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24 部分

第 24 部分

    “你说呢?”

    宋巧巧讨好的依偎在聂北身边,还不忘小心的回头望去,见娘亲在那里忙着,她便幽幽的道,“其实娘也是一片好心,聂哥哥就不要生气了好吗?”

    聂北苦笑道,“我这不是生气好不好,这叫郁闷,给我介绍对象没问题,怎么能给巧巧你介绍对象呢!”

    巧巧脸蛋一红,瞥了一眼聂北,羞答答的问道,“聂哥哥,你、你就是为了这个不开心吗?”

    “当然,乖巧巧是我的宝贝,怎么能介绍给别的男人呢!”

    巧巧本来还幽幽怨怨的,听聂北这么一说,她低下了头,捏着衣角,嗫嚅道,“巧巧听聂哥哥这话好开心,巧巧也不喜欢娘介绍的那个何修,巧巧只喜欢、喜欢聂哥哥!”

    “喜欢、喜欢个p,今天早上不是娘跟我说起这事,从十六晚到现在,你多半还要一直瞒下去!”

    聂北有点恼火。

    巧巧见聂北一脸不忿,和自己说话的语气很冲,一时间委屈的抿起了嘴,眼睛红红的 ,似乎要哭了,哽咽道,“巧巧只是觉得娘那晚只是一时冲动提起而已嘛,再说,当时那何修又不在,人家又不喜欢她,就不打算和聂哥哥你说呗,不想你不开心而已嘛。”

    聂北见都快把巧巧弄哭了,一时间觉得有些过份,语气一柔,“好了,跟我说说当时的情况吧!”

    巧巧见聂北温柔起来,心里好受多了,然后轻声跟聂北说起当晚的情况。

    十六晚,也就是聂北和干娘、小惠姐姐、巧巧她们入城赏灯那晚,当时聂北被巧巧叫去买彩灯,最后聂北却上了温文琴的画舫,还和她还有小菊消魂了两个钟。就在这两个钟左右的时间内,干娘和巧巧她们遇到了同是赏花灯的梅艳阿姨,也就是上次干娘方秀宁在这个豆腐棚里拉聂北过来介绍认识的那个梅艳阿姨,一个妖冶妩媚的妇女,她当时带着女儿出来,两家相遇,自然是相谈甚欢,见聂北还未回来,倒也不担心,那时候梅艳相约入茶楼赏灯喝茶,干娘想着正好可以为聂北说媒,便答应了。

    干娘、小惠姐姐、巧巧、梅艳、她女儿何花五个女人聚在一起,谈话谈着谈着便被干娘扯到了婚事上,干娘倒也很直接,当着何花的面就说起媒来。

    梅艳这次因为上次之后打听到聂北的一些事情,听说聂北才气不错,除了不羁放浪些外,倒也合意,所以干娘和她谈得很投缘,生辰八字都交换了,就差未定个黄道吉日而已,后来梅艳见巧巧长得温婉可人得紧,便又为自己那晚来未婚的儿子何修打起了主意,她向干娘提出,干娘似乎也知道她儿子一些事情,虽然不太长进,秀才多年还是秀才,巧巧已经到了出阁年龄,觉得嫁给他倒也不错,于是也表达有这方面的意愿。

    两家就仿佛换女儿一样,事情就是这样。

    聂北现在只想在‘何羞’那家伙的脸上踩上几脚,至于他妹妹何花……聂北似乎没什么感觉,首先这名字就俗得可以,样貌呢……因为没见过她,心里没什么概念,不过,再好的人换巧巧聂北都不干,巧巧永远是属于自己的。

    到时候找这‘何羞’说说去,看能不能在他那里有个转机,要是不行的话直接和干娘说好了,干娘要是以哥哥妹妹之类的道德条框来反对的话,大不了和巧巧把米煮了,到时候生米熟饭的,我看干娘都不可能再把巧巧嫁出去,想到这里,聂北反而淡定了很多,坐在那里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很是j诈的模样。

    巧巧见她的聂哥哥半天不说话,心里惴惴的,悄悄的握着聂北的大手,怯生生的道,“聂哥哥,其实我不喜欢那个什么何修的,娘要是我嫁给他,我就死……”

    “得了得了,怎么你都给我好好的活着,死能解决事情?”

    聂北心里感动,柔声道,“傻妹子,好了,过去帮娘的忙吧,看她累得满头是汗的,到了这里之后就不肯给我帮忙了,真拿她没办法!”

    巧巧清澈的眼睛定定的望着聂北,不放心的问道,“聂哥哥,你真的不生气了吗?”

    “罗嗦,小心我打你p股!”

    聂北笑着向巧巧那翘挺的p股抓去。

    巧巧红着脸蛋儿跳开,心里大骂聂哥哥是坏蛋,昨晚才被他拉到厕所里替他弄那丑陋的东西,最后还要人家为他用嘴吸它,还差点被要洗澡的娘亲发现,讨厌的坏蛋聂哥哥!

