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9 部分

第 9 部分

    吹醚劾嵊苛顺隼矗舯比獍糇采纤ㄐ娜獾氖焙蛩志醯没肷硭致槁榈模克靠旄校纯嗖15炖肿诺乃簧馊竦牟医校班“ ?br /

    聂北不等单丽华喘过气便开始凶猛的冲刺,单丽华的娇嫩的桃源小道十分狭窄,让聂北每每抽出c进都得到了极大的快感,聂北干脆把单丽华这个美丽的道姑另一只修长美腿也扛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样一来她两条腿都扛在了聂北的肩膀上,她粉胯下的肥美消魂窟便更加突出,更加狭窄,聂北双手扳住美道姑的粉肩,身体微微弓起,胯下那条巨无霸居高临下深入浅出的,美道姑那嫩白柔软的臀辨和聂北的小腹肌r撞击,啪啪声不绝于耳,春水飞溅。

    美道姑从一开始被聂北闯进来就被动的承受着,承受着聂北的巨大,承受着聂北巨大所带给她的瞬间不适应,承受着聂北深入到底的冲击,承受着聂北粗鲁疯狂的jy,承受着聂北带给她的耻辱,同时还得承受着聂北带给她的异样快感,这快感让她欲仙欲死的同时也羞愧欲死,只见她碎玉般的银牙死死的咬住娇嫩的下唇,双纯洁明亮的眸子死死闭住,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和她的身子一般,随着聂北每一次强有力的冲击,栗抖着。

    聂北胯下用力,头附到美道姑的耳边轻吻着,呢喃的说道,“娘子,美不美?”

    “y、喔……y贼,你、你唔……住、住嘴,喔……”

    美道姑单丽华气喘嘘嘘,面如粉脂,那嫩白的粉腮绯红一片,不知道是羞的还是兴奋的,又或许是紧张的。

    “哦,娘子只是让相公住嘴,然后卖力服侍娘子,是不是这样的呢?”

    聂北露出贼贼的微笑,夸下越发的用力,那巨无霸闯尽桃花心之后抽出,带出那红艳的桃源花道嫩r,滑腻腻的y体顺流而下,当巨无霸再冲进去的时候势大力沉,一c到底,连带着那带出来的嫩r也冲进去,端的是糜烂香艳。

    “喔……不、不是……才、才不是你……你是y贼……啊……求、求你别、喔……太、太用力啊……痛啊……好酸……”

    “哦,娘子原来不是不要,而是不要太大力。”

    “唔……喔……才不是……我、我不要……啊……”

    单丽华的声线很好听,甜甜的,娇娇的,特别是这时候,心慌意乱之际,似斥似吟的,当是引人发狂。

    “娘子不要什么呢?”

    聂北加快了速度,胯下犹如永动机一般。

    “唔、唔喔……喔……”

    单丽华已经完全没力气多说其他了,惟有咬着下唇死死忍住那羞人的快感,和即将要冲出口去的呻吟声,呻吟声在喉咙里一声比一声娇沉婉转,她不敢再开口,她怕自己一开口变会呻吟出来,而且永无停止。

    “娘子下面真嫩真紧啊,夹得相公我很舒服,喔……再扭动一下的话想必会更让相公无法忘怀的,这对乃子也够大,够嫩白,够挺拔,p股浑圆宽大,娘子应该很好生育哦,皮肤这么嫩滑,娘子今年多大了?”

    聂北尽可能的用些下流猥亵的话来击毁单丽华的廉耻之心和道德枷锁。

    “你……喔……哦……”

    单丽华一张嘴便无法遏制自己身体上的快感,连声呻吟出来。

    “娘子的声音真好听!”

    “你、无耻……喔……啊……”

    单丽华玉面如潮,那双清明纯洁的眸子微微张开,水波已经在眼眶里荡漾开来了,水汪汪的,迷离而多情,再也不见美道姑的那份清高和圣洁,显然,美道姑单丽华已经在聂北的y弄之下娇体慢慢的起了本能的需求。

    聂北依然快速的撞击着单丽华娇嫩的花心,单丽华早已经忘记了遏制自己的呻吟声,此时正是一阵一阵似吟似泣的呻吟着,粉胯本能的起伏轻抬,迎合着聂北的深入,她浑身泛起了一层粉红色,“哎呀……别、别太向、向肚皮c上面c来啊……太、太深……呜……”

    随着聂北越开越猛的,单丽华很快便迎来了第一次高c,只见她双粉腿紧夹着聂北的脖子,被聂北撞得血红血红的p股全力的抬起贴紧聂北的胯下,让聂北的巨无霸深深的c到她桃源花心里,p股狂摆疯扭,上身弓起,一头昂起,道帽掉落,散落出一头秀发,樱嘴大张,一声哀滴滴的娇呼:“啊……死了……呜……”

