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25 部分

第 25 部分

    一路上紫娘就跟在聂北、干娘方秀宁、巧巧三人背后,不紧不慢,也没丝毫的怨言。

    回到家里,紫娘让马夫把礼物搬下来,干娘觉得这么多礼物,实在过于礼重了,但见聂北理所当然的收下,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一件件礼物,有贵重有实用,倒也看得出黄家在这方面比较大方,聂北撇了撇嘴,心里想道:这些东西对黄家不算什么,可对干娘来说可就‘多’了些,实用些的有丝绸布匹,茶叶瓷器,还有一些金银首饰等等,贵重的有一盒猫眼石、一盒南海珍珠,照黄夫人的侍女紫娘的说法,这些珍珠是研磨成粉冲水服用的,目的养颜之用,聂北觉得这实在太浪费了些,有点不可思议,干娘却是见怪不怪的样子,但还是有些动容,想不到黄家竟然会为北儿如此破费,那黄家的独子被刺客划那一剑一定是伤得很重了,要不然也不会这样‘感恩’,北儿真的懂如此医术?

    聂北见干娘一双美目忽然考究的审视着自己,不由得对她笑了笑道,“娘,你这样看北儿干什么呢,你喜欢就留下嘛,不喜欢就给我留下,反正不要白不要!”

    干娘没好气的白一眼聂北,举手欲敲聂北的头,但又觉得不妥,缓缓放下,不好意思的对紫娘道,“北儿他言词不羁,紫娘姑娘千万不要记怪!”

    紫娘微微一笑,“聂公子话语直率坦白,胸怀坦荡荡,紫娘佩服都来不及,哪会记怪,再说了,聂公子救了我少爷的命,我夫人和老爷心里感激,每每称赞公子为人侠义热肠,是位不可多得的……”

    “得得得,紫娘对吧,你可以暂时停顿一下的,我p股被拍多了会痛的!”

    紫娘本是王府中的侍女,一直侍侯这黄夫人,黄夫人嫁的时候她陪嫁到黄府,今年已经二十多快三十了,初一听聂北上面的话,一时间错愕,接着是脸红,再接着又觉得好笑,掩着小嘴吃吃而笑。

    干娘方秀宁忍不住微笑嗔骂道,“北儿,在姑娘面前不可如此轻佻,都多大一个人了还……”

    “好好好,娘的话北儿谨记,得了吧!”

    “嫌娘罗嗦了是吧?”

    方秀宁故意板起了脸,但任谁都能看得出来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很开怀,眼角都露出了笑意。

    聂北讪讪而笑,心里丝丝甜蜜,干娘或许平时是罗嗦点,但聂北知道,这个世界上真心关心自己的人不多,干娘就是其中一个,她善良贤淑,慈祥柔和的语气总能在不经意间温暖到聂北的心,同时还能暂时熄灭聂北对她的蠢蠢欲动,让这些蠢蠢欲动变成一种亲人般的依恋。

    紫娘适当c嘴道,“方夫人,这支千年人参是高丽进贡给皇上然后皇上再赐送给王府的,王妃再转送给我们夫人的,现在夫人交代送给方夫人补身子的,每次一小片,泡水喝或许配搭着熬汤饮用,女人服用能滋身养颜,但,切记不可……”

    紫娘瞥了一眼聂北,略微难为情的道,“切记,不可让未婚男子服用,这参容易上火,会补得男性鼻血流出来的,到时候控制不住会坏事。”

    干娘慎重的点了点头,温声道,“倒是让你家夫人破费了!你回府后向你家夫人道个信,说她这个心意我领了!”

    紫娘应了声好的,接着又拿出一个锦盒来,亲手递给聂北,妩媚的望了一眼聂北,微笑道,“这是我家夫人要我亲手送给公子的!”

    “哦?”

    聂北心头一热,倒是想不到黄夫人会送东西给自己,实在难得,嘀咕道,“不知道这里面是些什么东西呢?要是一千几百两银两的话就好了……”

    紫娘听到聂北嘀咕的话语,微笑着的脸蛋忽然垮了下来,有些抽筋的迹象,心想:公子还真不是一般人,太……直接了点!

    干娘想留紫娘下来吃顿便饭,但紫娘急于回去复命,告辞时干娘送她出去,巧巧却忍不住在聂北身边鼓噪:“聂哥哥,我看这锦盒如此精美,里面都不知道装些什么,巧巧好想知道哦!”

    聂北见巧巧可人的娃娃脸近在眼前,一张樱桃般的小嘴一张一合间碎玉般的皓齿整齐划一,小舌头吞吐间清脆甜美的声音传来,让聂北一下子就想到了昨晚拉她到浴室里诱导她为自己口交一事,虽然那次因为干娘的出现匆匆收场,但个中滋味聂北至今都欲罢不能……

    “巧巧,我们回房间去偷偷打开好不好!”

    聂北心里痒痒的,巧巧那樱桃小嘴那股子柔软温滑,笨拙生涩却滑腻腻的小舌头……

    巧巧倒没聂北想那么多,脆声道,“好呀!”

