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12 部分

第 12 部分

    白面巾女子挥手就要走。

    “等等,我也要去,你们要是怕我天下无敌的功夫,那大不了你们绑着我好了。”

    聂北刺激她们道。

    “那就把他给我绑了!”

    白面巾女子想都不想道。

    “啊……你是说真的?可是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喔!”

    聂北有退意了,被这群母老虎绑了,到时候是死是活还真是个未知数。

    “可是我却没有和你开玩笑的兴趣!”

    白面巾女子转身吩咐手下道,“顺便把他的嘴也给封上,省得他罗嗦烦人。”

    “是!”

    几个黑衣女子应声而出,面对聂北的时候还露出丝丝微笑。她们面对聂北这种活宝的时候怎么都严肃不起来,就是想笑,忍都忍不住,没笑出声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聂北想跑,但其他没上前的女子都注意着他,隐隐有把他包围的趋势,聂北权衡了一下利弊,很干脆的定在那里束手就擒,事实上他想逃的话不见得逃不掉,可逃了的话那就前功尽弃了。

    很快便有黑衣女子拿来绳索,一道一道的在聂北身上绕绑着,“漂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能不能告诉我?”

    “不告诉也行,但你也不用瞪我呀,喂喂喂,勒得好痛,问你一下而已用不着这样对我吧!”

    不知名的黑衣女子瞪了一眼聂北说道,“你不出声没人当你哑巴!”

    绑实了聂北后,另一个黑衣女子拿来一团麻布,聂北头都大,忙向白面巾女子道,“姐姐,我路上不出声,绝对不出声,就不用塞麻布入嘴里了吧,那东西黑漆漆的,看上去不干净,你说那是布我还不怎么相信。”

    白面巾女子瞥了一眼聂北,冷冷轻哼一声,从黑衣女子手中接过麻布,冷冷的走到聂北跟前。

    “喂,姐姐,我以后或许还是你相公呢,就不用塞了噢……”

    聂北一声惨叫。

    “叫你胡说八道!”

    白面巾女子半点不含糊,一拳直抽到聂北肚子里去,聂北弓着身子像条煮熟的虾一样,痛得冷汗直流。

    白面巾女子却没好气道,“少装死,张嘴……张不张!”

    打死都不张,这是聂北心里想的。

    见聂北一声不响闷嘴不张时,白面巾女子甜甜一笑,伸出一只嫩白的小手,看似轻巧巧的捏住聂北的鼻子,娇声道,“你憋死都不张嘴的话我就服你!”

    “……”

    “呼……唔……唔……”

    聂北最终还是憋不过气来,呼的一声张嘴喘气,接着便被一团麻布塞入口,闷哼一声。

    “唔……”

    白面巾女子此时似乎心情很好,笑道,“呵呵,现在安静多了,我们走。”

    我聂北为了救美女,是可以冒任何危险、承受任何委屈的!聂北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初放纵 第059章 很缠人(1)

    “……”

    聂北很惨,被塞住了嘴巴话不能说、舌不能动,赶了大半天的路,好不容易才避开官府的人的追捕,出到了城外,走了大半天,眼看天就要黑了,这群女人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挟持着聂北抓着黄夫人母女在城郊山野中穿梭。

    聂北有什么需要都是唔唔唔的闷叫,像个哑巴一样,倒不比黄夫人和她女儿好到哪里去。

    “唔唔唔……”

    聂北好一阵闷叫。

    “坏人,你别乱嚷哦,惹我们冰姐姐动怒了,她又有你好看了。”

    黑衣女子虽然对聂北寒言冷气的,但还算不错。

    “唔唔唔……”

    聂北依然是闷叫着。

    “是不是口渴了?”

    黑衣女子看上去年纪不大,她本来是蒙着面的,但她要照顾聂北,在穿梭过程中不小心被树枝扯落了,最后干脆不再蒙面了,露出了让聂北垂涎三尺的容颜,得犹如羊脂玉琼般润泽光彩的脸蛋儿,尖尖的小下巴灵气娇俏,秀气挺直的小瑶鼻下巧笑嫣然的小嘴水润,精致无暇,嫩的皮肤泛着莹莹的粉红色,在黑衣的陪衬下更是现眼,那双清灵透彻却又闪烁着雅嫩好奇光芒的眸子最是让人心动,可是……

    即使聂北用古代的眼光看来,她也绝对是未成年少女,或许文琴贴身婢女小菊和她差不多,不过她的身段儿可比小菊发育的好,尚且青涩水润的脸蛋下是一具玲珑的身段,有凹有凸的。

    小菊……一想起小菊聂北心就一阵火热,虽然当时药力起了很大的作用,但不可否认,小菊娇嫩的身子承受力还是很强的,还有文琴这位二十六七的少妇,甜腻的深吻,蠕动躯体,滚烫的深沟r壑……情火欲灼时那股子糯糯的妩媚、浪浪的妖冶、狂野的放荡……想起都心痒痒的。

    别的黑衣女子都不怎么招待聂北,一来怕聂北那‘吃人’的眼光,二来对聂北这些臭男人没什么好感,当然没什么心情理会聂北,倒是这位身子娇嫩思想单纯、事事好奇却又有着一颗善良的心的黑衣女子不忍心聂北太过受苦,一路上颇有照顾之意。

    聂北猛点头,他不渴,但醉翁之意不在酒,喝水还塞着嘴巴喝不成?

