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14 部分

第 14 部分

    聂北就这样在小玲珑的股沟和粉胯处磨c,庞然大物被小玲珑两条粉嫩的大腿夹住,又摩擦到小玲珑粉嫩的山包和裂谷门缝,一阵阵快感传来,聂北阵阵消魂。

    而小玲珑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在聂北一阵阵的磨、c下,她喘息得越来越急,娇嘘嘘的,身子已经软倒在聂北怀里,任聂北施为。

    “唔……坏人哥哥,我身体怎么啦,好热,好痒呀!”

    “嘿嘿……喔……”

    磨、c了好一段时间的聂北终于忍不住火山爆发了,一阵阵的s到小玲珑的大腿内侧,舒爽得很,要能c进裂谷里s的话……想着想着聂北再一次狂s,小玲珑粉胯处已经被s得r白一片,湿腻腻的。

    此时未经人事的小玲珑也是娇吟一声,“哎……”

    然后浑身打颤,一股清澈的y体从小裂谷中缓慢的流了出来。

    整理好身上的污秽y体后,聂北抱着高c后的小玲珑在怀,用衣服包囊着她的身子,两人在一起温存了好一会儿,小玲珑还是没敢抬头看聂北,龟缩在聂北的怀里,浑身潮红欲滴,倒是少见。

    “小玲珑,刚才是不是有种想nn的感觉,爽吧?”

    “唔……”

    小玲珑呢喃一句而已。

    “那下次还想不想呢?”

    “羞!我不说!”

    “嘿嘿……”

    聂北捧起小玲珑的脸蛋儿,见她羞赧的闭死双明眸,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煞是动人,聂北情不自禁再一次吻下去,小玲珑嘤咛一声默然承受,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也就自然多了,而事实上小玲珑已经不止一次被聂北吻了。

    这次聂北抚摩上她那对小玉峰,轻柔柔的抚摩着,小玲珑娇滴滴的道,“坏人哥哥,不要,好痒!”

    “要的要的,多抚摩几下我的小玲珑这里才会长得快。”

    “坏人哥哥……”

    聂北抚摩着小玲珑那娇俏嫩滑的身子,身下那庞然大物慢慢的又开始‘热情’起来,小玲珑第一就感觉到了,惊呼一声,“啊……坏人哥哥,它……它又来了,好吓人呀!”

    聂北惦记着小玲珑那柔润水嫩的小嘴,忍不住诱惑道,“小玲珑,坏人哥哥好难受,要不哥哥c到你下面好不好!”

    小玲珑轻咬着自己那红嫩的下唇,怯生生的道,“呜……不要,玲珑怕,等玲珑长大了能装得下再被坏人哥哥c进去,好不好!”

    聂北恨不得现在就不管不顾要了她,微微发赤的眸子邪恶得很,几番变幻,最后还是狠不下心来,不过小玲珑那r嫩嫩红润润的小嘴一定不错,不比下面那才适合耕耘播种的花田嫩道差,“那小玲珑,你得帮坏人哥哥吸它,用嘴吸它,这样坏人哥哥几不会c进你下面去,好不好?”

    小玲珑几番犹豫,水汪汪的眸子瞄了一眼聂北,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聂北番身躺下,那涨红的庞然大物高耸直指,那紫红涨大的g头很是吓人,小玲珑滑下身子,翘翘rr嫩嫩的小美臀坐在聂北的胸膛上,弯下娇嫩的身子,嫩嫩的小手怯怯有些颤抖的握着聂北那庞然大物的‘身躯’,仿佛被烫到一般,猛的缩了回来,害怕的道,“坏人哥哥,它、它怎么这么烫,我好怕!”

    “你娘亲来的话一定不会怕,而且还会很喜欢!”

    邪恶的道。

    “我娘为什么会喜欢它!”

    “因为你娘就是因为有这东西c进身体里才会有你嘛!当然会喜欢!”

    “啊……”

    小玲珑那双黑白分明的灵眸好奇的一转,举一反三道,“那坏人哥哥是说娘是被你这东西c进去才可以生下我吗?”

    “……”

    聂北很无语!

    “那玲珑可以像娘那样生个小小玲珑吗?”

    “能!”

    聂北强忍着留鼻血的冲动没把这好奇心强烈的小玲珑给正法。

    “那……那坏人哥哥,我还是不帮你吸了!”

    “为什么!”

    聂北被欲火烧死快了。

    “我要坏人哥哥c到玲珑下面去吧,小玲珑不怕痛了,玲珑要像娘亲那样生个小小玲珑出来,玲珑喜欢小小玲珑!”

    小玲珑天真的说道。

    聂北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声音颤颤的道,“改天吧改天吧,今天你先帮我吸了再说!”

    “坏人哥哥你说话要算数哦!”

    聂北‘恶狠狠’的道,“我说话不算数的话我跟你性!”

