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23 部分

第 23 部分

    聂北望着温文清款款而行的俏影,心里一片宁静,在想怎么才能让温家的人接受自己呢?

    做生意?聂北有信心以现代的经营手段在这个时空里把生意做得很好,可是那是得时间的,而且温家多半看重的不是钱,而是身份,身份不配的话钱再多也是白搭,再说了,生意不是一下子就能做起来的,还得要时间,到时候清儿被她娘亲强着嫁给柳小城那自己不后悔一辈子?

    思绪飘飞的聂北脑袋有些混乱,这时候温文清已经上来了,亭亭的站在聂北身侧,脸色红润却坚定,“聂大哥,把手给我!”

    聂北回过神来,望了一眼美得让人无法直视的温文清,依言把手伸了出去,温文清轻轻的伸出一只葱手来,往聂北手上一塞,一丝沉甸的感觉传来,温文清小手离去,聂北摊手望去,只见自己还回去的那块玉佩这时候已经在自己手里,玉佩缠有一条红绳,红绳另一端是红红的流苏,而流苏旁边还紧紧绑着一束秀发,聂北有些不解的望着温文清。

    温文清大胆的和聂北对视着,温声道,“玉佩是我从小到大的贴身之物,它已经是我的一半,现在我把它交给到你手上,它就是我,我就是它,此生不变!”

    聂北感动非常,却听温文清接着说道,“我的心永远属于你这坏蛋的,此生不负君,君若负我,文清之命便如这束头发一样,断无生还,望君怜惜!”

    断发明志……聂北一把搂住一脸决绝的温文清,脸厮磨着她的粉腮,想说些什么,最后却一声都说不出来,因为这份爱给予得太多,有些重,沉甸甸的很充实,让聂北的心酸酸的甜甜的,第一次有种初恋小男生的感觉,此刻聂北比谁都纯洁!

    放纵下去 第028章 再见黄夫人

    十六过后,温家派来了马车要接宋小惠回婆家,看着三个女人执手相看泪眼,凄凄然然仿佛生离死别一般,聂北的心情也是好不起来。

    离别时聂北和小惠姐姐拥抱在一起,望着小惠姐姐那垂泪满面的容颜,聂北温香软玉在怀心猿意马的心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只想永远这样抱着她不放开,“小惠姐姐,在温家住得不开心的话随时回来,大不了我照顾你一辈子!”

    宋小惠没有了大姐姐的做派,乖顺得像个小妻子一样,只是带着哭音轻轻嗯了一声。

    望着载着宋小惠的马车越行越远,直向城里而去,巧巧似乎也感觉到了些异样,从娘亲的和姐姐的表现看来,姐姐在温家过得并不好,巧巧投入娘亲的怀里,陪着娘亲垂泪。

    “娘、巧巧,我们进去吧,外面冷,受凉着了风寒就麻烦了!”

    “咦,马车回头了,姐姐可能不走又回来了!”

    巧巧指着奔向这间泥草屋的马车欢喜的说道。

    聂北依言望去,摇头道,“这辆马车要新一些,不是小惠姐姐刚才坐的那辆马车!”

    巧巧明显的露出失落表情,轻轻的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只见这辆马车在院子门前停了下来,车门的门帘一撩,钻出一位粉衣少女来,秀发轻挽头后,玉簪斜c,堆高起来秀发珠链微束,一茬刘海儿垂额,清丽可人的发型下是一张粉嫩水润的脸蛋,流转生波,一眨一眨的很是迷人,那两扇长长弯弯的睫毛俏皮兮兮煽动着青春的朝气,一股脑的向聂北涌来,荡漾着聂北的心绪,精致的瑶鼻下是一张红润润的小樱嘴儿,娇俏而甜美,端的是美不可言,让人很想贪婪的亲几口,亭亭的身姿婉婉约约,亭亭玉立,那稍微显得不够隆的地方要是被抚摩揉搓几次,相信会以见得到的速度‘涨大’,或许来点终结方法,耕耘她的小花田,播种让她怀孕,怀孕有奶水分泌了,想不大都不行,聂北邪恶的想着。

    一声清脆的声音从她微小的樱嘴中传出,“聂大哥!”

    粉衣少女正是黄洁儿,她盈盈走到三人面前,礼貌的问好,“方阿姨巧巧姐姐你们好,我叫黄洁儿,来找聂大哥的!”

    干娘和巧巧都是回以一笑,干娘道,“外面冷冻,快请进里面坐!”

    “不好意思呀方阿姨,我找聂大哥有急事,就在这里说就行了,说完洁儿就要走了,就不打扰方阿姨和巧巧姐姐了!”

    干娘和巧巧无妨一笑,识趣的回屋里,留两人在院子外说事!

