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10 部分

第 10 部分

    无间,虽然放纵了些,但马夫是男人,能理解男人的冲动,倒也不觉得两人在背后抱着有什么不妥,但两人又姐姐弟弟的,这才让马夫如堕云里,感觉自己头大,搞不清两人的关系。马夫更不知道的是,聂北竟然在他身后猥亵着自己的干姐姐,先是腰,后是p股,然后不顾宋小惠的无言反抗,把手伸入衣服里摸索着玉嫩粉滑的大腿,甚至还想得寸进尺的深探桃源深渊圣地。

    宋小惠死死的抓住聂北那住为恶的大手,羞红了腮帮子,火烧了脸额,水蒙了双眸,气喘喘粗嘘嘘的,始终不敢发出一丝声响,生怕惹得马夫回头看望。

    宋小惠那双幽怨羞怯的眸子似怒似恨更似怨的望着聂北,水汪汪的,似乎在哀求,哀求聂北别再作恶,别再羞辱她猥亵她,更是万万不能再把手伸进里面,那是女人最后的禁地,怎么都不能让丈夫以外的男人碰触,同她更怕聂北知道她身体上的反应,因为聂北在她身上到处摸索揉搓捏弄,她下面的桃源深渊已经出水了,怎么如何能让聂北知道?还不羞死人。

    聂北进去不得,桃源探秘愿望落空,唯有退而求其次,一双大手摸上宋小惠那双硕大欲入云的玉女峰,面对放肆的聂北,宋小惠怎么阻拦都是徒劳,圆酥的玉女峰很快便宣告失守在聂北那双大手之下,隔着衣服被聂北尽情揉搓。

    宋小惠开始还羞怯恼怒,慢慢的便被聂北揉搓得躁热起来,面如三月桃花映红艳丽,仿佛欲滴血雪,双眼羞赧怯弱的微闭着,偶尔微睁时露出一丝丝的水雾,能看到其中的迷离和荡漾,樱嘴轻咬,鼻翼轻扇,喘气嘘嘘丝丝急切,待聂北伸手入衣内真真实实的‘把握’着她那双硕大温润滑腻的山丘时,她喉咙猛的咕噜几下,呻吟声终于还是让她给压在喉咙底下。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宋小惠忽然双手紧抓聂北肩膀,双眼微睁,银牙死咬嘴唇,头微往后昂,浑身一个冷颤,喉咙里“唔”的一声悠长而细小,腻人得很,接着她浑身僵硬,好一会儿又软下来,气嘘嘘的把头靠在聂北肩膀上,一动不想动。

    她竟然在聂北揉搓茹房下了,这让她又羞怯又无奈,身体的反应不以个人的意志而改变,羞人的高c来了,粉胯桃源处潮湿了一大片,裙子都湿透了,滑腻粘稠,芳香阵阵。

    聂北怎么都想不到宋小惠竟然这么敏感,单是揉搓茹房就能让她高c,聂北附在宋小惠的耳边得意的嘿嘿直笑,“嘿嘿,小惠姐姐好敏感哦,这么一弄就泄身了,看来以后小弟还得多点为姐姐效劳,鞠躬尽瘁精尽人亡才好。”

    初放纵 第048章 敏感的宋小惠

    宋小惠面如火烧火烤,被聂北露骨下流的话感到羞赧臊躁,但刚才才被他用手弄高c,她实在羞于再出声反驳些什么,惟有羞红了脸埋头在聂北肩膀处,双手却在聂北的腰部无力捏掐,以示警告。

    她高c后何来的力气?所以她掐聂北的时候和抚摩没什么区别,聂北依然附在她耳边细柔温声的调笑道,“小惠姐姐,刚才舒服快乐吧?有没有一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呢?被我真正进入的时候那会更快乐的,小惠姐姐,我要不要试一下呢?”

    高c后的宋小惠对聂北根本恨不起来,有的只是羞怯和臊躁,感到难堪而已,对聂北的话更是慌急羞臊,恼羞成怒的她张开红艳的樱嘴,想狠狠的在聂北脖子上咬上一口,最后还是咬了,但力度小得很,与其说是咬,还不如说是吻。

    “小惠姐姐吻得我好舒服,姐姐真好。”

    聂北十分得意的道,聂北当然能感觉到宋小惠内心某种矛盾的存在,而事实上这种矛盾是聂北乐意见到的,她想恨自己,但又恨不起来,说明他内心已经或多或少的有了自己,这就是聂北以后能再进一步的基础,这让聂北十分得意。

    “小坏蛋,是不是要羞死姐姐你才安心?”

