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11 部分

第 11 部分

    恍├褚撬故嵌模运械搅诵唠?br /

    “有嘴含住它好吗巧巧?”

    “聂哥哥……为什么含它,我不敢!”

    “你再不含聂哥哥就会死啦!”

    聂北已经是欲火焚身,一脸泛红,眸子已经开始微微发赤,这一特征是聂北欲望极度强烈的表现。

    “啊……我含我含!”

    没有什么比聂哥哥重要,即使这东西看着就恶心,别说含它,可一听聂北说他会死,宋巧便不管那么多,张开樱嘴红唇,闭着眼睛仿佛赴刑场一般勉强含住聂北的庞然大物。

    初放纵 第053章 初见准岳母梅艳

    一阵温润滑柔的感觉从传来,聂北浑身一个激灵,直罗嗦,那份舒爽无法描述。

    “聂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还很难受?”

    宋巧搂抱着聂北双脚,动作微微停顿,昂起头望着聂北,宋巧巧羞涩又关怀的表情让聂北有一种欺骗的负罪感,但不多时又被欲望所取代,“不是很难受了,你继续,很快就好了。”

    宋巧巧口舌很生涩,只会乱动乱套乱舔,但那份清涩却又是如此动人,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在古代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不少,可宋巧巧和她娘为一口饭几口粥而c劳,对这方面事情了解实在少得可怜,就连男女有别别在何处她也搞不清楚,可这不妨碍她为她心爱的聂哥哥而勇敢。

    聂北在宋巧巧生涩的口舌下阵阵快感快速的积累,大有一股脑爆发的冲动,那份消魂和快感让聂北有种按倒身下这可人儿狠狠正法一顿的冲动。

    “北儿,你过来一下!”

    这时候干娘方秀宁一声温柔恬静的声音传来,却让偷偷摸摸的一男一女浑身一颤,宋巧巧也就罢了,聂北却不一样,被方秀宁转身望来的凤眸一瞥,聂北犹如偷情被抓一般,浑身颤抖,庞然大物一阵跳动,一股股浓白y体涌s而出,还未反应过来的宋巧巧被聂北s到了喉咙里去,直往肚子里灌,呛得她满脸潮红,几欲咳嗽,好在她还知道忍住,慌慌忙忙的在底下帮聂北弄好衣服,涩涩的望了一眼聂北,待听到聂北不着痕迹的轻说一句‘我不难受了’她才放心。

    聂北若无其事的走向干娘方秀宁,心虚的问道,“娘找孩儿有什么事?”

    “快过来见过梅艳阿姨!”

    方秀宁拉过聂北,她手里传来的温润感让聂北心生旖念。

    “来,这位就是梅艳阿姨!”

    方秀宁给聂北介绍站在面前的一位妇人。

    “小子聂北见过美丽的梅艳姐姐!”

    聂北十分厚颜无耻的拍着马p。

    面前这妇人明显三十有七八了,而且气色欠佳,虽然天生丽质,但总是让人觉得她欠缺些动人气质,多了一些c劳的痕迹。妇人当然不能和干娘方秀宁的容貌相比,这点一眼便能看出,但妇人天生丽质,虽然c劳的生活磨掉了她很多美丽因子,却磨不去她那妖冶的身姿,甚比干娘方秀宁的身姿婀娜,丰腴却不肥胖,女人味十足,风韵犹存,略高的身体前凸后突,麻素衣服包囊不住她发自骨子里的媚态,特别是她那双勾魂的眸子,总是不经意间荡出一抹水意,柔柔荡荡的,配合她胸前那对高圆挺耸的茹房,不算太出众的容貌却表现出万种风情千种韵味的诱惑媚态。这是个天生媚骨的女人,这是聂北下的定义。

    “姐姐?咯咯……”

    梅艳一楞,继而掩嘴咯咯直笑,笑时那微眯而起的眼帘弧线犹如一弯月牙儿,十分好看。

    方秀宁听聂北不上边的话,微微一楞,继而也是轻轻莞尔,笑骂道,“北儿不得无礼,梅艳妹子和娘我同辈,你应该叫阿姨!”

    “可是梅艳阿姨和娘你都这么年轻,那么漂亮,看上去比巧巧大那么一点点而已,我不叫姐姐叫阿姨的话总觉得怪怪的。”

    聂北的马p已经是炉火纯青了。

    梅艳笑得更欢了,可谓花姿乱颤,那对动人的茹房随着她咯咯而笑的笑声上下颤动,可谓惊心动魄摇曳欲坠。

    方秀宁也是轻声而笑,嗔怪的白了一眼聂北,把聂北赶走开去,继而对梅艳歉意道,“我家北儿天性随和,出言不逊,失礼之处让您见笑了。”

    梅艳望了一眼聂北微微走远些的聂北,收住笑意,无所谓的道,“天性不羁,也算个风流人物,只是口甜舌滑了些儿!”