    “那你也要帮娘弄,让我娘再生一个玲珑,那就有人和我说话了,好吗坏人哥哥!”

    聂北把头点得跟拨浪鼓一般,忙道,“一定一定,不过现在快帮我吸它呀,等一下它死了怎么让你生小小玲珑呀!”

    小玲珑难小嫩的玉手再一次握上聂北身下那庞然大物,显然有了第一次的心理准备,这次小玲珑没有被聂北那庞然大物那烫人的热度给吓到,好奇的道,“我握不住它啊,它在颤动啊坏人哥哥!”

    “你套弄它几下,然后张嘴吞下它!”

    小玲珑按聂北的意思用那比婴儿还要嫩些的小玉手轻轻的套弄着聂北那庞然大物,聂北忍不住舒服的哼了一声,“嗷……”

    聂北怕到时候那男人婆来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忙道,“小玲珑,用嘴吸它!”

    小玲珑显然有些害怕,望着那紫红紫红的g头,她不知道自己的嘴能不能塞得下,见聂北催促着,她便闭上清澈的眸子,嘤的一声认命似得张开小嘴附下头去,把聂北那庞然大物的前头半截塞进了她难娇嫩嫩红润润的小嘴里。

    一阵颤栗的舒爽爽到了骨髓里去,让聂北咝的一声吸了一口凉气,差点就喷发出来,这小嘴……小而夹,温润滑腻。

    小玲珑似乎天生有这方面的天赋,把聂北的庞然大物含进去后便开始轻轻的吞吐,笨拙的开始舔弄,那笨拙的柔腻小舌头很柔很柔……

    慢慢的聂北感觉到了一种被包在火里的感觉,浑身爽得十万个毛孔都张开了,只想大呼出声。

    小玲珑吞吐得时喘气唔唔唔的,和吞吐间那咻咻声很是相配,刺激着聂北的肾上腺素分泌,那庞然大物更是涨大,把小玲珑那娇嫩红润的小嘴塞得满满、嘟嘟涨涨。

    “噢……怎么……噢……”

    聂北忽然间怪叫几声,却觉得下面忽然间从灼热的火里掉入到冰窟里,忽然之间的转变让聂北浑身都打了个冷颤。

    这是聂北真切的感受到什么叫作冰火两重天了,忽然的转冷聂北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却见小玲珑依然孜孜不怠的吞吐着,那双羞怯怯的眼睛被聂北的怪叫弄醒了过来似的,微微睁开来睇了一眼聂北,把吃得正起进的r棒吐了出来,只见晶莹的津y还相连在一起,小玲珑伸出那柔柔红红的小舌头往四周一转,两唇舔了个干净,好奇的问道,“坏人哥哥,你怎么好好的叫了起来,吓到玲珑了!”

    “你的小嘴怎么可以一会火辣辣的一会忽然转冻呀?”

    聂北很好奇,差点就s了,那感觉,刺激得很。

    “我也不知道呀,就是平时和火姐姐练功时她教我的,说什么以后人家会用到,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坏人哥哥这坏东西好奇怪哦,现在竟然还这么涨!”

    小玲珑很显然对聂北那根东西比教好奇一些!

    火姐姐?不会就是那个四大护法中的火护法吧?“是不是你们幽幽教的火护法?”

    “我只叫她火姐姐,火姐姐整天穿得像只火j一样,我不喜欢,人家都说了不喜欢她都不换,还是冰姐姐平时穿白衣服好看!”

    “……”

    小玲珑见聂北不再出声,便又埋下头去……

    “喔……”

    这次又变回了火热,聂北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既然是跟随那什么火姐姐学的,而那‘火j’又是四大护法中的火护法,想必也学了不少媚功,能瞬间弄出这么一火一冻来也许没什么出奇的,但有一点绝对没错,那一热一冻间,真的很容易让人消魂。

    小玲珑的小舌头现在很是灵巧了,聂北被她那火热的小嘴儿含住轻吮、吸、咬、蠕、卷、舔弄得浑身颤栗,一阵阵的快感传上大脑,气也越喘越粗。

    “噢……小玲珑,再吞深一点,对,噢……”

    聂北觉得一个大男人‘怪叫’很失败,但……那感觉他真的只想叫……

    “噢……又来……咝……”

    小玲珑难红润嫩嫩的小嘴儿这时候又开始瞬间变冻,还有那强烈的吮、吸,让聂北的快感仿佛股票拉抬一般,高昂得很!