    自从小惠姐姐回婆家之后,巧巧的这个房间现在又成了聂北的房间,被单里有着丝丝的女人体香,聂北知道,那是小惠姐姐的体香,聂北引着巧巧走进房间,放下门帘,舒服的躺到床上去。

    巧巧脸蛋儿有些红,但还是大大方方的走过来坐在床沿上,见聂北一动不动的,不禁问道,“聂哥哥是不是累了!”

    聂北懊恼的望了一眼那门帘,心想:你聂哥哥我不是累,是郁闷,这门帘布根本无法挡住什么,娘随时会进来,我就是想‘干’点什么都不行。

    聂北躺在床上在想,现在是中午了,等干娘午睡的时候就带巧巧入浴室里去,叫她用小嘴为自己服务一下,实在忍不住了。

    巧巧嘟起了小嘴,带些撒娇味道扯了扯聂北的手,“聂哥哥,你想什么呢,怎么巧巧问你话都不理人家!”

    小妮子会撒娇了,不得了了,大姑娘了,是不是可以……聂北甩了甩头,苦笑道,“怎么舍得不理我的巧巧呢,聂哥哥在想,收了这么多礼物,我该挑些什么送给我的巧巧小妻子!”

    巧巧被聂北一句小妻子弄得娇羞无限,低着头腻腻的呼了一声,“聂哥哥……”

    巧巧少女深情羞赧而又甜腻的呼喊让聂北酥到了骨子里,yy的笑道,“小巧巧,现在哥哥又很难受了,需要你这小妻子柔软的小嘴帮哥哥吸出来!”

    巧巧红扑扑的脸蛋儿竟然带了点娇媚的味道,飞了一眼聂北,羞怯又乖巧的点了点头,那一声弱如蚊子呢喃的嗯声却只有她才能听得到。

    聂北一挺而起,捧住巧巧那娃娃脸,魅惑的道,“现在我就想讨点利息!”

    说完聂北就对着她的小嘴就印了下去,贪婪霸道的索取着巧巧樱嘴里的津y,一双大手在巧巧娇嫩可人的身子上四处揩油摸索,不多时就覆在了她那对椒r上,尽情的开发着自己的领地。

    聂北一手从巧巧的上衣衣领处伸进去,滑腻的双r触手可及,聂北揉搓拿捏起来,仿佛揉捏着两个琼脂小山包,滑腻而弹性十足,感受着小小的r尖在自己手里慢慢的充血变大变硬,然后在巧巧娇羞的喘息声下聂北一只大手挥军直下,袭击了少女的蓝田宝地,巧巧也不是第一次被聂北玩弄了,根本无意识去阻挡聂北的动作,只是本能的扭动着火热得发烫的身躯,只觉得聂哥哥用手把火热带遍了自己全身,自己身体犹如万蚁噬咬着,心又麻又痒,娇嘘嘘的呢喃道,“聂哥哥,别、别摸巧巧下面啊……好羞人好痒的!”

    “哎……”

    巧巧浑身忽然一僵,双腿用力并起来,紧紧的夹着聂北伸到她裤兜里的手,牙齿格格直响,好一会儿才微睁双眸,睨了一眼聂北,羞答答的呢喃道,“聂、聂哥哥,你、你的手指……”

    聂北邪魅一笑,c入巧巧蓝田里的中指微微用力再捅一下,只见巧巧浑身颤栗,那双清澈纯洁的眼睛一时间水雾缭绕,竟然泛起了迷离的色彩,双手抓着床褥急喘一声,“唔……”

    聂北的中指慢慢深入,直到碰触到那层薄膜才停下,巧巧的玉道很紧窄很火热,把聂北的手咬得紧紧,每进一点都困难,聂北只觉得自己的手指仿佛被婴儿咬住吸吮一样,层层峦r嫩柔柔火热热的,更是消魂,要是当真把那真‘枪’c进去捅破那层薄膜顺着春水直入巧巧身体深渊底的话……聂北的心也开始火热起来了,手指开在里面旋转着,柔柔的扣挖,慢慢的抽c。

    巧巧轻扭着火热烫人的躯体,强力压抑着的羞人呻吟在喉咙里打转,化作一阵阵鼻音‘哼’将而出,娇面潮红欲滴,似睁似闭的眼睛迷离梦幻,水汪汪的闪动着诱人的媚光,那睫毛兀自轻轻颤抖,鼻翼一张一合甚是急促。到最后还是忍不住那一阵一阵的酸麻酥软的快感,婉转哀娈的呻吟出来,“聂哥哥……不要啊……别抠挖下面啊……好酸啊……呜……聂哥哥……啊……你的手指……别、别挖进去啊……”

    随着聂北那作恶的手指温柔又快速的抽c,巧巧半张的小嘴咿呀呢喃,娇滴滴的呻吟柔柔腻腻的,聂北见了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指进她的小嘴里,逗弄和她那小舌头,感受着那份柔软温润,看着忘情的巧巧舔、吸着自己的手指,聂北就幻想着巧巧舔吸自己的下面一样,顿时涨痛得很,也消魂得很!