    聂北坐在构造‘科学’可以‘自然晃动’的椅子上,色迷迷的望着三两米远的两个女人,一个是巧巧,不时的回头瞄了一眼聂北,见聂北色色的望着她,便羞答答的埋头干活,那不高不矮的身段腰带紧束,素衣棉裤,那娃娃脸单纯又羞涩,但往那里一站,从背后望去,翘挺的小p股,纤小的腰肢犹如六月的垂柳,柔软而坚韧,笔直的双腿亭亭而立,俏俏生生的,一头乌黑的秀发此时不再编织成大鞭子,而是而是轻挽头后,垂背而下,犹如瀑布一般柔顺直溜,勾人得紧,聂北忽然觉得巧巧长大了,可以……聂北心里痒痒的。

    最让聂北心旌摇曳的就数干娘方秀宁了,她那丰腴的身姿从侧面望去,简直就是婀娜多姿的熟女,让人情不自禁会在心里幻想着把她压在床上的感觉,想必很柔软很舒服吧,绝对没有压在少女身上时那种嶙峋感,而是一种软绵绵像压在棉花上的感觉,那该有多舒服……

    方秀宁一头秀发盘起,一块碧方巾包裹后发,木发簪横c定住,几镂青丝垂耳而下,随着她干活轻轻迎风而动,拂在她那柔美的侧脸上,似乎就拂到了聂北的心里头一样。高耸的两座玉峰把那镂花的粉灰色中衣褙子撑起一道美丽的弧度,外面套着那件绵袄似乎不够宽大,无法把粉灰色褙子完全包囊住,被高耸的两座玉女峰撑起来,玉女峰以下部分的绵袄显得有些松垮垮了。

    夹窄罗裙套不住浑圆硕大的臀部,反而更诱惑的勾勒出它那浑圆的弧度来,一眼望去满眼都是r欲的诱惑,此时干娘正在忙碌,不时低头弯腰拿荷叶把豆腐打包给客人,那浑圆的p股一下子就挺了起来,聂北从背面望去,滚圆rr的,十分诱惑,让人忍不住想起‘后入式’, 聂北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

    聂北心里在想:好在那些大老爷们都羞于干些买菜的事,要不然那些来买豆腐的畜口还不口水流到地,那我怎么都不让干娘卖豆腐了。

    聂北静静的欣赏着干娘和巧巧两个一大一小的美女,幻想着把她们一起搬上床的感觉,下面不由得抬了头,聂北夹了夹胯下的兄弟,苦笑道:你现在抬头不是自找痛苦受,看你怎么下台!

    这时候却发现干娘的脸色有异,聂北四下一看,才发现一个中年管家模样的男人带着几个人脸色不善的向豆腐棚这边走来,周围的人都识趣的闪躲到一边去,那些还在干娘铺前排队等着买豆腐的妇女似乎都知道这群人目的所在,同情的望一眼干娘然后也散开来,走得慢些的被他们一把推开,“滚到一边去,别挡着我们宋家人做事。”

    一群人,六个,带头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双脚微跛,有点残疾,此人倒是长得五官端正,但神色过于y冷,样貌贪婪,那双眼睛偶尔闪过的冷光中带着y邪的味道,望向干娘方秀宁时那双眼睛简直比聂北的还要赤ll,待看到干娘身边的巧巧时,y邪的味道更浓烈,啧啧直笑,“夫人,你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十多年过去了,倒是想不到你风情更胜当年了,我真想……啧啧……”

    方秀宁神色冷清,从刚才的愤怒到现在的平静似水,看都不看眼前那六人一眼。

    猥琐中年男人得意的笑道,“我赖九从能有今天也都是拜夫人你所赐,我还真要谢谢夫人你,不过……”

    赖九从神色忽然一冷,“不过你这贱女人和下人鬼混连天,最后还偷宋家的钱财在外面偷汉子,被宋家赶出来后还有脸面在上官县城内卖豆腐?”

    方秀宁神色羞愤浑身颤抖,面对这赖九从刻意在众人面前肆意的污蔑羞辱,她每一次都气得浑身发抖,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事实上她也知道,自己出声只会带来更多污蔑而已。

    “我娘才不会是那种人呢,你这个恶毒的人,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污蔑我娘,我和我娘哪里得罪你这坏人了!”

    巧巧不太会说话,但是见这些人就是隔些时间就来取辱娘亲的人,她怎么都忍不住。

    赖九从盯着巧巧那娇嫩可人的身子,嘿嘿直笑,最后y霾下来,哼道,“我现在走路只所有一拐一拐的,都是拜你娘所赐,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多点谢谢你娘呢?”

