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7 部分

第 7 部分

    聂北抬起头来注视着她的眸子,温柔的抚摩着她后红霞飞扬水嫩嫩的脸蛋儿,再亲亲的吻去她脸上的泪水,从眼睛吻到耳垂,很温柔,温文琴羞涩的想撇开头,可内心却默默的有另外一个声音让她不要撇开头,就让聂北亲吻着。

    “文琴姐姐,你很美!”

    温文琴那对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羞赧的闭着眼睛,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姿势一定很荡,双手双脚缠住聂北不放,而他难羞人的东西还c在自己身体里,硬邦邦热乎乎的烫得自己的心都醉了,又仿佛要撑裂自己一般,她知道自己永远的失去清白了,对不起丈夫,但她不恨聂北,她只恨自己怎么可以在聂北的侵犯下,身体怎么能不自觉的背叛丈夫?十六岁那年出嫁,到现在嫁到刘家已经十多年了,她肚子依然不见动静,十多年来未曾为刘家生育一男半女,内心早已经愧疚到了极点,这时候又……想着想着她不禁流下愧疚的泪水,嘤嘤而哭。

    “怎么啦文琴姐姐,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

    聂北轻轻的挺一下自己的庞然大物。

    “唔……”

    后的温文琴身体极度敏感,被聂北轻轻一c,她忍不住发出一声腻人的呻吟,她羞赧得无地自容,粉拳一拳一拳的捶打着聂北的后背,哭着声道,“你就是不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有丈夫的,你要我以后怎么面对丈夫怎么做人?你干嘛不让我死了算了,我是个不贞的女人,呜……我恨你,恨死你!”

    “文琴姐姐要是觉得打我能好受一点的话就尽力打!”

    “我就是打死你,打死你……”

    聂北抓紧她的双手,然后按在自己的胸膛上,温柔而带点磁性沙哑的声音说道,“文琴姐姐,你能感觉到我对你的爱意吗?”

    温文琴所有怨气忽然被羞意掩盖,忙抽回自己的手,可被聂北死死的抓住不放,不由得娇羞道,“你、你放开我,我、我不要听你的鬼话。”

    聂北松开她的手,双手扳住她的头,眼睛注视着她的眸子,有点霸道的说道,“文琴姐姐,以后我叫你琴儿,你在我心目中已经是我妻子,不管你拒绝与否,我一样摆你到我妻子的位置上,这一刻你我紧紧相连互为一体,我就是你丈夫,我就是你的男人!”

    温文琴看到了聂北眼里流露出来的爱意和霸道,附带着强烈占有欲,她心五味泛陈,有羞涩有哀怨有欢喜还有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遗憾什么呢?遗憾不能相逢未嫁时。

    初放纵 第032章 文琴娇羞(5)

    聂北见她如此表情,知道有戏,孜孜不舍的问道,“文琴姐姐做我妻子,好吗?”

    “我、我有丈夫,不行,我们不可能的,你别我!”

    “为什么不行?你丈夫是你丈夫,我是我,我只问你一句,你刚才快乐不快乐?”

    温文琴撇开头,臊得慌,满脸红欲滴血,想反驳些什么却开不了口,刚才她快乐是无法掩饰的,而且现在男人的那东西还在自己的身体里,占有着自己,她羞于出声。

    “你不出声我就当你默认!”

    聂北占着绝对的主动,“那我再问你,你有没有喜欢我?”

    “没、没有!我才不喜欢你,不喜欢,我恨你,恨死你!”

    聂北附得更近,鼻子对着鼻子,两眼霸道的盯着她的闪烁不定慌张羞涩的眸子,温柔的问道,“真的?”

    “真……唔……”

    她后面的话被聂北堵了回去。

    聂北直吻到她气喘连连才松开嘴,邪魅一笑,再问道,“有没有喜欢我?”

    “没有……唔……”

    她那倔强的小嘴再一次被聂北封上。

    聂北再一次松开嘴的时候她已经眉眼如丝了,聂北依然不舍从复问道,“有没有?”

    “我、我不知道!求求你别问我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个坏女人,呜……”

    温文琴再一次流下了眼泪。

    聂北不由得心一软,不再她,要一个传统贤惠的女人一下子接受自己真的很难,可聂北有信心,“好了好了,我不你了,看着你流泪我会心痛的!”

    温文琴慢慢的止住眼泪,聂北温柔的替她拭掉眼泪,她羞涩的不动,任聂北所为,聂北温柔的问道,“文琴姐姐,你恨我吗?”

    温文琴她知道自己即使有恨也恨不起占有自己身体的男人,虽然这男人比自己小,而且还是个闯入者,可终究她只是救自己而已,恨不起来不说,心里还有着丝丝道不明说不清的情愫在产生,她幽幽的说道,“我不知道!”