    宋小惠忽然哽咽起来,要不是怕引起前面的马夫注意,她或许都哭起来了。而事实上天已经很黑了,马夫就是回过头来也未必看得清楚身后的两人具体动作,跟被说马车上还装载着床和被,这些东西总能遮隔很多东西,比如视线。

    见宋小惠如此,聂北一慌,同时又怜爱,神情跟着严肃认真起来,抱住宋小惠的手也紧了很多,温柔的说道,“小惠姐姐,我爱你,所以才想占有姐姐,姐姐没错,错的只是小弟我,姐姐以后打我杀我都无怨无悔,但姐姐不能哭,见你哭我会心痛的。”

    宋小惠听到聂北深情款款的话,真诚而灼热,赤ll而温柔,又是喜又是羞,慌乱矛盾的心一时间不知道所措,“你、你糊说什么,我是你姐姐,你焉能有如此心思,这次当我没听过,下次休得再提。”

    聂北霸道的用力紧了紧宋小惠柔如水的身子,“你只是我干姐姐,血缘没丝毫关系,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你?你有权不喜欢我,但我有权喜欢你,谁叫你长得这么漂亮迷人!”

    宋小惠被聂北搂得嘤咛一声,有点喘不过气,但聂北的话更让她喘不过气,有紧张,有欢喜,有诧异,有惋惜,无法释怀,总觉得芳心跳得慌,有种喘不过气来的迫切感!只见宋小惠幽幽的说道,“你我是不可能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别说我不愿意,就是巧巧和娘亲她们也不会让你做出如此事来的,既然是不可能,你又何苦为难姐姐?”

    “其他我不管,我只想问你一句,你喜欢我吗?”

    聂北盯着宋小惠的那双羞怯又明亮的眸子,语气十分轻缓温柔。

    宋小惠别过头去,让头侧如云的发鬓对着聂北,那小巧白嫩的耳朵就在聂北眼下,耳廓上微小的绒毛都能清晰可见。聂北情不自禁的咬住她的耳垂,只见她浑身一颤,呼吸急促了起来,头扭摆了几下,待发现根本无法逃避聂北的s扰时她认命的停止动作,却无法压抑心底的酥痒和快感,喉咙深处时不时的一声娇腻呻吟。

    聂北舔着她的耳垂,呢喃般问道,“说,有没有喜欢我?”

    “我、我不知道!”

    宋小惠为了不让聂北继续舔咬自己的耳朵让自己酥痒惟有转过脸来,和聂北面对面,鼻子几乎相碰,两人的呼吸彼此打在对方的脸上,热乎乎的。宋小惠脸红如潮,小嘴微张,吐气如兰道,“你这小坏蛋,放开姐姐先,你弄得我好痒!”

    “你不回答我的话我是不会放手的!”

    聂北软玉温香在怀,怎么会轻易放手呢!

    宋小惠又好气又好笑,既羞又无奈,幽幽道,“你知道的,姐姐已经嫁了人,是个有夫之妇,今年都二十有七八了,而你又正是年少有为之时,姐姐一个残花败柳之躯你又何必如此眷恋和执着呢?姐姐根本不值得你如此,而姐姐又绝无可能做出些有违妇道的事来,你我又有何用?”

    “这么说姐姐就是喜欢小弟我,但是太多因素让姐姐顾忌了?”

    聂北穷追猛打问下去。

    宋小惠见聂北如此不开窍,依然如此紧追人,一时‘恼羞成怒’,恨声道,“我才不会喜欢你这个胚子,我恨不得一刀割了你那……省得你老是想些龌龊的事。”

    聂北见宋小惠一副小女人微嗔薄怒的表情,一时迷醉,更是从她娇羞嗔怪的表情中再一次真实的感觉出她心底有自己,聂北y笑道,“割那什么来着,姐姐能否说清楚些儿,小弟不是经常想那种问题,一时间不知道姐姐说的是什么!”

    宋小惠被聂北装傻卖楞的调笑弄得恼羞成‘怒’,掐着聂北的腰r,恨恨道,“我割你身下那可恶的臭东西!”

    “还是什么东西?”

    敢爱敢恨的宋小惠忽然伸下手去,捏了一把聂北那因小惠姐姐幽香的身体而热情高涨的庞然大物,‘咬牙切齿’恨声道,“就是割你这根吓人的东西!”

    聂北差点叫出声来,邪邪的笑道,“姐姐舍得吗?或许小弟以后会是姐姐的夫君,那玩意还得给姐姐快乐,让姐姐蓝田种玉呢,姐姐怎么能随便阉了它呢?”

    宋小惠羞赧无限,轻轻啐了一口,“狗口吐不出象牙来。”

    “小惠姐姐,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把你给狠狠占有,然后s满你下面,给你播个种,让你给我生个白胖胖的儿子!”

    聂北就是要彻底的打碎她内心的道德。

    宋小惠混身火热,羞怩得很,腻腻的嗔道,“你、你还说……唔……”

    聂北实在忍不住近在眼前的红唇,这时候不再理会前面赶车的马夫,一嘴封上了宋小惠那张娇艳欲滴的樱嘴红唇。宋小惠紧张又羞怯,死活都咬住牙关不让聂北乱窜的舌头钻进她的口腔里。

    聂北松嘴,道,“姐姐,你放松点,让相公亲一下!”

