马车存在,马车边上有两个男人,一个比较高大的四十来岁左右,相貌堂堂,可惜脸上一道很大的刀疤多少影响了他的整体形象,而且那双眼y狠了些,还带点邪。

    只见两个男人搬着那个家丁打扮的男人往地上一丢,然后恭声对那刀疤男人道,“大哥,现在怎么办?”

    被叫大哥男人名叫马新,上官县有名的混混,可背地里他却是活跃在上官县周围的强盗,只是他每一次作案都很隐秘,而且专挑些有钱但势力不大的人下手,所以一直没人知道是他所为而已。只见她亵的笑道,“钱抢到了,女人却在马车里,你们三个说能怎么呢?”

    站在他身边的一个汉子看上去老实巴交些,稍微有点胆怯的说道,“大哥,以前我们做事的时候都是踩好了点子才动手的,这次匆匆的跟随一辆出城的马车就下手,虽然是得手了,可我总觉得有点不妥!”

    马新皱起了眉头,“有什么不妥?快说!”

    “这马车太华贵了些,比起以往我们下手的那些目标的都要华丽,在上官县能坐如此马车的人不多,除了四大家族的人之外就温家了,温家后台极硬,触怒温家惹起官府发狠追查的话,我怕……”

    巴交汉子小心谨慎的说道。

    马新已经开始动摇了,马车里的女人固然美若天仙,看着都让人流口水,可和被官府无限期的追查起来的话也是麻烦一堆,只见他拿不准主意的说道,“可是刚才她拼死挣扎的时候我喂她吃下‘贞女春’还敲晕了她,这时候药力也该开始发作了,我们不上她的话她就死了,她死了的话结局也是一样,一样会触怒温家。”

    “我有个办法,刚才那马夫也只是被我们敲晕而已,没死,我们可以想办法弄醒他,然后也喂他吃些c药,等到差不多了就把他丢入马车里,这样一来发生什么事都与我们无关了,而且一个下人和一个女主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量他们也不敢把这件事情声张出去,这样一来我们抢了她的财物她也不敢说出去。这招怎么样?”

    马新正要大赞出声的时候却听到另外一个眼神同样亵的汉子说道,“既然这样,那还不如我们爽完了然后再把那马夫丢进去?她一个妇人家的遇到这事还敢到处说不成?实在不成的话我们事后杀了她,手脚干净些,量官府也查不到我们。”

    马新双眼一亮,啧啧直笑,那巴交一点的汉子不再出声,事实上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见没什么后顾之忧了他也忍不住双眼放光。

    “很好很好,你们三个在外面等着,我上去爽完你们再来。”

    马新荡的笑着。

    “大哥你也太不厚道了,你在上我们几个在一边上看着总行吧?再说了,里面还有个小丫鬟,虽然没有那妇人那么迷人,身子亦嫩了些,可也长得眉清目秀,我和大哥上去总行吧?”

    “行!行!行!可是这马车最多也就只能挤四个人而已,上车里已经有两个女人了,我上去后就三个人了,你们看着办吧!”

    话说完后他便撩开马车车门钻进车里。

    “老三和老四等着,我和大哥爽完了就到你们俩!”

    老二笑着上马车,马上传来两声颇为尖锐的惊叫,女人发出的,想来应该是女人醒来后发现情况不对才惊叫的,还伴随着呼救声,却只是换来男人一阵得意的笑,只听到男人笑道,“两位美人儿,今天你们俩怎么都喊怎么叫都不会有人到这地方的了,你们还是省点力留到消魂的时候尽量喊给大爷听听吧!”

