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22 部分

第 22 部分

    喜欢棋艺的亦是围而静坐,三三两两,看人下棋其实蛮有意思的,下棋更有意思,但聂北对这黑白棋子不太懂,看了也白看。

    喜欢书法的自然是端杯近站,看人挥毫泼墨,手痒了亦露上两手,不亦乐乎?

    至于画画,除了那个似乎什么都懂的苏丹之外,再没其他人,只见他高椅静坐,全神贯注的望着静坐在主座位上犹如仙子堕落凡间的温文清,再聚精会神的提着毛笔在白白的纸张中淡淡勾勒丝丝刻画……

    何修本来好动,就想上去到处游走观看,但见聂北和人妖‘同志’坐如泥朔一般,他亦不好失了威风,便学个大师一般安坐在位,只是那双眼睛和心都跑到周围去了。

    “聂……聂兄弟,来,我李某敬你一杯,我撑你的!”

    李千军这个将军这时候站在聂北面前,举杯示意之后自个儿便先干了,倒看得出他为人挺豪爽的,还大大咧咧的,内心如何不知道,起码表面上他给聂北的印象就是如此。

    聂北亦需一个人物来平衡那‘小猴子’萧邦带给自己的压力,站了起来,举杯示意,然后无声的干了,干净利落。

    “好,聂兄弟果然够爽快,哈哈……你这个朋友我李千军交定了,来,拿酒来,我们再干几杯,让他们那些羞答答文绉绉的酸儒书呆子闹去,我们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样子!”

    李千军很随意拉过一把椅子然后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聂北淡淡一笑,给两人的酒杯添了酒,才说道,“能和李将军交朋友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李千军才举起酒杯,自个儿又放了下来,很是严肃的说道,“嗳,你这话说得就不够意思了,你当我是朋友的话,那我们就是对等的,没有高低贫富上的分别!”

    聂北微微愕然,接着是自嘲一笑,赔罪道,“小弟着相了,你比我大,我比你小,高攀的叫你一声大哥好,如何?”

    “求之不得!呵呵!来,敬你!”

    李千军真的没那么多礼教上的要求。

    “那我呢?”

    人妖不恰时宜的附了过来,附带着何修亦是如此。

    “人妖兄你就算了,不过何修兄不妨饮两杯,如何?”

    聂北倒是想帮一下何修,起码能和这李将军喝上两杯不见得是坏事!朋友多多条路嘛,更何况还是这样的朋友!

    “我李某人的过错,一味和聂老弟喝酒都忘了旁边,来,敬你!”

    李千军举杯对何修示意,何修忙不迭的端着酒杯低人一头的碰杯,然后拘谨的喝下酒去。

    “我比聂老弟大,亦比何兄弟你大,好歹也混个老大当当了,我以后叫你何老弟了,你们都得叫我一声大哥!哈哈……”

    李千军豪爽的大笑。

    这时候萧邦带着几个侍从走了过来,挖苦道,“你这个大哥当得也够窝囊的喔,什么人不挑就挑这些歪瓜裂枣,丢人呐!”

    “姓萧的,你针对我可以,别搞我李某的两个兄弟,要不然别怪我李某人不给你们萧家情面。”

    李千军寒着一张粗犷的脸呼的一声站了起来,高大的他怎么看就怎么‘猛’!

    聂北觉得这萧邦小侯爷其实长得不错的,就是酒色过度了些,脸色显得有些白,眼眸带着血丝,还有黑眼圈,这让他失去了不少的分数,而且那眼神也让人不舒服,很纨绔那种,看他眼神就觉得他是那种除了好事之外其他事他都干的人。

    当然,聂北也知道,自己在别的眼中多半亦不外如是!

    萧邦被李千军忽然站起身来的举动吓得退了一步,还以为他又仗蛮力开始打人了呢!他带的这几个家丁充当一下打手倒还可以,平时欺负一下善良的老百姓亦足足有余,可在李千军面前,这几个家丁还真没什么把握抗得住李千军这头牛。

    见李千军只是站起来取点气势而已,并没有发疯,萧邦顿时觉得很没面子,在这里多人面前被人站起来就吓退了,他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了,色厉内荏的道,“姓李的,我不想跟你这样的粗人一般见识,我是来找姓聂这小子的!”

    “喔?找我?让你这‘猴爷’亲自来找我多不好意思呢!”

    聂北依然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一个现代人是没多少尊卑观念的,起码对这‘猴爷’没!

    见聂北面对侯爷亦是如此大大咧咧不拘不谨的,李千军更是喜欢,人妖就诧异了,同时亦有点欣赏,威武不屈确实挺让人佩服的,不过又显得有些不识时务!