    “文琴姐姐,我要让你知道我的爱,我现在还想要你!”

    聂北憋得难受,要不是为了打开这美丽不可方物的美少妇人妻的心灵让她心里彻底有自己的位置,以便以后能永远拥有她的话,聂北早就忍不住要鞭挞了。这时候见美少妇人妻心神慌乱,似乎心已经松动微开,自己只要再加一把劲便能进入她的内心,聂北便再也忍不住了。

    温文琴身体里的依然很强烈,听到聂北宣告般的话语她只是羞涩的扭过头去不看聂北,一副任君施为的模样,看得聂北高烧,再也不迟疑,扳紧她的腰开始缓缓的抽送慢慢的挺c深入浅出。

    “唔……”

    敏感的温文琴迅速的有了反应,身体染上了一层粉色。

    聂北盘起脚,抱起她娇柔似水一般的身子,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聂北双手托住她那浑圆翘挺的,美妇人妻温文琴双腿大开,环住聂北的腰,粉胯紧紧的和聂北胯下相连,一双柔软的手臂搂着聂北的脖子,聂北自下而上的挺动。

    温文琴双眼似闭似睁,流露着迷离而妖艳的光芒,轻咬着下唇配合着聂北的挺动而起伏着,一起一坐间每每让聂北深入她花心底,她不由得娇嘘低喘,忘情呻吟,“噢……好深……唔……顶到了、呀……好人儿……快、快点……”

    再的女人在被完全激发出来后都会放纵荡漾,荡妇也不过如此,但聂北喜欢,他兴奋,他无须什么技巧,因为他无尽的动力也威猛的直撞就是最好的技巧,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技巧都没有直接拿出实力来更有效果。温文琴被撞得混身轻颤,乌黑的秀发随着她忘情晃脑而散乱,髻不成髻、鬓鬟脱散,发飞钗落,一张陶醉满足又是红潮满布的绝世容颜此时微微后昂,小嘴微张直喘着粗气,一声声的荡人心魂的呻吟能人世间所有的男人把持不住。

    聂北嫌马车里空间太窄,无法大靠大合的拉动,便慢慢的挪动着两人相连的身体,慢慢的向车门处去,此时的温文琴已经完全迷失在里了,聂北的抽动有所放慢,可她上下起伏的身子却没停过,反而因为聂北的放慢而更加的用劲,双手搂紧紧聂北的脖子,仿佛怕聂北会消失一般,粉胯上挺迎合,小嘴急声道,“好人,你、你快、快、点动啊……快……我、我要……”

    聂北吻上她雪白的脖子,粗着气,“别着急,会有你爽的时候。”

    聂北抱托着美妇人妻温文琴的身子下了马车,外面雪花轻下,几许飘飞,寒气人,从马车这么一个温暖的小空间里忽然出到外面,忘情的温文琴冷醒了些,身体自然的把聂北搂得更紧,待发现自己已经悬空的时候惊呼一声双脚盘紧聂北的腰,这么一用力,花田里的嫩r便收缩,夹得聂北的庞然大物一阵舒爽,聂北忍不住舒服一声,“噢……”

    温文琴已经有了几分清醒,不禁羞赧涩涩,玉面火辣辣,也不再感觉到冷了,只是头埋到聂北的肩膀上,根本不敢看聂北一眼。

    聂北托住她那肥美的p股,微微用力向上一抛,美妇人妻温文琴惊呼一声,“啊……”

    可腻人的呼叫还未来得收回,她便感觉到身体忽然落下,聂北那件庞然大物顺着她下落的趋往上一顶,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仿佛被一件火热庞大的东西戳穿了一般,五脏六腑好象一下子被顶撞到喉咙里,肺部里的空气仿佛被自下而上的冲击力给驱赶出去似的,忍不住小嘴大张,头往后昂,喉咙就好象被人掐住喘不出气一样,想大大呻吟一声却是无声发出,她身体颤抖到僵硬然后又开始阵阵抽搐,却不是高c来临。

    聂北觉得这一下太过火了,看温文琴这么一副表情,聂北不敢乱动,忙附下头去咬住她那双雪白带着青筋的玉女峰,一会轻一会重的用力着,减轻刚才那一下给予她的痛苦。

    温文琴差点窒息过去,在聂北的温柔下好一会儿才把刚才那口气喘出去,一声哀艳婉娈的呼声幽远悠长,“呼……”

    再接着是大口的吸气回肺,身体也柔软了下来,秀气的下巴抵在聂北的肩膀上粗声的喘着气,哀幽嗔怪有气无力的呢喃,“你个没良心的,想戳死我呀?”