    “救命呀救命呀……”

    聂北听那声音有点耳熟,一时间又想不出到底在哪听到过,聂北扯下一块布料蒙在脸上,慢慢的靠近马车,军人的

    漫威世界新万磁王帖吧

    技巧让他一声无息的接近,而且马车外那两个汉子又不是在守卫,而是都挤在马车边上往里面看,矮一点的那个还蹬着脚,聂北就是直接走近他们也未必知道有人来。

    聂北那把军用匕首握在手上,悄悄靠近外面那两个汉子,仿佛死神在靠近一般,很可惜那两个汉子虽然平时警惕,可这时候注意力都不放在这些上面,被聂北靠近到背后都不知道,聂北左右迅速伸出掩住高大一些的汉子嘴巴,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刀,削铁如泥的军用匕首划破对方的喉咙,无声无息,在矮小汉子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聂北再一次出刀,准确无误一刀滑断对方的脖子,可声音终于无法掩盖,那矮小汉子倒下的时候啊的一声惨叫引起马车上正要脱衣服‘提枪上马’的两个男人。

    只见马新呼唤道,“老三……老四……”

    回答他的只有无声的沉寂。

    而聂北却像个狩猎者一般俏无声息的贴在马车一侧,等待他们一出来就给以迅猛的袭击,即使不能把已经警醒过来的两人全部杀死也要让他们中的一个重伤,这样对付他们两个才不更有把握一些。

    马新和老二都是比较有经验的人,老三老四既然能被人无声无息的放倒,不知死活,那么外面必然有不少人,要不然绝对办不到能这么快把老四老三放倒。

    所以他们俩一个眼神示意,出其不意的各从马车两侧的小窗口窜出去……

    初放纵 第029章 文琴娇羞(2)

    老二极其不幸,身材囊肿了些,马车窗户似乎开得不够大,卡了一下,动作慢了半点,而且聂北也正好在哪个位置,聂北一刀刺出,以为这家伙必死无疑,却不想对方反应不慢,微微侧身闪躲,聂北匕首没刺中对方心脏,只是刺中肋下,对方一声惨叫,对方还未来得及落下地聂北已经拔出了匕首,第二刀跟着就撩出去,老二着地未来得及反应聂北撩向他脖子的匕首已经到,他只感觉到一阵凉意,接着就双眼一瞪,呵呵的喘着气,脖子血横流,眼看活不成了。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极其快,马新察觉对手不多要赶来和老二联手的时候聂北已经解决了老二,刀尖所指已经是赶来的马新,马新见对手杀了自己三个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双眼微红,你吼一声扑上来,一拳挥出,虎虎生风,聂北迅速闪躲开来,马新一拳无功势消力回之间拳向后横扫过来,聂北低头闪过,yy的刺出一刀,马新一惊,抽身便退,同时单脚踢出,却不想聂北早有所料,他脚未到之时聂北的脚已经踹到,聂北一脚极其狠毒的踹到马新的胯下,似乎踹烂了些东西,嗤的一声很怪异,接着就是马新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聂北以为马新必然会倒下,即使不痛得就地打滚也会掩伤而哀,却不想马新此人极其枭雄,中此一招竟然还能忍得住,而且飞快的抽身逃跑,速度惊人。

    聂北正要赶尽杀绝之时,马车内一阵难受的呻吟让聂北收住了脚,让那马新逃过一劫!

    聂北脱下蒙面布,撩开马车门帘时看到一幕极其糜烂的画面,只见两个女人相互扯着对方的衣服,浑身上下惟有肚兜和褒裤,却拥在一起扭动摩擦,头发微乱,面如桃花,双眼迷离似水似雾,却带几分挣扎,嘴里阵阵浅呻低吟,显然是‘贞女春’药力发作了。

    让聂北惊讶的是其中皮肤最为白嫩玉女峰最为高耸白嫩的女人正是那天有过一面之缘的温文琴。大概是聂北撩开马车门帘的时候车内光线忽然一亮的原因,她神智稍微清醒了些,无力的推开意志力不够强已经陷入疯狂的丫鬟小菊,抬头一看,见是一个英俊非凡的男子,她刚才虽然药力发作,可神智多少存在的,知道此人可能就是让那两个强盗窜出去的人,现在见他没事的样子,想来那些强盗已经被打跑,温文琴顿时又喜又羞,慌忙扯过破烂的衣服盖在身上,气喘喘的说道,“不、不要看啊……”