    “那也是你咎由自取,做些下流的事被人发现然后摔断脚,怨得了谁,只能说是报应不爽。”

    干娘冷冷的回一句,尖酸了些,很少见温婉贤淑的方秀宁神情会如此冷冰,显然,不是极度厌恶和极度愤恨的话,方秀宁是不会有这样的表情的。

    赖九从面部y森狞笑,“哼,我再怎么咎由自取也没你这个克死丈夫和儿子的女人贱!”

    方秀宁嘴角几经抽搐,脸色煞白吓人,手指指着赖九从微微颤抖,可就是发不出一声来。

    赖九从见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得意的微笑着,挥手道,“把这豆腐棚被我拆了,隔一个月来一次,我看她有多少工夫搭建……哎呀……”

    赖九从把话说到一半,迎面一个拳头打来,快到他根本无法反应过来,被一拳打退好几步,被身后的五个家丁七手八脚扶住才没倒到地上。

    聂北含恨收拳,见干娘方秀宁羞愤哀怒的双眼含着清泪,贝齿咬着嘴唇浑身发抖,聂北忙给站在一边寒着俏脸的巧巧打眼色,巧巧见聂哥哥出手教训了那个恶人,心里好受多了,再见聂北打眼色过来,顿时明白,握着娘亲的手,把自己那温暖的身子依偎到娘亲的怀里,让她感受自己带给她的温暖。

    赖九从好会儿才清醒得过来,却见鼻子歪了下去,鼻血流个不停,只觉被打的脸火辣辣的,再见聂北立在不远前怒目似火,哪里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呢,顿时恼羞成怒,挣开五个跟班的扶持,吼道,“还不快给我上,一定要把那畜生给我废了!”

    他们不上聂北也会上的,这赖九从污蔑辱骂自己又敬又爱的干娘,如何都不能轻易放过他,含恨出手的聂北拳拳到r,大力透体而过,中拳的都爬不起来,或许直接昏死过去。

    赖九从见势不妙竟然还想悄悄逃走,被聂北甩出的飞刀一刀穿腿,一个踉跄跌倒,大腿上的痛让他面部扭曲,闷哼不已,挣扎着要爬起来,却被赶上来的聂北一脚踩了下去,面部被踩压在泥土上,嘴里塞进了不少泥沙,喘气都困难。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打我,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是宋家……”

    “宋你老母,老子打的就是你!”

    聂北抬起脚来狠狠的对着赖九从的大腿踩下去,只听到沉闷的一声骨头断裂声:“嚓……”

    只见赖九从一声惨烈的杀猪惨叫,脸色忽然煞白下来,豆大的汗流了出来,面部越发的扭曲,还抽搐着,接着眼泪和鼻涕都流了下来。

    “看样子你似乎找我干娘很多次麻烦了,我也不欺负人,踩几脚就好!”

    说着聂北又抬脚然后再向他另一只大腿踩下去,骨头在这样猛烈的踩踏下绝对没有完好的可能。

    杀猪声再一次高亢的尖啸,周围的百姓见聂北一副发狂的模样,在听到一脚踩下去的骨头断裂声和赖九从那生不如死的惨叫,他们都觉得不寒而栗,一些消息灵通些的人心里想道:倒是没想到这聂北豆腐才子、聂神医竟然如此暴戾!

    聂北把赖九从手到脚的骨头都踩断,还想再在他胸口踩上几脚时,干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死死的拉着他不让他再踩了,眼湿湿的望着聂北,劝道,“北儿,不可再踩了,再踩就踩死他了,到时候……为了这种人去坐牢你叫娘和巧巧怎么办!”

    “娘你别管我,他这人污蔑你欺辱你,我不废了他难解我心头之恨!”

    惊恐非常的赖九从哭丧着求饶,“别、别踩我了,再踩就死了,求求你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你刚才不是很嚣张的么,怎么不继续嚣张了?”

    聂北一脚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赖九给踢翻过去,赖九应声而晕死过去。“看你嚣张还是我嚣张!”

    见聂北一副发狂模样,娘亲拉都拉不住,巧巧也怕了,战战兢兢的拉着聂北的手,“聂哥哥,不要,巧巧好怕!”

    还要冲上去的聂北被巧巧和干娘拉住,怒极的心慢慢平缓了一些,再看一眼躺在地上的赖九从,此时正是有气出没气进的模样,就是活过来也残废了,起码被聂北踩了几脚的双腿绝对没有复原的可能了,这辈子他就在床上过日子吧,或许那双手也好不了,到时候他就上吃饭都得人喂。聂北这才解气一些,也知道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己要是把人给弄死了,还真不好善后。

    聂北正正神,回头对干娘道,“娘,我没事,但你也不要伤心,为这种人渣的捏造污蔑而伤心不值得!”