    还有一句她没说:风貌打扮也怪异了些,那头发……她没把这句说出来是因为聂北怎么都是和她交好的方秀宁的儿子,这份面子就是她行事作风爽脆的人也知不可太过。当然,她没把聂北说得太差是因为聂北的马p拍得不错,让她内心爽快,心有好感和感官差距相冲和,也就给聂北一个不算好不算坏的评价。

    方秀宁知道梅艳现在虽然落魄,但她亦是个知书达礼的女人,嫁了个穷苦秀才,而秀才又浑身顽疾,时好时坏,不死不活,把好端端的一个家磨得七零八落苦涩难支,单靠她一个人支撑整个四口之家,也实在难为她了。见她对自己干儿子这么一份不算高的评价,方秀宁暗道一声糟糕,同时暗怪聂北这儿子不懂事,正想让他过来让梅艳看看,只要她看得过去了,那接下来自己才好提出说亲一事。却不想……这口甜舌滑的小子,在家哄哄闹闹也就算了,一家人和和乐乐,出门怎能如此孟浪?方秀宁心里狠狠的嗔怪着聂北。

    梅艳自然不知道方秀宁现在是为聂北在打她女儿何花的主意,只是问道,“他就是你口中的干儿子聂北?”

    方秀宁回过神来,轻声道,“没错,他在家里可不是这样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就口花花了,可能是我纵惯他了,想必他也是一时失礼,妹子千万别太介意。”

    “只是口甜舌滑些儿,那头发也……其他倒也出众,样貌英俊不凡,气质飘逸不羁,倒是个翩翩佳子,宁姐姐可谓捡到宝了,早上二十年的话我会看上他的,咯咯……”

    梅艳看上去行事做风颇有豪爽之意,但再怎么豪爽的人也会被苦闷的生活磨得消沉郁闷,今天要不是被聂北夸得舒泰她也不会有如此欢愉的欢笑,回想起来自己都有好几年没笑过了,想到这里她心不由得一叹。

    方秀宁知道梅艳的为人,对她‘口无遮掩’的话语倒也没洪水猛兽之感,只是有点不适应,错开道,“我家北儿现时还未说媒相亲,我这个做娘的还是蛮急的。”

    梅艳若有所思的沉默着。方秀宁接着道,“花儿今年刚刚待字闺中吧?”

    梅艳此时哪还听不出方秀宁话里的意思,沉吟道,“花儿今年十五,正是待嫁之年!”

    “不知我家北儿可入得你法眼?”

    方秀宁和梅艳看上去颇为交好,要不然在如此环境如此场合中说媒,不怕对方拂袖而去才见鬼了。

    初放纵 第054章 黄家母女

    宋巧巧被聂北y荡的笑容弄得羞赧不已,扭捏着衣角背过身去,欲走不舍的样子,“聂哥哥……你、你欺负我,我、我不理你了。”

    聂北还想逗弄几下可人的巧巧时,街道上忽然一阵s乱,行人纷纷闪躲回边,惟恐闪躲不及。

    聂北和宋巧巧两人极目望去,却见一白衣男子骑在雪白的大马上,悠然翩翩,端的是人俊马靓,正是所谓四大才子中最小的黄威,自然是人俊马靓了,他身后跟随两顶锦色轿子,而周围便护着一群家丁打扮的人,个个都是一副森严的脸,看这架势,怎么都让人害怕,也怪不得行人都闪躲。

    黄威经过豆腐档的时候发现了聂北,他望着聂北时有着瞬间的诧异,最后平静的对着聂北微笑点头示意,聂北对这黄威的印象还算不错,虽然两人认识以来一句话都没交谈过,但不妨碍彼此都存在一丝好感,见他对自己点头微笑,聂北自然不好黑着脸,也是还以一笑。

    周围人群忽然‘啊’的一声惊叫,而这时候杀机顿起,周围的人群中忽然杀出一拔黑衣人来,十多个,个个都是一布蒙面,手中都紧握利刃,目露凶光,聂北一眼望去,总觉得这黑衣人有些地方不对路,可一时间又看不出到底哪里不对路。

    这些黑衣人并不停顿,自一现身便向黄威的人杀去,围而出利刃,刀光闪闪剑影如虹,促不及防之下,黄威的几个家丁被刺死在刀下,血溅三步,但黑衣人的目标似乎不止如此,而是轿子里的人。

    黄威反应过来却是一惊,却还算镇定,只见他飞快的拔出腰间的配剑,返身向黑衣人杀去,别看黄威人小,又文弱弱的,却有两下子,两个黑衣人便是小看了他被他两剑挑伤手腕,痛得惨叫,连连倒退。

