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19 部分

第 19 部分

    但聂北不管那么多,事实他一直都是色字当头,到一定程度他是放肆得很的,这时候温香软玉在怀,粉水娇躯在手,嫩润柔媚的小妻子小罗莉……他压抑了好几天没真正进入女人身体内发s的欲火早就焚烧得厉害了,聂北双手扮住小菊那娇嫩的小脸盘,附下嘴一把吻住她那湿湿润润娇嫩似花辨一般的小嘴,慌乱无力的小菊根本无法抵挡聂北的热情,软绵绵的窝在聂北怀里任聂北手和嘴肆意施为,舌头钻入她口腔里纠缠吸、吮时她忍不住嘤咛起来。

    待聂北在她娇嫩的身体四处摸索时她忍不住扭动着身体。聂北把她那娇嫩的身子压在舱壁上,一手向她那正在发育的椒r摸上去,顺利登山轻轻的揉搓着,一手托起她右脚,再抬起自己的脚把她的右脚定住,然后松出手来向她的粉胯摸去。

    被聂北弄得昏沉沉的小菊发现聂北一只大手微微颤抖的抚摩着自己的大腿内侧,一路向上摸来,她既羞赧又紧张,却是无力抵挡,气嘘虚喘喘的,小嘴又被封吻住,只能弱柔柔的发出咿咿呀呀的呻吟身,很小很小。直到聂北一把按住她那被开荒不久却水润粉嫩的小花田,然后温柔的隔着亵裤揉搓着,迷离的她浑身一绷,唔腻腻的鼻音中泄了身,一股热腻腻的花蜜涌出花田,打湿了她的亵裤,也打湿了聂北的手。

    聂北松开嘴来,附在她耳边嘿嘿直笑,小声道,“小菊儿,背着夫人和相公亲热的感觉美吧?”

    小菊只是把红艳欲滴的脸蛋儿埋在聂北的宽实的胸膛里,动都不想动,芳心又羞又甜。

    小菊不想动但聂北很想动,已经伸手去脱拉小菊的亵裤了,小菊已经经过人事了,自然知道聂北想干什么,又羞涩又惊慌,她心里一直在担忧自己下面那夹小粉嫩的小花田无法承受聂大哥的宠幸,但才泄身的她比刚才还乏力,又不敢声张,只是双手紧紧的抓住聂北的衣服,娇嫩玉滑红潮满布的脸蛋儿一副婉娈神采,不多时就被聂北把亵裤被脱了下来,而聂北已经被欲火烧得脸都红了起来,脱了小菊的亵裤,却不再脱小菊的衣服,而是伸手火急火燎的脱自己的裤头,涨得发紫的庞然大物弹了出来,颤颤的打在小菊的秀腿上,聂北一阵舒爽,用手握着庞然大物胯下轻靠过去然后抵在小菊的玉门关上,随时要发力闯关深深进入她花田内耕耘布雨。

    敏感的小菊自然能感觉到聂北的欲火,和抵在自己下身的那根粗长之物的灼灼烫人的温度,她呼吸不由得一窒,本来就是红润出水的脸蛋更是校验红火,期盼羞赧的一双汪汪水雾迷离的眸子微带些惧意,“聂、聂大哥,我、我怕……”

    聂北亲吻着小菊的脸蛋儿,魅惑道,“小菊儿,你已经是我小妻子了,现在相公来疼爱你,宠幸你,会很温柔的,别怕,没事的,那次在马车上你不是很勇敢吗,不都没事,别怕,相公我要来了。”

    “可、可是我、我下面好小,都装不下聂大哥的……”

    小菊羞怩的嗫嚅着。

    “没事,我来了……”

    聂北说完便一嘴封上小菊的小嘴,不让她发出尖叫声,然后下身发力一顶,扑哧一声,聂北那根不像是小菊那紧窄花田能容得下的庞然大物忽然c了进去,三分之二没入小菊的花田里,再也c不进去了,聂北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深吸两口气才把舒爽得想s的那股冲动压下去。

    再看小菊,只见她银牙紧咬,两眼翻白,一双葱葱嫩白小手紧抓聂北双肩,微微抖震着,被聂北撩起的粉白秀直的玉腿轻微抽搐,站在画舫木板上的另一只玉腿却是打颤发软,有点站不住脚,粉嫩嫩犹如膏脂一般的小脸蛋儿潮红如血,下面的粉腻水润的深沟r壑花田忽然‘迎客’,那份涨痛酸酥到骨髓和肚腹深处的感觉让小菊直想尖呼一声,但小嘴被聂北深深吻住,只能在喉咙里哀鸣……“唔……呜呜呜……”