    这时候一行人已经离上官城好歹有二三十公里了,处于一个树木苍茫、幽山深谷地带,四周山峦起伏,寒风阵阵,雪花飞飞,把众人周围的一切装扮成一个雪白的世界,偶尔几声孤狼悠远孤独的嚎叫使得整个山谷更现冷清孤寒,有点吓人的意思。

    一条不算大的瀑布从山间飘飘洒洒的落下,落在底下一个不算大的潭水中溅起一片水雾,在这样大冬天里竟然有水雾生成,端的是诡异非常。

    未成年黑衣女子悄悄的把塞在聂北嘴上的布团拔了出来,“你别多话了哦!”

    聂北点了点头,却对那瀑布的情境有了好奇。

    未成年黑衣女子似乎看出了聂北的疑惑,对聂北解释道,“没见过吧坏人,这瀑布源头是我们圣女峰上的圣池,从圣池流出来的水四季恒温,所以流到下面的时候也不算太冻,能有雾产生也不奇怪。”

    聂北释然,温泉哪里都可能有,倒也没出奇。

    “呐,直望过去,那座高入云里的山峰便是我圣教总部了,好高好高的,每一次下山的时候我很开心,因为我又可以看到很多很多有趣的东西了,有好吃的甜甜冰糖葫芦、棉花糖,还有很有趣的纸风车、小铃铛、还有端午节时那高高在天上飞的风筝,还有多多的行人,有耍老虎和舞长蛇的叔叔,有很多很多的小孩子,可有趣了……”

    舞龙被你说成是舞长蛇亦算是那些叔叔的悲哀了。

    未成年女子那红润润让人极其想亲上一口的小嘴喋喋不休炒米花一样说个不停,聂北也没什么不耐烦,只是觉得这还是个未成年少女而已,听到她说小孩子时那一副大人的模样,聂北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忍不住嘀咕道:“你也不过是个未成年少女而已!”

    “人家是大姑娘了,才不是未成年呢,哼!”

    未成年少女仿佛一只被人踩到了尾巴的小母猫一样,十分不忿聂北的话!

    聂北愕然,接着忍住笑意连声道,“对对对,你是大姑娘,可以嫁人了!”

    “为什么大姑娘可以嫁人,小姑娘呢?”

    聂北有些头大,估计这问题自己要是回答的话,下面引出来的‘问题’一定不少,于是敷衍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你问或许问你那什么冰姐姐,她们或许能回答你!”

    未成年小姑娘听了聂北的话后小声呢喃:“我娘……她一年只现身一次,却蒙着面巾,连面都不肯给我见,能回答我问题的多半只有冰姐姐了,但冰姐姐只说我们的身子不能给男人碰,那是很羞人的,她没跟我说过为什么大姑娘才可以嫁人呀!”

    “……”

    聂北虽然对这未成年小姑娘的娘为什么蒙着脸来‘见’自己女儿感到很不可思议,但也懒得管这么多。

    “啊……对了坏人,为什么姐姐她们说你是臭男人呢,我没闻到臭呀!”

    “……她们口是心非无端诬蔑而已,你可别信哦,你把她们对我评价的话反回来想就对了!”

    聂北十分无耻的引导着纯洁小姑娘的思维。

    未成年小姑娘似懂非懂的陷入了思考中,样子很是可爱,忽然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聂北疑惑的问道,“那冰姐姐骂你是臭男人的时候,我反回来想的话,坏人你岂不是变成臭女人了?不对不对,冰姐姐没说过女人是臭的,而且坏人你也不是女人嘛,那……”

    未成年小姑娘说着心中不解的矛盾时睨了一眼聂北,见聂北一脸的黑线,苦着脸似乎要哭了,顿时把要说下去的疑惑停住了,关心的问道,“坏人,你怎么啦?”

    聂北的心悲哀着,曾几何时自己成了对‘妞’弹琴的无趣之人,而这‘头’妞也实在……聂北深吸就口气,平复一下憋劲的心绪,无力的问道,“什么男人女人的,你懂得区分男人和女人了吗?”

