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8 部分

第 8 部分

    欲拒还迎的和聂北纠缠在一块,那对粉拳在聂北的胸膛上越砸越轻,最后轻轻的抵在聂北的胸膛上,微微的抗拒着两人的距离。

    “唔啊……”

    当聂北的手爬手温文碧那的玉女峰时,她浑身一震,争脱了聂北的湿吻,一声又急又羞的呻吟也就发了出来。

    “不要,聂大哥,不要,唔……捏痛我了……唔……”

    温文碧虽然羞赧欲拒还迎,可玉女锋被聂北掌握揉搓之后她浑身发软乏力,根本阻止不了聂北的动作。

    少女被聂北这么一侵犯,反而称呼亲密了些,这些聂北能听得出来,内心一阵欢喜,一只手微微颤抖着伸入到温文碧的衣服里面,真实的感受这绝色美少女的发育情况,滑腻翘挺的玉女峰弹性十足,虽然没有温文琴那样的巨大爆满,却也是盈盈一掌,正好够掌握,不多不少之下揉搓抚弄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在心头。

    温文碧浑身发软,几乎是站不住脚了,那双拒在聂北胸膛上的玉臂很自然的环上了聂北的脖子,用力的箍着,不让发软乏力的娇躯滑到。这更方便了聂北那只在她胸前作恶的手,看到娇嫩的温文碧嘘嘘喘喘那副不胜娇羞的神情,聂北忍不住逗弄道:“碧儿,还讨厌我吗?”

    “讨厌,你讨厌死了!”

    温文碧粉面晕红似烧,说着‘狠’话却是娇滴滴柔弱弱的,反而没多少愤恨,有的只是无限的娇羞。

    聂北忍不住再一次狠狠的吻上她那双樱唇,大力的索取着她的津y,追逐着她那柔软温甜的小舌头。

    聂北迫不及待的把温文碧那裙子用力拉下,一条天蓝色的亵裤露了出来,聂北一手抄底抚上温文碧那亵裤凹陷下去的部位,温柔又霸道的揉捏起来。

    温文碧根本无力阻止,待聂北抚摩揉捏的时候她想反应都没力了,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这电击一般的刺激抽空了,蒙了一层粉色的娇躯一颤,一声甜腻娇滴滴的呻吟忍不住从她喉咙深处传出:“唔……”

    聂北依然不满足,扣住温文碧亵裤的裤头带用力一拉,那个漂亮的花结一松,宽松滑柔的亵裤直滑到地上,露出温文碧那双浑圆修长白嫩的秀腿,嫩白得犹如新剥壳的j蛋一般,滑腻如透露着盈盈的光泽,引人犯罪。特别是根部那块神圣的地带,一茬不太长却整齐划一微微带着黄色的,犹如一块薄薄的毛毯,遮掩着少女那的花田入口,那一线天微微红润,随着少女一双不安的扭磨,时张时开,微微露出那颗y核来,红艳欲滴。

    聂北浑身火热,双眼瞪大如牛,赤红一片,好不容易忍住要流出的口水,往肚子里一吞,咕的一声喉咙蠕动。

    初放纵 第037章 戏文碧(3)

    温文碧忽然感到一凉,迷离欲飞的神志清醒过来,羞赧欲死,想出声却被聂北吻得死死的,舌头被缠得发麻发酥了,哪来还有力气出声?只能瞪着她那双水雾缭绕欲哭欲泪却又迷离带点妩媚的大眼睛,望着聂北的双眼,传达着主人此时内心的害羞和不安,惟独没有了一开始那种愤恨和恼怒。轰隆里唔唔呀呀的似乎在抗议。

    温文碧一切的动作都是徒劳的,根本无力阻止聂北任何动作,只见聂北拉下她的亵裤后丝毫不迟疑,强硬的拨开温文碧遮挡掩盖圣地羞处的玉手,一只大手真切的触摸上那豁勾深渊,感受那份温嫩和潮湿,还有那滑滑的粘稠。

    “唔……呜……”

    温文碧羞惊非常,却是无法出声抗议,只能在喉咙深处呜呜唔唔,诉说着那份酥麻那份颤抖。

    温文碧的玉手想拉开聂北那只爬在花田门口上作恶的手,却是无力,一双眸子委屈羞中带求的注视着聂北,头一个劲的摇,但丝毫阻止不了聂北那只孤军深入的中指,只到聂北明显感觉到那一块薄薄的处女膜时才停下来,但中指却在粉胯周围的嫩r上轻轻的刮摸轻压。

    温文碧受不了这么强烈的刺激,再一次挣开聂北的深吻,哀婉欲绝的一声凄吟:“咿呀……”

    温文碧竟然就这样给聂北弄出了第一次高c,一股滑腻粘手的热潮不多又不少的从花田通道中流了出来,沾了聂北一手。

    聂北抽出手来把那沾满了花露的中指放到自己的嘴上舔吞,一副品尝世间最鲜美的美食一般,温文碧眼瞪得老大,脸欲发烧,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是为她在聂北‘手上’泄身又是为聂北尝她泄出来的花蜜。

    “碧儿的水真多!”