    聂北还想再深入小菊的身体,腰下猛的用力再戳一下,又进了些,但还是不能完全c进去,聂北知道,小菊的花田就这么深了,已经到头了。

    小菊娇嫩的身子在聂北这一戳之下,再也站不住了,浑身好一阵颤栗打摆之下,软了下去,好在聂北手快,一把托住了她难翘挺圆圆的小p股才不让她倒下去。

    聂北在画舫舱外把小菊深入占有,舱内忽然传出悠长清脆的琴声,似乎在为舱外的两人伴个奏。

    聂北缓缓的拉动着身体,然后急急的顶撞进去,小菊的花田微微渗出了血丝来,疼痛是必然的,但那每一下疼痛伴随着的涨满烫热酥麻感觉却让她浑身火热,呼吸越来越急促,痛苦并快乐着。

    聂北其实也算是温柔的了,可小菊依然还是有点吃不消,好在已经有了第一次的容纳,现在虽然出了点血,但问题不大,随着聂北越来越快越急的抽c,小菊的快感越来越强烈,疼痛感完全埋没在酥麻酸快的感觉中,阵阵急促的喘气声和喉咙深处的腻吟随着聂北每一次的撞入而加大。

    聂北越来越疯狂,而小菊在聂北的疯狂下更像一只无力承受狂风暴浪的小舟一样,浑身被聂北撞得颤动,只觉得身体下面被撑得涨裂裂的,仿佛每一下都被进入到肚子里,酸麻麻火热热一阵烧灼,让她迷失在这股充足中,只想尽情的呐喊忘情的呻吟,被封的嘴唔唔咿咿声缭绕不断,更是刺激聂北的感官,动作和幅度更是快和大,啪啪声轻而急,小菊在这么猛烈的抽c中浑身颤栗,白里透红娇嫩如粉的皮肤一个个小疙瘩泛了起来,粉红色的身体火热一片,烫得聂北浑身舒坦,十万个毛孔都张了开来。

    聂北再一次进入小菊儿那娇嫩嫩的身子,那紧紧窄窄的r嫩嫩小花田火热滚烫,庞然大物捅进去仿佛浸泡在火热的开水里一样,刺激又消魂,说不出来的舒服和惬意,让聂北的心和魂都飘荡在云端。

    忽然小菊咿呀一声,身子一僵,水润夹窄温潮火热的花田好一阵抽搐吸吮,紧紧的咬住聂北的庞然大物,蠕动好几秒,接着便是一股热潮冲出来,打在聂北深入她花心的r棒上,那股子舒爽直教聂北浑身发抖,好在还未到火候,要不然聂北一定忍不住的。

    聂北没有停下来,动作狂热而放纵,小菊高c来了还未来得及歇息一下便又陷入了酥麻酸软欢快中,不多时再一次高c,快喘不过气的她剧烈的挣脱聂北的吻嘴,低哼一声,两眼一白,小舌头可爱的吐了出来,纤纤小蛮腰腰一阵狂摆,粉胯奋力向上挺起紧贴着聂北的胯下让两人纹丝无缝,阵阵潮水s了出来,浑身更是软如泥的腻到了聂北怀里,喘气如兰。

    聂北的庞然大物依然带着小菊儿粉嫩小花田的花蜜在花田里耕耘翻新,进进出出,扑哧扑哧声轻而急促,每一下都c到小菊那粉嫩的小花田的花芯里,涨大的g头在花芯里捣弄着,塞得满满涨涨。

    小菊儿每被聂北c进去一下都颤栗一次,从她的小腹上能看到一涨一陷,聂北的庞然大物自下向上顶c上去时,小菊儿的小腹就很明显的涨起来,甚至连庞然大物那具体的形状都能勉强猜想出来,庞然大物抽退时小菊儿的小腹就微微陷回原形……

    小菊那娇嫩嫩的身子紧紧窄窄的粉嫩花田让聂北的快感特别强烈,不多时也快到了,忙把她香汗淋漓粉红如潮滚烫烫软绵绵的身子放倒在船板上,肩膀抗起她两条白嫩笔直的玉腿,双手撑在她如刀削的粉肩旁,下身开始猛烈的抽c,每一下都c到蜜道尽头撞上花心嫩r才罢休,嘴没被封住的小菊此时娇滴滴嫩唧唧的呻吟,那声线似乎带着丝丝的疼痛,淡淡的黛眉蹙了起来,聂北每撞一下她就弓一下上身,柔柔似水像柳条的小蛮腰款款摆动,粉嫩娇胯轻挺迎合,聂北用力深深挺进时她又微微侧闪些儿,想这样能卸去聂北不少的力度。

    两人肆意的交h忘情的呻吟,却没发现琴声早已经停了下来,舱内的美少妇人妻此时正软绵绵的趴在舱门里边上,脸红气喘,那只撩布帘的柔软玉手此时已经抚上了自己那双耸高完美的双r,随着小菊痛丝丝的呻吟声一下一下的揉搓着,另一手按在粉胯处隔着裙子摩挲,红润的樱唇微张,双眼迷离,似乎一汪秋水,朦胧而妩媚,荡意缭绕,三日不去。