    见未成年小姑娘那双清灵扇动、灼灼有神的水晶明眸露出迷惘色彩,聂北又是一阵苦笑,无耻的道,“你那什么冰姐姐的多半懂得,你去问她好了,她能回答你的!”

    “那坏人您懂吗?”……接下来聂北被未成年小姑娘那些‘高深’的问题问倒了,到最后聂北犹如被打败的将军一样垂头丧气,又如斗败的公j一样呆滞了!

    未成年小姑娘似乎也看出了聂北的憋闷,她嘟起了那可人的水润红嫩小嘴,娇嗔不平的道,“死坏人,人家知道有些问题你和冰姐姐其实都是知道的,就是觉得人家烦,不想回答人家,就好像人家问冰姐姐那样,为什么人家以前没流血,前几天忽然流了血,好吓人的,我以为病了,问她的时候她只是说没事的,还说什么以后每个月都会有来,叫人家放心好了,之后她就什么都不肯说了,讨厌死了!”

    聂北瞪大了眼睛,一副当机的模样,到最后面部还有些抽筋的迹象,好一会儿嘴角却慢慢弯了起来,想笑又不敢笑,干脆用邪恶的眼光不太相信的在未成年小姑娘那玲珑娇俏、亭亭娉娉的身子上下扫视,只见紧身黑衣包囊下的未成年小姑娘的身子犹如一朵待放的小水仙,上凸下凹,出落得楚楚动人,清丽脱俗,俏绝人寰,但再怎么看她也就十三不到,这个年龄段的女子会有‘例假’这种东西出现了吗?早熟也早得过了些吧!或许说小菊已经开始排卵了的话聂北还有些信,聂北觉得小菊怎么都比眼前这妞稍微成熟些,当然,事实上小菊的年龄也未必比她大,但小菊从小当丫鬟做下人,思想自然比这未入世的小姑娘成熟些儿。

    好在聂北还能清楚的知道这是古代,这时代的女子大多早熟,即使是男子亦是如此,就好比那黄威,聂北当初还以为他起码都有十四以上了呢,现在看来他姐姐黄洁儿才十四不到,那他最大也就十二出头,闹得聂北有些头大!聂北虽然错愕到了极点,但还不至于被雷倒,毕竟就是在现代,小学生怀孕的事都出现不少,小学生才多大,十一二三也就最大了……

    想到这里聂北心里有些邪恶了:要是把那庞大的‘犁’深深的耕入她的小花田里辛苦耕耘、细心施云布雨灌溉她那块才刚刚适合耕种的良田,然后尽情的在上面播种的话……怀胎十月后一个十三四岁的年轻母亲就诞生了……聂北越想越邪恶,最后的笑了笑,好不容易才把这些邪恶的念头甩开。

    聂北自从有了邪恶的幻想之后,面对这单纯、水灵、清俏的未成年小姑娘时那心总是正常不起来,总想占些便宜,但这时候还是安慰她道,“你放心吧,女人长大了都有那东西的,有,你冰姐姐有,你也有,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小姑娘似乎宽心不少,好奇的问道,“真的吗?可是我问冰姐姐的时候她怎么不回答我!”

    聂北暗想:遇到你这种无知却又什么都爱问的小姑娘,有传统思想的大姑娘不羞死才怪,哪还会回答你这所谓的‘问题’,不过,那男人婆那冷冰冰凶巴巴的样子会是传统的女人吗?这有点玄!

    小姑娘接下来问了一句让聂北倒地的话,“那、那坏人你有吗?”

    “……”

    聂北一张老脸黑得像包公一样。

    初放纵 第060章 很缠人(2)

    聂北被这‘妞’虐待了,好不容易见她不再问那些‘幼稚’的问题,聂北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见她有点讷讷的接着之前的话道,“虽然每一次下山我都很高兴,但我又怕每次下山后回来再上山,山太高了,爬得很辛苦的,我不喜欢。”

    聂北举目望去,果然见一座高大入云的山峰突兀的立在那里,周围当然有不少山存在,但都没它那么峭立高耸,山顶大部分被缭绕的云雾遮挡住了,蒙朦胧胧的,有点仙境的味道。

    聂北有点头大,俗语中有一句望山跑死马的说法,看这座山离自己不远,仿佛就在它山脚下了,可聂北知道,那只是幻觉,要真的上山,还得努力几个钟,聂北脸色有点发苦了。

    白面巾女子倒还算有点人性,知道让大家在这里就地休息了,似乎还是要在这里搭营将就过一晚。

    黑衣女子大多数都在忙着搭简易营帐,看她们从容轻巧十分有经验的模样,显然这些活她们也干多了。有几个黑衣女子谨慎的看守着黄夫人和黄衣少女这对母女俩,却没什么人看守聂北,或许她们更想聂北走远些,最好是离开。

