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13 部分

第 13 部分

    “我说你穿这么少冻着了身子我会心疼的。”

    聂北转移注意力道。

    白面巾女子显然有些错愕,本能的低头一看,忽然脖子一紧,她整个人被一股力量拖向树干,只听到耳边传来聂北得意的笑声,“这回着道了吧!”

    白面巾女子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大意之下靠近了点树干位置会给聂北这个色狼抓住机会暗算自己,一时悔恨得很,可这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自然也就买不到。

    只见聂北一双松绑了的双手此时左只箍紧白面巾女子那鹅长白皙的脖子,右手成爪轻微的扣住她的喉咙处,聂北自然不敢有丝毫的轻视和大意。

    “臭男人,再不放开你的臭手我有你好看。”

    “不可否认,你身子实在香喷喷,而我却不香,但还不至于臭吧!再说了,你说这话太不识时务了吧?你觉得我会这样放了你让你想怎么处置我就怎么处置我吗?我可没那么傻!”

    聂北样子浪荡轻佻的嗅了嗅白面巾女子的轻挽起来的秀发,只觉一阵幽幽淡淡的香气钻进鼻孔,这香气仿佛不存在,又仿佛什么时候都在周围,有点虚幻的感觉,不像其他女人身上的香那样切实可闻,这让聂北‘火’起的同时疑惑也跟着浮起来了。

    “你想怎么样?”

    白面巾女子此时很恨当时出门的时候怎么没带武器,要不然就是现在这样也能滑出武器刺他。

    “你叫什么名字?”

    “你……哼,要杀便杀,少来侮辱我。”

    “问一个名字好称呼而已,怎么也扯不上侮辱来吧,何必太计较,是不是这样说呢?”

    白面巾女子冷哼一声,沉默。

    “再说了,你是我心爱的人,冻着你我都会心疼,又怎么舍得杀你。”

    聂北的脸皮厚度已经经过了国家质监局的的认证……合格!

    白面巾女子脸不由的发热,更多的却是羞怒并存,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聂北舔了一下她的耳垂,她浑身一颤,有点站不稳了,用颤抖的声线喝斥道:“聂北,你个色狼臭男人,我、我会杀了你的。”

    “又是这一句,没新意!”

    聂北淡淡的道,“告诉我名字,我就放了你。”

    “真的?”

    白面巾女子背对着聂北,看不到聂北狡诈的微笑。

    “我对你说的话句句都是真心的,就好象我对你的爱一样。”

    白面巾女子虽然听多了聂北的‘真心’话,直白而露骨,r麻得紧,本以为自己能慢慢适应他的‘疯言疯语’而当他在放p,可当真正面对聂北‘真心’的表白时还是一阵羞赧,“你、你再胡说八道我、我就拼死喊人,到时候我死了你也别想跑。”

    “我们不能同年同日生,但能同时同日死也算不错,很多夫妻都恨不得如此,我聂某人怕死,但不怕和我心爱的人一起死,做一对同命鸳鸯,在黄泉路上有姐姐你细心温柔的照顾,我也不寂寞。”

    聂北越说越顺口,简直和情圣有得一比了,嘴上说一套心里却想一套:不过你现在都这么‘温柔’,就是在黄泉路上也不见得会改善多少。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白面巾女子挣扎了一下,奈何脖子在他人手里,大动作不得,小动作是摩擦,惟有静止,既然静止不挣扎,便也无法脱身。

    “那姐姐要怎么才会信小弟我呢?”

    “打死我也不信!”

    白面巾女子闻着聂北男性的气息,身体开始微微发虚,双脚发软,脑子也不太灵便,内心慌乱躁动,没有了往日干练冷酷的样子了,此时她更像一只被坏蛋堵在暗巷子里欺负的弱女子。

    “小弟只是想姐姐说个名字而已,怎么会打死姐姐你呢!”

    “你休想!”

    “那小弟得罪了!”

    “你想干什么?”

    白面巾女子颤声道。

    “和姐姐亲热一下!”

    “你敢!啊……我、我会杀了你的!”

    聂北对她这一句‘口头禅’自然是听多了不当回事,依然轻轻的舔弄着她耳垂,再慢慢的滑下来浅吻着她那鹅长白皙的脖子,滑腻的皮肤给聂北的感觉是爱不惜手吻不离口。

    聂北贪婪的吻让白面巾女子羞赧中带着害怕,一种全所未有的感觉在心底蔓延,酸酸的麻麻的,很奇特。同时她心里很是紧张,努力的压制着体内的内功别让它自动运转,但是,似乎没有用处,这内功只要和男人肌肤相亲,就会情不自禁的发功运转,她恼聂北,但不恨聂北,可不想害了自己亦害了聂北。

    聂北吻得性起,忽然觉得怀里的玉人儿越来越香,很好闻,有种醉人的感觉,虚幻莫名,而聂北下面那兄弟在闻到这种剧烈的香气时以看得见的速度拔起,身体正敏感到极点的白面巾女子最先感受到聂北下面的‘热情’和强硬,白面巾下一张国色天香的脸蛋儿泛起一阵阵潮红,略带着几许难堪和不安,银牙都快要咬碎了,但那香气依然越来越浓。

    聂北暗子警醒过来,暂时不妄动了,晃了几晃头,诧异的问道,“男人婆,这勾起男人无限欲火的香气是不是你修炼那什么媚惑众生功夫所致?”