    清纯可人的巧巧此时脖子都是粉色的,那张娃娃脸更是绯红欲滴,小嘴含着聂北的手指咿咿呀呀含糊不清呢喃呻吟,下面的‘小嘴’被聂北用手指快速的抽c、研磨、勾挖,一股股春水随着聂北的抽c丝丝带出,越积越多,最后顺着聂北的手指流下,被巧巧的亵裤吸去,湿了好大一片。

    巧巧娇嫩艳红的樱桃小嘴忽然吐出聂北的手指,娇羞的闭着眼睛,芳心酥醉,羞红了脸, 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哎……别、别逗巧巧了……啊……聂哥哥……啊……别、别磨啊呜……唔……求求你了聂……聂哥哥……哎呀……”

    聂北拨弄着巧巧粉胯花田蜜道内的那颗涨大了的小‘r滴’,尽情的抠挖抽磨着……

    巧巧哀婉一声呢喃,“聂、聂哥哥咿呀……巧巧想、想nn、唔……”

    聂北加快手指的挺动,另一只手适时的按在巧巧的蓓蕾上,肆意的揉搓,y笑道,“巧巧想n就n好了!”

    巧巧被聂北全力的y弄,牙齿冷不防格格直打响,双眼紧闭睫毛轻颤,一双柔荑紧紧抓住聂北那只在她胸脯上肆虐的大手,双腿使尽全力夹起,不让聂北那只孤军深入的手指抽出来,她浑身发冷颤般,最后抽搐几下,下身哧的一声,一股‘潮水’从那未经真‘犁’深耕的花田里涌飞而出,直喷洒在聂北的手里,一手全湿,潮水湿透亵裤再穿透巧巧的长裙,一阵腻湿慢慢在长裙处扩开……

    聂北缓缓把手从巧巧的裤兜里抽出,只见手掌全湿了,那潮水滑腻粘稠,犹如透明的胶水一般,反s着丝丝的光,显得晶莹剔透,聂北忍不住放到鼻孔下嗅了嗅,一股淡淡的s味儿传来,刺激着聂北的雄性激素分泌,忍不住把那只c到巧巧花道里的中指放进嘴里吸吮,舔吃着巧巧高c的花蜜……

    巧巧才恢复过来,见聂哥哥吸食着自己身体里喷出来的y水,一阵娇羞,双手掩着那张红出水来的脸蛋儿,嘤咛一声,呓呓道,“聂哥哥,怎么可以……好脏好羞人……坏蛋聂哥哥……不要啊……”

    聂北yy笑道,“我的小巧巧全身都香喷喷,我恨不得吃进肚子里,怎么会脏呢,来,你也舔一下!”

    “我、我不要……唔……”

    聂北用力拉开巧巧那遮面的双手,把一只沾满了她自己yy的手指伸进她嘴里……

    “自己喷出来的花蜜是什么味道呀巧巧?”

    聂北yy的问着,却把刚才伸进巧巧嘴里的手指再拿出来放入自己的口里,甜甜的吸吮着。

    巧巧桃腮火面,媚眼丝丝,却是一脸羞意,弱弱的娇嗔道,“坏蛋聂哥哥,欺负巧巧……我不知道!”

    聂北嘿嘿直笑,搂过巧巧高c过后依然火热热的身子,只觉柔和似水的身子入怀如温玉,好一阵舒爽,聂北扯过被子往两人身上一盖,贼贼笑道,“巧巧小娘子,你舒服了,可哥哥我还未舒服呢,来,哥哥为你宽衣解带!”

    巧巧羞赧的窝在聂北怀里任聂北施为,芳心微颤,显得有些紧张,却也甜蜜!迷迷糊糊的被聂北脱剩小肚兜和亵裤,盖在被子里一阵凉意,巧巧这时候才清醒一些儿,羞赧无限的窝在聂北怀里,吁吁道,“聂、聂北哥哥,娘、娘会发现的,不要……”

    聂北已经欲火上身了,哪还顾忌得了那么多,要不然也不会在这房里就要把巧巧的衣服给脱了,聂北顺便把巧巧的亵裤也给脱了下来,湿了大片的亵裤散发着阵阵处子幽香,还夹带着巧巧刚才喷s出的花蜜那淡淡s味,聂北忍不住放在鼻子里嗅了起来。

    巧巧见聂哥哥一动不动的,带着疑惑把头从聂北胸怀里伸了出来,见聂哥哥把自己贴身亵裤放在鼻子里嗅,顿时一股臊意涌出,娃娃脸更是娇艳,嘤咛一声再把脸埋进聂北怀里,呢喃娇嗔,“聂哥哥,你、你那个……太羞人了!”

    聂北把亵裤丢下,暗笑,更羞的还在后面呢……

    放纵下去 第032章 偷‘吃’巧巧(2)

    聂北把被子扯下一些,只见巧巧一件水粉色的小肚兜把那尖挺的蓓蕾盖住,尖尖的茹头顶起两个明显的突点,初具规模的双峰若隐若现,媚惑众生。

    被子盖不实,巧巧觉得凉飕飕,有点冻,呢喃道,“聂哥哥,有点冻!”