    “你……我不要听,你不准说,不准说!”

    此时温文碧的脸蛋比刚才来临时还要红,还要娇艳,却是带着羞。

    “好甜,碧儿的流出来的水好甜!”

    聂北荡的笑着,用力的吸了一下他那中指。

    温文碧恼羞成怒的掩聂北的嘴,“我不准你再说,你不准说,好羞人,呜……欺负我,我告诉我娘!”

    看来温文碧很依赖她娘。

    “好好好,不说这些,那刚才我的碧儿舒服吗?”

    温文碧嘤咛一声羞得别过了头去,聂北只见她的耳根处都染上了粉红色。看着她绝美的侧脸,嫣红兮兮,脖子修长嫩白优雅,聂北依然难消,忍不住吻上她的耳垂、脖子、粉腮……

    “唔……不要,求求你放开我,呜,我不要,好痒!”

    聂北彻底的欲狂了,飞快的脱下的自己的袍子,只剩下一条底裤,但聂北还是嫌自己的底裤碍事,也三五除一的脱掉,高涨翘拔的庞然大物涨得聂北发痛,急需钻到女人的身体上消火,被自己压在墙上的美少女就是最好的消火,虽然这嫩了点,但她身上那股诱惑力却是没人能挡。

    聂北托起温文碧的左腿,把它直直的呈一字压到温文碧的胸前,温文碧只能单脚站地,花田门户大开,聂北握着庞然大物抵在美少女温文碧的花田口上,庞大的r棒接触到她的贲起,大有一举进军中原的态势,庞大的‘力量’在花田门口摸拳擦掌,储势待发,欲猛虎下山一般直取‘中央政府’。

    被聂北吻得昏昏沉的温文碧忽然感觉到危险,特别是那股火热的异物碰触到她的花田门时,她惊得双眼大张,急摇着头,粉胯更是狂摆快闪,尽一切努力的闪躲着聂北即将要给她带来的致命一‘击’,哀哭的求着聂北,“不要,求求你不要,呜……”

    “碧儿,做我的女人!”

    聂北沙哑着声线,皆因内心激动的原因。

    “我不要,呜,我不要做你这个大坏蛋的女人,不要,你要找就找我三姐姐,呜……”

    温文碧全力的挣扎着,她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对性这方面总会有些了解的,起码比宋巧巧那张白纸知道的多,她知道聂北刺入她身体后代表着什么,她不讨厌聂北,甚至还有一丝丝的少女情怀,聂北的才情样貌都能让她动心,特别是今天见到英俊不凡的聂北时,她的心还是有点异样的,觉得三姐姐温文清的眼光实在独到,能在聂北落魄的时候就看出聂北的不凡来。虽然她不讨厌聂北,但不代表她就能接受聂北就这样夺走她的清白。更不想和姐姐抢男人。

    她被聂北这样抚摩狂吻,她内心已经s动了,不可避免的被引了出来,可终究只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害怕和不安绝对让她急得慌。那眼泪也就和掉了线的珠子一样从她那大大的眼眶里落了下来。

    “今天我就要你做我的聂北的女人,永远做我的女人!”

    聂北双眼微赤,宣言一般宣誓着自己内心的占有欲。

    聂北双脚夹紧温文碧那只单站在地上的,不让她扭动闪躲,庞然大物坚定不移的往前缓慢刺入,庞大发亮的r棒慢慢的撑开少女的湿濡濡紧窄窄的匝道,往里面钻去。

    温文碧浑身一颤,双手紧抓着聂北的手臂,感觉到聂北挤进去了,火辣辣酥麻麻的,仿佛被撑裂了一般,无法忍受,玉面一红一白之间变换,心嗵嗵直跳,仿佛就要跳出来,惊与慌,羞与急,泪水猛下犹如风暴中的梨花,凄凄哀哀,十分可怜,直到聂北庞然大物抵触到她那层隔开少女与少妇两种定义的薄膜,一股被触动的酥麻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啊……不要,不要进去了,好痛呀,呜……”

    聂北此时涨得要命,哪会理会她的哀呼哭啼,就要用力往前冲把她从少女变成少妇,让她变成自己的女人时,忽然一声娇喝:“贼休得猖狂,拿命来……”

    突兀的一声,凌厉的一喝,让还未完全刺入正要做最后突破进入消魂窘消魂的聂北被这么一声喝,差点一泄千里,心里别提多郁闷。

    初放纵 第038章 喂,别棒打鸳鸯

    突兀的一声,凌厉的一喝,让还未完全刺入正要做最后突破进入消魂窘消魂的聂北被这么一声喝,差点一泄千里,心里别提多郁闷。

    聂北虽然郁闷,但他却不敢有半点的迟疑,刺进去固然消魂,能完全占有温文碧这个娇滴滴引人犯罪的绝色少女,但聂北不敢再想消魂事了,因为她感觉到背后有一件武器破空而来,呼啸的破空声让聂北的蠢蠢欲动在瞬间消弭殆尽,剩下的只有一个念头:抽身闪躲!