    宋小惠当没听到聂北的话,因为她知道和聂北争辩是讨不回公道的,他要自称相公自己也没办法,惟有羞怯怯的别过头去,幽幽的道,“姐姐刚刚回家的时候你当时的眼神有点厌恶,当时是不是觉得姐姐嫁入豪门却让娘亲受苦不管,是个生性薄幸的女人?”

    聂北怎么都想不到宋小惠竟然连当时自己那这微妙的心态都能感察出来,更不想她会在这时候问起自己来,顿时呐呐的不知怎么回答。

    宋小惠微微一笑,但那笑比哭好不了多少,“其实姐姐过得不好,姐姐也没用,不能让娘亲和巧巧不再受苦……”

    后面的话宋小惠怎么都说不下去了,被无声的泪水淹没了。

    初放纵 第049章 娴熟慈惠的干娘

    聂北的心不由得一颤,实在想不到一个女人的泪水可以流得这么猛,凝泣垂泪,哽咽颤抖,好不伤心,可见压抑了多久。

    聂北很是自责,一来是自己多心了,跟本不是小惠姐姐薄幸,而是她还有苦衷,二来是自己在这时候竟然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聂北只能把怀里无声哭泣的女人搂得紧紧的,用这份力度构筑一个坚强的怀抱给她。

    宋小惠哭着哭着睡着在聂北怀里,聂北爱怜又疼惜,总觉得怀中的女人在温家并不好过。但具体如此聂北又不知道,刚才宋小惠又只想哭过够,根本不想和聂北多说。哭累了睡了。

    静静的看着怀里的女人,女人睡得很安稳,脸蛋儿上挂着的泪珠被聂北轻轻擦干,一路安静了下来了,聂北的心就仿佛这个夜里的雪一样,无法照亮整个夜,力所不及,无力的感觉。这时候马车却停了下来,马夫突兀的出声道,“客主,是不是这里?”

    熟睡中的宋小惠一个激灵幽幽醒了过来,一眼就认到了家,才想现在还在聂北的怀里,便慌不沓的跳下马车,丝毫没有刚才柔弱悲苦的模样,反而是羞赧慌张。

    聂北见了也不由得暂时放松心情,好了不少。

    宋小惠走得急,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见聂北坐在车上得意的发笑,她‘恼怒’的跺了跺脚,剜了一眼聂北便提着裙摆踏着碎步逃似的走入篱笆围起来的院子向泥草屋走去。

    不多时,巧巧这妮子和干娘方秀宁一脸的关怀走了出来,宋小惠却没再出来。

    床被实在不算多不算重,三个人包马夫四个,合手合脚三两下便卸下马车了,付了运费马夫便策马而回,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中。

    宋巧巧原本担忧的脸蛋在见到聂北的时候犹如三月的桃花一般绽开,脸上挂着抹不去的欢喜,但在娘亲的面前她表现得很安分,只是那双妙目一刻都没离开聂北英俊不凡的脸,而干娘却是一脸的关怀,微带些责备道,“你这孩子,出去好大一段时间都不知道回,教人担心你!”

    “让娘和巧巧担心了,对不起!”

    聂北心里暖暖的,一种被时刻关怀的感觉很温馨,一种家的感觉让孤儿的聂北感动、温暖、眷恋。

    但聂北双眼却被大小两个美女的身子诱惑住了,只见宋巧巧一身棉质睡衣,上身随意披条厚袄,下面身子亵裤紧身,两条浑圆结实的大腿直秀修长,两腿并拢一丝不间。脸蛋依然是微微泛红,娇嫩嫩的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散发用一条花布微束,顺着雪白的脖子贴着尖翘隆起的小山包一直大腿根部,犹如九天而落的瀑布,端的是亭亭玉立、娇俏可人。她关怀又羞涩多情的眸子让聂北恨不得立即把她正法才解心头之痒。宋巧巧总能勾起聂北无明,但她那分纯真无邪又总能让聂北的消弭在对她的溺爱怜惜中。

    干娘方秀宁也是一身睡衣,上身一件贴身绣花粉色褥子,紧身包囊之下那双高耸欲坠让人微感压迫感的酥胸更是弧度分明,幅度惊人,半圆一般撑起,一朵红色绣荷花正在酥胸撑起的圆顶处,娇艳欲滴,引人遐想,要是‘把握’住的话那会是怎么个消魂呀……

    褥子外面套着一件白布衣,朴素又清淡,一头云鬓随意盘挽,然后用一根竹簪c住,露出鹅白的脖子,淡雅宜人端丽出尘,配合她那张平静似水贤惠娴熟的娇颜,端的是体态盈盈、丰韵具在、秀色可餐,整一副为人母的端庄形象。

    而雪百的亵裤包囊着那双丰腴修长的美腿,美腿根部微凹下陷,露出心魂的形态,虽然隔着亵裤看不到里面的香艳光景,但这种形状上的诱惑更是搔到聂北的心头r,让聂北欲罢不能。

    宋巧巧被聂北赤ll火辣辣热灼灼的眼神看得浑身发软,芳心羞涩,同时还有欢喜。娇羞无限的低下了头,双手捏弄着自己的衣角。

    干娘方秀宁被聂北大胆放肆在周身上下左右扫视,芳心微颤,浑身发热,微感难堪,她嗔怪的瞪了一眼聂北,‘责备’道,“还不快搬东西进屋去,站在这里冻到了可麻烦了。”

    聂北才回过神来,依言动手把东西搬回屋内,同时不忘说道,“娘、巧巧,你们快进屋里去,你们穿得不多,外面冻!”