    放纵下去 第002章 冷艳寒冰

    白面巾女子恨不得找个缝去钻,被聂北猥亵了也就算了,自己这自动运转的媚功又被他知道,像他那样个说法,倒像是自己在主动诱惑他干坏事一样,真是个该杀千刀的臭男人。

    白面巾女子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懒得回答聂北。

    但她的沉默也就是默认,聂北嘿嘿直笑,问道,“这怎么做到的,这香气在你身体哪个部位散发出来的,我很好奇咧!”

    白面巾女子一张天仙般的琼颜玉面越发的红艳,羞得不行,恼羞成怒的哼道,“臭男人,你问那么多干什么,还不快点放开我,到时候我控制不住的话你精尽人亡死可别怪我!”

    说完这一句她的脸更加的红了。

    聂北先是愕然,接着便是哈哈大笑,再接着就是yy的荡笑,很贱……嗯、够贱!

    “你个臭男人,你、你还笑,我、我……”

    “接下来你别‘杀’了,我都快被你这张小嘴给‘杀’了好几次了,都死不去,你还是换些别的口吻吧!”

    “你……”

    白面巾女子被气得浑身僵硬,忽然她软了下来,悲戚的咽呜,“呜……你欺负我,讨厌的臭男人!”

    “……”

    男人婆哭了?聂北怪异一会,觉得这声音哭得凄婉欲绝,催人泪下,柔肠百结,此刻,聂北便是柔肠顿起,温柔的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都是我不好,行了吧!”

    “你放开人家就不哭了,你弄痛人家了,聂北……聂北、你放开我啊……”

    “哦……好好好……”

    聂北连连点头,一副色授于魂的模样。

    惊变顿起,一副凄婉哀哀的弱女子忽然变成一头母老虎,那双垂泪的眼睛寒光大盛,玉手成爪,抓住聂北的手忽然用力一扯,娇柔柔的香躯此时灵巧一转一扭,试图挣脱聂北的制束。

    聂北才松开手,感觉异样顿起,顿时惊醒过来,松开的手闪电般收紧,把试图摆脱自己制约的母老虎再一次紧紧制服在手,嘴里恨恨的骂道,“啊……你个死男人婆,对老子用这鬼媚功,哼哼,想我放你,没门!”

    聂北额头有些冒汗,那魔女一般的声音诱惑着自己,让自己的神经放松警惕,并且下面兴奋得要命,好在关键时候严格的军事训练练就了聂北那非这个时代的意志,这才能及时的清醒过来,要不然被这男人婆媚惑到松了手那自己就有得好受了。不过她喜欢我然后和我在床上施展这功夫的话……那倒勉强可以接受,聂北yy的想着。

    “什么鬼媚功,这是我们最正宗的魔女吟,扰乱敌人的心神用的!”

    白面巾女子不无自豪的说。

    聂北恶狠狠的道,“扰乱个p,媚得要命还扰乱心神呢,弄得我下面涨痛得要命,呆会我控制不住的话就有得你吟!”

    白面巾女子脸热面臊,恨声啐道,“那是你们这些臭男人龌龊,净想那些龌龊的事情!”

    “什么样龌龊的事情呢,小弟不是很懂,男人婆你多点指教一下!”

    “你……”

    “得了,不管你怎么呻怎么吟,反正我也该找回些利息了!”

    “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可别乱来哦!”

    “亲吻一下摸几下不算乱来吧!”

    “你敢,你不怕死的就来!”

    “有没有那么夸张呀,不就是摸摸亲亲而已么,死来死去的,我才不信这个邪,大不了照你说的那样精尽人亡,嘿嘿,亲亲摸摸可不能让我精尽人亡哦,要做些剧烈些的才行,那样的话我死了也值得了!”

    “你……唔、放开我!”

    白面巾女子挣扎着扭动,躲避着聂北在她背后亲温她的脖子还有耳垂。

    聂北闻着白面巾女子散发出来的香气很是‘火’起,仿佛只有亲吻才能凉爽一些儿。

    白面巾女子修炼媚功,被聂北这么亲温,情欲勃发,芳心可可,又羞又气,慌急的道,“你、你听我说!”