    黄威固然有两下子,但他那些家丁却不是个个都有两下子,大多数‘仗势欺民’倒是可以,但到真刀真枪玩过的时候他们却手忙脚乱了,根本不是黑衣人的对手,好几个被黑衣人砍翻在地,血淌一地,不知死活,单独一个黄威自然挽救不了整个局面,一时间守护的和围攻的打得不可开交,刀剑声惨叫声传便整条街,胆小的民众纷纷夺路而逃,恨不得老妈没多生他几条腿,胆子大些的就走得远远的驻足而观。

    黄威仗着有两下子杀入包围圈里,死死护住两顶轿子,这见他刺倒一个黑衣人后大呼道,“快护夫人和小姐冲出去,到温家便安全了。”

    剩下不多的家丁这时候似乎才明白目的所在,扛着两顶轿子直冲,却冲不出几步,扛轿子的家丁无一例外不被砍到在地。两顶轿子失去平衡侧倒在地,只听见两声娇呼。

    “娘,姐姐……”

    黄威心大急,一个分心,被背后一个黑衣人一剑划下,背部生生受了一剑,黄威一声惨叫,一个踉跄趔趄,倒了下去。几个幸存的家丁见此,急叫一声:“少爷……”

    此时两顶轿子中爬出两个一大一小的女人,正见黄威挨刀倒地,先后一声悲呼。“威儿……弟弟……”

    看见轿子里钻出来的两个女人,黑衣人似乎有点迟疑,其中一个竟然出声问道,“姐姐,搞错了,是两个女的,怎么办?”

    其中一个黑衣人似乎是个头目,别的黑衣人是黑面巾蒙面,她却是用张白面巾,端的是抢眼,而她的眼神十分凌厉,狠声道,“反正是知县府的人就是了,黄尚可这狗官该死,他的家人也好不到哪去,杀了。”

    整件事看似漫长,实是短暂,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局面便到了如此地步。

    听到她们出声,这时候聂北才发现这些黑衣人怪在什么地方,原来怪在她们竟然是女人,黑衣人在聂北的潜意识里都是三大五粗的男人才对,现在都是娘们,不怪才怪了。

    可怪归怪,聂北自从被单丽华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时才知道,古代原来是有武功这种东西存在的,那次要不是自己懂得女人的‘弱点’加以一些无耻……呃,是加以一些巧妙的手段,那次自己别说占有单丽华的身子,或许那次自己被她切jj都极有可能。

    再看这群黑衣包囊住的娘们,个个都是母老虎,不见得好欺负,三两个也就算了,十多个聚在一起想杀人,聂北可不觉得这时候是逞英雄的时候,到时候英雄不成却成了英烈那就遗笑街坊了,还是小命要紧。

    可待聂北看到轿子里出来的两个女人此时又急有惊惶惶待救的模样,竟然长得花容月貌时,聂北内心又有另一种声音了:此时不出手何时出手,如此美女怎能眼睁睁看她们玉碎香消?此时可以说聂北是无耻却又色胆包天的。

    三五这样的黑衣娘们我或许还能勉强敌个平手,十多个嘛……敌个p!聂北想救人,又怕死,真是又想做英雄又怕丢了命,矛盾!

    聂北迟疑间,黑衣人已经跃到了两个女人的跟前,眼冷冷神冰冰,举剑便欲刺死她们,倒也可见这群女人的心有多冷。

    但黑衣人似乎想不到两个娇滴滴的美女竟然不怕死,还拔下发簪发狠的向自己这些人出手,嘴里还喊道:“还我儿(弟弟)的命来!我跟你们拼了!”

    聂北心里忽然冒出一句:两个恨意攻心发飙的蠢女人。

    这时候聂北飞速的蹿出豆腐档,惹得身边身后的巧巧和干娘方秀宁一声娇呼:“聂哥哥……北儿……”

    “女侠们住手,别让狗官的家属死得那么爽快!”

    这是聂北蹿出去时灵机一动的话。

    聂北忽然的出现,果然让黑衣人手中欲刺出去的武器停了下来,带着警惕盯紧忽然出现的聂北,聂北或许不觉得有什么,但在她们这些习武的人眼里,聂北现身的速度绝对是变态的,起码她们不知道聂北是怎么来到跟前的,所以她们谨慎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别妨碍我们做事。”

    带头的黑衣人看上去最为高挑,蒙面巾上露出的一双眸子也是最冷的,和白色的面巾相衬之下便是冷艳。

    “我是黄尚可黄狗官的仇人!”

    聂北平静的道。

    “我不准你骂我爹!”