    聂北有点奇怪,她怎么会找上自己,又知道干娘和巧巧的姓名,但见她风尘仆仆见到自己却是甜甜一笑的模样,聂北也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来,“洁儿,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又冒着寒风来找我,是不是你家里的人要你来的,有什么事么?”

    黄洁儿恩的一声摇了摇头,“洁儿来找聂大哥是洁儿自己的主意!”

    “好洁儿不会是想聂大哥我了吧?”

    聂北嘿嘿直笑,双手很‘自然’的握住了黄洁儿那冻得冰冰凉凉的小手。

    黄洁儿脸色不由得一红,羞答答的道,“聂大哥,人家有急事找你的。”

    聂北正‘色’道,“洁儿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聂大哥我能帮得上忙的一定不会推托,即使上刀山下油锅都在所不惜!”

    黄洁儿神色羞赧,又有些甜蜜,最后却忧伤的道,“人家才不要你上什么刀山下什么油锅呢,人家这次来就是想求你救救我弟弟!”

    聂北微微错愕,不解的问道,“我如何救你弟弟?”

    “我知道聂大哥一定行的,聂大哥能令那些蛇头听你的话,连那么多狼都不怕,一定是很厉害的,所以我才想起聂大哥你,别的大夫都说我弟弟虽然失血不多,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伤口太大,很难愈合,三五天后必然伤口感染,到时候……还要我爹娘……准备好后事,呜……”

    “聂大哥,我知道你一定能救我弟弟的对吗?”

    黄洁儿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望着聂北,那眸子里有盲目的信任和依赖,还有挂在睫毛上的大大泪珠。

    黄威,一个看上去十三四岁的男孩子,给聂北的感觉一直都不错,那天见他被划了一剑,倒是想不到会这么严重,在聂北看来,那一剑虽然是黑衣婆娘含恨出手,但应该也就是个皮r伤而已,还不至于危及到生命吧!

    其实,以聂北一个现代人来说,又怎么知道在古代,即使一个感冒有时候都能要一个人的命,何况其他?

    见黄洁儿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泪珠挂玉面,犹如梨花带雨一般,端的是引人怜悯,恻隐之心顿起,在想自己本是一个军人,对这些伤口处理是必备的知识,或许还真的能帮上些忙也未定。

    “好吧,我和你去看看,但我能不能帮上忙可是说不准!”

    周围的大夫都无能为力,束手无策,聂北对自己军人那些自救知识没多大信心!

    黄洁儿显然比聂北自信,见聂北答应了,欢喜无限,破涕为笑,搂着聂北的手向马车上拉,发育中的那对娇嫩茹房摩擦着聂北的胸膛,让聂北心都痒了起来,心里有一个声音督促聂北:你有义务让这对小白兔长得和她母亲黄夫人一样饱满丰隆。

    聂北好不容易才定下心神来,笑道,“你都要等我和我娘还有巧巧告辞一声吧?”

    黄洁儿俏俏一笑,有点不好意思的道,“聂大哥,不好意思哦,我刚才太高兴了,我和你去,顺便和方阿姨和巧巧告辞然再道个不是。”

    “哦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还知道我娘和巧巧的名字的?”

    聂北边往屋内走边问道。

    黄洁儿见聂北答应,自信的以为弟弟无忧了,心情愉悦,见聂北问起,她娇笑道,“咯咯……人家好歹也是上官县知县大人的千金嘛,在上官县打听些事情有什么难的,何况聂大哥又是最近出名的‘豆腐才子’,咯咯,人家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

    好一个‘豆腐菜子’!

    马夫在马车前赶马,马车内聂北轻轻搂住黄洁儿那纤柔柔的身子,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处子幽香,聂北忍不住轻轻在她的粉腮上亲了一口,笑道,“好洁儿,貌似你又长大了哦!”

    黄洁儿浑身酥软的被聂北搂住,被聂北亲一下后腮面如火,忸怩的道,“聂、聂大哥,什么又长大了?”

    “这里呀,好像长大了不少哦!”

    黄洁儿被聂北的手按在胸脯上,浑身一颤,水雾缭绕的眸子微阖,呢喃道,“唔……聂大哥……不要啊!”