    其实聂北比谁都识时务,不识时务往往都是在美女面前而已,现在这边没什么美女,聂北之所以如此,自然知道现在是二选一,要不选李千军这边站就选萧邦那边站,事实上聂北已经选了。

    何修就猛对聂北打眼色,自然是想聂北能低声下气些,别得罪了这萧邦,他自然是站在聂北的立场上替聂北顾虑的,毕竟一个贫民怎么都无法和一个侯爷斗的,尊严在很多东西面前是可以丢掉的。

    但聂北似乎依然如故,淡淡的接着道,“不知道‘猴爷’找在下何事呢?”

    “哼!”

    萧邦见温文清对这姓聂的如此维护,自然是想来结交一番,却不想聂北如此不识时务,顿时不爽,冷冷哼一声,接着道,“久闻聂公子才高八斗,武压群雄,本侯爷几个嗜武的手下非得要和聂公子切磋切磋,我亦不好阻拦!”

    “……”

    聂北在心里大骂卑鄙,老子足未出上官县,更未在众人面前露过手脚,何来‘久闻’一说?无非是存心找茬而已。

    但时间不给聂北多说,因为萧邦的话才说完,他那几个手下就围了上来,拳头跟着就到,四个拳头齐来,都不给其他人有反应的时间。在萧邦看来,出其不意揍聂北这小子四拳亦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到时候自己把责任推向这四个手下,亦能对温文清交代,最多落个管束不严罢了,无伤大雅。

    太极聂北不会打,但借力打力聂北还是会的,四拳齐来,聂北反应力惊人,侧身闪过,就手一推,四个自以为一击得手中的一个出拳去尽力气,收势不住,又被聂北从侧推了一掌,顿时失去重心,倒撞过去,和其他三个撞到一块去,其他三个亦都失去重心,最后,两个倒地两趔趄坎坎碰碰,把两张桌子几张椅子都撞翻了,盘碟翻飞,砸到船板上怦怦啪啪的,闹得j飞狗跳,两捉桌子上的才子们一时间被搞得灰头灰面好不狼狈。

    萧邦、李千军、人妖、何修这四个离得最近的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很是错愕,而周围其他人等亦都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了,琴、棋、书、画这些‘表演’顿时停下来,先看这边的精彩‘表演’再说!

    萧邦带来的四个手下虽然不怎么样,可好歹也是四个打手类的人物,一击失手弄得灰头灰脸的,很丢人,这更激发他们的潜力,地上两个就地一打挺站了起来,和其他两个站稳身的一齐扑涌过来……

    聂北见李千军蠢蠢欲动手痒脚痒的样子,不由得一笑,安慰道,“这四个家伙何需李大哥你出手,小弟都能搞定!”

    李千军被聂北一句马p拍得浑身舒坦,顿觉大有面子,受用得很,大嘴都裂开了,颇为认可的点头笑道,“那聂老弟你小心点!”

    军人,最基本的作用是什么?杀人,这没错,但用什么杀人?枪,对,但现代中国军人除了枪法准之外,搏斗的手段亦是十分出色的,聂北不是特种兵那种变态杀人机器,但好歹都是位军人,力量大增的他要对付这四个武功平平的家丁手下自然是拳脚生风,信心十足,聂北没什么花招,讲求的是力度、准度和速度,天下武功,为快不破!

    聂北出手够快,四人才到,聂北踩椅跃起,当面飞脚,冲得最快的那家伙被聂北一脚踹出几米,当场昏死过去,其他三人拳头就到,聂北束手格挡……

    两分钟过去,地上多了四个人,一个无声静卧,犹如一条死狗,另外三个蜷身呻吟,这三个倒霉的家伙被聂北卸下了膀子,手脚没受到硬性伤害,但亦够他们难受的了。

    在这里面,稍微有些武学功底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聂北是毫无武学招数的,说他是乱打亦不为过,在二十一世纪这叫‘散打’!但谁也想不到聂北竟然如此迅速把四人解决,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更出乎他人意料的是,聂北才把人打倒,现在却蹲下了身去为他们接起膀子……

    聂北的气度让那三个被卸了膀子的家丁很是佩服,扶起那个被聂北踹上一脚不知死活的家丁然后诚心对聂北道,“我们四个学艺不精,败得心服!”

    聂北拱手表示歉意道,“三位大哥说笑了,小弟只是乱拳打死师傅而已,刚才多有错失伤了你们的兄弟,我实在过意不去,还请你们原谅!”

    “哪里哪里!”

    “哪里哪里,你们四个饭桶还嫌我的脸丢得不够光吗,还不给我滚一边去。”

    萧邦冷声喝斥着,他那四个手下顿时噤若寒蝉,唯唯诺诺的退到了一边去。

    “吃坏米!”