    温文琴最后一字是呻吟出来的,是丫鬟小菊揉了她的玉女峰,小菊看上去也就十三岁到,那青涩秀气的脸犹如火烧,她撤掉上身那件r白色肚兜,露出两只发育良好的玉女峰,呼哧哧的把嘴往温文琴身上凑,“夫人,小菊好、好、好热……”

    温文琴体内的已经到了无法压制的边缘了,而且她刚才早就醒了,听到那些强盗的对话,知道自己任凭药力发作下去的话她字会焚身而死,可坚贞的信念一直在苦苦的支撑着她,始终保守着脑海中那么一小块的清明。推搪着靠近的小菊,但很无力,马车门上还有一个男人看着,这让她羞得无地自容,恍惚间被小菊扯掉她拿来阻挡的衣服,她身上那件粉红色的肚兜柔软似水,紧紧的贴在身上,两只十分可观的玉女峰挺拔而完美,虽然算不上巨大,但也足够的大,而且大得恰如其分,被疯狂的小菊无意识的s扰着,她那玉女峰一荡一荡的,聂北看到眼都大了,轻身上了马车。

    温文琴急道,“不要上来,不要……唔……”

    她的话被小菊扑上来的吻给堵住了。

    聂北看得心火高涨,再也不做君子,慢慢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同时也把巧巧照他那件‘原版’底裤制成的底裤脱下,露出狰狞恐怖的庞然大物,只见上面青筋条条,十分吓人,依然带着一丝神智的温文琴又惊又羞的看着聂北脱光衣服,想说话却被自己的丫鬟小菊给堵住。

    聂北和她对视着,轻声说道,“你们中了剧烈的c药,不解的话会死的,文琴姐,自从那次和巧巧在灵河边上街道上见了你之后我就一直忘不了你的容颜,今天既然天意安排我们此一缘,你就顺从天意吧!”

    温文琴听到聂北的话,双眼瞪得老大,显然现在才认出聂北来,但也就是如此她才更加的羞赧,但身体的反应十分强烈,她浑身已经乏力,根本无法作出有力的抗拒,更可怕的是她内心已经慢慢失去了抗拒念头,反而是阵阵的渴望,渴望男人来占有自己,填充自己。

    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温文琴流下了眼泪,无声无息。聂北附去慢慢的拭着她的眼泪,在她羞涩而难堪的表情下,聂北温柔多情的说道,“等一下不要抗拒我救你,好吗文琴?”

    温文琴羞涩的闭上她那知性清澈的眼睛,聂北扯过失去理智的小菊,一把吻住她那娇艳的小嘴,双手用力的揉捏着她那两只不大却很又弹性的玉女峰,小菊舒服的从喉咙里发出阵阵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唔……唔……”

    聂北知道她体内的药已经完全发作了,得及时发泄才能解,拖得久了反而害身,再说还有一个等着呢!

    聂北把小菊压在马车下,一手托起她一只嫩白而优美的秀腿,挤身过去,一手握住自己的庞然大物,把它对在小菊那湿润却还未长齐毛的花田门口,轻轻的摩擦着,感受那份消魂的感觉,同时沾些花露湿润枪头。

    聂北扭头向温文琴望去,只见她发现聂北望过来,飞快的紧闭着那双迷人的眼睛,然后一双玉手掩住自己那红得如火烧的玉脸,鼻子却喘气粗粗,粉红色肚兜掩盖下的高耸玉女峰随着粗粗的呼吸上下起伏,波浪阵阵,穿着白色薄褒裤的一双修长美腿交叠在一块,丝丝的摩擦着。

    聂北笑道,“文琴姐姐,等我救了小菊之后再救你!”

    温文琴娇喘喘的说道,“我、我……不要!”