    聂北似乎也感觉到舱内的异样,听到了温文琴自抚自摩所发出来的小小呻吟,心里更是火热,在小菊的紧窄滑稠水润火热的小花田内猛列的抽c几十下,也不管小菊这个年龄是否已经开始排卵,是否因为聂北s进去而早孕,聂北只想狠狠的在小菊儿那粉嫩肥沃的小良田里爽快的内s,低吼一声双手用力扣着小菊的小p股,下身死死沉下去,庞然大物直达小菊的zg内,一股股浓浓的r白y体从聂北体内劲s而出,全部灌在了小菊那娇嫩温润潮湿幽深的小花田里,滋润着小花田的主人。

    小菊被这股生命热流一烫,再一次高c,无法承受的她哀婉欲绝的哼了一声,直接昏了过去,小柔舌微微搭在轻张开来的娇艳小樱嘴上,慢慢被聂北揉大的茹房随着小菊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着。

    这时候舱内z慰的温文琴也到达了顶峰,香汗点点的身子软绵绵的趴在木板上,双眼媚丝丝、水汪汪的,轻轻微阖,银牙轻咬樱红嘴儿的下唇,潮红的脸蛋春色飞满,妩媚而娇艳,急促混乱的呼吸更是扯动着那对雪白耀眼的玉女峰,一颤一荡的,r香飘荡,r欲横流,任何男人见了都把持不住就地把她给上了,只见她下面裙子湿了一大块,她羞得无地自容,可也知道,自己无法忍得住。

    聂北抽出s了精后依然硬邦邦的庞然大物,小菊那夹小的粉嫩温润小花田容不下那么多jy,又失去了聂北这根‘桩子’的堵塞,顿时流了出来,滑过滚滚rr的p股流落到船板上,糜烂得很。

    放纵下去 第019章 主仆第二春(2)

    聂北怕高c后的小菊冻着,抱起她钻身踏入舱内,瞥了一眼觉得没脸见人的温文琴,只见她面若桃花,眼如秋丝雾离,鬓发微乱,一副情欲勃发的娇媚姿态,聂北微微一笑,把小菊轻轻放下,让她躺在舱内的碳炉边上,聂北再把自己的衣服脱下,轻轻的盖到她娇小水嫩粉腻的身子上。

    聂北挺着紫红红还带着小菊和他欢愉时沾上yy的庞然大物向温文琴走去,聂北每踏一步就仿佛踏在温文琴敏感的心坎上,让她浑身发软颤栗,芳心急乱,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媚眼本能的想望着,却又闪闪躲躲,娇羞一片。

    聂北蹲下身来,一把握住温文琴这个人妻少妇的玉手,轻唤一声,“琴儿娘子,想相公我了吗?”

    温文琴嘤咛一声,那潮红未退的脸蛋儿恨不得钻到船底里去,另一只手一个劲的拍打聂北那只抓住她手的手。

    聂北用力把她那香柔柔趴坐在木板上的身子转过来,只见她紧闭着眼睛扭着头怎么都不敢面对自己,秀发微乱,聂北露出了邪魅一笑,“我们都超越了禁忌,我们水r交融过,你到现在难道还不敢面对我吗?”

    温文琴芳心混乱,良久无言,闭着那对知性淡雅的媚眼,长长弯弯的睫毛兀自轻轻颤抖,内心婉娈哀绝,一行清泪渗了出来,挂在长长的睫毛是一会儿,然后顺着桃腮粉面滑落,哀伤幽怨的道,“你为什么不肯让我安静下来过日子,你可知道我为了你心乱如麻,受尽内心道德的折磨,还得受你这小坏蛋留在我心里的影子s扰,睡不好,吃不好,我都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聂北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对不起!”

    温文琴双眼不由得凄婉一片,怨苦一声道,“对不起?对不起的话那你还缠着我干什么!”

    “因为我放不下你,我爱你!”

    “……”

    温文琴微微一颤,接着又是楞住了,内心欢喜甜蜜,却又羞耻自责,好一会儿才幽幽的道,“你我始终不可能在一起的,有缘没份,你又何必执着,你难受我也不好过,何必……”

    “不行,你是我聂北爱的女人,我放不下,我要你,永远要你,要你幸福,现在或许我给不了你什么承诺,但请你相信,刘家也好,温家也罢,谁也不能阻止我得到你占有你,你是我的,永远都是。”

    聂北几乎是吼的,双手紧紧的搂住温文琴那娇柔的身子骨,那份强烈的占有欲表露无遗。

    “你……”

    温文琴心里虽然矛盾并存,想逃避着聂北,但聂北强烈爱意和霸道的占有欲还是让她心里好一阵甜蜜的,即使那甜蜜是她本能抗拒的,但她还是柔了下来,随即轻声一叹,不知道何种味道的泪水慢慢的滑过她粉腮,喃喃道,“难道我温文琴前世欠你这冤家的,非得折磨我的心不可。”

    聂北怜爱的抚摩着怀中玉人儿那粉雕玉琢的脸蛋,拭去她落下来的清泪,舔弄着她的耳垂,温柔的道,“琴儿,在马车上你我的交h,是一种上天安排的缘分,在我进入你身体的那一瞬间,注定你在我聂北心里有了个位置,而你也是我聂北的妻子,永远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缘分……”

    温文琴喃喃自语,“我和你……做了夫妻才能做的事,我是你妻子……这可以吗……”

    聂北见温文琴思绪有点混乱,陷入了自我的困扰中,聂北接着说道,“你现在或许无法接受我,但我会努力争取的,而且也尊从你的意思,你或许觉得对不起刘家,不愿离开那个刘宾,我也不强求,只要你暗地里承认是我妻子就行,好吗?”