    萧邦黑着一张脸恨恨道。

    聂北笑道,“侯爷何必动怒,我们刚才只不过是切磋切磋而已,承蒙你几个亲信手下留情,侯爷大义不仗势欺人,聂北敬服!”

    聂北又趴在萧邦的耳边细细声道,“侯爷,好多人看着呢,大家都知侯爷平时有气度有风度,现在岂可因为这小小的切磋而失了风度?即使这次你夺不到仙子,但可不能够弱了名声,要知道像侯爷你这种一表人才、风度翩翩、才高八斗的才俊可是全天下美女的目光所在,可不能因为一朵鲜花而失去了大片的芳心!”

    萧邦见聂北如此给面,听了聂北的话更是舒坦,自矜的咳了几咳才道,“聂公子果然文才武德,身怀绝技,无所不能……”

    “咳!咳!咳!”

    聂北都替他脸红。

    “喔,之前的过节我萧邦宣布就此揭过,如何?”

    萧帮当着众多人的面说这话自然是分量十足,可信度奇高。

    聂北这时候自然不好拂面子,要不然这节就结到死了。

    酒饮过后,温文清款款而来,仙子一般的脸蛋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嫣然巧绝,当是春风拂面甜人心扉。

    她见事态有变,急急而来,却不想聂北竟然和这萧邦和好如初一般,内在就不管了,单这表面上看来,这局面实在可喜,她一到便飞了一眼聂北,含情脉脉,二来便巧笑嫣然的的恭维起萧邦来,“侯爷不单仪表不凡,气度亦是不让英雄,小女子亦为敬佩!”

    得仙子称赞,萧邦浑身的‘羽毛’都竖了起来,浑身舒爽,飘飘然,对聂北更为信服,之前那丁丁点点的磕碰都被他自动略过了,嘴裂到了耳根处,‘谦虚’的道,“哪里哪里,正所谓男儿当是胸襟容海量,气吞万里云,本侯不外是维持我们男儿本色,差之英雄甚远,甚远……”

    温文清依然挂着淡淡微笑,语气平缓的道,“侯爷过谦了!”

    “文清姑娘,过去我敬你一杯如何?”

    萧邦抓住机会道。

    “小女子的荣幸!”

    温文清柔情的睨了一眼聂北。

    有美女在前,萧邦自然是殷勤得很,请温文清先行一步,他随后相随!

    聂北听到萧邦‘谦虚’的言词差点笑出声来,把笑声憋在心里坐了下去,人妖面对着聂北而坐,右边是李千军,左边是何修这家伙,只见李千军道,“我观聂老弟刚才出手,想来是武学平平,却能有此实力,速度比一般的高手还要快些,不知道如何做到的。”

    聂北对于这样的问题惟有搬出老一套来,说之前和一个隐世老者生活,他随意教授自己一些攻击的手段,之后他就死了,习武毫无系统的自己也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云云!

    这忽悠还算过得去,那老者又被聂北‘说’死了,死无对证,他们不信也找不到不信的理由。

    “你是孤儿?”

    人妖忍不住问道。

    “现在不是!”

    聂北很坦然,现在聂北有家了,这就是干娘和巧巧给自己的。

    而这时候一个侍从急急走来,在李千军耳边嘀咕几句,李千军从容起身,拱手对聂北三人道歉道,“李某有事,他日重逢时再把酒言欢!”

    “李大哥要走了?”

    “家父传诏,得赶回京城,再此别过,他日你若到京城,可到将军府找我!”

    “那有缘再聚!”

    聂北拱手恭送!

    李千军走了,不久后萧邦这‘猴子’亦都走了。

    这两尊大佛一走,场面顿时热闹了起来,没有了阶级没有了尊卑,彼此都是读书人,卖弄才华、演绎风流不羁便是他们的长项。

    琴棋书画是媒介,是展示才华的媒介,可惜的是聂北对这些七窍通了六窍,静坐欲睡,这时候忽然有一件事让聂北清醒过来,柳凤凤这刁蛮任性的主又去她二哥柳小城的耳边嘀咕了……

    不多时,只见柳小城双眼冒火的望来,聂北暗自嘀咕:这柳凤凤不但那小嘴儿厉害,搬弄是非倒也厉害!