    一股股热粘粘的稠y从单丽华的花心涌喷出来,打在聂北深到她花心的r棒上,而且花心竟然对聂北深入的r棒一阵一阵强有力的,阵阵酥麻快感让聂北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第一次忍不住,沉吼一声,“噢……”

    聂北庞然大物的马眼一开,一股股浓精暴s而出,扫在单丽华的花田上,这一s让高c刚刚到的单丽华再上一个高度,混身颤栗,双脚打颤,猛的一口咬在聂北的肩膀上,粉胯下的花心阵阵稠y喷个不停……

    两热同时达到了,好一会儿两人才从相拥着回过神来。

    初放纵 第043章 道姑狂潮

    聂北满是得意,双手在单丽华粉红的娇体上游走,感受着她身体的嫩滑光泽柔软。

    单丽华却是羞得头也不敢抬一下,别着头闭着眼似乎不想动,任聂北的双手在她身上到处作恶轻薄,在她看来,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此时再让他动动手脚又如何?再说,此时她自己也没什么力气了,浑身酸软酥麻麻的,刚才高c时那份欲仙欲死的快感可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但自己是一个出家人,虽然是带发修行,而且也不是什么冰清玉洁的女人,但她从来没想过会再让男人碰到自己的身子,却不想聂北这个年纪比她小一倍左右的男子忽然闯进了她的身体,并且也闯进了她心里。此时她内心很矛盾,想认可些什么,又想否定些什么,同时也感到羞耻和屈辱,但也回味刚才那欲仙欲死的感觉,一时间想得多了,脑子却反而一片空白了。

    “娘子,刚才美吧?”

    聂北得意的呼唤让单丽华回过神来,一双眸子轻轻睁开,幽怨、恨、羞、媚、茫然……很复杂的望着聂北,眼泪慢慢的滑了下来,声音哽咽的道,“你刚才羞辱我还不够吗?非得再用话刺伤我让我羞愧至死你才开心?你这y贼,你今天毁了我身子,辱我清白,你、你干脆把我杀了。”

    聂北刚才或许还有点报复的肆虐思想,可这一刻,聂北只当她是自己的女人,聂北虽然荒y些,好色些,可他却是个专情的人,专情于和他有个合体的女人。见到单丽华心灰意懒灰心欲死的神情,再有那晶莹的泪珠滑落到粉腮上,一副受尽委屈无助的模样,聂北心不由得一疼,附下头去不管扭捏羞赧的单丽华,温柔深情的吻去她腮上的泪珠,最用手帮她整理还散乱的秀发,然后扶起她娇柔柔的身子,让她面对面的拥坐在自己盘起来的双脚上,聂北双手环到她的粉背上抱拥着她。

    单丽华扭捏不就,但力度不大,脸色潮红欲滴血,别着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羞滴滴的,只是聂北胯下那s了精却不见多少疲软的庞然大物依然c在她体内,让她感觉到聂北的存在,她浑身软绵绵的,根本不敢多挣扎。

    “扭过头来看着我。”

    聂北‘森严’的说道。

    单丽华娇躯轻颤,装作没听到聂北的话。

    “我叫你扭过头来看着相公我,听到没?”

    聂北霸道的加多一句,同时双手扳住她的头,硬是把她的头扭回来,让连人面对面。

    “睁开眼睛,睁不睁?”

    “你、你要干什么?”

    此时的单丽华和其他弱女子没什么区别,柔弱弱娇滴滴的,说话都带点畏惧。

    “你睁开眼睛看着我的眼睛,要不然我又要折腾你。”

    聂北用力往上顶一下。

    “唔……”

    才恢复过来的单丽华异常敏感,被聂北这么一顶,顿时轻颤,脸色红潮加重了些,依言慢慢的睁开那双羞怨似恨似怒的眼睛,水雾泪珠依然存在,怯生生的注视着聂北的眼睛,片刻便难堪的微微转开。

    “从今以后你单丽华是我聂北的女人!”

    “不是的,我不是的,我是出家人,怎么可以……”

    单丽华极力否决,她依然无法接受聂北的话,甚至聂北的人,聂北刚刚还近乎qg式的夺走自己清白,现在又强性的要求,让她从内心深处生起本能的反抗。

    “我们现在还连成一体,怎么不可以?”

    聂北紧盯着她的眼睛。

    单丽华闪躲着聂北那吃人般的眼睛,但头被聂北用力的扳住,她怎么都闪不开,而聂北那一句‘我们现在还连为一体’让她羞得双眼轻闭,“我恨你都来不及,才不会接受你!你个恶魔大混蛋大色狼……”

    “那好,看来我刚才服侍娘子还不够舒服,那现在我再来服侍娘子一次。”

    “你……喔……”

    只见聂北抱起单丽华,把她那娇柔柔的身子压在墙壁上,双手从她小蛮腰向下托住她的大p股,身体挤在她双根部,胯下紧贴着她的粉胯,庞然大物紧紧的c在她花田里,r棒直达花心。

    “你、你要干什么?”