    聂北慌忙退出温文碧的身体,狼狈的侧身闪躲,样子虽然不雅,但好歹不用被武器打中。聂北虽然机灵迅速,可闪躲开来的时候脸上还是被些类似于细丝的东西扇得火辣辣的,聂北躲过一招,人却没看清,又忙着跃身扑开,以为这样狼狈的动作好歹也得收到成效,却忽然感觉到脚腕处一紧,仿佛被什么缠住了,再接着,聂北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飘飞起来,准确点说是感觉到自己被人甩飞出去,聂北还未来得及为自己呼喊时,砰的一声,聂北高大结实的身体实实的被甩砸到一边的泥墙上,也好在是泥墙,要不然聂北被这么一砸,不死也得半条命,可楞是如此,聂北也是半天爬不起来。心在想:这回消魂未成先断魂,悲乎?惨乎?错,是想痛呼:“哎哟……”

    聂北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有点惨重的坐在墙根上,一双愤怒的眼往前一看,却看到一位道姑打扮的人,呃,是尼姑打扮的人站在离自己不到三米的地方站住,聂北的第一感觉就是:可恶的尼姑!第二个感觉:一手握拂尘的愤怒尼姑,第三感觉:漂亮的尼姑!

    尼姑三十有几的岁数,身材高挑,一双的即使被道袍套着也掩盖不住它高耸的轮廓,素面如画似玉,眉清像柳叶,宛如朱砂的嘴唇不苟言笑的紧抿着,一双凤眼……唔……仿佛正冒着火!

    聂北心一怔:死了,这漂亮尼姑不会是想伸张正义除j惩恶吧?可我和碧儿这呢子两情……‘相悦’,正要有进一步的发展升华,怎么可能是j诈险恶之人呢?这尼姑吃饱没事干了吧?

    “喂,我说……那位,我和我娘子亲热一下你不会是妒忌我们就横加破坏吧?作为出‘嫁’人,怎么能做如此卑劣无耻的事情呢?还乱摔他人,谅你也是第一次,稍微不明真相做事冲动了点,尚可原谅,你可以走了,本大爷气量是有的,只是道长下次出手之前最好是把事情搞清楚点才好,别把人家两夫妇的好事给破坏了,棒打鸳鸯的事少做点为你儿子女儿积点德。”

    聂北十分无耻的颠倒是非混淆视听反咬一口。聂北还故意的挺了挺赤ll的胯部,那高挺挺涨红红的庞然大物看得心如止水的道姑脸一热,微微侧开脸上。

    “不是的,不是,我才不是子,你是个坏蛋,坏……”

    温文碧这时候恢复了神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点点的失落,可听到聂北说两人是两夫妇的时候她急着否定聂北的话。可看到聂北那赤ll的庞然大物时她羞得不敢出声了,头也低了下来。

    女尼姑好不容易才平定心境,神色冷冷的盯着聂北,仿佛十分厌恶,从她那双犀利的眸子里仿佛能看到寒光在闪烁,冰冷似腊月的寒冬。只见她轻启那张不着朱砂却艳红的嘴唇道:“姑娘快穿起衣服。”

    温文碧才发现自己下面的身子是光光溜溜的,被聂北刚才侵犯那么就,下面那嫩的小妹妹湿漉漉的,经道姑这么说,她反而记起来了,而下面的水迹经风一吹,凉丝丝的,她红潮未退的粉脸一红,狠狠的剜了一眼依然不顾危险死死盯着她看呆的聂北,飞快的把亵裤和裙子穿上。

    聂北看到道姑一副愤恨欲杀人的表情,顿时一惊,因为面对她聂北没有必胜的打算,甚至从刚才那一着来看,她比自己强了不少,自己根本不是对手,更重要的是这时候聂北被摔伤了,更不是对手了,聂北忙道,“碧儿娘子,你怎么能否定老……相公的话呢,你我在此浪漫被这死……美丽的道姑破坏了,你难免会羞不可耐死活不认这事,这我不怪你,可咱们好歹也是夫妻一场,一日夫妻百日恩,怎么能在难堪的时候否定得了呢?不过,这天气也实在不适合再做事了,有什么事我们回去说了好了,走……咦……美丽的道长,你拦我去路干什么?”