    “冰姐姐让我们今晚在这里暂时野宿一晚,明天早上再起程,我现在去给你打点水来,你呆在这里别乱动哦,省得惹我冰姐姐发怒的话,到时候我都救不了你咯。”

    聂北点了点头,双眼感激又怪异的望了一眼这小姑娘那如脂莹润似玉清丽脱俗的脸蛋儿,直把那小姑娘望得玉面生晕,娇声道,“你这人眼神总是、总是吓人的,怪不得冰姐姐说你是个坏蛋,你再这样看我、我就挖你眼睛。”

    聂北的眼睛没被挖,嘴却被‘恼羞成怒’的小姑娘用布团一把塞住了。

    聂北心想道:看来幽幽教的女人就是最温顺的一个也是泼辣异于常人。

    小姑娘去取水,不多时便回来,望着被塞住嘴的聂北,好一阵迟疑,望了望正在忙着指挥手下搭营帐的白面巾女子,小姑娘可爱的咬着下唇,警告的对聂北说道,“我松开你的口让你喝水,你可别出声哦,要是被冰姐姐发现的话她会很生气的,倒时候她真的会杀了你的,听到了没有啊,喝水不准出声哦。”

    “唔!”

    聂北猛点头。心里却在腹诽:你‘恼羞成怒’塞回来而已,刚才都松过一次了,现在才顾虑是不是迟了些!

    小姑娘拔出塞在聂北嘴里的布团,聂北忍不住呼出一口浊气,小姑娘迫不及待的递过一个水袋,倒是想他快点喝完水好再把他嘴巴塞住。

    聂北也不客气,他真的渴了,对着水袋嘴牛灌,看来这小丫头果然没骗自己,这水还真的存在着温度,不算冷冻,只是怎么有香味呢?聂北忍不住端详起水袋来。

    小丫头看着聂北对着水袋嘴喝水,想出声阻止的时候已经迟了,看到聂北端详自己的随身水袋时她忍不住一阵脸红,想到自己平时喝水的水袋被陌生男子嘴对着喝,顿时一阵羞涩,但她不知道自己羞涩些什么,不过是本能而已。

    聂北看她那样子,再联想一下这水袋的香味,哪来还想不到呢,顿时嘿嘿直笑。

    “你、你还笑,弄脏我的水袋了,讨厌!”

    “我们这算不算间接亲嘴呢?”

    聂北yy的笑着,又灌了一口水。

    “算你个大鬼头,你再说我就、就不理你了,让冰姐姐宰你了喂狗哦。”

    小丫头一把夺过水袋,把剩余的水倒掉,然后一个劲的甩着水袋,似乎要把聂北沾上去的东西全部甩掉。

    “别别别,我不说就是了,你关心我照顾我,我怎么舍得让你不理我呢!”

    小丫头声线十分娇嫩,似乎还带些童音,“谁关心你了,人家只是看你可怜想帮你一下而已,你再用那怪怪的眼身看着我,吓唬我的话,小心我告诉冰姐姐,说你欺负我,到时候看你不被修理一番呢。”

    “嘿嘿……啊,对了,我叫你什么好呢,姐姐?还是婆婆?”

    “人家才没那么老呢,你这坏人别乱叫。”

    “那叫妹妹?”

    聂北j笑道。

    看到聂北的笑容,小丫头怎么都觉得浑身凉飕飕的,再被他那双色色的眼睛一看,顿时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不着半缕一般,仿佛恨不得一口把自己吞到肚子里一样,让她本能的羞怯。

    “坏人不准叫,人家才不要做你的妹妹!”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好呢!”

    这才是聂北的目的所在。

    “叫我……哼,不告诉你,咯咯……”

    小丫头话说到一半才醒悟过来,那双清澈动人的眸子一白,竟然有万般的风情,实在让人想不到她还未成年。

    “那叫你丫头好了。”

    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叫她丫头算是不错的了。

    “你……”

    “我问你些事行吗?”

    聂北转移话题道。

    “你爱问不问,人家也爱回答不回答。”

    聂北双眼依然是色迷迷的,但刚才那邪恶的幻想让聂北的心怎么都带着邪恶的余味儿,虽然不会起太大的欲望,但毕竟这个小罗莉实在太诱惑人,再长大些儿的话……不过现在要是能耕耘开发她的良田的话自己忍得住吗?聂北自问内心,回答是不知道!

    “你那双狗眼珠子看哪呢,小心我挖了它。”

    别看她看上去娇小玲珑,脸蛋儿怎么看就怎么个温柔形象,但脾气还是不

    彪悍蛇王好腹黑全文阅读

    小,而且性格也有点怪……准确点来说是古灵精怪让人捉摸不透,刚才对自己还好好的,现在……聂北大呼:近墨者黑啊!