    聂北这次不再那么粗鲁,轻抛她的身子再上下挺动,但绕是如此,温文琴依然不习惯聂北的庞大,而且这种姿势是刺得最深的,她多少有点不适应,蹙着眉头痛苦并快乐着,“唔……冤家……轻些儿、喔c入到人家zg里去啦啊……”

    温文琴感觉自己像个母猴一样攀缠在聂北这棵‘大树’上,而大树根却次次都戳到她花心上,阵阵痛楚阵阵酥麻,她感到羞耻又刺激,极限的快感随着身体落下、聂北顶上而阵阵涌来。

    初放纵 第033章 文琴娇羞(6)

    “文琴娘子,叫我相公,快!”

    “我……喔、我、我不叫、唔……你不、不是、我啊……到底了……呜……穿了……唔……”

    聂北不禁加快了顶上速度和力度,托住她浑圆优美p股的手也不再用力去托,而是让她大部分的体重压下,靠庞然大物支撑她的身体重量和阻拦她下落的趋势,这样一来每一下都狠重,温文琴浪叫出声:“啊……死了……痛啊……呜……噢……快托住、托住我、我……呀、唔……”

    “快我相公,乖啦文琴娘子,我们现在都在行夫妻之礼了,名义上不是你相公,实际上已经是你相公了,叫声相公我听听。”

    “我不叫……喔……”

    聂北嘿嘿直笑,双眼微微发赤,仿佛夜里毒蛇的眼睛,聂北加快挺动,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已经积储了很多快感了,急需发泄。

    温文琴在聂北新一阵快速的顶撞下混身打冷颤一般,头也昂了起来,露出优美的脖子和秀润的下巴,忘情浪叫,“喔……快……用……力……哎……”

    聂北知道她也快来,更加卖力抛起落下顶上,两人处已经粘湿不成样子,糜烂而诱惑,几条湿湿的水痕顺着聂北的划下去,莹莹发亮。

    聂北用力分开她的两辨臀r,让自己每一下都能顶得更深,即使已经顶不进去了。

    温文琴忽然一个轻微颤抖,再接着就是连续的轻颤,再接着就是一阵阵强烈的颤抖,双手用力搂紧聂北的头,把聂北的头箍到她那对的玉女峰里,她的头高高昂起,那双浑圆嫩白修长的使尽所有的力气夹住聂北的腰,仿佛要夹断聂北的腰一样。她的花田里强烈的蠕动,阵阵,仿佛无数个吸管在吸着聂北深刺里面的庞然大物每一个细胞,“来了……来了……快死了……”

    “快叫相公!”

    聂北强忍着每一个细胞被吸的强烈欲s的快感,忽然停了下来。

    温文琴在天际边缘徘徊,难份欲到未到的欲仙欲死感觉让她焦虑和急切,柳腰蠕扭p股用力的摇摆纽动,嘴里哀婉以求欢,“别、别停,给我、给我、快给我……”

    “叫相公了就给你!”

    “痒……相……相公……快给琴儿,快……”

    温文琴内心挣扎不到半妙,便被烘烘的烧得无法忍耐,急声求欢。

    聂北如闻仙音,开足马力连冲几十下,温文琴身子一僵,绝艳‘惨’叫,“呀啊……”

    一股丰足的热潮从花心里喷s而出。

    聂北受次热潮一激,再也忍不住那阵酥麻到骨髓的快感,后腰阵阵酸热酥麻,“啊……”

    聂北虎吼一声,手用力收紧温文琴的p股,让两人连到最密切状态,庞然大物顶到尽头,马眼一开,一股股浓浓的白色生命之ys入温文琴这个绝美的少妇人妻花田里,聂北连续内s十多秒,直到温文琴花田里灌满了生命种子聂北才有一种交清存货的感觉。

    “啊……你……”

    消魂魂未回的温文琴受到这股生命热流刺激,迅速惊醒过来,随后却是一叹:“哎……”

    聂北s完之后不敢停留,省得怀中玉人后受冻得病,就这样拥着后娇艳欲滴的温文琴回马车内。进到马车内发现小菊依然沉睡,粉胯处一片狼藉,还带着丝丝的血红色,那是她的落红。

    聂北拥着慵懒的玉人坐下,两人面对面交颈而拥,s精后的庞然大物依然是庞然大物,还留在温文琴的体内。

    聂北的手轻轻的在温文清粉背上抚摩,“琴儿,刚才为什么叹气呢?”

    温文琴默许了聂北叫她琴儿,而事实上她没有反对的理由了,刚才那一刻她身心具服,后虽然羞赧懊悔,可曾经也是一种拥有,所有‘琴儿’也是聂北拥有的称呼。

    “你刚才怎么可以s到人家里面呢,难道你不怕我怀孕了被我丈夫刘宾发现我们之间的事吗?”