    温文琴轻声喃喃,“暗地里是你妻子?”

    “琴儿,你不愿意吗?”

    “我……我、我不知道!”

    聂北双手扳住她的头,用力转她的脸蛋儿过来面对着自己,重复着以前的工作,尽力去争夺这个绝色美人儿的芳心,“你睁开眼看着我的眼睛!”

    温文琴红艳的脸蛋和绯红的粉腮泪痕犹在,知道聂北此时赤ll的身体,她羞得不行,面对聂北霸道的话,她无奈而幽怨的睁开那双含着清泪的妩媚眸子,两人对视着,透过两双漆黑的眸子,两人彼此的心仿佛都找到了最近的距离,聂北看到了自己在她心里的位置,她看到了聂北对她霸道的爱,和强烈的欲望。

    聂北的脸越来越近,温文琴的呼吸越来越紧张,当聂北的嘴贴上她的红唇时,她娇躯一抖,有种窒息的感觉,她轻微的抗拒着聂北的舌头,但在聂北嵌而不舍的纠缠下,她松动了一下,聂北舌头一钻,溜进了她满是津y的口腔里,尽情的索取吮吸,聂北的热情很快感染了意志早就不坚的温文琴,两人实实的拥在一起热烈的深吻,直吻到吻文琴无法喘过气来剧烈挣扎时聂北才松开。

    两人喘着气,温文琴芳心酥软肢体酸麻,浑身柔媚火热,挂泪的双眼雾色迷离水意荡漾,面布春色眉带羞意,四眼相对时彼此都察觉到了浓浓的爱意,聂北心里欢喜,知道此时已经完全走进了这个美人儿的芳心,虽然她还有些放不开,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聂北抚摩着她的粉背,强忍着要立即推倒她提枪上马的冲动问道,“琴儿,答应做我娘子,好吗!”

    温文琴红着脸蛋儿,此时被温得水汪汪妩媚无限的媚眼一飞,羞答答的唔了一声,细不可闻。

    “你答应了?”

    聂北喜上眉梢,追问着。

    温文琴羞不可耐,捶了一下聂北的胸膛,似愠似嗔道,“你没听清楚就算了,人家才不会重复给你听!”

    聂北嘿嘿直笑,咬住她嘴唇好一阵吸吮,再附到她耳边yy道,“既然琴儿娘子这么乖巧,相公现在就疼爱娘子。”

    “我、我才不要你这小坏人的疼爱呢!”

    温文琴那娇嫩如花的脸蛋飞上了艳丽的红远,羞怩的把臻首埋在聂北胸膛上,说着唯心的话,那双葱嫩的玉手却情不自禁的在聂北胸膛上轻轻的抚摩着。

    聂北咬着她的耳朵yy笑道,“相公疼爱妻子是义务,而妻子承受相公的宠幸也是职责所在,小琴琴,到底要还是不要你可要想好了哦!”

    “我、我不……不知道,你个小坏蛋!”

    “真的不知道?”

    聂北伸手到温文琴的粉胯下面,撩开裙子探入亵裤,在水润温热的深勾r壑的花田口上轻轻一抹,只觉温文琴娇躯轻颤,嘤咛一声,似喜似羞,默默承受。

    聂北把手退出来,只见那手抹了不少水腻粘稠的y体,聂北轻轻y笑,“琴儿,你看这些都是些什么东西?还晶莹剃透哦,不知道甜不甜呢!”

    聂北在温文琴羞赧无限的注视下把手指含到了嘴里,轻轻吸吮着沾在手指上的花蜜。

    温文琴只觉玉面发烫如火,羞怩无限,忍不住握拳捶打聂北的胸口,娇腻啐嗔:“你、你个小坏蛋大色狼,羞死人了,你竟然、竟然吃、吃那东西,脏呀!嘤……”

    “我要吃了你,当然连你身体里的每一部分都吞到肚子里去。”

    聂北说完就附下头去找温文琴那红润柔软的小嘴。

    “唔……唔……”

    两人热情似火,深吻纠缠,津y互渡连丝晶莹,情动欲起,半推半就之下,温文琴被聂北脱下了裘衣罗裙,只剩下亵裤和红色丝质肚兜,只见那肚兜上绣着一对惟妙惟俏的鸳鸯,‘鸳鸯’此时被温文琴那对饱满高耸的茹房高高撑起,巍巍颤颤的,两个小姐姐很明显的突出,中间微微下陷,更显得那对茹房的高耸和饱满,聂北狂咽了咽口水,再往下一望去,只见没生育过的腹部平坦光洁,可爱的小肚脐微微下陷,更显腹部的沃野千里、良田肥沃,腰肢纤纤的弧度衬托出她那被亵裤包囊的r臀肥美硕大,那浑圆的曲线曲折婀娜,优美的曲线一直顺到小腿的脚l处,不紧不松的柔软丝绸亵裤正好无限的修饰了她下身

    东京道士帖吧

    的这曲线美,更添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美态。凹下去的部位此时正紧紧的夹住,阵阵的厮磨扭捏,显得很是动情。

    面若桃花的温文琴却蚊呐呐的细语道,“小坏蛋,不可以,不要!”