    聂北只好把被子扯上一些,盖住巧巧上半身那美好的风景,抓着巧巧那温润的小手向自己胯下按去,巧巧也不反抗,顺从的按聂北的意思去做,只是初一碰触到聂北那滚烫似火耸挺如木桩的庞然大物时本能的缩了一下手,接着很自然了握住了它,羞赧的问道,“聂哥哥,你、你又难受了吗?”

    聂北吸了一口凉气,压制着沙哑的声线道,“对对对,你套弄一下,然后帮哥哥用嘴吸它,好不好!”

    巧巧羞赧的点了点头,窝在聂北怀里不敢抬头,但爱极了聂哥哥的她根本不会去拒绝聂哥哥的每一个要求,她只是害怕做得不够好让聂哥哥难受。

    聂北微微弓着身体享受着巧巧那柔柔的小手服务,偶尔深吸几口凉气,享受极了。

    巧巧感觉到那让聂哥哥难受的家伙慢慢粗壮,一手似乎无法紧握,她‘恨恨’的折了一下,小嘴还不忘嘀咕,“叫你这坏东西使坏,越来越大,害苦了我聂哥哥!”

    聂北痛得差点连眼泪都冒出来,一声不大不小的惨叫,“噢……”

    “聂哥哥,你、你怎么啦?”

    聂北连吸好几口气才觉得这一折的痛消了下去,哭笑不得的伸出手去捏着巧巧那脸蛋儿,“你怎么又打它,下次不准打它了,打它痛的是哥哥我,知道没!”

    巧巧轻轻的恩一声,却带点委屈小声嘀咕着:“谁叫它老是作恶不让聂哥哥你好过!”

    聂北在想,是不是要教道巧巧一些基本知识了,要是这样下去,自己那东西不时给打一下,还不废了才怪!

    这时候大厅外传来杂声阵阵,而干娘那温柔又关切的声音却传了进来,“北儿,你怎么啦?怎么叫那么大声?”

    干娘的声音让聂北慌乱了一下,只觉得怀里的可人儿身子有些僵硬,似乎也很怕她娘亲发现两人现在这样,聂北慌乱一下便镇定下来,快速的搂实巧巧那娇俏可人的身子,然后扯上被子往头一盖,把巧巧整个人都盖了起来,只要干娘不走进这房间的床边,一般情况下是发现不了什么的,这时候聂北才应声道,“哦,娘,没事,我正要睡觉!”

    干娘在大厅里忙碌着收拾一下房屋,顺便把那些礼物整理一下,现在也弄得差不多了,也不疑聂北有他,只是觉得这睡觉和‘惨叫’似乎扯不上关系,但她也不多想,柔声道,“娘现在挑些礼物给你梅艳阿姨送去,顺便把你的事给定了下来,你见到巧巧的时候就和她说一下,叫她喂一下院子里那几只老母j,我可能迟一些才回来,厨房里我煮了些粥,你饿了就自己吃,娘走了!”

    聂北见干娘没进自己的房间,顿时松了一口气,可干娘那一句去给梅艳阿姨送礼物去,把事给定了,该不会是去下聘礼吧,聂北有些不知何感想,却发现原本套弄自己那物件的小手一紧,弄得聂北差点爽出声来。

    干娘走了,聂北也放开了手脚,微微扯下些被子,却见巧巧泪已满面,嘤嘤咽咽,一副委屈无助的模样,又如雨打的梨花一般,让人好生怜爱。

    聂北温柔的抚摩着巧巧的秀发,“宝贝,怎么啦!”

    巧巧昂起头来深情无限的望着聂北,大胆而动情,没有了之前的羞涩,仿佛变了个人一样,一手握着聂北的下面,另一只手情不自禁的抚摩着聂北那轮廓分明阳刚不凡的脸,双眼雾气缭绕迷离,惴惴的问道,“聂哥哥,你以后有了妻子,巧巧怎么办,你还要巧巧吗?”

    聂北微楞,倒是想不到单纯的巧巧竟然多愁善感了起来,还顾虑着这些,疼惜道,“在聂哥哥心里,巧巧就是哥哥心里的小妻子,永远要巧巧,不让巧巧离开哥哥的身边!”

    巧巧心事顿时放下,甜蜜泛出,脸蛋儿梨花带雨却笑意弥漫,激动的把那红嘟嘟的樱嘴对了上来,两人热情似火的深吻到一块,还显生疏的巧巧这次主动非常,仿佛抛弃了所有的顾虑,丢弃了天生的害羞,热情的探出小舌头来让聂北尽情索取,软软绵绵甜甜腻腻的,津y横溢,香艳无边,一时间两嘴相吸的唧唧声不时飞满屋……

    两人吻得天昏地暗,直到巧巧双唇微微红肿无法喘气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彼此,只见巧巧娇面绯红,眼色迷醉,丝丝薄雾荡漾在双眸上,犹如一潭清澈的春水,随时能溺死人。

    “巧巧,我们来个刺激点的,好不好!”

    聂北微沙哑的声线诱导着情动的巧巧。

    “唔……”

    巧巧娇媚的呢喃一声,柔柔小手不停的在套弄着聂北下身那涨红发紫的物件。

    [还珠]颠覆香妃sodu

    “巧巧,你掉一个头,用嘴吸的!”