    单丽华又惊又羞又怒又怨,同时还带着丝丝的期待。

    “干你!”

    聂北接着便发力顶撞。

    “啊……你、呜……不要、啊……我、我恨、你喔……”

    单丽华没想到聂北这么快就能雄风再起,被撞得一喘一喘的,说话都不连续,呻吟声颤颤。

    “恨吧,没很何来爱!”

    聂北不管其他,他要狠狠的死死的顶撞。

    单丽华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姿势,心又悲又羞,却又是异样的兴奋,被撞得头每每昂起,樱嘴微张,媚眼如丝,娇吟连连。不多时便忘情的投入了,粉胯本能的配合着聂北的耸动。

    s了一次的聂北更加持久,知弄得单丽华直丢身子,好几次高c,可她慢慢发现,即使自己了聂北依然才耸动着,她身体便又在聂北的耸动中开始产生反应,于是酥麻泛力的身子一次次的承受着聂北的进入,无力的承受着聂北的恩泽。

    “叫一声相公听听!”

    “呜……无、无耻y徒,我、我就是死、死也不……啊……”

    “叫还是不叫!”

    “混蛋……咿呀……痛……嘶……好酸呀、太深了呀……到底了噢……”……

    “叫不叫?”

    “……我、我被你……喔弄死了,呜……哎哟……相、相公……呜……饶了我、啊……”

    最后一次大的时候单丽华沙哑的声线低哼一声,晕了过去,双腿却是死死的夹紧聂北的腰,花心异常强烈的裹着聂北的r棒,聂北再也忍不住,再一次在单丽华的花田里播了种。

    s了之后聂北也承担不起单丽华和自己的身体重量,坐了下来,拥着单丽华灼热潮红的粉躯,看着她潮红欲滴的娇颜,散乱的秀发,聂北万般柔情,但一想到她死活都不接受自己便没了脾气,惟有轻声一叹。聂北同时也想起了自己在古代的第一个女人,就是那个绝色美妇人,那也是聂北牵挂的女人,心底上总有着她的影子,但不知道以后自己和她还有没有机会相见。

    聂北紧紧的拥着单丽华的身子,同时拉过脱下的衣服盖紧,现在怎么说都飘飞着毛毛雪,刚才‘运动’的时候倒没觉得有什么冻的,‘运动’过后再不盖紧取暖的话会冻着怀里的女人。

    聂北轻轻的吻了一下单丽华的红唇,现在在才开始为刚才卸下她双手臼而心疼,聂北熟练的帮她接好双手,只见怀里的柔人儿一声轻哀,眉头轻蹙,一会儿又安静了下来。而聂北此时已经看着黄昏的到来,天已经微黑了,也不知道两人在这里荒唐了多长时间,家里的三个女人已经开始为自己着急了吧?

    聂北这时候想抱起单丽华为她找个温暖的地方让她睡,而自己就去卖床被好回家,至于以后……怀里的女人始终不肯接受自己,哪又来的以后?

    聂北又是一叹,却在这一叹中异变突起……

    初放纵 第044章 单丽华的心

    聂北又是一叹,却在这一叹中异变突起,怀中本来还娇柔柔软绵绵的美道姑此时忽然发难,手里拿着聂北衣服里的那把匕首刺向近贴着她身体的聂北。但不知道为什么,聂北竟然有时间在这么突然这么近的距离内推开她,能安全的闪躲开如此近距离的致命偷袭刺杀。

    聂北脱身逃开后贴在另一面墙上,和单丽华依墙面面相对。于是场面十分的怪异,仿佛生死相拼的两人,一个却是浑身赤ll,那根庞然大物微微疲软下垂,却不失雄风,正直直的指着对面的单丽华。

    而单丽华却是道袍下拔,‘坦胸露r’,身子下面因为站起来的原因,被聂北撩起来的道袍下摆已经垂落而下,遮住了肥嫩多计幽深水润的神圣地带,但脚腕处却可以看到不应该被看到的亵裤,想像一下都觉得怪异,但两人心里都清楚,这怪异的原因是因为刚才两人超越了禁忌。

    聂北此时却在笑,笑得很开心,“哈哈……哈哈……”

    “y贼,你笑什么,别以为你笑我就不会杀了你,你对我做的事足够我杀你一千一万次,今天你就是死也有余辜。”

    单丽华寒着脸,声音也冰冷得很,和这冬天有得一比,但她头发散乱,衣冠不整,脸上红潮未退,一副初承恩泽始受宠的疲惫慵懒样,多少影响了她严词冷喝的威力。

    “我是该死,可是你舍不得杀我!”