    聂北见近在眼前的樱桃小嘴,娇艳欲滴,正吐气如兰的微张着,忍不住附下去吻住她,灵巧的舌头不费什么力气就钻了进去,尽情的索取她小嘴中的津y,把她的小舌头吸到自己的嘴里肆意的舔弄,软软的腻腻的,很舒服。

    一只色手滑入她的衣服里穿入小肚兜内,不隔任何衣物抚摩着她那滑腻的小蓓蕾,捏着那小r尖慢慢的揉捏,聂北的下面那庞然大物情不自禁的挺了起来,欲念大起的聂北把黄洁儿那娇俏亭亭的身子抱起,让她那浑圆的小臀部坐到自己那顶起来的小弟弟上,隔着她的裙子直顶入她那股沟里,聂北舒爽的轻哦了一声。

    黄洁儿已经快十四了,这在大户人家的家庭里,这个年龄段会有专门的人教导她们一些男女之事,聂北那顶在她股沟里的东西她知道是什么,浑身发软的她身子一僵,忍不住在小鼻子里呻吟了一声,“唔……聂大哥……你……你顶得洁儿好痒啊……p股那里……唔……”

    就这样,聂北在马车上猥亵着黄洁儿,黄洁儿慢慢的被弄得臊痒发热,酸麻的感觉让她不知道怎么去抗拒,只能任聂北摆布,而她的心也没怨怒,有的只是羞赧,在想自己那次在榕树下就和聂大哥睡在一起了,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现在聂大哥又来欺负自己,虽然很坏,但自己的身子已经是他的了,也就随他好了。

    在这样的环境里,聂北也不可能有机会把这娇嫩的花朵给摘了,不过是欲火过剩要借黄洁儿那夹起来的小股沟来泄火罢了,随着马车在泥路上奔波,一颤一颤的,倒也省了聂北不少力气,同时也很好的掩盖了马车内的具体情况,让聂北能轻轻的挺c着自己的下面的庞然大物,尽情的在黄洁儿那夹紧温热的股沟里摩擦,给自己带来快感。

    脑子里却幻想着黄夫人那丰满婀娜、成熟诱惑的身子和高雅华贵的容颜,再和黄洁儿现在的俏丽粉嫩容颜交替,聂北很快就到了喷发的边缘……

    知县府邸果然不是一般的阔气,门前两座大狮子霸气十足,朱门高第,厚墙深院,气派自是不用多说;进大门后是一个大大的园林式‘围院’,江南特有的园林构设,错落有致的小亭阁楼,羊肠小道弯弯曲曲幽雅别致,假山错落间流水而过,潺潺沥沥,更显得清幽雅致;走进这样的环境中,让初来的人有种眼睛应接不暇的感觉。

    三三两两仆人穿梭忙碌,见大小姐红着脸蛋儿带一个英俊的男子急急而入,都是恭声问好,待见到聂北像个初入大观圆的‘聂’姥姥一样时,她们又窃窃私语起来,一些年轻些的侍女不由得美目连连,注视着聂北那‘好奇’的模样,掩嘴轻笑。

    黄洁儿现在还是红潮未退,但比刚才在马车上的时候可是好多了,聂北s出来的那时候她也有种要nn的感觉,那感觉是她从来未尝试过的,很消魂,但她觉得很羞怯,所以下了马车后她就一声不出了,带着聂北闷头赶路,而聂北又是事后心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黄家内屋豪华大气,古玩字画玉石琉璃,不过是装裱屋内的物件罢了,可想而知这需要多少财富。

    “老爷,这如何是好,威儿他……”

    黄夫人紧紧的抓住一个中年男人的手,哽咽垂泪,不时用小手巾拭去粉腮上泪珠儿,“老爷,你快想想办法呀,我们威儿他……看着他一天天沉睡下去,高烧不退,又不能躺卧,妾身的心就好象被刀割一样,威儿他、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叫我怎么活啊。”

    中年男人就是黄威的父亲,也就是黄夫人的丈夫黄尚可,上官县的顶头父母官,是一个身体已经发福的男人,身材不算高大,微微和黄夫人持平,样貌倒也堂堂,看上去年纪也就三十多而已,只是此时坐在那里一筹莫展的,又被妻子凄婉无助嘤嘤咛咛的抽泣叨念弄得心烦气躁,皱起了眉头,“好了好了,别哭哭涕涕的了,威儿会好起来的,他是我们的儿子,我又怎能让他有事,你放心吧!有我在呢!”

    黄夫人急得团团转,没有因为丈夫的安慰而安静下来,而是越发的惶急,“可是刚才老御医都来过了,最后还是摇着头离开了,这……老爷……”

    黄夫人此时已经是一个找不到岸的溺水女人,一切的明慧此时都没有了,唯一的主心骨就是她现在的丈夫黄尚可。

    “好了,芯儿,你一天一夜没睡,也累了,你先去休息吧,这里还有我,威儿会没事渡过这一关的,你不用太担心!”

    黄尚可本来就够烦了,又被妻子一个劲的兜问,头都大了,但是见妻子才安全回来便为了儿子憔悴了一天一夜,他也动不起火来。

    黄夫人忽然双眼一亮,“要不我去一趟王府,让母妃再多派几个王府太医来为威儿治疗!”

    黄尚可没什么好气道,“刚才那告老回家的老御医都束手无策,那些王府太医难道还比皇上身边的御医高明不成?”