    聂北不再管她,到时候她要是忍得住就奇了。

    “热……好热……”

    这时候身下的小菊激烈的扭动着身体,一双手无意识的乱抓。

    聂北不再迟疑,挺身刺入……

    初放纵 第030章 文琴娇羞(3)

    “喔……”

    聂北感觉到刺穿了一层薄薄的膜,从来没有过的紧感让聂北舒服得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啊……”

    虽然药力发作让小菊在聂北夺走她清白之时没那么痛苦,可聂北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忽然全根闯入,她还是有种窒息的感觉,上身弓起小嘴张大身体僵硬发抖,那只被聂北托起来的脚阵阵抽踢,仿佛抽搐一般,小菊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然后是不知死活的扭动,手在聂北身上阵阵摸索。

    聂北高烧,不再保留,拉开身体猛烈的冲撞,次次到底,每一下小菊的身体都抖颤一下,皱着小柳眉的她似乎有些痛楚,但那娇滴滴的呻吟声却是如此的消魂舒爽,小脸涨红如火烧如血滴,媚态十足,小腹配合的向上挺,让聂北c得更深,只见她双眼紧闭,小嘴张开,唔啊唔啊声不绝于耳,马车一阵一阵的晃动。

    “啊……”

    小菊一声惨艳哀绝婉娈的尖叫,她泄身了,双手紧扣聂北的双肩,双脚用力收拢,小腹上挺紧紧贴着聂北的身体,让两人无一处空隙,上半身弓起,两眼翻白,浑身颤栗发抖,一股股热粘粘的y体从她花田里喷出来,让聂北浑身打个冷颤,差点就忍不住s了出来,好在忍住。

    聂北知道小菊泄一次不足以完全解决问题,不再等她恢复便再发动进攻……

    小菊没缓过劲来,再承受聂北猛烈的撞击,很快又进入了迷离状态,身体本能的迎合着聂北的每一次撞击,记记都撞到她花心,酥麻阵阵,“唔……噢……唔……哎……”

    小菊阵阵的喘吟娇呻仿佛就是聂北无尽的动力所在,听得聂北火浇油一般,每一次撞得更猛更用力,渐渐的娇嫩的小菊感觉到了阵阵的痛楚,微头轻轻蹙了起来,但还是掩盖不住阵阵的快感,还有那一脸的满足,“唔……呋……”

    温文琴听着近在身边的糜烂之音,和男人阵阵的粗喘声,她再也压制不住体内的需要了,双眼蒙上一层雾,荡漾荡漾的,正定定的注视着马车里的男上女下剧烈运动,盯着聂北每一次拉出再撞进去的庞然大物,她双手情不自禁的伸到了自己的褒裤内……

    “啊……”

    小菊在聂北最后一击下,再一次攀上了,比上一次更加的激烈,颤抖得像要死过去一般,双手扣在聂北背后,指甲都把聂北的皮肤扣破了,她像个八爪鱼一般缠紧聂北,花田内仿佛在蠕动,着聂北的庞然大物,然后一股股粘粘的y体喷涌狂s,打在聂北庞然大物的前锋上,聂北受此一激,后腰一阵酥麻,再也忍不住,双手握紧小菊的小蛮腰,用尽全力把她娇柔烫热的身子拉紧,让自己的庞然大物顶到尽头……“噢……”

    聂北低吼一声,积储了好几天的火药一股一股的s出去,打在小菊的花田底,激得小菊好一阵颤栗,再一次了,在中她昏了过去。要不是药物的作用,像她这么娇嫩的身子,怎么能承受得了这么久。

    以此同时,在一边上的温文琴也低吟一声,在自己用手的情况下泄了……

    聂北放下小菊发育不够还很娇嫩的身子,缓慢的把自己那庞然大物缓慢的从她身体里拔出来,随着r棒最后的退出,小菊那狭小娇嫩的花田再也无法堵不住聂北s到她体内的一腔,拌着大量的落红顺流而出,娇嫩的小花田很久都无法合并,可见小菊娇嫩的小花田还是不太适应聂北这把大‘犁’的耕耘。

    不再理会昏睡过去的小菊,聂北轻轻附上文静而知性的温文琴,沙哑了声线,“文琴姐姐,要不要我帮你?”