    聂北搂着毫无力气、娇柔嘘嘘的玉人儿,双手伸到她的背后去,目的是解开她胸前那件红色刺绣鸳鸯肚兜带子的结,对她那欲拒还迎的话语聂北只是yy一笑,舔弄着她的耳垂,把她弄得媚眼如丝浑身臊热才罢休,这时候才温声道,“既然琴儿承认是我娘子,那就得尽娘子的义务接纳相公的宠幸哦!”

    温文琴羞红着脸一声不出,只是微微撇过头去,也算是一种羞怯的答应,事实上她现在已经欲念泛起,内心又默默接受聂北,哪里还忍得住芳心那股子的渴望和火热。

    此时聂北在温文琴象征性的抗拒中脱下了她那红色的肚兜,一对白嫩嫩的玉女峰弹了出来,一颤一颤的,光泽r润,白花花的耀目惊人,荡人心魂,只见这对完美的茹房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雪白得犹如两座高耸的雪峰,上面丝丝静脉青青纤纤的,更是诱惑,聂北呼吸不由得急促了起来,附下头去吸吮轻咬着那对带着丝丝青细静脉血管的茹房。

    “唔……小坏蛋,你轻点、儿、痛啊……喔……”

    温文琴薄弱的防线一攻即破,阵阵酥麻的快感让她忘情的呻吟出声来。

    当聂北欲火高烧急着要脱去温文琴最后那道防线……亵裤时,温文琴本能的夹住,聂北急得像锅上的蚂蚁一般,“琴儿乖,快松开,相公我快受不了!”

    温文琴水雾缭绕妩媚迷离的眸子微微睁开了些儿,见聂北一副欲火高烧的模样,顿时一羞,同时自己身心也是需求得很,粉胯内酥痒痒的,急需填充,春天的良田正需耕耘滋润,她羞赧的闭上眼睛,两腿微微松开,浑圆肥美的p股配合聂北的动作轻轻一抬,亵裤被聂北顺利脱去。

    亵裤脱下,露出真谛,聂北望眼所及,正是那一亩三分田,只见那里水泽润润,芳草萋萋,森林茂密,肥美贲起的山丘上下分裂,一道红嫩粉腻的深沟r壑正在其上,此时已经溪水成流,水漫金山蓝田,湿润粘稠了整个粉胯,糜烂而香艳,聂北一双眼睛看上就再也移不开了。

    温文琴别提有多臊,被聂北注视着就仿佛自己的心被剖开来一般,毫无隐私,赤ll的,那正是女人最神秘最羞人的地方呀,这小坏蛋,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盯着看!啊……他、他要干什么?噢……

    “小坏蛋,不、不要这样、这样看人家那里、好、好羞人啊……”

    温文琴见聂北附下头去,一时间羞急无限,但她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聂北的嘴已经对着她下面那水淋淋滑腻粘稠的粉胯吻舔了下去,被聂北火热的吻吻在粉胯上,舔弄着周围的森林芳草,吸吮着沾在周围的花蜜,温文琴不由得阵阵颤抖,轻急羞怩,“唔……脏呀小坏蛋,喔……”

    聂北昂起头来,望了一眼既享受又难为情很不习惯的温文琴,yy一笑,“琴儿,今晚就让你好好享受一下!”

    “那、那地方怎么、怎么可以舔的!”

    “我的琴儿身体没有脏的地方,每一寸肌肤都是相公所爱!”

    聂北又附下头去,灵巧的舌头在粉胯森林四周打转,似乎用舌头在为温文琴梳理着她肥美的山丘森林,顺便把沾在森林上的粘稠花蜜吞食,聂北一只手揉住温文琴的粉臀r股,另一只手一路爬上去,一直到登峰造极后才尽情在山峰上揉搓。

    “……唔、小冤家,轻点呀……喔……”

    温文琴火热的身子动情的蠕扭着,一双柔软的手情不自禁的按住了聂北的头,那双雪白嫩滑的大腿轻轻夹起,把聂北的头夹住,似乎想永远不让聂北抬头出来。

    聂北灵巧的舌头缓慢的向花田的泉眼钻去……探入深沟中,在水润丰富肥美多汁的溪道两边舔弄吸吮嚼咬。

    只见温文琴潮红的脸蛋一副极其享受的模样,瑶鼻急促喘息,哼哼唧唧,红艳润泽的樱嘴轻张,忘情呻吟,“喔……小坏蛋啊……别咬吮了啊……姐姐受、受不了啦……”