    聂北本来是关心的话,但‘你们穿得不多’一句话就让两个温婉的大小美女玉面泛红,羞臊不已,她们听闻聂北回来,一时间欢喜过头,穿着睡衣也就跑了出来,现在被聂北这么一说,顿觉不好意思。同时也感觉到冷了,宋巧巧没有她母亲那份定力,羞涩之下拉着她娘亲往屋里走。

    聂北色迷迷的眼睛在背后扫视着一个丰腴韵味十足的熟美背影和一个俏丽亭亭的纤姿,大小p股走起路来摇拽婀娜,秀发款款飘飘,大小诱惑差点让不是君子的聂北变野狼。

    聂北把东西搬回到屋内,干娘方秀宁款款而出,却不见宋巧巧和宋小惠,干娘身上已经穿多了几件衣服,把在几包得严严实实的,她来到聂北身边,认真而慈祥的拍掉聂北衣服上的雪屑。

    一股淡淡幽幽的熟女芳香让聂北的心怎么都安定不下来,胯下之物猛然抬头,聂北为了不至于被发现自己内心的龌龊,忙对干娘方秀宁道,“娘,我自己来就好了。”

    方秀宁抬起如花似玉般的娇颜,端丽温婉、慈祥恬静、贤淑素雅,是这般的迷人,只见她淡然而笑,带点嗔嗄的语气道,“娘亲为你拍干净衣服的雪屑都害羞闪躲,以后娶妻生子成家立业,总不能如此腼腆,得大方些儿,那样才讨小姑娘喜欢。”

    要娶连你也一起娶了,每天在你丰腴迷人的身体内耕耘播种,让你怀了我的骨r,这样你就只能彻底放弃内心传统保守,还有巧巧,啊,还有小惠姐姐。当然,这些都是聂北偷偷在心里想的,根本不敢说出来,这时候只见聂北嬉皮笑脸依恋十足的搂住方秀宁一只玉臂,装嫩的道,“北儿才不想讨什么小姑娘喜欢呢,我只想讨娘你喜欢,只要娘你喜欢,北儿便怎么做。”

    方秀宁已经慢慢有点适应了聂北的无赖和粘人,她只是以为聂北缺少母爱,所以特别腻人些而已,她内心母爱泛滥,根本没多想聂北的动机,反而觉得聂北的动作和贴心,很温馨,听到聂北依恋的话,她心里欢甜,忍不住笑嗔,“就你嘴甜,娘一把年纪了,而北儿你也不小了,早就该相个人儿了,有个女人照顾也放心,改天吧,改天娘给你说个媒去,娘盼你早点成家立业,生些肥肥胖胖的孙子给娘抱抱。”

    旧事从提?聂北有些无奈,他不抗拒娶老婆,实际在古代娶了再娶的事多里去了,根本不影响聂北什么,但在聂北心里,总觉得有些难以适应,应该说是人生大事忽然而来的那种彷徨。况且聂北也知道巧巧的心意,那样她会不会伤心?聂北总是很溺爱巧巧,因为她乖巧温顺,醇和洁净,犹如一块未染尘的美玉,是那么的让人疼爱和呵护。

    聂北还未来得及出声,方秀宁已经接着下一句了,“河下村的何家有一闺女出落得水灵灵,蛮可人的,p股大而圆,身子亦不像其他姑娘那样纤纤瘦瘦,反倒是盈盈壮实,好生养,相貌又贤惠淑德的旺夫相,我看着可以,而且她们家也不是大富大贵之家,比起我们来不见得好到哪去,也算是门当户对,改天我跑一趟,牵牵线,相一下生辰八字讨一下对方的心意,看能不能玉成其事。”

    “……”

    聂北愕然无语,看来这几天干娘想的事都是为自己找媳妇了,要不然不会说得这么自然这么有准备。但她的形容……还壮实呢!干脆找头牛来给我好了。

    方秀宁在这件事上显得比较‘霸道专横’,都不让聂北有反对的话语,“好了,男大当娶女大当嫁,这事娘就给你作主了,你也别想着推委,都快二十的人了,贫苦人家的孩子哪个不成家立室儿女都可打酱了?只有你这孩子到现在还是孤身一人,这事拖不得了。”

    聂北无话可说,古代婚姻话语权绝对在父母手中,于是,聂北的婚姻很没自由的被干娘方秀宁一槌定音一手包办,至于结果如何,天才知道。

    见聂北服服帖帖‘愿意’‘听候安排’,方秀宁显然很是欢喜,想着早点给聂北找个妻室然后早点抱孙子,但她怎么都想不到心中的乖儿子聂北内心却是在想怎么才能让她抱上她自己生的儿子。

    徒儿都好涩txt下载

    聂北的心一直有个声音:想抱孩子自己生!