    “我恨不得就杀了你!”

    单丽华咬着下唇,仿佛要咬破它,那双本是清明无谰的眸子此时已经复杂起来,有怨恨、有哀羞、有耻辱、更有丝丝说不明道不清的纠葛缠绕,那颗古井不波的心似乎也被缠住、摇曳了。

    “那刚才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为什么刺不中我?以你的身手在我抱着你而一点防范都没的情况下,你杀不了我?为什么?我想唯一的原因是你心里有我,舍不得杀我!”

    不得不说聂北够无耻,同时脸皮也够厚,当然,心也够细。

    单丽华自己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就心软了一下,迟疑了,犹豫了,刺出去的动作也慢了,力度也缺缺,她在想:或许刚才他就是不闪自己这一刀也刺得不深吧?

    她心里烦乱,但聂北的话有种揭穿她内心深处所不想面对的一种可能,她恼羞成怒了,冷冷一笑,“现在看我舍不舍得杀你?y贼,拿命来……”

    聂北看着单丽华绝情恨意十足的一刀再刺来,聂北文丝不动,面带微笑,看着匕首寒光光的刀尖直直向胸膛刺来。

    单丽华心里矛盾的很,她恨聂北,是的恨,但恨到什么程度呢?而且除了恨还有点别的什么吗?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有时候想杀了聂北这个坏她清白夺走她身子的人,但又好象狠不下心,犹犹豫豫的。但聂北的哈哈大笑让她恼羞成怒,一匕首刺出,力度十足,速度惊人,她想过这一刀刺出去的种种结果:一,聂北闪躲不及中刀死去,那自己开心吗?她回答不上来,甚至有点怕聂北真的被自己刺死。极度高c的快感让她心里种下了聂北的影子,怎么抹都抹不去。

    二,聂北闪躲及时,中刀不死或许未中刀,那自己是不是要继续追杀下去?她迷茫。

    但让她怎么想都想不到的是,聂北根本没有闪躲的意思,只是依然带着他那可恶的微笑看着自己刺过去。单丽华很想去势不减刺过去,可她做不到,她不知道自己这是为什么了,匕首尖刺到聂北胸膛皮肤上,匕首尖微微刺破了聂北的皮肤,似乎被钢铁挡住了匕首一般,怎么都刺不下去了。

    “只要你再刺多十公分,我这个你眼中的y贼也就一命呜呼,同时也解你心头之恨,为什么定住了呢?”

    聂北平静得很,只是那双眸子却是温柔似水的望着单丽华。

    单丽华只是看了一眼聂北的眼睛便不敢再看,那眼神有怜爱有温柔,深邃而多情,她怕自己会陷入这多情的眸子里,然后毫无情由的原谅聂北这个夺她清白的男人,可现在自己现在难道不算心软原谅了吗?要不然怎么下不了手?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吗?”

    单丽华多么想听到聂北求饶的话,好让自己可以借着个借口而放过聂北,而不是让自己在杀他和留他之间选择,杀他,内心深处下不了手,不杀他,仿佛自己已经原谅他的所为,认可了他这个y贼在心里的位置,这也是她无法一下子接受的。

    “能死在自己心爱的女人手里也是一种幸福!”

    聂北平和的一句话传来,单丽华眼里本来恨多柔少寒光一片的,聂北一句话却让她眼神复杂起来,时喜时忧、时恨时怨、时羞时怒,楞在那里了。

    聂北是什么?现代人,而且特无所顾忌,在现代社会里,约束力惊人,让人放不开手脚,知道自己回到古代之后,聂北一切都变了,所以他够无耻,单丽华的内心活动在脸上流露出来的时候他心一喜,以惊人的速度伸手一搂,把内心迷茫挣扎的单丽华娇柔的身子搂抱在怀。

    “你、你、你放开手,再、再不放手我、我杀了你!”

    单丽华色厉内荏的喝道。

    “我不放,你杀了我最好,反正我也打不过你,你要走也留不住你,而你离开我之后我便生不如死,我还不如让你直接杀了我。”

    “你……”

    单丽华何时尝试过聂北这种无赖式的表白?心又喜又羞,同时更慌乱,手足无措。

    聂北见单丽华一副无法下手的模样,他内心乐翻了,更加得寸进尺,抓住单丽华握匕首的手,硬是要往自己的胸膛上刺。

    单丽华惊慌的缩手收刀,死活不让手里的匕首刺向聂北的胸膛,喝道,“你疯了吗

    欢喜宴飨sodu

    ,要干什么?”

    “你既然要杀我,不认可我,那就杀了我好了,你离开了那我活着也没意思,单相思会让人痛不欲生的。”

    “你……你放手。”

    单丽华此时真的慌了,慌于内心,又慌于聂北赤ll的表白,这不是一个传统的古代妇女所能抵挡的温柔和大胆,更何况她本身还是一个带发修行的道姑?