    方秀宁一双湿润蒙雾的美目静静望了好一会儿聂北,才轻轻的恩嗯了一声,然后默默的转身回头默默收档,以前她经历过了,今天这种情况下她没心情干下去了,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客人光顾的。和巧巧乖巧的在一边帮忙。

    这时候一拔衙役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带头的一个汉子,四十左右,一面黑胡子犹如一个未完全退化的黑猩猩,人高马大的,倒也挺威猛,只见这拔衙役人未到声却道了,“谁谁他妈的在这里惹事的,快给老子滚出来!”

    聂北一脸黑线,心想,这‘人民警察’真他妈的是混帐东西!

    这拔衙役前头还有一个家丁模样的人在带头,指着路而来,见到聂北这边时遥指聂北道,“张捕头,就是那一男两女三个人,袭击我们赖管家等人,可能是谋反的分子!”

    “你当我傻的呀?”

    张捕头一巴掌拍过去,只把那带路的家丁拍得满眼星星,怒道,“乃乃的,三个人能谋个什么样的反,谋个窝里反不成?”

    张捕头打打骂骂的带着成十个衙役来到聂北三人跟前,那些衙役还算干练,一来就散开来把豆腐棚隐隐的包围起来,剩下两个衙役汉子站在张捕头身边护卫。

    张捕头一双牛眼从聂北身上扫视过去,在干娘方秀宁的身上顿了一下,有点失神,但时间很短,然后再扫过巧巧的脸蛋,又微微楞了一下,但时间也都是不长,张捕头的定力倒是不错,但他那些手下衙役却没这份定力,盯着干娘和巧巧狂咽口水,一副猪哥样。

    张捕头看到自己手下这么一副没出息模样,老脸一红,干咳几声,口无遮掩的喝道,“都他妈的没见过女人了不成,你们娘们昨晚还未榨干你等存货的话就快给我滚回去交货再来,剩得丢我老张这张老脸!”

    成十个衙役无不精神一整,态度顿时端正起来,腰板挺直,不敢斜视!见此聂北对这张捕头倒有了几分欣赏,少了些被围的敌意,拱手笑道,“这位官差大哥,不知道你围着小弟这豆腐‘铺’到底有什么事呢?”

    张捕头脸色一板,“笑嘻嘻的,很好笑么,给老子我严肃点!”

    聂北收起笑容,不着痕迹的给身边担忧的干娘和巧巧递个安心的眼神,才对张捕头道,“不知道张捕头带这么多人围小弟到底什么意思?”

    “有人举报这里有人聚众谋……呃、聚众扰乱秩序,殴打百姓,违法乱纪……”

    “不会是指我吧?”

    聂北左看右看的样子挺搞的。

    那带路的家丁抢白道,“张捕头,就是他,你看地上这些人,都是我们宋府的家丁,被他打倒在的了,违法乱纪聚众……”

    老子我不会看吗,要你这蠢蛋说,还违法乱纪聚众什么的呢,对方才一个男人站在那里,这聚众一说……说赖九从这家伙和那些被打倒的家丁倒有几分米味,你倒好意思说这话,你当周围百姓都瞎了眼不成,这蠢货!张捕头越想越气,原本还神色在在的脸一下子布满了黑线,又一巴掌扇过去,直把那带路的家丁扇倒在地。

    张捕头黑着脸转过视线,眼神颇为复杂的盯着聂北,不咸不淡的道,“你小子挺能打的嘛?”

    “你错了,不是我能打,而是他们不耐打!”

    张捕头撇过头去望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六个人,只有两个是清醒的,却在那里呻吟,另外四个却一副死狗模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顿时觉得聂北的话有几分道理。

    “他乃乃的,一群废物,不耐打就算了,还害得老子要专程跑来这里,喝酒都不能尽兴,去叫些人来,把这几个废物搬回宋府去!”

    “是!”

    一个衙役应声而去。

    张捕头望了一眼聂北,大大咧咧道,“你这小子出手倒挺狠的嘛,跟我回衙门吧!”

    “这些坏人欺负我娘亲,我聂哥哥才出手教训他们的,官大哥你不要抓我聂哥哥……”

    这回到聂北一脸黑线了,暗自苦笑,巧巧啊巧巧,你叫聂哥哥怎么说你好呢,我还打算一问三不知的,你倒好,一股脑抖了出来。

    巧巧的模样任谁见了都不忍心伤害的,这张捕头也不例外,只见他微微露出一丝笑容,安慰道,“小姑娘勿担心,最多就把你这聂哥哥抓进牢里蹲个十天半个月就放出来了,没多大事儿。”

    本来官无善辈,不太坏就是好官,这张捕头也不算太坏,此人不好色,不好赌,反而还有些义气,就是贪财了些,其他倒也好,良心尚在,见巧巧这么一个可人儿紧张兮兮的辩解,他反而安慰起巧巧来。

    一个捕头在黄知县手下办公,抓毛贼能混个什么钱来?俸禄倒是不少,

    娶我妈妈吧无弹窗

    可也富不起来,倒是那些大地主大户人家不时送来的拉拢钱才丰裕,所以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头,像今天这样,本来带上几个兄弟窝在酒楼里喝酒的,一听平时孝敬钱不少的宋家家丁在这城里被‘谋反分子’殴打倒地不知死活,他自然是‘义不容辞’赶来了,偏袒自然是无理由的。

    “把他带走,女人无罪不动!”