    初放纵 第050章 我对娘亲也很好呀

    见大事以定,她温温柔柔的道,“啊对了,北儿你还未吃饭吧!”

    聂北点了点头,“还真的没吃!”

    聂北消魂快活,怎么记得吃饭呢,在去城里的过程中,在林子里上了温文琴这个知性绝丽娇艳的少妇,几番风雨,精都s了好几次,后到到城里又只想着怎么占绝色少女温文碧的便宜,甚至还想占她身子,虽然意外的让这绝色的少女逃了,但却来了个熟美的道姑,貌美如花,自己大力的在美道姑单丽华成熟香喷喷犯罪的身上耕耘播种,哪里记得吃饭这东西,现在被干娘方秀宁一说,顿时感觉到两腹空空,还真的饿了。聂北暗想:大运动量果然会很饿。

    “其他事容后再做,你浑身脏兮兮的,我烧了热水,你先去洗个澡,娘去给你热热饭菜,你洗完澡便能吃了。”

    干娘方秀宁说着便向厨房款摆而去,那股风韵熟姿让聂北越来越迷恋。

    聂北正打算洗澡去的时候宋巧巧亭亭而来,依然带点害羞,红扑扑的脸蛋总是像个瓷娃娃,可人得紧,让人觉得捧在手心都怕碎掉,聂北见大厅内只有两个人,便色胆包天的搂住她娇柔柔处子芳香阵阵的身子,在她那可人的脸蛋上亲一口,微笑的问道,“我的宝贝巧巧有什么事吗?”

    宋巧巧内心已经默许接受了她聂哥哥,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是聂北的人了,但还是受不了聂北的大胆和赤ll的欲望,一张瓷娃娃的般可人的脸蛋被聂北一搂一亲弄得如火烧红云,端的是秀色可餐娇俏迷人。

    “聂哥哥,你、你先放开我,我要带你看样东西。”

    宋巧巧微微推攘着聂北结实的胸膛,双眼迫切的看大门又看小门,生怕娘亲或许姐姐忽然出现在大厅里碰到两人现在这般姿态。

    “亲我一下我就放开你。”

    聂北紧紧的搂着宋巧巧柔软娇俏的身子,一阵阵处子芳香传入鼻孔,聂北下面有种抬头的迹象。

    宋巧巧生怕姐姐和娘亲看到,也顾不得害羞了,蹬起脚面前够着聂北的脸,飞快的亲了一下,羞红着脸蛋儿怯生生的问道,“行了吧坏蛋聂哥哥!”

    “对个嘴儿才算!”

    宋巧巧睁着大眼睛多情、羞涩、嗔怪的飞了一眼聂北,这一眼竟然带着妩媚,妩媚这东西竟然出现在纯洁得像温玉的宋巧巧身上,突兀却另类的勾人。这妮子越来越勾魂了,这不是好事,因为自己会把持不住的。

    亲热这东西,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而且一次比一次自然,宋巧巧被聂北吻了不少次,她内心自然不再那么的羞涩,但第一亲吻聂北,多少有点抹不开,脸蛋仿佛火烧一般,红扑扑的,煞是好看,那双灵动的眸子水汪汪却怯生生的,最后干脆闭上,再一次蹬起脚来,飞快的亲了一下聂北的嘴。

    聂北哪里会轻易放开她,宋巧巧以为亲一下就好,切不想大色狼聂北根本上又是一个无赖,吻上了就不放开,一个深吻直吻得宋巧巧面烧如晚霞,媚眼楚楚丝丝,腮帮子粉色艳红,气喘气热,心仆仆的跳响。

    “大坏蛋聂哥哥!”

    宋巧巧也学会了娇嗔,那既纯真又妩媚的模样直教人欲罢不能。

    聂北浑身上下都瘙痒起了,直想把她就地正法了事。但这念头也只是飞快闪过而已,没在心里存留。

    聂北对别的女人或许欲望多于感情,但聂北对于宋巧巧和干娘方秀宁却是爱多于欲,心里有爱,自然不忍伤害,所以聂北总是能在关键时候克制住蠢蠢欲动的欲望。

    聂北还是松开了宋巧巧,宋巧巧红扑扑的脸蛋儿水汪汪的眼睛,微微瞄了一眼心爱的聂哥哥,然后乖巧的走入聂北的房间,聂北错愕的跟上,心里却在想:这妮子不会这么自动自觉吧?她要是主动把身子给我,我收还是不收呢?

    怀着龌龊的念头和想法,聂北入了房间,却见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顿时暗怪自己j虫上脑老是想那事。

    “聂哥哥,这是我按你说的那样织的围……”

    “围巾!”