    聂北不失时机的封住单丽华那红润的柔嘴,舌头巧妙的钻进她温温湿湿津y横流的口腔里,尽情的追逐着她那闪躲的小滑舌,贪婪的着她口里的津y。

    “唔……”

    单丽华无论身体还是内心的抵抗都是薄弱的,不多时便迷失在聂北的深吻中。手中的匕首滑落在地,那双玉臂很自然的搂住聂北的脖子,和聂北忘情的深吻。

    聂北这一吻深长而温柔,直吻到两人呼吸有点不畅才松开,四眼相对,彼此眼中都有些情愫在滋长。

    单丽华一双眸子蒙着一层迷离的水雾,媚丝丝的,还意犹未尽的和聂北耳鬓厮磨了一下,迷离梦幻的望着聂北,一时间柔情四起,蜜意丛生。

    聂北有些得意,真的,很得意,眼角都在笑,心甜似喝蜜,狠狠的占有、畅快的发泄、甜甜的爱恋,幸福就是这么简单,但是,乐极往往生悲……

    聂北眼角里的得意被弹丽华看到时,她那双媚丝丝的眼睛顿时清明,恼羞成怒奋力的推开聂北,用脚踢了一下地上的匕首,匕首哐啷几下蹦到聂北脚下,寒光闪闪,只听单丽华恨声道,“匕首的留给你,你想死你去死好了,我才懒得理你!”

    她的语气里仿佛有点失落。狼狈的整理着自己的衣冠,逃似的离开。

    聂北呼喊不及,让她给走了,而实际上她想走聂北就是想拦也拦不住。

    望着逃似的单丽华,聂北傻傻的笑了,难得聂北有‘傻’的时候……糟,这婆娘自己是上心了,可她这一走,她要是不来找自己,那自己怎么找她?乐极生悲啊乐极生悲!

    初放纵 第045章 不明y体

    单丽华此时欲哭无泪,依然挂着泪痕的脸时喜时坏,离开那给被聂北占有的地方,走了不远她就走不动了,一来心慌意乱,思维根本上错乱了,脑子全部是聂北挺动着身体在自己蓝田里进进出出时的情景,还有那被深入到底的占领时那股酸麻涨痛、酥软发热的快感,更有那滚烫死烧红的铁棒的东西,它的形状她的尺寸它的形状……这些都不时在单丽华的脑海里阵阵回放丝丝深刻,深刻在脑子里了,脑子里都是这些东西,她如何还能走得动?二来就是她被聂北弄得浑身酸麻酥软了,特别是下半身,酸酸涨涨的,中间幽深水润红嫩肥沃多汁的花田里火辣辣的,似乎里面还c着那可恶家伙的庞然大物。而幽深水勾蓬门周围红肿起来,像个小馒头一样,水泽涂鸦,森林雨打,水泽良田美土,沃野糜烂,滑腻潮潮,湿润粘稠,而且jy还不时潺潺的从‘馒头’中的粉红r缝中渗漏出来,更添羞意。

    她背对着昏暗街道上的一堵墙,双眼无神,一手交替抚在高耸的处,犹如西子扣心般,似乎这样她才能感觉到温暖,另一只手轻轻按在粉胯处,查探那里的‘伤势’,才轻轻按一下,她那直挺的鼻子娇腻的一声轻哼,浑身颤抖,双脚无力站稳,依着墙壁缓慢滑坐下来,道帽掉落,鬓发垂布,犹如直流而下的千丈瀑布,柔柔顺顺的,铺到了胸前,被圆硕高耸的撑了个弧度,微风过时秀发丝丝飘飘,宛如落难的仙子,即使这仙子有些大了,或许仙姑更适合些。

    单丽华慢慢深手入道袍里,强忍着电流流过身体一般的刺激把芊芊的手指挖进自己那肥美水润滚烫的花田里……颤着声线呢喃恨骂:“唔……死可恶坏蛋啊……全s、s到我里面了,还s这么多,唔……”

    弹丽华被自己的手指扣挖,浑身都颤抖,仿佛被电流电了一样,软麻麻的,花田被挖开,‘埋’到花田肥沃土地里的r白色种子不少从温润潮湿的花道里漏了出来,染到了道袍上,让本来就湿粘粘滑腻腻的粉胯处道袍更加湿润。

    “阿姨你没事吧?”

    忽然从身边传来一声少女的呼唤,让全神‘清理’的单丽华浑身一颤,手慌忙从粉胯中的花田里拔出来,那快速的摩擦让弹丽华又是一抖,差点又泄一次身,潮红未退的桃腮越发羞红,有些窘的举起头来,不由得愕然道,“是你!你怎么还不回家去!”