    聂北本来就对这个能把手下训练得有些纪律的张捕头印象不错,现在见他虽然偏袒赖九从这些该死的家伙,但却没把干娘巧巧她们编罪,聂北对他的感官更是好上一分。

    “张捕头,你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些什么误会呢?”

    这时候一声让男人觉得舒服到骨子里的声音传来,聂北不由一楞,转头望去……

    放纵下去 第030章 调戏黄夫人(2)

    只见一座轿子缓缓落下,一个侍侯在旁边的紫衣侍女弓身伸出一只小手牵开轿子门帘布,恭声道,“夫人小心!”

    只见黄夫人委身钻出轿子,但见黄夫人一头乌黑秀发掠向颅后,头中秀发高耸,并挽成一髻,然后朝左边倾斜,一支玉镂金轻薄如纸的华胜侧别在上,旁边横c一支象牙簪,身后秀发蓬松披肩垂背,好一个娥髻,黄夫人梳此髻更现高贵典雅。

    上身天蓝色对襟大袖衫、橘黄色披帛,下身一着红花绸长裙,配合胸针、镇玉等饰物,整个人艳丽非凡,光彩夺目,让这个街道上的气温忽然高了不少,别的不说,聂北就觉得自己的身体热了很多。

    望着黄夫人那婀娜丰腴的身肢款款而来,聂北直觉得这个冬天不太冷!

    聂北火辣辣的眼神让黄夫人好一阵心颤,有点恼怒又有点欢喜,当真是矛盾得很,但今天她高兴,因为儿子的伤势已经快速好转,在那些太医惊讶的神色中走出了鬼门关,太医把脉后啧啧直叹神奇,黄夫人知道自己儿子没事了,而这一切都是聂北的功劳,所以今天她亲自来这里就是为了接聂北到黄家去,再好好款待一番,却不想正好遇上这事情。

    张捕头一见是黄夫人,微微错愕,但反应不慢,忙恭声问好,“在此能遇到夫人是在下的福分!”

    黄夫人对张捕头显然有些着怒,乜了一眼张捕头,不急不缓的问道,“不知道张捕头这么大张旗鼓的跑到这里所谓何事呢?”

    我这不是准备抓人么?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我在干什么嘛,还明知故问……张捕头在心里嘀咕着,但也知道,这可是一位正经八百的郡主,虽然现在的郡主大多数挂个名号,但再怎么说,黄夫人始终是赵贤王的女儿,更是自己顶头上司的夫人,得罪不得呀……

    张捕头脸上却露出讨好的笑容,微微打量了一下黄夫人的神色,却看不出什么端倪里,便陪着小心道,“夫人,在下在执行公务,正要抓人!”

    黄夫人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几个家丁,又睨了一眼正用眼神‘扒’她衣服的聂北,不动声色的道,“张捕头兢兢业业是百姓的福音,这几个躺在地上的想必就是相互斗殴作乱的歹徒,最后两败俱伤一起倒地到也出乎他人意料,不过这样最好,张捕头还不快把这几个歹徒抓起来?”

    张捕头刚才听到黄夫人第一句话时还不太听得清楚,而现在……他还是听不明白,但,他知道该怎么做了,话其实不需要说得太明白的,有时候装糊涂也可以决定很多事情。

    张捕头虽然不知道黄夫人和聂北是什么关系,但既然黄夫人亲自出声‘护人’了,那么只能把宋家的这些家丁抓走,不过怎么说他都拿了宋家的好处,总不能做得太那个,而又不知道黄夫人这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便问道,“夫人果然明察秋毫,在下这就把这些扰乱街市的歹徒带回衙门,只是这罪名似乎不太好判,不知道夫人有什么建议!”

    “该怎么判这是张捕头回衙门之后协商的事情,我一个妇道人家不好干涉!”

    张捕头这才松一口气,要是黄夫人因为这六个家丁得罪聂北而要深追究下去的话,他夹在黄家和宋家之间就猪八戒照镜子……两头不是人了。

    张捕头带着手下把六个倒霉的家伙给押走了,黄夫人盈盈走到聂北和干娘、巧巧三人的跟前,露出淡淡却很亲切的微笑,却丢下聂北,而两手亲切的握住了方秀宁的手,自来熟的道,“方姐姐,小妹有礼了!”

    方秀宁无惊无喜,淡淡一笑道,“黄夫人太客气了!”