    柳凤凤没完全把事实说出来,只是说聂北刚才在船的下层里又出言调戏了姐姐。可柳小城听小妹如此说法,亦是怒火顿起,本想不再下棋了,先过去揍一顿聂北再说,可一想到刚才聂北连萧邦那四个手下都轻松放倒,他又犹豫了。

    慢慢的,柳小城又有了另一样的心思,本来他还以为能凭自己的才华夺得美人归的,即使面对田家的田一名和宋家的宋直光他都有这个信心,因为他有家族上一辈关系上的优势,倒也不惧,到今晚,这萧邦小侯爷出现了,连苏丹和林才知这两个身份不及侯爷但才情更胜侯爷的家伙也出现了,他的信心多少被打压下去。

    最重要的是,他认识到了温文清面对家庭亲人方面的压力时所表现出来的决心,那是一种决不妥协的心态,这样一来他怕了,上一辈的关系优势不存在,而这刚才又来了一个身份高贵的侯爷,虽然他现在已经告辞离去了,但还有两个才华样貌都不差于自己的英俊公子在,甚至比自己还要好的竞争者,他如何不急?所以他想到了捣乱,把今晚这个灯会搞黄,这样一来温文清的承诺就无限期的推迟下去,没个结局出来,那么母亲再和姨妈多联系一下,到时候三表妹就是自己的了。

    柳小城不急着表演了,而聂北也是心有想法,琴棋书画无一精通,对牛弹琴不好,牛对人弹琴更不好;象棋尚可下,围棋岂可乱来;书法自问是狂草,就别献丑了;画画够抽象,自己画出来看不懂别人亦看不懂,都不懂,那画来何用;既然这些都不精通,自然不想他人表演长处抢风头自己干吃瘪,丢人聂北不怕,可别把美得冒泡的文清妹妹也丢了,那聂北自杀的心都有了。

    搞破坏自然是很好的方法,有此想法后,见柳小城丢下棋盘对手愤愤走来,撸手袖撩裤脚的模样,聂北自然是乐于‘配合’,两人各怀心思,目的相同,一个慢慢追细细喊,一个左闪右躲,专挑人多处闪,两人都很不‘小心’的把桌子彩灯打翻弄坏,在把到场的才子搞得一身脏,一时间聂北和柳小城成了两滴j屎,搞浑了这锅汤!

    苏丹这探花郎好不容易才画好的一副‘倩女u坐’画就被聂北十分无耻的‘意外’撕裂了……

    放纵下去 第027章 比谁都纯洁

    “啪!”

    这一声不算大声,但聂北和柳小城这两个意在捣乱的人都停了下来,周围的人也是大眼瞪小眼,只见一路总是闪躲入人堆里然后推推攘攘搞乱场的聂北此时掩着一边脸,很是无辜的望着一个英俊的男子,心里却在想:这家伙的胸膛怎么这么软,推着时怪怪的……嗯,肌r隆是隆了,就是软了点……啊,这是女人?

    想到这里聂北禁不住再仔细打量一下这扇了自己一巴掌还双眼是火的‘男子’,这才看出这是个女人,他乃乃的,没事女扮男干什么,要扮也要像上次温文碧、柳氏姐妹那样扮,起码要让人一眼看出来这是女扮男装,才不会造成误会嘛,现在好了,你胸部被我推摸了,我白白挨了你一巴掌,真他妈的不是个事!

    恩,不过这巴掌受得也不冤,起码这家伙的胸脯够软够隆,而且看这化了妆的脸蛋儿也能看出是个小美人,不亏不亏!聂北一个劲在心里安慰自己!

    聂北露出一个讪讪的笑容,似乎还有些讨好,“对不起哦,我实在想不到你……要不然也不会推你那……不过你放心,我敢肯定,你那里绝对发育得很好,不比别人的差……”

    “你……你、你还说,我、我呜……”

    大家本来见聂北被扇一巴掌还微笑讨好就觉得奇怪了,此时见英俊‘男子’掩面哭泣而走的背影,更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聂北拱手讪笑道,“那位小兄弟可能觉得无缘无故错扇了我一巴掌觉得羞愧难当,所以就哭着走了,误会误会,呵呵……”

    聂北才说完,却听到边上一声冷哼,放眼望去,只见田一名愤怒的盯着聂北,聂北见是这家伙,倒也没什么好脸色,也狠狠的瞪了回去给他,不过心里却觉得奇怪:这田一名和刚才那女扮男装的女子有什么关系难道?

    田一名见他妹妹哭着走了,也不再逗留,跟着追了下去。其他人见这灯会被搞得乌烟瘴气的,也没什么心思再呆,陆连续续的散去。

    这时候聂北和柳小城对视一眼,会心一笑,彼此仿佛合作多年的搭档一样,一时间倒也消弭了不少恩怨,其实两人的恩怨说来也不是恩怨,不外是两人都有着同一目标温文清而已!