    “不……不、要!”

    聂北轻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体,嘴在她耳边轻轻的吹着热气,还舔了舔她耳垂,诱惑的问道,“文琴姐姐,再问你一句,要还是不要我帮你呢?”

    “我……我……我不知道!”

    温文琴扭动着身子,显示出她身体已经十分的渴望,可她依然带着一丝半点的清醒。

    聂北双手颤抖着覆上温文琴那优美的玉女峰,温文琴一双手无力的阻拦着,聂北隔着她身上那件粉红色肚兜轻轻的揉着她的玉女峰,感觉十分的妙,聂北感觉到自己的庞然大物以惊人的速度雄起……

    “唔……”

    在聂北轻揉缓搓下,温文琴那双玉女峰慢慢硬起来,那两颗葡萄涨肿变大,隔着肚兜能看到那尖尖的顶起,聂北再也忍不住,附下头去隔着肚兜那颗葡萄,忘情轻轻的嚼咬。

    “喔……”

    温文琴所有的理智在聂北这一嚼咬之下瞬间崩溃,忍不住发出一声消魂荡魄的呻吟,那双嫩白的手也情不自禁的按住聂北的头,仿佛要把聂北的头按入她体内一般。

    聂北咬着她那件粉红色的肚兜用力一扯,扯脱了,两只带着丝丝青筋却嫩白如春雪的玉女峰弹出来,一颤一颤的,聂北双眼微赤,仿佛发情的野兽,迅速的低头咬住其中颗葡萄,用力扯拉。

    “唔……痛呀……轻、轻点……”

    温文琴蹙起了眉头。

    聂北一只手却在另外一只玉女峰上尽情揉搓拿捏,另一只手急躁的去脱温文琴身上唯一一件阻挡物……褒裤。温文琴此时已经完全丢掉了传统理性,完全进入了r欲的海洋,配合着挺起滚圆的p股让聂北轻易把她的褒裤脱下,露出那让聂北疯狂让她羞赧的花田宝地,那养育着人类的地方芳草泽泽,水润漆黑,那条微张的小渠里一颗珍珠沾着丝丝点点的花露,伴随着温文琴一双难受而不安的厮磨时隐时现,充满了极限的诱惑,禁地里有着人类本能的冲动。

    聂北感觉到自己涨得快爆了,也知道温文琴意志力如此强的女人到这种地步已经是完全迷离了,身体也做好了迎接男人进入的准备。

    聂北用手分开温文琴那双修长而嫩白的,把它压成个大字型,聂北跪在中间,俯去,握住自己的庞然大物引导它抵在温文琴的花田大门上,上下的摩擦研磨着。

    温文琴已经彻底进入了状态,粉胯不断抬起,追逐着聂北的庞然大物,嘴轻呻荡吟:“给我,好痒,给我……”

    “文琴姐姐,我要进去了,你是我的女人!”

    随着聂北宣言一般的话,聂北猛的发力挺身,噗嗤一声,聂北的庞然大物整根没入温文琴的花田里,犹如耕耘的梨一般c入花田,花田需要梨去开发去翻新。聂北舒爽得浑身打个冷颤,感觉到进入了一个火热滚烫的空间里,两壁的摩擦压挤,甚至阵阵的蠕动,让聂北爽到骨髓里去。

    初放纵 第031章 文琴娇羞(4)

    “噢……”