    聂北想试一下九六式,想着就浑身火热。

    巧巧一时间有些扭捏,但还是乖巧的顺着聂北的意思去做,巧巧转过头去,钻到被子里去,浑圆翘挺的p股留在了聂北头的这边,巧巧有些难为情,但好在她头全盖在了被子了,别人看不到她的样子,倒也缓解了一下她的害臊之意。

    “好巧巧,趴到我身上来,把你那小p股趴到我胸膛上来,快点!”

    巧巧只觉得自己要是按聂哥哥的话去做的话,那自己下面就……

    聂北也不管巧巧发楞,伸手把她一只白花花滑嫩嫩的一双秀腿抬开微微举高,然后扯它跨过自己的身体然后放下,这样一来巧巧的粉胯的正下方就是聂北的胸膛了,巧巧羞不可耐,但也不反抗,迟疑一下她在被子里撑着手趴到了聂北的肚皮上。

    聂北曲起脚然后分开,让下身的物件更突显出来,直把那被子都撑得老高,巧巧紧握的那只手从来没离开过,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聂哥哥到底要她干什么,有点迷茫!“聂哥哥,这是干什么啊,是不是要巧巧吸那坏东西啊?”

    聂北双手捧着巧巧近在眼前对着自己下巴的p股,放眼望去,两辨白嫩的臀r结实翘挺,虽然不算肥大滚圆少了些r欲的味道,但胜在弹性实足,形态完美,让人忍不住要咽口水。

    两辨臀r完美弧度慢慢聚收于中,夹起一道深渊一般的股勾,紧小的一朵小菊花隐隐可见,菊花纹路幽幽,似乎还因主人的紧张羞赧而微微一收一张。

    小菊花周围的颜色有些紫,沿着一道小蒂慢慢的一路顺下,颜色慢慢变红,直到少女的粉嫩三角地带,那里粉红色一片,周围绒毛未黑,稀稀疏疏,却被粘稠的y体涂鸦了,沾到一块贴在那贲起的玉贝上,犹如打碎了j蛋沾了j蛋清的毛发一般,粘稠滑腻之意无限糜烂。

    两块贲起的玉贝中一道红嫩的小缝隙微微出水,犹如一道生命的溪流,隐隐有晶莹的y体从里面滑出来,慢慢的形成一滴欲滴下来的露水,聂北忍不住伸过手去,用力微微掰开那道小缝隙,红嫩幽深的峡谷皱r如山峦如波浪,上面潺潺水迹,兀自在轻轻蠕动着,峡谷又如一道无底的深渊潭泉,深不可测的能淹死所有男人,聂北呼吸不由得一窒……双眼瞪大如牛,喉咙咕噜咕噜几下咽动……

    巧巧羞赧臊热,浑身泛起一层粉红色,呼吸窒窒吁吁,还丝丝颤抖,现在害羞又紧张,她爱聂哥哥,可以为他做任何事,即使死也无怨无悔,但此时她还是羞不可耐,羞喃一声,“聂哥哥……”

    聂北才回过神来,邪邪的笑道,“它是你的,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才说完,聂北便yy一笑,伸出舌头来,被掰开的峡谷深潭里的露水累积成多,粘力无法承受重量,滴落下下,被聂北的舌头承接着,淡淡s味儿,几乎是甜的。

    面对近在眼前的鲜贝甜泉玉露聂北再也忍不住了,吩咐道,“巧巧,别停下,聂哥哥需要你吸它,同时你把跪着的双腿分开,趴实在聂哥哥的下巴上!”

    巧巧那柔软温润滑腻的小嘴,堪堪的把聂北那根庞然大物的前锋钻头含到嘴里,生疏的舌头,舔弄着,再慢慢的吞下半截,巧巧直觉聂哥哥这东西都深入到了自己的喉咙里去了,好一会儿才能适应……

    再一次品尝了巧巧那樱桃小嘴的柔软温润滑腻,下身传来阵阵快意,鼻尖处却闻在巧巧粉胯处的芳香,聂北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了一下那水泽泽粘稠稠的贝瓣,只觉得身上的巧巧浑身打了个颤,唔的一声身子无力的压了下来,粉胯一下子就压到了聂北嘴上,巧巧下身的‘小嘴’和聂北的大嘴印在一起,这种接吻何其香艳糜烂……

    聂北趁机双手固牢巧巧的p股,轻轻的吮了一下巧巧的玉户蜜门,巧巧犹如电击,双腿肌r突突直跳,嗯的一声哀腻鼻音,吐出聂北的庞然大物,羞怩的道,“聂哥哥……那、那里好、好脏的,不要吸了……”

    “我的巧巧全身都是宝,聂哥哥要尝个够!”