    温文琴幽幽的说道,柔腻腻的,没多少力气,娇艳无限的脸蛋媚意丝丝,一种被彻底喂饱的满足流露在其上。

    “这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他不要你我要你。”

    温文琴心里稍微有点安慰有些甜蜜,她可不想和自己有如此交缘的男人只是个为了快乐不顾女人感受的男人。

    温文琴幽幽的说道,“其实我是个不能生育的女人,你s进去也就s进去了,都被你这样了,再被你内s又何妨?反正我又不会怀孕。”

    “医生……喔,大夫说你不能怀孕吗?”

    温文琴觉得和一个男人说这些怪难堪的,可一想到刚才两人连更羞人的事都做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我和我丈夫刘宾结婚十多年了,而我一直未为他生育过,自然是我不能生育了,还需要看大夫吗?”

    她神色黯然,觉得自己不是个完全的女人。

    在古代,一个女人不能生育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四不孝无后为大,七出之中第一条罢妻的头条理由便是无所出,也就是没生育。温文琴之所以还不被丈夫休掉,是因为她家族的原因,毕竟在上官县,温家怎么说都是五大家族中的一个大家族,刘宾虽然家富,也是个秀才,可和温家财大气粗人脉深远比起来还是不及的,所以他这些年来在外面怎么鬼混都好,也不敢拿温文琴撒气。

    虽然丈夫没说,但温文琴自个儿就愧疚了,而且她也十分喜欢能有自己的孩子,这是每一个女人嫁了人之后的心愿,但她这么多年都没能怀孕,她也心死了,在古代绝对没有男人有问题的说法,不能生育绝对是女人的问题。

    聂北听着文琴说以上那些,大概的了解了她的处境,怜爱的说道,“其实不能生育也有可能是问题出现在男人的身上,你不必太担心,或许这一次我s那么多进去你就怀孕了呢?”

    温文琴带点撒娇的语气道,“我丈夫刘宾已经有好几年没和我合房了,要是怀孕的话我怎么解释?我才不要!”

    “真的不要?”

    “真的会怀孕吗?”

    温文琴又期待又害怕,还有一丝丝的羞赧。

    “一次可能不够,我们来多几次的话说不准就能让种子在你花田里发芽了。”

    聂北邪邪的笑道。

    “你这人说话……哼!”

    温文琴娇哼一声,却不想这时候她的态度有多温柔,仿佛一个被溺宠惯了的小妻子在丈夫面前撒娇一般,其实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接受了聂北,起码这一刻是这样。

    聂北看她一副娇媚的样子,心不禁又起火,下面也开始迅速涨大发硬。

    那庞然大物依然犁在温文琴花田里,这么迅速的崛起涨硬,她自然能感觉到,惊呼一声,“你怎么……”

    “谁叫我的琴儿这么迷人呢,我还要你。”

    “我、我不行的,我那里都红肿了,现在还火辣辣的,不要!”

    “娘子就好好享受相公的恩泽吧!”

    “唔……”

    温文琴未来得及出声已经被聂北吻住了。

    一场大戏又在马车上展开,聂北生龙活虎的大开大合,肆意鞭挞,娇羞无限的温文琴几经风雨,潮起潮落,呻吟声凄婉哀绝,似泣似吟,温文琴直到没力再来,只能躺在马车上任聂北施为折腾,最后她实在无力承受鞭挞了聂北才放过她,却在她羞赧的目光注视下拉过未醒的小菊沓叠在她身上,一时间两个女人一上一下,两个粉胯中间都是糜烂潮湿不堪,那红幽幽的深沟r壑里还渗流着聂北刚才s进去的r白色y体。

    聂北望着两个叠在一起的女人,蓬门起开等君入的模样,再也忍不住,挺身向叠在上面的小菊花田c去,嗤的一声应声而入,熟睡中的小菊惨叫一声醒来,不多时又陷入了欲仙欲死的快感中,呻吟阵阵。

    聂北连c十几下忽然抽出,小菊依然本能的挺着粉胯,但聂北此时已经转移了阵地,对着小菊身下的文琴的花田挺进……

    “唔……”

    此时温文琴已经顾不得三人的荒唐乱姿势到底如何羞人了,只知道,这一刻自己被填得满满的了,酸酸酥酥的,只想大声呻吟,她那双玉手无法够得着聂北,只有忘情的摸索着压在她身上的小菊,红唇狂热的住小菊的小樱嘴,小菊在昏沉间根本不知道到底谁吻她,只知道激烈的回应着,一对主仆就这样忘情纠缠在一起,而她的粉胯娇嫩花田却轮流迎接聂北的造访耕耘,彼此水交织……

    马车里一男两女活色生香消魂糜烂,最后小菊再度昏去,聂北也快到了爆发边缘,退出小菊的身体然后扑到无力娇弱的温文琴身上,熟练的刺入她身体,猛刺几十下在她体内在一次劲s,

    星海战皇全文阅读

    热流冲击下无力的温文琴再一次丢身泄水。

    聂北守侯在两个女人的身边,直到她们恢复过来勉强能活动时才打算离开,“琴儿,也都黄昏了,你还打算回家吗?”