    “噢……怎么……热……”

    这一瞬间忽然又转热,聂北从冰点忽然达到沸点,两个极限,那份极度的落差刺激让聂北积储了大量的快感。

    “热……冻……热……冻……”

    到最后这一热一冻变得很快,小玲珑那灵巧的小舌头舔弄吮吸已经刺激不到聂北了,因为聂北此时脑子里只有极度的热和冻,两者间迅速的转换,那份快感能把那些小动作完全掩盖。

    “噢……”

    聂北再一次鬼叫,双手忍不住按下小玲珑的头,庞然大物忽然c到了她的喉咙里去,极度刺激的聂北忘记了小玲珑的感受,一下子c了进去,在深喉里忽然爆发,一股股浓浓白白的y体s了出去……

    事后……

    “对不起啊小玲珑,坏人哥哥以后和你说一声再那样好不好?”

    “呜……玲珑的喉咙现在还痛痛的,坏人哥哥,你个大坏蛋,呜……人家以后不帮你弄了,打死你个打坏蛋坏人,玲珑以后吃不下饭会饿死的,都怪你!”

    小玲珑用手指擦着嘴角处的r白色y体,哭得梨花带雨,另一只手握着粉拳砸着聂北的胸膛怦怦直响,一副很是委屈的模样。

    “……”

    有没有这么严重呀,吃不下饭!

    “咳、咳……”

    哭着哭着小玲珑便是一真咳嗽,显然那喉咙还是不太舒服。

    聂北搂抱着小玲珑那嫩嫩娇娇的身子,怜爱非常,自责道,“都是坏人哥哥不好,害我的小玲珑这样,下玲珑想要什么,坏人哥哥一定帮你达成!”

    “真的?”

    果然,小玲珑一听聂北的话顿时止住了眼泪,挂着泪珠子的粉嘟嘟小脸犹如早晨的水仙一般,娇艳欲滴,粉粉致致、水嫩嫩的,让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

    聂北就忍不住啄了一口,见小玲珑只有忸怩没有害羞的模样儿,聂北又忍不住再亲多一口,才道,“坏人哥哥说话算话!”

    “我、我要小小玲珑陪我玩,坏人哥哥,要多久才可以像娘亲生下玲珑一样生下小小玲珑,人家现在就想,坏人哥哥你可不能抵赖哦,冰姐姐说抵赖会没牙齿的!”

    “……”

    小玲珑一声哀婉欲绝却又带些妩媚的呢喃,让聂北才喷发的欲火再起。但此时营帐那边传来了寒冰那男人婆的呼唤,“玲珑,你在哪里?”

    “啊……”

    小玲珑一阵惊呼,忙挣脱聂北的怀抱,“是冰姐姐在找我,我、我要回去了。”

    “我知道!”

    聂北倒没多少惊慌,有的只是郁闷而已,暗想这男人婆总没干过好事,起码没对自己干过好事,或许我恨得下心真的要帮小玲珑完成她的‘心愿’呢?男人婆实在可恶,小玲珑的忙自己现在是帮不上了,到时候直接帮你这男人婆好了,聂北yy的想着!

    小玲珑飞快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见没什么纰漏才要走,却被聂北拉住,小玲珑娇娇腻腻的道,“快让我回去啊,冰姐姐发现的话……她会杀了你的!”

    “那小玲珑舍不舍得我被你冰姐姐杀死呢?”

    “我不要冰姐姐杀你,我想坏人哥哥活着。”

    小玲珑说得很坚毅,接着一句让聂北好生郁闷,“坏人哥哥还未教玲珑怎么生个小小玲珑!”

    聂北有好气又好笑,同时内心万分怜爱,“亲一下我,就让你走。”

    “……”

    小玲珑刚才情不自禁或许不觉得什么,现在多少有点放不开,但见聂北一副鼓励等待的模样,还是蹬起脚来把少女的吻勉强的吻在聂北的下巴处,红晕却飞到了她耳根。

    “小玲珑,我们今晚的事可不要告诉你那凶巴巴的冰姐姐,要不然你坏人哥哥就死定了!”

    “冰姐姐为什么会杀你呢!”

    “你反正不告诉她就是了!”

    “可是我没骗冰姐姐的习惯呀!”

    “谁叫你骗她了,你只是不告诉她而已,不算骗,懂了吧,不告诉就不是骗!”

    聂北觉得自己够邪恶的了!

    “也是,呵呵!”

    两人才分开,冷美人寒冰却到了,“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

    小玲珑结巴得说不出话来,脸色红润一片,好在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了,夜色遮掩了很多东西。

    “我们在干什么关你这男人婆什么事!”

    “你……”

    “冰姐姐,你不要生气,我就和你回去。”

    “玲珑,你心地太善良了,容易被人骗,再说了,这臭流氓一定是坏人,你管他死活,我还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寒冰冷冰冰的道,一想到这混蛋刚才对自己做的事,寒冰就想一剑刺了这混蛋,然后剔烂他那可恶的坏笑脸,顺便把他那色色的眼珠子挖出来……

    小玲珑低着头,忍不住露出一谁微笑,心想:坏人哥哥当然是坏人!而且不是一般的坏,对人家……

    “玲珑,你怎么啦?”

    “啊,没、没事!”