    聂北强忍着停了下来,之所以能忍着,是因为聂北的体魄越来越强了,只是他一直都不知道而已。

    白面巾女子怒力平复心态,故作冷冷的道,“我们幽幽教有百媚功,自上传下,历了一百一十一代教主,有些修炼法门已经不是很全了,比如我们修炼这个媚惑众生,就不是很完全,虽然无须像白莲教那些y娃一样和男人交h修炼,但有一个缺陷,就是不能在男人面前收发自如,白莲教那些y娃荡妇那样修炼却能收发自如,所以你这样对我,我无法控制发功,到最后……”

    “白莲教和你们幽幽教是什么关系?”

    聂北忍不住打断问道。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以前我们幽幽教和白莲教是有关联的,可以说白莲教是从我们幽幽教分离出去的!”

    “哦?”

    白莲教如此出名的教派,竟然是幽幽教分离出去,聂北多少有些诧异。

    “我们幽幽教专于修炼,而白莲教当时是附属我们幽幽教的一个基层教派,负责生意钱财的,深入民间,后来他们发展越来越大,一些方式和主张也就慢慢的脱离了我们幽幽教,最后干脆连组织都脱离出去了,但他们大多数的武学都是从我们幽幽教里学的,或许现在……”

    “或许现在他们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了对吧?”

    “关你什么事!”

    白面巾女子轻哼一声,“你最好是快点放了我,要是我无法控制了媚惑众生的话,到最后……你就等着精……等死吧!”

    “最后香气诱惑,你忍不住我也忍不住,最后我和你交h,忘情索取纵欲过度,最后我会精尽人亡?”

    聂北yy的笑道。

    白面巾女子难得有些忸怩,羞得慌,但那双眸子实在太冷了些,聂北没看到。

    聂北语调一转yy的笑道,“可我不在乎精尽人亡,能死在你怀里亦满足了,何况还能和你那样……才死,嘎嘎……”

    聂北声线都有些变音了。

    白面巾女子羞急道,“我、我们幽幽教的女人只要是修炼了媚惑众生的女子都必须守身如玉,不能失身于男人,那样会害死那个男人的。”

    聂北嘿嘿直笑,有些邪邪,“男人婆,你这是紧张我怕我死?”

    “我想你死,你个臭男人要是敢、敢……那样对我,就算你不精尽人亡我、我也会宰了你喂狗!”

    白面巾女子剧烈挣扎着。

    可聂北也不是吃素的,死死的扣住她任她怎么挣扎都是徒劳。不多时两人都气喘喘的,白面巾女子也安静了一会。

    而聂北被勾起来的欲火却没安静,那嘴也不安静,开始吻着白面巾女子那优美白皙的脖子,还有那圆润的耳垂,白面巾女子浑身颤栗,香气弥漫,更是刺激着聂北的欲火。

    聂北虽然欲火旺盛,可双手不敢乱动,怕怀中的母老虎逃脱自己的控制,所以单纯一张嘴在背后实在难以取得很大的成就,‘热情’得不到太大的扩张。

    白面巾女子强忍着酥麻和羞辱承受聂北在背后的放肆,后面脖子一片温湿凉意,聂北灵巧的舌头在她脖子上打转滑舔,弄得自以为意志坚强的白面巾女子浑身起一阵阵粉红色j皮疙瘩,随着聂北的动作一阵一阵轻微的颤栗,芳心又羞又气,但她始终不发出一声响,这点聂北很佩服。

    当聂北舌头弄开一些白面巾,然后吻上她的粉嫩嫩的腮帮子时,她再也站不住脚了,一双修长的手死死的抓住聂北的箍住她脖子的左手,不让自己的身体滑倒,她浑身酥麻麻的,无力的感觉让她好一阵害怕,不知道怎么了,同时心底上泛起阵阵的渴望,让她那遮掩在白面巾里的脸蛋儿更加红艳,身体的反应是惊人,但她那双动人的眸子却是清澈得吓人。

    浓郁的芳香很醉人,比上好的c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似乎这香气只对男人有效,对女人似乎没效果,要不然白面巾女子早就陷入y欲热情中不可自拔的配合聂北了。

    聂北赤红的双眼犹如野兽,那动作也越来越大胆,从背后舔吻着受制的母老虎的粉腮和脸颊,那扣在白面巾女子喉咙上的右手慢慢的滑下,目标不是那对勾魂的耸高玉女峰,而是黑衣紧束之下的小蛮腰,一把搂紧,把她那并不笨重的身子大力的往自己怀里搂,两人身体顿时紧紧相贴,白面巾女子浑圆翘突的美臀顿时感觉到聂北下面那庞然大物蛰到自己的股沟里,差点直达羞人的桃源深渊禁地,顿时一阵弱柔柔的呼喘,绝色冷艳的容颜不由得一热,桃腮粉粉,更是艳丽。

    你总算喘粗气了,聂北心里想道。动作却不断,右手在白面具女子的小腹处轻轻的摩挲,最后在白面巾女子不知设防之下忽然转移阵地,一把握住了她一只玉r,此时白面巾女子似乎才惊醒过来,低吟一声,颤声道,“你、你不怕死吗!快放开你的臭手,我不要!”