    温文琴一边忘情呻吟,蠕动的身子粉胯轻轻抬起,让聂北的口舌能更加的深入到她体内去,双手用力的按着聂北的头,恨不得把聂北的头按进出水潺潺、粉嫩娇红、温烫火热的花田里去。

    聂北的大嘴完全封上了温文琴身下那肥嫩温润泉水潺潺的花道口,灵巧的舌头尽情深入,滑腻的舌头卷着文琴肥美多汁的花道里那颗小r丸细细舔弄,用舌头顶推勾拉轻压,然后又在四周粉嫩红润的r壁来回打转,吸吮着花道里流出来的花蜜泉水,把这些甜美的花蜜全部吞到肚子里去。

    “啊……我要来啦,喔……喔……”

    温文琴被聂北灵巧的舌头几番纠缠着肥美多汁花道里的‘小r滴’,浑身打颤,双手用力按着聂北的头,粉胯弓起,两下用力把聂北的头死死压在粉胯上,一股炽热的潮水喷了出来,全部渡到了聂北的嘴里。

    放纵下去 第020章 主仆第二春(3)

    “好爽呀!”

    高c被聂北的口舌中被带了上天,温文琴绷紧的火热躯体在一声哀娈绝艳的嘤咛声中软了下来,玉体横陈,双手无意识的抚摩着聂北的头发,那一对嫩白的美腿依然轻轻的夹着聂北的头。

    直到她听到聂北吞下她喷出来那些潮水时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时她才从极度欢愉中回过神来,火红滴血的脸蛋儿羞赧一片,轻轻打开那双嫩白的大腿,那双玉手动情的捧着聂北那英俊不凡的脸,双眼迷离雾绕,呢喃腻腻,“你这冤家,妾身都快被你弄死了,小小年纪哪来那么多花样!”

    聂北一路从肥美多汁的粉胯花田处慢慢舔过茂密的森林,经过平坦的小腹,逗弄着温文琴那微微下陷的小肚脐,再把她的衣物一路撩上去,然后湿吻随后便到。

    温文琴蠕动着身子款摆娈转,红艳的樱小嘴呻吟阵阵,娇娇滴滴,“好人啊……好痒呀、喔……”

    温文琴这少妇人妻的衣服慢慢的离身而去,浑身上下全部展露在聂北眼下,任聂北施为,这一刻完完全全是聂北的女人!

    聂北翻身上位,把动情的温文琴轻压在画舫的木板上,两人男上女下的拥在一起,聂北yy笑道,“不多花样怎么能让琴儿你这妖精弄出那么多水来解相公我心里的渴呢?”

    温文琴依然无法适应聂北的口无遮掩,特别是聂北刚才把自己身体里喷出来的那些东西全部吞了下去,她浑身就忍不住臊热滚烫,芳心嘤咛,媚眼如丝似雾,迷离梦幻,柔软的双臂轻轻勾环着聂北的脖子,小嘴吐气如兰,欲望知道了她的一切思想,此刻她等待着聂北最后的深入占有,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只是粉胯偶尔轻挺,尽量摩擦刺激着聂北的欲火。

    两人的衣物散落了一地,但两人此时都无暇顾及了,欲火高烧再也无法忍手的聂北分开温文琴那双修长白美的长腿,下胯挤了过去,轻握着涨通的庞然大物向温文琴的粉胯抵去。

    当聂北庞然大物那紫红色的‘前锋’碰触到温文琴那娇嫩嫩的玉门时,她混身打了个冷颤,面色更是红得发紫,睁开媚眼瞥了一眼两人正准备交h的地带,见聂北那庞大的物件青筋满布,涨红如烧红的铁棒,滚烫烫的,她的心跳动的更是厉害。

    聂北只想快速进入,狠狠c弄着她的身子,尽量发泄着自己的欲火。

    可关键时候温文琴内心的伦理道德又开始作怪了,微微摆开她那肥美多汁春水潺潺润泽一片的粉胯花田,欲望让她迷离双眼妩媚娇面,含春的黛眉飞荡着动人的渴求,但伦理却让她无意识的闪躲着这最后关头的深入,呢喃哀求道,“不、不要进去了好吗!姐姐不能再做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了!”

    “不行,你现在不让相公我进去就是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

    聂北见她神色变幻,聂北语气一柔,吻了她一下,“刚才姐姐不是很爽的吗,只要我们快乐,我们真心相爱,其他,在我看来,都不重要,让相公进去好吗,要不然会憋死我的。”

    对自己的女人,聂北不得不学会温柔,要不然以他急急色色的性格,早就闯进去再谈条件。

    聂北接着道,“而且姐姐的水这么多,花田这么肥沃多汁,幽深火热,正需要相公的滋润才对,刚才姐姐都肯给相公喝‘水’吃蜜,现在怎么还顾忌那么多呢!”

    温文琴本来就心志不坚定了,被聂北这么有意的出言羞弄,她的嫩绯红如潮的脸蛋羞意十足,嘤咛一声把头埋到聂北的肩膀处,交颈相拥,幽怨的嗔道,“刚才姐姐被迷迷糊糊的就被你欺负了,现在还耻笑姐姐,你个小坏蛋!”