    聂北好不容易才站起来迈出脚又讪讪的把脚退回去,身体贴在墙上。

    温文碧脸色羞红害臊,“我、我才不是,你是色狼,大色狼,刚才你想、想……”

    “相公想娘子很应该的,再说了,刚才你不是很舒服的么?我们夫妻之礼都行了一半了,你其实不用怕这死尼姑的,她坏我们的事,我回去补回给你,我们有什么事回去说好吗?”

    聂北现在怎么都懒上温文碧,只要温文碧这关过了,尼姑这关才能过。

    “我、我才不是,你个大色狼,我恨死你了,呜……”

    温文碧一手掩着自己的脸蛋一手抚着自己那贲高的玉女峰,哭着跑了。

    “这……我去追我娘子,你在这里等我,我安慰好的娘子再来找你。”

    聂北说着就要跑去追。心里却在想:要是跑了鬼才会回来。

    “y贼,你休想狡辩作怪,你今天就是c翅也难飞!”

    道姑依然神色冰冷,手中那把拂尘横伸出来,挡住了聂北的去路。

    拂尘看上去虽然洁白飘逸美丽,可聂北知道,刚才自己的脸就是被这东西的那些细丝刮得火辣辣的,不敢小看。聂北的心不由苦笑,但还是厚着脸喝道,“我说你这尼姑是不是吃错药了,你管我和我娘子的家事干什么?”

    “她不是你这y贼的娘子,我还未到看不出是非真相的地步,今天你这徒恶行被我碰上,我绝对不会轻饶你这样的y恶之徒,容你不得,看招!”

    尼姑说完后猛的发力跨步,手中拂尘一甩,破空而来。

    聂北的心悲苦,这时候即使狡辩再多也是徒劳,忍着身上的痛楚就地一个驴打滚,十分狼狈,好在聂北早有心理准备,闪躲得快,这一次拂尘扇不中聂北,但从耳边呼啸而过的拂尘丝依然凌厉,被抽中的话皮开r绽并不是什么惊奇的事情。

    聂北心里一寒,这婆娘可不是做样子吓唬人的,她来真的,乃乃的,聂北心里哪个恨,被破坏了好事不说,好得被她追杀般抽打,闪躲得狼狈,聂北恨不得……她道袍,狠狠c死她。

    聂北心里想着报复固然爽快,可第二道拂尘已经再扇过来,聂北心想:我再闪,狼狈点就狼狈点,别让老子逃了,逃了的话下次准有你这婆娘好看。

    初放纵 第039章 美道姑够狠聂北够无耻

    “哎呀……”

    聂北惨叫一声,不是被拂尘扇到,而是在驴打滚的时候后背被一颗大的石头给硌到了,痛得他直想流泪。聂北第一声惨叫还未来得收,第二声惨叫又来,“噢……”

    却是脖子被长长的浮尘丝盘缠住了,只见道姑冷哼一声,用力一甩,接着他整个人再一次飞起,再一次砸到墙上。

    聂北大字形贴到墙壁上再慢慢的滑倒在地上,直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仿佛散架了一般,咬着牙再一次坐起来。

    道姑双眼微微一亮,似乎感觉到有点奇怪,刚才第一次砸他的时候他竟然还能活蹦乱跳要逃,而现在这一砸这贼绝对动不了才对,却还能坐直身来,到是奇怪。

    聂北坐直身后见道姑像刚刚站住脚,那双灰白色的道鞋离自己胯下不到半米,聂北吓得猛退一下,但墙堵住了他的去路,聂北气苦,刚才带温文碧那小妮子到这里来的时候就是贪这里好动手,却不想现在别人也好对自己动手。

    只见道姑冷冷的道,“说吧,自己动手还是我来动手?”

    “动手?动什么手?”

    聂北眼珠子直转,想着怎么逃。要是在别的什么时候,见到像这个尼姑这样的美女的话,聂北打死都不想走,可这时候聂北直想把翅膀c在自己肩膀上。

    “取你狗命!”

    “出家之人怎么能打打杀杀,佛祖会怪罪的,我还是我自己动手好了。”

    道姑一声不响的盯着聂北,直想看着他怎么自杀。

    “喂,你这样看着我我怎么好意思下手?再说了,你‘出嫁人’来的嘛,怎么能轻易见血呢,你还是回避一下吧,我下手很快的,一刻钟左右你再回来,准能见到我躺在血泊里。”

    聂北十分认真,真的很认真。

    “出家人是不可轻易杀生,可像你这样的y徒人渣,我恨不得……”

    道姑面露厌恶,但她想说恨不得见一个杀一个时觉得那样说的话可能佛祖会怪罪,所以她不再接下去,而是说道,“你再罗嗦我就割了你舌头再杀你!”

    看来一些‘前辈’们把色狼这职业演绎得太失败了,以至于到了自己这一辈的时候色狼已经是人人得而诸之而后快,聂北惋惜的样子说道,“看来你很恨我,能给我个要我死的理由吗?”