    “你不要,我就要放手呀?我也不要呐,你还不是一样绑我?再说了,我怕死,但我从来不怕什么精尽而死!”

    聂北入手一阵温柔,滑腻又极具弹性,让人舍不得松手,聂北也舍不得,反而是忽大忽小的用力揉搓拨弄,挑逗着绝色冷艳的男人婆心底的欲望,还不忘奚落道,“现在你落到老子手里了就委屈喊不要,这样我就放了你的话那我也太傻了点!”

    白面巾女子那颗茹头在聂北的拨弄下慢慢充血勃起,羞得白面巾女子无地自容。带点哭哑的声线道,“臭男人……我寒冰不会放过你的。”

    “你叫寒冰?”

    聂北轻声问道。

    “知道我的名字的人都是死人!”

    寒冰此时收起了小女人的姿态,反而有种视死而归的心态。

    寒冰的声音才说完,忽然发狠一肘横撞,聂北左手箍住她的脖子,所以左侧肋下大开,生生的受了这头母老虎一肘,顿时血气上涌,有种翻江倒胃的感觉,滚滚的欲火消弭了一大半,还未来得及感受身体的疼痛,这发疯女人第二肘又到,聂北反应不及,再生受一肘,第三肘撞过来的时候反应过来挡住了,但疯女人发狠了,头猛向后撞,聂北促不及防被撞破了鼻子,鼻血狂流,那股酸痛的感觉让‘色’无不利的聂北眼泪都差点流了下来。

    聂北鼻子受伤,注意力不够,防守也就不足,肋下再受一肘,一股鲜血从聂北的口中喷了出来,可见寒冰的力度和功夫,就是因为寒冰一心想致聂北于死地,所以糅合了内力,才会伤了聂北内脏却没把聂北的肋骨给撞断。

    聂北本来能在吐血时捏碎寒冰的喉咙的,可终是下不了手,聂北不知道是不是又被媚功诱惑了,但即使是诱惑,聂北也甘愿被诱惑,要他对一个美得不像人样的女人下死手,他还真做不到。

    聂北受了严重的内伤,本不是这个时代的现代人,对武学有着一种向往,同时也有着不同这个时代的‘无知’,但聂北知道,自己不是寒冰的对手,既然一时色迷心窍大意了,这头母老虎要拼命,自己最多也就拼个两死而已,拖上一个人实在没必要,所以松开了手。

    本着一死也要杀了聂北的寒冰怎么也想不到聂北会松开手,反而有些楞了,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不杀我?”

    “你想杀我,但不代表我想杀你!”

    聂北轻轻的拭去嘴角上的血,语气带点萧索。终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虽然在干娘方秀宁家里得到了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但很模糊,一离开她们便会有一种萧索迷茫的感觉,找不到归属感。聂北想到这里时露出一丝解脱的笑容……原来我不是这里的人,所以对自己的生命没多少眷恋。

    但人都是从无知到认知再到适应的,而聂北再一次意识到自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时,已经是到了认知这一阶段,适应已经不单单是在表面了,而是开始慢慢渗透入内心,他离古人不远了。

    也可以说他现在是个半古代半现代的人,而之前他一直是个现代人。

    本来还想杀了聂北的,可听到聂北一句‘你想杀我,但不代表我想杀你’之后,再看到落寞失神而且露出解脱笑容的聂北时,寒冰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忽然觉得有点堵,似乎看到了聂北内心的深处,似乎看到了聂北的另一面,真实的一面,同时也感受到了聂北那种萧索无依无属的荒凉感,而这些都触动了寒冰心底最柔的那根弦。

    这让她暂时忘却了刚才聂北对她的无礼和侵犯。

    两人就这样相对了好一会儿,在呼呼的寒风飘雪中,这情形很是怪异,但彼此的心此时反而是最近的,就仿佛两人身的寒风和飘雪一样,虽冷,但

    我的弟弟不可能有这么大屌小说5200

    彼此似乎有交融的可能性。

    不过聂北不喜欢压抑的气氛,更不喜欢自己内心脆弱的一面被人看到,色心不改的道,“你是我心爱的女人,在杀我之前能亲我一下的话我就死而无憾了!”

    “哼,你休想,不杀你已经算便宜你了。”

    寒冰冷哼一声转身就走,留下阵香风。

    看着寒冰略现慌张的丢下自己离开的倩影,聂北嘴角露出丝丝诡异笑容,得意的想道:和我斗,你这头母老虎还嫩些儿,不过……他乃乃的,这妞还真狠,痛死我了……

    放纵下去 第003章 娇嫩小玲珑(1)

    下半夜的时候黑衣小丫头来过一次,带了铁打酒来,聂北有点诧异,问了她怎么知道自己受伤,小丫头却哼一声没接话,聂北再问的时候她已经帮聂北擦完了铁打酒,冷声道,“脱衣服!”