    小玲珑此时才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随冰姐姐回到了营帐内。

    寒冰探究般的神色盯着小玲珑好一阵,温声道,“是不是外面那臭男人欺负你了,告诉冰姐姐,我一定杀了他替你出气!”

    “不、不要!”

    小玲珑急声道,“才、才不是他欺负我,只、只是……”

    小玲珑从来都不会说谎,所以话说得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的,还一脸的红晕。

    “玲珑,冰姐姐你都要隐瞒吗?”

    “我、我不是……只、只是……坏人哥哥他、他其实人不坏的。”

    小玲珑这时候一点都不玲珑,支吾半天才说完一句话。

    寒冰冷哼一声,“他不坏世界上的男人都变好了。”

    “不是的、不是的,坏人哥哥他……”

    “好了,不说他了,不过你以后少点靠近他,听到没有!”

    “哦!”

    小玲珑低着头应了一声。

    “你刚才是不是为帮他运功疗伤了?”

    寒冰此时又换一副态度,平淡淡的。

    “冰姐姐,我、我……”

    “你帮他治疗过,他应该死不了吧?”

    “坏人哥哥已经、已经没事了。”

    小玲珑脸蛋儿又是一红,心想坏人哥哥有事才怪了,刚才还欺负人家。

    寒冰自言自语的道,“这我就放心了!”

    “冰姐姐,你说什么呀,玲珑听不清楚!”

    “呃……没、没说什么,早点睡!”

    “哦!”

    小玲珑依然睡不着,接着卖弄的说道,“冰姐姐,玲珑知道怎么可以生下小小玲珑了!”

    “小小玲珑?”

    “对呀,就好象娘亲生我一样呀,玲珑也可以生下小小玲珑的!”

    小玲珑觉得自己知道一件事应该很值得宣扬一下,特别是冰姐姐火姐姐她们,对她们说让小玲珑觉得有点自豪。

    寒冰又好气又好笑,羞红着脸笑嗔道,“胡说八道,玲珑都不小了,怎么可以说这些……被人听到会笑话你的!”

    “人家才没胡说八道,只要坏人哥哥帮忙就行了!”

    “他……”

    寒冰忽然弹了起来,抓住小玲珑的双臂,四下扫视着她,审问似的问道,“玲珑,你告诉姐姐,那坏蛋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他有没有抱你摸你什么的?”

    “有……啊没有!”

    小玲珑红着脸低着头,现在她觉得自己很失败,现在冰姐姐也骗了,同时也把答应坏人哥哥的事给搞砸了,什么都做不好!

    “我要杀了他!”

    寒冰那里还需要听什么,拔出剑气疯了走出去……嘴里还不停的嘀咕着,“我再也不心软了,我要杀了他,再也不心软了……”

    放纵下去 第005章 玉涡风吸(1)

    夜里有人睡了却有人没睡,下半夜寒风呼啸,聂北畏缩在一颗树的树d了,事实上他对小玲珑的‘诚实’度有足够的认识,在小玲珑被男人婆带走以后,聂北就想着避避风头,果不然,聂北在暗中发现男人婆提着寒光闪闪的利剑像个疯婆一样到处找自己,要是被她逮着的话……聂北很自然的望了望下面的兄弟,想道,多半是大命保得住亦要丢小命,都是命啊!

    现在聂北想着到底要不要趁夜摸入营帐内把黄夫人这对母女给救走。

    但十几个营帐搭在一块,鬼才知道她们到底被看守在哪一个营帐里面,要是再碰但男人婆的话……聂北都觉得自己的生命是吊在竹尾上的,迎风飘荡,十分没保证。

    犹豫间,一阵沙沙声传来,聂北耳朵比常人的灵敏多了,大老远便听到,聂北以为是什么野兽,猛警惕的做好了动作,匕首也握在了手上,随时而动。

    但这杀杀声却在不远处停了下来,聂北正想伸出个头去观察一下时,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声音,“蛇主,是我!”

    “你……蟒蛇?”

    聂北被冷不防的吓了跳,好在反应不慢,要不然还真的以为遇到了鬼。

    “是属下!”

    蟒蛇显然也怕聂北一匕首刺了它,所以现在才蠕动着身体出现在聂北跟前。

    “你能不能别老是吓

    好色女博士sodu

    我,顶你个肺!”

    聂北本来条气就不顺了,现在更是没好气。

    “属下不是故意的,只是……”

    蟒蛇微微吐着信子,那双怪异的蛇眼盯着聂北手中的匕首,意思实在明显不过了,它怕冤死在聂北刀下。

    聂北没多纠缠,而是问道,“你鬼鬼祟祟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吓到我小心我用刀剥了你的皮!”

    蟒蛇吐了吐蛇信子,显然有些胆怯,蛇头向后昂了一下。

    聂北不等它回答又问道,“你不是在那鬼森林里的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又是怎么过那道天蛰……深渊峡谷的,又怎么找得到我的?”