    小美女看上去十四岁到,一身明黄色绸罗锦衣,亭亭玉立,只是有点飞机场,好在她气质高贵而娇艳,端的是美人坯子,而发髻散乱,玉容却是煞气十足,怒瞪聂北,狠不得生吃聂北一般。

    聂北瞥了她几眼,戏做足道:“我何止骂他,我还想生吃其r活吞其骨,欺压良民百姓,盘剥四下乡邻,巧取豪夺八方,鱼r他人活其自己,搞得上官县人人生怨,家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民不聊生,好不凄惨,我家本是美满家庭,就是因为你爹我才成了个孤儿,我不骂他骂谁?”

    “你胡说,我爹才不是你说的那样,我爹是大好人,你们都是坏人!”

    黄衣少女怒声争辩。

    聂北在想:黄尚可是知县,而他的家人在大街上被人刺杀,那么消息一定很快传出去,那些平时松散惯懒的衙役想必此时和火烧p股一般急着往这边赶来,自己只要拖延一些时间便能救下她们了。是以聂北胡扯道,“我怎么坏了?我只是冤有头债有主找你们黄家报仇而已,怎么坏也坏不过你爹!”

    初放纵 第055章 我是不是男人你今晚不妨试试

    “好!”

    聂北怎么都想不到远在周围观看的百姓竟然大声附和自己,一时间有点楞,倒想不到这些黑衣人原来找黄家的麻烦也是有原因的,看来这黄尚可的p股不见得有多干净,肚皮底下也不知道藏了多少民脂民膏,甚至平民的血与泪,就算是周围的民众有‘仇富’心态才喊好,但想来黄尚可平时也是不怎么得民心的。

    最是尴尬的自然是和聂北大眼小眼相对的绝美少女了,只见她面对周围淳朴民众的心声时哑口无言,一张毫无瑕疵犹如精美水晶的脸蛋儿一会白一会红,羞愤又无奈的表情变成愤恨,全部都投到了聂北身上来,在她单纯的想来,要不是聂北忽然的闪出,自己或许立即就死,但也侮辱不到自己的父亲。

    “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平时一个父母官到底做了多少善事多少坏事,群众心里都有个数,不说不代表不知道,存心为民的,民众一心爱戴,实在的利民无须多言,一眼便能看出,老百姓或许读书不多,可他们心中自有善坏好恶评分的标准,欺骗一个可以,欺骗全部很难,刚才一声‘好’已经喊出了很多东西,我不需再提。”

    聂北幽幽的说道。

    白面巾女子冰冷冷的眸子此时看向聂北难得带点温度。

    而黄衣少女的眸子看向聂北时只有恼怒,她不许别人侮辱她父亲,在她眼里她父亲永远是最好的,她怒急道,“你、你血口喷人,小心衙门里来人抓你个坏蛋!”

    “抓我?现在你自身难保了。”

    聂北嘿嘿直笑,盯着她那不算平但也不算高耸的胸脯和那娇滴滴的脸蛋儿,色狼模样尽露无遗。

    “娘,你和他们说,爹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娘!”

    黄衣少女嘴上功夫太差,才想起自己身边还有‘依仗’,忙搬出她娘来。

    黄衣少女的母亲也就是黄威的母亲,更是上官县第一把手黄尚可的妻子,一眼看去谁也看不出这女人竟然是身边那少女的母亲,反而像个出嫁不久的少妇,也就二十多些而已,但她已经三十出头了,只见她姿容典雅高贵,荣辱不惊,只是看见自己的儿子倒在血泊里不知死活,一时惊慌失措花容惨白,女儿忽然‘求援’她却是无动于衷,她作为个妻子,自然是以夫为天,一切以丈夫为中心,站在丈夫一边,可是她知道,这年轻人说的可能有点偏颇过激,可也不是没道理,自己的丈夫所作所为还真亏对百姓。

    黄夫人没理会周围的人,只是痴痴蹲在她儿子黄威的身边,望着奄奄一息的儿子,她满眼泪水。

    黄衣少女此时也不再理会这些言语上的得失了,也随她母亲蹲在黄威跟前,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满脸焦虑。

    而此时黑衣蒙面人似乎也反应过来了,她们的带头人白面巾女子寒声道,“既然你和黄家有所瓜葛,那好,带上她们,我们一起离开,官府的人很快就会赶到了,再不走便麻烦了。”

    “这……”

    “你婆婆妈妈的还是不是个男人?要不然在这里一刀了断了她们省事,谁想带上她们多此一举?”

    白面巾女子似乎脾气不大好,对着聂北也是吼的。

    “我是不是男人你今晚不妨试一下,包你知道结果。”

    聂北望着白面巾女子黑衣包囊下依然显露出诸多女性特征的身材,暗想这妞不但脾气很火,身材也够火。

    白面巾女子双眼一冷,寒涩涩的道,“你张臭嘴给我放干净点,要不然我叫你永远说不出话来。”

    “姐姐何必发火呢,小弟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大可把它当个p给放了。”

    聂北笑的道。

    “我可不是和你开玩笑!”