    黄尚可微微苦笑道,“芯儿,你难道忘了,岳母大人也只是才走而已,她带来的那些太医不是还在吗,想必她带来的那些太医已经是王府最好的太医了,他们都无能为力,你现在又……能有何用!”

    黄尚可说到这里不由一叹,整个人仿佛苍老了不少,他其实比黄夫人更要着急,黄威是他唯一的儿子,黄家的香火所在,他如何不急?况且他这些年来再也没能让尚且年轻的黄夫人怀孕,他又暗地里在外面养了几个女人,都是一样,没能让那些女人的肚子有什么动静,这两年来几乎不能房事了,他隐隐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再续香火的能力,要是黄威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当真是无面见地下的列祖列宗了。

    他虽然急,但他是黄家的一家之主,他不能露出消极的惶惶情绪,要不然身边的人就撑不下去了,比如他的妻子,就是见他还老神在在才没倒下。

    听到老御医摇着头说黄威要是不能很快的愈合背后的伤口,到大规模发炎之时便是魂归黄土之日,而期限就在三两天之内,一想到此,黄尚可便忍不住心头一窒,想道,灵郡最好的大夫就是老御医了,可是他都无能为力,难道天真要让我黄家绝后?

    “爹、娘,你看我带谁来了?”

    黄洁儿人未到声却到了,声音娇媚清脆,听起来让人舒爽,有如春风拂面。

    聂北随着黄洁儿进入主厅,见到两个女人一个男人,一个自然就是高贵典雅的黄夫人,看上去三十出头的黄夫人一身素衣长裙,可能因为居家的原因,素颜不着半点粉黛,白里透红的脸蛋依然高贵典雅,此时哀婉的双眼丝丝可怜,更显动人,上身内着肚兜,小衣似抹胸一样紧裹着那对高隆饱满的茹房,没像外出时那样包得严严实实,而是露出了优美秀气的锁骨,锁骨以下一条深深的r沟露出‘冰山’的一角,白腻腻的,引人流口水,下面着了一件无皱长裙,直顺顺的感觉很滑很柔畅,就仿佛藏在里面那双修长浑圆的美腿一样,黄夫人的站姿看上去永远是那么的高贵和勾魂,那身段儿婀娜媚惑,该大的地方绝对大,该小的地方绝对小,该凹下去的地方便幽幽下陷,耸高的地方圆美欲坠,巍巍颤颤,柔韧纤细的腰肢宛如病弱的垂柳,几可握断,聂北鼻血都差点流了出来。

    还有一个穿紫衣的女人和黄夫人岁数差不多,但穿着就差了些,气质更是无法和黄夫人一比,安静的站在一边上,显然是个侍女。

    另一个男的,堂堂相貌,中等身高,发福身材,显得有点肥,眼神也是黯淡无光,聂北在想此人多半就是黄夫人的丈夫黄洁儿的父亲黄尚可了。

    听到女儿的呼喊,黄夫人和黄尚可抬头一望,黄尚可见是一个年轻人,不认识的,一阵迷茫,热情不高,也就没站起来相迎。

    黄夫人却是明显一颤,她不知道女儿为什么带聂北来,但见到聂北就想起自己母女两和这男子在榕树下度过的了两天两夜,其间自己和他还……想到这里黄夫人的脸不由得一阵发热,不太敢看聂北,只是不解的问女儿,“洁儿,你带聂……聂北公子回家所为何事?”

    黄夫人的语气里有些责怪,很显然,一个少女私自带一个男子回家是一种不妥的做法,更何况……

    黄夫人才问完,黄洁儿还未来得及回答,黄尚可就好奇的问道,“这位是?”

    “爹,聂大哥就是我和你说过的救了我和娘的人呀!”

    黄洁儿拉过聂北,又对聂北介绍道,“聂大哥,这位是我父亲!”

    “晚辈聂北见过黄大人!”

    聂北欠身施礼,动作很生涩,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够真诚。

    黄尚可见此人就是救了自己的妻女恩人,也没苛求聂北的礼数了,顿时站起身来,迎着聂北坐下,才自个儿坐下来道,“想不到恩公如此年轻,真是一表人才,黄家欠你这份恩情,我黄某人记在心里,在此黄某不胜感激!”

    聂北微微一楞,本以为这黄尚可既然如此不得民心,怎么都是面目可憎出言污俗粗劣才对,却不想如此有礼,倒是让聂北有点出乎意料,看来表面杉杉有礼的人才最不可靠,反倒是像我这样的男人才可靠点,聂北丝毫不脸红的想着。

    聂北微笑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黄尚可微微愕然,却不想聂北言简意洁,耐人寻味,甚是大方,一时间颇为欣赏,态

    娶我妈妈吧全文阅读

    度更是热切,微微挤出丝笑容道,“你若不嫌弃,便叫我一声黄叔叔,我亦托大的叫你一声聂贤侄,可好?”