    “深渊峡谷其实有一条道的……”

    “什么?”

    聂北恨不得剥了这条蠢蛇的皮来做二胡,恨声道,“那你当时还说没有,害得我……害死那么多蛇!”

    认真说起来聂北还真没在那鬼森林里吃什么亏,倒是死了不少蛇,所以聂北说到最后自己都有点讪讪。

    “其实属下不是有心要骗蛇主你的,而是这条道实在隐秘,在之前我们也都是不知道的,而是蛇主你走出森林后我们才开始有意的寻找的,甚至还死了不少蛇,后来才找到,这条道说起来也不算什么道,其实还是一条悬崖,不过这悬崖有点特殊,所以我才能上得来。”

    聂北好奇道,“到底什么样的道?”

    “一条扭曲的悬崖壁裂缝,裂缝大小不一,我挤着身体顺着裂缝上来,没什么危险,不过蛇主要是想进出森林的话……”

    “那又怎样?”

    “还是走不了那条道的,因为蛇主没有我这样的身体。”

    蟒蛇不无自豪的说道。

    聂北恶寒,忍着想宰了它的冲动问道,“那你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蛇主的气息其实对周围的蛇都有刺激作用的,能让周围的蛇感受到你的存在,在没你授意之下很少有聪敏的蛇的会靠近,所以要找蛇主你只要顺着问下来就找到了。”

    “聪敏的蛇不会靠近,那不聪敏的呢?”

    “会!”

    “看来你这条蠢蛇不怎么聪敏!”

    “……”

    蟒蛇还真不怎么聪敏,事实上它听不出聂北的讽刺意思。

    这时候聂北才想起一件很‘严重’的事,y恻恻的盯着蟒蛇问道,“蟒蛇,你来这里很久了吧,都看到了些什么呢?有没有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事?”

    “没、没有,才、才来到,才来到……”

    聂北y恻恻的笑了,“嘿嘿……是吗,那好,来来来,好久没见你了,过来我摸摸,咦,你怕什么,别跑,站住,死蛇,看我不挖了你眼珠子,竟然敢偷看老子和小玲珑小老婆亲热,找死!”

    一人一蛇,蛇在前蠕动飞快,人却在背后狂追不舍……

    黎明前,聂北依在一棵树干上,脚下踩着蟒蛇那圆溜溜肥滚滚的身躯,手中那把军用匕首在它那灰灰斑斑的蛇鳞上来回刮动,似乎在磨刀,聂北望了望几十条怪异的小蛇向男人婆寒冰等人所在的营帐中溜去,狠狠的吐掉口中的细草丝,瞥了一下被踩在脚下吓得一动不敢动的那条蟒蛇,不太自信的问道,“我说你说的这几十条小东西到底行不行的,看上去怎么看都像剧毒蛇,到时候别把她们这些娇滴滴的女人给我咬死了,我要的只是麻醉她们而已,要是毒死了我的小玲珑我有你好看,非刮光你身上这层臭鳞不可。”

    “属下哪敢有所差池呀!一切都是按者主你的要求去做的,这些都是从森林里跟随属下出来的麻醉蛇,剧毒没有,咬了人最多也就是让人三四个钟内酥麻无力而已,绝对无毒的,还不会造成身体上的后遗症,蛇主放心,夫人安全着!”

    “别以为出个馊主意然后口乖乖就没事了,你偷看的事还未了呢!”

    聂北恨恨的道。

    蟒蛇蛇信子早就不敢吐了,低着蛇头一副被打败的模样。被聂北追上之后少不了聂北一顿虐待,现在又被踩在地上‘磨刀’,它早就没脾气了,反而担心聂北那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在身上磨来磨去的,实在吓‘蛇’。

    派麻醉蛇偷偷去把全部的黑衣女子咬一口,然后让她们全部麻醉,聂北再出手救人,这是蟒蛇被聂北追上逮住时讨好的主意,这才让聂北少点虐待它。本来聂北是不想这所谓的麻醉蛇咬小玲珑的,咬那男人婆倒是解‘恨’,可这些麻醉蛇不可能知道哪个是哪个,根本分不清这些,聂北又怕到时候咬错了反而没咬那男人婆的话,嘿,那就白忙活了,所以忍下心让麻醉蛇一起咬一口算了,多半连黄夫人和她女儿黄衣少女都要被咬,聂北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到时候救她们出来就万事大吉了,当然,这是在成功的前提下才行。

    “喂,蟒蛇,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行呀!”

    眼看天就要亮了,再不行的话她们都醒来了,蛇还想咬得到她们?聂北急,只想掐死这条死蛇,让自己追了那么久,早点被自己逮到不就好了,乃乃的!

    “快了快了!”