    聂北伸出舌头轻颤着,顺着那道红嫩的缝隙舔逗着,吞食着上面的露珠,再灵巧的钻开小缝,舔弄着小缝两边的红嫩r壁,嘴里承接着深潭流下的泉水,贪婪的往肚子里吞……

    巧巧再也忍不住,身子轻轻的颤栗着,咿呀一声红着脸张开小嘴儿把聂北的庞然大物再一口吞进嘴里……

    两人孜孜以求,仿佛饥饿的婴儿,彼此吸吮着彼此最敏感的器官,聂北舌头灵巧,弄得身上的巧巧浑身颤栗不停,不多时就一声哀呼,身子打摆,含着聂北庞然大物的小嘴咿呀一声,玉泉涌出一股蛋清一样的粘稠y体,被聂北封堵在泉眼上的大嘴一口吞食下肚……

    巧巧根本不是聂北的对手,断断续续连丢三次,第四次快来潮时,聂北猛用力把她小p股压下,她那粉胯紧紧压在聂北脸上,玉泉蜜口被聂北大嘴堵住,聂北轻咬着玉泉里的那颗小r滴,再全力猛吸……

    巧巧只觉得浑身的力气被聂北在下面的玉门吸去,浑身发冷,五脏六腑空空荡荡,芳心犹如被聂北吸了出来,又仿佛被强烈的龙卷风吸到了云端……

    高c剧烈的来临,让巧巧涌浪如潮,猛吐出小嘴的庞然大物,昂头浪叫,“哎呀……n……呜……”

    一股股热潮从巧巧的小花田里涌了出来,犹如缺堤的的洪水,猛烈而急促,滑腻粘稠的‘洪水’全部灌进了聂北的嘴里,聂北就仿佛含了一口的j蛋清,滑腻清甜,消魂惬意得很。

    聂北没想到巧巧大高c的时候竟然会这么多‘水’, 把一口春水吞下肚子里,聂北几乎吃了个饱。

    聂北欲火未泄,双眼微赤,猛的把高c后巧巧那娇软如绸烫热如火的身子转过来,吼的一声把她压在床上,扯住她双秀腿搭在自己腰间,双手扳箍着巧巧的小p股,挺着高耸吓人的庞然大物挤在巧巧双腿间,兀自轻轻跳动的庞然大物狰狞恐怖,红紫红紫的r棒连着涨大的‘躯径’犹如一个大鼓锤,端的是吓人得紧。

    巧巧哀呼一声被聂北弄成了上下位,随时会被聂北挺身入体,弱兮兮迷离离的巧巧双手抓着聂北撑在脖子间的手臂,高c后神智还在飘荡的她有些迟钝的问道,“聂哥哥,你要干什么,你的眼睛怎么……好吓人!”

    聂北附下头去吻啄着巧巧娇嫩的双唇,用魅惑的声音道,“哥哥现在就让巧巧做哥哥的小妻子,可好?”

    巧巧芳心神具醉,水汪汪的眼睛微微睁开迷恋的睨了一眼聂北,轻轻的唔了一声,也不知道她懂还是不懂,双腿微微曲夹,缠住了聂北的腰,一副爱君待君轻摘取的模样。

    聂北哪里还忍得住,抛开一切的顾虑,沉重的身体轻轻压下去……沾满了巧巧口水的庞然大物‘前锋’碰触到巧巧那粉红娇嫩‘水’淋淋的花道口时,巧巧浑身颤了一下,双眼紧紧的闭着,长长的睫毛一颤一抖的,显然不是一般的紧张,一想到聂哥哥好象要用他那庞大的东西c进自己身下那小小的花道里,她就怕得很,浑身都泛起了j皮疙瘩,心里颤抖的想着,聂哥哥会不会把自己捅裂捅死,可是……可是聂哥哥说这样可以做他小妻子……只要聂哥哥喜欢,巧巧死都不怕……

    聂北虽然浑身欲火高烧,再不会发泄随时有被烧死的可能,但心里对巧巧的疼惜和怜爱已经上升到了溺爱的程度,不忍让她受到那怕一点点的痛苦,聂北忍着欲火轻轻的吻着巧巧的脸颊,安慰道,“巧巧,哥哥要进入你身体里,你怕不怕!”

    “那丑陋东西吗?”

    巧巧颤着声音问道。

    聂北也不回答她,反正等一下她就清楚了,反而继续安慰道,“巧巧不用怕,哥哥会很温柔的,进去一瞬间会痛,但慢慢就好了,信我!”

    “聂哥哥,巧巧不怕,只要聂哥哥喜欢,巧巧就是死了也不怕!”

    虽然话说得坚决,但那颤抖的睫毛还是出卖了她,她还是很怕。这也怪聂北,谁叫他曾经为了泄火好死不死的说那庞然大物是作恶让他难受的东西,在潜移默化之下巧巧对这庞然大物也就有着本能的害怕了,以为这次要是被这东西进入自己身体,必死无疑。

    “我又怎么舍得让我可人的巧巧的死呢,好了,别怕,没事的,痛一下之后就很快乐的,哥哥要进去了。”

    聂北一手扶住庞然大物,对着巧巧粉胯间那道细长小裂缝上下拭磨,沾了大部分粘稠滑腻的yy之后才缓缓向前推进,前锋的巨大顶得‘玉门’微微下陷,紧闭的‘玉门’无法承受那份进入去的执着,‘玉门’轻启,庞然大物前锋慢慢撑开‘大门’硬生生的把头挤进了‘门’内。

    聂北见就是如此巧巧的‘玉门’都渗出血丝,只见她都痛得眉头紧蹙,媚眼婆娑欲泪,聂北又怎肯为自己一时之快而让她难受,所以停了下来,吻着她的额头、脸颊、眉毛眼帘、桃腮粉面、白皙的脖子,再慢慢吻回去吻住她那樱桃小嘴,双手也不停的在她火烫的娇躯四处游走,抓摸揉捏,尽量减少她的痛苦带来快乐。

    “巧巧,还痛吗?”