    “啊……”

    小丫头似乎也懂得一些,聂北啊的一声让她那娇嫩的脸蛋儿好一阵绯红,含怒带嗔道,“你这坏人想什么呢,人家只叫你脱上面的衣服然后运功给你疗伤,你却……龌龊!”

    “我想什么呢?我什么都没想呀,我只是被一只蚂蚁咬了一下惊呼一声而已,你却想那么多了,啊对了,你都以为我想了些什么呢?”

    “你……”

    小丫头一张脸蛋儿涨红欲滴,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憋的,顿了顿脚就要哭了。

    “啊……”

    “你又鬼叫什么呀?”

    小丫头恼羞成怒想打人了。

    “是我龌龊,是我多想……”

    “你还说!”

    “喔,不说不说,我就脱衣服!”

    “……”

    小丫头红着脸转过身去,才发现她耳根处都红透了,小丫头脑不过哼声道,“你这坏人,冰姐姐给你三肘算便宜你了,要是我、我……”

    聂北本能的喊声:“你看到了?”

    回答聂北的只是一声娇哼!

    “对了,要是你你会怎么样呢?”

    聂北边脱衣服边露出怪叔叔的微笑问道。

    “你敢那样对我、我就阉了你!”

    “……”

    聂北恶寒,虽然知道她是个不了解‘阉’为何物只以为阉是很高惩罚的小罗莉,可聂北听着还是好一阵不自然。再讲,‘阉’对一个男人来说,还真是很高的惩罚!

    “你到底行了没有呀!”

    小丫头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哪有人脱件上衣要脱这么久的。

    聂北上衣当然脱了,可他那双眼睛却停在小丫头那纤纤柔柔的身段上,那小p股浑圆圆的,还带翘,虽然看上去还显得青涩,可也极具女性的柔媚之感了,出落得亭亭玉立说的多半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聂北迷住了,听到小丫头的呼唤才反应过来,“好了好了,可以了!”

    小丫头转过身来,脸蛋儿泛红,似羞若恼,吩咐聂北屈腿就地而坐,然后全身放松,她便坐在聂北背后,开始为聂北运功治疗,别看她人年纪小小的,为聂北治疗的时候却是一套一套的,倒也有几分味道,聂北也感受到一股热流从她那双嫩滑的小手手心处传入阵阵的清凉之气,这股气在聂北体内缓慢的流动,所过之处疼痛消除,只留下丝丝的凉爽之意,很舒服,聂北差点就呻吟出来,那可丢人。

    凉爽之气慢慢的开始变热,流到周身再慢慢汇集到丹田,丹田一片火热般的温暖感,让性欲旺盛的某人某一身体‘零件’龌龊的抬起头来,打坐的姿势也遮挡不住那撑起的山包形状。

    收功后小丫头粉嫩的脸颊布满了汗珠,多半她的功夫也不怎么高深,但为了救聂北,她硬顶而已。小丫头丝毫没注意这些,而是喃喃道,“冰姐姐这么用力,你怎么伤得这么轻!奇怪了。”

    聂北听到一阵气苦,想道:多半你巴不得我伤得动都动不了。待见到小丫头一脸汗水珠时,聂北好一阵心疼,在聂北看来,美女都值得呵护,即使是个发育中的美人胚子。

    聂北拿衣袖细心的帮小丫头擦着脸蛋上的汗珠,小丫头身子一僵,两眼楞楞的望着聂北,聂北只是对她轻轻一笑,继续帮她擦干脸上的汗珠,“好了,擦干了!”

    “呃!”

    小丫头这时候身子才松下来,脸蛋儿飞上几许红霞,忸怩不已。

    “小丫头叫玲珑对吧?”

    聂北没话找话说。

    “你怎么知道?喔,冰姐姐不小心喊出来被你听到的,讨厌!”

    聂北盯着小玲珑胸脯上那对把黑上衣微微顶隆的小白兔色色的说道,“小玲珑,嘿嘿……果然小却玲珑!”

    “坏人,你、你别这样笑,好吓人,我不喜欢!”

    “那你喜不喜欢这样?”