    温文琴红唇紧咬,眉头轻蹙,面容有些扭曲,先是煞白再跟着极度的嫣红,似乎聂北这么彻底的占有让她被丝丝的痛苦弄清醒了些,那双迷离紧闭的眼睛此时微微张开,睇了一眼聂北,娇羞、难堪、痛苦、挣扎、幽怨、薄恨、略带几分满足,十分复杂,可这些在聂北开始抽动时都没了,换成渴望和灼热,最后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娇羞而媚惑的呢喃:“轻、轻些个儿唔……啊……喔……”

    聂北把美少妇温文琴那双让人疯狂的嫩腿环在自己的腰间,然后双手扳住她那纤细柔韧的腰,大力的拉动,狠狠的撞送,r和r的撞击声啪啪而响。

    聂北每撞一下必然到底,截着美少妇温文琴的花心r,她娇滴滴又略带一丝丝的痛楚呻吟着,“喔……恩哼……轻、轻些……哎……轻、轻、啊……”

    聂北一双手用力揉搓着她那双被撞得一颤一荡的玉女峰,附下头去吻住她那张微张的红唇,胯下不断的挺动,美少妇温文琴被撞得气喘气粗,极度的快感阵阵传入她大脑,她只想放声的呻吟,可嘴被聂北堵住狂吻,阵阵的呻吟只能在喉咙里唔唔咿呀,只有那秀气的鼻子能呼吸,可是激烈的快感让她心跳加速呼吸飞快,鼻子根本无法满足需求,鼻子里发出阵阵的喘息声,娇哼哼的。

    脸不知道是被聂北缠住舌头还是被聂北堵住小嘴无法呼吸还是其他,红得欲滴血,身体不知道是在挣扎还是在极度享受,粉胯每每抬起迎接着聂北每一次的深入,雪白浑圆的p股狂摆肆扭,让聂北的庞然大物在她花田内壁尽量的厮磨刮擦,换来更大的快感。

    她那双玉嫩嫩的手在聂北虎背上狂抓乱摸,一双美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紧紧的盘住聂北的腰间,用力的夹紧,平坦的小腹阵阵的抽搐,显然已经快到了边缘。

    聂北松开美少妇温文琴那被吻得红肿的小嘴,一手抓住她一只脚,把它压到她玉女峰上,另一只手把她另一只脚用力压到一边,让她的花田无限的突出,聂北发力狂抽,这次能c得更入,余势似乎能撞穿她的身体。

    “啊……好人儿……好深……撞、撞到、到我、我肚子里啦……喔……别、别停……用、用力啊……”

    聂北刚才已经在小菊的体内s了一次,这次能更加的持久,更加的有冲击力,聂北把美少妇温文琴的双腿并拢压在她上,然后压去狂c。

    美少妇温文琴爽得头狂甩,发飞散,“快……快啊……我、我要死了……来了……来了……噢……”

    聂北放下她那双美白的嫩腿,握住她那r感很好的腰,加快一阵狂c,温文琴忽然浑身颤抖,一双腿用力一收,紧紧的夹住聂北的腰,小腹忽然一僵,大力挺上去贴紧聂北的胯下,一双玉手缠绕搂箍紧聂北的脖子,头猛地向后一昂,似欢似哀的一声尖叫,“哎……”

    一股潮水从她花田里喷s出来,嗤嗤声可听闻。而她在的时候流下了眼泪。

    她身子僵硬着,抽搐着,花田一阵一阵的蠕动,仿佛极度干渴的小嘴,吸得聂北浑身舒坦,可聂北还未到要s的时候。

    聂北的庞然大物依然c在她花田里,双手温柔的抚摩着她身体的每一寸,亲吻着她的脸颊和脖子,给予她后的温柔。

    温文琴慢慢的从中回过气来,神智也清醒了很多,嘤咛一声微微睁开了那双似水似雾的迷离眼,睫毛上挂着点点滴滴的泪珠子,眼神凄迷而羞怯的望着压在身上给予自己最大快乐的男人,一时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聂北抬起头来注视着她的眸子,温柔的抚摩着她后红霞飞扬水嫩嫩的脸蛋儿,再亲亲的吻去她脸上的泪水,从眼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