    白面巾女子话语中寒意更盛。

    聂北又接着说道,“开个玩笑而已,何必这么较真呢,偶尔开开玩笑逗逗乐耍耍宝调调情才有意思嘛,

    娶我妈妈吧帖吧

    人生怎么可以永远这么严肃呢,那可不是很无趣?”

    “你再罗嗦我就割了你舌头。”

    白面巾女子忽然一步跨来,不算近的距离竟然在她一步间忽然拉近了,仿佛就站在聂北跟前一般,神情凛冽的盯着聂北,个子低聂北一个头,气势却压聂北一截。

    聂北表面平静如水,内心却是再一次震撼当场,时隔多天,除了单丽华让自己感到不敌之外,再一次有这种感觉,聂北忽然觉得,或许在古代,自己就是想为所欲为也不见得那么顺心,起码想打赢眼前这火爆脾气的蒙面女人就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情,或许她想打败自己倒是容易得很。

    聂北虽然内心震撼,但嘴上却不输怯,依然带着淡淡的戏谑调笑之意,“姑娘难道觉得刚才的距离不够亲近所以才忽然迫不及待的靠近在下我?”

    “登徒子找死……”

    眼看白面巾女子就要暴怒,聂北忙道,“等,等!”

    “你还有什么话说?”

    白面巾女子眼神真的很冷,一种冷到骨子里已经发自本能的冷。

    “其实我和你不是敌人,是朋友。”

    聂北厚着脸皮带着笑,怎么看就怎么像个泼皮无赖。

    白面巾女子也算看清楚了,眼前这家伙就是个无耻无赖的泼皮,跟他多话就是多废口舌,净浪费功夫,要不是对他的身手有所顾忌的话早就出手宰了他再算,眼看官府的爪牙就快赶到了,再不走就很难脱身了,于是都懒得管聂北,而是对手下命令道,“带上两个女的,我们撤!”

    黑衣蒙面人来得快,要撤也是不慢,风雷厉行,端的是手脚麻利,想来干绑票的事做了不少,这是聂北心里想的。

    “喂,等等,等等我!”

    聂北也不慢,事实上自从蛇血入体之后,聂北就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体制变化,最明显的自然是特别的强烈,再有当然就是身体的气与力的改变,玄幻得很,聂北也说不清,但他知道,自己的速度惊人的变态,就这一点让聂北满意了。

    初放纵 第056章 姐姐是女人

    黑衣人虚步疾走,自然是快不可言,可当她们发现聂北竟然‘走’快过自己时,她们一阵见鬼的表情,个个都目瞪口呆。

    “你跟上来干什么?”

    白面巾女子寒声问道。此时她们早已经奔出了闹市,现在正在y森无人的街道上穿梭,见聂北追上来才停下来质问。

    “我和黄家有仇,抓到黄家的家眷怎能少我那份呢,姐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谁是你姐姐,少跟我扯皮,小心我杀了你。”

    “姐姐嫉恶如仇、除j惩霸、替天行道、为民请命、替民讨情,劫富济贫、肃办贪官……”

    聂北滔滔不绝的一大堆恭维的话放出,聂北还不觉得什么,被恭维的白面巾女子却有种脸红的征兆,狠瞪一眼聂北,打断道,“够了,我知道了,你就是个马p精。”

    聂北正色道,“姐姐说错了,我说的都是事实,而事实上姐姐就是个女侠,行侠仗义纵是男子也颇有不及,小弟佩服得五体投地。”

    白面巾女子想气又想笑,端的是忍着难受闷着憋劲,而她身边那些手下却没她那么份忍耐力,都轻轻掩上了嘴,隔着面巾吃吃闷笑。

    白面巾女子被周围的人笑得有点了恼羞成怒了,聂北从她眸子中的冷意中感觉到了危险,暗叫一声糟糕,自己可打不过她的,聂北大呼不妙时白面巾女子环扫一眼,她那些手下个个都和秋天的蝉一样,哑了!转而她回过头来,冷冷的盯着聂北,轻启优美的嘴唇,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们的事你最好别c手,要不然……哼,真的让你五体投地!”

    “我知道姐姐是什么人!”

    聂北很肯定的道。

    “你知道?”

    女子们的神情仿佛波澜无惊,似乎别人知道她们的身份也不足为惧,蒙面只是不想太过暴露样貌而已。

    “姐姐是女人!”