    “唔……”

    巧巧蹙着眉头羞怯怯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巧巧不怕!”

    聂北依然不敢轻动,火热的吻四下肆虐,弄得身下的巧巧娇躯火热起来,烧红了身子烫红了容颜……

    见身下可人儿眉头舒展,面现媚态,聂北再慢慢研磨缓缓深入……

    聂北百般呵护千般怜惜,在巧巧扭动、呻吟之下前锋到达那道薄膜就已经用了十来分钟,欲火烧得聂北面红眼赤,而身下的可人儿虽然眉头紧蹙,但面如桃花眼若秋水,火热身躯躁动挺扭,似有不安难受又似难忍索取,已经初露媚态。

    聂北轻轻啄着巧巧的脸蛋儿,柔声道,“巧巧小娘子,哥哥要再深入你身体内,彻底让你变成哥哥的小妻子,你放松点!很快就好!”

    聂北庞然大物的前锋碰触到那道薄膜的时候巧巧觉得已经‘触底’了,现在却听聂哥哥说还要再深c进去,她不由得一阵紧张,怯生生媚滴滴的道,“还、还可以再进去吗?”

    聂北嗯了一声,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念头,趁巧巧注意力转移之际,微微收腹,下t猛一沉下……

    “啊……”

    巧巧只觉得自己的小命被狠心的聂哥哥夺去了,自己无法接纳得下的火热热大东西穿透自己身体,一股被撕裂蛰穿的感觉从粉胯传到大脑,痛入骨髓,一声惨叫,银牙死咬,珠泪横飞,绯红的脸蛋儿慢慢转为苍白、扭曲,一双玉手死死抓住聂北的手臂,指甲都快扣进r里去了,缠在聂北腰间的一双嫩白大腿此时翘高绷直,以此来减少粉胯处撕裂的巨痛……

    聂北没想到十六岁左右的巧巧竟然都不及十三岁上下的小菊承受力强,见到巧巧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聂北很是自责,但此时也不能半途而废了,惟有尽量减少她的痛苦,聂北的热吻随后而到……

    放纵下去 第033章 偷‘吃’巧巧(3)

    在聂北热情又温柔的吻弄下,巧巧的疼痛慢慢减弱,体内的酥麻瘙痒越来越明显,疼痛已经无法压制这分需要,巧巧的脸蛋儿又慢慢泛红,储着泪水的双眼越来越媚,双手缓缓松软,一双秀腿落下盘缠在聂北腰间,弱弱的娇哼不时不闻,火热的身子轻轻扭摆,粉胯似有若无的挺起……

    聂北见此,缓缓拉动一下下身,巧巧不由得眉头一蹙,但很快又舒展开来……

    聂北身下的庞然大物虽然突破了巧巧那层清白之膜,但依然有一截庞然大物存留在巧巧体外,欲火难消,反而更旺,但还是耐心的研磨,缓缓的抽出来再轻轻深入,巧巧哼哼唧唧,咿呀连连。

    “……啊……啊……痛……好痛啊……嗯……聂哥哥……巧巧下面好痛啊……肚子好涨……好烫……啊……”

    巧巧秀眉轻皱,好一阵娇羞的轻呻低吟,美眸含泪,只见巧巧身下的床单上处女落红点点。

    聂北依然十分温柔、耐心的研磨着……

    巧巧似乎还带着疼痛,但很显然也尝试到了那份酸酸麻麻的快感……

    随着聂北慢慢的研磨浅尝轧止的深入,巧巧的呻吟慢慢‘唱’了出来,身体越来越软,越来越火热,呼吸吁吁急急,气息躁热,娇躯摇摆幅度更大,扭转间偶尔会配合聂北的抽c挺动一下,待聂北c得太深了她蹙着眉头弓着身子哀吟一声,却不见太过,反而几番下来慢慢适应……

    “……聂哥哥……啊……好深啊……戳到底啦……呜……轻点啊聂、聂哥哥……啊……火辣辣的好酸啊……”

    床上纠缠的两人动作慢慢狂野,气息越来越急促,啪啪声连续而加快,巧巧那压抑不住的呻吟娇滴滴糯绵绵的,似泣似诉,哀婉艳绝,透过窗户,只见身下的巧巧摇摆的身肢就犹如三月的弱柳一般,又如窗外寒风中的树叶,更像大海上经受狂风暴雨肆虐的小舟,凄婉而坚韧,厮声力竭也无悔……

    时间飞快,半个钟转眼就过,但房间内战鼓依然隆隆,欲火如故狂烧,只见聂北压着巧巧的大腿到她胸脯肚兜上,伸手紧搂她整个人儿,下身拉开大幅度的冲撞,带出粘稠的yy再凶猛的冲进去,一举夺嫡直入中心。