    “y贼,我不想和你多费口舌,拿命来。”

    道姑喝完就要亲自动手。

    聂北见势不再‘理直气壮’,而是改变策略的说道,“慢着,‘窝炉工’我有话要说。”

    “窝炉工?”

    “没错,你可以直接叫我名

    宝贝就想欺负你全文阅读

    字……老公!”

    聂北在心里发笑。

    “老公是吧?有什么话就给我快点说,今天你这无恶不作的y徒怎么都得死。”

    道姑不知道现代人叫的老公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聂北的名字,虽然这名字她觉得很怪,但她怎么都想不到聂北会在口头上占她的便宜。

    “老公我承认刚才我做了错事,可那也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啊,你想呀,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怎么都有点冲动吧,再说了,亲一下嘴而已,用不着拿老公我的命去吧?”

    聂北在心里恶恶的想道:老子自认打不过你,但无端端的做了你老公也不亏。

    道姑皱起了眉头,一是聂北的逻辑让她厌恶,二就是聂北怪异的话让她听着别扭,在我前面加个老公怎么听就怎么不自然,“不杀你也行!”

    “出家人果然大慈大悲,道姑姐姐更是一副菩萨心肠,怪不得容貌和观音菩萨有几分相似之处,更可贵的是道姑姐姐总能感人心志化人习性教人改善,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被道姑姐姐你感化了,以后必然是重新做人,一个当代三好青年必然少不了我。”

    所谓的三好:好色,好钱,好睡觉(和美女一起)道姑一双平静似水的眸子冷冷的看着聂北,手里的拂尘捏得紧紧的。

    聂北几番想站起身来,始终站不起来,又见这美丽的道姑一动不动神色冷冷的样子,聂北便用力卖乖道,“要不这样吧,我看道姑姐姐你感化了我,也算大功告成功德圆满了,可以回家……呃、回庙庵去念经修炼了,我就送送你吧,不过我看你也不需要我送了,那好,我走了,下次见啊道姑姐姐。”

    “我说可以不杀你,但我可没说会轻易放了你。”

    “那道姑姐姐想怎么样?大不了我找个时间和那女子好好的道歉一下,总行了吧?”

    “我要阉了你,让你永远都干不了坏事。”

    道姑冷峻的说道,仿佛每一个字都在牙齿缝里挤出来似得,很碜人。

    聂北本能的掩住赤ll的胯下,用两个大巴掌死死的笼着庞然大物,要真的失去这东西,聂北情愿自杀。男人有没了这作恶的工具,还算男人吗?不算男人的话那算什么?聂北不敢相信那是什么样的日子。

    道姑看到聂北下意识的动作掩住下面,她有点想笑,可一想到聂北那大东西被她如此近距离的看个清楚,她的脸忍不住微微红了起来,视线不自然的闪看。

    聂北本来还很怕的,但看到道姑这么一副羞臊的微小表情后他反而不是那么怕了,心在想:原来她不怕我,却怕我弟弟!

    “道姑姐姐,你看,我这东西这么可爱,你怎么忍心下手呢?”

    聂北死皮赖相的摇了摇下面的那根庞然大物,仿佛告诉对方,这东西还是蛮值得一看的,起码也得看清楚了再动手。为了它以后还能长在自己身上,聂北的脸皮再厚一层,达到了无敌境界,所有的臊意和难堪他都不要了。

    这时候道姑微微的侧过身去,眼睛也不再那么凌厉的盯着聂北,声音似乎也不再那么的寒人心境,“谁说我要亲自动手的,你要命还是要它自己选,我看着你选然后取舍其中,取和舍就在今天。”

    “呃,好了,割了!”

    聂北感觉到自己恢复了些力气,起码能站起来了,但聂北不想因为自己能站起来而刺激到对方,所以依然坐在那里。

    道姑恼怒道,“你当我傻还是你笨?快点动手,要不然我亲自要你小命。”

    “你都没看,怎么知道我动手没动手?”

    “我有耳听!”

    “你没听说过眼见为实耳听而虚么?我早就割了,不信你看。”

    聂北发现了她似乎很不愿意看到自己下面那东西,所以聂北惟有逮住她这个弱点不放。

    道姑下意识的扭头回来看,却看到聂北把他那东西弄得士气高涨僵硬如铁,手腕那么粗,十分吓人,道姑心一羞,脸一臊,红了一大片,眼睛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本能的闭上,气躁心微乱,忙在心里默默的念经。

    聂北接着说道,“其实我还是下不了手,你也看到了,它连在我身上的,又这么大,割下来会痛死我的,所以你想要你拿去吧,你割吧!”

    “你、你以为我不敢阉了你?好,我来就来,省得你以后作恶玷污附近的女人。”

    “那你来啊,它在等你下手割呢!”