    “那男人婆漂亮吗?”

    聂北问道。

    “男人婆?你、你说的是我冰姐姐?”

    小丫头嘟起了小嘴,忽而又娇笑起来。“你敢这样说冰姐姐,小心她阉了你。”

    “阉了我?”

    聂北黑着脸。

    “对呀,冰姐姐她以前对很多坏人说过这句话,但我不明白,问她又不回答我,多半是吓唬坏人的,而你就是个坏人,所以惩罚你就阉了你。”

    小丫头也就十三岁左右,甚至还小些儿,十二多些,身材正在发育,也有亭亭之姿了,小山包微微贲起,把黑上衣撑起两个不大的突高点,身材娇小玲珑,脸蛋儿清秀纯净,仿佛个玉人儿,配着一把短小宝剑,别在小蛮腰上,显示出几许英气,仿佛一朵待放的花蕾,此时却是嘟起了小嘴,娇嗔耍性子的样子好不可爱。

    “……”

    聂北好一会儿无言。

    小丫头似乎忘记要塞住聂北的嘴巴了,之后她和聂北聊了很久,好在没再问那些‘呛’人的问题,反而是聂北万般手段言语技巧的哄骗,从小丫头的嘴里知道了不少幽幽教的东西。

    初放纵 第061章 名器与女人

    幽幽教,又名圣女教,是一个极其古老的教派,比佛教创立还要早,经历了风风雨雨、历朝历代,现在已经传了一百一十一代,传承的武学为……百媚功,这百媚功里有专门媚惑男人用的纯‘媚功’,亦有攻击性的内功,入幽幽教的女人都要修炼百媚功里面的内功,至于百媚功里的媚功……媚惑众生,由于受教规和修炼条件的限制,幽幽教内并不是个个人都有机会、有条件修炼这媚惑男人的功夫的。聂北问小玲珑有没有资格练那媚惑男人的功夫,她说不知道!不过了解到,幽幽教每一个修炼媚惑众生的女人必定得是七大‘名器’中的女人:春水玉壶,比目鱼吻,重峦叠翠,朝露花雨,碧玉老虎,玉涡风吸与水漩菊花,七大名器是怎么一回事,聂北问小玲珑,她说这只是她听来的,她还问聂北到底这碧玉老虎会不会吃人,弄得聂北好一阵郁闷。

    幽幽教这一代的总部就在上官县郊外五十里远的圣女峰之巅上,其实已经算是灵州境内了,幽幽教行事做风亦正亦邪,正是因为她们不偷不盗不抢不迫,可以说对百姓秋毫无犯,甚至还诸多救助,所以亦正;但她们邪就邪在杀人不眨眼,甚至有些规矩还不可理喻,比如不可轻易和男人交往,在她们定义里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恨不得把全世界的男人都杀光才解恨,所以她们亦邪。

    还有一点,幽幽教的女人规定是不准出嫁的,特别是那些修炼了媚惑男人的功夫的教徒一律不准嫁人,这是教规,传说这修炼媚惑男人功夫的女人身体就会有所改变,变得十分诱惑男人,特别是在床上,往往一般的人娶到这样的老婆,一年之内就会被榨干精元亏身而死,所以创教教主水幽幽定下了规矩:凡是修炼了百媚功里面的媚惑众生的弟子,绝对不可嫁人。这幽幽教第一任教主水幽幽自然是菩萨心肠,毕竟那样的女子嫁人就是害人,把男人弄到精尽人亡是很不厚道的,不过,聂北觉得那也是男人的幸福,自己能这样死去也不枉做男人!当然,亦有例外的,凡事很难绝对。

    幽幽教入教的全是女人,没一个男的,其中教主一个,座下四大护法一圣姑,男人婆是其四大护法之一,叫冰护法,还有两大在教的护法分别是水护法和火护法,还有一个离教的护法,听小玲珑所说,那没出现过的护法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排除神秘的那个护法之外,现在幽幽教的五大巨头中,教主和圣姑不怎么理事,一切的教务基本都丢给了剩下的三大护法,这次她们下山就是冰护法带队下山,一来杀人,自然杀的就是她们眼中的坏人,比如上官县的知县黄尚可,二来便是历练教众,三来就是找传说中的《天旗》天旗是一本书,可谓是包罗万象,涉及武学、医术、巫术、权术、兵法几大类,传说这本书是远古传承下来的,谁能得之便可按书中所记载或学习活修炼便能成万世之事,做人上之人,行大道于世前,为人所不能为,当可谓一书能成人所想不敢想之事,但,具体怎么一回事谁也说不清楚,甚至是真是假也没人敢给个肯定的说法,但幽幽教却当真了,要不然也不会派人寻找。