    温文琴轻声一叹,“这里离城比较近,还是暂时回娘家吧!”

    “正好,我正要进城,顺便送你们俩个回去,外面那个马夫我就不弄醒他那么快,等到回到城里我要和两位娘子分离的时候再把他弄醒!”

    温文琴羞得撇开头,幽幽的望着马车窗外,温文琴的丫鬟小菊却是羞红了脸低着头。

    “小菊,你照顾好琴儿,我去驾驶马车。”

    聂北跳下车去,把躺在不远处的马夫搬上车前,聂北跳上马车挥鞭赶马走出树林,留下三具尸体在那里,白雪丝丝飘飞!

    初放纵 第034章 ‘淑女’,绝对的‘淑女’

    聂北在进城后就和温文琴、小菊分开了,聂北离开时主仆两人都不舍,小菊于聂北,以现在的环境,她以后的男人只能是聂北了,所以她那不舍都表现在脸上,黯然欲泪。而温文琴却是一脸的冷漠,甚至连聂北走的时候她都不看一眼,聂北知道她还不太放得开,但见她冷漠的表情时还是有点失落的,带着一丝得意几许失落心情离开的聂北却没看到温文琴暗地里的惆怅和落寞,一个女人特别是古代的女人,才刚刚给一个不讨厌甚至已经有点点喜欢的男人,她如何冷漠得起来?冷漠的不过是表面罢了。

    但聂北不知道这些,聂北现在想的是怎么才能快速的把玉佩交还给温文清,聂北虽然爱财,但不贪财,从他能把所有的钱交给干娘方秀宁就可以看得出,而这块玉佩虽然一看上去即可知道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可聂北没想过要贪墨。

    缘来楼依然是缘来楼,五层高的建筑在上官县永远那么枪眼,现在的聂北没多少个人认得出是以前那个穿着破烂的聂北,这不是说他现在穿着有多华丽,实质上他穿着依然很朴素,这身衣服包括底裤都是宋巧巧一手帮他制作的,巧巧继承了她母亲方秀宁的手艺,虽然细节方面没有干娘方秀宁做得那么好,但在聂北看来,已经是登峰造极了。

    衣着虽然朴素,可人的精神面貌却不一样了,没有衣服方面的拖累,聂北现代人的一种心态和眼界高度让他整个人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还有那份因自信而得到从容心态,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脱俗不凡。

    那两个守卫只是看着聂北有点眼熟,待聂北进到一层大厅时他们才反应过来那就是以前穿着破烂还异常嚣张、对对子异常厉害、作诗亦不凡的聂北。

    那一层的掌柜的眼力可比那两个守门的好得多了,看两眼就能认得出聂北来了,“聂公子今天到此有何吩咐?”

    “吩咐不敢,只是不知道你们的三小姐在不在这里?”

    “这个……我得上去问问才知道,聂公子你稍等一下,小的我去去就回!”

    “无妨!”

    不多时,一层掌柜走下楼,遗憾的对聂北说道,“对不起聂公子,我们三小姐不在。”

    聂北有点可惜,可惜今天是不可能见到那张绝世的容颜了,还有那天她身后的两个容貌相同让人惊艳的孪生姐妹和一个大眼睛的绝色清纯少女。

    “可是我们四小姐在,聂公子有什么需要传达或许可以让人代劳的,小的可以帮你……”

    “呃……不必了,这块玉佩你把它交回给你们三小姐温文清,到时候她会知道怎么一回事的。”

    聂北看了看门口外面,此时已经不早了,眼看就要天黑了,还得赶时间去买床和被子才行,床倒是其次,被子才是最重要的,没床可以用些别的东西垫着将就一夜,没被子的话……打冷颤一夜!

    掌柜双手谨慎的接过那块玉佩,在小心翼翼的把它收好,恭敬的说道,“聂公子放心,小的一定把它亲自送回到三小姐的手中。”

    聂北微微一笑,他不信这掌柜在不搞清楚这玉佩具体知道人数和相关的关系的情况敢偷梁换柱又或许贪墨而不交,聪明人的话自然是规规矩矩做事,所以聂北才如此爽脆的把玉佩交给他转手。“那就拜托掌柜你了,我还有些事要做,就此别过!”