    聂北补充道。

    在古代,自然不缺天冷时围脖子取暖的东西,比如貂裘狐皮等等,但那东西都是贵族才有财力拥有,平民想都别想,聂北就是看这样的冻的天气而周围的人似乎没有围巾这东西,有的只是一块布料包囊脖子而已,暖不暖就不说了了,单是美观问题就不足了,看着很不协调,而又没什么人刻意想改进这方面的东西,所以聂北当时对巧巧随意的说了一下围巾的事儿,却不想她真的做了,而且看上去和现代围巾差不多,甚至手工还工巧很多。

    聂北惊喜的从宋巧巧手中接过来,仔细端详一番,不得不说,宋巧巧的手工承接了她娘亲的手艺,心灵手巧,围巾在她手里织出来精美无暇,入手温顺柔滑,围巾中还空织了一个大大的“聂”字,十分有意思。

    围巾自然不是用现代才有的尼龙织出来的,而是用柔软顺滑的轻纱打卷成粗线,然后再织,可见要费多少工夫了。

    “巧巧你怎么做到的?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巧巧你太厉害了。”

    宋巧巧得到聂北的夸奖心生欢喜,却羞答答的说道,“这不难,织绣剪裁本来就是娘亲要求懂的,织条长长‘布条’其实很容易的,附近很多姑娘都懂的,聂哥哥不要夸我,怪不好意思的。”

    聂北微笑道,“有了这围巾,大冻天的出门你和娘都不用冻脖子了。”

    要知道干娘方秀宁一大早的要到城里去卖豆腐,推车辛苦也就算了,衣着要是再不注意的话那可就不是一般的寒苦了。

    “聂哥哥你是说这东西是给我和娘的?”

    “对啊,你聂哥哥我是不需要这东西的,我唯一挂记和忧虑的就是小宝贝你和娘亲,冻到你们俩的话我会心疼死的。”

    聂北当然不需要围巾,聂北在这样冻的天气里只是觉得凉快而已。

    巧巧飞快的亲了一下聂北的脸,然后低着头羞怩的道,“聂哥哥……你太好了,巧巧好开心!”

    聂北yy笑道,“我对娘亲也很好的!”

    初放纵 第051章 禽兽不如真的很难

    宋巧巧内心甜蜜如嚼糖,却又是一副不胜娇羞的模样,总是那么的容易害羞,腼腆的表情下是一颗温婉可人的心。她定定的让聂北把围巾围上她嫩白的脖子,那双闪烁灵动的眼眸蒙上了层雾,似欲泪下,偷偷的打量着聂北,待聂北望来的时候她却低下头不敢对视。

    “好了,巧巧现在简直美如天仙了,呵呵!”

    聂北色迷迷的眼睛注视着眼前的可人儿。

    围上围巾的宋巧巧越发的娇俏温婉,她站在那里都是那么的和谐平静,让人的心不由得跟随平和,宋巧巧没有让人惊艳的绝美,但绝对有让人心动的温柔和欲罢不能的温婉乖巧,可人的气质才是更持久的美,这点聂北颇为认可。往往惊艳的美看多了会审美疲劳,但可人的气质却是持久不衰的,因为可人气质影响他人不是从眼球上冲击,而是心灵上的感触,内心的东西总会带上深刻的烙印的。

    宋巧巧恨不得马上去照镜子,但聂北的房间是不存在镜子这在种东西的。“啊对了聂哥哥,我和娘还个你做了两双鞋子,我拿给你看看。”

    一双靴,皮靴,做工精致细腻,想必这靴在冬天里穿一定很暖和,还有一双是布鞋,平时在家可穿外出也可穿。

    聂北再一次体会到被人关怀的甜蜜和温暖,蠢蠢欲动的无穷欲望也暂时消弭下去。

    不多时,干娘方秀宁已经热好饭菜叫唤聂北出去吃饭。聂北才记起自己还没洗澡,出去后毫无意外的被干娘方秀宁‘嗔怪’了一番。

    干娘似乎才发现宋巧巧脖子上的围巾,很是诧异,端详了好一会儿,惊奇又感叹,发现是聂北想出来的东西时异彩连连,连夸聂北,直夸得聂北这种无耻的人也有脸热的时候。

    聂北出声道,“巧巧多织两件,一件给小惠姐姐,一件给娘你,这样一来早上赶路的时候娘也就不用怕脖子凉了。”

    方秀宁内心甜蜜欢喜,动情的搂住聂北和宋巧巧,感受那份家庭的温馨和谐。

    入睡时,聂北在大厅,把房间让出来给宋小惠,聂北睡新床盖新被子。宋小惠对聂北忽然冷了很多,不言不语不理不睬的,甚至看都不看聂北,聂北却对她弄眉挤眼的,还有意没意的嗅了嗅刚才在那马车上弄她茹房的那只手,一副陶醉的模样,惹得宋小惠玉面飞霞,一想到刚才就在自己这个干弟弟的作弄之下竟然高c一次,她更是感到无地自容,才洗干净的似乎又出水了,玉面不由得臊热起来,恨不得找个缝去钻。

    宋小惠想不到自己在聂北的注视下竟然会有如此的反应,一时间无法再面对聂北,慌不及的走进聂北让出来的房间。

    深夜之时,大多数的人睡着了,聂北依然在数绵羊,在和内心的欲望在做斗争,在想到底要不要深夜进房把宋小惠姐姐给办了,反正房间又是没门的,要进去简直比出来还容易,要不要呢?