    聂北无所谓道,“黄叔叔既然如此礼廉,小侄自然无有不从!”

    聂北和黄尚可谈吐颇为投缘,一时间倒也熟络起来,黄夫人站在一边上看着两个男人客套寒暄,心里有些乱,亦是趁机拉过欢愉的女儿小声问道,“洁儿,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你可知道一个女子随便带一个陌生男子回家会引来多少非议,说不准会毁你清白的,你怎可如此糊涂!”

    “聂大哥又不是外人,更不是什么陌生人,他可是救过我和娘亲你的,再说了,我们当时还和聂大哥睡……”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黄夫人脸色忽然一白,细声喝止女儿不让她把话说下去,神色慌张的瞥一眼坐在一边和聂北谈聊寒暄的丈夫,见他不可能听得到什么才微微放心。

    黄洁儿撇了撇嘴,委屈的道,“我才没胡说。那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当时那样的情景谁敢说什么,再说了,我和娘都没和聂大哥发生什么,我才不怕呢!”

    黄夫人气苦,心想:你这孩子,虽然没具体做什么,可人言可畏,三人成虎,芸芸之口当能毁人一生,娘也就算了,要是毁了你一生,该如何是好?

    黄夫人肃着玉面,严声道,“以后不准对他人提起此事,听到了没有?”

    黄洁儿从来没见自己的母亲如此严厉过,心里虽然委屈,但还是点了点头,随即撒娇道,“娘,我不提这事了,你别生气好吗?”

    黄夫人深吸一口气,缓了缓自己那烦躁慌乱的心绪,才温声道,“洁儿,你还小,很多事情你现在是无法理解的,就好像今天这样,你把阿……聂北带回家来,家里的人知道经过,自然没其他想法,但外人会怎么想你?到时候流言四起,你又该如何嫁人?”

    黄洁儿小孩子心性一起,嘟着嘴道,“我才不管外面的人怎么想呢,反正我和聂大哥在一起又不妨碍他们什么事儿,只要娘你理解女儿就行了,嫁不出去更好,我就陪在娘身边一辈子,照顾娘和爹爹。”

    本来黄夫人还有些怨气的,可听了黄洁儿这话时却是心宽微甜,不由得微嗔笑骂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岂能儿戏,你嫁出去以后娘有威儿……”

    说到此黄夫人的心一苦,再也说不下去了。

    黄洁儿安慰道,“娘,其实我今天带聂大哥来,就是叫聂大哥出手救弟弟的,有聂大哥出手,弟弟一定会没事的!”

    “什么?”

    黄夫人明显错愕了一会,才幽幽道,“你这孩子,怎能如此不分事儿,他既不是大夫又不是郎中,如何能治伤救人?”

    “娘,你忘记了吗,聂大哥连蛇都可以命令的了,照我看来只有仙人才能做到嘛,让聂大哥救弟弟一定能把弟弟救治好的!”

    黄洁儿一脸的自信。

    黄夫人微微瞥了一眼聂北,见聂北虽然不是俊俏惊人,但也丰神俊朗,气质飘逸不凡,比其他男子更有吸引女人的魅力,心头不由一热,忙转过面来,嗔道,“……胡闹!”

    黄洁儿劝道,“娘,我知道你没什么信心,可弟弟他……这时候让聂大哥试试总是没错,总归是个希望,或许聂大哥真的能救治好弟弟呢!”

    “这……”

    黄夫人轻咬着自己的下唇,一副凄苦难决的模样,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在这样拖下去必然是有死无生,可让一个不知医学家底的人出手……总是有些拿不准主意。

    “娘,我看聂大哥答应我的时候很郑重的样子,想必聂大哥会有些办法的,不妨死马当生马……”

    “你胡说八道!”

    黄夫人轻敲一下黄洁儿的头,嗔道,“你再胡说八道娘就把你那聂大哥就赶出去!”

    “娘答应了,太好了,弟弟有救了!”

    黄夫人忍不住苦笑,嗔道,“照你这样子说法,是娘在挡着所以你弟弟才没救咯?”

    黄洁儿掩嘴轻笑,黄夫人却是忽然问道,“洁儿,你是不是喜欢聂北这小坏蛋?”

    本来还娇笑的黄洁儿忽然一楞,继而娇面如花一般红艳,飞快的扑到她娘亲的怀里,粉面挤了挤黄夫人那对饱满的茹房,羞不可耐的撒娇道,“娘,你、你怎么笑话起洁儿来了!”