    聂北yy直笑,“嘿嘿,那相公要进去了喔!”

    温文琴其实早就情动了,要不然内心那股子挥之不去的自责和伦理底线,她早就任聂北深深进入好好享受那份被充分填满彻底占有酸麻酥软的快感,欲火让她的心柔媚似水,娇滴滴俏生生的嗔道,“你这小坏蛋,要进就进,问那么多干什么!”

    聂北嘿嘿直笑,“琴儿是不是等不及了呢?那相公我可来了哦!”

    温文琴娇柔柔媚滴滴的哀婉低求,“小坏蛋,你要怜惜琴儿,你那……那、我怕、怕受不了。”

    “是相公!”

    聂北轻轻的研磨,就是不肯轻易c进去。

    “相公……进来吧,琴儿受不了!”

    情欲已经被聂北完全挑逗起来放弃一切包袱只想这一刻彻底放纵任他欺负的温文琴粉胯不时抬起,追逐着聂北那火热的庞然大物,也主动的发出了邀请,她本能的害羞,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剧烈的需要。

    温文琴主动求欢时那腻到骨髓里去的声音聂北根本无法抵挡,想都不想就全力一挺,啪的一声,聂北的小腹撞上温文琴浑圆弹性十足的臀辨时发出来的声音,那庞然大物顺着春水通道冲破重重皱r一c到底。

    “哎哟……”

    温文琴发出声类似与痛楚的呻吟,白花花秀直直的双腿绷得直直的,丰满的上身弓了起来,那双玉臂紧紧的箍着聂北的脖子,头昂了起来,红润娇嫩的小嘴圆张,舒服并带痛楚的呼出了一口气来,接着缓慢的松弛下来,嗔怪道,“小坏蛋,轻些儿,你要了我命了!”

    聂北一语双关道,“我就是要搞出‘人命’来!”

    经过前一段时间的不适应,再到慢慢的接纳,温文琴红润滑嫩的小嘴唱出了荡人心魂的呻吟声,一双柔似水的玉臂紧紧的箍着聂北的脖子,一双r嫩雪白的大腿本是张得大大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缠上了聂北的腰部,夹得紧紧的,粉嫩红湿的花田玉道甚甚接纳聂北每一下的深入撞击,只觉得聂北每一下都撞到了底,那股酸涨的感觉仿佛出现在肚子里一样,让她发出醉人的呻吟来,“慢、慢点啊……坏、坏蛋,你、你干什么……喔……太深、深啦、呜……你个坏蛋啊……你、你想c死我……琴儿啊……”

    “我干死你,叫你不听话,叫你逃避我,我干死你这蠢女人!”

    聂北发狂的挺动着,激动时粗话连连。

    “呜……喔……”

    温文琴被聂北剧烈非常的抽c弄得上气不接下气,柳腰狂扭摆,粉胯本能上挺迎逢聂北每一下深入到底的抽c。头部摇摆,秀发飞乱,黛眉轻蹙,小嘴圆张,连续不停的呻吟。那双玉手此时不再箍着聂北的脖子,而是在聂北的虎背上到处乱抓,一道道的血印留在了聂北的背后。

    不多时,在狂风暴雨中的温文琴很快便到了云端,“啊……来、来了、唔呀……”

    高c中的温文琴浑身颤抖,一双嫩白的秀腿挺直抽搐,小腹紧挺,贴实聂北的胯下,让聂北那庞然大物进入她身体的最深处,直达zg底部,一股股的热潮粘粘乎乎的喷出来,哧哧声响,僵硬的身子好一会儿才松弛下来,聂北却没停下动作,依然一下一下的用力挺动着,高c还未来得及喘气的温文琴再度反应起来,配合的接受着聂北的每一记深入。

    聂北抱起温文琴的娇柔如水的身子,托着她双腿的脚弯,把她身体压在画舫的舱壁上,拉动着身体一冲而上,全力顶入温文琴的花心底,力度十足。

    “噢……你这、这坏蛋、啊……歇、都、都不给妾身、歇……唔、一下……喔……哦、好酸呀……再上点……啊……好爽呀……”

    画舫随着聂北的动作在河心处一晃一摇,岸上的人即使看到也多半觉得是风浪大些而已,倒是想不到会是一男一女在画舫舱内大肆云雨,辛勤耕耘。

    在小菊儿体内爆发了一次的聂北,持久力更是惊人,几番潮起潮落的温文琴慢慢的开始吃不消了,最后到无力配合,被聂北抱上琴案处大肆c弄,软绵绵的身子聂北压上去就仿佛压在一块海绵上一样,很是舒服,她那火炉一般的滑腻温润的花田玉道更是让聂北忘乎一切,只记得往前冲,再往前冲……