    黄夫人依然热情,“严格算起来,以小惠的辈分来算,我应该叫你一声方阿姨,但从姐姐样貌上来看,我更应该叫你一声方姐姐,所以小妹斗胆自叫一声姐姐!”

    千穿万传,马p不穿,这话很对。方秀宁被黄夫人暗赞年轻,忍不住露了出笑容,一时间两个女人似乎认识了几年的好友一般寒暄起来。

    黄夫人忽然睇了一眼聂北,继而转回诚恳的望着方秀宁,羡慕的对方秀宁道,“方姐姐真是好福气,女儿漂亮可人,又乖巧孝顺,儿子却文武全才,学富四海,更是精通医学,若非得他相救,我家威儿都不知道能否挨过这一劫,这是聂……”

    黄夫人睨了一眼聂北,接着说道,“聂公子对我黄家的大恩亦是方姐姐的大恩,在此小妹给方姐姐你磕头了!”

    才说完黄夫人就曲脚对着泥地跪下去,却被干娘方秀宁一把扶住,受宠欲惊道,“再怎么说我都万万不能受此大礼,你快快请起!”

    干娘方秀宁扶起双眼垂泪真情流露的黄夫人,轻轻的拍着黄夫人的双手,微笑道,“我家北儿他顽劣好动,但心地善良,救人毕竟是他力所能及之事,积德行善,大丈夫所为,当不求回报,你无须多礼!”

    聂北虽然觉得这‘善良’二字用到自己身上怎么都怪怪的,可见干娘处处维护自己‘高尚’的形象,还有她处处显露出对自己的自豪感,聂北在心里大喊:干娘,我爱死你了!

    黄夫人紧握着干娘方秀宁的双手,期盼道,“小妹和方姐姐虽然今天才相识,可颇为投缘,小妹有很多问题想请教姐姐的,今天要是有空的话不妨随小妹到府上一躺,彼此接着聊,可好?”

    干娘微笑的摇了摇头,转身指了指豆腐棚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就不好意思打扰你了,谢谢你的好意了!”

    黄夫人明显有丝失望,但还是笑道,“无妨,改天小妹亲自上门拜访才妥!”

    两个熟美的女人在一起寒暄客套,聂北最后惟有站在一边去,巧巧俏生生的站在聂北身边,双眼泛着爱慕的神采,却是羞答答的一闪而过!

    那边上的两个女人终于寒暄完了,干娘却是对巧巧招了招手,巧巧飞了一眼聂北,见聂北对她笑了笑,她甜甜的走回娘亲身边,帮娘亲收拾豆腐‘档’。而黄夫人却是神色不明的走到聂北跟前,迟疑了片刻,柔声道,“谢谢你哦,要不是有你威儿他……真的谢谢你!”

    “就一声谢谢就把我打发了?”

    聂北嘴角微微露出个鬼魅的弧度。聂北自然能看得出黄夫人对干娘千恩万谢的,无非是想把对自己的恩惠转移到干娘的身上去,以后她面对自己的时候也就能‘理直气壮’些。

    黄夫人睨了一眼聂北,最后轻轻错开聂北火热的目光,轻声道,“我知道一声谢谢很苍白无力,大恩不言谢,可是我……还是谢谢!”

    聂北垮前一步,让两人的距离紧差半米不到,彼此的气息依稀可闻,黄夫人身上淡淡的体香很好闻,聂北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一副享受的模样,黄夫人心如鹿撞,七上八下的,慌乱得紧,玉面陀红如霞,微带些妩媚的嗔道,“你、你靠这么前干什么!”

    黄夫人说完就想退一步,聂北无赖的道,“夫人要是退步躲闪的话,就别怪我在这里抱着你!”

    黄夫人好一阵大羞,又是大恼,娇羞无限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儿,瞪了一眼聂北,幽幽细声道,“你怎可如此放肆,非得得我永远不见你才罢休吗,你是不是想害死我你才甘心?”

    聂北戏谑的说道,“谁叫你道个谢都闪闪躲躲的,还一个劲的扯上我干娘,无非就是不想跟我多说话嘛,我又不会吃人,你怕什么?”

    “怕你个大坏蛋坏我身……清白,那眼神都能吃人,人家不怕你才怪了”黄夫人在心里嘀咕着,脸上红润润的,更显美态,犹如一朵娇艳的牡丹,庄重高贵而又妩媚诱人。

    黄夫人发现自己在聂北面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心很乱,他那火辣辣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视的时候让自己浑身发热,下面瘙痒,慢慢的湿润,羞人得紧。

    聂北一语双关的挑逗着眼着这个贵妇人,只觉得见她那一羞一红的神色变化才舒服,“夫人好象很热哦,要不要聂北帮夫人解解火呢?”