    黄夫人被女儿在高隆的茹房上一挤,一股酸麻的感觉传来,让她想起了那晚在榕树下聂北赤l着上身搂着自己睡下被他抚摩时的感觉,顿时玉面一热,浑身一酥,竟然感觉到下面有些湿了,当真羞人的紧。

    黄夫人好不容易才平复下心来,才想对女儿说些什么的时候,丈夫黄尚可站了起来,走到她这边来,轻轻的对黄夫人说道,“芯儿,我听说聂贤侄是应洁儿这丫头之请来救威儿的,你看这事……”

    黄夫人刚才被女儿说动了,这时自然也是本着一试的心态,于是对丈夫说道,“当初聂……聂贤侄救我和洁儿时身怀绝技,医术虽然没表现出来,但眼下我们亦无更好办法,我们便是试试也无妨,或许……”

    接下来的话黄夫人没再说了,让他丈夫发挥想象力,反正她自己都不抱什么希望,倒也不好在这里为聂北卖‘广告’。

    黄尚可想了想,微微的点了点头,颇有些无奈的味道。

    于是,聂北便成了医生!

    其实聂北不想成为这什么医生,反而更想成为一名y贼,望着黄夫人那素衣罗裙下的身段儿,再看看黄洁儿那娇嫩欲滴的纤细腰肢,聂北反而觉得自己应该去看医生了,要不然自己的鼻血一定不够流。

    “这治病救人,医死疗伤,岂能儿戏,黄大人,你要三思呀!”

    几个王府来的太医当听到黄尚可要让聂北来‘试试’救人时,七嘴八舍的劝导起来。

    其中一个还指着聂北质问道,“你年纪轻轻凭何救人,性命攸关,岂能‘试试’?我们等一辈子从医,尊就一个度,能为则为,不可为万不可为,莫有拿性命当儿戏一事,你今天敢胡来便要负全部责任,可知责任之重乎?”

    聂北其实挺尊重这些年老古稀的老太医,对他的指责虽然听着很是憋闷,但也没什么火气,只是冷淡的道,“就是因为有性命攸关,所以我来了,就是你等不可为,才有晚辈来试试,要不然何需我在此?”

    那老太医被聂北噎的一楞,接着就是怒火中烧,拿着一根人参半截当归就要‘棒’打聂北,却被聂北一把抓住,夺过人参和当归,缓缓扶气喘喘的老太医坐下,苦笑道,“各位太医医术晚辈自问不及皮毛,更别说望什么颈背了,要不是有太医们在苦苦救治,今天来的或许不是我,而是一副棺木,但既然我来了,好歹也得试试,对吧,就当死马当活马医一次,总比拖在这里等死来得好,不是么?”

    黄洁儿好一阵气苦:聂大哥都说些什么话嘛,什么死马活马的,难听死了,但她却忘了刚才她和她娘说话的时候似乎也这样说过!

    黄尚可却是轻轻皱起眉头,但他还能忍得住,聂北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事实就是如此,现在就是死马当活马医。黄夫人嗔怪的瞪了一眼聂北,显然她这个做母亲的很不高兴了,儿子被如此形容,她能高兴才怪了。

    太医经聂北这么一说,虽然还有些悻悻,但没之前那么大火气了,或许之前就是不忿这么一个年轻人c手,因为那是对他们医术的侮辱和不认可,但听聂北一句‘各位太医医术晚辈自问不及皮毛’后,他们心里好受多了,出言阻拦的心思几乎没有了,事实上他们也是毫无办法,能有一个人出来接着最后一‘棒’他们或许开心才对,因为医死了责任不再在自己这边了。

    太医的阻力一去,聂北着手开始查看黄威背后的伤势,只见背后黑糊糊的一条长道,聂北看着皱了皱眉头,真不知道这些太医都涂了什么在上面,连伤痕都看不到了。

    “我需要最烈性的白酒、上好的纱布、针线、还有尖刀和小刀!”

    聂北随口道来。

    “我这就去吩咐下人拿!”

    黄夫人见聂北说话淡定,老神神在在,似乎有些把握,心头不由得升起了希望,望着聂北的眼神也有些热切,这让聂北的心都跟着热切起来。

    聂北接着说道,“慢着,我需要烧开了的开水,最好能准备好!”

    黄夫人、黄尚可、黄洁儿还有站在一边上无所事事的太医一时间不知道聂北要这些东西干什么,但见聂北说得肃穆淡定,他们也不出声,默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黄夫人转身去忙,黄洁儿觉得站在这里暂时帮不上什么忙,便随母亲出去。聂北转身对几个太医道,“晚辈有把握救活黄威,但到时候我需要太医你们的帮助,可肯与我配合?”

    黄夫人和黄洁儿才走出到门外,听到聂北这么一说,浑身一颤,惊喜交加,忙加快脚步去做好聂北交代下来的事情。

    黄尚可激动的抓住聂北的双手,双唇都在颤抖,兀自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道,“贤侄可是说真?真能救活威儿?”