    单丽华此时不知道该恨自己还是该恨眼前这个美得冒泡的小姑娘,要不是她的话自己也就不用被那可恶的坏蛋强行进入自己身体坏了自己名节,还在自己身体底里s了那么多那脏东西,也不知道会不会怀孕,这一切谁错谁对呢?要恨就恨那个可恶的坏蛋,当初恨不得……恨不得咬死他!

    温文碧那双大大犹如精灵一般的眸子怯生生的望了一眼神色变幻的单丽华,神色疑惑,似乎在考究这武功高强的道姑为什么瘫坐在地上,手还伸到道袍里,难道她被聂北那大坏蛋打受伤了?那大坏蛋他到底怎么样了呢?想到这里温文碧的心不由得一紧,似乎想那大坏蛋聂大哥死了才好,省得他再……欺负自己,可为什么自己会不安的再回来呢?

    两人各有心思沉默了好一会儿,单丽华红着脸先出声打破僵局,“你、你倒是大胆,还呆在这附近,难道不怕那可恶的坏蛋再欺负你!”

    一想到自己已经被他‘欺负’得完完全全了,单丽华不由得一阵烦躁,悲从心来,神色凄婉无助,原本神圣无争一心向佛俨然一个远离尘世的仙姑,此时惆怅落寞加悲凉,很是可怜的模样。

    “我是想回家,可是我怕你杀……杀不了那可恶的坏蛋,所以折回来看看!”

    温文碧那绝美清丽的脸蛋白里透红,此时更是娇艳,似乎有些忸怩,有些羞赧和惶惶,吃吃的接着问道,“阿姨,你、你是不是已经、已经把他给、给杀!”

    单丽华此时心烦得紧,对眼前这个绝色艳丽甜心勾人的少女又有着一种莫名的埋怨和不敢面对的心情,恨不得永远不见到她,自己不心烦,也不用被勾起那些欲仙欲死却又不堪回首的回忆,所以不耐烦的道,“我把他一刀剁了,丢到河里喂鱼了,现在她死得不能再死了,你回你的家去吧,省得又惹出事端来。”

    “死了?”

    温文碧楞楞的呢喃着,忽然声线有些变音,指着单丽华质问道,“你、你怎么可以随便杀人!”

    “坏人都该杀!”

    单丽华心虚虚的撑着嘴硬,心里却清楚,自己这句话虚伪得不能再虚伪,既然坏人该杀,那当时那可恶的坏蛋不该杀吗?该杀,他硬闯进自己身体里就像被撑裂开了一样,不顾自己反抗狠心进出自己身体污辱了自己身子,最后还不管不顾的在自己身体内s那脏东西更是该杀,可是……为什么自己那一刀刺得像龟爬一样慢像面条一样软而无力呢?难道……在自己心里,他那样对自己不算是坏人……

    单丽华胡思乱想了起来,一会否定自己一会有肯定自己,一会恨起一会恨落怨来,恨恨怨怨具体何种心态她自己都分不清楚了。

    “他才不是坏人!”

    温文碧尖声否定着单丽华的话。

    “他那样对你,轻薄你还想……还不是坏人是什么人!”

    单丽华的心又是一悲,他是坏人,可自己也不见得好到哪去,因为自己下不了手杀坏人了,而且在最后时刻还对她那样温情……

    “她是坏蛋不是坏人,呜……”

    温文碧强词夺理的喊了一声,然后掩着面提着裙子一路洒泪而回……

    单丽华望着温文碧洒泪而回的背影,若有所思,最后露出了凄惨的微笑,喃喃道,“多半我才是坏人,而他就是个大混蛋!”

    在寒冷的街道上,一个洒着泪而去……另一边……不时传来‘恨恨’的‘混蛋’声,直到消失,唯一留下的是单丽华曾经瘫坐处那一小滩r白色不明y体!

    初放纵 第046章 小流氓不耍,耍大流氓

    买好床被请了马车,坐在回家的马车上,迎着勉强见得着路的夜色朝家回,聂北总算松了一口气,心里怎么都有点失落,一个温文琴,一个单丽华,差点还有个温文碧,但自己一个都抓不住,起码现在抓不住,不能留她们在自己身边,聂北总觉得心里少些东西,一路想来,聂北觉得,自己少的东西就是留住她们的能力,物质方面的能力,一个是金钱,另一个便是权力,两者现在聂北一个都没有。

    聂北在想,该怎么才能得到这两个东西,或许得到一个都好过一个都没。

    同时,聂北也在想,温文碧那小妮子被自己猥亵了这么久,差点就把她给正法了,她会不会回去就投诉自己呢?要是她真的那样做的话,到时候以温家的势力,官府方面再着手一下,那自己就安心在牢里呆好了。

    而这时候赶马的车夫呼唤聂北,“客主,前面有灯光,好象是个赶路的妇女,她挡在了路中心,而那段里实在难走,需要停一下,你稍等片刻。”

    聂北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提着朦胧得到灯笼提着裙摆,小心翼翼的走着那段坑洼满是雪的道路,正是美艳的干姐姐宋小惠。

    “车夫大哥,麻烦你驶前一点,那是我姐姐!”