    聂北无赖的抱住了小玲珑的身子,感觉娇小柔柔,粉嫩润滑,温香软玉般,真的让人恨不得一口吞到肚子里才罢休那种。

    “坏……唔……”

    聂北实在忍不住,对着小玲珑那小小的红唇吻了下去。

    小玲珑根本不是聂北的对手,几经抗拒,那双柔软白嫩芊芊如葱的小手紧张的撑在聂北胸膛上,推攘搪塞,一双清灵活泼、善良单纯的明眸紧闭着,弯弯长长的两排睫毛轻颤,娇小粉嫩、柔媚润滑犹如软玉一般的身子本能的扭动挣扎,鼻息哼哼唧唧,牙关紧咬,一副慌张失措的模样。小玲珑那粉红水润滑腻柔柔软软的小嘴牙关紧咬,但还是被聂北轻易的攻破了牙关,舌头直达她那津y甜腻的口腔里,逮住她的小舌头纠缠着,舔弄吮吸,双手抚摩上了她那浑圆的小圆臀,手感很好,揉捏起来弹性十足。

    聂北一双大手掌握着小玲珑的两辨翘挺弹性十足却不失手感的臀辨,隔着黑裤揉搓抚弄,手指还轻轻戳着小玲珑的小股沟,尽情挑逗着怀里的小玉人儿。

    未经人事依然俏嫩如待放花蕾一般的小玲珑被聂北弄得浑身发热,丝丝颤栗的香躯温柔如水,那粉嫩嫩红润如婴儿的皮肤越发红润,更是泛出惊人的诱惑力。

    小玲珑那身子骨抱起来真的很玲珑,胸前那对小笼包不大,但突起感已经十足了,有点尖翘,压在聂北胸膛上有点涩涩的感觉,没有吻她那粉嫩润泽的小嘴感觉好,但揉多几次的话手感估计会很好的。

    小玲珑在聂北双和嘴的‘肆虐’下很快便迷失了方向,迷迷糊糊的只知道喘息和扭动,一只白嫩嫩的小手不知所措的捏紧自己的衣角,另一只紧紧的抓着聂北胸膛上的衣服。

    身下是一具玲珑的身体,香气撩人,青涩却诱惑十足,聂北控制不住了,伸手去扯小玲珑身上的衣服,小玲珑现在脑子里昏陀陀的,哪里知道危险在靠近,好在这黑夜里瞎灯盲火的,聂北一时间脱不了她的黑衣劲装,但聂北却撩起她下身的裙摆,脱下了她那件纯白色的亵裤。

    在黑夜里,聂北一双瞪大的眼睛楞楞的盯紧身下小玲珑粉胯下那个小山包,周围依然干净,森林还未开始生长,倒是有不少绒毛,山包上一道小小裂谷,谷口紧闭,一丝裂线红嫩欲滴,丝丝水迹清晰可见,那颗红色小r丸夹在裂谷里面,随着躁热昏沉的小玲珑玉身轻扭偶尔露出一点影子,聂北那双眼已经开始慢慢泛红了,瞪得像双牛眼一样。

    口水都快滴了下来,忙吞回肚子里的时候聂北能听到喉咙的声响,呼吸也有点急促,下面的兄弟已经涨得发痛。

    聂北手和嘴停下来已经好一会儿了,迷糊中的小玲珑也清醒了很多,发现身体下面凉飕飕的,一看,玉面顿时红到耳根处,整个身体一阵臊热,那双滑腻柔润的小双慌慌急急的掩护着下面的少女圣地,颤抖着声音道,“坏、坏人,你不要看啊!好羞人啊,冰姐姐说不能让男人看身子的呀!”

    聂北才回过神来,“不看都看了,再说了,有什么好羞的!”

    “我不要,啊……坏人你、你干什么?”

    “脱衣服啊,你没看到吗!”

    聂北快速的把裤子脱了下来,再把底叉也脱掉,一丝不挂的跪在小玲珑的腿间,傲龙高耸直指,红紫紫的头部和粗壮的径部,端的是吓人。

    聂北粗大的手毅然用力扯开小玲珑那双白嫩柔润的小手,然后丝丝颤抖的按在了小玲珑那粉嫩水润、润滑腻腻的花田胜地上,没什么毛的圣女蓝田粉胯水润温温,滑腻潺潺,热力惊人,聂北的心都酥了。

    小玲珑圣地失守,浑身颤栗,如玉砌一般的瑶鼻呼吸一窒,嘤咛一声周身无力,火艳的粉面犹如盛开的水仙一般,诱人垂涎。

    聂北的大手掌在小玲珑那水润潺潺、粉嫩红艳的粉胯处轻擦慢搓,手指轻佻细拔,偶尔沿缝抹水,挖勾探蜜,小玲珑再也无法忍受那份躁动酥痒的感觉,身子不安的扭蠕,小腹处粉嫩嫩的皮肤一突一突的直跳,仿佛抽搐一般,粉胯轻抬,似乎在迎合,又似乎在躲闪。

    小玲珑忽然一阵婉娈欲绝的哀啼:“唔呀……”

    羞怯紧闭的一双清灵单纯的眼睛此时柔媚水润,雾缭汽绕,迷离梦幻,轻轻一睁,哀求和不安的睇了一眼聂北,娇滴滴的哀求道,“坏人,你的手指不要、不要c进玲珑里面去,好酸好痒的,拔出来好吗坏人!玲珑怕!”