    温文琴花田道口处已经被聂北抽c磨得肿了起来,像个小馒头一样,红紫红紫的,更是夹窄了,聂北舒服到了极点,更是卖力。

    饱经风雨的温文琴把嗓子都呻吟沙哑了,弱柔柔的任聂北在身体里闯撞,毫无动作卸力的情况下聂北的撞击力更是惊人,记记直入,渐渐的温文琴从极度快感中感觉到了丝丝的疼痛,火辣辣的,似乎桶破了肚子一般,下身酸麻一片,直想nn……

    “坏、相公你、你太强了……喔……琴、琴儿不行了……喔……又来了、呜……”

    耕耘c劳的聂北不知疲惫,直把温文琴c弄得昏了过去,见小菊儿幽幽转醒,忙从温文琴体内抽出,把小菊抱过来叠在晕睡过去的温文琴身上,让小菊的小p股微微抬起,然后聂北从背后紧抱着小菊的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挺着庞然大物找准小菊那温湿润腻的小花田口,在小菊儿一声娇哼声中再一次进入她那娇嫩嫩的身体,尽情的开始耕耘,才恢复过来的小菊儿扭动着娇嫩身子甚甚接纳着聂北每一下的深入到底的冲击。

    小菊儿很快就无法忍受那强烈的快感,咿呀一声娇嫩粉红的身子好一阵哆嗦,粉嫩的小腹处突突直跳,牙齿都在打颤,格格直响,下面的小花田一阵一阵的蠕动吸吮着聂北深到她身体底里的庞然大物,接着就是一股一股潮水喷了出来,“聂大哥……啊……小菊要n啦……哎呀……”

    聂北充分享受着被小菊那火热滚烫温润多水的小花田夹紧蠕吸的快美感觉,双手从上托上,抚摩在小菊那对快速发育的小茹房上,尽情的揉搓着这对属于自己和自己未来儿女的玉女峰,用心的开发着它,似乎要把它给揉熟了才罢休。

    享受着高c后聂大哥温情款款的温存爱意,小菊飘荡在云上的芳心不多时又被聂北揉搓的手挑逗了欲望了,娇嫩的身子一旦被开发了,她所表现出来的需要和成熟女人的需要差不多,不多时小菊花那红润粉嫩的小嘴又唱出了动人的‘情歌’,而聂北又开始在她粉嫩火热的身体内耕耘……

    聂北一会在小菊那紧窄火热的小花田里抽出,然后快速c进小菊身下温文琴那肥美多汁紧窄温润烫热的良田里,一‘犁’到底,晕睡过去的温文琴在熟睡中呻吟出来,“唔喔……相公……”

    聂北在两个女人的身上来回深入,轮流占有。

    小菊忘情的抚摩着她夫人的肌肤,留恋夫人那对饱满圆美的玉女峰,情不自禁的和夫人湿吻起来,小舌头滑腻的钻到她夫人的嘴里去,一时间津y横流咿呀阵阵,唔唔哼哼。

    一上一下被刺激,不多时,晕睡过去的温文琴被聂北快速的抽c深深的进入和小菊贪婪的吸吮弄得幽幽转醒,性起情动周身火热的她很快就丢掉了和侍女用身子‘服侍’ 聂北的羞耻感,投入到三人的无限r欲中去,尽情的享受着聂北的热情和带来的阵阵激烈快感!

    小菊儿连续三次潮喷之后已经不堪承受了,婉娈一身娇啼,喷涌着潮水的身子昏了过去,软绵绵娇嫩嫩的小身子趴倒在她夫人温文琴柔软的山峰上,而聂北也快到了极点,但他不想再s到小菊儿的体内了,快速抽出庞然大物,抗起温文琴那双修长美腿,对着她那肿得像馒头一般的玉门口,挺身一c,扑哧一声,聂北再度光临了她的身体,猛在她体内挺十几下,聂北只觉后腰处酸麻一片,接着一路酸麻到头顶,聂北浑身打颤,已经到了发s的边缘,香汗淋漓娇面如霞的温文琴似乎察觉到了聂北的情况,配合着聂北最后一c,挺着粉胯夹着聂北的腰,聂北最后一c顺利到底,沉闷一吼,马眼大开,一股股小生命播到在狂风暴雨中被耕耘多时水份充足土壤肥沃的良田里……

    温文琴在这么一股热力惊人滚烫似火的生命热流中激烈潮喷,身子似乎发冷颤一般,面部强烈的快感刺激让人看起来有些扭曲,银牙紧咬,那双迷离梦幻柔媚荡水的眸子一翻一白间,眼泪滚落了下来,小嘴圆张喉咙滚蠕,哀婉娈娈,却是毫无声音,如此颤栗半分钟才停下来,一紧一松间极度快感让松弛下来的温文琴带着满足的笑容睡了过去。

    s精过后聂北有些疲惫了,用衣物盖好两个被自己c弄得死去活来的两个女人的身子,再给碳炉加些碳,不让她们冻到,聂北才穿好衣服躺在画舫里微微闭上眼,嘴角带着笑,今晚他满足了。

    放纵下去 第021章 楼船灯会(1)

    聂北是满足了,可有人是不满足的。

    在一艘很大的画舫……呃、应该说是楼船,只见灵和中大小?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