    最后一个走的是聂北上次在缘来楼所见到的那个人妖,聂北一直都觉得他不去做人妖真是浪费了。

    但他却在聂北身边停顿了一下,聂北微微后退一步,离他远些,他微微一楞,继而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来,欺身过来附在聂北的

    娶我妈妈吧最新章节

    耳边似笑非笑道,“人家女孩子被你那样,你挨一巴掌也不算亏,现在你或许还在得意呢,咯咯……”

    说完之后他不等聂北反应就摇摆而去,望着这人妖下楼船的身影,再闻着他留下来的香水味,聂北浑身都起了j皮疙瘩,心里暗骂:死人妖,下次别让我看到你!

    这时候温文清和温文碧、柳氏姐妹四人来到聂北两人的跟前,温文清的侍女小环站在远处,聂北被温文清那双精明的眸子一盯,再看她那似笑非笑的嘴角时,聂北的心猛跳了几下。

    四个女人一个比一个美,差点让聂北鼻血都流下来,美绝人寰的女人真是害人!

    聂北倒还好一点,柳小城那家伙就受不了,心虚的低着头,他一直以来都有点怕这个表妹,特别是她那精明的眸子,往你身上一瞥的时候,你会觉得毫无遁形,现在柳小城就有一种赤ll的感觉,仿佛自己心底那一点点的秘密根本藏不住一般。

    “文清,我、我先回去了,天气冻,你注意身体!”

    柳小城逃也似的闪人。

    柳小城一走,柳氏姐妹也没多逗留,不一会儿就告辞了,柳柔柔经过聂北身边时轻轻瞄了一眼聂北,什么都没说,倒是柳凤凤顿了下说道,“喂,坏……你欺负我姐姐的事我记住了,哼!”

    “……”

    “色狼,你看够了没,人都走远了,该擦擦你的口水了。”

    温文清见聂北一副色授魂与的模样盯着柳氏姐妹离去,顿时一阵吃味。

    聂北讪讪回过神来,转移话题道,“现在只剩下几个人而已了,总算清净了。”

    温文清玩味的望了一眼聂北,微笑中带诘诮的味儿道,“是啊,我的客人都被你们两赶跑了,想不清净都不行了,你说是不是呢聂……公子?”

    聂北知道自己有意闹场瞒不过一些聪明人的双眼比如温文清,但他面对温文清讥诮的话语时却没什么尴尬又或些许难堪,反而心安理得毫无愧色,悠哉犹哉的说道,“谁叫清儿你搞这么一个比‘文’招亲呢,虽然我这人聪明过人,但怎么都会有那么三两样是不懂的,好比这音律、围棋、书法、画画,自然总体不如那些家伙,我又不能失去清儿你,所以就搞乱这灯会咯。”

    温文清俏脸不由得微微红了起来,却是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

    站在一边吃味的温文碧却嗔笑道,“你倒是‘直率’,不过,聪明过人一说就有待考证了。”

    本来还笑嘻嘻的聂北忽然脸色一整,正经起来了,“不过,现在谁都走了,可清儿你当时没宣布这灯会无效,也就是说大家都弃权了,只剩下我,也就是我最后一个胜出,嘿嘿……”

    “……”

    “无赖!”

    温文碧恨不得马上把聂北掐死,最是见不得他这副无赖加得意的模样。

    聂北忍不笑道,“我上到船的时候可是特意的问了一下情况的哦,对最后一个胜出的人会有什么收获可是很清楚的哦,清儿不是想耍赖吧?”

    温文清被聂北的如此做派弄得玉面生晕,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温文碧皱着小鼻子,娇声道,“我姐姐才不会像你这么无赖,还厚脸皮。”

    温文碧接着又道,“谁说你胜出了,灯谜还好好的一个没猜呢,就无赖的说自己胜出了,真不要脸。”

    “我要脸干什么,我只要清儿!”

    温文清的白皙的脸蛋又是一红,羞赧的飞了一眼聂北,只觉得这坏蛋越来越赖皮了,还特……特不要脸,只是心里怎么不生气呢,还有些喜欢听他这些疯言疯语……

    温文碧一时气苦,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失落,看了看三姐姐,又看了了看聂北,跺了跺脚道,“就算你胜了,那还得我姐姐同意,要是我姐姐不满意你也别想,你要是敢像上次那样欺负……欺负我姐姐的话,我、我告诉我娘!”

    温文碧脸蛋红了个透,心怦怦直响,差点就说漏嘴了。

    聂北也是直冒汗,还好这妮子的舌头转得快,要不然说自己上次欺负她引起精明的温文清疑心然后追问的话,这妮子根本不可能在温文清问之下隐瞒什么,那时候自己即使不被恼羞成怒的温家算帐也会被清儿厌恨,那才是欲哭无泪。

    温文碧见自己差点说错话的时候聂北露出紧张和担忧的神色,本来她还羞赧的心忽然一动,转而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聂北发现温文碧竟然露出诡谲的笑意时总觉得这不是好事,但还是道,“文碧姑娘,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我有些话想和你说一下!”