    “……咯咯……”

    一阵沉默之后是一阵娇笑,就连冷到骨髓里去的白面巾女子也是轻轻露出笑意。而两个被抓却十分安静的大小美女也忍不住想笑,可她们实在笑不出来。

    黑衣女子们娇笑之后便是一种被戏弄的恼怒,白面巾女子更是闷声出剑一剑向聂北刺来,端的是狠辣异常,冷血!

    聂北吓一大跳,身体蹦得老高,堪堪躲过这致命的一刺,心有余悸的问道,“我和姐姐无怨无仇,姐姐就这么狠心要致我于死地?”

    白面巾女子冷哼一声,“哼,谁叫你罗里罗嗦吵死人,烦了我别说杀你,我还剁你喂狗。”

    “姐姐见了我这么久,难道没发现我玉树临风英俊非凡气质不俗?好歹也算个俊郎君,你怎么狠心下得了手?”

    “……”

    “扑哧……哈哈……”

    这次不单白面巾女子无法忍受聂北的自恋憋不住发笑,就是黄夫人和她女儿这两个被抓之人也是一脸的嗤笑,少女更是在心里大骂聂北不要脸,无耻下流加不要脸,真是无敌于天下。

    她们自然不否认聂北容貌英俊不凡,可聂北自恋的掏出来晒就让她们无法忍受了。

    聂北被一群女人笑得脸部发热,好在他脸皮够厚,被笑崩泰山他也能不动声色,还跟着淡淡而笑,还不忘加上一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大家公认的你们不会想成为公敌吧?”

    众女人也算见过脸皮厚的,却实在少见厚到聂北这种程度的,顿时无语,只有闷笑。

    白面巾女子好不容易才收住笑容,眼神不但没先前那么冷,甚至还有点笑意,“好了,你英俊不凡,我们也知道了,你追上来多半也就是想对我们说这些而已,现在我们知道你英俊不凡了,我们也该走了,你还觉得知道你英俊的人不多的话可以和周围的百姓说说。”

    “喂,你们走可以,但好歹也把我的仇人给我留下,我要报仇。”

    聂北瞪鼻子上眼,端的是有板有眼,说得像就那么一个事儿一般。其实聂北说那么多无非就为这个而已,曲线迂回嘛。

    “我凭什么把人交给你!”

    白面巾女子戏谑道。

    “凭旧仇不共戴天,我要亲自手刃不共戴天的仇人!”

    “就凭这个?”

    白面巾女子本来觉得黄尚可的妻子和女儿死活都不要紧的,先前在街道上因轿子里不是黄尚可而气愤要杀了她们两个不过是一时气话,而事实她们一般都是怨有头债有主的,绝不会迫害旁属,但现在见聂北一脸色色又欲杀之而后快的模样,她们也不敢轻易把人交给聂北了,把她们带回教坛或许有用。

    聂北‘怒’道,“那你们有凭是带走我们共同的仇人,我没份?”

    白面巾女子被聂北噎得无言以对,却恼羞成怒,“我有本事就从我们手里抢人,打赢我们人你带走,我们绝无他词,但要我们白手交人,绝无可能!”

    “你这是蛮不讲理!”

    “我就是蛮不讲理,你能把我怎么样!”

    白面巾女子见聂北一脸气憋,顿时神清气爽,还露出了迷人微笑,只是面巾遮掩之下别人看不到而已。

    而这时候冷清的街道不远处传来阵阵脚步声,黑衣人神情一凛,也顾不得和聂北计较,几个黑衣人‘拎’着黄夫人和少女跟随白面巾女子在冷清的街道破巷里穿梭奔走,聂北自然是寸步跟随,黑衣人此时也奈何不了聂北,只能随他。

    初放纵 第057章 马p精

    七拐八弯的走了好几分钟,聂北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时,黑衣人忽然窜进一间民房,但不算破旧,只能说是规规矩距,和城内大多数的房屋差不多,围墙、院子、大厅、阁房,平凡中亦有不平凡,平凡是因为和别处无二致,不平凡是因为黑衣人进来的时候屋里还有几个人,看样子也是黑衣一伙的,而且都是女人,一身劲装打扮,但没蒙面,一个个眉清目秀亭亭玉立,或许算不上绝色惊人,好歹也长得不赖,看着养眼,舒服!

    这些女人也都是唯白面巾女子是命,齐齐恭敬点头示意,这样看来白面巾女子可不是那么简单了。

    而聂北这么一个大男人出现在这么一群女人堆里,显然很扎眼,几个未蒙面女子很奇怪白面巾女子为什么带这么一个傻傻呆呆、似乎还要‘流口水’的男人回来,却也顾忌规矩不敢多问,只是恼怒这家伙眼神太放肆而已。

    欣赏女人欣赏到流口水也算是色中饿鬼了,但聂北不是这么想的,他在想,这些未蒙面的女子清丽秀气,端的是不错,但还不足以让自己动心,倒是白面巾女子……她手下的样貌个个都长得不错,那她的样貌到底怎么样呢?这是聂北心里瘙痒不已的原因,总想看看白面巾女子到底长得怎么样。

    “各位姐姐妹妹好,小弟聂北,聂是聂北的聂,北是聂北的北,请各位姐姐妹妹以后多多关照!”