    聂北刚才查看过黄威的伤势,虽然被那黑糊糊的东西涂得看不太清楚伤口,但聂北还是大概的了解了一下,黄威的伤不及内,皮r之伤,之所以难治,不外是这伤口太大了点,从肩膀一路直到后腰,伤口破裂开来,现在更是有化浓了迹象了,这样的伤势在古人面前自然是束手无策,确实是难以愈合,可在聂北这个现代军人面前,并不算很严重,想想现代战场上那些军人被弹片划开的伤口,那叫皮开r绽,比黄威这个更加恐怖的数都数不过来,那些军人自我救治都能延续到军医出现,黄威这点伤算得了什么。

    更重要的是,这个时代的人不懂得防范细菌,亦不懂更有效的消炎杀菌,更不懂给病人缝针,所以往往大伤口的人都是伤口难以愈合,然后感染细菌发炎溃烂高烧不治。

    但这些伤势就是对一个平凡的现代人来说都不算什么,更别说有过系统训练的军人了,所以聂北很肯定的回答道,“其实治好这伤不难,不过小侄只精通这伤势治疗,对如何止血却不太懂得,还需各位太医的相助!”

    黄尚可见聂北回答肯定,态度严肃,一时间喜极而泣,那些太医本来听到聂北肯定的话还有些嗤之以鼻的,暗想:年纪轻轻真不知轻重!待看聂北不像轻浮出言时,才开始忑忑,心里又想了:要是他真的能救活黄家小儿,我等颜面何在?再听聂北说只精通伤势治疗还需他们相助时他们才松口气,暗道:此子或许能救活人,但终究还是不如我等!

    聂北见众人忙活,却忽然想起等一下免不了要对黄威的伤口清洗轻刮,然后还要缝针,虽然他还昏迷着,但鬼知道会不会把他痛醒过来,到时候会发生点什么意外就很难想像得来了,于是聂北对黄尚可拱手道,“黄叔叔,小侄要出去找些药材回来,告辞一下!”

    黄尚可现在简直把聂北当救命稻草了,恨不得时刻捏在手里,现在听聂北暂时要离开一会去找什么药材,他忙道,“贤侄何需外出找药材呢,府邸储物仓库里就有备用的药材,千奇百样,准能找到你所需要的!”

    聂北苦笑,暗道,麻醉药你有?聂北道,“我很快就回的,黄叔叔尽管放心在这里等一下,很快便好,我不会偷偷跑人的。”

    黄尚可被聂北点出心头顾虑,一时间有些讪讪,倒也不好多说什么。

    聂北出了黄府,往昏暗杂乱的角落里钻,尝试着放出自己很少用过的蛇主气息去召唤周围的蛇,果然,不多时便有好几条小蛇从缝隙中钻出来,用聂北才听得懂的声波频率恭声向聂北问好。

    聂北也不废话,直接问道,“你们可不可以帮我在一个钟之内找到麻醉蛇并带到这里来,我等着急用!”

    “蛇主,我俩就是麻醉蛇,蟒蛇将军吩咐我们两跟随在蛇主周围,随时听候吩咐。”

    两条丑陋的蛇微微溜前一些儿,态度恭谨,显然很是尊敬聂北。

    蟒蛇将军?聂北好不容易才憋住笑,‘严肃’道,“那你们能不能做到把一个人完全麻醉,我说的是完全,而不是麻醉身体而脑袋还清醒那种!”

    要是和那次麻醉男人婆那些人那样的话,聂北要来何用!

    “我们两条蛇一起咬放出来的毒y便能做到!”

    麻醉蛇显得很是激动,似乎为聂北做事很是自豪,聂北却有种狗头军师的别扭感,但也知道,自己y蛇血入体后自己就注定无法和蛇分开瓜葛来,所以虽然别扭,但还不算很厌恶,最多也就少点和这些滑溜溜的东西打交道罢了。

    聂北一手握一条麻醉蛇出现在黄家大院里时,把那些丫鬟嬷嬷吓得不轻,个个都惟恐闪躲不及,倒是那些护院家丁神色自然些。

    聂北进入看护黄威的病房时,黄夫人和黄洁儿带着下人把聂北吩咐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热水还能无间竭的提供上来,可两个女人看到聂北手里的两条蛇时,还是吓了一下,但显然比以前好多了,她们虽然知道蛇和聂北有些‘因缘’,但黄夫人和黄洁儿还是很好奇。

    黄尚可忍不住问道,“聂贤侄,你抓来条蛇进来何用?”