    聂北在暗暗积蓄力量,等到心乱意烦人不稳的她到自己前面的时候再忽然发力。

    初放纵 第040章 我娘子被你赶跑了你赔

    事实上美丽道姑还是不敢看聂北下面,她努力的把视线定格在聂北上身,可她看到聂北的时候脑海里必然会想起聂北的下面,所以她说完后话迈出去靠近聂北的脚步始终有点不够坚决和沉狠,注意力自然也不够集中。

    她到聂北跟前,也就是聂北的胯下一步的地方站住,她很想闭着眼睛直踩下去,可她知道自己闭着眼睛去踩的话这y徒会闪躲,那踩到明天都不可能踩中,而她身上又没带铁器之类的利器,那惟有踩了,那就得睁开眼睛注视着聂北的胯下,这叫她这么一个出家人怎么面对?刚才倒还好点,那时候聂北没特意提示那东西,她倒有意的忽略,这时候她满脑子都是那东西,怎么忽略?她恼羞成怒了,抬起脚来就要睁开眼睛瞬间踩爆聂北下面,这样她面对那东西的时间也就会短很多。

    可就在她才抬起一脚右脚的时候,聂北忽然发力贲起了,身体前倾冲顶而出,道姑刚刚抬起来的腿脚腕处正好扛在聂北肩膀上,而另一只站在地上的脚却被聂北死死的抓紧,而聂北庞大的身躯忽然发力的冲击力可不小,脚不稳身体又被冲撞,道姑再如何厉害也惟有往后倒下的份,但她反应力惊人,虽然促不及防之下被聂北扳倒,可她手里的拂尘却不是吃素的,呼的一声往下一抽,“啪”聂北的p股顿时火辣辣的,痛得聂北直咧嘴。

    摔交绝对是聂北这种现代人的强项,倒在下的过程中聂北已经变换了姿势,待两人倒在地上的时候,只见聂北双腿死死的紧缠夹住道姑原先站在地上、倒下来是直着的腿,一只手死死的搂扣着道姑那只被扛在肩膀上用不了力的腿。

    而聂北另一只手却想抓住道姑那只拿着拂尘的手,而道姑此时怎么会让她抓住呢?于是两人就在地上扭斗在一起,滚动纠缠。

    但这胡同小道上空间不足,而道姑武功高强却不是这种在地上滚打纠斗的强,反而这种带点摔交的扭斗聂北强比她强,力度也是聂北足,而且道姑一只脚被夹一只被扛在聂北肩膀上,分得开开的,根本无法使上力,而聂北庞大的身躯又有意识的压住她,所以两人滚斗一会后,聂北把道姑那只扛住的腿压到了她极具规模发育十分良好的上,一双脚死死的缠夹住她那只直直的腿,凭身体上的重量死死的压在地上,而双手此时却扣住了道姑的双肩。

    如此姿势之下,道姑身体无法发力,能勉强爪绕聂北后背的双手却没什么指甲,而且聂北皮粗r厚,她双手对聂北早不成什么伤害。

    虽然被制得死死的,但她还是挣扎得厉害,而聂北制得也不轻松,两人不多时就气喘汗出,十分的狼狈。

    美丽的道姑觉得两人的姿势实在太让她羞愤了,她要睁脱聂北的束缚杀了聂北,而聂北自然就是怕她脱身了杀了自己,所以聂北根本不敢放,反而越压越紧。

    道姑此时感觉到聂北那庞然大物正抵触在自己大大的被分开来的胯部,她羞得一阵急,“y贼,你再不放手我的话我一定杀了你。”

    聂北嘿嘿直笑,“傻子才会放了你呢,我还没傻,还不想死!”

    “我就是要杀了你!”

    聂北用力挺了一下,美丽道姑粉胯大开,虽然还有道袍和亵裤阻拦,可被男人的庞大特征之物这么一撞,她还是一阵酥麻涌起,同时也恼羞成怒,已经累得不想动的她猛的挣扎起来,双手拉不开距离威力不大,却在聂北背上死死的抓啊抓的。

    但聂北也不是吃素的,任她怎么挣扎都一样,顶多也就是翻滚些位置,而两人的姿势却没什么变化。

    聂北再一次隔着裤子大力的顶撞道姑的粉胯,美丽道姑身体再一次酥麻,同时心里羞多过怒,而且身体也在酥麻中失去不少的力气,这次她想挣扎都没力了,“快放开我,我、我不杀你,但你要改过自新。”

    她在劣势的时候还不忘要聂北改过自新,可见她对y贼有多恨。

    “信你才有鬼!”

    “出家人不打诳语!”

    “出毛,出家人还不能杀生呢,你刚才还不是一样想杀我?”