    聂北拱手漆腰装姿作势,自来热的四下招呼问好。

    认为聂北英俊的不奇怪,他面貌本是英俊帅气,但整体上看来,他的英俊被他的‘怪异’装束掩盖了,人第一眼的印象不是他英俊,而是他怪异,说他是和尚嘛,他多少有点头发,说他不是嘛,他和古人长发高束实在相去甚远,又和个和尚差不多,又嬉皮笑脸的,怪异也就不经意的显露出来,但好在聂北的气质尚可,放荡不羁的表面下是相差几百年的见识底蕴在支持,所以他放荡不羁却卓尔不凡。说话怪异却又显得亲切笑逗,众女子或许对男人不怎么感冒,甚至还讨厌,但对聂北却出奇的没生出厌恶表情,有的还忍不住露出几许微笑。

    白面巾女子依然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冷冷的瞥了一眼聂北,铮的一声拔出寒光闪闪的利剑,又铮的一声c回剑鞘,盯着聂北警告道,“小子,你跟了这么久,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秘密,不想死的话就适可而止就此退去,再在我们身边像只苍蝇一样飞来飞去烦人的话,那就别怪我事先没警告你。”

    “姐姐其实说错了!”

    白面巾女子杏眼一冷,紧了紧手中的剑,静待聂北的下文,要是聂北依然在胡缠烂扯的话她就是违背原则也‘滥杀无辜’一次把他给剁了。

    “小弟如此英俊,苍蝇那么丑陋,怎么都不会像它,再说了,苍蝇往往都是绕着丑陋恶臭的东西飞,而姐姐芳香阵阵美丽动人,仿佛天仙一般的姿容,绕着姐姐飞的应该是蝴蝶才对。”

    众女子无不愕然,她们见过马p精,也见过男人,但像聂北这样不脸红不害羞不惭愧不知死活的拍马p的倒是第一见到,而这样的男人往往很快就会死在冰护法剑下,但事实上聂北却活到了现在,也算是个奇迹。

    “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割了你舌头。”

    白面巾双眼冷冷的,周围女子都忍不住露出丝许好笑的表情,她却是一脸冰寒,犹如千年的寒冰,冻入骨髓。

    又是这么一句?没点新意,也没多少吓唬力,聂北在心里嘀咕着,脸上却是无比认真,“小弟我哪有胡说八道,我什么事都做,就是不做坏事,我什么话都说,就是不说谎话,我什么人都骗,但绝对不敢骗美若天仙的姐姐你。”

    谁被聂北赞美都会受不了,脸皮再厚也忍不住发热泛红,事实上白面巾女子已经脸热泛红了,只是被白面巾遮挡住了,谁也看不到。

    谁都喜欢被人认可被人赞美,白面巾女子也不例外,但白面巾女子还是不习惯聂北这么‘赤ll’马p式的赞美,怎听就怎么别扭怎么不舒服,但她又不好发作,憋得难受,只是狠狠的瞪一眼聂北以示警告。

    聂北似乎没看到‘杀人’的目光,依然自顾自的说道,“姐姐应该多笑笑,想必姐姐笑起来一定是百花齐放桃花三月般迷人,犹如十五的月亮明媚温暖,春回大地般舒心可人。”

    聂北又道,“要是再把杀气消消就更好了,或许把杀气投s到别处不投到我身上来,顺便把瞪我的眼睛改为含情默默样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白面巾女子好一会儿才把心中杂乱的情绪平服,恢复了冷冷的表情,“我说过,你再胡说八道我就……”

    聂北打断她的话道,“姐姐又错了,我也说过,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没有胡说八道。”

    “够了,我不想听你胡言乱语,你快给我滚。”

    白面巾女子现在有点怕聂北了,准确点说是怕聂北出声赞美。

    “各位姐姐你们来说说,我是不是在胡言乱语?”

    聂北y险的问道。

    对于聂北的y险的问话,各个黑衣女子都有所警惕,承认聂北是在胡言乱语那岂不是否认了聂北赞美上司的话?也就是说自己认为上司不美,这样的话……她们才不会这么傻出声说聂北是在胡言乱语呢!