    指挥蛇去麻醉别人,聂北也算是前所未有的一个了,就算对方是绝世高手也是防不胜防,谁能防一条细小无声的小蛇入屋咬人?

    事实上确实是如此,不多时那几十条的麻醉蛇已经慢慢的溜回到蟒蛇身边,任务完成。

    聂北不知道这所谓的麻醉蛇到底管不管用,虽然它们任务完成说得‘理直气壮’,但聂北终究不太自信,谨慎的向男人婆带头搭建的营帐潜去,身边有一条麻醉蛇跟随,它说营帐里发现特殊情况:有两个在一起的。

    聂北自然认为是黄夫人和她女儿了,那正是目标,于是这条麻醉蛇带路。

    聂北潜到一顶营帐外,想都不想就撩开营帐布帘闪身进去,营帐内虽然一片漆黑,但聂北还是能发现躺在营帐里的两个女人不是黄夫人母女,而黑衣女人。

    聂北这时候也信了蟒蛇所谓的麻醉蛇了,所以大胆得很,干脆点起营帐内的小油灯,里面顿时明亮起来。

    有光了,聂北也看清楚这两个女人的容貌了,她们都是醒着的,她们从聂北进来开始就醒了,只是动不了而已,其中一个聂北最为熟悉,就是小玲珑,那脸蛋儿聂北就是想忘都忘不了,此时正诧异的望着聂北,有点惊喜又有点迷茫的样子,眼睛一眨一眨的,长长的睫毛随之而动,很迷人。

    聂北本来想出声关心几声小玲珑的,但看到她旁边还躺着一个眼睁睁的女子,便不好表现得太那个,省得小玲珑难做。

    躺在小玲珑身边的女子那双眸子似乎……很冷,还有怒,正瞪着聂北,瓜子脸白皙如玉,却不失红润,紧抿着的红唇很优美,玉彻粉雕的瑶鼻秀直,冰肌玉骨,这副容貌端的是倾国倾城,只是表情太冷了些儿,而身段更是没话说,因为卧躺下来的缘故,她那对迷人的玉女峰此时圆圆的耸起,撑起胸前一片黑衣,这是小玲珑所不能比的。

    咦……这身形……寒冰这男人婆?哈哈……

    聂北一阵得意的大笑,颇有小人得志的样子。

    “是不是你这臭男人给我们下了毒?”

    虽然是麻醉,身体会泛力,可嘴巴和眼睛却还是可以动的。寒冰怒瞪着聂北问道。

    聂北蹲下身来,伸出手来轻轻拂着寒冰的脸蛋,那肌肤真的很滑嫩,“你都有今日……呃、有今夜咯,嘿嘿,就是我下的,现在没力了吧男人婆,看你还凶巴巴不!”

    “臭男人别碰我,拿开你的臭手!”

    寒冰色厉内荏的喝道,却是娇弱弱的,看来麻醉不是对嘴巴没用,而是无法做到像麻醉身体那样而已。

    聂北不管她的喝斥,只是盯着她那婀娜诱人的身躯和那冷艳的容颜嘎嘎直叹,一副饿狼的模样,眼睛很少有离开过寒冰那高耸‘圆美’的胸脯,寒冰终于意识到了丝丝的害怕,“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小心我喊人了!”

    “你还是省点力吧,你那些黑衣手下和你差不多而已,你喊破喉咙都没人理你!”

    聂北总觉得这句话有点熟悉,可还是顺口说了出来,暗道:这话还真是坏人必备口头禅。

    聂北嘴动手也动,从寒冰白皙滑嫩的脸蛋滑下,直接抚上寒冰那浑圆挺翘的玉女峰,隔着衣物轻轻的揉搓,口中话不停,叹道,“想不到男人婆你竟然有如此本钱,嘎嘎,当真不可小看,只是你太冷了点,靠近些都觉得寒意人,整一个冰美人,这不好!”

    “你……”

    被聂北抚摩着羞人的玉女峰,寒冰羞怒非常,浑身绷得紧紧的,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眼神始终没有了冷酷,有的只是慌乱,“臭男人,你、你住手,你无耻!”

    聂北无所谓的笑道,“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英雄,无耻对我来说不算贬义,算个中等中等的评价吧,看来男人婆你还是不大分清形势!”

    聂北说完便把手从领口处伸进寒冰的衣服里面去,切切实实的触摸寒冰那高耸完美的茹房,温润滑腻又极具弹性,让聂北爱不惜手,寒冰的脸蛋不再冰冷一片,而是夹带着丝丝的绯红,而那双眼却是羞愤的盯着聂北。

    阵阵幽幽芳香散发,更添诱惑。

    聂北摸的性起,另一只手向寒冰的纤腰以下位置摸去,一把按在寒冰的粉胯处,正是羞人的所在,寒冰一个激灵,浑身打颤,脸色反而煞白了,厉声喝道,“臭男人,你杀了我吧!”