    “我……”

    道姑被聂北噎得说不下去。

    聂北邪邪一笑,“再说了,我为什么要放了你?你刚才破坏我的好事,赶走我将来的娘子,所以我得找另外的娘子,而你虽然年纪大了些,但我在乎的是美貌,而你似乎很合格,所以,嘿嘿……”

    “你……y徒休得张狂,你羞辱我,我要杀了你……唔!”

    道姑又想挣扎的时候聂北再一挺,她浑身一颤,无力,而且喉咙里还发出一声很微小的呻吟声。

    聂北荡的笑道,“你说今天要取我小命,而今天我要你做我娘子,嘿嘿……”

    “我、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y徒!”

    “切,你死了更好,我j你更容易点,我j尸后再你剥光衣服吊你到大街上让人观看,那该会有多少人看呢?真期待呀!”

    聂北幽幽的笑道,仿佛恶魔一般。

    道姑被聂北的‘狠’话吓得玉脸一白,再也不敢言死,但挣扎不掉,姿势又太羞人,神圣地带正被对方那丑陋的东西顶住,硬邦邦的,她又急又羞又怒,却无处可发,可她又不能求这y贼,于是色厉内荏的喝道,“你……你不是人!你快放开我,要不然我……”

    “不放你会怎么样呢?杀我?你早说过了,没威胁力!”

    聂北依然不敢大意,要不然他早就迫不及待的扒她衣服了。

    “我、我、啊……”

    道姑一声痛呼,原来是聂北趁她不留神的时候忽然把她那双玉臂给卸了臼,脱臼的痛楚让她惨呼一声,同时双手也失去了活动的能力,四肢只剩下双腿能动,身体也能,但已经没什么威胁力了,想翻身更是难上加难。

    这回聂北放心多了,笑得更加的得意更加的y荡,“快黄昏了,太阳也不见了,此时真是个为所欲为的好时辰呀!”

    “你无耻!”

    “我就无耻给你看。”

    聂北伸出手去用力一扒,道姑上身的道袍被聂北扒下一半,露出了美丽道姑一件碧色的抹胸布带,抹胸把她那双欲裂的玉女峰包囊得紧紧的,但那道弧线却十分。聂北一双眼睛看得移不开了。

    初放纵 第041章 美道姑单丽华

    道姑羞得满脸红云,怒斥道,“你、你再不放开我喊了……啊……”

    道姑还未来得及把话说完,那碧色的抹胸便被聂北扯了下来,一对雪白嫩滑的玉女峰弹了出来,犹如倒扣的玉碗一般,嫩白雪盈,又如平原上一对高大的雪峰,白胜冬雪,顶上那两个小r突紫红色,看上去就仿佛熟透了的葡萄,引人上火,那深幽幽的峰谷更是勾人心魂,掉进去永远走不出来,聂北看得呼吸一窒,有点晕沉的感觉,心跳也重了很多,聂北把那条碧色的抹胸随手丢到背后去,“你现在喊的话我不介意的,反正大家都能看到你这对雪白的玉女峰,嘎嘎……”

    “你……我会杀你个y贼的。”

    道姑想用双手遮掩着自己那充分暴露的,羞急的她用头狠狠的撞向聂北那得意的脸,聂北早有防备,双手一合,牢牢的扳住了她撞上来的头,并迅速的低下头去,一嘴吻上道姑那紧紧抿住的樱嘴。

    “唔……”

    绝色道姑扭动着头,摆着身子,可怎么都摆脱不了聂北的控制。

    聂北强烈而疯狂的用舌头顶撞着她的牙关,可怎么都不得呈,火急攻心的聂北用手大力一抽,啪的一声,一巴掌狠狠的打在道姑那圆润柔软的p股外侧,绝色道姑痛呼一声,“呜……”

    再接着便是“唔”的一声,聂北的舌头钻了进去,贪婪而不停的着她口腔里的津y,一双手也开始爬上了她那对玉碗一般的山峰上,尽情的揉捏搓抚,着这个贞烈美道姑的欲望。双手动不了的道姑只能无助的任聂北任意妄为肆意y弄,一双眸子除了羞恨之外偶尔还会闪过欢快的神色。

    两路大军齐下,身下的道姑很快就被聂北y弄得心失魂飞,白嫩如玉的脸和腮蒙上一层淡淡的粉色,娇嘘嘘的呼吸一起一伏,“唔……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啊……”

    聂北想扯下她的道袍,可是两人现在这个紧紧相压而她还被自己压岔了双腿,自然是扯不下,于是想把道袍撩上算了,却不想这时候美道姑却是紧紧的夹住自己的双脚,让聂北怎么扯都是徒劳。

    道姑羞急,聂北却是火急,几番动作都弄不下道袍,干脆就不弄了,把它撩到她腰间了事,急不可耐的要去脱下道姑那条天蓝色的亵裤,道姑惊得浑身发的抖,死活不让聂北得呈,把她那双结实弹性十足的夹得像块钢铁一样,任聂北怎么扯都扯不下,其实聂北也是欲火焚身了才不注意,要不然他也不会想着能把道姑的亵裤脱下,因为道姑双退已经被她压缠成一字直开了,裤如何能脱得下?