    温文碧本能的退一步,但一想起刚才聂北露出的紧张和担忧时,她便不再慌张,而是望了一眼三姐姐,见三姐姐没说什么,便随聂北走到船沿边上,河风轻吹,发丝飘飘,两人相近不远,温文碧依然显得有些紧张,再一次近距离的闻到聂北身上的气息,她的心跳动的厉害。

    聂北轻声道,“碧儿……”

    “你、你别乱叫,谁是你碧儿,小心我告诉我姐姐你那天对我……欺负我!”

    温文碧两手绞在一起,眼角不敢看聂北,而是微微向后瞥去,见自己的三姐姐站在不远处看着这边,虽然知道三姐姐不可能听得到两人谈话,可她还是心虚得很。

    “行行行,我不叫你碧儿,但你能不能到楼船的下面去,给我和你三姐姐点单独相处的空间和时间?”

    “你……哼!”

    温文碧实在想不到聂北找自己谈话只是想让自己离开好让他放开手脚和自己的三姐姐谈情说爱,她一时间有些郁闷和失落,接着就是一阵醋意。

    聂北又道,“其实我更想单独和碧儿你叙叙旧的,碧儿那香喷喷的身子,我至今还忘不了,要不是那单……呃、那道姑……”

    “我、我我下去了!”

    温文碧一见聂北提起那次的事,便羞得不行,红晕都爬到了耳根处,提着裙摆慌慌张张的走了。

    聂北在心里偷偷乐了一下:小妮子,和我斗,还嫩些儿。

    这时候温文清走了过来,嗔怪的道,“笑什么呢坏蛋,和我妹妹文碧说什么呢,看她脸都红透了,准是被你气的,现在好了,人都被你气走了。”

    聂北爽朗的笑道,“呵呵,你不觉得她这么一个大灯泡夹在这里我们谈谈情说说爱什么的很不方便吗?”

    温文清虽然不知道这灯泡是什么东西,但她听懂了聂北的话,脸色红艳艳的,嗔道,“谁和你谈情说爱呢,不害羞,没个正经,不理你了!”

    聂北一把抓住温文清的玉手不让她走,笑道,“我好不容易才把那碍事的主给打发,你这正主我才不会轻易放跑了。”

    “你、你无赖,快放手啊,小环还在那边看着,羞死人了。”

    温文清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异性有身体上的接触,一时间心慌意乱得很,哪还有仙子般的圣洁和淡雅,有的只是羞赧和紧张。

    聂北嘿嘿一笑,对低着头站在远处的小环招手道,“小环,过来!”

    小环自从第一次在缘来楼见到聂北后就对聂北就没个好印象,口花花、色迷迷、不修边幅、粗俗放纵……总是欺负自己小姐,一句话:不是好人!

    小环红着脸蛋来到两人跟前,主仆两人的脸蛋儿一个比一个红,聂北心想:我牵着的是清儿的手,你害羞个什么?

    “去整理一张靠船沿可以看到灵河四周风景的桌子,然后再摆上些美食和佳酿,我要和清儿来个浪漫的烛光晚餐!”

    其实,自从回到古代,聂北每晚吃饭都是烛光晚餐。“咦……我说清儿害羞也就算了,我又不是说和你烛光晚餐,小环你楞在这里害个什么羞,还不快去准备一下,小心我真的和你来个烛光晚餐!”

    聂北现在的形象很难让女孩子恨得起来,但羞恼却是有的,小环现在就是这样,又羞又恼,低着头呐呐的问小姐道,“小、小姐……”

    “啊、什、什么事!”

    温文清其实比小环更紧张更羞怯,因为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一个男子如此牵着手的,而且还是在有人的情况下。

    小环鼓起勇气问道,“聂……聂公子叫我准备一张桌子,我、我不知道小姐的意思……”

    “听、听他的吧!”

    “是小姐!”

    小环飞快的去忙她自己的事了,她发现她实在受不了聂北那偶尔闪过的火辣辣的目光!

    “你、你个坏蛋你、你……”

    温文清被聂北一把搂在怀里,浑身都在颤栗,一点大小姐的脾气都没了,娇嗔薄怒的话赫然而止。

    “清儿,你好像很紧张哦!”

    “我、我没、没有!你放、放开我,好羞人呀!”

    温文清双手微微用力推搪着聂北的胸膛,却是推不开。

    “这里风大,我不让你冷到!”