    “聂公子慢走!”

    掌柜对聂北十分的尊敬是有原因的,在掌柜的眼里,四大才子是上官县有名的举子,以后肯定前途无忧,而聂北被传才华横溢犹胜四大才子,所以在他眼里聂北的前途更加无限,所以提前尊重比得罪怠慢要好。

    聂北出了缘来楼便往西行,这时候缘来酒楼追出一个少女来,“嗳,聂公子你等等!”

    聂北收住脚转身往回望,却见一个上身穿着白色貂裘,脖子上围着一条粉红色的丝巾,一条狭窄的明黄色罗裙,一头秀发梳了个多变的双丫髻,活泼又清新,特别是衬着她那清丽绝美的瓜子脸尖尖的下巴和那双大大灵动的眼睛,让人禁不住心动。

    她现在虽然是女子装束,可聂北还是很容易的从她那大眼睛和俏丽绝美的瓜子脸上看出这女子正是那天在缘来楼上和那对孪生姐妹一样以男装示人的女子。

    聂北依稀能从她的脸蛋上看到一些温文琴和温文清的神态,只是不知道她和温文琴、温文琴是什么关系。见她碎步急跑而来,那对发育到一定规模的玉女峰轻颤颤的,聂北有点口干,忍不住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他乃乃的,这也是个容貌祸国殃民的女子,而且极具潜力,比起温文清那股冷雅气息,她反而多了些活泼的因子,更容易近人。

    “小姑娘你是叫我?”

    聂北有点废话的问道。

    “你才是小姑娘呢,我今年十六……”

    她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打住了,因为她发现这是个不能给男子透露的秘密。

    “那好,你是大姑娘了,那大姑娘,你追出来干什么呢?”

    “你找我姐姐?”

    “你姐姐?清儿?”

    女子白了一眼聂北,怪聂北依然叫自己姐姐‘清儿’,真是个厚脸皮的人,赖上就纠缠不改,不过……这家伙现在可比那时候穿件破破烂烂的衣服英俊多了,“我三姐姐叫文清,不是你这赖皮的家伙叫的清儿!”

    聂北无所谓的耸耸肩,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才不告诉你!”

    聂北撇着嘴笑洒道,“多半你的名字也不咋滴好听,要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土妹泥女就是如花!”

    女子怒嗔道,“你才是那阿猫阿狗土妹泥女呢,如花虽然也好听,可人家才不是叫如花呢!”

    如花听起来是不错,可是被星爷那样一搞,如花也就美丽过头了些,挖鼻孔的姿势也很有个性,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吐个先……呃!

    “鬼才信你,多半是觉得不好听才不好意思说出来给人听,最多也就是叫泥女,好听都有限啦!”

    “你……人家叫文碧,不是你叫的泥女,你再叫……我、我揍扁你!”

    说着说着她便撸起了衣袖,扬起那个粉拳晃了晃!

    淑女,绝对的淑女!

    聂北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小样的,还不是一样套出你名字来,文碧文碧,确实好听,名字好听,人更美,要是……聂北在心里意着……

    初放纵 第035章 戏文碧(1)

    温文碧看聂北根本无视自己的威胁,她还真拿聂北没办法,悻悻的放下那没什么威胁力的拳头,多少有点憋闷。

    “温文琴是你二姐吧?”

    “你怎么知道?”

    “我有我知道的方法。”

    聂北想起刚才在马车上的消魂,心不由得一热。心想:我对她何止是认识呀,已经是‘深入’了解了,简直是认识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寸。

    “你不是来找我三姐的吗,怎么来了就走?”

    温文碧少女心怀,气来得急也去得快。她当然能看得出来她三姐对这个无赖有点意思,起码有些好奇和好感,而她却是三姐姐喜欢的她就支持,所以她虽然很气愤聂北老是气她,但她却还想为她姐姐做些事情。

    “我急着去买些被子和床,要不然今晚我回去就得睡雪地了。”

    “我带你去,我知道哪里有,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请求!”

    温文轻那双灵动的眸子直转,想来打着某些主意。

    “少了张屠夫我还吃带毛r不成?”

    “你说什么呢混蛋,说谁是张屠夫了……”

    “呃……刚才说错,我是说,少了你我还买不到不成?”

    “我又没说你买不到,可你总得费些时间才找到吧?我带路的话就不同了,而且我的请求也不是很难,对你来说容易得很,可比你茫然的找店铺容易多了,怎么样?”

    “说你请求!”

    “到时候再说也未迟嘛,反正不会难到你的,也不会拔你这铁公j的毛,你怕个什么?一个大男人还怕我一个弱女子?”