    聂北固然不想做,但也不想做不如,可心里有对这个家的爱,有对宋巧巧和干娘方秀宁的万般感情,聂北也爱屋及乌的对宋小惠有着亲人一般的感情,所以澎湃的欲望才勉强的压制得住,而这时候干娘方秀宁一如既往的端着油灯出来探房了,检查聂北盖在身上的被子有没有滑落,睡得好不好。见聂北‘睡着’了,很安分,被子没滑落,手脚没伸出被子外,也就冻不到,她才放心的端着不太亮的油灯往宋小惠睡的房间走去。

    从背面看去,方秀宁云鬓散乱,姿态慵懒,上身一件白褙子,紧身相贴,褙子稍微显得不长,勉强和下面白色的亵裤相连,甚甚的遮住干娘方秀宁丰腴却不肥胖的腰姿,亵裤稍微宽松些,但遮挡不住干娘方秀宁那肥美硕大的浑圆美臀,随着走动一晃一晃的,荡人心魂动人心魄,滚臀肥美好生养,秀腿修长会缠人,丰腴身姿软绵绵,贤妻良母很温馨。看到如此美景,要是别的时候聂北或许会呼吸急促心生旖念,但此之时,聂北心里被干娘方秀宁晚晚关怀的举动弄得眼睛湿润,根本无暇多想别的事情,心只有一个声音:聂北啊聂北,干酿对你的关爱可及母爱了,那份伟大你怎么去回报!恩,有了,回报就是不让她独守空房,给她温暖,必然的时候让她有个自己生的儿子!聂北一会正经一会龌龊的想着。

    第二天早上,天依然灰蒙蒙一片,显然是四五点钟之时,方秀宁和宋巧巧却是起床了,为早上摆摊卖豆腐营生而c劳张罗,聂北的心此时比别的什么时候都要想钱,有了钱也就不用干娘和巧巧如此贪黑摸早的c劳累事了。不多时,宋小惠也起床了,她去厨房弄早饭,可谓是自动分工。而聂北却是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怎么才能有钱!

    吃过早饭,宋小惠以前回娘家的时候见娘亲和妹妹c劳,她也想跟入城帮忙,但娘不给,说她怎么都是大户人家的媳妇,这个脸丢不得,自家丢了也就丢了,可温家丢不起,死活不给她跟随,所以一家四口吃完饭,她便自动自觉的收拾筷子和碗,宋巧巧和干娘方秀宁便准备摸早上路赶赴城内。

    聂北这次起得这么早,自然是想跟随而去,他也量定干娘不会轻易让他跟随而去的,理由多半也是男人怎可做这些妇道人家的事,男人应该为功名利禄奋斗,而不是卖豆腐。

    聂北既然今天早起,自然不会轻易放弃,死活赖着要跟去,最后耍起赖来,抱着方秀宁幽香淡淡r感柔润的丰腴身子,一阵一阵的摇晃,仿佛在撒娇,干娘方秀宁一开始还坚持,最后被聂北抱住,还乱摇乱晃,被磨得心生异样,无奈惟有答应,这样聂北才松开她,而她也微微松口气,同时为自己身体反应而羞臊。

    一连几天聂北都跟随干娘和巧巧入城卖豆腐,这样一来干娘和巧巧有自己这么一个男人在身边帮忙,也就轻松了很多。

    初放纵 第052章 巧巧的嘴很柔

    聂北不记得今天是第几天卖豆腐了,站在临时搭建的简陋木棚下四处扫视,聂北觉得今天的人依然不少,马车轿子也不少,少妇少女都出门,可把聂北的眼睛看爽了,心想,新年的气氛还是没过去啊!

    “聂哥哥,你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宋巧巧俏生生的站在聂北侧后,扯了扯聂北的衣角,温柔柔的声音让人心里暖绵绵的。

    聂北啊一声回过神来,胡扯道,“我想看巧巧你,可我怕娘知道,所以只好看街上的行人咯!”

    宋巧巧哪知道她心爱的聂哥哥原本只是在看街上的少妇少女们呢!被聂北这么一说,她心里甜丝丝的,却又羞赧无限,低着头羞答答的道,“聂哥哥……你、你别这样说!”

    “为什么不能说,我就是想看巧巧你嘛!”

    聂北的脸皮已经够厚了。

    宋巧巧的脸蛋更是红润了,“怪羞人的!”

    “再羞人的事我们都做过,还怕这些?”