    聂北忽然发力,嘶的一声把她那条天蓝色还发着淡淡幽香的亵裤从裤兜处撕裂开。

    “啊……”

    身下忽然一凉,道姑的心也跟着凉了,双眼尽是羞急的神色,似乎还带点绝望,特别是她看到了聂北那双微微发赤的眸子时,她仿佛看到了野兽在行动,在y弄着她冰清玉洁的身子,甚至还会用他那可怕的东西c入自己的是身体深处,美道姑哀声柔弱的求道,“求求你,不要,我是尼姑,还比你大很多,都快可以做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快住手,只要你放开我,我就不计较了,你还年轻,不可再错下去了。”

    聂北撕裂美道姑的亵裤,看到了道姑那肥美的根部,两边贲起部分树丛茂盛,中间一道幽深的溪谷,溪流潺潺,微微湿润了周围的,溪深如无底d,仿佛能装下聂北贪婪的目光和流下来的口水。而溪谷中那颗嫩红带水的r珠偶尔闪露出来,差点让聂北当场就s了。

    聂北仿佛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了,惟有咽口水的声音清晰可闻,对道姑的求饶声聪耳不闻,握着自己那根犯罪武器颤抖着向桃源深溪处抵去,直到那热灼灼的r棒微微陷入到溪谷中去,沾满了溪流中的水。而溪边的两辨贲起被聂北巨大的r棒这么一挤,顿时挤回到两边,更加显得贲突肥美。

    道姑被聂北那火灼灼的r棒碰触到桃源圣地,娇躯一颤一硬,惊慌羞急的双眸放大,头猛摆发乱甩,身子狂扭,欲摆脱聂北‘彻底’的侵犯,颤抖着声音急道,“你、你不要,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求求你不、不要侵犯我身体。”

    “什么我都可以不要,我就要你!今天我要定你了。”

    “不,不要、呜……”

    聂北本来想发力冲到她深渊底里去的,看到美道姑忽然急哭泪奔,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聂北顿时柔情四起,起码不急着冲入她身体,聂北微微拭去美道姑流下来的眼泪,再用舌头彻底舔干她粉腮上的泪痕,道姑羞赧得无地自容,心里却有点异样,她感觉到聂北此刻的温柔,她不知道怎么的,反而不恨聂北了,有的只是羞赧和负罪感。

    “娘子不哭好吗?”

    道姑见聂北那恐怖的东西迟疑了下来,此时听到叫自己娘子,她为了不刺激聂北,只是羞红着脸装作没听到,“你、你放了我好吗,你一个年轻人,怎么前途一片光明,为何要如此对待我一个出家呢,回头是岸,佛祖也会原谅你的。”

    “放了你佛祖就算原谅了我,我自己会原谅不了自己的,嘿嘿!”

    “你……”

    “哦,或许娘子你告诉相公你的名字我会考虑放开你的。”

    聂北的r棒在美道姑的桃源道口处微微摩擦着,等待着。而双手却不停的在美道姑那对硕大圆美的茹房上揉搓捏弄,时不时的用两只手指夹住已经突起的顶上r葡萄。

    美道姑忍不住在喉咙深处发出一声甜腻的呻吟:“喔……”

    呻吟声一出,她顿时觉得自己的脸蛋火辣辣的,羞得死死闭上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脸也微微别开,一副娇羞无限的表情。

    “既然娘子不说,那相公也是时候宠幸娘子了。”

    美道姑一急,声音柔绵的道,“单丽华!”

    初放纵 第042章 道姑逢春

    “喔!”

    聂北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娘子的名字还真好听!”

    “我都说了,你、你能不能把你那……东西移开,放开我。”

    “我只说考虑放开你,但我考虑来考虑去,两夫妻还是得搞点东西才行,所以决定不放你。我来了……”

    随着聂北一声无耻的发言,忽然发力一挺,噗嗤一声,聂北一闯到底,巨大的r棒刮着美道姑桃源道周围紧迫的r壁直撞到花田底的嫩r,让聂北浑身的细胞都酥麻,几乎s了出来,好在憋着一口气才没早泄。

    美道姑促不及防之下被聂北这么硬生生的闯进来,双眼一翻,似乎有晕过去的可能,樱嘴圆张吸气,上半身用力挣起,而那只被聂北压在她胸脯上滑嫩修长的的肌r却是突突直跳,而受害之地桃源小道,火辣辣一片,仿佛被巨桩塞裂开了,痛得眼泪涌了出来,但聂北r棒撞上她花心r的时候她又觉得浑身酥麻麻的,丝丝快感,痛苦并快乐着的她产生?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