    聂北对马车夫说道。

    “好的!”

    马车夫应声驱马拉车驶前,并在离宋小惠不到五米之地停下来。宋小惠忙着赶路,天又黑,马车忽然一到一停,把她吓得一楞,以为遇到歹徒恶匪。

    聂北快速的跳下车,宋小惠才看清情况,见到是聂北时她松了一口气,聂北走到她跟前,见她满脸风霜,冻得红扑扑的,鬓发染飞雪,衣着沉鞋粘土,显得有些狼狈,聂北责怪道,“小惠姐姐这么晚了怎么还到处跑呀,遇到坏人怎么办?”

    宋小惠恨声道,“我就是出来找一个坏人的,他出去那么久,天黑了都不知道回来,害得家里的人都担心死了,这么大一个人,换作别的男人早就妻儿子女一大群了,早该成熟了,他却像个小孩一样要人时时担心。”

    “……”

    聂北惭愧的闭上了嘴。

    “还不快跟我回去,娘亲和巧巧都不知道多担心你!”

    “那小惠姐姐有没有担心小弟我呢?”

    聂北嬉皮笑脸的伸过头去问道。

    “我担心你被人卖了!”

    宋小惠微微退了一步,让自己离聂北远一点,要不然都能呼吸到对方的气息了,那样她怕自己会出丑。

    “那还是担心!”

    聂北见宋小惠退一步他便跟上前一步。

    “我、我回去了,你也快点回。”

    宋小惠受不了聂北那吃人的眼神和步步进的态势,慌慌忙忙的转头就要走,根本不接聂北的话茬。

    聂北一把拉住宋小惠的手,宋小惠急道,“小北你干什么?”

    “有马车你不坐你想走路?”

    聂北飞快的换上一张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模样。

    宋小惠樱嘴一噜,斗气道,“我、我想走路不行呀!”

    “行,但我会心疼!”

    “你……”

    “我是你弟弟嘛,当然会心疼你!”

    聂北嬉皮笑脸道。

    “哼!”

    宋小惠都二十好几了,少妇一个,如何不知道聂北的花花肠子?她虽然知道聂北是色坯一个,老爱占自己的便宜,但聂北是她义弟,娘亲和妹妹都对她很关心,而且他一直做得不算太过分,只是占占嘴皮子便宜而已,所以她也没什么,相反她还觉得聂北大男孩一般有点可爱,同时,聂北对她身体的迷恋让她有些些的自豪。

    两人坐到了马车上,只是这是运货的马车,根本上就没车厢这东西,所以两人依然是披雪挨风迎雾顶露。

    聂北融入蛇血之后,身体一直都是暖暖的,根本不觉得太冷,最多只是觉得凉而已,但宋小惠就不一样了,刚才赶路惦记着聂北到底为什么这么晚不回来倒不觉得冻,现在一安坐下来,迎着飘飞的毛毛雪,吹着寒冬的风,她浑身打了个冷颤。

    聂北本想学那些戏份里的主角一样脱衣给她披上的,可聂北身上穿得实在不多,而且又没披什么大褂大袄的,要脱只能脱儒服,那身上剩下的只有底叉加褂子了,宋小惠不大骂自己耍流氓才见鬼了。聂北在想,到时候不冷都得披件大衣,好歹关键时候能表现一回男子汉,不像现在,想脱都没得脱,失败!

    不能脱,有什么关系,聂北小流氓不耍,干脆耍大流氓,一把搂住宋小惠香风阵阵的身子,聂北只觉得入怀一阵温润柔暖,纤小柔韧的腰一搂欲断,柔得像上好的丝绸;胸膛挤着两团弹性十足的温柔茹房,让聂北无限享受,近在眼前的娇颜惊慌错愕之下露出的羞赧晕红更添诱惑,秀发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始终渗人心脾。

    宋小惠怎么都想不到聂北会忽然搂抱自己,一时间错愕诧异的楞住了,身子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紧张,微微僵硬,不敢妄动,双手更是不知道该放在哪,后来只是紧张的捏住自己的衣角。

    上身紧紧的贴压在聂北的胸膛上,让她感受到了聂北胸怀的温暖,同时也感受到了那份挤压,硕大的茹房被压变了形了,阵阵的酥麻和异样的快感让宋小惠一时间无所适从,似喜还羞之间又有点恼羞成怒,甚至还有点幽怨。但她始终不敢面对着聂北,眼睛更是不敢望一下,只是低垂微瞌,两人贴得太近,面似乎贴着面,对方的呼吸清晰可闻,身上的气息更是无处不在,浓烈的男性气息让久经深闺苦楚的宋小惠好一阵心慌意乱。

    “小北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我是你姐姐!”