    巧巧那翘挺起来的粉胯更是突出,两辨花田‘玉贝’被聂北冲进去的庞然大物挤回两边,更加高隆,像被掰开两辨的馒头一般,死死咬住聂北的庞然大物不放,紧窄更是加强摩擦的效果,那份快感让身在爱欲中的男女骨头都酥了,酸酸麻麻的只知道尽情的深入尽情的接纳。

    初经人事的巧巧呻吟时只有简单的唔唔啊啊,哼哼唧唧,小舌头都耷拉出来了,浑身像烧熟的虾一样,红扑扑的,惟独那些紧抓聂北手臂的手指有些发白,死死抓着不放,那十个小脚趾可爱的弓起来,从来没有放松过,在聂北的深入撞击中犹如十位可爱的证人一般,对着聂北的面鞠躬,聂北忍不住低头舔弄着巧巧的脚弓底,然后再舔弄她那耷拉出来的小舌头,下身勇猛的进入抽出再进入,打桩一般猛烈强劲……

    “唔……哎呀……聂哥哥啊……好深了……呜……死了……”

    “怎么会呢,我见你挺享受的嘛!”

    “轻点呀聂、聂哥哥……喔……太大力了,巧……巧受、受……受不了啊……啊、啊、肚子……好涨啊……呜……”

    聂北猛烈挺动几十下,巧巧浑身冷颤发抖,粉夸抽搐吸吮,嫩腿紧起,p股狂摆,小腹处可以看到阵阵的蠕动,似乎在为聂北的庞然大物腾位置让它再深入一点似的,巧巧双手扣得聂北手臂皮破血流,高c忍不住来临,一股热腻腻的‘潮水’涌了出来,把聂北深深进入花心里的庞然大物泡到了温水里,那种感觉只教聂北想s精……

    巧巧高c后玉面如火,媚眼如丝,娇若无骨的身子汗水淋漓,通红一片,粉胯上面y水满布,血迹丝丝,浪花点点,潮水沾满了聂北的肚皮,湿透了两人身下的床被,水刚潺潺沥沥,糜烂非常。

    “巧巧,叫声相公来听听!”

    “恩……”

    巧巧甜腻的扭了一下身子,迷离的眼睛微微睨一眼聂北,娇羞媚声,“聂哥哥,巧巧终于成了聂哥哥的小妻子了,巧巧好高兴!”

    聂北轻轻的抚摩着巧巧的脸蛋儿,y邪的微笑着,温柔的问道,“那宝贝巧巧可知道妻子该尽哪些义务吗?”

    “巧巧不知道,娘、娘没教我,不过……只要聂哥哥喜欢、开心,聂哥哥叫巧巧做什么巧巧就做什么!”

    巧巧依然被聂北压腿搂身深c在内,说起话来难免有些气喘。

    “哥哥我很喜欢你这甜甜小嘴儿!”

    聂北yy的笑道,“现在哥哥就退出你身体,你帮哥哥吞一下,怎么样!”

    巧巧乖巧的点了点头,却是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任聂北c弄着她的身子。

    聂北轻轻从巧巧的花田里抽出那把深耕的大‘犁’,巧巧忍不住唔了一声,花道深处失去物件的c塞,潮水夹带着处子落红顺道而出,聂北既有成就感又心疼,抱起巧巧的身子搂着,把还在巧巧身上的肚兜一把扯掉,温柔的舔弄着她那白皙的脖子,温柔道,“刚才哥哥弄痛你了,现在还痛吗?”

    “恩!”

    巧巧羞赧的点了点头,把头枕在聂北的胸膛里,芳心全是蜜,下面虽然还火辣辣,但远比不上成为聂哥哥的妻子所带来的甜蜜大,她只想永远这样依偎在聂哥哥怀里,任他欺负!

    聂北捏着巧巧的已具规模的椒r调笑道,“那刚才快乐吗巧巧娘子!”

    巧巧腻腻的唔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聂北捏弄她椒r使她忍不住呻吟还是回答聂北的话。

    “可是我还未快乐呀娘子,你用嘴帮我吸吮!”

    巧巧轻轻点头,无骨似水的身子轻轻滑下,柔柔小手轻轻握着还带着她丝丝落红的聂北庞然大物,轻轻套弄着,壮着胆张嘴含了下去……

    巧巧吞吐间媚眼望了一眼聂北,见聂北一副享受的模样,心里别提多有成就感,只觉得能让聂哥哥快乐她才会快乐,吞吐得越发的卖力,小舌头不算熟练的缠、绕、舔、压,小嘴吸吮得鼓鼓隆隆,吞吐间咻咻而响,这‘箫’吹得虽然杂乱不成曲,但聂北却觉得这是吹得最让他舒服的‘箫’。

    巧巧不学自会的把手伸向后,往聂北股勾处摸弄起来,让聂北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舒服的呼了一声,“噢……”

    庞然大物越发涨大,巧巧唔唔声中吞吞吐吐但都不敢让它深入,倒是‘浅尝轧止’, 聂北犹觉未够,诱道着,“巧巧,把它全部吞进去嘛,吞到喉咙里去!”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