    “我说过,你想杀我,但我不想杀你,杀你这么一个冰美人,我怎下得了手!”

    聂北yy一笑,“我们还有很多事没做呢!”

    寒冰才发现,原来有比死更让人受不了的事,“你污辱我身子,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不放过又怎样?”

    “坏人哥哥,你不要伤害我冰姐姐,我不要你伤害冰姐姐,求求你了!”

    小玲珑看到聂北抚摩寒冰茹房的时候挺羞的,红润着脸蛋儿,却羞于开口出声,此时才出声为寒冰求情。

    聂北转过身来轻轻的在小玲珑的小嘴上啄一口,柔情道,“小玲珑放心,我只是惩罚一下你冰姐姐而已,不会伤害她的!”

    有寒冰在的情况下被聂北这样一亲,小玲珑一张脸蛋儿红得像块红布一样。

    寒冰楞了一下,接着就是双眼冒火,“臭男人,你要是敢对玲珑做出禽兽的事,我一定、一定……”

    “定个p,你现在自己都顾不了还那么多嘴!”

    聂北转过身来,戏谑的道,“要做什么禽兽的事也是对你做而已,谁叫你一路来多我诸多‘照顾’呢!”

    聂北说着就去解寒冰纤腰上的布腰带,寒冰嘴不停的怒骂聂北,可丝毫阻止不了聂北的动作,腰带不多时便被聂北解了下来。

    聂北没脱她的裤子,聂北怕自己会一发不可收拾,把持不住把这男人婆给上了,到时候旁边的小玲珑不恨死自己才怪了,再说了,以这男人婆的性格来看,自己强迫性的夺走她清白,她不追杀自己一辈子才见鬼了,聂北有放肆的时候,可没有不动脑子就放肆的,除了第一个女人,那次就真的想都不想!

    其他倒也有所想过,比如单丽华,这个美道姑,聂北就想过,虽然她的武功可能比寒冰还要高,可聂北不太惧怕,因为她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了,心态什么的都比寒并成熟,比寒冰更‘吃髓知未’,更能看开些事儿。而寒冰就不一样了,冷酷又好强,冷得要命,自己在小玲珑面前要了她身子,她能看得开才怪,被自己的女人追杀的话……聂北想着都觉得那是件痛苦的事!

    放纵下去 第006章 玉涡风吸(2)

    虽然聂北打定了主意不真刀实枪的‘干’,可不代表就停下了手,只见聂北不管寒冰的‘骂骂咧咧’和小玲珑的哀求,一手在揉搓寒冰的茹房,一手伸入她的裤兜里去,轻轻的抚摩着她那双浑圆修长的美腿内侧,感受那份快意!

    从聂北把手毫无遮隔的伸入到她衣服肚兜里揉搓她茹房开始,寒冰的身子就一会僵硬一会柔软,聂北力大些她身子就软棉棉的,同时也骂骂咧咧的,力少些她的身子便僵硬绷紧,似乎在微微颤抖着,再看她那紧张羞愤的模样,聂北内心反而温柔了起来。

    待聂北再把手伸入到寒冰的裤兜里抚摩那双浑圆修长的美腿内侧时,寒冰已经紧张得气喘嘘嘘了,也忘记了骂骂咧咧,反而是绷紧了身子闭上了眼,两行清泪流了下来,滑过她那微微泛红的粉腮,此时她更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弱女子。

    幽幽的芳香让聂北很享受,仿佛喝着陈酿多时的美酒一般,聂北附过嘴去,轻轻的舔干她滑下来的泪水,很温柔,但色狼就是色狼,不多时就把嘴对上嘴了,吸吮着寒冰那微薄的红唇,寒冰更是羞赧,死死咬紧牙关。

    聂北也不强求,只是双手不停,抚摩下面的手顺着美腿内侧滑腻白嫩的肌肤缓慢的抚摩上来,直到触碰到一茬松滑的毛发,最后一手按住那块圣地,暂时不动了。

    可就是如此,寒冰也是浑身一颤,双眼羞怯的睁开,似怒似哀的望着聂北,嘴巴被封,喉咙处唔唔哼哼,似乎想挣扎,可身体无力一动,只能干着急,那双清明又冷酷的眸子此时泪珠连连,倒是可怜。

    忽然,寒冰小樱嘴大张,鼻息急喘,身体好一阵绷紧,却是她口中的臭男人把手指c入她下面娇嫩润滑、紧窄火热、汁水潺潺的肥美花田蜜道里,那一阵刺激让她神经崩溃,牙关一松,樱嘴也宣告失守,被聂北灵巧的是舌头钻了进去,尽情的纠缠吸、吮,而两手却是不停,一手在她那完美白嫩、细腻弹性的茹房处大力却不失温柔的揉搓,下面的手依然不紧不慢的c进去,直到被一块薄膜遮挡住才不再前进,但却在温润娇嫩、火热肥美的花田蜜道内刮挖研磨。

    “唔……唔……”

    三路大军齐下,寒冰如何忍受得了,不多时便是气喘粗粗、泪珠伴随着汗珠齐出,忍不住的呻吟只能在喉咙里打转,咿咿呀呀的,似乎很难受。

    聂北也能难受,忍得很难受!