    而事实上信的人还不止幽幽教的人,大势力的就有:一直隐藏在民间搞风搞雨和大赵皇朝作对的白莲教;除了少林、武当、娥眉这二佛一道玄家派系没派人手参与之外,武林各大中小帮派,比如华山、衡山等,他们都c手了此事;再有就是大赵一些有野心有抱负不甘寂寞的富家豪门,他们本着各种各样的心思都c手进来了,现在就是一锅粥的情况,乱哄哄的,各为其事各施手段,目的是《天旗》《天旗》得到后的目的又是什么就很难说了!或许有人想做皇帝,或许有人想称霸武林,又或许得到了毁了它,总之每个人每个势力都有各自的目的。

    但这里面还有纷争存在,白莲教和大赵朝廷是一对冤家,一个躲着干坏事,祸国殃民,另一个穷追猛打誓必要把白莲教连根拔起,但谈何容易?就好象白莲教和自称名门正派的各大帮派一样,不死不休,但白莲教依然屹立不倒,可见其顽固性,也可侧面的反映了白莲教一贯深入基层打入民间的策略是对的!

    不管怎么说,矛盾什么时候都是存在的,但,大赵皇朝远未到衰弱无力的程度,对全国的控制依然是牢固难撼动的,所以一时间各方势力为了《天旗》各显神通擦枪走火,但为了不触动大赵统治阶层敏感的神经,各方势力都还算克制,只是不知道这克制到底那条底线在哪,什么时候会被踩断!

    幽幽教也c手进来了,虽然幽幽教不算什么大教派,而事实上神秘而古老的教派都不会很大,因为大了就难免不神秘了,白莲教除外。幽幽教在灵郡这块地盘上,它的影响力是有目共睹的,而且,除了和大赵王朝有千丝万镂关系的‘夫人团’外,幽幽教是第二个非僧尼全女性组织了。

    夫人团,照小玲珑所讲,是大赵贵妇组成,大多数是官家内眷,她们的宗旨是保家卫国,总部在京城,隐隐成为大赵朝廷管制武林的组织,每当武林有大事时,夫人团时常会派圣女外出,从中周旋。而聂北欲再多问时,小玲珑却是不知道了,她也是听姐姐每讨论时知道的。

    聂北觉得这夫人团倒也有意思,不过现在扯得有些远了,话又讲回来,聂北觉得一个女人搞那么多东西其实结果也白搭,女人终究是女人,争这么多这些东西干什么呢?聂北一时不解!

    而听小玲珑所言,这创教的水幽幽似乎没指示着幽幽教去讨厌男人,倒是现在这一任教主不知道哪根线搭错了,擅自加了这么一条教规,简直是不可理喻。

    而且聂北对那所谓的〈天旗〉也这是将信将疑,当它是个传说或许更适合一点,最让聂北郁闷的就是幽幽竟然把男人当作敌人来看待,真可谓是一棒子的买卖,一锤定音判了天下男人的‘死罪’,聂北在想:她们教主是不是更年期到了,竟然如此无端武断。

    聂北想起这群女人对待自己的态度,多半就是这教条惹的祸,所以忿忿道,“你教主给天下男人乱下定义和罪名,实在是可笑,更是可怜,多半是个面目丑陋神情憎恶的老巫婆。”

    小丫头把可人的脸蛋儿一收,妙目流露出不忿之色,“你才丑陋呢,我师傅不知道多漂亮,还是大赵国唯一一次民间、武林选出来十大美女中的一个呢!不过我听冰姐姐说,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

    十大美女,还十几年前的事了,cao,那不都做了别人的老婆?怎么这样的美事就不继续了呢,唯一一次还是十几年前,多可惜呀!聂北在心里大加叹惜!

    小玲珑很显然不能体会聂北的心情,警告性的嗔道,“你再说我教主的坏话我、我就不给你水喝了。”

    “嘿……呃……”

    聂北正想逗弄一下小丫头的时候侧脑边上忽然传来一阵呼啸的风声……

    放纵下去 第001章 媚惑众生

    袭击端的是快急,聂北本能打滚闪躲,被绑得死死像个粽子一样的身体堪堪闪躲开来,实在狼狈。

    聂北堪堪闪躲开了,却没见偷袭的人再追击,坐在地上微微定神,才见到白面巾女子也就是小丫头口中的冰姐姐冰护法站在跟前,神色冰寒,周围的人都能感受得到,大多数都把目光投到了这边来,几个黑衣蒙面女子多少为诙谐幽默又帅气不凡的聂北捏把汗。

    白面巾女子咬着牙寒声道,“臭男人,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小心我……”

    “你仔细闻闻,我哪里臭了?”