    聂北鬼魅一笑,邪邪的yy的,不回答小玲珑的话还附下头去,一把封住了小玲珑那樱桃一般娇艳欲滴的小嘴,牙齿灵巧的挑动着小玲珑的牙关,再一次扣关而入,灵巧的舌头很快便在小玲珑那娇艳多计滑腻温润的小嘴里逮住了她那闪闪躲躲的滑腻小舌头,把它吮吸出来贪婪的舔弄纠缠,一手在下缓缓c磨扣挖,另一只手登山去……

    三路大军齐出,粉嫩嫩如玉似水的娇躯很快就被三路大军攻陷,阵阵战火开始在小玲珑那粉出水来的娇躯上燃烧,烧得小玲珑粉面如潮,躯体不安蠕扭,瑶鼻急促的喘息带出阵阵的哼吟,紧抿的娇艳小樱唇两辨红润腻滑的粉唇偶尔一张 ,一声婉哀绝的糯呻荡入骨髓。

    聂北孤军深入火热花田的手指抵在那层薄薄的少女之膜上轻刮快挖,小玲珑那布满了粉色的娇躯顿时打了个激灵,甜心的小嘴圆张,一声哀呼:“咿呀……坏、坏人啊,快出来,我、我要nn了、呜……”

    聂北只觉得滑腻紧缩水润娇嫩的花田蜜道内一股热热的潮水涌了出来,从深入内部的指尖一之往外出来,最后打湿了自己整个手掌,顺着手掌滴落而下,湿湿淋淋的,滑腻而粘稠。

    小玲珑虽然小,身子却很是敏感,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觉得自己飘飘然的,最后一个激灵让全身都酥麻酸痹,却是想nn,结果……小玲珑臊热的脸蛋滴得出血来,颤颤的睫毛轻轻动了几下,最后羞赧的露出了一丝缝隙,偷偷观看压在自己身上的坏人。

    她忽然一声羞到了极点的哀呼:“啊……坏人你、你……唔……”

    最后她再一次羞得闭上了眼。

    聂北依然美美的舔吮着手掌上的花蜜,只觉这花蜜凉凉的,稠稠滑滑,似乎带些甜,多半是他心里甜所以才甜。

    聂北把最后吮到嘴里的花蜜含住,然后附下头去,找准小玲珑那混润润嘟嘟可爱的樱桃小嘴,对上了,轻易的钻开了她那两排轻咬的小玉贝,凉凉的花蜜渡了过去,小玲珑似乎感觉到了这凉凉腻腻的花蜜是从那里出来,羞涩闪躲却水雾缭绕的双眼微睁,喉咙里发出呜呜的拒绝,扭蠕着娇躯似乎在挣扎,但这是徒劳的,不多时她便半推半就的把自己那刚刚适宜耕耘播种的花田花心里分泌出来的花蜜吞了下去,滑过她那粉嫩的喉咙一直吞到肚子里去……

    不多时聂北松开了小玲珑那粉润光泽的小樱嘴,见小玲珑媚媚水水的娇柔样,聂北的心更是蠢蠢欲动,下面的庞然大物更是涨痛,不由得诱声道,“小玲珑,喜欢不喜欢坏人这么欺负你呀?”

    “唔……”

    小玲珑似懂非懂的嘤咛一声,那双能渗出水来的汪汪明眸飞了一眼聂北,怯生生的哀求道,“坏人,你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放开玲珑好不好!”

    聂北摇了摇头,轻轻yy的笑道,“坏人哥哥现在很难受,好想好想把涨痛的东西深深c进你这娇嫩嫩的身体里去,然后爽快的在你那刚刚好的嫩田里翻‘犁’布雨滋润再给你散播种子,让你舒服让你怀孕。”

    小玲珑不知道那么多,更不知道怀孕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见聂北说要把他那庞然大物c到自己那小小的身体里去,她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聂北暗怪邪恶怪自己多嘴,所以不再出声,伸手轻轻握住‘暴怒狰狞’的庞然大物慢慢的向小玲珑的粉胯靠去,随时要把‘犁’耕c进去,然后真的耕耘播种一番。

    小玲珑浑身颤抖着,显然被吓得不轻,奈何刚才被聂北弄得酸麻不已,浑身无力,现在真是任聂北施为了。

    聂北那庞然大物的头部先是碰触小玲珑那秀美的大腿内侧,那粉嫩嫩的皮肤给聂北全所未有的感觉,浑身发热,欲火高烧已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小玲珑对男女之事不懂,但她看到聂北身上这根东西如此恐怖吓人,本能的害怕,待她看到聂北握着它向自己那羞人的地方靠去时她更是惶恐,一双嫩手推搪着聂北的身体,死活不让聂北靠近。

    但聂北此时要靠近她这弱小又酥麻的身子怎能阻止得了,聂北把r棒触碰到她那水嫩粉红的裂谷缝上时,她浑身刺激得泛起一阵阵j皮疙瘩,颤抖着,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刺激的。