    宋小惠回过神来微声柔语似斥似嗔,仿佛间的呢喃。想必她是顾忌坐在前头赶马的马夫。

    聂北却没那么多顾忌,二十一世纪来的人,既然要彻底放纵自己,那就得谋个随心所欲,世俗禁忌陌生眼光在聂北的眼里已经变得可有可无了,或者说聂北已经无‘恶’不作了。只见聂北柔声道,“小惠姐姐,都是小弟不好,出来这么久未及时回家,让你和娘都担心了,更是让你在这样的天气奔波出来,冷西西的,你的身子骨又纤小柔弱,穿着又不多,冻坏了我会心疼的,所以你别动,静静的躺在我怀里,这样暖和很多。”

    初放纵 第047章 姐姐你好敏感哦

    宋小惠本来以为聂北是要占自己的便宜,却不想聂北是处于这样的目的,的确,在聂北的怀里是温暖如春,安全又塌实,她的内心其实很享受这样的拥抱,可是……终究男女授受不亲,何况自己还是个有夫之妇,怎么能让男子抱自己呢!何况聂北或许只是打这么一个借口来占自己便宜而已,这干弟弟可干不少这样的坏事了。

    宋小惠矛盾的心七上八落的,想推开聂北,但用力不大,而聂北怎么会让她推开呢?她似乎认命了,也为自己找了个安定窝在她怀里的理由:他是自己的弟弟,又是怕自己冷到才抱住自己,目的纯正,而且他又霸道,自己推不开他,干脆静静窝在他怀里,到家的时候也就什么事都没了。

    宋小惠才为自己找了个理由不做太多无谓的挣扎,却不想聂北那双大手很不安分,在自己的腰上隔着衣物轻轻的摩挲,甚至还向羞人的p股摸索而下。宋小惠顾忌前面的马夫,羞于被人发现,于是装作不知道的忍受着聂北小动作的猥亵,似怨还嗔的瞪一眼作恶的聂北,带点警告的语气细声的对聂北道,“小坏蛋,小心我告诉娘亲,以后都不理你。”

    饶是聂北脸皮够厚,也有点讪讪,狡辩道,“小惠姐姐,你身上很多雪花,我帮你拍干净而已!”

    “那现在拍干净了未?”

    宋小惠又好气又好笑,既为聂北的放肆微愠薄怒,又为聂北迷恋自己的身子而得意,同时又心有所喜。

    “还未,p股上还有很多,我拍多几下就好。”

    聂北无耻的说道。

    “你……唔……”

    宋小惠刚想嗔骂聂北的时候,聂北一双大手忽然按住她那柔软温润翘圆的p股用力揉搓,她忍不住在喉咙深处发出一声细小的呻吟。羞得满脸绯红,敢怒不敢言,先瞥了一眼赶马的马夫,再似恨似嗔还带点哀求的望着聂北。

    聂北双手感受着干姐姐宋小惠p股那份柔软弹性,欣赏着她那似羞还怨的神情,对她的哀求神态熟视无睹,依然我行我故,却是附过头去几乎咬住宋小惠的耳朵,低声缠绵的道,“姐姐身上还有很多地方有雪,小弟很乐意为你弄干净,甚至弄一辈子都愿意。”

    宋小惠敏感的p股被聂北揉搓得浑身火热起来,热烘烘软绵绵酥麻麻的,说不出的快意,说不出的羞怯,耳边传来聂北有意无意炽热话语,更是让她混身打了个冷颤,身子更柔软了,丝毫用不上力,刚才还用力抗拒让两人尽量别贴得太紧实的她这下子彻底的依偎到聂北怀里,随着马车在路上颠仆,她的身子不可避免的上下左右摩擦着聂北的身体,那阵自然的摩擦让两人的心都酥痒起来,阵阵异样的感觉从两人身体摩擦处传到大脑,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这让宋小惠这个传统的女人更是羞怯难堪。而聂北那无所顾忌赤ll又一语双关的话更是让她芳心大臊,“我、我不需要你帮忙,放开我,我自己来就行了。”

    “这怎么行,姐姐为了我这么晚还冒着风雪不顾危险的出来找我,小弟的心可感动了,能为姐姐做些事,小弟自然是乐意至极,小弟一片心意姐姐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

    马夫不回头看后面,所以听着两人的话糊里糊涂的,能感觉到两人拥抱在一起,似乎是两夫妻,也只有两夫妻才会如此亲密无间,虽然放纵了些,但马夫是男人,能理解男人的冲动,倒也不觉得两人在背后抱着有什么不妥,但两人又姐姐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