    聂北愤怒道,憋了这么久的怒火似乎有爆发的迹象,要不是为了救黄夫人母女俩,聂北要逃的话也不见得她们能追得上,不过实际结果和理论是有区别的,现在自己就是在受气。

    “我说你是臭男人你就是臭男人,你再多话我就杀了你。”

    白面巾女子铮的一声已经拔出了剑,剑锋在刚刚生起来的营火中闪烁着耀眼的寒光,楞是吓人。

    但聂北面无惧色,反而多了些讥诮,“好笑了,理亏了就杀人,也太丢脸了些吧?”

    白面巾女子尖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次?我理亏了?”

    小丫头这时候怯生生的抓住白面巾女子的手袖,“冰姐姐,他……他是个怪人,说话……说的没恶意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白面巾女子回望一眼小丫头,柔声道,“玲珑,你还小,这人口花花肠子也花花,骗了你都不知道,刚才姐姐注意他很久了,他拿话套你我也清楚,还侮辱……我们教主,我岂能容他,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这臭男人。”

    聂北暗子庆幸,心里在想:好在你只是听到后面的对话而已,要是我和小丫头前面的对话被你听到那我还能活?

    “姐姐,人家不小了,不要总是当人家是小孩。”

    白面巾女子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但还是很淡很淡,不过很真诚,很有一种寒冬到初春的味道,聂北在想:这才像个女人嘛,整天绷着张脸,像个深闺怨妇一样,多没趣。

    受小丫头这么一个打诨c话,白面巾女子的怒气无形的消了一大截,怒瞪一眼聂北就要带小丫头离去,但聂北也怒瞪回她,她顿时怒火再来,“你还敢瞪我?”

    “你能瞪我我还不能瞪你了?什么逻辑,喔……我知道了,你不喜欢我瞪你,而是喜欢我深情款款、含情脉脉的注视你,我理解。”

    “臭男人……我、我杀了你……”

    白面巾女子的剑还未收回鞘,被聂北这么一个调戏嘲弄,顿时恼羞成怒,举剑便刺,小丫头一个拉扯不及,白面巾女子的剑已经刺了出去,好在聂北嘲弄调戏她之前便有心理准备,她刺出来的这一剑被聂北狼狈的闪躲开了。

    “喂喂喂,还不给人说话了不成?自有真理再何须忌人言,想必你心里就是那样想的,被我说出来了害羞不过,便恼羞成怒要杀人灭口,各位姐姐可要为我做主呀!”

    聂北被绑得和粽子一样的身体就地打滚,好不狼狈,但嘴上却是呱呱叫,引来周围一阵阵娇笑。

    “你还说……”

    白面巾女子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一剑就把在地上打滚的混蛋刺个透心凉,但别看地上打滚的混蛋滚得狼狈,却让平时冷淡平静的冰美人怒火攻心,极度动怒出手多少有点无章,所以刺不中聂北。

    这情形让周围的黑衣女子忍不住在心里好笑,她们实在少见冰护法有如此动怒的时候,对聂北这个能惹得冰护法怒火攻心的男人多少有点佩服,本着看好戏的心情站在边上,对聂北的话聪耳不闻。

    而这时候小丫头却拉住了白面巾女子,让聂北松了一口气,总是在地上打滚也不是个办法。聂北一个鲤鱼打挺,‘粽子’站直了身,见小丫头似乎有拉不住白面巾女子的趋势,聂北虚伪的道,“小丫头让开,让她杀我,想我一见钟情的爱上她,多半也就是一相情愿孤苦一辈子,还不如死在心爱的女人手上也是个安慰。”

    聂北全神经绷得紧紧的,身体做好闪躲的准备,哪会真的楞在那里等死呢!

    静,不是一般的静,谁也想不到聂北竟然真的不怕死,这时候还在表白,真是……要色不要命的主。

    诸人众多表情,周围黑衣女子都是愕然到了极点,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的迹象。

    黄夫人若有所思的望着聂北,妙目闪闪,颇有明慧的样子。

    而她身边的少女也就是她的女儿却是冷哼一声,低声骂道:“不要脸,这么羞人的话还大声说,丢人,臭男人,下流的色狼。”

    色狼哪有不下流的?