    寒冰在聂北三路大军的s扰下,不多时身子一阵颤栗,在喉咙里哀呼一声,下身涌出了几许热呼呼湿粘粘的y体,她高c了。整个人忽然一阵安静下来,软绵绵的,唯一激烈的就是精致的鼻子,呼呼直喘着气,脸蛋潮红水润,那双眸子此时也不再是羞愤,而是羞怯。

    聂北也停下了手,松开了嘴,寒冰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完美耸圆、雪白滑腻的茹房随着她呼吸上下起伏着。

    她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羞慌的睁开眼睛,却看到聂北正在舔吸着那只沾满了自己yy的手指,她脸色更是潮红了,才睁开的眼睛又慌忙的闭上,心臊热狂跳。

    “男人婆,舒服吧!”

    寒冰依然是紧闭着双眼不敢张开,气吁吁娇媚羞赧的道,“混蛋,你还是杀了我吧,要不然我会杀了你的。”

    聂北无所谓的y笑着,“等一下或许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求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在不能和你……”

    聂北无视她的话,“这花蜜很香,还有些甜甜的,我才知道你这身子的芳香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了,呵呵!”

    聂北yy的笑着,舔着自己的手指一副贪婪的模样,最后又忍不住伸手在寒冰的花田蜜道口上轻轻刮些花蜜放到自己嘴里啜吮。

    寒冰玉面羞红得像块染红了的布,双眼紧紧的闭着,急促的呼吸让她那对白嫩嫩、细腻弹手的玉女峰一颤一颤的,鲜红的茹头被聂北刚才揉得涨大了,仿佛两个小葡萄一般,很是诱惑,茹头顶端处和她粉胯下那娇嫩温润、火热多汁的花田蜜道一样,都能散发出幽幽的芳香,很是醉人,催人火起。

    “你、你干什么?”

    寒冰颤栗的声线带着哭音。

    “脱衣服呀没看到吗,反正都这样给你了,你多半也不想放过我了,我干脆把剩下来的事做完!”

    聂北双眼微微发赤,早就无所顾忌了,之前那些顾虑全部丢回老家了。聂北松下腰带脱下袍子,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件勉强能阻挡住庞然大物的底叉,里面正闹着‘暴动’,似乎要把底叉给撑裂。

    寒冰又惊又羞,但那双清澈的眸子此时却是羞赧中带着娇媚,显然她亦是情欲勃发,可她不想害聂北,更不想自己从此之后欲罢不能。

    “聂、聂北,你不要碰我!”

    聂北跨过寒冰的身子,然后轻轻的压在她那凹凸有致婀娜柔软的娇躯上,腰以下的部位紧紧的和寒冰的r体相贴,双手撑在寒冰耳的两边,俯视着这个待宰的‘羔羊’。

    “你、你别乱来哦,我、我……”

    聂北打断她的话温柔的问道,“你讨厌我吗?”

    两人一上一下面对面的相隔不到二十公分,聂北说话时气息都喷到了寒冰的脸上,寒冰头又不能动,闻着聂北强烈的男性气息,她芳心微颤,脸蛋越发的红润,双眼羞臊的闭起,对聂北的话不作任何的回答。

    “你沉默我当你不讨厌我咯!”

    寒冰依然是紧闭双眼一声不吭,聂北接着说道,“不讨厌就是喜欢咯!”

    寒冰微微睁开双眼,羞愤的啐道,“你无耻,不讨厌才不会是喜欢,我恨你个混蛋!”

    聂北注视着寒冰的双眼,带着邪魅的微笑问道,“有多恨?”

    “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

    聂北依然面带微笑,小声喃喃道,“是够恨的了!”

    寒冰一副你知道就好的表情,却不想聂北接下来一句让她恼羞成怒,只听聂北嘿嘿直笑道,“不过,没有恨何来爱,佛曰:万物皆有因由。那你恨从何来,不外是心有所爱恨才至深,看来寒冰姐姐对小弟亦是芳心暗许,小弟现在才知,亦算辜负了姐姐一番心意了!”

    “你、你、你……”

    寒冰发现‘羞’不是最难受的,听这混蛋胡言乱语才是身心具疲,恼怒非常!

    聂北yy荡笑,不再多言,双手温柔的抚上寒冰那对完美白嫩的茹房,触手柔软温润,细腻不失弹性,聂北尽情的揉搓拿捏,把这对诱人的白嫩嫩茹房揉成个种各样的形状,偶尔双指夹住那犹如雪峰上盛开的莲花小茹头,慢慢的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