    聂北却没回答他,而是让黄夫人和黄洁儿撩开黄威手臂上的衣物,露出病白的皮肤,聂北便要把蛇深过去让它们咬上一口,黄尚可大惊,看着两条蛇黑灰灰班班驳驳的,准不是好蛇,就要伸手阻止,却被黄夫人一个眼神挡了下来,那些太医更是不解,但这时候他们也不好多话,免得露了短。

    聂北放蛇咬人,虽然很淡定,但多少有些担心,不知道这蛇麻醉的毒会不会对伤员产生一些无法控制的作用,好在咬了之后好一会儿内都没见什么不良反应,聂北在才微微放下心来。

    接下来便好处理了,位置弄好摆对,聂北开始了救人工作。

    聂北握着泡在开水消好毒了的小刀轻轻刮去敷在伤口上不知何物的黑糊糊东西,待聂北费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把那些黑糊糊东西刮去,才看清黄威这道伤口的深浅,最深处几乎到骨,从肩膀一路划下到后腰间,皮开r绽的,伤口周围现在开始微微红肿起来,有些地方还开始化浓,当真是触目惊心,再不作消毒杀菌处理的话,便会化浓肿烂开来,到时候就是神仙也没辙了。聂北看到不由得轻皱了眉头,暗想:这男人婆,自己不但是母老虎,带的那群也不是什么善茬,出手果然够狠,呃,小玲珑除外。

    黄洁儿轻呼一声,都不敢再看,黄夫人掩嘴垂泪,伤心不已,黄尚可却还好点,强作镇定,那些太医倒是见惯不怪。

    聂北也不多说,小刀开始挑开那些化浓的地方,见到溃烂的就用刀锋轻刮除去,直到露处血红色的皮r,众人见聂北如此c作,无不头皮发麻,惟独聂北毫无异色,依然有条不紊的进行下去……

    期间聂北让太医给黄威止了一次血,只见太医针灸几下,血顿时止住,看得聂北大叹神奇。

    血止住了,聂北又开始他的工作,“烈酒……”

    “针线放进开水中浸泡……”

    众人不知道放进开水里干什么,更不知道聂北要这些针线干什么,太医自问没见过这种怪异的救人方法,到现在还看不出什么苗头来,要不是看到聂北一丝不苟的‘工作’着,他们早就当聂北是神g了。

    可是,当他们见到聂北穿针c线像缝衣服一样把黄威那道伤口一针一针的缝上时,他们眼大了,直觉得胃有些不舒服,想吐,承受能力弱些的看都不敢再看了,只觉得自己的头皮一阵发麻;坚强一些的望着聂北每一针的动作若有所思,同时微微点头,露出了佩服的神色,显然他们这些终生行医的‘专业人士’看出了聂北这方法的有效性,只是他们想都不敢想而已,现在见聂北所为,他们才大彻大悟!

    可有人能忍受,但有人却无法忍受了,掩着嘴在一边干吐着,这便是黄夫人和她的女儿黄洁儿了,黄尚可却是强忍着恶心感觉轻轻抚摩着妻子和女儿的背后,双眼震惊的望着聂北一针一针的穿c在他儿子的身上,缝人?想想都不可思议。

    这条伤口足足花了聂北一个多钟才缝完,当然,这也算是聂北第一次学而‘实践’,慢也就不足为奇了,好在还算顺利,缝合得还算不错,收针时聂北才呼出一口气来,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黄洁儿好不容易才忍住‘头麻’的感觉,见聂北一头大汗,掏出随身小手巾便要帮聂北擦擦,却听到聂北道,“伤口虽然缝好,但工作还未结束,敷上药,再用开水浸泡过的纱布帮伤员包扎好,那才算完工!”

    接下来的工作依然还是聂北来做,上药包扎,这些已经不算什么了,整个过程耗去几个小时,聂北累得不行,精神太集中还真是耗神。

    剩下的聂北都交给了太医去做,他不想c心了,也c心不来,调理身体、开单抓药、忌口忌食这些都不是聂北懂的。

    不过聂北补充提醒不能让伤员的伤口沾水,在愈合期间最多只能用湿毛巾擦擦身子,还不能擦到伤口……

    放纵下去 第029章 调戏黄夫人(1)

    几天过去,聂北除了陪巧巧干娘她们卖豆腐之外就往黄家跑,查看伤口愈合情况,本来聂北觉得没什么必要的了,没什么大问题,但黄尚可却认准了聂北,非聂北不信任,本想趁热打铁多和温文清花前月下谈情说爱的聂北无奈之下只有丢下爱情,当起医生来。

    聂北很郁闷的坐在县城豆腐棚的椅子上拍苍蝇,巧巧怯生生的走到聂北跟前,关切的问道,“聂哥哥,谁惹你生气啦!”

    “你说呢?”

    宋巧巧讨好的依偎在聂北身边,?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