    “呐呐呐,姐姐你看,都默认了,都认为你是貌若天仙的,也证明我没胡说八道。”

    “……”

    众多黑衣女子此时真的想一把掐死聂北在这里,起码也要掐得他说不出话来,这y险的家伙竟然绑架了自己的内心意思,但自己又不能辩驳,实在可恶。

    白面巾女子此时脸色y晴不定,有种再也忍不住要暴走的冲动,而此时被抓的黄衣少女嘲骂聂北道,“马p精,无耻下流不要脸。”

    聂北瞥了一眼她,不接她的嘴。

    白面巾女子都懒得和聂北多话了,铮的一声拔出利剑,直指聂北,两人的距离不足三五米,在这段距离上她有信心不让聂北逃掉。“我再问一句,你走还是不走。”

    “我走!”

    “那就快给我滚出去,晚了我改变主意你后悔都来不及。”

    “我走,但跟你们走。”

    “你……”

    初放纵 第058章 为了美女是可以冒任何危险的

    “姐姐别激动,听我解释,我一家几口,安安乐乐在上官县生活,男耕女织,或许不算富裕,但也是甜蜜温馨,可就是因为黄尚可贪婪无德,处处盘剥,家境每下,一日不如一日,但这样还不算,黄尚可还带人上门强占我家良田屋宅,活活死我父母,还夺走我妹妹,把她卖去青楼妓院,为保清白悬梁自尽,而我忍辱存活,做牛做马活到至今,为的是什么?就是想亲自手刃黄尚可这狗官,现在仇人家眷在眼前,难道姐姐连我这个心愿都不肯让我了了吗?”

    聂北努力的挤出一滴眼泪,觉得分量还是不多,所以干脆来个悲痛欲绝的表情,当真是情真意切,新一代影帝诞生。聂北在心里差点笑出来,乃乃的,老子这回救人还真的下了本,连不知样貌姓名的‘家人’都请出场了,阵容不可谓不大。

    聂北‘凄惨’的经历让诸多女子眼睛都朦胧了,好几个还偷偷回过头去擦眼泪,弄得聂北都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心里连呼:罪过、罪过……

    “你说谎,你个混蛋,无耻的马p精,我、我……”

    这里面最是生气的自然就是黄夫人和她女儿了,黄夫人还有点克制,望向聂北的目光中怒火不多,却多些考究,不知道聂北说的是真是假。但黄衣少女却不同了,认准的事不会轻易改变,聂北的话自然是也就被人他认为是在诬蔑捏造,她想骂人,但不知道该怎么骂才解气,所以我我我的憋在那里,气得俏脸板起、杏眼怒瞪。

    她或许很委屈很可怜,但现在没多少人在意她和她母亲。

    白面巾女子的剑垂了下去,眼神也柔和了很多,语气也没之前那么生硬寒冷,反而有点温柔,“我不会把人交给你,但也不会为难你,你走吧!”

    聂北心想:老子这种苦r计都使了出来,却收不到什么显著的效果,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办,聂北眼珠子直转,不动声色的问道,“那不知道姐姐抓她们到底怎么处置呢?”

    白面巾女子平静的说道,“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定夺的,回到教中自然由教会决定。”

    “教?你们是什么人……哦,你觉得能说的便说,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你不用这样瞪我的。”

    “也不怕你们知道,我是幽幽教的人。”

    白面巾女子冷淡的道,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冷。

    “啊……”

    黄夫人一声惊呼,狠声道,“原来是你们这群邪教魔女在作祟,我们官家中人何处得罪你们,你们为什么总是三番五次的要迫害我们?”

    “哼!”

    白面巾女子冷哼一声,冷冷的走到黄夫人跟前,忽然一巴甩过去,啪的一声一巴打实,直打得黄夫人鬓发散乱,玉面一个血红色手掌印。

    “你为什么打我娘,你不可以打我娘,娘,娘你没事吧?”

    黄夫人一声不响的挨一巴掌,神色依然冷然,拭去嘴角上渗出的血丝,冷冷的盯着白面巾女子,“你杀我威儿,何不现在把我也给杀了!”

    “你放心,该杀你的时候我不会手软。”

    白面巾女子比黄夫人还要冷。

    聂北发现白面巾女子出手的时候已经阻挡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高贵典雅美丽不可方物的黄夫人硬受这一巴掌,打得聂北都有点心痛了。此时却忙说道,“姐姐打得好,但姐姐要带她们回教坛去,那我可不可以跟去?”

    “不行,我幽幽教不欢迎你们这些臭男人!”

    最后她还嘀咕一句,“教主说了,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

    聂北义愤填膺道,“难道我都不算是好男人吗?”

    “……”

    “我们走!”

    白面巾女子挥手就要走。

    “等等,我也要去,你们要是怕我天下无敌的功夫,那大不了你们绑着我好了。”

    聂北刺激她们道。

    “那就把他给我绑了!”

    白面巾女子想都不想道。

    “啊…?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