    聂北这时候才领教到这妮子的牙尖嘴利,反正我身无分文,你这妮子还真拔不到什么毛,甚至觉得你请求难的时候还可以反悔不认帐,至于她要自己以身相许嘛……勉勉强强答应就是了。

    “成交!带路!”

    温文碧着聂北边走边聊,她是温家的最小女儿,平时家教也严厉,在母亲面前她虽然听话顺从,可一出了门往往就变了个人。

    “聂北……公子!”

    温文碧本来是想直呼聂北名字的,可还是装作很大家闺秀的称呼聂北,“你为什么头发会这么短呢?要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可轻易毁损?”

    “你不觉得我这样的发型很好看么?”

    “像个俗家和尚,何来的好看之说?怎么看就怎么别扭,难看死了!”

    温文碧皱着玉雕琼砌的秀气鼻子一脸的不屑。

    “所以说你不懂欣赏嘛,你不觉得这样很方便吗?又不用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去梳理,洗了也容易干,整个人感觉轻松很多,舒服万岁,懂不?呐呐呐,说你不懂就是不懂,还一脸的不屑,你看你,皱什么眉头?”

    “大家都一头长发,只有你才这样,难看!”

    “头发长见识短,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

    “你……说谁呢?小心我揍扁你哦!”

    “一个女孩子家的动不动就喊打喊杀,多粗鲁,小心嫁不出去。不过呢,你不用怕,我将就一下还是会要你的。”

    温文碧玉面一红,继而恼羞成怒,“你……我、看我不告诉我三姐姐去,说你欺负我!”

    “喂喂喂,说话得讲证据呀,这街上人来人往的,谁看到我欺负你了?”

    温文碧柳眉一挑,娇声道,“反正你就是欺负我,我姐姐信我说的就行了。”

    “……”

    聂北十分无言,你告诉你姐又如何?难道她还能比你泼辣?再说了,她又不是我什么人,恩……我还真想成为她什么人!聂北虽然没具体的看清楚温文清的样貌,但她那高挑玲珑的身段,冰肌雪肤盈盈发亮,如画如诗的气质,清澈而充满智慧的双眸闪动间摄魂夺魄,而面纱下那朦胧却依然现露出完美轮廓的脸蛋,若隐若现的更让人欲罢不能。聂北想起温文清来内心就想入非非,再看走在自己前面一步,表面大家闺秀温文秀静而实际泼辣好动的温文碧,聂北的心怎么都安静不下来。

    聂北狠狠的用目光在她那已经很具规模的上剜两眼,当作还击,心里有些火热,要不是在大街上光天化日的话聂北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持得自己的。

    “喏,到了!”

    温文碧指了指前面一间店铺对着聂北娇俏的噜了噜她那樱嘴。

    聂北一看,还真是卖些被褥的店铺,而旁边还有一间卖床的店。“喔,谢啦!”

    聂北就要过去买需要的东西,然后赶在天黑只前回到家里。

    温文碧一看聂北似乎忘记了当初的承诺,急声道,“等等,你答应我的事还未兑现呢,想耍赖呀?”

    聂北站住脚,他虽然是无赖,但也不想赖这些东西,要赖也赖点高价值一点的,“说吧,我聂北说话算话,不过我事先说明哦,以身相许的话我不干,要我吻你的话也不干,你吻我倒可以。”

    “你……”

    温文碧又羞又气又怒,“无耻登徒子,不要脸,我才不会吻你呢!”

    “哦,那还是我吻你好了!”

    聂北看周围的人不大注意这里,飞快的俯去在温文碧那娇艳的樱嘴上快速的啄了一下。

    “你……”

    温问碧玉面飞上一抹嫣红,似乎喝斥聂北,但对上聂北那多情又邪魅的眸子时她失去了勇气,反而羞怯的侧过脸上,顿一下脚似乎想哭着跑开,“你……你无耻混蛋下流,我告诉三姐姐要她永远不要靠近你!”

    聂北一把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跑。

    “你、你干什么,快放手,放开我,再、在不放开我喊非礼了。”

    温文碧又羞又急,那张如玉花容此时犹如上了胭脂一般,红扑扑的,色厉内荏挣扎着要甩开聂北的手。

    “你喊啊,你敢喊我就敢非礼你!”