    小丫头却是一阵紧张,怕她的冰姐姐一剑把聂北了结了,同时心里还有点吃味,酸酸的。

    表情最为丰富的就是白面巾女子了,又怒又羞,想去一剑了结聂北这口花花的登徒子,却怎么都挪不开步来,蒙在白面巾下的脸蛋儿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变幻交替。

    试问哪个少女不怀春,何况白面巾女子已经是大姑娘了,而聂北的人不算太坏,而且那张脸又‘过得去’,怎么都会有些微妙的东西存在的。

    可聂北还未来得及高兴,便听到白面巾女子不稳定的声线发出来的声音对周围道,“把他绑在树干上,嘴巴塞严实些。”

    白面巾女子已经打了好主意,下不了手就绑他在树上,生死随他,反正明天自己这些人赶路,他死活已经不关自己的事了。可是自己的心为什么会烦乱呢?白面巾女子懊恼的甩开心中的烦乱,快步离开绑住聂北的地方。

    聂北被绑在树干上,脚才刚刚着地,真是苦笑不得,但还好小命尚在,这是个值得庆幸的事情。一想起白面巾女子那母老虎的脾气,和对待自己的方式,聂北就一阵不爽,心里已经不知道把她猥亵了多少次。她那窈窕婀娜的妖精身段,高挑婷婷,前凸后翘,芳香阵阵……嗯……对,就是那芳香,该死的芳香,这死男人婆的身子还真他妈的香,都不知道她是不是擦得香水多还是怎么的,香气阵阵,总是不自然的诱惑着自己体内的欲火,但她那黑白分明的明眸却又是如此的庄重,简直是妖精一样的女人。

    聂北心里在猥亵着寒冰那冰清玉洁、清丽如仙子的婀娜身子,但聂北见勾起欲火难受的是自己,又吃不到嘴,就算能吃得下去也不见得能消化得了,便好一阵郁闷,黑夜寒夜凄凉夜,聂北更多的是想巧巧、想干娘、想干姐姐、想温文琴、想小菊了,这几个女人中有和自己亲密无间的‘深入’接触关系非同一般的,也有自己想‘深入’接触却一直徘徊在良心边缘的,更有不敢多想的,比如娴熟秀丽的干娘方秀宁,就是聂北不敢多想的,同时也是徘徊在良心边缘的,说到底聂北还未完全放纵自己。但现在聂北很想放纵自己,可已经是身不由己了。

    深夜的寒风更大,毛毛飞雪轻轻洒洒,似有若无,颇为烦人,倒觉得它不如爽脆点一次性盖下来让人好受,聂北所绑的位置不远处正是白面巾女子安营扎寨的地方,十来布营帐里已经漆黑一片,只有四周生起来的野火堆噼噼啪啪的烧着,更显得聂北这里冷清,聂北更加想把白面巾女子按在地上狠狠的‘惩罚’一番。

    “喂,喂,你死了没?”

    “差不多了。”

    聂北听到白面巾女子这男人婆的声音,语气热切不起来,鬼知道她三更半夜爬起来想干什么,聂北可不对她抱多大希望,她不乘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宰了自己已经算不错了,哪还能想她对自己有什么好作为。

    “喏,给你!”

    白面巾女子递过来两个馒头。“你到底要还是不要,我要我丢了。”

    “……”

    聂北有种杀人的冲动,暗想:你这不是存心找我茬么,我被你绑成这个样子,嘴上还塞着布团,能干什么?

    “……”

    白面巾女子似乎才想起聂北现在的状况,难得一阵惭愧,却嘴硬道,“我松开你手和嘴,你给我安分点,要不然我就杀了你。”

    聂北的双手终于可以动了,但被绑了上半夜,麻了,嘴也有种抽筋的感觉,虽然被松开了,但聂北始终没什么高兴,聂北可不像鲁迅笔下写的那样,被人打成牛马再提升一点成奴隶便会开心得要命。

    有一天我会加倍还给你这男人婆的,不过不是这样还,你这祸国殃民的身材我还真下不了手像你对我这样对你,不过,惩罚有很多种的,可以在床上狠狠的‘惩罚’。聂北心里暗暗想着。

    白面巾女子见聂北愕在那里,呆呆的,顿时来气,“你吃还是不吃呀?不吃就出声,别浪费我时间!”

    “我吃不吃关您什么事?”

    聂北的嘴总算自然了些。

    “你吃了我绑紧你再塞紧你嘴我好回去睡觉,你不吃我也绑紧你塞住你嘴然后回去睡觉,你选一个。”

    白面巾女子态度冰冷,实在不可近人。

    “喂,男人婆,能不能把我脚也松绑一下呀,这样绑着麻死我了。”

    聂北纯粹乱扯话题型,根本不接她上面那句话,避重就轻打诨转岔聂北还是会的。

    “这是你应得……啊……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呃……我说……”

    “重复一次,今夜你死定了。”

    白面巾女子自然听见聂北叫她什么,可她心里还下不了决心,倒是想聂北再说一次好让自己能狠心宰了这个泼皮无赖加流氓色狼。

    “我说你穿这么少冻着了身子我会心疼的。”

    聂北转移注意力道。

    白面巾女子显然有些错愕?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