    “你……我、我不跟你说了,我帮娘去!”

    宋巧巧羞红着脸就要走回不远处正在c劳买卖豆腐的干娘身边,却被聂北一把拉住,宋巧巧促不及防之吓身子不稳,倒入聂北的怀里,娇柔的身子紧紧的贴着聂北,一阵处女芳香传来,聂北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昨晚强势压下去的欲望呼的一声爆了出来,最能体现的就是那东西猛然抬头,硬邦邦的顶在宋巧巧的小腹处。

    宋巧巧自然是清楚的感受到了聂北的‘崛起’部位,但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是嗫嚅道,“聂北哥哥,你先放开我!”

    在大街上,人来人往,四处是眼睛,而正在忙的干娘方秀宁又只在几步之遥,聂北自然不敢多做出格之事,闻言也就松开了宋巧巧。

    宋巧巧红着脸蛋儿,带点不解,“聂哥哥,刚才你身上怎么有个硬邦邦的东西?”

    聂北本来欲望爆发也忍得难受,被宋巧巧这么一问更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下面,更是无法忍受,再看宋巧巧一副羞赧红润的脸蛋儿,明亮的眼睛纯洁清明,娇俏的身子阵阵清香,聂北开始忍受不住了。

    聂北看了看周围,只见身下正是一个木围障,和街道相隔,也就一米左右高,而身后身侧周围又堆放了不少杂物,还有干娘方秀宁载豆腐入城的那辆推车和箩箩筐筐的,算是把聂北围在一起了,相信蹲下来的话周围的人都会看不到自己的……想到这里,聂北内心一阵邪恶的想法冒了出来。

    宋巧巧一副不明世事的模样,配合着一副娃娃脸,让聂北觉得自己有点邪恶,可他都不管了,拉着宋巧巧的手小声在她耳边嘀咕道,“我的好巧巧,你还记得在家里厨房那里我和你说的吗,下面这硬邦邦的东西让你聂哥哥我很难受,聂哥哥需要你帮忙!”

    宋巧巧想起在厨房里两人的事情,顿时羞得玉面欲滴血,但也记起了她聂哥哥难受的原由,现在再一次听到那鬼东西让自己的聂哥哥难受,她也不多想,望了一眼她的聂哥哥,见聂北一脸蠢蠢欲动的表情,她还以为是聂哥哥不堪忍受痛苦,忙轻声嗯道,“聂哥哥,我帮你,还是像以前哪样子弄死它让它吐白沫吗?”

    “对对对!”

    有了第一次,也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第二次见到聂北那丑陋的东西,张牙舞爪的,宋巧巧觉得它实在讨厌,总是让自己聂哥哥难受,要不是聂哥哥说这东西割不得打不得,还得好好招呼的话她恨不得一刀把它切了。

    宋巧巧蹲在地上,别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只能看到聂北站直身,双手扶栏望街而已。谁有能知道底下正是火热呢?就连几步之远的方秀宁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正在帮自己的干儿子灭火。

    “这坏东西!”

    “噢……”

    聂北痛呼一声,“宝贝巧巧,你别打它,你打它痛的是我不是它!”

    “谁叫它让我聂哥哥难受,我讨厌它!”

    宋巧巧有了经验,也不用聂北多说,自个儿就轻轻的套弄着。

    “以后你会喜欢它的!”

    聂北邪恶的说道,身体却在感受着被宋巧套弄着的快感和刺激。

    “我才不会喜欢这么丑陋的东西!”

    聂北嘿嘿一笑,却也不多说,宋巧巧一只手套弄着,累了再换另一只手,小弟弟被宋巧巧温润的小手掌握着套弄,聂北刺激得一阵阵颤栗,小声道,“巧巧,再快点!”

    “喔!”

    宋巧巧红着脸蛋儿加快了速度。

    聂北别提有多消魂,特别是看到周围人来人往的,车水马龙,而干娘方秀宁更是就在身边不远处,这份偷偷摸摸的刺激感更是让聂北浑身激奋,所谓无酒也醉三分就是这个理。

    宋巧巧蹲在地上,昂起头来小声不解的问道,“聂哥哥,好了吗,怎么它还是这么硬邦邦的,怪吓人的!你还难受吗?”

    聂北看着宋巧巧近在眼前一张一合的小嘴,忽然想到了更消魂的可能,聂北做贼心虚的望了一眼干娘那边,见今天客人不少,她正忙得不可开交,一时间无法顾及这边,心里更是一宽,邪恶的对宋巧巧道,“巧巧,今天它很厉害,你的手也累了吧?”

    宋巧巧轻轻的恩了一声,想到这是让心爱的聂哥哥不难受,她心里充满了甜蜜,再苦再累她也能忍受,只是这……太过羞人了些。宋巧巧虽然很多男女之事不懂,但一些礼仪她还是懂的,所以她感到了羞臊。

    “有嘴含住它好吗巧巧?”

    “聂哥哥……为什么含它,我?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