    聂北十分无赖的说道。

    “你……你快放开我的手呀,你、你想干什么,你、你快放手,拉我去哪,我、我、你再不放手我真的喊非礼了,非……唔。”

    她的话再也喊不出来,却是被聂北掩住小嘴拥她走进一条昏暗无人的小胡同里。

    聂北松开了温文碧的樱嘴,温文碧颤抖着声音有点哭腔,“你、你想干、干什么?坏蛋你别别乱来喔。”

    聂北静静的盯着温文碧那美得让人发狂的脸蛋,身体依然紧紧的搂抱着她不放,内心却是挣扎着:上了她,此时此刻你忍不住了;不能这样,她才十六岁,和巧巧差不多大,在现代的话她还是未成年;你也太虚伪了吧,刚才不是把小菊这么一个十三四左右的给上了;不行,刚才那是迫不得已,现在不一样,再说了,你这样做还是人吗?

    聂北的内心挣扎着,最后一个声音在心底响起来:我才不做什么人,我是神,再说了,现在是古代,古代十六岁的女人生两个孩子的都有了,她可不‘小’了,上了她!

    初放纵 第036章 戏文碧(2)

    聂北内心y蛇血的在侵蚀着他的灵魂和道德的底线,聂北的道德底线在第一个女人绝美熟妇人的身上已经被冲破一次,虽然在干娘方秀宁和纯真的巧巧温情的关心下修补了一下,可破过一次的就是破过一次的,就是修补回来也是十分的脆弱,安宁了几天的蛇血初步融汇成聂北身体里的一部分了,特性也开始慢慢的发挥效力,聂北此时焚身,在温文琴那里消去的火药非但没有减轻他的症状,反而越加激发了他的。

    温文碧望到了聂北眼里的,诡异邪魅,微微赤红,仿佛恶狼在夜里发出幽光的眼睛,温文碧此时内心十分的不安,她那大大的眼睛布满了惊慌,急到都快掉下眼泪了,一双玉手推攘、捶打着聂北的胸膛,“聂北,你放开我,要不然我打死你个色狼,打死你,快放开我。”

    温文碧虽然惊慌,但她还不算很惊慌,反而小姐脾气不少,聂北似乎被温文碧打醒了些,一双眸子微微平和了些,不再那么吓人了,聂北注视着温文碧的眼睛,柔情的说道,“我叫你碧儿好不好?”

    “不好!我不要!”

    “那你要什么?”

    “我要你放开我,立即放开我,我要回家,我要告诉我三姐姐,你是个大色狼。”

    聂北诡异的微笑起来,盯着她的那双大眼睛,“碧儿有没有喜欢我?”

    “无耻,我才不会喜欢你这徒无赖!我讨厌死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咬你。”

    温文碧被聂北搂着,手脚发挥不了用处,倒是头能用上力。

    “那你为什么不敢望着我的眼睛和我说话!”

    聂北依然诡异的笑着,仿佛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谁……谁会不敢,我、我才不怕你呢!”

    刚才温文碧实在是被聂北那双微微发赤的眸子吓到了,而且被聂北这么一个男子搂抱着,她羞得慌,现在被聂北这么一激,顿时大小姐脾气上来了,昂起头来和聂北对视着。

    她看到聂北一双发亮的眸子,深邃多情,温柔却又霸道,此时静静,却带着赤ll的占有欲,配合着他那张英俊不凡洒脱玩世的样貌,实在很吸引人,特别是情窦初开的少女。

    温文碧只是和聂北对视片刻而已,便不敢再和聂北对视了,心卟卟跳,羞怯的别过头去,带点哀求的语气道,“聂北,你、你放开我,别、别碰我。”

    “碧儿……”

    “不要叫,我不听,我不是碧儿,你、你快放开我,我要回我娘身边,我不要你碰我,快放开我,唔……”

    聂北一嘴吻下去,温文碧的话只能堵在喉咙里,她拼命的想摆头,却被聂北压到墙上压得死死的,头怎么摆都摆不开聂北,那双白嫩嫩的手握成粉拳一拳一拳的砸到聂北的胸膛上,扑扑直响,一双修长的浑圆的腿乱踢,但被聂北双腿飞快的夹住,任她怎么扭动都无法摆脱聂北的控制。

    聂北的舌头在她牙缝里到处乱钻,可她紧张害怕的死死咬紧,聂北怎么都不得法,聂北搂紧她的手,一只滑到她圆润柔嫩的小p股上,指尖往她两辨臀r间的深缝轻轻一蛰,温文碧“唔……”

    的一声樱嘴轻张,聂北的舌头趁机溜了进去,死死的纠缠着温文碧那滑腻的小舌头不放,吮吞吸舔,聂北灵巧的舌头在她满是津y的口腔里肆意妄为,尽情的挑逗着绝美少女的敏感。

    温文碧这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如何是聂北这个色胆包天的对手,温文碧被聂北吻得心慌意乱,呼吸急促,大脑昏沉,那小舌头不知不觉中欲拒还迎的和聂北纠缠在一块,那对粉拳在聂北的胸膛?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