    聂北十分无耻的说道。

    这里哪有什么风,明明是、是你……温文清玉面如霞般红润,越发的美艳。感觉到聂北的气息越来越近,她的心几乎要奔出来,双眼紧闭起来,睫毛兀自颤抖,软绵绵的身子直到聂北温柔的吻上她嘴唇时慢慢开始僵硬,芳心迷醉,身子开始火热起来。

    温文清的嘴唇冰凉冰凉的,很柔软,聂北不像以前那么的粗鲁和直接,反而是出奇的温柔,缠绵得很,聂北对温文清有一种初恋的感觉,这感觉很奇怪,但却让聂北不忍破坏,怀里的温文清就仿佛捧在聂北手中的瓷器一般,小心呵护。

    心有所属的温文清虽然羞怯难当,但很快就迷失在心上人的热情中,檀口在迷糊间失守,只觉得一条灵巧的舌头钻进了嘴里,她浑身一阵发软,那双撑在两人胸膛间隔挡着一丝距离的玉手慢慢环上聂北的脖子,借此不让自己发软的身体滑下去。

    温文清的娇躯发育得十分良好,快十八的她那两座玉女峰已经跟一般少妇有得一比了,两座山峰的形状堪称完美,且极具弹性,压在聂北的胸膛上那感觉直让聂北的心酥了一半,热吻跟着狂野了很多。双手情不自禁的滑下去,开始揉捏着玉人的浑圆美臀。

    温文清被聂北揉得浑身臊热难当,双眼微微一睁,哀怨的睇了一眼聂北,心里想道:罢了罢了,今生既然注定受他欺负,就让他欺负吧,只是这坏蛋……怎么能这么放肆呢,小环还在船头边上准备饭菜事儿,他却在这里……小环看到了我……我还如何见人,这冤家……

    聂北吻得玉人儿无法喘气时才松开嘴,两嘴分开时之间一条晶莹的水丝相连着,被聂北伸出来的舌头一转,舔断了,聂北这一小动作更让温文清羞赧,嘤咛一声把头埋到聂北怀里,粉拳捶打着聂北的虎背,嗔骂道,“你这下流坯子,就知道欺负我!”

    聂北的手依然轻轻的隔着温文清那素白色襦裙抚摩着,坏笑道,“那清儿愿不愿意让我欺负一辈子呢?”

    温文清羞不可闻的唔了一句,她自己都听到,别说聂北。

    小环低着头来到拥抱在一起的两人身边,怯生生的说道,“小、小姐,我早就安排好了,在船头那边。”

    “啊……我、我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

    温文清飞快的推开聂北,耳根处都红透了。心里在想:早就安排好了?这么说你安排好之后站在那里看好久了?

    温文清更是羞臊了,那张脸蛋火辣辣的,恨恨的剜了一眼聂北。

    “是小姐!”

    小环如获大赦般逃了,从后面看去她耳根处都红遍了。

    “都怪你……呜……你是不是看轻与我于这样在下人面前侮辱我轻薄我,当我是……呜……”

    温文清哭得梨花带雨,一拳一拳的捶打着聂北的胸膛,那样子似乎聂北对她干了什么无法原谅的事。

    “……”

    刚才还是好好的艳阳天,现在呼的一声y雨连天,女人啊……聂北在心里好一阵无奈,抓住她的手,苦笑道,“刚才还好好的,这怎么就哭了起来呢!”

    “要你管,放开我!”

    温文清嘟起了嘴,这一可爱的动作别人是永远都不可能看得到的,也只有在聂北面前才会显示。

    “手牵手,一起老,心连心,亲又亲,刚才我们嘴都亲了,我怎么舍得放手,一辈子都不会松手的,你是我的。”

    温文清哪里还有脾气,心里只剩下甜蜜和害羞了。挂着泪珠的脸一撇,撒娇似的的道,“不害臊!”

    聂北嘿嘿直笑,很正义的道,“谁欺负我的清儿啦,我找他算帐去,准揍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扑哧……”

    温文清被聂北逗得破涕一笑,嗔道,“谁是你清儿,我才不是,欺负我的人就是你这坏蛋,你自己揍你自己吧!”

    聂北牵着温文清的手向船头上那张点了一盏彩灯的桌子旁走去,微微一笑道,“清儿,我们过去一边吃一边聊,谈天说地,谈婚论嫁……呃、谈情说爱,呵呵……”

    温文清任聂北拉着走,红着脸蛋儿不时瞄了一下聂北那英俊不凡的侧脸,一时间心里如同灌满了蜜。

    两人就位对坐,换盏推樽,言语切切,一时间只觉天地间只剩下两人。

    聂北语言另类怪异却不失幽默同风趣,见识更是广阔,天南地北天文地理都能头头是道,仿佛无所不知一般,这让一向自负才华的温文清自愧不如,同时心里更是甜蜜,那双黑白分明清澈又精明的美目一瞬不瞬的望着聂北,柔柔的亮亮的。

    温文清又是惊奇又是神往的望着聂北,“人真的可以在天上飞吗?”