    多半是害怕的,一想起聂北要把他那东西刺到自己下面去,她已经吓得花容失色了。

    聂北已经满面涨红,特别是r棒碰触到水嫩粉红的裂谷时,那种消魂和刺激差点让聂北把持不住,握住庞然大物的手也开始颤抖着,但还是慢慢的向前推进,可是裂谷的大门聂北那庞然大物就是进去都艰难。

    聂北索性把小玲珑那双秀美白嫩的大腿压到最开,此时粉白的小山包上那条水嫩粉红的裂谷微微裂开来,能清晰的看到裂谷中‘卡’住的那颗r团儿,红润润的水嫩嫩的,聂北再一次咽一口口水,瞪着一双牛眼握着庞然大物再一次抵在小玲珑的小裂谷口上,微微用力向里面推进……

    放纵下去 第004章 娇嫩小玲珑(2)

    好不容易才把r棒推进去,小玲珑下身已经开始慢慢渗出血丝来了。

    小玲珑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颤声道,“坏人哥哥,求求你,我、我怕,我那里好小,你会捅死玲珑的,玲珑不要,呜……”

    小玲珑的哭声让聂北清醒了不少,看着少女下身流出来的血,再看小玲珑那绝色惊人粉嫩似脂若玉的脸蛋儿一副煞白的神色,聂北终是不忍。

    聂北内心几番挣扎……

    “唔……”

    聂北把庞然大物的头部退出出来的时候小玲珑忍不住一声轻哼!显然连退出来都受不了,但她那双媚水水的眸子似乎有些好奇。

    聂北把庞然大物退出来再查看一下小玲珑那道水嫩粉红的裂谷,此时裂谷还未完全合上,谷壁红润润水嫩嫩的,很是诱人,不过聂北也放心了些,好在退了出来,少女的小裂谷只是出点血而已,创伤不大,根本没影响日常活动,自己也没夺走她的处女清白,可自己还是难受得要命。

    “小玲珑,刚才哥哥没吓到你吧?”

    聂北轻轻的把小玲珑的身子搂抱入怀,隔着黑衣抚摩着她的粉背。

    小玲珑羞涩的埋头到聂北怀里,依然心有余悸的道,“坏人哥哥,我、我怕,呜……”

    聂北好一阵惭愧自责。为了不给少女的心留下y影,聂北安慰道,“其实哥哥刚才那样刺进去,你会只是会痛一会儿而已,接下来会很舒服的。”

    “真的?”

    “着的,我骗你是小狗!”

    “恩……”

    小玲珑显然信了聂北的话,点了点头,可还是道,“可是我、我还是很怕!坏人哥哥不要再刺进去了好不好?”

    “好!不过你得帮一帮哥哥才行!”

    “怎么帮?”

    在聂北的唆使下,小玲珑怎么的都不肯用她那诱人的小嘴为聂北吸吮,只答应用手帮聂北套弄,她生涩的动作和无知的表情,还带丝丝泪珠的粉脸,聂北有种犯罪的感觉,但自己犯罪还少吗?聂北自问不少了,所以多一件少一件都不是问题了。

    在小玲珑那双小手的套弄下,聂北胯下之物更加的高涨,小玲珑单手勉强握住,套弄得也实在辛苦,换了几次手都没把聂北的弄出来,一个劲的问聂北好了没。

    聂北看着她那粉嫩嫩的大腿和刚才让人犯罪的粉胯,粉胯上那翘挺的小p股,聂北忽然心里一动,说道,“小玲珑,停一下,哥哥教你个舒服的。”

    小玲珑的脸蛋儿红扑扑的,到了这个地步,她一知半解的男女知识虽然让她害羞,但还未有多少这方面道德的意识,有的只是教规里训导的不可靠近男人而已,可她见自己靠近坏人哥哥这么久,除了浑身酥麻和刚才被刺一下疼痛欲裂之外,实在没什么好怕的,所以她现在对聂北没什么害怕的,有的只是本能的害羞,她低着头停下了动作,也不看聂北,只是在那里瓣着自己那十只白嫩修长的手指。

    “转过身背对着我然后坐下来,乖!”

    小玲珑迟疑了一下,便依聂北所言背对着聂北坐到聂北双腿上,聂北双手穿过她黑衣包囊下的小蛮腰,把她那娇柔玲珑的身子搂向自己胸膛,然后撩起她小蛮腰以下的衣物,双手用力把她那娇小的身子微微抱起,温声道,“小宝贝,把你双腿并拢起来夹紧。”

    小玲珑不解,但还是羞涩的依了聂北,并拢她那双粉嫩的大腿,而聂北此时一手固定小玲珑温香的身体,另一只手伸到自己胯下把庞然大物轻微压下,持水平状态,然后托起小玲珑的身体让她的粉胯股沟卡在‘水平’的庞然大物上。莆一接触,两人都忍不住打个颤。

    聂北就这样在小玲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