    黄夫人侧过脸去,粉腮一片绯红,高耸的胸脯随着微急的呼吸一起一伏的,荡人心魂,那丰腴婀娜的身姿香风阵阵,弄得聂北欲火高涨,恨不得就地把她正法才解‘渴’!

    “夫人,你看,它可很想你,只是你一直都不肯给它,弄得它每个晚上都想夫人的小妹妹想得火气暴躁,现在小弟每个晚上都回忆着榕树下那一晚夫人的柔和玉手,然后幻想着进入夫人的身体狠狠的抽c占有,再强烈的在夫人体内喷s,小弟才睡得着,现在再见到夫人,这里更加的涨痛了,夫人可有解药救小弟?”

    聂北无耻的挺了一下胯下,一个高大的蒙古包撑得隆隆的,确实够热情。

    “你、你、你个坏蛋坯子,我、我不想听你这些无耻话语,我没药……我不知道……你、你无药可救了,有都不救你个色胆包天的小坏蛋……”

    黄夫人紧紧的夹着双腿,只觉聂北露骨的话让自己浑身酥软如麻,下面一阵阵溪水流出,亵裤湿了一大片,滑腻滑腻的,很不自然,更是羞人,一股臊热涌上玉面,顿时血色欲滴,几欲想逃跑,远远的逃离这大坏蛋大色狼……可是自己怎么不恼他恨他放肆调戏轻薄自己呢,难道自己……不行、自己怎么可以对第二个男人产生反应,怎么可以做出有违妇道的事情来,就是思想有违都不行,绝对不行……可是自己在榕树下已经那样子给他了,还不算违背妇道吗?赵芯儿啊赵芯儿,你是个不忠不贞的坏女人……

    矛盾在内心的激发,激烈的冲撞着传统道德的禁忌,让本还是羞赧无限的贵少妇彷徨焦虑,无助的慢慢的流下了泪珠……

    一时间场面有些诡异,周围行人梭梭,这里是注目着,一些不识黄夫人的望着两人相站,心里都觉得聂北是个负心汉,要不然怎么会让身边的女人流泪呢!

    聂北见黄夫人被自己弄得清泪垂落,一副凄凄然然、哀婉兮兮、梨花带雨的模样,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在这里种环境下聂北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好在黄夫人是背对着干娘方秀宁,要不然聂北还真不好对干娘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而早些时候,在家久不见妻子请到人来的黄尚可便派了他女儿黄洁儿出来,黄洁儿早就想早点见到他聂大哥了,所以答应得爽快,她来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自己的娘亲在聂北面前垂泪,哀婉凄然,奇怪道,“咦……娘,你怎么哭了?”

    黄夫人不想这时候女儿会来,一时间有些难堪,吃吃的道,“哦、哦,娘只是……”

    “只是什么?”

    黄洁儿那灵动的眸子转了转,睨了一眼聂北,鬼灵精怪的露出一丝诡谲的微笑,“是不是坏蛋聂大哥欺负娘你了!”

    “不、不是,他、他没欺负娘!”

    黄夫人急智道,“哦、是这样的,娘只是一时高兴感激聂、聂北他、他救了你弟弟,所以就忍不住流出了泪,让洁儿笑话娘了!”

    黄洁儿看了一眼她娘赵芯儿,似乎不是那么好骗,用手捏着聂北的衣角扯了扯,颇有些拿住j毛当令箭的味道质问道,“聂大哥,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趁机欺负我娘把她弄哭了?”

    真是聪明的小妮子呀,聂北恰有深意的笑道,“怎么会呢,要欺负你娘也得找个隐秘点地方才好‘欺负’嘛,怎么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干那‘欺负’的事儿呢!”

    黄夫人被聂北当着自己女儿的面调戏轻薄,芳心更是羞赧,双手轻放在小腹处绞弄在一起,那贵气庄重的玉面犹如一块红珊瑚一般,俨然一个羞不可耐的少女。而黄洁儿却是听得迷迷糊糊,充分发挥不懂就要问的优良传统,娇柔的问道,“聂大哥,欺负我娘为什么一定要到隐秘些的地方呢?”

    “……”

    聂北微微愕然,接着就是一阵贼笑,“呵呵……这就得问你娘了!”

    聂北对着黄夫人的粉背道,“夫人应该很乐意解自己女儿的惑吧?”

    黄夫人娇躯一颤,低着头根本不敢接茬。黄洁儿见聂北把问题推向她娘,便挽着她娘的手,缠住问道,“娘,为什么要到隐秘的地方去才能欺负呀,很多人不是就在大街上欺负老百姓的吗?怎么……”

    “我、我也不知道,你别、别问我!”

    黄夫人被缠得急,又羞得慌,语气急噪,似乎带些火气,黄洁儿而不由得微微吐了吐小舌头,转而缠住聂北问道,“娘不肯告诉我,聂大哥你告诉我嘛!”