    聂北很肯定了点了点头,“只要借助于一些东西,人是可以像鸟一样的在天上飞的!”

    说到这里,聂北神色有点落寞,终究是个现代人,忽然说起现代的种种,聂北陷入了回忆中,现代里的朋友、校友、军队里的战友……

    温文清被聂北的话吸引了,倒也不太注意到聂北的异样,期盼的问道,“借助什么东西呢,你既然知道这么多,能不能弄出那东西来然后把人送上天去?”

    聂北回过神来,甩开那些没用的回忆,心想:飞机火箭我自问搞不出来,但借风飞行的简单滑翔机我倒是可以弄出来,到时候用c杆控制它在天上飞个大半天倒是没什么问题,自己好歹都在军事学院里进修了一两年,对这滑翔机的构造和飞行原理再清楚不过了,不过这滑翔机要在高处翔飞非行,所以很不方便。

    聂北自信的道,“当然可以!”

    本来以为聂北只是在乱侃哄她开心的,见聂北自信满满,满口肯定的回答,温文清神色微微一楞,继而是惊喜道,“真的吗?”

    “我没理由骗我的清儿!”

    聂北微笑道。

    温文清一脸兴奋,却听到聂北接着说道,“不过,我现在没什么自信能做出来,清儿要是能给点自信与我的话,我一定能弄出来飞给你看的!”

    温文清不解的问道,“我能给你什么自信?”

    “当然能,清儿要是答应嫁给我的话,别说飞起来,月亮我都摘下来给你。”

    温文清脸色一红,媚媚的瞥了一眼聂北,低着头怯生生的道,“这、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答不答应还得问我娘!”

    “可是我想知道清儿你愿不愿意呀,你愿意吗?”

    聂北伸过手去,轻轻的握住温文清的那双玉手,仿佛无骨的一般,凉凉嫩嫩的,握着很舒服。

    温文清直想把头埋入她那高耸的胸脯里去,手被聂北握着也不抽回来,只是呐呐的说不出话来,似乎这话题让她很是被动,很是羞于启齿。心里却大嗔:你这木头,人家肯让你亲,手也让你握着,身子也……你还非要问个确准,非得要人家亲口说愿意才行吗,那可多难为情呀!

    聂北见温文清一声不响低着头羞于抬起,无赖心思又来了,笑道,“我数三声清儿要是不反对那就是答应了,一二三!”

    温文清见聂北又开始耍无赖,把那一二三数得飞快,就是想反对都没时间接上嘴,一时间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抬起头来嗔怪的白了一眼聂北。

    聂北微笑道,“到时候我飞去接清儿娘子,让清儿做一个飞起来的仙子!”

    温文清听到聂北的话又羞又喜,却在想,聂北现在身份低微,门户低下,虽然自己无所谓,但娘亲和父亲又如何看待,特别是娘亲,她一心想我嫁给媚姨的亲儿子也就是柳家的二儿子柳小城,自己反对要是找个豪门大户公子也就算了,但自己却心属一个寒苦人家子弟,门不当户不对,娘亲和父亲反对是必然的了,或许连哥哥姐姐他们也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这如何是好……

    想到烦心事,温文清神色不由得黯淡无光,最后无奈一叹,抬起头来目光迷恋的望着聂北那英俊不凡的脸庞,感觉着他那不同常人的气质,想着他怪异的行事风格,心意不由得慢慢坚定起来。

    聂北见温文清神色忽然黯淡下来,多少能猜到她的顾虑,他也是很无奈,总不能带着人家的女儿远走高飞吧?别说聂北不能,就是他放得下巧巧干娘她们,还有和自己有了夫妻之实的温文琴和小菊她们俩,也不见得清儿能下得了这个决心离开众多亲朋好友,再说了,就是她放得下,聂北也不可能让她去承受下这个决心时所带来的痛苦,所以唯一的办法依然是‘攻坚’!

    温文清接着把她现在的情况给说了出来,聂北没想到这柳小城竟然是她表哥,柳凤凤和她姐姐就是温文清的表妹,一时间聂北有些愕然,暗道:怪不得你们走得那么近了。

    温文清微微挣开聂北的手,站起身道,“聂大哥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聂北望着温文清款款而行的俏影,心里一片宁静,在想怎么才能让温家的人接受自己呢?

    做生意?聂北有信心以现代的经营手段在?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