    聂北坏笑道,“嘿嘿,一定一定,等你长大些聂大哥再好好的欺负你,那时候你就知道欺负为什么要到隐秘点的地方去了!”

    黄洁儿还是不太懂为什么要等自己大点,“为什么要等洁儿大点呢?现在不行吗?”

    手臂处传来柔软又极具弹性的温润感,聂北不由得扭头往下望去,只见黄洁儿这小妮子双手搂住自己的手臂,在那里摇啊摇的,一副撒娇的模样,一点都不知道这便宜给聂北占得容易了些,发育中却不失规模的椒r压在手臂上摩擦,聂北心猿意马的。

    聂北干笑道,“咳咳咳,洁儿要长大点才承受得起聂大哥我欺负嘛!”

    聂北在心里又暗暗道:不过现在欺负也行!

    黄夫人透过眼角余光见到自己女儿被聂北占便宜都不知道,羞意未去的黄夫人恨恨的瞪一眼聂北,对黄洁儿责怪道,“一个女孩子家,整天往外跑,还……”

    黄洁儿见母亲说自己小,微微瞄了一眼聂北,急着反驳道,“娘,女儿已经不小了,今年都十四了,要是贫苦人家的女儿嫁人的都有了!”

    说完后黄洁儿才觉得臊,那娇嫩如花的脸蛋儿嫣红嫣红的。

    黄夫人显然不开心了,“你、你不害臊吗你,一个女孩子家尽说些……胡说八道,别人听了还说家里没教养呢,以后不准说这些,听到没!”

    黄夫人数落完女儿后转回身来,狠狠的瞪了聂北一眼,扯过黄洁儿不让她靠得太近,红着脸对黄洁儿嗔道,“一个女孩子家学女红精刺绣就好,问那么多干什么!”

    黄洁儿嘟起了嘴,腻着她娘撒娇道,“人家就是不懂嘛,你又不肯告诉女儿,我不就问聂大哥咯,你就说我小,人家哪里小了!”

    聂北盯着黄洁儿的小胸脯,再望了一眼黄夫人那高耸的茹房,两一对比,暗道:洁儿的是不小了,可和她母亲的一比起来,大巫见小巫多半就是这种情况!

    黄夫人好一阵气苦,把所有怨气都发在了聂北身上,于是聂北生生的接了黄夫人好几记眼刀,好在聂北脸皮厚,这刀杀不死聂北,还让聂北有些得意。

    黄洁儿忽然转头对聂北问道,“聂大哥,你说洁儿承受不起,那我娘承受得起吗?”

    “……”

    聂北露出异样的目光望了一眼黄夫人,只见她女儿此言一问出口,她的脸顿时再涂一层胭脂,红到透,看上去和和熟透了红苹果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聂大哥,你倒是回答呀!”

    黄洁儿还未知所以的一个劲的催!

    求知欲很强嘛,到时候多教些好‘技术’给她,然后再和她母亲一起来那……那就……嘿嘿……聂北露出了色色的笑容,贼贼的望着黄夫人道,“你娘能不能承受得了你聂大哥我就不太清楚了,要试试才知道,但我想她一个人是承受不住的!”

    黄夫人一听聂北这话,觉得下面痒了很多,y水禁都禁不住流出来,亵裤兜已经没有一块地方是干的了,要不是有罗裙相遮,被人看到自己被一个小十岁左右的男子语言挑逗出y水的话,黄夫人想死的心都有。

    黄洁儿天真的加上一句道,“那加上我呢?”

    聂北强忍着就要变禽兽的冲动,y笑道,“我想也差不多了!”

    羞不可耐的黄夫人已经忘记了来找聂北的初哀,或许说她还记得,但今天不敢再邀请聂北了。她微微夹着腿拉着黄洁儿的手就走,黄洁儿忙道,“娘,这么急着走为什么,聂大哥呢,我们不是来请聂大哥到家里吃饭的吗,怎么……”

    黄夫人此时只想快点回府换内k,湿淋淋的贴在粉胯下实在难受得紧,羞急道,“饿死你那大坏蛋聂大哥最好,娘都快被他……被他气死了。”

    “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快和我回去!”

    黄夫人有些怒了,羞怒,对聂北如此,对黄洁儿又是如此,总觉得女儿今天问这些隐隐现现的暧昧问题直让内心羞到极点,恨不得捂住她的小嘴才好。

    黄洁儿十分不舍的被娘亲拉着走,不时扭头望着聂北,聂北却鬼魅的微笑着,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放纵下去 第031章 偷‘吃’巧巧(1)

    黄夫人虽然急急忙忙走,但临走之前还记得备好的礼物,整整一大车,她命她的侍女紫娘随车送到聂北家去。

    一路上紫娘就跟在聂北、干娘方秀宁、巧巧三人背后,不紧不慢,也没丝毫的怨言。

    回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